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夏雷笑了笑,「他們在我廠里收買了兩個商業間諜,試圖阻撓我去參加國內的武器展覽,於是我……」

他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出來。

「等等,我糊塗了。」申屠天音用異樣的眼神看著夏雷,「你說你給了那個商業間諜疾風突擊步槍的圖紙,而且那份圖紙是真的,然後你又假扮一個日本軍火商去漢武兵器公司下訂單,還給了五百萬美金的定金。老公,你確定你是在正確的事情嗎?」

夏雷笑道:「我當然確定。木劍鋒和葉坤一直在阻擾雷馬軍工廠發展,整我陰我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我已經厭倦了被動防守了,這一次我要主動出擊,給他們挖一個大坑,讓他們跳。」

申屠天音微微翹了一下嘴角,「我還是想不明白,人家葉坤拿著真的圖紙造出真的疾風突擊步槍,你還有什麼坑呢?」

夏雷笑道:「他拿到的圖紙少了最關鍵的部分,沒有那部分,漢武兵器公司依照圖紙造出來的突擊步槍就是一個笑話。」

「啊?原來是這樣,你真狡猾。連我都騙過了。」申屠天音打了夏雷一粉拳,但心裡卻為夏雷感到驕傲。

「連你都能騙過,更別說葉坤那個滿肚肥腸的傢伙了。當初我將圖紙交給葉坤而不是木劍鋒也是這個原因,木劍鋒太狡猾了,不容易騙過。」夏雷說。

申屠天音摟住了夏雷的腰,「你要記住,無論是什麼對手,你都不是一個人在戰鬥,我是你的妻子,你的對手就是我的對手,你的敵人就是我的敵人。」

夏雷心中一片感動,他吻住了申屠天音的櫻唇。

一分鐘后,申屠天音臉紅氣喘地道:「我先去放洗澡水。」

夏雷卻一把將她攔腰抱了起來,往床邊走去,「待會兒我們再去洗,好不好?」

申屠天音已經意識到即將發生什麼了,她閉上了眼睛,羞澀地點了點頭。

接下來的夜,註定不會安靜。 漢武兵器公司總部大廈,董事長辦公室。

葉小齊將一杯加了口水的茶放到了葉坤的辦公桌上,然後去了外間,掏出手機給加藤鷹介打電話。可惜,加藤鷹介的電話處於關機狀態,根本就打不通。

「怎麼會關機?就算是到了阿聯酋,他也不會介意國際長途吧?難道他出現什麼意外了?」葉小齊的心中一片猜測,心情也低落了下來。

她這樣的女人不會真正愛上某一個男人,讓她牽腸掛肚的只是加藤鷹介的錢以及她能從加藤鷹介身上獲得的東西。

「嗯嗯。」葉坤出現在門口,嘴角帶著一絲譏諷的笑意,「怎麼,你的男朋友沒接你的電話嗎?」

葉小齊微微愣了一下,沒回頭看葉坤,忽然對著沒人反應的手機說道:「加藤呀,那邊風沙大,你出門開車要注意安全,最好備一隻防塵口罩,在外面活動的時候戴上防塵口罩……我,我挺好的,你這麼關心我,你真好。嗯,我等你回來。」

這下換葉坤發愣了。他以為加藤鷹介只是玩玩葉小齊,卻沒想到兩人似乎還真有那麼回事了。

葉小齊放下了手機,這才回頭看了葉坤一眼,「葉董,你有什麼事嗎?」

葉坤乾笑了一聲,「沒事,我只是想提醒你,日本人靠不住。如果他真對你好,你和他在一起倒沒什麼。如果他只是想玩玩你,我給你一個忠告,不要做傻事。」

葉小齊的心裡很不舒服,「葉董,你想說什麼?」

葉坤冷笑了一聲,「不懂我的意思?你是我漢武兵器公司的人,只要你一天還在我這裡上班,你就得注意一點,不要吃裡扒外!」

「葉董,你……」葉小齊漲紅了臉,她想反駁,可瞬間就失去了勇氣。這個時候,她的心裡已經忍不住去琢磨了,加藤鷹介連她的電話都不接,如果加藤鷹介真的只是玩玩她,她要是跟葉坤翻臉,那就是再愚蠢不過的事情了。

