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Perfect評價共70次,獎勵言靈值70X3=210點。

Excellent評價共50次,獎勵言靈值50X2=100點。

Good評價共80次,獎勵言靈值80X1=80點。

最高連擊數(HitCombo)20次,額外獎勵言靈值20點。

【逮蝦戶】評價額外獎勵言靈值50點。」

「本次任務合計獎勵言靈值1510點。」

「新動作解鎖:【信仰之躍】。」

「新動作解鎖:【拔刀流·櫻花散】。」

「新道具掉落:【科技晶元組D-動力骨骼】」

「【第三里程碑】進度更新,目前進度為90%。」 周五放學后,陸凡去公司庫房找優子。

他很擔心優子的身體狀況,而且對下一步如何行動,也需要找優子商量一下。

進門的時候,他看到萬事屋的大家正在熱火朝天地幹活。

陶雪然皺著眉,拿著手機講著話,聽她的講話內容,似乎正在和供貨方進行交涉。

徐圓圓坐在電腦前上畫著產品的新宣傳圖,她把頭髮撩到耳後,小鼻子不停地動著,看起來相當認真。

陳光耀則一邊舔著舌頭,一邊給小萱拍攝最新的宣傳照片。

趙克金坐在藤椅上,膝蓋上放著筆記本電腦,調試著網頁代碼,旁邊小桌上的枸杞泡茶,冒出絲絲的熱氣。

一台之前陸凡見過的圓桶形機器工人,正在從後方的走廊進入庫房,然後把一個個紙箱放到牆角堆好。

這些紙箱上印著萬事科技公司的主打產品——兩用震動牙刷的圖案。

一箱箱剛出爐的牙刷,源源不斷地從後方的生產線送過來,那些生產線上,其餘的九名機器工人正在熱火朝天地進行著牙刷生產。

楚雄頭上纏著頭巾,汗流浹背地把各種紙箱子朝外搬。

在庫房門口,則停滿了各家供貨商的大卡車,牙刷正是通過這些卡車,運往東海市的各處進行銷售。

看到這番景象,陸凡回憶起來,最近兩用震動牙刷在東海市的銷量持續走高,所以萬事公司的生產和銷售業務也愈加繁忙。

沒想到當初優子鬧著玩搞出來的東西,還真就這麼快在市場上火爆起來了。

更關鍵的是,這些事現在完全不用他操心了,他心裡美滋滋的。

這就是當老闆的好處,只要資本到位,人員到位,安靜地做個甩手掌柜,躺著賺錢就好了。

要說萬事屋這群人當中,和他一樣不忙碌的,就只有伊利亞了。

此時她正百無聊賴地拎著根球棒四處閑逛,看樣子這是在擔任保安。

陸凡無奈:本來給她安排招財貓這崗位,就是怕她一個萌妹子去做保安有點太違和,沒想到她最後還是走上了這條路。

「欸,最近怎麼樣,身體好些了嗎?」陸凡上去找伊利亞搭話,他問的自然是之前遇襲時情況。

「明明有系統頻道可以說話的,為什麼要親自過來找我?」

看到陸凡接近,伊利亞的小臉莫名其妙地紅了一下。

「這樣不是顯得我這個客戶端,比較關心伺服器大人嘛。」

陸凡心裡吐槽,這姑娘之前總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樣子,最近是怎麼回事,自從那天晚上陸凡背著她回家之後,她總是愈發要躲著陸凡?

伊利亞用紅眸面無表情地掃視了周圍一圈,毛茸茸的耳朵抖了抖,她順手提了提自己腿上的貓頭白絲襪,嘴唇囁嚅道:「讓別人看見了,影響多不好……」

「嘶——」陸凡倒退了好幾步。不對,伊利亞最近的畫風絕對不對!

「你最近……八點檔的家庭倫理言情劇看多了嗎?」陸凡試探地問。

老實說,這系統管理員的社會閱歷,不一定比自己強,如果真是受到什麼言情劇的影響,導致思考迴路錯亂,那可就不妙了。

伊利亞聽了之後,肩膀微微顫抖著,彷彿是即將爆發的火山。

「無路賽!!!(啰嗦)」

她嬌喝一聲,紅著臉掄起拳頭,錘到陸凡的肚子上。

「啊……哦……嗷……」

如果此時把畫面放慢,就可以清楚地看到,陸凡先是像回形針一樣彎曲身體,然後面部扭曲,最後身體開始像陀螺一樣打著轉朝後翻滾。

離婚後,別愛我 啪嘰!

被伊利亞揍飛五米多遠的陸凡,身體呈「大」字拍在了牆上。

得虧是他身懷異能,要是換做其他的人,恐怕這下起碼得打出全身粉碎性骨折。

陸凡摸著酸疼的身體爬起來,忌憚地看向伊利亞。

乖乖,這妹子最近還是少惹她為妙,誰知道到底是發了什麼神經?

