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當!

天邪王手中的巨斧與方逸天的狼牙軍刀交接一起,當即方逸天便是感覺到手心微微一麻,可見天邪王這一斧的力量是如何的強大,另一方面,天邪王握著巨斧這樣的兵器也是佔據了一定的優勢。

然而,方逸天本身就沒有打算要在使用兵器上與天邪王一較高低,因此方逸天右手握著的狼牙軍刀刀鋒一轉,斜斜的壓制住了這柄巨斧,與此同時,他的左手已經是迅速無比的伸出,直接握住了這柄巨斧末端的把柄,而後方逸天揚起一腳踢向了天邪王!

天邪王目光一沉,伸手用力的拉著手中的巨斧,然而巨斧的末端被方逸天緊緊用力的握著,他用力之下竟然也是拉不動,而這時,方逸天的一腳已經是橫掃而來,他只能是抬起了右腳,直接招架住了方逸天的這一腳橫掃!

砰!

兩人的身形都是巋然不動,剎那間,方逸天右手握著的狼牙軍刀再度斜刺向了天邪王。

天邪王目光一沉,左手直接朝前一探,竟然也是施展出了極為巧妙的擒拿手,待到方逸天手中的狼牙軍刀斜刺而來之際他的左手已經是鉗住了方逸天的右手手腕,而後他那龐大的身體直接朝著方逸天衝撞了過來!

方逸天目光一沉,右手的狼牙軍刀直接拋落地面,反手抓住了天邪王的左手,彷彿是心意相通般,剎那間,天邪王右手握著的巨斧分離一揚,那柄巨斧便是脫手而出,鋒銳的斧頭鋒芒急斬方逸天的左手手臂。

方逸天瞬間也是順著天邪王甩手而出的巨斧方向一拋,頓時,這柄巨斧便是斜飛而出,砸落遠處的地面。

而這時,方逸天與天邪王兩個人已經是扭打在了起來。

兩人身體交纏著,看著顯得極為的親密,可當中卻是蘊含著極大的兇險,在這個狹窄的空間內,兩人揮舞而出的拳頭不住的在招架、破解、轟殺中進行著。

從他們的身上都爆發出了最為剛猛強勁的力量,堪稱是驚駭人心!

砰!砰!砰!

天邪王碩大的拳頭轟在了方逸天的身上,而方逸天那蘊含著三重力勁的拳頭也轟在了天邪王的身體上,爆發出了轟然之聲,兩人口中都悶哼著,可是身體依然是還未分開,可見他們自身的防禦能力如何的變態。

方逸天本身有著硬氣功的護體,然而在天邪王拳頭的力量之下,自身都要有種窒息的感覺,體內氣血翻湧,卻是被他一口氣硬生生的壓制了下來。

天邪王臉色正是震驚不已,方逸天爆發而出的三重力勁一重比一重還要兇猛澎湃,全都沒入了他的體內,已經是對他造成了極大的重傷!

「吼!」

天邪王猛的怒吼了一聲,右手橫臂直接掃向了方逸天,當中蘊含著的力量就算是不必方逸天的三重力勁強橫,可也差不到那裡去!

「嗬~~~~」

方逸天也是怒喝了一聲,剎那間,空氣中便是爆發出了聲聲「嗤嗤」聲響,便是看到方逸天的腳底劇烈的摩擦著地面,而他的右肩微微一沉,整個人貼向了天邪王,沉著的肩頭迎上了天邪王橫掃而來的右臂!

八極拳,貼山靠!

這一刻,方逸天便是爆發出了八極拳中最為剛猛威烈的一招攻勢!