葉坤冷冷地道:「如果不是看在你給我弄到雷馬軍工廠的圖紙的功勞上,就你昨天的表現,我已經炒了你了。」

葉小齊慌忙站了起來,賠上笑臉,「葉董,瞧你說的,我可是忠心耿耿啊,要不我也不會將加藤鷹介拉到漢武兵器公司來下單啊。還有,一筆寫不出兩個葉字,我們可是竹根親啊。」

葉坤的臉色這才和軟了一點,他往他的辦公桌走去,「昨晚睡落枕了,給我按摩一下。」

「色鬼!」葉小齊的心裡暗罵了一聲,面上卻露出了嫵媚的笑容,「嗯,能伺候葉董是我的榮幸。」

葉坤坐在了真皮大班椅上,然後將靠背放了下去,大班椅頓時變成了一隻躺椅。葉小齊站在後面,伸手給葉坤按摩。

柔軟的手指,還有撲鼻的女人芬芳,葉坤的心情好到了極點,周身也舒暢。這個時候,他想到了一個人,夏雷。

「那小子這會兒恐怕還在夢想著在武器展覽上再次擊敗我,拿到軍方的大單吧?呵呵,等待你的將是一件侵權的官司,我會笑著看你完蛋的。」葉坤的心裡這樣想著。

「葉董,好點沒有?」葉小齊討好地道。

葉坤笑了笑,反手過去,一下子摟住了葉小齊的翹臀,觸手一片豐滿和柔軟,彈性驚人。

「葉董,你……」葉小齊很慌張,她掙了一下,可葉坤的手就像是一條繩子一樣將她拴著,不讓她離開。

葉坤笑道:「小齊,我對你的心思你還不了解嗎?你跟著我可比跟著那個日本人強。我能給你實實在在的好處,那個日本人不過是騙你的感情,玩弄你。」

葉小齊猶豫了。

葉坤接著說道:「你想想,我隨時可以給你升職加薪。還有,公司的福利房馬上要分配了,我可以給你一套兩百平米的房子,要知道,那可是價值好幾百萬。這些,那個日本人能給你嗎?別信他那些騙人的鬼話,好處要拿到手裡才算是好處。」

「葉董,我……」葉小齊的心徹底亂了。她的腦海里浮現出了加藤鷹介的帥氣的臉龐,然後又浮現出了一套大房子,還有上百萬的年薪和任她呵斥指揮的下屬。

葉坤的手滑進了葉小齊的OL短裙里,肆無忌憚。

葉小齊的呼吸短促了起來,她的心裡暗暗地道:「葉坤有老婆有孩子,他不可能和他的妻子離婚和我在一起,他最多是養著我,讓我做他的小三。加藤鷹介又不在這裡,我為什麼不答應呢?先拿到好處,然後等加藤鷹介回來,如果加藤鷹介真的只是玩玩我,我也不虧啊。我又何必將所有的雞蛋都放進一隻籃子里呢?」

這麼一想,葉小齊對裙下的那隻咸豬手就不排斥了,她的態度也明確了,欲迎還拒地道:「葉董,你不能這樣,不要,不要這樣。」

葉坤早就是花叢老手了,葉小齊不躲不退,嘴裡卻說不要,他哪裡會不懂葉小齊的心思。事實上他也等不及了,他一把將葉小齊拽了過來,摟在了懷裡,又親又啃。

「不要不要,會被人看見的。」葉小齊假裝掙扎,假裝抗拒,但身體卻在討好葉坤,用女人特有的方式取悅葉坤。

這裡終究是辦公室,葉坤就算再心急也不敢在這裡辦事。不過他也有地方成就好事,他站起來想將葉小齊抱進休息室,可抱了兩下抱不起來,隨後他拖著葉小齊進了休息室。葉小齊全程半推半就,嘴裡說著不要,可衣服任脫,姿勢隨便做。