「呵呵,算了,現在是第三里程碑的通關階段,先干正事要緊!等我回頭有空了再慢慢好好『研究』你!」

陸凡一陣苦笑,轉身推開了優子辦公室的門。

房間里的優子,正坐在電腦前緊張忙碌著,並沒有發現推開門進來的陸凡。

她面前閃爍著熒光的電腦屏幕上,是一張複雜的機械骨骼圖紙。

陸凡看了眼圖紙,他能認出來,這並不是霹靂火號的圖紙,而是那台被稱為「新世紀歌姬戰士」的巨大機甲。

優子聚精會神地盯著屏幕,雙手啪嗒啪嗒地快速敲擊鍵盤。

她腦袋上正戴著一款耳塞,那是鐵三角EVA限定版耳塞HQ-30。

在耳塞連接線的盡頭,是她用來聽歌的設備——淀真嗣同款隨身聽SONYDATwalkmanWMD-DT1。

陸凡記得,在EVA動畫里,淀真嗣就是不斷地傾聽著這台隨身聽。所以這台索尼大法的老wlakman也成了很多動畫迷夢寐以求的聖物。

看來是個極致的EVA動畫廚沒跑了。

直到陸凡走到優子面前站定,對方才注意到他的存在。

一看到陸凡,優子頓時就像連珠炮一樣,打開了話匣子:「你這傢伙,到底是怎麼使用車的啊,你看看你第一次用霹靂火號,就把我的傑作折騰成什麼樣子了?」

陸凡無言,優子這次批評的確實有理由。

前幾天打敗孟剛的那個晚上,他在城市裡七拐八拐之後,終於在能源徹底耗盡的那一刻把車開回了公司庫房。

隨後,優子就組織工廠里的那些機器工人對車輛進行檢修,沒想到這次戰鬥的強度太大,機甲經過多次檢修,現在卻還處在大修狀態。」

「抱歉,回頭我請你吃壽司做賠禮。」陸凡趕緊雙手合十朝對方舉起來。

誤惹狐狸總裁 「哎。」優子無奈笑道,「拜託你下次開車的時候穩一點好么,這強度再高的車也扛不住你這麼折騰啊,我們又不是開藤原豆腐店的。」

「明白了。」陸凡繼續認慫。外面還有個貓娘正在氣頭上呢,這要是不小心同時得罪兩位美少女,那這幾天可真就夠他喝一壺的了。

優子一番碎碎念之後,再次愁眉不展地坐回了椅子,彷彿有什麼心事。

陸凡心裡有點擔心,再聯想到最近優子身上的毒藥發作愈發猛烈,便抓緊問道:怎麼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優子搖搖頭,在猶豫是否要和陸凡說。

掙扎一會兒,她還是開口了:

「前不久,一個很久未聯繫的長輩給我打電話。這個長輩我小時候見過,他是父親以前在大學教書時認識的同事,我的聯繫方式也是他通過多方打聽好不容易得到的。」

「哦?」陸凡坐到了角落的沙發上,「有什麼異常么?」

優子點點頭,依舊是愁眉不展:

「他一開口,就問我,和我爸爸相處得怎麼樣?我當時就很懵,我和爸爸很長時間沒有聯繫了,他怎麼會忽然這麼說。

後來他才和我說明,就在前不久,爸爸已經坐飛機從米利堅來到東海市了。

原本按照計劃,爸爸下飛機之後要先去和這位長輩會和,因為他們馬上就要一塊參加四葉草中心舉辦的科學博覽會。

限量萌寶,了解一下 但是下飛機那天,爸爸卻忽然發簡訊告訴他,自己要去鈴木亮那裡,因為……」

優子臉上的陰鬱之色愈加濃烈,「因為爸爸和他說,要和我見面……而且還說,是鈴木亮安排的……」

聽到她說到這裡,陸凡大體明白怎麼回事了——

優子的父親佐倉正雄博士很可能被鈴木亮誆騙了,騙人的借口自然就是優子。

佐倉正雄只知道鈴木亮曾經協助優子逃離實驗室,所以有充足的理由誤判優子和鈴木亮的關係,從而輕信鈴木亮的話。

也就是說,現在最糟糕的結果,就是鈴木亮很可能已經控制佐倉正雄的人身自由了。

看到優子慌亂和擔憂的神情,陸凡安慰道:

