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莆雲古夏,你想幹什麼?」

站在一旁的莆雲古夏人們正打算去找總經理,說再多要一間房,沒想到歐陽楚突然與其冷冰冰的問道,他不由得有些無辜。

「什麼?我幹嘛啦?」

歐陽楚面無表情,絲毫不為他的無辜所動。

「我還不知道你嗎?你不就是有看上許醉凝的那個朋友了。」

歐陽楚畢竟認識他這麼多年了,莆雲古夏心裏面的那些小算盤他都清楚。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莆雲古夏在情場花的不行,他又怎麼可能會對一個普通的女大學生這麼上心。

肯定是心裡又往那邊想了。

「但是我得提前警告你。」

歐陽楚的神色更加冰冷。

「你想玩。去找什麼樣的女人都行,但是別碰許醉凝的朋友。」

歐陽楚又不是每天閑的,莆雲古夏情感生活亂的一團糟,他愛泡誰就泡誰,不管是女明星還是女模特,歐陽楚根本都是懶得問的。

可是如果對方是許醉凝的朋友,那他就必須多警告一句了。

他不想因為這樣的事情而讓許醉凝不開心。

「你不是吧?阿楚?!」

莆雲古夏震驚的瞪大了眼睛。

「你是真的有那麼喜歡她嗎?連她朋友都要護著了??」

歐陽楚的神色還是那樣冰冰冷冷的,他沒有回答,可是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了。

莆雲古夏真的原地震驚的快要嚇死了,畢竟歐陽楚的變化實在是太大。

但是他已經沒有時間感慨了,歐陽楚的氣場已經越來越冰冷,他這才端正了態度。

「你放心吧,我對她還真沒有多餘的心思。」

歐陽楚露出一個瞭然於胸的表情,明顯就是不信,莆雲古夏只好繼續解釋。

「真的,就算你不來警告我,我也沒有打算動她。」

歐陽楚這才有些驚愕,莆雲古夏是說到做到的人,他如果真的喜歡,他才不會說一套做一套,人家直接就大大方方的追去了。

「你不喜歡那個小姑娘?」

就算是歐陽楚都忍不住多問了一句。

「不是不喜歡…她長得很可愛,個性也很好,我是挺喜歡的。」

莆雲古夏滿臉的認真,這一下子歐陽楚是真的覺得奇怪了。

莆雲古夏只要見到的喜歡或者是有點好感,就馬上去追,至於後續的事情,他根本一點都不考慮。

「為什麼不去追…」

莆雲古夏好像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似的,但是腦海里不由自主浮現的卻是周雙卿被辜負折辱之後哭的滿臉通紅的樣子。

