品茅台看小說

紅拂最先反應過來,「葉修!葉修呢?」

「大哥!」

「大哥!」

大家全部撲上去,在廢墟里找人,只有約瑟夫看到一抹金光早已經衝出了別墅,葉修到底修鍊到什麼程度?

難道他真的能抗拒桃花寶典的詛咒嗎?約瑟夫頓時蒼老了許多,是不是他當年能夠這麼堅持下去,雲蘿也不會死,其他人也不會這樣一個一個離開他?

葉修一身金光,懷裡抱著沈清雪,他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也不知道他是不是靜之中,看不清四周的環境,看不到任何光,彷彿在一片混沌中前行。

「咳咳……」沈清雪突然大力地咳嗽起來。

邪王追妻:王妃第99次闖江湖 葉修看著她,眨眨眼,彷彿看到奇迹一般,忍不住眼眶都濕潤起來,「清雪!」

沈清雪緩緩睜開眼睛,看著葉修,聲音呢喃如玉,「大哥!」

葉修渾身一震,眼裡狂亂不敢相信,沈清雪叫他什麼?

「我怎麼會叫你大哥呢,放我下來,渾身好難受!」沈清雪已經恢復正常,拍拍葉修的胳膊,才發現自己他們好像在一個很怪的地方。

葉修還沉浸在沈清雪剛才那聲『大哥』里,那一刻,絕對是小六,一定是小六。可是怎麼會這樣?

難道清雪和小六融合了?

突然一股震蕩讓兩人不穩地跌倒,停到裂開的聲音,葉修伸手一推,就看到外面陽光明媚,鳥語花香,宛若仙境一般。

「這,這是哪裡?啊!」沈清雪連忙抱緊自己,一臉羞紅,「我的衣服呢?葉修,你跟我轉過去!」

葉修低頭一看,呃……好吧,肅然他不介意涼快一下,但是在大自然里,這樣從頭涼到底,還是有些怪異。

抬起頭看向沈清雪,陽光剛剛升起,他們就在一個斷崖上,柔和的日光照耀在沈清雪晶瑩如玉的肌膚上,透著一股神聖不可侵犯的美感。一頭長發自由地散落在胸前身後,她臉頰嫣紅,微微低下頭,一陣微風吹過,身體不可控制地顫了顫。

「看什麼?還不快去給我找衣服!」沈清雪都羞死了,她從來沒有跟葉修這樣坦誠相見過,天知道她的心已經跳得快從嗓子眼跳出來了。

葉修連忙挪開視線,現在都沒穿衣服,一會再有個情難自禁,他這樣不被人看光了,多尷尬。

「我,我馬上去,清雪,一旦有任何情況,你就大喊,我不去太遠!」

葉修衝進樹林,嗖一下竟然衝過去幾百米,震驚地看著自己,這到底是怎麼了?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葉修著急地找衣服,突然看到遠處有一山間別墅,小心翼翼地衝上去,卻發現別墅完全空無一人,似乎已經有上百年沒有人居住了一般,快速找到能遮體的布就往沈清雪身邊跑。

「清雪,給你!」

沈清雪把身體包裹住,兩人一下字變成了遠古人類,葉修笑著抱起沈清雪,「去看看那個別墅,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給我們定位!」

「嗯!」

葉修抱著沈清雪飛快穿梭過山林,直到別墅門口,看著有些破舊的別墅,葉修拉著沈清雪的手走進別墅里,「這裡沒有人,我剛才查看了!」

「這裡的建築好像是七十年前的,不過灰很多,看來的確沒有人住了。」沈清雪拿起一本沾滿灰燼的書,翻開書頁,已經粘在一起了。

「去看看別的地方!」

葉修跟沈清雪把整個山莊都檢查了一遍很肯定,這裡沒有人居住,兩人打開一個封閉性很強的倉庫,拿出了乾淨的用品,收拾出來一個能住人的主卧,「看來,一時半伙離不開,慢慢想辦法跟外界聯絡。」