那麼,這兩個頂級強者在自身最為強橫的攻勢之下,戰局如何? 既然決定還要再多做一些回春嬌顏膏,韓楉樰送走了方夫人和趙夫人後,就決定去趙管事那裡,問問他將藥材收集的怎麼樣了。

「娘親,我和你一起去吧。」

韓楉樰和韓小貝交代了一聲,說要出門,沒想到他也說要去,想到自己留他一個人在家也有些無聊,也就同意了。

「嗯,那走吧。」

韓楉樰牽著韓小貝的手一起出門,因為就在對面街,沒走幾步路就到了。

趙管事的這次沒有去庫房,而是站在櫃檯後面,看到韓楉樰帶著韓小貝進來,馬上迎了出來。

皇后是朕的黑月光 「掌柜的,你們來了。」

韓楉樰點了點頭,算是回應,倒是韓小貝禮貌的喊了聲:「趙伯伯。」

把趙管事喊得臉上都樂開了花,直點頭叫著:「好孩子,好孩子!」

「趙管事,我前些日子讓你收購的藥材,怎麼樣了,都收齊了嗎?」

將韓小貝抱起來坐在椅子上,自己也挨著他坐下后,韓楉樰才開口。

說道正事,趙管事也收起了臉上那過於燦爛的笑意,整個人都變得嚴肅了起來。

「掌柜的,除了上次給你送去的那些藥材,這幾日又重新收到了不少,只是還有兩種沒有。」

雖然上次韓楉樰說過不著急,但是作為一個稱職的管事,當然是掌柜的有需要,就馬上去辦好,所以這些日子也沒有鬆懈的在找著。

韓楉樰也大概猜到了是哪兩種藥材,沒有,畢竟這兩種是真的不好找。

「這木瓜花,因為不常用,這附近的城鎮上好像都沒有賣的,所以我讓人去一些大的比較繁華的城鎮購買了,應該今明兩天就回來了。」

韓楉樰點頭,對於趙管事辦事,她還是比較放心的,示意他繼續。

「至於這沉香木,倒是幾個人拿來賣過,不過成色都不好,而且也不大,因為掌柜的說要上好的沉香木,所以我就沒有收。」

這個倒是真的,若是只是些質量差的沉香木,那還不如不要,而且自己手裡還有沉香木,算起來藥材差不多都全了。

「嗯,趙管事做的不錯,我手裡還有些沉香木,你可以不用著急,若是碰到上好的也收,但是一定不要差的。」

趙管事聽了這話,連連點頭,還好沒有因為一時心急,就買下那些次一等的沉香。

讓趙管事等著木瓜花回來的時候,和其他藥材一起送到益生堂去,韓楉樰就帶著韓小貝一起離開了。

星光的彼端 想著好些日子沒有帶著韓小貝出過門了,於是韓楉樰帶著他到街上去轉了轉。

「娘親,我們去看看乾爹吧,我都好久買有見過乾爹了。」

走在街上,韓小貝想起了好久沒有見過的林浩峰,於是提議和韓楉樰一起去看看他。

想著今天沒有什麼事要忙,而且也確實有好些日子沒有見過林浩峰了了,韓楉樰也同意韓小貝的話,領著他往林浩峰的烤魚攤走去。

不過讓他們失望的是,烤魚攤上並沒有人,只有寫著「飲水思魚」的招牌,隨著風在空中飄著。

「娘親,怎麼沒有人啊,乾爹呢?」

沒有看到人,韓小貝有些疑惑。

「是啊,人呢?娘親也不知道啊。」

這是,韓楉樰也有些著急了,擔心林浩峰出了什麼事,不然他不會不開烤魚攤的。

因為在這裡沒有找到人,韓楉樰又帶著韓小貝到了林浩峰買的宅子門前叩門,可是敲了很久都沒有人來開門,明顯的沒有人在家。

「乾爹也不再家,那他去哪兒了,娘親,乾爹不會回韓家村了吧?」

看著空無一人的宅子,韓小貝嘟著嘴猜測,他好不容易來找一回乾爹,沒想到他竟然不在。

而韓楉樰也想到了這個可能,雖然還是有些擔心,她打算先回益生堂里,再派個人去打聽一下,看林浩峰是不是真的回韓家村了。

而韓小貝因為沒有見到林浩峰,也沒有了繼續逛街的心情,就跟著韓楉樰回家去了。

「掌柜的,你回來了,林公子來了,等了你好久了。」

「哪個林公子?」

韓楉樰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小馬口中的林公子是誰。

