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逛到六點鐘,為了防止堵車耽誤時間,二人開始坐車趕往劇院,可還是差點失算,七點二十五才將將趕到,當二人坐到自己的位置時,話劇已經開始。

旁白聲,正緩慢的講述著一個遙遠與夢有關的傳說……

緊接著,時間接到現代,醫院。

從一個醫生上班第一天接手五個病人,就去世四個開始,看著病人一個個逝去,而她卻恐慌的發現,多年的學習,她依舊完全不知,該如何去幫助這些瀕臨死亡的病人。

我只能無助的站在一邊看著。

最後面對僅剩的五號病人,她終於開始嘗試做些什麼。

醫生花了許多的精神,慫恿瀕臨死亡的五號病人說出他的故事。

而從五號病人的故事開始,所有人的生命,開始交織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場盛大的旅程。

整整兩個小時,林清茶眼睛都不想眨的看完了這場話劇,整個人,完全沉浸在這場旅行中,久久未曾回神。

她知道,藺時飾演的五號病人,縱然這次,她清楚的看到了他眼上依舊明顯的傷疤,可在看話劇時,她看到的只是五號病人,沒有藺時。

台上的,就是五號病人。

一個得了莫名的絕症,被全世界判了死刑,卻依舊選擇在臨死之前,去尋找一份答案,在生命最後的時光中,搏力去活出光彩的五號病人。

他是勇敢的,也是孤獨的,是迷茫的,也是不甘的……

話劇已經結束,台上已經開始謝幕,四周掌聲如雷,只有林清茶呆愣地坐在原地,感同身受,不自覺的流著淚。

她往台上望去,恰逢藺時望了過來,也許看到了她,也許沒看到。她只是眾多觀眾中的一個,但她還是笑著鼓起了掌。

台上謝幕的藺時,在人群中,他依舊很快注意到了,前排那個有些眼熟的女孩兒。所有人都從戲中走了出來開始鼓掌,只有她依舊停留在戲中,低頭流著淚。

他的目光移了過去,巧合的,女孩兒抬起了頭,看向他。

明明眼中還帶著淚,卻在此刻依舊笑了起來,為他鼓起了掌。

此前,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去注意這樣一個與他沒有任何交集的年輕女孩兒,但此刻,他忽然有些明白,或許是潛意識中,他從這個女孩兒身上,感受到了同類人的氣息。

