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沉默片刻,他的身形,化作一道流光,向著獨盜團總部基地的方向而去。

不多時,前方不遠處,那處有如莊園般的建築地,很快出現在了葉飛的視線之中,穿過大門之後,迎面而來是一處不小的訓練場。

以葉飛的實力,他進入獨盜團總部,很難有人察覺。

悍妃修鍊手冊 靈識擴散之下,葉飛的臉上露出微笑,身形隨即落下,向著前方不遠處的一座獨棟別墅緩步走去。

那裡曾是他第一次來北海暗島,所居住的地方。

「首,首領大人!」

「副首領,麥克雷,杜蘭特,見過大人。」

前方別墅門前,此刻忽然走出兩人,在看到前方的葉飛之後,微微一愣,隨即很快反應過來,臉上露出激動之色。

「嗯,琳的傷勢,好些了嗎?」葉飛微微點頭,低聲開口問道。

他說完之後,隨即抬頭,望向前方的別墅之內。

「葉主,琳小姐她,已經好多了。」杜蘭特此刻上前一步,連忙開口說道。

獨盜團內,稱呼葉飛為葉主的,也唯有此人。

除去這杜蘭特之外,麥克雷等獨盜團成員,全部都是以前黑澤的手下。

說罷,二人不敢怠慢,便是帶著葉飛進入了別墅,二樓的走道之上,此刻正有兩人,向著下方客廳走來,她們的目光,均是同時落在了葉飛的身上。

「葉飛?」

「大哥哥……」

凌余霜微微一碰,她沒想到,葉飛竟然這麼快就來到暗島了。

而在她的一旁,琳的臉上露出高興的表情,看上去明顯好了許多,臉色與常人無異,短短几天的時間,彷彿傷都痊癒了一般。

同時,二女隨之進入大廳,很快站在了葉飛的跟前。

「師尊她,已經趕回崑崙了。」

「我……我想留在這裡。」凌余霜臉上的表情,略顯的有些複雜,此時輕聲開口說道。

她沒有離去,便是已然決定,不在與崑崙雪域有任何關聯。

凌余霜在崑崙的身份,只是一個候選雪域使,雪域使候選名單中,並不止她一位,而且有白雨同意,崑崙那邊不會有什麼意見。

「可以的,以後你可以幫著琳一起打理羅素島,當做在自己家就好。」葉飛微微點頭,隨即笑著開口說道。

眼前之人的實力,到達了金丹後期,隨時都可能踏入元嬰之列,留下北海十二暗島,無疑是給獨盜團,增添了一位元嬰強者,他自然不會拒絕。

「謝謝。」凌余霜輕抿了一下嘴唇,低頭輕聲道。

大廳之內,此時的琳,同時緩步走上前來,她那雙泛著幽光的雙眸內,此刻滿是喜悅之色,整個人看上去,十分的有精神。

葉飛看了眼前之人一眼,他的臉上露出了微笑。

正如他所想那邊,暗島之力的源頭生於這裡,琳回到這裡之後,空氣中無形的力量,會迅速恢復她的傷勢,只要還有一口氣在,就能夠很快復原。

這就是暗島之主,所擁有的獨特力量。

「過來,讓我看看。」葉飛抬起手臂,對於琳的實力,葉飛心中也是一直有些好奇。

當初西方血族,入侵暗島之時,琳設下的那道須彌屏障,從氣息上感知,已經達到了元嬰的程度,這個小女孩力量的增長,幾乎不遜色與葉飛。

「嗯嗯,大哥哥,我的傷,都完全好了。」琳輕嗯一聲,點頭的同時,走到了葉飛的跟前。

大廳之內,葉飛淡笑一聲,伸手輕觸眼前之人的小腦袋,他掌中的靈力,同時悄然湧入琳的體內。

忽然,他的目光一凝,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得冷漠起來。

下一刻,一股無形的力量,瞬間籠罩了整個大廳,空氣中的氣氛,頓時變得有些凝固,眾人均是身形一顫,臉上露出茫然之色。