「就是林浩峰,林公子啊。」

小馬有些著急的看著韓楉樰,掌柜的以前不是和林公子的關係不是很好的嗎,雖然好長時間沒有見他來過了,但是自家掌柜的不會就把人給忘了吧。

其實這也不怪韓楉樰一時沒有想起來,主要是她剛剛才去找過林浩峰,不見人,直覺他可能回韓家村了,而且除了小馬,也沒有人在她的面前喊過他林公子。

這還真是陰差陽錯啊,她去烤魚攤找他,沒想到林浩峰卻到她這裡來了。

「是乾爹啊,乾爹在裡面嗎?」

韓小貝到是沒有韓楉樰想的那麼多,聽到林浩峰的名字,高興的呼叫了一聲,就往後院跑去了。

韓楉樰看著韓小貝的背影笑了一下,跟在他後面走了進去,心裡也鬆了口氣,她剛剛還是有些擔心林浩峰有了什麼麻煩的。

韓楉樰進到大廳的時候,就看到林浩峰抱著韓小貝坐在那裡,兩個人都笑得一臉的開心。

「楉樰,你回來了。」

看到韓楉樰進來,林浩峰也沒有放開韓小貝,就那樣抱著他和她打了聲招呼。

林浩峰的聲音裡帶著帶著喜悅,看向韓楉樰的眼神也很是溫柔,剛剛他已經聽韓小貝說了,她也去找他了,所以她的心裡也是有他的。

「林大哥好久沒有到我這裡來了,是出了什麼事嗎?「

韓楉樰倒是不知道林浩峰的心裡所想,只是被他的眼神看得有些招架不住,趕緊找了個話題,而且她也確實有些好奇。

林浩峰聽到韓楉樰提起這件事,眼神一暗,想起了他這麼久不來找她的原因,當時看到他們一家三口在一起的時候,覺得自己的心好像都空了。

在那之後他就不願意來找韓楉樰,甚至不敢打聽她的消息,怕聽到她和那個叫王景的男人已經在一起了。

而今天他會來,也是因為聽到來他烤魚攤買魚吃的益生堂的一個夥計說,韓楉樰已經把王景趕出了益生堂。

天知道他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心裡有多高興,於是馬上收了烤魚攤就趕過來了。

「嗯,前些日子有些忙,所以今天特意找了個時間過來看看你和小貝。」

林浩峰找了個忙的借口,把前些日子的異樣給遮了過去,韓楉樰知道卻也沒有說破,她本來也是隨便找的話題而已。

「對了楉樰,還沒有恭喜你,現在你神醫的名聲在郁林鎮可是家喻戶曉了。」

雖然從來沒有刻意的打聽過韓楉樰的消息,但是林浩峰的烤魚攤生意很好,來買烤魚的人排隊時無聊,也會說些八卦。

而這其中,談論的最多的,就是韓楉樰了,不僅治好了肺癆,還救了一個快要死了的孕婦,簡直是神醫在世。

聽到這些,林浩峰都覺得與有榮焉。

「林大哥就不要再打趣我了,我是什麼神醫啊,不過是會些醫術罷了。」

「若是你這樣的,都只是會點醫術的話,拿著郁林鎮豈不是沒有大夫了。」

林浩峰不贊同韓楉樰的話,覺得她太過謙虛。

而韓楉樰對於林浩峰對她的醫術的過分讚揚,也不好說什麼,於是一時間屋子裡安靜了下來。

而韓小貝這個對自己娘親崇敬的人,當然覺得韓楉樰什麼樣的誇獎都當得起。

「那當然了,我娘親是最棒的,前些日子我娘親還製作了一種香膏,連上京的人都來買呢,賺了好多的銀子。」

這個林浩峰還真是不知道,畢竟才幾日的功夫,而且去林浩峰攤子的都是普通百姓,就算是大戶人家,也是派的下人,買有什麼人能用得起這樣的香膏。

「真的,楉樰你真是太了不起!」

被他們這一大一小的這麼誇,韓楉樰也很是無奈。

「好了,你們誇起來還沒完了,林大哥你好長時間沒有來了,今天就在這裡用晚飯吧。」

韓楉樰制止了那兩個還想繼續誇下去的人,對著林浩峰邀請。

而那一大一小的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都笑了起來,韓楉樰的邀請對林浩峰來說簡直是求之不得,和韓小貝笑了一會兒后,馬上就高興的同意了。