……

從劇院走出,金依拉著手不停的念叨著:「今天這趟來的太值了!這個角色我男神演活了!」

「你是不知道,一年前那次事故,聽說醫院都發了病危通知書,我們還以為他撐不過來了,可是奇迹的,他活了過來。」

「雖然縫了一百多針,可到底是活了。」

「大家知道他臉部有傷,其實已經做好了,他從此就退出影視圈的準備,但依舊抱著一絲絲的期待。」

「當過了一年多的時間,忽然聽到他要復出的消息,你知道他的粉絲有多麼激動。」

「所有人都無比迫切的想知道,他的狀況。」

「想知道,他有沒有完全走出這場災難。」

「今天我們都看到了,就算臉上依舊看得出疤痕,但是他依舊很好,沒有辜負所有人的期待。」

林清茶默默的聽著,卻也在心中暗暗想著,背負著所有人的期待重新走出來,是多大的壓力。

他確實值得被那麼多人喜歡! 「林學妹!」一道驚喜的男聲從二人身後傳來。

林清茶轉身,看到與另一個男生一起的謝安。

金依一臉八卦的碰了碰林清茶的胳膊:「有情況?」

林清茶無比平靜:「沒有。」

謝安快步走到林清茶麵前,林清茶禮貌道:「學長好。」

謝安訥訥道:「昨天聽說學妹要來看《若夢浮生》,我就在想我們會不會遇到,沒想到真的那麼巧。」

「……是很巧。」

「林學妹和室友要去吃點東西現在?」

「不用了,謝謝學長。」

「那……」謝安似乎突然有點不知道接什麼。

林清茶淡淡笑了笑,看了一眼手機事件:「學長,我和室友還約了人,時間有點趕,可能需要先走了,你和朋友玩的開心呀~」

「啊……」謝安愣了一下,連忙應道,「好。」

「再見。」

林清茶拉著金依走開,走到確定謝安看不到的地方,金依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

「我們什麼時候約了人了?」

「找個理由禮貌退場不好嗎?」林清茶聳聳肩。

「好叭!不過,這學長搭訕技巧也太青澀了點吧!」金依忍不住開始吐槽,「一場話劇的觀眾總共才多少人,只要真心想找一個人,還是很容易的,哪有什麼巧不巧的。」

「一看就是對你有意思!欸,你對這學長真的一點意思都沒有嗎?」金依偏頭看向林清茶。

「沒有。」林清茶拍了拍金依的肩膀,「而且你覺得我現在的情況,有那個時間和精力來浪費時間談戀愛?就算談了也沒有好結果。」

「em……」金依也想到了林清茶的債務,以為自己戳到她的痛處了,連轉移話題,「算了,不聊這個了,我們快去世貿天階吧!那附近也有吃的,跨年之前可以吃點夜宵。」

林清茶很配合的接了下去:「走吧走吧,之前吃的也消化的差不多了。」

……

藺時正在後台卸妝。

「今天的演出很成功,這個角色很適合你。」經紀人尤俞坐在他側後方誇讚道。

藺時閉著眼平靜的「嗯」了一聲。

這個角色卻是很適合他。

他其實本來沒有準備先演話劇的,是這個話劇的導演賴子諭找到了他演這個角色,看了劇本后,他一度懷疑,導演是因為他的經歷才選他來扮演五號病人這個角色,但他沒有問。

歷來大部分的話劇的主題,其實都是在逃避生死,而這部劇卻不同,它將生死赤裸裸的呈現出來,讓大家去直面這件事,就為這個,他答應了出演這部話劇。

事實證明,他沒有選錯,這部話劇,讓他對自己好不容易重新獲得的生命,有了更深的理解。

「你待會兒,直接回家嗎?」

藺時思考了一會兒,搖了搖頭:「我出去走走,晚點回去。」

尤俞不贊同的皺了皺眉:「一個人?」

「放心,我不往人太多的地方去。」

尤俞看了看藺時的狀態,他知道藺時向來有自己的主意,勸了也沒用,只能無奈道:「有事打電話給我。」

「行。」

……

將近十一點,林清茶和金依終於來到世貿天階附近,一眼望去。

人山人海……

看的林清茶望而卻步。

這是她第一在這個世界跨年,才知道這裡跨年的人會這麼多……

不然她打死也不會來!

「我們待會兒要擠進去?」林清茶看著人群,一臉獃滯。

金依反是一臉興奮的模樣:「當然啊!這個多人一起倒數跨年,多有感覺!」

「em……我們先去買點吃的再過來吧。」

「好呀~」

二人一人買了一杯咖啡,和一個熱乎乎的漢堡,坐在店裡吃了起來。

林清茶吃的慢條斯理,拚命拖延時間,能晚一點去擠人群就晚一點!最好就坐在店裡倒數,這裡人也多,但好歹不擠……

然而,事與願違,一個漢堡就算吃再慢也吃不了一個小時,更何況還有金依的催促……

做了好一會兒心理建設后,林清茶咬了咬牙,得了,捨命陪君子吧!

她端著暖手的咖啡,跟金依往人群去。

世貿天階頭頂懸著「超豪華」LED天幕,放著星空的畫面,讓人感覺被星空籠罩。

很壯觀,也很美。

她抬頭望著天幕,聽著金依開心的讚歎著:「不覺得和這麼多陌生人一起在這守著很奇妙嗎?」

林清茶沒有回話,她仍舊不太習慣與那麼多陌生人擠在一起等待著跨年,感覺很不自在,她想,自己大概更喜歡與相熟的人在一個安靜的地方一起倒計時。

忽然,前方不知出了什麼事,有些騷動,人群涌動了起來。

林清茶下意識去抓住金依的手,卻發現兩個人已經被擠開。

此時人群有些亂,硬擠過去找人不太理智,林清茶順著人潮,尋找空隙,漸漸退出人群,到了一個稍微空曠的地帶,拿出了手機打電話給金依。

電話過了一會兒才接通,金依那端聲音很是嘈雜。

「依依,你那邊沒事吧?」

「沒事。」金依大聲回著,「剛剛好像是有人摔倒了,引起了慌亂,但是好在沒出事,已經平息下來啦!我現在去找你嗎?」

林清茶看了一眼人群:「人太多了,不好找,要是再出亂子就不好了,你好好待著,等倒計時結束,順著人群出來后再集合。」

「好叭,待會兒快到時間了,我們通電話一起倒數呀!」

「好。」

既然出來了,林清茶可不打算再擠進去了,她往四周看了看,就算此時接近十二點,廣場四處也是燈火通明。

她慢慢繼續往人少些的地方走去,直到走到廣場一個無人的小角落,這裡有一條長椅。

廣場的燈光到這兒,幾乎已經沒有多少光亮,但長椅旁至少還有一盞橘黃的路燈籠罩著,安靜而有些溫馨。

林清茶滿意的在這裡坐了下來,遠遠看著熱鬧的人群,發起了呆。

時間一點一點靠近零點,最後一分鐘,金依的電話打了過來。

或許是聽到音樂的聲音,昏暗中,一個戴著口罩的男人往這邊走了過來。

林清茶接起電話時,那人在林清茶旁邊坐了下來。

「茶茶,茶茶,快開始準備倒數了!」金依興奮的聲音從手機中傳出。

林清茶輕輕應了一聲,有些警惕看向身邊,但也不忘跟著金依那邊開始倒數。

男人沒有在意林清茶的目光,只是如同林清茶之前一般,看著前方熱鬧的人群。

「十。」

「九。」

「八。」

「七。」

「六。」

林清茶數著數,漸漸發現有一個聲音與她重疊。

這個男人也在倒數……

她微微放鬆,不再盯著他,二人共同看著前方。

「五。」

「四。」

「三。」

「二。」

「一。」

「新年快樂~」林清茶帶著笑意道。

身邊的男人終於轉過了頭,看著林清茶也道了句:「新年快樂~」

林清茶有些意外,她再次看向看人,然後愣住——

男人右側眉骨下方,有一道疤痕。 林清茶看著男人,也對著他再次道了句:「新年快樂。」

藺時輕聲笑了出來。

手機還在通話中。

「哦喲,茶茶,你在跟哪個漢子說話呢?」

「別鬧,你先出來,我們待會兒在之前吃東西的地方集合。」

「好叭。」

林清茶掛斷了電話。

空間再次安靜下來。

二人都沒再說話,只是靠著椅背看著前方,氣氛靜謐但並不尷尬。

過了一會兒,藺時再次開口道:「新的一年,一切都會變得好起來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