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不管這座神山的來源如何,神族的的確確出現了第十座神山。

位立於極北神山的北部,有點偏執一隅的感覺,卻又有種鶴立雞群的觀感。

「真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

蘇媚兒掩口蘇蘇的笑著,她的笑顏如花恍若絕世美景,其身邊的雲都被她的笑衝散了幾分,只可惜……

這絕世的笑容卻無旁人觀賞。

「主上。」

就在這時,蘇媚兒的身邊突然間出現一位老者。

「女帝想讓您回去。」

「狐族生命主神和冰息的繼承者都已出現,我回去算是幹嘛的?」蘇媚兒翻了個白眼道,「跟女帝說我近期很忙,就不回去了。」

言語間,蘇媚兒依舊笑吟吟的看著下面的神山,彷彿穿過這雲層,她看到了自己的意中人,眼中充滿了柔情蜜意。

老者未曾出言打擾,許久蘇媚兒才伸了個懶腰笑道。

「周武還在網羅星辰之主么?」「是的,儘管我們出現攔下了不少,可依舊有不少星辰之主被周武收入麾下。歸根結底,周武有神帝之位,能跟在神帝身邊做事,就已經有很大的誘惑力。主上咱們師出無名,要是用武力強搶,說不定……」

老者苦笑道。

「神帝的名頭是好用哈。」蘇媚兒宛然一笑,「真想把這神帝的名頭搶過來玩玩。」

「主上若想,老奴就算是死也將這位置獻給您。」

「就是說說啦。」蘇媚兒趕緊擺手笑了笑道,「破神帝的位置,白給我,我都不稀罕坐。那些跟歸入神帝麾下的,只能說他們傻……等他們死到臨頭那天,就知道自己到底有多蠢了。」

「主上您說的是!」

地球圖騰 「對啦,抽空聯繫下我那不成器的兄長,眼看神族就要打過來了,可千萬別讓他死在這兵荒馬亂里。」

「老奴去……」

「嗷對,你去也夠嗆能說的動他。」蘇媚兒嘆惋扁了扁嘴,之後便很是留戀的看了眼下面的神山,「小哥哥,等我將一切都處理好,一定天天黏在你身邊跟你長相廝守,耳鬢廝磨,拜拜啦……」

輕輕的揮著手,蘇媚兒也在這時回過頭道。「走吧,去見那黑臉怪吧!」 第十座神山。

葉子晨腳踩虛空俯瞰腳下的山體,哪怕到現在他依舊無法相信,第十座神山真的就這樣出現在他的面前。

位面三國爭霸 以那位域外高手的話來說,這座神山是第一紀元星主替他們收的棲息之處,也是域外星主的投桃報李,送給第三紀元葉子晨的一份厚禮。

說實話,這份厚禮貴重的有些過分。

也讓葉子晨見識到第一紀元的星主有著何等神通,更讓其知道了,有著如此神通的第一紀元星主,依舊未曾延緩阻止紀元的終結,可見紀元終結者到底有多強。

「葉子,這座神山以後就屬於我們了。」

楊戩感慨著騰空而至,大聖和朴婧婉也都掠了過來,幾人站在一塊兒看著腳下的這座神山。此神山的規模相比於中央神山還要大上幾分,不過數百萬的域外高手,讓這座神山顯得尤為冷清。

「葉星主,我們都處理好了。」域外高手也在這時趕了過來。

儘管此神山在第三紀元屬於剛剛誕生,但實際上卻是第一紀元的神山之一。

神山之上城池、居處應有盡有。域外高手們也能夠,很輕鬆的找尋到住處安心療養。

「辛苦了,還不知閣下名諱。」葉子晨朝其拱了拱手。

「在下郎青海,曾是第一紀元星主手下九長老。」域外高手臉上儘是正色。

「郎兄。」葉子晨幾人都朝其點頭,道,「郎兄身上的傷勢……」

「無妨!」郎青海渾然不在意的笑了笑,其實他身上的傷勢相比其他人要更嚴重的多,只不過在些域外高手中,他作為統帥有些事情需要跟葉子晨交代清楚,故而只能憑藉自身實力硬撐著體內的傷勢,不曾前往療傷



