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一名名富二代全部都傻眼了。

「咕嚕!」

有人吞咽了一下口水,小聲說道:「我聽說十年前咱們中江市曾經有一個神,他的出現鎮壓了華夏所有的天才,不過後來卻失蹤了,這次不會是他回來了吧?」

「我去!哪裡有你說的那麼玄乎,王三胖,你聯繫一下把這個時段的監控調出來,我要看看他到底是什麼人,什麼速度。」

「你瑪德,你老爸不是交通局局長,你調啊!幹嘛找我?」

王三胖撇嘴不滿的抱怨道。

「嘿嘿,方便,不方便,你們調合適,現在我爸那邊兒抓的嚴呢,這要是讓他知道了,還不弄死我啊!」

「唰!」

坐在地上的一名女生蹭的一下站了起來,她的雙眸清澈如山泉,可是卻帶著一股冷冷的感覺,彷彿那眸子就是用寒冰製作而成的一般。

「不用調查了,他的速度超越我們所有人,我要跟他比一把!」

江靈兒起身,咬著銀牙,一臉冷漠的說道。

「什麼?超越我們所有人?」

「這不可能吧!靈兒,你可是在國外得過獎的啊?」

一名名大少紛紛起身,一臉不敢置信的盯著江靈兒。

其實何止他們不敢置信啊!江靈兒也同樣如此,她雖然是個女孩子,從小在長輩們的面前都很文靜,可是她的骨子裡卻有一絲野性,機車,是她最愛的玩具,而且在這上面她也的確很有天賦,從小到大同齡人根本沒有對手。

後來為了追求速度的極致她去了國外,結果仗著自己恐怖的天賦,她報名參加了摩托車越野大獎賽,一年之內轉戰歐洲各國和美國、加拿大等國,進行12場比賽24輪毫無例外,全部都拿到了冠軍。

這才心甘情願的回國,卻沒想到竟然一回來就遇到了這麼恐怖的車手,剛剛的那個轉彎,就算是她這位世界級別的冠軍,親自去操作,也不可能做的更好了,甚至她都沒有把握在車速這麼恐怖的情況下,毫髮無傷的衝過去。

「轟轟!」

一輛紅色,如同火焰一般的機車發動,江靈兒直接帶上了自己的頭盔,「我要去找他比賽!」

「哦哦,我們一起去!」

「不錯,我們一起,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這麼厲害!」

一群人一臉興奮的大笑道,隨後機車的轟鳴聲就如同發狂的野獸一般,在樹林內響起。

下一秒,一輛輛驚人的機車就像是下山猛虎一般朝著前方竄了出去,七八輛一起,場面十分的浩大。

場子內,陳強看著冷若冰霜的周雅,他的心裡卻是火熱火熱的,他終於有機會吃掉這個讓他做夢都在思念的女人了。

「周姐,請吧!不要讓我動手哦。」

陳強已經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激動了,一臉燦爛的笑道。

「怎麼?我若是不走?你難道還真敢動手不成?」周雅鳳眸緩緩看向了陳強,冷冷的問道,從始至終,周雅的臉色就一直非常的平靜,眼神兒中也帶著一絲驕傲,彷彿陳強依舊還是那個看門狗一般。

「嘿嘿,今天這個廳停止營業,每個客人補償一萬塊的籌碼,請他們去別的廳玩兒。」

陳強陰測測的冷笑了起來,為了今天,他已經什麼都顧不得了,今天,他陳強就要在這裡,在這桌子上拿下她的女神。

「是!」

荷官恭敬的說道。

很快,這裡的客人就被趕到了別的大廳,一萬塊錢的補償對於很多人來說,都是一筆十分可觀的數字。

「周姐,既然你不喜歡去我的房間,那我就在這裡稱其成齊好事了啊!」陳強雙眼放光,一臉激動的朝著周雅撲了過去。

「哈哈,陳強這女人不錯,你快點啊!我們三兄弟還有大招兒跟她切磋呢。」

「咕嚕!」周圍的小弟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以前周雅就像是天上的仙女,根本不是他們能夠多看一眼的,可現在,卻不同了,大家都有機會了啊!

