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管家見慕初笛有點意思了,便繼續開口道,「其實太太你不必擔心網路上的那些鍵盤俠。」

「他們說什麼就由著他們吧,對我們都沒有什麼影響的。」

「那些娛記他們也不可能進去典禮現場。」

別說現場,整個京城的安防都已經開啟一級戒備。

今天來那麼多國家的大佬,國防部可是費了不少功夫呢,附近區域的公司全都當天停工。

停工停業停學,三停政策,就連目的地的地鐵和公交都停止了。

區域保護得很厲害,進去都要進過一層又一層的檢查。

所以,管家也覺得慕初笛的擔心有點杞人憂天了。

「對啊,媽咪,老霍肯定很想見你的。」

「去唄,去看一下也好啊。」

牙牙今天可是領了任務了,一定要把慕初笛哄到頒獎典禮。

慕初笛颳了刮牙牙的鼻子,笑道,「你啊,就這麼想媽咪去?」

「平時不是整天都喊著媽咪呆在家裡陪你玩么?現在媽咪打算陪你一天,反而不要了?」

慕初笛打趣了一下,她倒是沒有想太多。

牙牙吐了吐小舌頭,「我,尊老愛幼,老霍年紀這麼大,我應該順一下他的。」

「你們還不快點給我媽咪裝扮,我媽咪得要全場最漂亮的哦。」

牙牙人小鬼大,馬上給管家擠眉弄眼,管家一下子就明白他的意思,連忙說道,「你們幾個,快點啊。」 「還要夫人等多久,我們夫人累不得的。」

「衣服先挑,你們幾個快點給我們夫人弄美甲……」

管家指揮了一輪后,所有人都有條不紊地進行中。

慕初笛可是十分的震驚,她可不知道管家竟然懂那麼多。

女人裝扮,都需要很長時間,而且還不適合有男性在場。

所以牙牙和管家都被請出了房間。

牙牙馬上拿出他的小手機,給霍錚撥打了電話。

「堂哥,方案一已經完成,目標正在梳妝。」

「接下來的任務一定會努力完成的。」

「遵命。」

牙牙掛掉電話后,瞬間覺得自己肩膀上責任大了。

小小的身板挺了挺,站直的姿勢,倒是有幾分軍人的風範。

管家忍不住抿嘴笑了笑,平時他都是見牙牙跟霍錚拌嘴,甚少見到牙牙這麼聽霍錚的話。

看來這個世界上沒有永遠的敵人,只要有共同的目標和利益,誰都可以當朋友呢。

兩人在外面等了許久,管家本來讓牙牙下去先坐著等的,可是牙牙偏偏不樂意,堅持要等慕初笛出來。

所以管家便陪著他在外面等。

原以為,牙牙只是小孩子脾氣,堅持不了多久,可他錯了。

牙牙竟然一路都堅持過來,而且沒有一句怨言,沒有喊過一聲的累。

咔嚓,大門被打開。

一道倩麗的身影出現在他們眼前,等他們看清楚慕初笛的打扮后,便覺得站這麼久都值得的。

管家一直都知道慕初笛很漂亮,可今天這麼一看,慕初笛平時所藏匿起來的氣質,頓時鋒芒四射。

怪不得,霍驍會對她一往情深。

這樣的氣質,這樣的漂亮,誰會不心動呢。

如果他年輕個幾十年,怕是也會心動不已呢。

牙牙興奮地拍手跳了起來,「媽咪,你真的好漂亮哦。」

牙牙興奮的同時,還有一種可惜,總有一種自己養的好白菜被豬拱了的感覺。

他只能在心裡安慰自己,那隻豬是他爹地。

親生的那種。

「老霍看到你一定會開心死的。」

「媽咪這麼漂亮,我都不捨得讓你出門了。」

當然,牙牙只是隨口說說的,他可沒有忘記自己今天的任務呢。

他忍不住,給霍錚拍了個照片過去,不過只是拍了個背影,然後發了一條信息過去。

不捨得我的好白菜被豬拱。

電話那頭收到信息的霍錚,難得空閑下來喝口茶,噴了出來。

這果然是好兒子。

哈哈,竟然說自己爹地是頭豬。

霍錚一臉嚴肅地回了一下,同時,截圖,發給霍驍。

唯恐天下不亂,是他的興趣愛好。

這邊的牙牙還不知道自己被霍錚賣了,乖巧地給霍驍編輯另外一條簡訊。

公主要來找王子了,任務完成。

「夫人,車已經在外面等著呢。」

「外面已經有軍部派來的軍人候著了,而且我們的保鏢也會跟著的,一定會保證夫人的安全。」

慕初笛覺得自己就像上趕的鴨子,根本沒有反抗的機會。

她被送出大門,果然外面已經站著一排穿著綠色軍裝的軍人。 連軍人都派過來了,看來他真的很想她到場呢。

一想到霍驍想要跟她一起分享這份榮耀,慕初笛的心便覺得很是甜蜜。

「夫人,請上車。」

其中一位軍人給慕初笛拉開了車門,也許是看到她是孕婦,對她十分的體貼。