不僅眼睛紅腫的小兩顆小桃子,那種悲切的樣子,實在是讓人心碎的很。

莆雲古夏沒忍住,悶悶的笑了一聲。

「我不知道。」

他還是那副漫不經心的表情,桃花眼裡卻有意思自己也不曾察覺的深情。

「我只是…不想看她哭吧。」 煌已經來到楊柏的前面,太皓面具綻放一道光芒,化為穹頂,守護在軍都山的上空。此時的煌,身穿中山裝,背影稍顯疲憊。

煌自從香格里拉出來,就一直尋找一個人。煌踏遍五湖四海,好不容易在崑崙山脈當中,發現線索,結果卻聽到雲麒麟進入京城,同時失蹤的消息。

當煌知道楊柏清醒,頓時也放下心來。煌太了解楊柏了,楊柏敢重振炎黃組,肯定不像外界說的一樣廢物。

果然,雲麒麟失蹤,崑崙震怒。雲滄海又一次走出崑崙,而這一次,不光是雲滄海,崑崙隱藏不出的強者,也跟隨下山。

煌本來想趁機進入崑崙,結果剛要進去的時候,卻得到安曉消失,尤其楊柏針對張長生的消息,這可讓煌大吃一驚。

不管如何,安曉是跟龍虎山有婚約,楊柏跟安曉的事情,肯定讓龍虎山丟臉。天師府不可辱,煌當然忌憚張天師。

煌終於從崑崙退出,緊趕慢趕,終於來到軍都山。第一時間聯繫凌元山,結果卻發生這樣的事情。

楊柏擊殺真人,被張長生封印,這已經讓煌憤怒。可是當煌著急而來的時候,卻看到張凌天的法身要殺楊柏。

張凌天也深吸一口氣,煌的出現,讓張凌天覺得有點麻煩,畢竟煌坐鎮炎黃組,這是京城,而且煌的手中居然多出一道符籙,那是神女符。

煌跟薩滿還有關係,如果讓神女降臨,這件事,可就麻煩了。

「煌,你要阻本座?」張凌天想要威壓煌,哪怕煌成為元嬰期,張凌天也可以鎮壓,天師府的確不可辱。

煌慢慢回頭,狠狠瞪了楊柏一眼。就這一眼,讓暴虐的楊柏猛的愣了一下,然後老實無比,好像天生相剋一樣。

「張天師,多大的事情,讓你要殺我炎黃組副組長?」煌一個人,面對張凌天,絕世的刀氣直衝雲霄。

「禹申真人死了,我兒張長生被廢掉,你覺得多大的事情?」張凌天冷漠的看著煌,而此時煌也深吸一口氣,頭疼欲裂,這都被楊柏這個二愣子氣的。

無論是以前的煌,還是現在,煌對自己的人一向護犢子,楊柏再有錯,那也是情有可原,誰讓龍虎山霸道無比。

「事情出了,那就能夠解決,張天師,有因必有果,難道你不問嗎?」煌沉聲說著,暗中沖著楊柏擺了擺手。

楊柏摸了摸鼻子,老實的退後,煌出現了,楊柏好像放鬆下來。兩人曾經並肩作戰,楊柏極度信任煌,哪怕兩人共同面對張凌天,楊柏也有底氣。

張凌天聽到煌的話,俯視著煌,看著煌散發的威能,突然輕蔑笑了起來:「進入元嬰,你有底氣了嗎?既然如此,那就讓本座看看你到底是誰?」

張凌天也好奇太皓面具之下,這世上兩個天才之人,怎麼都在炎黃組。先有煌,後有楊柏,當初就不應該同意建立炎黃組。

「組長!」楊柏跟安曉異口同聲,可是天地當中,已經出現一道銀河,銀河落九天,籠罩在煌跟張凌天四周。

「轟隆隆!」恐怖的轟鳴傳來,銀河當中,張凌天直接出手鎮壓煌,不想讓煌有機會召喚神女。

「楊柏,怎麼辦?」安曉揪心的看著,煌在厲害,也不可能戰勝張凌天。而此時的張長生已經獃滯無比。

「放心,一個法身而已!」楊柏用靈霧籠罩兩人,當然刨除張長生。如今的張長生猶如廢人一樣,神魂被鎮壓,尤其剛才發生的事情,已經讓張長生徹底絕望。

「都是你,都是你!」張長生還是清醒過來,獃滯的面容逐漸扭曲。

「閉嘴!」楊柏一個耳光就抽了出去,張長生又一次哀嚎起來。

遠處的眾人已經徹底傻眼,看著銀河,最後到底是什麼結果,誰能夠預料。而就在這時候,銀河轟然碎裂,煌雙臂震顫,暗金色的短刀已經消失不見,一滴血融入神符當中。

張凌天背著手,天師印昊日當空,只是法身之上好像也有一處刀痕。此時的張凌天看著痕迹,望著神符,淡淡說道。

「不愧是煌,看來你已經覺醒了記憶。本座知道你是誰了,看在你的份上,本座饒了楊柏,可是修真大會之上,本座會傳遍修真界,討這個公道。」

「因果而已,修真大會會推遲吧?」煌跟張凌天好像發生某些事情,張凌天居然認出了煌,這樣的事情,更是讓眾人震驚。

「那是本座的事情,煌,你給本座記清楚了,在修真大會之前,別讓龍虎山看到楊柏,不然的話,你知道是什麼後果。」

「楊柏,把長生放下來!」張凌天冰冷的看著,這件事無法在進行下去,從煌嘴裡知道一些崑崙事情,讓張凌天已經開始戒備。

在大道面前,一切都可以談。龍虎山更加戒備崑崙,崑崙執掌牛爾這麼多年,龍虎山想要憑藉這次修真大會,問鼎修真界,張凌天當然要準備萬無一失,不能夠讓昆皇有翻身的機會。

煌背對著楊柏,沖著楊柏一揮手,趕緊說道:「楊柏,趕緊放下小天師,難道你真想殺人嗎?」

「放開我,你把我放開!」張長生又一次興奮起來,只要能夠活下去,就有翻身的希望。

「放人?」楊柏卻看向煌,剛才到底發生什麼了,煌跟張凌天都說了什麼,這件事就這麼算了?

修真大會推遲?龍虎山到底要準備什麼?不讓自己留在京城?