「砰!」

正當眾人眼神兒瘋狂,神情激動的時候,剛剛關上的房門,此時卻突然被人踹開,這讓陳強非常的不爽,扭頭看了過去。

當看到林逸跟韓雨菲兩個小年輕的時候,陳強眉頭微微一皺,不悅的說道:「兩位,這個大廳已經暫停營業了,你們可以去別的廳玩兒。」

「呵呵,去別的廳?不不,我看這裡貌似要弄什麼好玩兒的事情啊!不如讓我也加入如何?」

林逸咧嘴銀盪的壞笑道。 陳強一聽,眼珠子滴溜溜一轉,鬆開了周雅的雙臂,轉身在韓雨菲的身上打量了一下,銀盪的嘿嘿笑道:「我看你這小女友也不錯,不如這這樣好了,大家一起玩兒啊?」

林逸一聽,扭頭看向了韓雨菲,一臉玩味的壞笑道:「沒想到你這個男人婆還挺吃香的啊!人家看上你想要一起玩兒怎麼樣?」

「砰!」

韓雨菲一個暴栗狠狠的打在了林逸的腦門子上,「你大爺的,我可是你媳婦兒,你要是不怕綠,你就讓他們來吧!」

「嘿嘿,韓雨菲你可不能亂說話啊!老子才不背黑鍋呢,你沒有男人要,老子可有男人要。」林逸一臉不滿的白了韓雨菲一眼,隨後看著陳強吼道:「那傻比,不好意思啊,這小妞不願意,為了你,我還挨了一記暴栗呢,你可要補償我啊!」

「林逸?」

此時,周雅也透過陳強看到了林逸,一時間這心裡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樣複雜。

「吆喝,周姐您也在這裡啊?」

林逸咧嘴笑了,隨後也不理會陳強等人,就朝著周雅走了過去。

陳強一聽頓時眸光一寒,哪裡還能不明白,林逸是為了這周雅來的,當即身形一晃擋住了林逸的去路,陰測測的冷笑道:「小子,我不管你是誰,今天給我陳強一個面子,當做什麼事情都沒有看到,改天過來玩兒,我請客。」

說完之後,陳強便自信滿滿的看著林逸,在他看來,這林逸應該是周龍找來的援兵,所以他並不想跟對方有衝突。

「給你面子?」

林逸捏著自己的下巴,玩味的冷笑了起來。

「不錯,給我陳強面子,給這三位煉骨境前輩的面子,以後你就是我們場子最尊貴的客人。」

陳強篤定的笑道,他相信林逸應該知道怎麼做,三名煉骨境的強者,不敢說橫掃整個中江市,最少除了龍家人之外,沒有那個家族,勢力敢輕易招惹他。

「唰!」

林逸手臂一揮,快如閃電直接把陳強抽的飛了出去。

「給你面子?你算是個什麼東西?」

林逸對著地上吐了一口吐沫,一臉桀驁的獰笑道。

這下事出突然,整個大廳里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林逸竟然如此囂張,上來就動手了。

被打飛五六米遠,半張臉都已經麻木失去知覺的陳強,雙眼彷彿有怒火在跳動,扯著嗓子吼道:「你們三個還愣著做什麼?給我殺了他!」

雖然對陳強的口吻很不爽,不過劉氏三兄弟對於林逸那就更加的不爽了,明知道他們三人在這裡,竟然還敢如目中無人,那一巴掌雖然是打在陳強的臉上,可又何嘗不是打在他們劉氏三兄弟的臉上?