「這點小傷算不上什麼,主要是我的那群兄弟,他們的傷都很重,單憑丹藥很難痊癒,還勞煩葉星主能為我們多尋來些醫師,他們有太多人的傷情耽擱不得。」

「這是必然,還請郎兄寬心。」葉子晨點了點頭,看著腳下這座巍峨卻有些荒涼的神山道,「郎兄你也看到,這座神山太過荒涼了些,不知……」「當然可以。」郎青海道,「此神山本就是星主給您的厚禮,也順便給我們這些兄弟一個去處。您如果想將自己的人帶到這座神山,我們自然不會拒絕。何況大戰在即,咱們同盟要是同處一座神山,相互之間

也好照應。」

「同盟……」

葉子晨輕輕一笑,他其實就是想將亂盟帶到此處。

中央神山為周武的地盤,之前亂盟的建立是為了盯梢肖家的動作,只不過不久前雷帝一族已跟著九黎族聖女前往魔族,亂盟繼續留在那裡也是無用。

何況周武一直對亂盟、玄機閣虎視眈眈。

剛剛幾位大帝還在群內告知,周武得知第十座神山屬於葉子晨時,其臉色尤為不善。

處在中央神山的亂盟一切都要小心翼翼,不如將總部遷至此處。

玄機閣如果要來的話,來這裡自然是更好。

至於其他同盟,妖族九尾狐族舉族遷徙不太可能,其他幾位大帝也都是固守一方的帝君,更不可能遷族至此。

不過好在此神山面積足夠大,給他們留出地盤也是無妨。「大聖,一會你聯繫下紫霞仙子,讓他們直接來這裡吧。儘管這座神山看上去沒極北神山那麼安全,可咱們這些人一直都要在此處,而且神山資源豐富,紫霞仙子族群來此,佔據個好住處對他們未來也有利

。」

大聖聞言點頭,就算葉子晨不說他也會讓紫霞仙子到這裡來。

就算紫霞仙子他們現在是在極北神山無妄城,但他依舊更想紫霞仙子待在他的眼皮底下,才更為安心。

話音剛落,葉子晨遲疑了些許看向郎青海道。

「郎兄,其實在下有一事不明!」

「葉星主您講便是。」郎青海道,「郎某必然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說了可能你不太信,我們第三紀元主宰境高手,神妖魔神族都算上,怕是都很難突破十萬大關,帝級高手更是百中無一。你們第一紀元,就眼下這些便是主宰百萬,如此底蘊都未能抵禦終結之禍,我第三

紀元如何……」

歸根結底,葉子晨還是問了出來,其實他是不想問的!

只不過這問題一直縈繞在他的心頭經久不散,他很是費解,為何域外星主能夠如此押寶的覺得他們第三紀元能夠超脫成功。

「這也是我要跟葉星主您說的。」

郎青海聞言翻手取出一枚芥子袋,袋子打開裡面赫然是無數枚琳琅滿目閃爍著華光溢彩的戒指,「這裡是我們第一紀元全部的資源,共由六千枚最大空間的空間戒指收納。」

「哇!」

財迷本質的朴婧婉立即露出精光,手指也不停的捏來捏去,嘴裡不住的輕輕嘀咕著,彷彿是在計算這些資源的價值。

葉子晨幾人更是完全怔住。

整個第一紀元的全部資源都在這!

「郎兄,你這是……」

郎青海抬起手將芥子袋放到葉子晨的手中,替他將手握住,「這些資源是左輔星大人交代我,說星主說的必須要將這些都交到您的手裡。您承載了我們第一紀元的全部希望,這也是我們唯一能做的。」

不等葉子晨開口,郎青海便又從懷中取出兩枚指環。「其實您看的百萬主宰,其實他們的真正實力並非如此,其實都是些天賦還算不錯的天人,至於為何他們會成為主宰,答案都在這戒指當中。還有您一直懷疑的,為何星主會押寶在您身上,秘密也在這兩枚

戒指當中。」

戒指本想放到葉子晨的手中,這時朗青海才注意到葉子晨只有一臂。

他順勢將戒指放到旁邊的大聖手中,道。

「星主還讓我叮囑您,儘快跟那位達成共識,不然時間就來不及了。還有,妥善利用星主之前送到您這裡的時間神器。」

話音一落,朗青海便是朝後退出數步,向葉子晨深深鞠躬。「葉星主,第一紀元便拜託您了!」 備戰群。

在朴婧婉和楊戩的暖場下,群內的幾位大帝盡數於群中出現,靈寶尊者和那位神秘的陌生人也在群中冒泡。

群中聊天記錄都是談論葉子晨第十座神山的,神山的出現別說是對這些大帝,對神妖魔三族的任何人來說都是值得探討的話題。

瑤池宮主:葉盟主不愧是我女兒看上的人,果然有實力。

七爺:葉盟主不愧是我寶貝小十七在意的人,果然有實力。

狐族女帝:葉盟主不愧是讓我們小煙朝思朝思暮想之人,果然有實力。

海帝:葉盟主不愧是我大女兒私定終身之人,果然有實力。

隱帝:……

三爺:這是女方家屬開會么?