「還等什麼?放人!」煌終於回頭了,在回頭的時候,煌的嘴角流出鮮血,只有楊柏能夠看到,煌已經重傷了。

「你!」楊柏無法多說什麼了,慢慢鬆開張長生。安曉也看到了,震驚的捂著嘴,身上都是血污,可是朝著煌走去。

「過來吧,我們返回龍虎山!」冰冷無情,張凌天背著手,身後禹申等人的屍體,還有被廢掉的禹法,統統都消失不見,被張凌天傳送出去。

張長生艱難的走著,兩個金丹被廢掉,張長生絕世天賦,都被楊柏毀掉。這次能夠活下去,張長生一定瘋狂報復楊柏。

就在馬上來到張凌天旁邊的時候,張長生慢慢的回過頭來,狠毒的看著安曉和楊柏,故意刺激楊柏說道:「十年,她只能夠活十年,這是我送給你的禮物。希望這十年當中,我就是你的夢魘,這個女人的身上,我都碰過了。」

「什麼?」 迷海紅鯉 煌瞳孔一縮,猛的意識到什麼,這是張長生故意為之。張長生想要刺激楊柏出手,憑藉張凌天要滅殺楊柏。

「別動!」煌趕緊制止楊柏,安曉也朝著楊柏抱去。不過就在這時候,楊柏並沒有動,而是望著張長生幽幽說道:「我也給你準備一個禮物,你想看看嗎?」

「你說什麼?」故意刺激楊柏,楊柏卻沒有出手,而此時的張長生卻不知道楊柏留下什麼禮物。

背後的門戶已經打開,張凌天深深看著煌跟楊柏,最後也冷漠的掃向安曉,領著張長生走進空間門戶當中。

「啊!」就在空間門戶閉合的時候,張天生突然捲曲身軀,下面兩個東西,直接爆開,張長生被楊柏斷子絕孫,就算張長生能夠恢復身體,可剛才那種痛楚也成為張長生的夢魘。

「轟!」煌趕緊一揮手,切斷空間,直接就把張凌天等人送走。此時的煌滿頭都是汗水,無語的看著楊柏。

安曉也看到了,剛才張長生說出十年,安曉已經悲痛的低下頭來。可是當看到張長生下面爆炸開來,卻讓安曉驚訝無比。

遠處的其他人想要等待,早就被煌給轟了出去,這個天元庄就剩下他們幾個,包括昏迷的凌元山。

「你讓人家斷子絕孫,你夠可以的。」煌又一次瞪向楊柏,楊柏這個脾氣一點虧都不吃,真的以為這件事這麼簡單。

「我的禮物,過癮嗎?」楊柏卻沒有管煌,而是抱住安曉,手中的陰陽龍針趕緊點在安曉的身上。

「過癮,我,楊柏,我對不起你!」安曉還想解釋什麼,可惜只有十年,這讓安曉眼圈紅潤起來。

「我會救好你的,你的傷勢我都會復原,你的壽元,我們慢慢想辦法,一定可以的。」楊柏趕緊安慰,兩人緊緊抱在一起,根本就忘記旁邊還有煌。

煌已經抬頭望天了,煌的事務一直讓安曉處理,煌早就把安曉當成親人,看到安曉遭受這樣的欺辱,煌也滔天憤怒。如果楊柏不出手,煌也準備廢了張長生。

只是此時兩人摟在一起,忽視煌,這讓煌等了半天,完全成了電燈泡。

「你們夠了,老子還在呢?」恢復記憶的煌,沒好氣的看著楊柏,好像楊柏做任何事情,都容易激怒煌。

「你沒事吧?我幫你治一下?什麼脾氣?說翻臉就翻臉?」楊柏也尷尬的放開安曉,反正安曉救下了,而且龍虎山已經解除婚約,以後龍虎山想動安曉已經不可能。

哪怕是張長生,沒有幾十年,張長生無法恢復過來。 炎黃組總部,煌的辦公室當中,煌在長吁短嘆,眼神憂慮的看著天花板。而對面站著的楊柏卻是無所畏懼,淡定十足。

煌終於深沉說道:「你廢了張長生,這件事是不會完的。尤其禹塵等真人,他們賞善罰惡,救了許多人。這些人如果知道你斬殺了禹塵,會直接針對你。」

「不用龍虎山出手,你的麻煩也來了!」

楊柏只是摸了摸鼻子,還著急回家看安曉,安曉那一身傷勢,還需要滋補的藥品,楊柏準備帶安曉返回塘子村,憑藉那些百年藥材,慢慢的把安曉的壽元給滋補回來。

「我從來不怕麻煩,來麻煩就解決吧!」

白月湖畔的寂靜 楊柏是相當無所謂,而此時的煌看著楊柏,久久不語。楊柏能夠恢復,煌已經很安心,尤其楊柏的戰力好像變得特別什麼,元嬰期的修為,更是讓煌都搞不懂。

但楊柏做事太二愣子了,這次惹的禍太大,煌要處理也需要時間。

「煌,你從T國回來,到底去哪了?」楊柏終於想到什麼,好奇的問道。

