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誰在外面喧嘩哭鬧?成何體統!」周慶武怒道:「帶進來!」

守在門口的兩名侍衛得了令,一拱手立刻下去帶人了。

不多時,兩個侍衛押著陸輕紫走進了大殿,來到了周慶武的面前。

周慶武看著陸輕紫一臉淚水,皺著眉頭問道:「誰許你在宮門外這樣放肆!」

陸輕紫聽聞周慶武對她問話,立刻噗咚一聲跪在地上,向周慶武哭道:「皇上,臣女也是無法,皇後娘娘要將臣女嫁給甄家的三少爺,要用臣女給甄三少爺去一場冥婚,還請皇上開恩,臣女寧死不從!」

周慶武不禁怒道:「豈有此理!」

甄家的三少爺早就病入膏肓,不過就是這幾天的事了,這是眾所眾知的。

沒想到甄蓮花竟然如此心狠手辣,把陸輕紫要許配給甄家三少爺。

朝中大臣在下面竊竊私語,其中一名走上前數道:「陸小姐在齊國曾出力不少,一張容貌也已毀成今日這般這樣,皇後娘娘卻要將有功之臣許配給一將死之人,實在有失德行!」

另一名大臣也不由說道:「是啊!皇上,若傳出去,皇家顏面何存?」

「皇上,陸小姐受盡委屈,還請皇上好好安撫才是。」

大臣紛紛進言,一瞬間全部站在了陸輕紫這一邊,周慶武對甄蓮花早有不滿,此刻經過陸輕紫一鬧,心頭火氣,登時宣佈道:「今日起,廢除甄氏之位!甄氏聖旨作廢!」

朝堂之中登時一片呼聲:「皇上聖明!」

陸輕紫跪地謝恩:「謝皇上為臣女做主!」

周慶武起身離開,太監宣唱道:「退朝!」

甄蓮花接到廢后的聖旨的時候,一張嬌嫩的面容瞬間失去了所有血色。

「怎麼會這樣?」甄蓮花接過聖旨,不敢相信似的看著面前的傳旨太監,她做皇后還補足一月,便成了廢后!

「娘娘,老奴有句話本不該說,但是您將陸家小姐一名功臣嫁給一個將死之人,實在引了滿朝人的震怒,皇上就算想保您,也是不能了,您自求多福吧!」

說著話,太監帶著人走了。

甄蓮花恍惚的被侍女扶進了屋裡,失神的看著手中的聖旨,雙眼慢慢沒了神采!

過了幾日,周慶武正在拿著一本書卷看著,一名太監突然過來稟報:「皇上,剛剛那邊傳來了消息,甄娘娘,有孕了。」

周慶武不由一喜,問道:「真的?」

那太監點了點頭,周慶武卻沒有立刻去看甄蓮花,只是卻沒有說要恢復她的后位,只賞賜了東西,讓人好好照顧著。

甄蓮花在殿里,看著一波波的太監送來的賞賜,嘴角揚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第二日上朝,陸輕紫聽從周慶武的傳召,也來到了大殿之上。

她跪在大殿之上,向周慶武行了個大禮道:「臣女叩見皇上。」

周慶武看著她說道:「起來吧!之前讓你受了委屈,你有什麼心愿,便直接說出來就是,朕會讓你去辦!」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游戲 陸輕紫站起了身,輕聲說道:「臣女所求不多,只想求皇上收回以前的陸府,好給臣女做一處修身養佛之地。」