「你先放寬心,佐倉正雄博士身負核心技術,對鐵龍科技有利用價值,而且又是可以拿來和歌姬公司做交易的籌碼,鈴木亮暫時不會傷他分毫的。」

優子點點頭,然後重重鬆了口氣。

她又說道:「還有另一件事,就是魅魔……我在鈴木亮實驗室工作的時候,曾經見過這台機甲的設計圖。

他既從我這裡套走了存儲【真實之淚】的密碼,又軟禁了父親,我擔心,他現在已經有能力做出成品了。」

優子的擔心,陸凡很理解。

如果事情真要發展到這一步,那能阻止這台魅魔的,也只有後山廢棄軍火庫里躺著的那台歌姬戰士了。

想到這裡,他從背包里,將【科技晶元組D-動力骨骼】掏出來,交給了優子。

「有了這個,應該能對你有所幫助吧?。」

「啊?」優子的眼神忽然明亮起來,「太好了!有了這個晶元,最後的一道技術難關就可以攻克了!」

優子像個孩子一樣搶過晶元,在手裡把玩著。

她調侃道:「怎麼,你之前總是口口聲聲擔心歌姬戰士開出去會搞事,現在這麼爽快就把最後一枚晶元組給我了?」

陸凡看向窗外的校園夜色,悠悠開口道:「因為我現在慢慢能理解你對真實之淚的執念了。」

此時,他腦海中浮現出,在和杠上開花對戰那晚上的各種畫面:

不斷粗魯推搡、踩著別人的身體逃命的乘客們,以及與之相對比的小蘿莉那清澈的眼神……

「老實說,孟剛和四大金剛的做法,雖然是不可原諒的,但是他們的動機,我多少能察覺到。

這個世界,確實已經脫離了原來的軌道,但是……」

陸凡腦海中浮現出,抱著蘿莉逃向車外的時候,蘿莉對自己那崇拜的眼神。

「正因為如此,才不能自我放棄墮入黑暗,因為還有很多未來的希望種子在萌芽,還有很多人在崇拜並學習真正的英雄……

不能讓這些新世界的種子,在萌芽時只看到這世界黑暗的一面,這大概就是真實之淚存在的意義吧……」 鐵龍科技公司,地下實驗工廠。

雖然此時已入夜,但這裡仍然燈火通明,不少工作人員在車間里忙碌著,電焊的火光和金屬的敲打聲此起彼伏。

砰地一聲,薛鐵龍氣勢洶洶地推開了鈴木亮辦公室的門。

他開門之後,發現輝夜也在這間辦公室里,這倆人正一塊站在玻璃幕牆旁,俯瞰著地下車間里的魅魔骨架。

「正好,你倆都在這了。和我說說,誰給孟剛下的命令,讓他去劫軌道電車?」

薛鐵龍面色鐵青,橫眉怒視,很顯然,這次他是真的生氣了。

「嚯?總經理這麼快就知道了?」輝夜揚著眉毛笑道。

「閉嘴吧,現在已經鬧得滿城風雨了,你們自己看!」薛鐵龍額頭上青筋暴跳,但還是耐著性子打開了辦公室里的電視機。

此時,東海市新聞頻道正在播放夜間新聞。

新聞畫面中,大量的警車和救援車輛圍住了紅瀾江的兩岸,夜間的江面被救援隊的大功率探照燈照得宛如白晝。

一隻機械吊臂,正在把沾滿水草的大杠精號從河裡撈出來。

在機械吊臂把機甲丟回河岸的同時,手持武器的特戰隊員們迅速包圍上去,他們用工具切開艙門,把奄奄一息的孟剛從裡面拖出來……

此時,響起了主持人的聲音:

「各位現在看到的就是我們從現場傳回來的畫面。

經過多日的聲吶定位和潛水打撈,我們終於將不久前軌道電車劫持案的罪魁禍首捉拿歸案。

另外,針對這台造型怪異的不明駕駛物,官府也將會組織各部門的專家連夜展開調查論證,希望能夠有所收穫。

據悉,因為特搜課的介入,坊間近日多有傳聞,說此事也許和外星人有關。

特搜課的課長雷霆,今日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該事件仍處在調查階段,對此事不予置評……」

啪嗒一聲,薛鐵龍摁下了遙控器上的紅色按鈕,關掉了電視機。

「誰來和我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他的怒氣似乎隨時都要溢出來。

這時候,鈴木亮站起來道:

「薛經理不必過於擔心,四大金剛在出擊之前,我司的科學家已經朝他們身體里注射了神經毒劑,這種毒藥會在24小時后發作,藥劑會破壞他們大腦中的海馬體,干擾他們的記憶功能。

這樣無論在面對任何審訊的時候,這些幹員都不會暴露鐵龍科技公司的情報。

而且,大杠精號機甲附帶自毀功能,從新聞畫面中的情況來看,這條功能已經觸發。

機體內部的各種晶元和存儲設備已經全部進行了物理銷毀,無論那些專家們再怎麼查,也查不到什麼的。」

鈴木亮自豪地侃侃而談,試圖打消薛鐵龍的疑慮。

「不!我想說的重點不是這個!」薛鐵龍怒喝一聲,打斷了對方的解說。

作為公司的總經理,鈴木亮說的那些設定,他自然一清二楚,但問題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