北斗星主:都是好姑娘,我們家子晨真是好福氣呀!

二郎神:真羨慕葉子。

美猴王:@二郎神,等著吧,截圖了,一會就發給三公主,讓你皮!

二郎神:@美猴王,別呀!

美猴王:叫孫外公!

二郎神:潑猴,討打!

小姑奶奶:這是又開始了么?

接觸的久了,看到楊戩和大聖又拌嘴,群里的諸位大帝都是見怪不怪。女方家屬大會持續了半晌,彷彿看到了未來的可愛兒媳婦兒們的北斗星主,更是在群里發了個大紅包,權當婚前的小禮物。

收了好包大帝們讚揚著北斗星主大氣,之後隱帝將話題給岔開。

隱帝:葉小友通知咱們看群到底是何意,怎麼到現在還未曾現身。

隱帝:@北斗星主,北斗星主可是知情。

北斗星主:不清楚。

無敵可愛美少女:你們稍等下,我去給他喊過來。

從群內退出,坐在窗邊的朴婧婉便看向坐於桌前,恍若石雕般的葉子晨道。

「大帝們都到,就等你啦。」

就在這時,外面也傳來轟隆巨響,朝著外面望了過去,赫然是大聖和楊戩在虛空之上鬥法。

「好。」

許久,桌前的葉子晨才應了一句,拾起早就放在桌上的手機,目光卻是一直看著他前面放著的那塊兒羊皮紙。

太讓人震驚了!

此時葉子晨的心中充斥的唯有震驚之緒。

朗青海離開之後,大聖便將那兩枚戒指交給了葉子晨。

得到第一紀元全部資源的葉子晨,已是被震撼的說不出話,只不過相比第一紀元的全部資源,他更傾向於能有百萬主宰和星主如此押寶於他的秘密。

未來跟紀元終結者交手,最重要的還是高手!

神器、丹藥、符咒這些固然重要,可這些也不過是輔助作用。沒有足夠的高手層面壓陣,就算有再多的逆天神器,使用者境界不夠,也難以發揮出它的真正作用。

故而他沒有去看足足裝了幾千枚戒指的資源到底有多豐厚,而是選擇打開了那兩枚有著秘密答案的戒指。

這兩枚戒指的空間沒有很大,最普通也算是最下級的空間神器。

裡面收納的也沒有太多的物品,其中一枚戒指中放著的是一瓶丹藥和一塊兒羊皮紙,還有一枚戒指中放的是一套草圖。

可就是這幾件物品,讓葉子晨在桌前足足坐了三個時辰。

他敢篤定,只要他將這幾件物品的秘密公布,不光是他,就算是那幾位大帝也會如他這般驚駭。

「他倆怎麼又打起來了?」

瞄了眼窗外,葉子晨根本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楊戩和大聖在外面鬥法。

沒有太過理睬他們倆之間的恩怨,葉子晨舔了下嘴唇,又看了眼桌上的羊皮紙點開備戰群

唯心也:我來了!

七爺:幹嘛啦,你是不是以為我們不忙,竟然這麼晾著我們,兄弟們你們說是不是?

瑤池宮主:不忙不忙,我一點也不忙。

海帝:冥河這裡閑的很。

三爺:聖人協會也很清閑。

隱帝:隱士宮,你們懂得!

噗。

狴犴大帝真的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就剛剛他們幾位大帝私下還商議說,等葉子晨來了要給他個下馬威。

???

看群里的這情況彷彿他被賣了!

七爺:哇,你們這些傢伙。

隔著屏幕都能感覺到狴犴大帝的無語,其他大帝不停的發著偷笑的表情,葉子晨也不知道這些大帝之間私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他現在也沒有多餘的心思去八卦太多。

羊皮紙的內容,他要儘快跟諸位大帝說清楚。

唯心也:還請諸位大帝們稍微停一下,我有個事情要跟大帝們說。

瑤池宮主:是想要說關於這第十座神山么?

隱帝:葉小友果然是創造奇迹之輩。

小姑奶奶:也就那樣吧!

海帝:需要我們為你提供一下管理方針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