「那林大哥你陪著小貝玩一會兒吧,我去廚房讓車大娘等會多做幾個好菜。」

見他們兩個人都同意了之後,韓楉樰才離開。

和車大娘說了一聲,韓楉樰就出了廚房,打算去找林浩峰和韓小貝,正好這個時候製藥坊的夥計張元寶帶著一大包的藥材過來找她。

讓張元寶去和韓小貝和林浩峰說一聲后,她就帶著這些藥材進了她的藥房,打算今天先把這些藥材準備好,明天就可以直接開始熬制。

「小貝,你娘親還不出來嗎?」

本來想著能和韓楉樰一起共用晚餐的林浩峰,看著一桌子的好吃的,卻沒有自己期待的那個人,心中的愉悅慢慢的小了下去。

「乾爹,娘親就是這樣的,她一進到藥房,就老是忘了時間,我們先吃吧,不用等她了。」

韓小貝很是了解自己的娘親,所以勸林浩峰和他一起先吃飯。

「可是她這樣身體會受不了的啊,而且不吃飯怎麼行呢!」

林浩峰還是有些擔心韓楉樰的身體。

「放心吧,乾爹難道忘了我娘親可是人人稱讚的神醫啊,還會不顧自己的身體嗎,而且車大娘會給娘親留飯菜的。」

韓小貝像個小大人一樣的安慰著林浩峰,同時也是對韓楉樰有著自信。

於是林浩峰也沒有辦法,他總不能去藥房把韓楉樰拉出來,只好和韓小貝一起吃了這頓沒有滋味的晚飯。

韓楉樰把所有藥材處理好從藥房出來的時候,林浩峰已經告辭回去了,只剩下韓小貝一個人在書房等著她。

讓韓小貝先去睡覺,然後才獨自一人去吃晚飯。

「姐姐,小馬說外面來了一位夫人,想要見見你,為你見不見?」

韓楉樰用過早飯,正打算喊小敏過來問問,她這次要不要和她一起進藥房,上次因為小敏的幫忙,速度快了不少,而且也沒有出什麼岔子,所以打算這次也帶著她。

沒想到還沒有開口,小敏就給她帶來了這麼一個消息。

「夫人?小馬有說是誰嗎?」 八極拳,貼山靠!

勁如崩弓,發如炸雷!

有著撼天動地的威勢,加上三重力勁的爆發催動之下更是威猛磅礴,看著還真是形同一輛裝甲坦克直接轟然碾壓而去,氣勢威猛,無可抵擋!

天邪王右臂直接橫掃而來,當中更是藉助著他腰部的力量,一擰腰,便是將自身的那股兇猛澎湃的力量爆發而出,天邪王一身力量極為強橫,比起此前的那四個供奉高手還要強大一倍多,因此他揮臂橫掃而來之際,空氣中都響起了一陣呼嘯的颶風,氣勢驚人!

轟!!

兩人的攻勢對轟在了一起,彼此間強大的力量都剎那間爆發來來,發出了一聲轟然巨響,聽在人的耳中卻是顯得極為的震撼人心!

頃刻間,方逸天一記貼山靠的三重力勁悉數爆發,頓時——

轟!轟!轟!

第一重、第二重、第三重力勁宛如一波接一波的巨浪般撲卷而來,對抗上了天邪王橫臂掃來的那股強大力量!

天邪王臉色一變,第一重第二重力量他還可以抵抗,可是第三重的時候——

轟!

剎那間,強橫如天邪王的身體也禁不住連連後退,而方逸天也是後退了三大步才站穩身體,可見天邪王那一身強橫的力量是如何的驚人。

畢竟,在方逸天憑著三重力勁爆發出八極拳最為剛猛的一招貼山靠攻擊的時候,在力量對抗上能夠將方逸天逼退的人少之又少,屈指可數。

然而,方逸天的身體剛站穩,他一瞬間再度朝著天邪王沖了過去,氣勢如虹,就像是一枚發射而出的炮彈般朝前疾射了過去,當中那股散發而出的戰意宛如熊熊燃燒的烈焰,一股深沉的殺機鎖定住了天邪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