「小子,區區一個練血境的武者,也敢在我們三兄弟面前鬧事兒?我看你是想死,跪下,把你的小女朋友交出來,我可以給你一條活路!」

「不錯,你雖然實力不怎麼樣,可是你這女朋友不錯啊!同樣是練血境的實力,嘖嘖,應該能夠解鎖更多吧!」

「哈哈,我喜歡啊!這種如獵豹一般健美的女人,真是讓人著迷啊!」

三人一臉火熱的盯著韓雨菲笑道,那淡定從容的樣子,彷彿他們已經搞定了林逸,此時正準備享受韓雨菲一般。

「林逸,把他們的狗牙都給我打掉,否則,那醫藥費你一毛錢都得不到!」

韓雨菲怒氣衝天的吼道,她可是韓家的大小姐,不管在任何場合,別人見到了都必須要給予足夠的尊敬,就算是整個大學,沒有人敢這麼無禮。

可現在,她感覺,自己就像是一件玩具,放在三人的面前,任由三人品頭論足,這就讓她相當不爽了。

「什麼?不給醫藥費?」

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瞪,怒了,不給醫藥費,他還吃個屁啊!總不能還找老爸老媽要錢吧!當即虎目一瞪,隱有可怕的殺機暴漲,也不等劉氏三兄弟動手,身形一晃就沖了上去。

「好大膽子!」

劉老大眼睛一瞪,怒吼一聲就沖了上去。

「砰!」

劉老大去的快,這回去的更快,林逸的拳頭何等恐怖,這一拳,直接把對方打的倒飛了出去,一口牙齒也完美的全部下崗。

「嘿嘿,韓大校花,這表現還行吧?」

林逸扭頭銀盪的笑道。

「這,還行,還行!」

韓雨菲不淡定了,大家同樣都是練血境,可林逸的戰鬥力也實在太恐怖了,之前已經有過戰敗煉骨境強者的記錄了,可這次竟然更加的變台,直接一拳就把一名煉骨境的強者打的滿地找牙。

剩下的兩人雖然心驚林逸的恐怖,不過攻勢卻不曾停下,雙拳如龍封鎖了林逸的所有退路,狠狠的朝著林逸打了過去。

如果林逸想要活下去,便只能跟兩人硬碰,否則,便要承受兩人恐怖的拳頭,至於硬碰?劉家兄弟二人的臉上露出了猙獰的笑容。

他們二人是煉骨境的武者,就算是林逸在強悍,終究還是練血境的武者,骨頭的強悍程度絕對沒有兩人恐怖,如今又是以一敵二,在他們看來,林逸死定了。

「老二老三,不要傷了他的性命,今天我要一點一點的折磨他到死!」

劉老大也從地上爬了起來,一臉猙獰的吼道,三兄弟對於彼此之間的實力自然非常清楚,剛剛林逸根本就是偷襲成功的,他可不認為,隨便來一個年輕人,就能夠擋住他們三兄弟。

「咔擦!」

兩聲脆響。

劉老大的神色越發的得意了起來。

躺在地上的陳強一聽,臉上也是充滿了濃濃的興奮之色。

「哈哈,你不是牛嘛!今天我看你還怎麼牛?」

劉老大張嘴哈哈大笑了起來,只是因為牙齒被林逸全部打掉的原因,這一笑,就像是一隻滿嘴鮮血的河馬在狂笑,說不出的猙獰恐怖。

「不錯,劉氏三兄弟果然實力滔天啊!你們放心,我答應的好處,絕對不會少你們一分的。」

陳強得意洋洋的從地上起身。 可下一秒。

陳強跟劉老大卻張大了嘴巴,一臉震驚,再也沒有了笑容,兩人就像是被人突然掐住脖子的鴨子,喉結用力的蠕動了兩下,可是卻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

「我老闆說了,要你們的牙齒,不好意思了啊!」林逸咧嘴邪魅一笑,隨後眸光一喊,臉上驟然浮現了一抹濃濃的殺機,兩個手肘猛的往上一衝。

「噗嗤!」

兩道讓人牙齒髮酸的聲音驟然響起,隨後兩人就如之前的劉老大一般,直接倒飛了出去,滿口牙齒在天空上飛舞,隨後跟他們的人同時落在了地上。

全場寂靜無聲。

每個人都是一臉惶恐。

劉氏三兄弟,那可是聲名赫赫之輩,這次陳強請他們過來,可不單單是為了拿下陳雅,這裡面還牽扯到了很多的利益,可現在,這凶名在外的三兄弟,竟然連一個年輕人三招都沒有擋住。