而此時的葉飛,緩緩收回手掌,同時一道靈光閃過,掀起了琳的右手手臂。

「這是……魂針。」

「該死的法王殿。」葉飛目光一寒,周身泛起了殺意。

隨著其目光望去,可見此刻琳的右臂之上,那竟是整齊地排列著,一個個小紅點,幾乎與之前朱紅手臂上的如出一轍。

「這幾天,誰給琳治過傷?」葉飛目光一凝,轉頭望向廳內的三人。

後方一旁的杜蘭特,此刻回過神來,連忙上前一步,向著葉飛彎身一拜。

「葉主,確實有位從內環來的異人強者。」

「據說,靈域島島主介紹來的,這個人的醫術很是了得,幾乎沒有廢什麼力氣,就將琳小姐救醒了。」杜蘭特不敢怠慢,此刻連忙開口道。

大廳之內,其他人也是微微點頭。

前方的凌余霜,同時開口道:「嗯,這個人懂得華夏醫道之術,一手銀針療法很是不凡。」

幾天前,離開崑崙之後,要說琳傷得有多重,凌余霜心中可謂是最為清楚,那幾乎是已經到了死亡的邊緣。

要不是有她的師尊,一直輸送靈力,多半撐不到回到暗島。

「有什麼問題嗎?」凌余霜此刻臉上的表情,不禁變得嚴肅了幾分。

以她對葉飛的了解,眼前之人不會無故如此。

而且這幾天,她的心中,也是感到有些疑惑,這麼重的傷勢,在短短几天之內,就恢復到了這種程度,若不是親眼所見,她怕是很難相信。

葉飛聞言,隨即也不廢話,周身靈力涌動,將眼前之人的身形籠罩。

「琳,穩住心神。」

「你的傷勢,並沒有那麼快恢復。」葉飛盯著眼前之人,低聲開口說道。

大廳之內,琳微微一愣,但她對於葉飛,一直一來都是極為信任,沒有過多的詢問,在反應過來之後,只是微微地點了點頭。 廳內,麥克雷與杜蘭特二人,此刻幾乎是一臉的茫然之色,目光均是聚焦在了葉飛身上,顯然他們二人不太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

葉飛沒有多言,掌中銀光一閃,銀針落入手中。

「破。」只聞一聲低語,銀光閃過之處,一道道黑霧被葉飛從琳的手臂之中拔出。

而此時的琳,身上的氣息,隨之慢慢地變得混亂,同時嘴角溢出鮮血,一股無力之感,瞬間充斥她的整個心神。

「大哥哥,我……」琳聲音微顫,此刻的她能夠感受到,自己的生命正在慢慢流逝。

葉飛目光一凝,同時收起了銀針,體內磅礴的靈力,瞬間將眼前之人包裹,他掌中同時凝聚出符文之力,引動了空氣中的暗島之力。

這一刻,整個羅素內的暗島之力,竟是忽然開始瘋狂凝聚,向著獨盜團總部洶湧而來。

凝聚暗島之力,對於葉飛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

「沒事,睡一覺,就會好的。」葉飛聲音輕和,隨之緩緩開口道。

「嗯。」琳輕嗯一聲,同時緩緩閉上了雙眸。

她實在是太過虛弱了,儘管四周的暗島之力,在不斷地湧入琳的體內,但想要穩住傷勢,恢復到全盛時期,無疑需要一段不算短的時間。

大廳之內,此時的葉飛,將琳交給眼前的凌余霜后,他同時緩緩抬起手臂。

指尖銀針之上,視線可見有黑霧繚繞,葉飛目光一寒,掌中雷光閃過,瞬間將這股力量崩潰。

「法王殿,八大副殿使者。」

「這些人,同樣也在尋找極致的力量,目的多半與我相同。」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同時抬頭向著前方望去。