慕初笛上了車,透過車窗,還能看到牙牙和管家在車後向她揮手,他們似乎十分興奮,嘴角一直掛著笑意,而這抹笑意,慕初笛怎麼覺得有點奇怪。

很快,轎車便開動,沒讓她多想太多。

車速並沒有很快,似乎早就被交代過,一直勻速行走,而且他們所經過的地段,平時都會塞車,現在卻連多一輛車都沒有看到。

看來這次,國防真的很嚴謹。

慕初笛忍不住,拿起手機,想要給霍驍發簡訊,打了幾個字,卻又想給他一個驚喜。

刪掉字后,卻覺得自己傻。

霍驍這全都安排妥當,難道還會不知道自己已經在前往的路上嗎?

然後給霍驍發了一些想他,讓他等她的話。

發完后,慕初笛便打開微博翻了翻。

果然,網路上那些黑粉還在撕。

看著很影響心情。

不過幸好的是,沒有一個牽扯到霍驍,更沒有扯到今天的全球嘉獎。

也許有也被刪掉,也許是他們也不敢在這個重要關頭去扯到霍驍。

畢竟霍驍代表的可是他們華國。

為了國家,霍驍出任務受傷多次,他為了國民付出多少,大家從新聞上都是知道的。

所以,沒人敢黑身為軍人的霍驍。

那代表華國軍人榮耀的男人,這次,又要給他們華國摘下更加璀璨奪目的光榮。

那可是太陽都曬不黑的男人,全國無人敢黑。

果然跟管家說的一樣,之前的都是慕初笛想多了。

不過深愛一個人是這樣的,擔心自己會連累到他。

時刻都會以他為中心,以他為主。

轎車經過一層又一層的檢查,此時,終於看到其他車輛了。

那些車輛上,都插著別國的國旗。

看來那是其他國家的賓客到場呢。

會車的時候,慕初笛開口道,「先讓他們吧。」

他們是主辦國,該有的風範還是要有的。

軍人見慕初笛這麼識大體,眼底閃過一絲讚賞。

真不愧是少將看中的人,思想覺悟有一定層次的上升。

他們的車停在一旁,讓別國的車輛全都開過去,他們才繼續前往。

正因為這樣,他們到達會場的時候,差不多是最後的了。

其他賓客,差不多全都到齊。

轎車開進去后,慕初笛下了車后,其中幾個軍人走了過來。

「霍太太是嗎?」

慕初笛點點頭。

「請跟我們到這邊來,位置已經安排好了。」

「安檢可以在這邊做的。」

他們看出慕初笛的疑問,便解釋了一下。

這次能到達現場的人,沒有一個不是大人物,所以他們的安檢做得很足,安排得很多。

慕初笛跟著他們走了過去,同行的軍人還有保鏢都不能跟著前往,他們就在原地等她回來。

安檢進行得很快,一下子就安檢通過,慕初笛被帶進了一個大廳。 璀璨的燈光,照耀著寬大的大堂,每一個角落都是無比的明亮。

裡面所有的位置都被安排妥當,一進去便有工作人員出來迎接。

慕初笛被工作人員帶到她的座位上,第一排?中央?

慕初笛怔住了,她不敢坐下,狐疑地問道,「這是不是安排錯了啊?」

就算她是受嘉獎人員家屬也不應該坐在這麼前方的位置啊,這不是那些領導人的位置才對嗎?

工作人員似乎明白她的疑慮,笑道,「夫人請放心,別國的領導人不是坐在這裡的,他們在上面。」

慕初笛這時才發現,上方有半空的一層,一直延伸到舞台前。

由於她來得比較晚,避免引來過度關注的目光,慕初笛連忙坐下。

很快,大堂的燈光暗淡下來,只剩下台上的燈光。

「各位尊敬的領導和嘉賓們,感謝大家百忙之中抽事件來參加全球嘉獎典禮。現在請各國領導入場。」

各大媒體的攝像機連忙移動,移向門口。

而燈光也隨著他們的進場而照亮在他們的身上。

慕初笛側目看去,她也好奇今天到場的領導人有那些。

為了保護他們,國防部宣傳部並沒有給出他們的名字,所以此時的人民與慕初笛一樣,充滿了好奇。

領導人的進場,氣勢非凡。

一張又一張在時事新聞上才能看到的臉出現在自己面前,那種感覺如夢如幻。

直到後面,與米國領導進場的軍裝出現,華國內部的人員瞬間肅然起敬。

霍驍?

燈光照在男人英俊的臉上,眉目透著不明而喻的威嚴。

米國領導人似乎很喜歡他,與他相談甚歡。

淡淡的燈光,如同鍍上一層光華。

那高高在上的男人,氣場四十九米高的男人,是她的男人。

不知不覺的,慕初笛的眼神從迷戀,變得敬仰。

也許是心有靈犀,她盯著他看,那正與米國領導人交談的男人,倏然看了過來。

四目相對,目光交纏。

不知是心虛,還是羞澀,慕初笛連忙低下了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