沈清雪換了一身公主裝,走過來,「不能慢,葉妍和韓武的婚禮,我們必須參加!」

「真漂亮!」天知道他們昏迷了多久,也許早就過了不止三天呢。

葉修摟住沈清雪,坐在安靜的房間里,看著窗外的山林美景,「這裡好安靜。」

「這樣的安靜在城市裡找不到,如果這裡的主人願意賣,我就把它買下來,當作我們的家。」沈清雪扭頭看著葉修淡淡地笑了。

「好,老婆大人。我好像一直被你報養呢!」葉修努努嘴,偷了個香吻。

沈清雪緩緩回頭,看著葉修,眼裡閃過一絲迷離,「我腦海中好像出現了另一個人的記憶。葉修,如果我說我好像變得很怪了,你會不會害怕?」

葉修心裡一驚,笑著親吻她,「我怎麼會害怕你,你是我唯一的妻子!」

沈清雪撅起嘴,「這是你說的,這輩子你只能跟我舉行婚禮,其他人,都是妾。」

葉修發覺了沈清雪的不同,但是沒有開口詢問,只是笑著點點頭,「好,只娶你!」

「大哥,我頭有些亂。呃……我怎麼又叫你大哥了。我想睡覺,你陪我!」

「好!」

沈清雪卻突然壓倒葉修,笑得無比魅惑,「女王大人決定臨幸我的司機兼保鏢!」

葉修望著她,心裡已經無比肯定,不管是什麼原因,沈清雪和小六真的合二為一了,這是他這輩子最不敢去想的夢!

「為你,我甘願去死!」翻身壓住沈清雪,葉修把滿腔的愛意都奉獻出來,只為他心愛的女人。 下午,葉修才緩緩睜開眼睛,看了一眼懷裡疲倦不堪的沈清雪,他渾身筋骨舒暢,悄悄從床上下來,不忘親了沈清雪的額頭一下,才套上衣服轉身走出門。

站在樓外陽台,看著夕陽下的山林,葉修閉上眼睛,整個海島的一切都盡在他的思維之中,空無一人,沒有任何領地標示。葉修睜開眼睛,微微皺眉,這裡竟然是一個廢棄地無人島,怎麼會這樣?

無人島想離開,就很麻煩了,葉修再次用意識探查山莊的一切,突然發現在倉庫的最裡面似乎藏著什麼寶貝。

葉修一躍跳下陽台,沖向倉庫,走進倉庫,所有的用具都完好無損,走到盡頭是一面很普通的牆,葉修勾起一抹痞笑,一腳踹上去,牆面嘩啦一聲碎掉。

葉修又是幾腳踹上去,牆面倒下一個大坑,好傢夥,把牆皮做的有半米厚,怪不得被人發現不了。

拿出裡面的保險箱,葉修最提著箱子轉身離開倉庫往房間走去。

沈清雪還在睡覺,疲倦不堪,但還是被葉修的動靜吵醒了,「怎麼了?」

「吵醒你了,那就先別睡,來看看這個!」把沈清雪摟過來讓她靠在自己的胸前,葉修用內勁扯開保險箱的蓋子,就看到裡面有一沓文件,還有一大袋子的鑽石寶石。

沈清雪把文件拿過來,翻了翻,嘴角勾起一抹笑,「你把名字簽上去,這裡就是你的島了,這個島主真是個怪人,竟然說誰能找到這個就送給誰,贈與合同寫好了,一切都很合法。」她打了個哈欠,「現在肯定了這個方位,在大洋西南角,很不起眼的地方,地圖上肯定沒有這裡。」

葉修笑著繼續翻保險柜里的東西,「那不是更好,把老巢建在這裡,很難被人發現的!」

「那我們怎麼離開?」沈清雪仰起頭看向他。

「咱們開飛機自己回去!」葉修心情極好低頭親她一口,手裡拿著這個島的地形圖,竟然地下有一個軍事工廠,飛機,坦克導彈一應俱全。

沈清雪點點頭,「找時間去查查這個黑藍到底是誰。」

「嗯!」

這個島上唯一的不好,就是沒有食物,沈清雪好不容易醒來,葉修絕對不允許自己的女人跟著他連飯都吃不上。

穿梭于山林之間,用了半小時,抓到幾隻不太懂是什麼的動物,葉修自認野外燒烤,還是能拿得出手的。

等到他把烤好的肉拿到沈清雪身邊的時候,兩人坐在山頂看著星星月亮,這種感覺跟平常約會的感覺不一樣,一眼望過去,是黝黑的山谷,沒有燈紅酒綠,葉修也是第一次體驗這種感覺。

