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人進去后,費亦行就聽見門後傳來交談聲。

「紀董,好久不見了。」

先是比了一個請的手勢讓鄭袁傑坐,「我現在已經不做董事長了。」

說話的鄭袁傑餘光看了眼比之前胖了許多的梁淺,像是看出了什麼。

「鄭叔。」梁淺完全沒想到會和鄭袁傑碰上面,一時間,坐在那裡眼神有些緊張。

看到梁淺對他的出現有些害怕時,身體不自覺往紀澤深那邊偏,又坐在紀澤深旁邊,鄭袁傑也猜到,梁淺沒有露面這段日子是怎麼回事。

鄭袁傑只是點了點頭,沒有提及某些事情,問了句,「這些餐點,味道怎麼樣,還合適?」

「那麼多年了,還是這個味,沒變。」

「之前那位師傅因為一些事情辭職走了好幾年了,這不,今天,聽說他家裡那棟老房子被一個開發商瞧中了,給他們補了不少錢,他們拿著錢回市裡買了房子,說是捨不得這裡,又回這裡工作了,說起來,都是緣份,今天你一回來這裡,他也回來了。」

「看來,我運氣不錯。」紀澤深笑著說道。

鄭袁傑看了眼周圍,見木兮旁邊的位置空著,紀澌鈞不在。

木兮解釋一句,「澌鈞他,去洗手間了,很快就會來。」

「哦。」本想帶著星河過來打聲招呼,以表謝意,既然人不在,那他還是等有機會再親自跟紀澌鈞道謝,「那我先回去了。」

擔心的梁淺立刻起身走向鄭袁傑。

「鄭叔……」過去的梁淺跟著鄭袁傑往門口走了兩步,快到包房門時,壓低聲音說道,「拜託你別告訴我家裡,我的事情。」

重生之帶着空間養包子 「今天這裡的事情,也不該說出去。」紀澌鈞能把人帶到他這裡來,那證明是信任他,雖說他跟梁平交情深,可紀澌鈞更是在緊要關頭對他雪中送炭,知恩圖報,這個道理,他不會不懂,就算沒有梁淺這話,他也不會對外透露半個字。

在梁淺送人出門時,對面的紀澤深問了句,「小兮,你在看什麼看的那麼入神?」

單手托著腮幫子的木兮,說話時遞了眼跟在鄭袁傑後頭進來就沒說過一句話的鄭星河,「深哥,你有沒有覺得,鄭老先生的孫子,長得特別眼熟,像一個人。」

聽到木兮這麼說,李泓霖也看了過去,可他並未看出來,鄭星河長得像誰。

離木兮最近的江別辭也倒吸了一口氣,「還真別說,我也覺得像。」

同樣找到共同點的兩人對視一眼點頭。

「像誰?」沒認出來的紀澤深問了句。

「像鈞子的老師。」

沒反應過來他們關係的木兮也跟著說了句,「我覺得他長得像湯嘿嘿她麻麻。」

江別辭補充一句,「湯嘿嘿她麻麻就是鈞子老師的女兒,你說的不就是同一個姓嘛!」

走在後頭聽到有人議論自己長相的鄭星河回頭看了眼議論自己的人。

出了包房門的鄭袁傑,見鄭星河還站在屋裡沒動,「星河,你還愣著在那裡幹什麼?」

「哦。」

看到人出來,費亦行趕忙收手機站好,在鄭星河路過的時候,費亦行畢恭畢敬微笑點頭。

這張臉,不管看了多少次,總讓人心底,悄然就起「敬畏」之心。

從包房出來,鄭袁傑就覺得鄭星河一路上心不在焉,老回頭看,要不就是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你怎麼了?」

「爺爺,我是你的親孫子么?」

那麼多年了,還是頭一回聽到鄭星河用如此疑惑的語氣詢問自己這個問題,走在前面的鄭袁傑,故作一臉嚴肅,轉過臉就瞪了眼鄭星河,「怎麼,你是看戲看多了,還打算為自己安個身世是不是?」

「爺爺,我沒這個意思。」他還不是聽見,有人說自己長得像誰誰誰,頭一回聽見有人這麼說,這不好奇嘛。

「你出生幾斤幾兩,身長多少,拉了哪個醫生一身屎尿,我還不知道?」

他不就是說說,爺爺怎麼就那麼激動,鄭星河笑著上前攬住鄭袁傑的肩膀,「對了爺爺,我聽說,紀總的老師,姓年,是不是那位年先生?」

「你怎麼提起這個事?」停下腳步的鄭袁傑抬頭看著鄭星河,頓時急眼了,「我說你小子,是不是死性不改,還想著搞什麼,上回搭了房子,這回你把我這條命你也給搭進去吧。」

正好有人上來叫他,生怕挨訓,鄭星河趕緊走,「爺爺,我先去忙了。」

鄭星河走遠后,急紅眼的鄭星河,步伐變得緩慢起來,想起一些事,手也不自覺背到身後去。

那麼多年了,沒想到,他一直擔心的事情,還是被星河提起來了。

哎。

一晃,就是二十幾年過來了。

該來的,總會來……

從包間出來,拿著水果去洗手間洗東西的紀澌鈞,正洗著水果時,從洗手間出來的男人,站在紀澌鈞旁邊洗手,語氣傲慢,「紀總,真是夠巧的,沒想到,能在這個地方看到你在洗東西,真是虎落平陽什麼樣的稀奇事都有的瞧。」