就在兩人在休息室里翻雲覆雨的時候,隱藏在休息室書櫃裡面的一隻針孔攝像頭將正在發生的一切都拍攝了下來。

這個休息室,夏雷昨天用過,他也是這隻針孔攝像頭的主人。

幾分鐘后,葉坤和葉小齊就從休息室里走了出來。背對著葉坤的時候,葉小齊的臉上滿是鄙夷的神色。

葉坤倒是心滿意足,渾身舒暢。

恰在這時木劍鋒出現在了辦公室門口,他看了看葉坤,又看了看葉小齊。就這一眼,他發現了葉坤的褲子沒拉拉鏈,也看到了葉小齊的臉頰上紅潮未退。他似乎明白兩人剛剛乾了什麼事情,不過他沒有半點反應。

「老師,你怎麼來了?」葉坤主動打了一個招呼。

「你知道我為什麼來,我要是不來,你會給我打電話嗎?」木劍鋒淡淡地道。

葉坤微微愣了一下,他從木劍鋒的口氣里聽出了一絲不滿的味道,他心裡也就猜到木劍鋒是因為什麼事情趕過來了。

「葉小姐,請你離開一下,我有事要和你們葉董談。」木劍鋒說。

「嗯,好的,木老,葉董,你們慢慢聊,我出去一下。」葉小齊離開了辦公室。走路的時候還不忘拉扯了一下沒有穿好的OL短裙,還有裡面的小褲。

葉坤說道:「老師,進休息室談吧。」

木劍鋒點了一下頭,跟著葉坤進了休息室。

「老師,我知道你是為什麼來的,我正準備給你打電話。」一入座,葉坤便開門見山地道。主動說出來,多多少少也能體現出一點誠意。要是讓木劍鋒說出來,那就一點誠意都沒有了。

木劍鋒似乎並不領情,「葉坤,我可是一手將你扶持到今天這個位置上的人,做人不能忘本。你昨天簽了一個兩億美元的大單,賣的還是我們一起研製的神武突擊步槍,這樣的事情,你居然不告訴我,你讓老手我傷心啊。」

「老師,你這話說得……」葉坤臉色尷尬,「老師,昨天我和那個日本人簽約之後已經下班了,我就沒想打攪你,所以決定今天給你打電話。我剛要打,你就來了嘛。這遲一會兒有什麼大不了的?」

「好吧,我相信你。」木劍鋒淡淡地道:「說吧,你打算怎麼做?」

葉坤想了一下,笑著說道:「這事還是老師你來拿主意吧,你說怎麼做就怎麼做。」

「那個日本人的身份,還有他公司的資質都查過了嗎?」木劍鋒問。

「查過了,昨天我就讓人調查核對了,都沒問題。那個日本人叫加藤鷹介,原籍在北海道。他在阿聯酋註冊了一家國際貿易公司,軍火、原油什麼的都做,這家公司的賬面實力也很不錯。」葉坤說。

「他的客戶是誰?」

「老師,你不是不知道中東那個地方有多亂。再說了,這是人家的客戶,是商業機密,想查都查不到。」

木劍鋒點了點頭,「只要它的公司沒問題,錢沒問題,那就行了。看來你還是挺細心的,好吧,這次的訂單你就做吧。不過,你知道我的意思。」

葉坤笑了笑,「老師,我忘了誰都不會忘了你啊,你放心吧,神武突擊步槍是你我合作,帶領我們兩家公司的研究人員研製成功的,無論是軍方的訂單,還是國外的訂單,我們都按照我們之前的那個協議來分,漢武兵器公司六,神州工業集團四。至於榮譽嘛,那肯定是老師永遠在我之上的。」

木劍鋒這才露出了笑容,「這樣就好,也不枉我栽培你啊。」頓了一下,他忽然說道:「阿坤啊,把拉鏈拉上吧。」

葉坤低頭看了一眼,一張臉頓時變成了豬肝的顏色。

木劍鋒慢吞吞地道:「阿坤啊,玩玩可以,可不要被人抓住了把柄。我們始終都是公職人員,現在查得很嚴啊,不要在陰溝里翻了船。」

葉坤慌忙說道:「我會注意的,老師,也就是玩玩,不會有事的。」

這一幕,藏在書架里的那隻針孔攝像頭也完完整整地拍攝了下來。 加藤鷹介消失了,誰都聯繫不上。

可加藤鷹介的消失並沒影響到漢武兵器公司的生產,在葉坤看來,就算加藤鷹介在中東被恐怖分子幹掉,漢武兵器公司也不會損失分毫,反而會白賺五百萬美元的定金。而生產出來的神武突擊步槍也不愁軍方的訂單,這麼一來,他一點都不愁銷路的問題。還有,如果加藤鷹介真的出了什麼意外,葉小齊這個騷貨也就成了他的專屬了。這樣,他又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神州工業集團為漢武兵器公司生產一部分配件,漢武兵器公司生產組裝,一支支神武突擊步槍從生產線上走下來,產量驚人。