周慶武有些疑惑的看著陸輕紫:「僅是如此?」

陸輕紫點點頭:「臣女只此一個心愿,還望皇上能成全臣女。」

「好,朕便答應你就是。」周慶武不由感嘆,這樣好的機會,陸輕紫竟然沒有心動。「你退下吧!」

陸輕紫再次叩首道:「謝皇上,臣女告退!」

陸輕紫下去以後,殿上大臣更是對甄蓮花不滿。

紛紛上前進言,「皇上,甄氏沒有容人之量,如今就算懷有龍子,有這樣的母親,怕也只會教壞了皇嗣!」

「是啊!皇上,還請皇上另選新后才是。」

「將把陸家小姐逼到這番地步,如何能夠母儀天下,臣也認為,應該另選新后。」

周慶武聽著眾人的一言一語,心裡對甄蓮花唯一的一點喜歡也徹底消失了。

「朕有意扶持若妃為後,眾位愛卿覺得如何?」

眾人相互看了看,最終一名言官上前道:「皇上,不可,若妃母家並非黎國之人,還請皇上另選他人才是。」

「臣附議!」

「臣附議!」

「臣附議!」

一時間,朝堂之上立刻應和聲一片。

周慶武一時有些煩躁,卻也只能說道:「此事從長計議,退朝吧!」

下了朝,周慶武沒有去看甄蓮花,而是直接去了嫻妃的宮裡。

「皇上駕到!」

隨著一聲太監宣唱,周慶武緩步走進了殿中。

嫻妃行了禮,說道:「皇上怎麼這會兒過來了?可用了早膳沒有?」

周慶武擺擺手,說道:「朕有件事要同你商量。」

婚路太深,顧先生放開我 嫻妃疑惑的看著周慶武說道:「皇上請說。」

「朕有意扶持若妃為後,這事你怎麼看?」周慶武坐在椅子上看著嫻妃問道。

嫻妃一時驚愣在原地,「皇上,這事不妥!」

周慶武微微皺眉:「你怎麼也這樣說?」

「若妃母家並不是黎國人,若是立了若妃為後,若是若妃生下皇子,咱們黎國的江山豈不是要拱手送了他人?」

嫻妃看著面前的周慶武說道,「臣妾覺得此事萬萬不可!」

「你說的話,倒跟那些大臣說的一樣。」

周慶武這一句話說的淡淡的,嫻妃卻知道周慶武已經動怒,此刻雙膝一軟跪在了周慶武的腳前,苦苦哀求道:「皇上,立若妃為後,此事不可為,臣妾懇請皇上,三思啊!」

說著話,嫻妃已經落下淚來。

周慶武看著自己腳下跪著的嫻妃,一臉急切之養,不由俯身扶起了她,說道:「愛妃的心意朕知道了,朕會好好思量的。」 周慶武走了以後,宮裡很快傳出去了消息,甄蓮花被囚禁在乾清宮中,沒有周慶武的旨意,不得踏出一步。

嫻妃傳了旨意給陸輕紫進宮,陸輕紫到了嫻妃的宮裡的時候,嫻妃已經更衣完畢。

「不必多禮。」嫻妃攔住了要行禮的陸輕紫,「今日宣你入宮,是想讓陪本宮去看看甄氏。」

陸輕紫心中疑慮,在府上她也已經知道甄蓮花被困在乾清宮一事,只是為什麼嫻妃要帶著自己去見甄蓮花?

此刻聽了嫻妃的話,陸輕紫也只能應了一聲,跟著嫻妃一路往乾清宮走去。

守在門外的小太監看見嫻妃帶人來了,臉上立刻堆出了笑臉,畢竟現在嫻妃現在可是執掌著鳳印的人。

「奴才見過嫻妃娘娘。」

嫻妃點點頭:「起來吧!把門打開。」

「是,嫻妃娘娘。」

太監打開了乾清宮的宮門,嫻妃帶著陸輕紫緩步走了進去。

有宮女引著到了裡間,嫻妃跟陸輕紫才看見了坐在圓凳上的甄蓮花。

「你們來做什麼?」甄蓮花語氣冷冷的,眼神中帶著不屑。

「自然是來看望您了。」嫻妃嘴角卻帶著笑意,並沒有因為甄蓮花的語氣而有什麼改變。

甄蓮花好不客氣,到了今天這個地步,她連偽善都不願意裝了,「本宮不需要你們看,給本宮出去。」

嫻妃臉上笑容更深,她看著甄蓮花道:「沒想到,到了今日,你還在擺皇后的威風?」

甄蓮花冷笑一聲,「你以為你奪了我的鳳印,你就能當上皇后了是么?」

「您這話說的可有趣了,本宮可從未有過這個想法。」嫻妃根本不接甄蓮花的話,只道:「這是皇上給臣妾的,您是在質疑皇上的決定么?」

甄蓮花何時被人這樣諷刺過,奈何此刻她卻連乾清宮都出不去。

「你!」

甄蓮花怒從心頭起,一瞬間從圓凳上站起,可是頭卻突然一陣暈眩,然後倒在了地上。

「娘娘,娘娘您怎麼了!」守在一旁的侍女連忙去叫了御醫,嫻妃不由心驚往後退了一步。

御醫匆匆而來,跟著一起趕到的還有周慶武。

周慶武看著已經被抬到了床上的的甄蓮花,問御醫道:「她可有大礙?」

御醫搖搖頭,嘆了口氣說道:「不太好,急怒交加,動了胎氣了。」

周慶武冷冷瞥了一眼嫻妃,「怎麼回事?」

正在這個時候,甄蓮花已經幽幽轉醒。

見到周慶武坐在自己床邊,眼裡立刻積蓄出了眼淚,「陛下!嫻妃要害臣妾的孩子。求陛下救救臣妾!」

說著話,甄蓮花已經落下淚來了。

嫻妃臉色一變,「你胡說!」

周慶武看了一眼嫻妃,「來人,將嫻妃押進獄里!」

嫻妃一瞬間臉色變的蒼白,連辯解都忘了,直到兩個侍衛上來,才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