以前合作在他身上有利可圖的時候,對他,既照顧,又器重,自然也少不了恭和,如今隨著利益關係破裂后,見面就是落井下石,紀澌鈞沒有理會南老爺子,繼續洗著手上的東西。

取了洗手液,正搓著手的南老爺子,眼神輕蔑掃了眼紀澌鈞籃子里的東西,因為不喜歡木兮,如今對這個帶不了任何利益給他的紀澌鈞,南老爺子是嫌棄又覺得礙眼,這個紀澌鈞,真是一手好牌打到爛,「我們在那個包房,跟梁先生一道吃飯,明天,就是訂婚宴了,不知道紀總有沒有收到請柬?」

從水龍頭下拿出來草莓,紀澌鈞用力揮掉草莓上的水。

被賤了一臉水的南老爺子往後退了兩步,一臉惱怒看著紀澌鈞,「不知所謂的東西!你以為你還是當初那個紀澌鈞,股東大會一過,沈氏就入主紀氏,你以為就憑你,拿著那點股權斗得過沈東明,今時不同往日,識時務者為俊傑,我勸你低頭夾著尾巴做人,說不定看在過去的關係上,我能高價收買你手上的股權。」 葉一朵當時就把對方當成了路彥琛的秘書員工之類的。

她笑著站起來,問了一句:"你好,請問你找路總嗎?"

女人將她上下打量了一番,眸子裡帶著一種說不清楚的複雜:"請問你是誰?"

葉一朵沒想到,對方不僅沒有回答她的問題,還反問了她一句。

她想了想,笑著開口:"我是路彥琛的朋友!"

她覺得,這是最好的回答,說她是路彥琛的妹妹,她覺得,還是有點太牽強了。

畢竟,他們又沒有血緣關係。

只不過,她這樣說了,對方看著她的神色,卻更加複雜了。

她說:"你是他的朋友,我倒是不知道,路總還有這麼多女朋友!"

葉一朵愣住了,她從對方的話語中,不難聽出來,對方用一種近乎嘲諷的口氣,在跟她說話。

她的神色一下子就冷了下來,她也意識到,眼前這個女人,可能不是公司的職員。

就在她剛要說話的時候,對方下巴微微上揚,趾高氣揚的看著葉一朵:"我看你年紀輕輕,也就是個學生吧!"

葉一朵的眸子已經徹底冷了下來,她冷淡的"恩"了一聲:"我在讀大學,這跟你有關係嗎?"

女子冷笑了一聲:"現在的大學生都怎麼了,不好好學習,每天都不知道在想什麼!說說吧,你跟路彥琛什麼關係?"

葉一朵的臉色一下子就冷的嚇人:"你什麼意思?我跟路彥琛什麼關係,跟你有關係嗎?"

對方立馬笑了,她笑的很是得意,剛才的優雅知性,全然不見:"怎麼能沒關係呢?我們以前是同學,現在是男女朋友,你說有沒有關係!"

葉一朵的臉色,刷的一下子就變白了。

果然是真的,小白哥哥真的交了女朋友,而且,還是以前的同學。

葉一朵的腦子有些混亂,這是他媽媽給他介紹的嗎?

還是說,他媽媽本來就看好這個女人和路彥琛。

畢竟,這個女人剛才也說了,她是路彥琛的同學。

葉一朵的腦子亂糟糟的,她突然不知道,自己來這裡,究竟是來幹什麼。

找不痛快的嗎?還是來質問路彥琛的?

可是,她有什麼資格?

婚情綿綿 她又不是路彥琛的什麼。

葉一朵臉色蒼白的看了女子一眼,腳步有些慌亂的向著外面走去:"原來你是他女朋友,真不巧,我有點事情,我先走了!"

葉一朵說完,直接越過女子,向著電梯走去。

女子看著葉一朵的背影,冷笑了一聲,輕嗤道:"不自量力!"