同樣的情況也出現在了雷馬軍工廠,雷馬軍工廠的幾條生產線也開足了馬力生產疾風突擊步槍。雷馬軍工廠的產能遠遠不及漢武兵器公司的產能,更別說還有神州工業集團在給漢武兵器公司做後盾,加工一部分零件了。雷馬集團雖然也有兩個生產基地在給軍工廠加工零件,但產能肯定是比不了神州工業集團的。

不過,同樣的圖紙同樣的槍,漢武兵器公司所生產的神武突擊步槍卻少了一個關鍵的減震裝置。這件事,到目前為止僅有夏雷和申屠天音兩人知道。

一個星期後,夜。

剛吃過晚飯,夏雷便起身說道:「天音,我出去一趟。」

申屠天音問道:「這麼晚了,你要到什麼地方去?回軍工廠嗎?你要回去的話,我跟你一起去。」

做夫妻的時間久了,申屠天音越來越離不開夏雷了。

「去吧去吧,家裡不用你管。」一桌吃飯的申屠義說道。

夏雷想了一下,「好吧,我們走吧。爸,有事打電話。」

「去吧去吧,我能有什麼事,沒事。」申屠仁笑著說。

夏雷帶著申屠天音出門,申屠天音要去拿車,夏雷卻叫住了她,「不用開車,我們叫計程車。」

「你有開車回來,我也有車,為什麼叫計程車?」申屠天音不解地道。

夏雷摟著她的香肩往小區大門口走去,一邊說道:「我其實不回軍工廠,是去辦事。」

「辦什麼事?我跟著去合適嗎?」

夏雷說道:「雷馬軍工廠開始生產疾風突擊步槍已經一個星期了,漢武兵器公司也生產一個星期了。有一件事必須要處理,不然我之前挖的坑就會被填平。」

「你和葉坤不是簽了合同了嗎?」

「我是和葉坤簽了合同,可他現在才掉進去一隻腳,我要他整個身子都掉進坑裡去。」

申屠天音輕輕打了夏雷一下,「你這人,有什麼計劃就一次性告訴我吧,省得我猜來猜去,我都快急死了,你卻還在這裡笑呵呵的。」

夏雷笑了笑,「是這樣的,一支槍從生產線上走下來要測試很多東西,彈道、射速和射程等等。要做完這些測試,通常需要一個星期。漢武兵器公司拿著我的圖紙生產神武突擊步槍,它缺少關鍵的減震裝置,性能很不穩定。第一次測試,第二次測試不會有問題,但測試到第三次絕對會出問題。我有眼線,今天他們的技術部剛好完成第三次測試,出問題了。」

申屠天音是何等冰雪聰明的女人,她一下就猜到了夏雷心中所想,「你擔心葉坤知道后停止生產神武突擊步槍?」

夏雷點了一下頭,「這正是我要去解決的問題。」

「這樣的事情怎麼解決啊?人家測試出問題了,肯定會意識到上當了。」申屠天音說道:「葉坤是非常狡猾的人,更別說比葉坤還聰明幾倍的木劍鋒了。你挖了這個坑,讓他們掉進去一隻腳,那已經很不錯了,你沒法撼動漢武兵器公司和神州工業集團,那畢竟是大型國企。」

「你看著吧,我會讓他們全身都掉進我的坑裡去。」夏雷說。

申屠天音不滿,伸手在夏雷的腰上掐了一把,「你又賣關子,就知道欺負我。」

夏雷只是笑了笑,擁著申屠天音出了小區的門。

計程車在街道上奔行,申屠天音將一顆螓首靠在夏雷的肩頭上,悄悄地看著夏雷的側臉,嘴角也始終帶著一絲甜美的笑意。她是開心的,這是夏雷第一次帶她出來干「壞事」。她的心中既好奇又興奮,同時卻又一點不擔心什麼。在夏雷的身邊,她覺得她是這個世界上最安全的女人。