陳強吞咽了一下口水,用力的扭動了有些僵硬的腦袋,看向了林逸,腦海中突然浮現了一個無比惶恐的身影。

「難道是他回來了?難道此人是他的小弟?」

「幾位,別愣著了啊!說說怎麼賠償我吧!」

林逸看著還在發獃的眾人咧嘴壞笑了起來,這幾天他正惆帳怎麼賺錢呢,沒想到這馬上就有不開眼的人送上門兒了。

「咕嚕!」

劉家老大率先回過神兒,一臉惶恐的看向了林逸,「前輩,前輩,不知道您想怎麼賠償?」

「對對,這次是我們劉家三兄弟有眼無珠,衝撞了前輩,您只管開口,我們一定會儘力賠償的。」

劉老二跟劉老三也是一臉惶恐的說道。

武者之間有武者之間的規矩,強者為尊,實力為王,林逸的實力在他們之上,便是今天斬了他們三人,怕是也只能怪他們技不如人。

在死亡面前,有幾個人能夠保持心境呢?他們三人不行,陳強自然也更加的不堪。

「林,林少,有什麼條件您說,我,我一定會盡量辦到的。」

陳強哪裡還有之前的囂張跋扈,整個人就像是一隻哈巴狗一樣,跪在林逸的腳下,一臉討好獻媚的笑道。

「這樣吧!有靈草仙藥的優先,沒有的給錢也行,不過老子可把話說在前面了啊!今天,你們四個人裡面,肯定要有一個人留下兩條手臂。」

四人一聽,頓時就明白了,這是要把賠償最少的人手臂留下啊!

「林少,林少,這是我僥倖得到的半截野生人蔘,雖然只有半截,可是其中蘊含的藥力卻非常恐怖,另外我在送上三千萬的存款!」

劉氏三兄弟的老大,第一個哆嗦著從自己的身上掏出了一個盒子。

「老大,你不是說這人蔘都已經被你吃完了嘛?」

「我曹!老大你竟然背著我們把這人蔘藏起來了?」

「咳咳,現在是說這個的時候嘛?趕緊拿東西出來!」劉老大麵皮有些掛不住,故作生氣的吼道。

他這一吼,兩人才回過神兒,這旁邊還有一個煞星呢,哪裡敢在墨跡了,急忙從自己的身上掏出了一些東西,靈藥都是一些流失了不少靈氣的,不過聊勝於無。

對於現階段的林逸來說,也算是一種不錯的選擇了,而且三人凶名在外,這送上的現金倒是無比的恐怖,三個人加起來,竟然有一個多億。

「喂,你呢?能送我什麼東西啊?」林逸陰測測的盯著陳強冷笑了起來。

「我,我給四千萬,我給四千萬!」

陳強扯著嗓子尖叫了起來,靈藥這種東西他是肯定拿不出來了,四千萬,也應是他的極限了。

劉老三一聽,頓時面色一變,他送了兩千萬,加上一塊兒百年黃芪,這東西的價值頂多也就是一百多萬,如今陳強給了四千萬,那肯定是比他的多了。

「林少,我我這裡還有兩千萬,剛剛忘記了,忘記了。」

劉老三擦拭了一下額頭上的汗水,看著林逸有些尷尬的笑道。

「呵呵,沒事兒,沒事兒,這樣好了,我在給你們五分鐘的時間,五分鐘后,誠意最少的那個人留下兩條手臂!」

林逸一臉陰險的冷笑道,對於人性,他可是遠比眼前這些人更加的了解,之前,他提出這個要求的時候,就抱著讓他們自相殘殺,互相排擠的想法,現在看來效果很明顯啊!

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錢財乃身外之物,沒有了他們隨時能夠再賺,就連最不堪的陳強,他只要活著,賺錢對他來說都不是什麼難事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