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我們可以聊聊嗎?」

艾濃濃抬起頭,啞然地看著眼前的女人。

竟然是陸熙兒!

艾濃濃的呼吸一滯,好半天都沒能回過神來。

「你……你想要和我聊什麼?」

陸熙兒笑了笑,看著幼兒園的方向,「那個就是你和星辰哥哥的孩子吧?」

沒想到她居然連小太陽的存在都知道了。

艾濃濃的心頭跳了一下,遲疑著點頭,「是的。」

「真是長得可愛啊!我看到他,就想起星辰哥哥小的時候應該也是長這樣。」陸熙兒笑起來的樣子很甜美,嘴角還有兩個淺淺的梨渦,和神經病人半點都不沾邊。

「艾小姐,你好像很怕我?」她歪著腦袋說。

艾濃濃搖搖頭,「不是的。」

「那就好,你不用怕我,我是不會傷害你的。」

「你到底想和我說什麼?」

「我們去那邊的咖啡店坐一會兒吧?」

說完,陸熙兒就朝著街對面的咖啡店走過去。

艾濃濃躊躇地站在原地。

「艾小姐?」陸熙兒回頭看過來,臉上的笑容很是甜美。

艾濃濃只能走了過去,「來了。」

她們走進了街對面的一家咖啡廳坐下。

「你想和我聊什麼,現在可以說了。」艾濃濃先開口。

陸熙兒的眼神有些飄渺,「我這次回來之前,調查了一些事情。我知道你和星辰哥哥結婚了,你們閃婚閃離,現在決定復婚了,你們還有了一個兒子。」

原來陸熙兒早就知道了。

那昨天見到她的時候,還裝出一副天真懵懂的樣子。

艾濃濃在心裡想著,她的病到底好了沒有?

陸熙兒笑了下,「你是不是在想我的病好了沒有。」

被人看穿了想法,艾濃濃覺得有點尷尬,試探著問道:「那你現在好了嗎?」

「我說我已經好了,你相信嗎?」陸熙兒反問道。

艾濃濃深深地打量了陸熙兒一眼。

陸熙兒的表情鎮定,俏臉上帶著甜美的微笑,舉止有禮,一派大家閨秀的作派,和神經病人真的是半點都不沾邊。

艾濃濃誠懇地說:「我希望你已經痊癒了。畢竟生命可貴,活著不僅僅為了愛情,還有親情、友情,不是為了別人,而是為了自己而活。」

聽到她這麼說,陸熙兒的表情明顯愣了下,繼而苦笑道:「原來星辰哥哥真的把什麼都告訴你了啊。」

她的眼神落在某處,看起來有些遙遠,「看來我以前還真的做了不少傻事呢……」

陸熙兒安安靜靜地坐在那裡,神情落寞,「其實我早就知道了,是因為我哥哥去求了星辰哥哥,星辰哥哥才會到英國來看我的。他是為了鼓勵我,讓我有活下去的勇氣,才會給我一個五年的承諾。」

「我哥哥好傻啊,為了求星辰哥哥給我這一個承諾,他都哭了。我哥都那麼大的人了,居然還哭鼻子,你說好笑不好笑?」

她嘴上說著好笑,眼淚卻不知不覺的流了下來。

見她哭泣,艾濃濃抽出紙巾遞給她,安慰道:「你別哭了。」

陸熙兒接過紙巾擦了眼淚。 「你不怕我啊?」陸熙兒嬌俏的臉上又恢復了甜美的笑容。

她是最危險的神經病人,都怕她做出什麼極端的事情來。

這幾年陸家死死隱瞞著她生病的消息,導致很多人都不知道陸家還有一個小姐,陸月白還有一個妹妹。

她活得就像是一個隱形人。

以前她交往的朋友,身邊的小姐妹們全都不聯繫了。

她連一個朋友都沒有,但凡知道她病情的人,都離得她遠遠的,敬而遠之。

陸熙兒覺得很孤獨,可她畢竟出生名門望族,有屬於千金小姐的驕傲。

那些小姐妹不願意搭理她,她也就不會主動去聯繫別人。

眼前的艾濃濃除了剛剛看到她的時候,眼神中流露出猶豫和擔心,現在卻絲毫不怕她了,還給她遞紙巾,安慰她。

艾濃濃先是愣了一下,下意識道:「我為什麼要怕你?」

不過是一個小姑娘罷了。

愛而不得,為了愛情就像是飛蛾撲火。

這麼可憐的小姑娘,有什麼好怕的?

陸熙兒笑了,「你是這麼多年來,除了我哥哥,唯一不怕我的人。」

她的神情有些落寞,就連父母都對她失望了,害怕她會傷害他們。

除了哥哥,沒有人願意接近她,和她說說話。

「艾小姐……我可以叫你濃濃嗎?」陸熙兒問。

艾濃濃點點頭,「可以。」

陸熙兒實在是一個讓人討厭不起來的女孩子。

她的眼底太乾淨,沒有那些複雜的東西,讓人一眼就看到底。

她只不過是愛錯了人而已,苦苦奢求一份不屬於她的感情。

只要她自己能夠想通,她完全可以活得很精彩。

陸熙兒說著:「我知道星辰哥哥當年是為了安慰我,那給了我那個五年的承諾,可是我真的好不甘心啊!

不就是仗著我喜歡他,他就拽得不得了,要不是我哥哥哭著求他,他才不會來看我呢!」

「呃……」這話艾濃濃沒法接。

「濃濃,我偷偷的告訴你哦。」陸熙兒神神秘秘的湊近,「我這次回來的主要目的就是見見你和小太陽,好讓我死心。第二個目的,就是想要整整星辰哥哥,給我自己出氣。」

「你要整孟星辰?」艾濃濃扯了扯嘴角。

這丫頭不怕死啊?