半個多小時之後,計程車在一家酒店門前停了下來。夏雷付了車資,與是申屠天音下了車。

一輛機車忽然從街道中間橫行過來,然後一個急停停在了夏雷和申屠天音的面前,機車的前輪距離夏雷的褲子僅有幾厘米的距離了。

機車上的騎手從機車上跳下來,摘下了頭盔,卻是一張比大多數女人還精緻漂亮的臉蛋,可他又有明顯的喉結,是一個地地道道的男人。

這個機車騎手是秦香。

秦香將背上的背包取下來,扔給了夏雷,一邊給申屠天音打招呼,「嫂子,晚上好。」

「你好,秦香。」申屠天音對夏雷身邊的幾個重要人物早就認熟了。

秦香又甩了夏雷一個白眼,「你也真是的,這樣的事情你把嫂子帶來幹什麼?」

夏雷說道:「我帶她出來散散心,再說了,不過是一個普通人,沒什麼危險。」頓了一下,他又說道:「對了,目標出現沒有。」

「剛進去。」秦香說,一臉的壞笑。

「你在外面看著,我和天音進去了。」 名門新妻 夏雷帶著申屠天音往酒店大堂走去。

秦香目送夏雷和申屠天音走進酒店,半響才冒出一句話來,「本來是該我扮演的角色,現在變成申屠天音的了。他這是要培養申屠天音,成夫妻搭檔嗎?那可是身家千億的富婆啊,合適嗎?」

這樣的話,申屠天音根本就聽不見。

幾分鐘后,夏雷和申屠天音乘坐電梯上了八樓。他從背包里拿出了一張房卡,打開了一個房間的房門。

這個房間是一早就定下的了,房間里的床頭柜上放著一隻筆記本電腦。

夏雷揭開了顯示器,喚醒筆記本電腦,顯示器上頓時顯現出了另一個房間的影像。

看見顯示器上的影像,申屠天音的玉靨頓時羞紅了,跟著背轉過了身去,不看了。

顯示器里,一個渾身肥肉的重量男子正壓著一個年輕的女人,做著那種羞人的事情。

這個男人就是夏雷的目標,漢武兵器公司技術部的主管槍支測試的人員鄭旭,他在漢武兵器公司的職務是一個主任。

那個女人很漂亮,身材惹火,很會討男人歡心。她叫張瑩瑩,是秦香找來的。

一個星期前,張瑩瑩偶遇鄭旭,一個乾柴,一個烈火,認識的第一天就在這家酒店開了飯。當然,這個房間也是張瑩瑩一早就開好了的。在夏雷的這盤棋里,她的工作很簡單,那就是勾引鄭旭,陪鄭旭上床,然後拍成電影。

「你……」申屠天音背對著筆記本,卻用驚訝的眼神看著夏雷,「你在一個星期前就計劃好了這一切?」

夏雷說道:「不是一個星期前,是兩個星期前。」

兩個星期前,也就是夏雷發現漢武兵器公司和神州工業集團在雷馬軍工廠里收買了商業間諜之後的時間。他要反擊,他就需要一個完整的計劃。在阿聯酋註冊公司,以男色和金錢誘惑葉小齊,同時用美人計算計漢武兵器公司的主管槍支測試的鄭旭。不僅是這些,還有之後會出現的一些情況,他都有演算,都有對策。這是一個龐大而複雜的計劃,而以他現在的大腦,他要制定這樣一個計劃,那也就等於寫一篇文章的難度,不在話下。

申屠天音愣了半響,忽然抿嘴笑了一下,「你太聰明了,要是我們的孩子有你這麼聰明就好了。」

「那這麼可能?」夏雷說。

「啊?」申屠天音翹起了嘴,「你什麼意思啊?」

夏雷笑著說道:「我這麼聰明,你也這麼聰明,我們的孩子當然會比我們兩個都聰明。」

申屠天音也笑了,如果不是夏雷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她真想現在就與他打造那個比她和夏雷還聰明的孩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