看到葉一朵進了電梯,電梯合上,女子才一步一步的走到剛才葉一朵坐的沙發上,優雅的坐了下來。

葉一朵從盛世集團衝出來,打了車,就直接回了學校。

回學校的路上,她跟雲夢恬打了電話。

"小夢,我問你一件事,你前兩天跟我說,小白哥哥要去相親,那他……去了嗎?"葉一朵的聲音很苦澀。

雲夢恬這會估計在打遊戲,心情很好,也沒有聽出來葉一朵的異常。

她笑著點點頭:"去了啊,而且,我還聽說,對方是他同學呢,是不是很巧合,我還是從我小舅媽哪裡聽說的呢!對了,你問這個幹什麼?"

葉一朵眼眶已經紅了,她搖了搖頭:"沒什麼,就是突然想起我們那天晚上說的話了,隨便問問,對了,你要吃什麼,我一會給你帶!"

雲夢恬想了想:"你不是說中午不會來吃飯嗎?還要給我帶?"

葉一朵深吸了一口氣:"事情辦完了,我要回來,吃什麼,快點告訴我,我要掛電話了!"

雲夢恬以為葉一朵著急買飯,就趕緊報了菜名,葉一朵那邊已經掛了電話。

雖然雲夢恬聽出來,葉一朵的聲音有點著急和不耐煩,她也沒有在意。

畢竟,有可能是出去遇到了什麼不開心的事情。

葉一朵掛了電話,整個人靠在車上,感覺全身都沒有力氣了一樣。

她從來不知道,路彥琛有了女朋友,會給她這麼大的打擊。

如果一開始,她十三年後,見到路彥琛的時候,他就有女朋友。

葉一朵想,自己肯定不會不自量力的去想一些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她沒想到,他那麼多年沒有交女朋友,卻在現在交了女朋友。

葉一朵突然坐直了身體,他是不是看出來自己對他有什麼想法了,所以才這樣做?

想到昨天,路彥琛逗她,領養孩子可能需要父母齊全的家庭,問她要不要跟他結婚!

他當時,應該是在試探自己吧。

她應了下來,當時還挺認真的,所以,他是害怕了吧。

想到這種可能,葉一朵的臉色更加蒼白了。

她剛到學校門口,下了車,路彥琛的電話就過來了。

葉一朵看到電話,下意識的想要掛斷。

可是,想到今天是自己主動去公司招路彥琛的,她便深吸了一口氣,接通電話。

葉一朵努力調節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才開口:"喂!"

路彥琛的聲音有些著急:"朵朵,我聽任斌說,你今天來找我了?"

葉一朵點了點頭:"恩,我來找你了!"

路彥琛不解的開口:"那你怎麼走了啊,我剛剛才開完會!"

葉一朵笑了笑:"我……那個臨時有點急事,就走了,忘記跟你助理說了,不好意思啊!"

路彥琛不知道為什麼,聽著葉一朵的聲音,總覺得她有什麼事情。

他皺眉道:"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找我?"

葉一朵愣了愣,想到她這次去的兩個目的,她艱難的搖搖頭:"沒,沒什麼事情,就是順路經過,想要上去看看你,結果你在開會,我坐了一會,有點急事,就臨時走了!"

聽到葉一朵的解釋,路彥琛的心裡憋的慌。

他總覺得,葉一朵像是瞞著自己什麼事情一樣。

他擔心的問了一句:"朵朵,你真的沒事嗎?"

葉一朵點了點頭:"沒事,真的沒事,我能有什麼事情啊!"

路彥琛聽到葉一朵故作輕鬆的語氣,他以為,葉一朵真的沒事。

只不過,想到辦公室里那個女人,他下意識的開口:"你來我辦公室,沒有遇到其他人吧?"

葉一朵立馬想到剛才那個,自稱路彥琛女朋友同學的女人。

她搖了搖頭,下意識的否認:"沒有,我走的時候,你辦公室沒有人,怎麼?有人跟你說什麼了嗎?"

路彥琛聽到葉一朵的話,鬆了口氣:"沒事,沒有就好,我就是隨便問問,那個……你剛才說,遇到點急事,什麼急事,需要我幫忙嘛?"

葉一朵趕緊搖頭:"不用,不用你幫忙,不是什麼大事,就是……就是學生會的事情,有點著急而已,你去吃午飯吧,你都忙了一天了!"

葉一朵說完,自己都忍不住佩服自己說謊能力了。

學生會早就不幹了,她還用學會會來當借口,她可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路彥琛聽到葉一朵的解釋,他開口道:"沒什麼大事就好,那你也早點去吃飯吧,我先掛了!"

葉一朵"恩"了一聲,就掛了電話。

看著掛斷的手機,葉一朵說不上來,心裡是什麼滋味。

早知道路彥琛要交女朋友,她就不應該讓路彥琛收養獵風,這樣,她去看獵風的時候,最起碼不用那麼尷尬。

至於盛世集團,她想,她是再也不會去了。

她自嘲的笑了笑,轉身向著學校裡面走去。

女孩也能這樣酷 此刻,盛世集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