煌看楊柏把話題轉移到這裡,終於又一次沉默了,望著楊柏的眼神發生變化,彷彿那裡有一種慈祥。

「好好照顧安曉,去吧,想去幹什麼就去幹什麼,炎黃組有我扛著!」

煌並沒有多說,只要煌不死,就替楊柏抗下一片天。楊柏只是很疑惑,這次看到煌,煌好像失去以往的霸氣,對楊柏的態度說不出來的詭異。

楊柏終於還是不放心,淡淡說道:「你到底怎麼了?恢復記憶了?良心未泯?知道以前對坑我了?」

楊柏還想說什麼,卻看到煌已經指著門口怒吼道:「出去,跟你說不了正事!」

「那我走了,我要領著安曉回塘子村!」楊柏趕緊走向門口,而此時的煌聽到塘子村又一次沉默下去,眼神又一次發生變化。

「對了,那個雲麒麟不是失蹤,被我斬殺在界域當中!」楊柏還是把消息告訴煌。

煌猛的一抬頭,雙眸那個怒,雲麒麟真的死了,這件事真的太麻煩了。煌現在已經感覺頭疼欲裂,要承受龍虎山和崑崙的兩重壓力。

「楊柏,你最好還是回神女身邊吧,那安全!」煌苦澀一笑,這禍太大了,煌都感覺無法處理,難道現在就直接面對崑崙的怒火?

「我哪也不去,我就在塘子村!」楊柏卻搖了搖頭,無論如何,楊柏想家了,只有塘子村那裡才是楊柏的家。

「滾蛋吧,別在來京城!」

楊柏就聽到煌怒吼一聲,這才是自己認識的煌,扭身離開炎黃組。

夜色降臨,一架空客飛機消失在夜空當中。楊柏跟安曉是連夜離開的,而就在兩人離開京城的時候,雲滄海來到京城。

不光雲滄海來了,不出一天的時間,龍虎山真人隕落炎黃組手中。楊柏是元嬰期,搶奪小天師未婚妻的事情已經傳遍修真界。

修真界整個就亂了,新的元嬰期出現,而且不同現在修鍊體系,楊柏並沒有元嬰。楊柏的傳承神秘無比,也不知道是如何傳出來的,反正許多人已經開始盯著楊柏。

修真界當中,一些隱藏的老怪物紛紛出關,並不是八山六道當中,才有元嬰期。一些有底蘊的宗門,一些一心追求天道,想要成仙的老一輩強者,都開始盯著楊柏,盯著楊柏如何這麼短的時間修鍊。

楊柏彷彿一個寶藏,而這些強者猶如餓狼一樣,已經貪婪無比。或者說楊柏已經成為唐僧肉,誰能夠抓住楊柏,找到楊柏的傳承,一定會得到真正的秘密,會讓金丹踏元嬰,會讓元嬰踏上合體期,甚至能夠讓合體成為更加至高的境界。

不光如此,禹申等人的死,也激怒眾多的勢力。如今華國暗流不斷,一些人已經開始聯合起來,就算無法擊殺楊柏,可是關於楊柏的一切,都在這些勢力報復範圍當中。

煌坐鎮炎黃組,掌控全局,可外面瘋傳楊柏的消息,也讓煌大吃一驚。看著手中的資料,那一個個隱藏的強者出關,有的直接降臨京城。

這些人都是無法無天的,不入紅塵,結果卻因為想要從楊柏的身上,得到神秘傳承,就開始而出。

煌也看到雲滄海了,雲滄海所帶領的崑崙強者,也終於把懷疑指向楊柏。雖然沒有證據是楊柏讓雲麒麟失蹤的,可在京城當中,能夠擊敗雲麒麟,當時除了張長生只有楊柏。

龍虎山不可能,可楊柏跟雲麒麟恩怨,雲滄海是一清二楚。雲滄海也坐鎮京城,很快崑崙一個隊伍就親自去薩滿教,甚至昆皇分身也降臨薩滿教當中。

「越來越亂,楊柏,除非我死,我一定保護好你。」煌咬緊牙關,炎黃組這個權利機構轟然出手。

各地炎黃組全面備戰,動用炎黃組的科技武器。這些炎黃組之人,開始全面封鎖消息,關於楊柏的,還有各地突然而出事件,就地解決。

煌也親自出手,隨著煌在京城挑戰這些強者,一個人擋在修真界之外,替楊柏遮風擋雨。而薩滿教神女那邊,好像也給楊柏擋下崑崙。

D市,塘子村,開春河化,那冰冷的路面之上,凍土已經開始鬆動,一些地上野草已經長了出來。

就在這河邊之上,一些人正在釣魚,手中準備爐子,正在燒烤。楊柏拿著一個魚竿,正跟老道比拼釣魚。

冷狂這個旱魃,如今已經成為了普通人,揮手之間,正在給爐子傢伙。劉飛和李凱軍等人,正在串著肉串,趙艷紅正幫著安曉好像也在準備著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