「來吃點東西!」葉修抱著沈清雪坐下,把盤子里的烤肉放在她懷裡,「一會我們去看看他們的地下武器庫,如果沒有問題的話,明天我們就回去!」

「好,我喜歡這裡!」沈清雪一邊小口地吃東西,一邊望著星辰夜空感嘆道。

「喜歡就經常來這裡,放心,我會讓人把這裡收拾妥帖的。」

吃完飯,欣賞完夜空,葉修帶著沈清雪從客廳的暗道下去往兵器工廠走去,越往前走葉修就越覺得古怪,卻不是危險的氣息,而是……

他們走到六個岔口跟前,葉修瞪大眼睛,這裡有陣形,難道說——

「怎麼了?」沈清雪看葉修一臉震驚,擔心地拉住他的胳膊,「這裡很危險嗎?」

「不,清雪要是告訴你,這裡是我的地盤,你信嗎?」葉修自己也有些迷茫,他為什麼會被送到他自己的島上,這裡他從來沒有深入進來過,就連這個破舊的山莊別墅,也只有小六來過而已。

「本來就是啊!」沈清雪不懂為什麼突然這樣說,有那份文件,一切都很明了。

「不,我知道黑藍是誰了。你跟我走!」葉修觀察了一下幾個入口,然後帶著沈清雪走進了其中之一,沒到五分鐘就看到一個鐵門還有密碼,葉修伸手按下密碼,然後門就開了。

「你知道密碼?」

「這個密碼是之前小瑩設置的,這裡曾經是師傅送給我的島,但是很少過來,因為太遠,而且當時年少輕狂覺得自己打下來的才是屬於我的。」

龍澤對葉修很大方,當他站上世界頂級的位置上時,龍澤把這裡送給他,結果葉修當時有些自負,沒有接受,之後小六就死了,這裡是他怎麼都不願意提起的地方,只是沒想到他會再次回到這裡!

葉修帶著沈清雪怪了好幾個暗門,才走武器庫里,推開大門,偌大的場地全部都是各式武器,葉修看著牆上的武器,看著每個武器下都標著日期和時間,心裡一陣抽疼。

沈清雪鬆開葉修的手,走到一旁,伸手撫摸那些記錄卡,一臉茫然,「葉修,我,我感覺好亂。我從來沒有來過這裡,可是我卻隱約感覺到這些東西我也寫過!」

葉修衝過去緊緊抱住沈清雪,把自己隱藏了幾年的悲痛情緒全部展現在她面前,「小六……」

沈清雪伸手拍拍他的背,眼裡閃過一絲溫柔,「怎麼辦,我現在覺得你喊小六就是喊我。」

葉修堅定地望著她,聲音帶著一絲痛苦,「清雪,我不能否認,在我心裡,已經無法把你和小六區分開了,我愛你,沒有絲毫虛假,可是那份愛里同樣有小六。她死在我懷裡,這輩子我都無法釋懷。」

「為什麼要釋懷,我見過那個女孩,在你腦海中,我與她長相一樣,可是我知道你對我不是移情作用。我都能接受你喜愛其他女人,更何況是小六,看著她我就感覺自己在照鏡子。」

「謝謝你,清雪。」

兩人深情對望,葉修緊緊握住她的手,這輩子有妻如此,夫復何求!

走到一架直升機跟前,葉修檢查一下,發現沒有油,「我去加油!」

「好!」

等到葉修把油加滿,沈清雪坐在他身邊看著葉修檢查其他設備有沒有損害,等到一切都檢查完,葉修笑著看向她,「我們明天就能回去了!」

「嗯!」

知道了這個島本來就是他的,葉修心裡也安穩多了,跟沈清雪早早睡覺,准第二天回家。

而另一邊,從別墅倒了,大家就住到了韓武的髮型設計屋後面的別墅里,眼看著今天就是葉妍和韓武結婚的日子,可是還是沒有找到他們,葉妍一直哭,「我哥不回來,我不結婚,我不要穿婚紗!」

眼看著已經快十點了,約好的教堂,所有嘉賓都來了,雖然是兩個身份不怎麼樣的人結婚,但是有葉修在前面撐著,也來了不少重量級的人,比如說古武三家,比如所南風瑾一行人,比如說一些不知道怎麼混進來的客人。

「必須結婚,小妍,不要任性。大哥一定會好好回來的,你先結婚!」

「我不要,哥哥不回來我不結婚!」葉妍哭得眼睛都腫了,還坐在床邊不肯妥協。

韓武也一臉為難,但是趕鴨子上架了,外面那麼多人都來了,他們不去,大哥和沈總裁回來肯定很難交代的!