他的目光,方才穿透了別墅,越過了北海暗島,向著內環深處凝望而去。

竹馬在身邊:豪門千億老婆 如此同時,暗島內環,一座廢墟之島上,此刻正站著一位,身穿深紅色皮衣,長發微紅,身材凹凸有致,面容很是嫵媚的女子。

此女雙眸內,閃動著晶瑩的微光,同時緩緩抬頭,望向了半空之中。

「這個味道……應該是華夏人,呃呵呵,我很喜歡。」紅皮衣女子咯咯一笑,魂針的反噬,顯然對她沒有任何影響。

試婚總裁一寵到底 這一刻二人的目光,彷彿在虛空中相聚,碰撞出無形的火花。

……

羅素島,獨盜團總部,葉飛慢慢收回目光,他轉頭看了大廳之內的三人一眼,隨即將此術的厲害之處,簡單的講解了一遍。

眾人聽完后,這才恍然大悟。

麥克雷與杜蘭特,此刻臉上更是露出憤怒之色。

「首領大人,這件事獨盜團,屬下立刻派人去查清楚。」麥克雷性子較為烈急,連忙上前一步,開口說完之後,便是準備轉身離去。

「慢著。」

「那人你不是對手,這件事,我自會處理。」葉飛抬頭望向麥克雷,此刻他臉上的表情,同時變得嚴肅了幾分。

方才的對視,葉飛就感應到,對方實力不俗,多半是通神境的強者。

而且很有可能,法王殿八大使者之一,之前在燕京之時,那紫三就曾說起過,八大使者之中,更是有著劫境強者,前方之人的實力,此刻葉飛也不好推測。

麥克雷聞言,在看到葉飛的表情后,他也是不敢在開口多言。

獨盜團基地,別墅大廳之內,在一番交代之後,葉飛隨即便是直接離開。

他本想這,只是路過暗島,順便看看琳恢復的怎麼樣,如今忽然遇上這樣的事情,自然不能放任不管,無論是誰,敢打暗島注意,葉飛都不會輕易放過。

羅素島半空,葉飛身形帶起一道流光,向著暗島內環踏空而去。

「之前白生的出現,怕不是偶然。」半空之中,葉飛低喃一聲,隨之不到半刻的時間,他便是已經進入了內環海域。

法王殿使者,為了暗島之力而來,此刻所在的位置不用多想,而且方才通過銀針上的氣息,葉飛已經清晰地感應到了。

沒有任何遲疑,速度幾乎拉到了極致,直接橫跨內環五島。

不多時,前方海域平線上,一陣幽暗的霧氣,落入了葉飛的視線之中,那正是內環第一島,曾經林帝長年藏身之地。

那座廢棄的海島,始終孤獨地,包裹在那一層層黑霧之中,孤寂而又獨特。

「葉某來了……」葉飛目光一閃,身形帶出殘影,融入了前方的黑霧之中。

他能夠感應到,在第一島內,法王殿的人,正在等他,那施展魂針之術的強者,並沒有選擇離去,更是連氣息都不曾有半點隱藏。

穿過黑霧,葉飛的身形,停留在半空之中,他抬頭向著望去,眼中不禁閃過一道靈光。

下方大地,如同被鋪上一層紅色的水晶,廢墟盆地,更是被那些奇異的晶塊,完全籠罩在了其內,折返出耀眼的晶光,充斥著整個島嶼。

原本是一片廢墟之地,此刻看來竟是多了幾分精壯之感。

「界脈之力么?」葉飛淡笑一聲,身形落入冰晶之上,在他的眼前,一根觸角形的紅色冰晶,從地面上伸延而出,彷彿一般凌厲之劍,扎入地底深處。

葉飛輕輕抬起手掌,他的指尖輕觸晶石。

「咔,咔嚓。」一聲聲脆響聲,在寂靜中傳來。

觸角晶石,隨之碎裂,化作一塊塊菱形的晶塊,散落在地面之上,看上去美麗異常。

同時,大地發出微顫,一道道觸角,陸續從地底升起,很快形成一個包裹之勢,將方圓數十丈,全部牢牢地包裹在了其內。

有如一座冰晶堡壘,陡然拔地而起,化作一座堅不可摧的晶體封陣。

葉飛打量著四周的一切,臉上同時來了興緻,這樣的界脈之力,他還是第一次見。

「蓮花劍,斬。」掌教寒芒涌動,冰劍脫手而出。

只是片刻的遲疑,葉飛隨之猛然一件斬出,一道寒氣劍芒,頓時劃破了天空,直指前方的晶石屏障橫掃而去。

「砰,轟隆!」震耳的悶響聲,在晶石堡壘內回蕩開來。

由如四周的封閉,此刻顯得極為刺耳,那一劍之力的反震劍芒,同時向著葉飛反彈回來。

前方晶體屏障上,經過葉飛這一劍之力斬下,竟是沒有留下半點痕迹。

「能夠抗住仙寶,這道界脈之力不俗。」葉飛雙目閃動,周身靈力涌動,在身形四周,凝聚了一道防禦屏障。

而此刻,前方反震回來的劍芒已然臨近,但被他輕鬆抵擋。

不等葉飛回過神來,四周的晶石鏡面內,隨之忽然走出數十人,將其團團圍住。

這些人,穿著較為統一,皮衣輕甲鑲嵌,胸膛處都刻印這一塊菱形的紅色晶石,手持紅晶凝聚的長劍,每一個人爆出來的氣勢,至少在元嬰之列。

「華夏人,放下你的劍!」

「還不立刻跪下,迎接尊敬的殿主大人。」這些強者中,為首的一位實力最強的男子,此刻上前一步,抬劍指像葉飛開口低喝道。

四周的眾人,此刻也是同時舉劍,那氣勢著實驚人。

「讓葉某放下劍,你們還沒那資格。」葉飛面露冷漠之色,眼中爆出肅殺之意。

面對法王殿之人,他不會手下留情,這些人既然找死,那便送他們一程。

此言一出,四周的眾人,臉上均是露出憤怒之色。

「哼,狂妄!」

「一起上,先廢了這個人的四肢。」為首的那位男子,周身氣息涌動,手中的紅晶長劍,爆出陣陣耀眼的光芒。

周圍的眾人,幾乎是在同時動手,化作一道道紅色的流光,向著葉飛襲卷而來。

「找死。」葉飛體內靈力不爆發,手中冰劍發出劍鳴,身形同時帶出殘影。

他的速度,明顯要遠超與前方這些人,而手中的劍芒,更是帶著破空之勢,每一劍落下,人群中就會少下一人。

這些人,實力看似與葉飛不相上下,但戰力則是相差太多。

不到十息,前方這數十人,已然身亡一半,僅僅剩下最後幾位,力量可以媲美元嬰後期的男子,還在苦苦支撐著。

「還不出來么,那葉某就殺光他們。」葉飛面色冰冷,此刻已然不在保留,手中的冰劍隨之脫手而出。

而就在這時,四周的紅晶屏障,隨之猛然一顫,一道紅芒憑空而現,如似一隻疾馳之箭,帶著毀滅之意,直指葉飛而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