「皇上,臣妾冤枉!」

周慶武卻連回頭都沒有,只看了一眼一直靜靜站在一旁的陸輕紫道:「你回去吧!」

「是,臣女告退。」

冷醫皇妃:皇叔請賜教 陸輕紫面色平靜的退出了乾清宮,手心裡已經出了一層細細的汗珠。

回到府上以後,陸輕紫猶豫了半晌,終於給溫燁去了一封信去。

只是一連數日,都沒有接到溫燁的回信,陸輕紫不由有些著急。

直到這一日,陸輕紫的打探終於得到了回應。

北方傳來了消息,在鎮壓北方流民的時候,溫燁竟然失蹤了。

陸輕紫聽到這個消息耳朵時候,一時間差點暈厥過去,好不容易穩住心神,便立刻喚來了侍從說道:「快去準備馬車!我要進宮!」

侍從見陸輕紫著急,連忙應了一聲,快步跑了出去套馬車了。

陸輕紫不顧陸家人的勸阻,到底還是隻身到了皇宮。

守在殿外的太監進到了殿里通報,「陛下,陸家小姐來了,正在殿外候著呢!」

周慶武放下了手中的筆,想了想道:「宣她進來。」

小太監得了令,出了殿對陸輕紫說道:「陸小姐,陛下宣你進去了。」

陸輕紫邁步進了殿里,「臣女見過皇上。」

周慶武面上浮現出一絲悲痛之意道:「陸小姐今日來求見朕,可是為了溫燁而來?」

「是,請陛下恩准臣女去找溫燁。」

周慶武臉上悲痛之色更重,他看著陸輕紫說道:「溫燁失蹤,朕也十分心痛,只是你一介女子,那北方流民眾多,溫燁尚且不能壓制,你如何去得?」

陸輕紫雙膝一彎,立刻跪在了大殿之上,看著坐在龍椅上的周慶武緩緩說道:「陛下,臣女願意一試,只求陛下恩准臣女這一心愿。」

周慶武欲言又止,看了一眼身邊伺候的小太監,輕聲說了一句話,太監連聲應下,然後立刻去辦了。

不多時,小太監拿著什麼東西回來了。

周慶武看著小太監道:「去,拿去給陸家小姐看看!」

小太監得了令,捧著托盤向陸輕紫走去了。

到了陸輕紫面前,陸輕紫看了一眼上面的東西,不由心中震顫。

托盤上分明是溫燁的衣襟,只是下面沾滿了鮮血。

看著陸輕紫失神的樣子,周慶武悲傷說道:「這是暗衛找到的,如今怕是溫將軍已經凶多吉少,朕自然更不能讓你一個女兒家去冒這個險了。」

「求陛下開恩,讓臣女前去尋找溫燁。」

半晌,陸輕紫跪在地上一拜,聲音雖然微微顫抖,但是卻帶著不容改變的堅定。

周慶武眼中寒光一現,最終嘴角卻也只是微微勾起,看著地上的陸輕紫緩緩說道:「既然你執意前去,那朕便允了!」

陸輕紫大喜過望,「臣女謝過皇上恩典。」

周慶武點點頭,「朕也希望能早日找到溫燁,你下去吧!」

「臣女告退。」

陸輕紫又是一拜,緩緩從地上起了身,然後出宮去了。

在殿門觀賞的那一刻,周慶武拿起了桌上的毛筆,一瞬間,筆桿應聲而斷。

旁邊的小太監立刻屏息凝視,這次陛下是已經動了怒了。

這個陸家小姐,此次一去,看來是凶多吉少了。 因為溫燁的突然失蹤,周慶武派了錢柏涵代替了溫燁的將軍職位。

陸輕紫從皇宮出來以後,心裡開始盤算著去北方的計劃。

回到家中也便開始立刻收拾行李,她要去找溫燁,只帶了些銀子跟要用的一些東西,便決定去往北方。

周慶武並沒有派人幫著尋找,這在陸輕紫意料之內,周慶武怕是巴不得溫燁不要回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