「大哥回來了!」阿風突然衝進來喊,大家渾身都跟打了雞血一樣往外沖。

直接升直接停在頂樓,葉修把沈清雪抱下來,看到大家族裡的男男女女都等著他,心裡也不禁感動,「幸好趕上小妍的婚禮了!」

「哥!」葉妍直接飛奔過來,葉修連忙放下沈清雪,抱住妹妹,「你今天雖然結婚,你可別忘了你還懷著我侄子呢,不許亂跑亂跳!」

「嗚嗚……你嚇死我了,你怎麼可以這樣!」葉妍撲在他懷裡又哭又笑。

上官瑩走到沈清雪身邊,激動地拉住她的手,「你好了!」

「是啊,小瑩,我回來了!」沈清雪看著上官瑩,眼裡溫柔了許多,像是看到一個許久不見的老朋友一般。

「你!」 落宅的雙身少女 上官瑩從來沒有見過沈清雪這麼溫柔過,一下子有些迷惑。等葉妍哭完了,就輪到蜜糖和紅拂了,劉亦菲回去拍電影,不能及時趕來,葉修抱住兩個哭得像個淚人的女人,心疼地開口,「乖,你們兩個別哭了,今天是喜慶的日子,我妹妹結婚呢,不哭了!」

紅拂一直默默垂淚,看到他安好,才展開笑顏,放開葉修走到沈清雪身邊,扶住她,「妹妹,你沒事就好了。」

沈清雪朝她淡淡地點了下頭,「我沒事,大家都快去準備婚禮吧,小妍,教你的新娘禮儀呢!」

沈清雪一句話下,葉妍立刻擦掉眼淚,害怕地吐了下舌頭,「嫂子,我現在就去換衣服!」

葉妍看了韓武一眼,韓武無辜地聳聳肩,是你自己之前不穿新娘禮服的啊!

葉修跟沈清雪交換了一個眼神,兩人就個忙個的了。沈清雪要先跟父母報一聲平安,還有代表葉妍去招待那些心懷不軌的賓客。

阿風覺得眼熟,走到直升機跟前,看到直升機上的標記,瞪大了眼睛,震驚地問道:「大哥,你去島上了?」

上官瑩,韓武,南子也都扭頭看向葉修,葉修竟然到了千里之外?

他一瞬間消失,就到了千里之外,這,這可能嗎?

葉修點點頭,「等忙完再說!」 對於亞澤的攻擊,風玫神色沒有絲毫的變動,輕而易舉就避開了。

她微眯著眸子看著亞澤:「最後一次。」

她不殺他,但以古紇的吸血鬼等級,讓亞澤一個小小的六代親王沉睡,再容易不過。

看到風玫眸中的寒光,亞澤心中一悸,想起上次在發現她是吸血鬼時自己差點就喪身於她的手中。

但……

「為什麼?我追了你五年,你就一點都沒有感覺到?」他知道自己強求不了他,但是他不甘。

好不容易遇到一個他看得上的吸血鬼。

吸血鬼的伴侶真的太難找了!

我在異界造詭秘 「沒有。」風玫很誠實,是代古紇回答的。

亞澤臉上一陣青一陣白:「沐音澈只是一個普通人,你們不可能在一起的。還是說,你認為他會接納一個吸血鬼?」

人類與吸血鬼是絕對不能結合的,不然會遭到吸血鬼與吸血鬼獵人雙方追殺。但是,吸血鬼若是真的愛上了人類,對那個人類初擁,將人類也變成吸血鬼就好。

任他咆哮,風玫只淡淡留下一句:「你若動他,我保證你不會見到第二天的太陽。」

赤裸裸的威脅。

實在是因為亞澤身上的殺意太明顯了。

說完后風玫這次沒有任何停留的回了教室。

亞澤盯著教室,試圖進去,卻被一層無形屏障阻隔,任他如何攻擊那屏障都一絲裂紋都沒有。

「沐!音!澈!」

他陰森地吐出這三個字,猩紅的眸中殺氣蒸騰。小說娃小說網

顯然,風玫的威脅他並沒有放在心上。

普通的吸血鬼殺了也就殺了,他可是親王級別,可不是說殺就能殺的。他不信古紇真的會因為一個人類要殺他!



風玫進了教室,班裡一片寂靜。

最初小聲討論,後來意識到沐音澈還在做試卷,大家不由自主就靜下來了。

此時風玫走進去,眾人沒看到亞澤進來,心中一陣疑惑,但是誰也沒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