陸熙兒不滿地嘟起了嘴,嬌俏的小臉上滿滿都是躍躍欲試的表情,「我就是氣不過啊,我明明可以過得很好的,偏偏喜歡上了星辰哥哥,他對我好無情,半點面子都不給。

有一次我去他的公司等他,他不見我,還叫保安給我趕了出來,還不許我站在他公司門口,我只能站在街上等。

那天下了好大的雨,我一個人站在街上等了三個小時,我給他買的蛋糕也全都被雨淋壞了……」

說起以前的事情,陸熙兒的呼吸陡然變得急促起來,小臉蒼白,呼吸困難。

艾濃濃被嚇了一跳,「陸熙兒,你沒事吧?」

這陸熙兒該不會是發病了吧?

該怎麼辦!

陸熙兒只覺得心跳越來越快,她感覺到了一絲窒息的味道。

手指不穩,打翻了手上的咖啡杯,整個人倒了下去。

「陸熙兒!」艾濃濃被嚇到了,急忙跑到對面,把她給扶了起來。

「葯……」陸熙兒艱難地指著自己的包包。

還好她隨身帶著葯。

艾濃濃趕緊去翻她的包包,找到了一個小藥盒。

這時候,咖啡店的服務員也跑了過來,「小姐,需要幫忙嗎?」

「你幫我倒一杯白開水過來,要溫水!」艾濃濃扭頭說。

「好的。」服務員趕緊去倒水了。

艾濃濃拿著藥瓶問陸熙兒,「這個葯吃幾顆?」

陸熙兒艱難的伸出兩根手指。

「兩顆。」艾濃濃把藥丸倒了兩顆出來,就著服務員端過來的溫開水,扶著陸熙兒吞下了葯。

艾濃濃不停地拍著陸熙兒的背部,「慢慢來,別著急,你跟我深呼吸……」

在她溫柔的話語和藥物的作用下,陸熙兒的情緒漸漸的平復了下來,原本蒼白的小臉也逐漸恢復了紅潤。

艾濃濃長長的舒了口氣,「你現在好點了吧?」

「好多了。」陸熙兒虛弱的笑了笑。

艾濃濃還是不放心,「我還是送你去醫院看看吧?」

聞言,陸熙兒馬上縮進她的懷裡,就像是一隻沒有安全感的小貓咪,撒嬌道:「我不去,我不要去!我在醫院住了五年了,我真的超討厭醫院!」

看她這副小孩子的樣子,艾濃濃莫名想起了自己兒子撒嬌的樣子。

「好,不去醫院,但是你要是覺得不舒服,一定要馬上告訴我。」艾濃濃哭笑不得地說。

「濃濃,你真好!我發現我一點兒都不討厭你呢!」陸熙兒抱著她的手臂蹭了蹭,還在她的臉上波的親了一下。

艾濃濃滿頭黑線。

電光石火間,她突然想起昨天陸熙兒也是抱著孟星辰的手臂,還想要親孟星辰。

陸熙兒是不是對每個關係親近的人都這樣?

這樣想著,艾濃濃心頭一直壓著的陰雲彷彿忽然就消散了。

對於這樣的一個沒有心機,還生著病的女孩子,她真的沒法當成情敵,也討厭不起來。

或者說,她和陸熙兒的氣場很合,兩個人都無法討厭對方。

艾濃濃看了看時間,已經到幼兒園放學的時間了。

「我要去接小太陽放學了。」

「啊?你要走了啊?」陸熙兒的小臉垮了下來,眼神都黯淡了幾分。

她要去接小太陽,可又放心不下陸熙兒一個人。

猶豫了一下,艾濃濃說:「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我真的可以和你一起去?」陸熙兒立刻高興了起來。

艾濃濃點頭,「嗯,小太陽很乖的,他應該會喜歡你的。」

「好啊好啊,我們現在就去。」陸熙兒興奮地拉著艾濃濃的手。

艾濃濃搖搖頭,這就是一個沒長大的孩子啊!

自己昨天還在跟她計較什麼,真是想太多了。

同時,她心裡也有點竊喜,還好陸熙兒是這樣心思單純的人。

要是真的是個心機婊,她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應付了。

幼兒園就在街對面,兩個人一起走路過去。 幼兒園。

小朋友都排隊站好,等著家長們來接。

小太陽背著小書包,個子小小的。

放學的時候孩子很多,本應該不那麼容易看到的。

偏偏他長著一張格外漂亮的小臉,粉雕玉琢就跟個瓷娃娃似的,站在一眾可愛的孩子里也顯得格外的扎眼。

小太陽一雙明亮的大眼睛不時地張望著,期待著熟悉的那個身影出現。

艾濃濃笑著說:「那個就是我兒子。」

陸熙兒的目光落在了小太陽那張天真可愛的包子臉上。

小太陽長得很像孟星辰,所以陸熙兒看到他第一眼先是愣了愣。

看到小太陽那張神似孟星辰,卻又透著和孟星辰的冷酷完全不一樣的可愛,陸熙兒覺得自己的心都要被萌化了。

她臉上的表情先是震驚,繼而變成驚喜,身子就像是一道閃電,咻的一下就朝著小太陽沖了過去。

艾濃濃還沒回過神來,陸熙兒就衝過去了。

她嚇了一跳,趕緊也跟著跑過去,擔心陸熙兒會嚇到小太陽。

「媽咪怎麼還不來?」小太陽有些悶悶不樂的。

媽咪說好了放學來接他的,怎麼遲到了?

難道是大壞蛋不讓媽咪來嗎?

就在小太陽滿心糾結的時候,忽然一陣狂風刮來。

一個嬌俏的少女衝到了他的面前,一把就把他給抱進了懷裡,狠狠的在他可愛的小臉上親了一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