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不是你,還能夠是誰?」

黃青虛深吸一口氣,制止了手下,小心翼翼看著楊柏。

「黃隊長,是一個叫文奇的人,他傷了李降山,跟我有什麼關係。」

「什麼文奇?」

黃青虛倒吸一口涼氣,飛虎組抓文奇這麼多次,終於又一次得到文奇的消息。是文奇傷害了李降山。

「李家主,這怎麼回事?」

黃青虛看向李基兆,而此時的李基兆當場否認,不屑說道:「黃隊長,這是他的狡辯,文奇怎麼會傷害李降山,他們有什麼仇怨?」

「文奇是來綁架我,是李降山安排的,結果綁架我不成,卻被我拿下,他為了自保,傷害了李降山。」

楊柏淡淡的說著,而每一句話,都讓眾人震驚。文奇是綁架楊柏?楊柏還把文奇可控制住了?

「血口噴人,黃隊長,他在撒謊!」

李基兆也怒了,文奇是被李家資助的,如果這件事被披露出去,那可是一個很大的醜聞,這樣的事情如果讓新聞記者知道,李家會遭受重創。

「沒錯,黃隊長,趕緊抓了他,他說的話,都是騙人的。」

韓淑昭也反應過來,趕緊指向楊柏,無論如何,也要讓飛虎組,把楊柏給抓起來。

黃青虛起初沒有動,不過聽著李基兆的話,最後還是沖著楊柏說道:「你說的,我會去調查,不過還是跟我回去?」

「跟你回去? 我說的你不相信,那你憑什麼相信李基兆?」

楊柏也不樂意了,冷冷的看著黃青虛,而此時的黃青虛也動氣說道:「憑什麼?李基兆是李家家主,怎麼可能跟文奇有關。」

「李家對港島建設有貢獻,我們當然相信李家家主,而你算什麼?」

黃青虛這句話說完,李基兆滿意的點了點頭,毫不客氣說道:「沒錯,楊柏你如何跟我比,誰能夠相信你說的?你這樣的話,跟法官去說吧。」

「就因為他有錢,所以你們飛虎組,相信他的?」

楊柏淡淡笑了起來,看來這世上,老百姓永遠是最底層,哪怕說出真話,也沒有人相信。而飛虎組黃青虛這些人,明顯聽信李基兆。

「閉嘴,你現在立刻跟我回去接受調查,如果敢反抗,動手!」

黃青虛也不廢話,一定要把楊柏給抓起來,要讓楊柏交代所有的事情。

雙方已經劍拔弩張,就在這時候,封鎖線的外面,卻傳來黑神元的聲音。

「我作證,楊柏先生,不應該被調查,你們沒有證據,憑什麼抓人?」

黑神元慢慢走了出來,而此時黑神元這麼一走進來,飛虎組一些隊員,都震驚喊道:「黑老,師傅,你怎麼能走到了,怎麼回事?」

飛虎組一些武者,都是陽元門的人,而且黑老曾經作為飛虎組的名譽教練,一些武道訓練,都是黑神元負責。

黃青虛當然認識黑神元,看到黑神元出現,也是一愣,恭敬問道:「黑老,你的腿?」

「我的退好了,黃隊長,人家已經說了,不是他動手的,你們可以先行調查,憑什麼抓人?」

黑神元已經來到楊柏身邊,給了楊柏放心的表情。

「黑老,你認識他?我們只是按照規定辦事,畢竟李家主報案了。」

黃青虛看向李基兆,而此時的李基兆也看到黑老,韓三趕緊把黑老的背景告訴李基兆,而此時的李基兆卻幽幽說道:「一個武館之主,就能夠大言不慚,你能夠證明?你證明好使嗎?誰能夠相信?」

「黃隊長,還不動手嗎?」

李基兆根本不擔心黑神元,無論如何,也要把楊柏抓起來。

黃青虛看著李基兆,也知道這件事絕對不簡單。黑神元能夠作保,可是卻無法抗衡李基兆,如果不聽者李基兆的,飛虎組上面領導會給黃青虛很大的壓力,就在剛才,已經有人通知了黃青虛,務必把犯人抓回來。

黃青虛深吸一口氣,最後用力揮了揮手,沖著黑老說道:「黑老,對不起了,上頭有令,必須讓此人歸案!」

「來人,動手!」

黃青虛又一次命人動手,黑神元看到自己沒有保護楊柏,頓時也著急起來。黑神元是擔心激怒楊柏,楊柏如果出手,這些飛虎組的人根本就不夠看。

「哈哈,楊柏,看到沒有,誰也無法阻攔,你今天必定會被抓!」

李基兆鄙夷的看著楊柏,無論什麼強者,在權勢面前,都要低頭。

楊柏當然也看到了,臉色徹底冷酷下來,熟悉楊柏的人都知道,楊柏已經動怒了。

不過就在這時候,楊柏的身後卻傳來淡淡聲音。

「黃青虛,你好大的膽子,誰給你的權利?」 看到亞歷克斯這副模樣,甚至沒有好好的回答問題,許醉凝不由得有些詫異。

坦白丸藥效還是非常霸道的,在她的面前幾乎沒有人還能夠流露出情緒和反抗。

一般都只會像亞歷克斯之前那個樣子,面對提出來的問題,只能老老實實的回答。

可是沒想到亞歷克斯對這件事情的抵觸情緒,竟然可以蓋過坦白丸的藥效,生生顯露出了這樣明顯的情緒,這樣的情景可不多見。

「別在這廢話了!」

許醉凝聲音冷清而嚴厲。

「我知道你肯定知道些什麼,不然你剛剛何必逃跑!現在就把所有你知道的,關於大天使的嘆息的事情都給我說清楚!」

為了能夠讓亞歷克斯老老實實的回答問題,許醉凝故意把問題說得更加坦白和直接,這樣他就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了。

亞歷克斯聽見了許醉凝的話,眼裡依然都是反抗,可是無奈藥物的作用實在是過於強大。

面對這樣直白的問題,他根本沒有辦法逃避回答,於是只能將已經隱藏了一輩子的秘密全部都說了出來。

「二十多年前,歐陽家突然找到我說,他們的少夫人想要然後我幫他設計和打磨一款鑽石戒指,以此作為他新生兒子未來的訂婚戒指。」

「我剛剛接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高興的都快瘋了,就算我是龍熙盛景的首席設計官又怎麼樣,這都比不上能夠為歐陽家打造一枚船家的戒指啊!我的設計師名聲也一定會因為這件事情而水漲船高。」

「我馬上就能夠得到我職業生涯最大的一次肯定了,因此我毫不猶豫的就去見了當時歐陽家的少夫人楚漫棠。」

「我從來沒有見過那麼美的女人,我一輩子見的美女夠多了,可是像她那樣又嫵媚又高貴的樣子,真的是從來沒有見過。」

「她給了我一顆上好的鑽石原石,讓我自己進行切割和設計,這對我來說可以說是手到擒來,可是沒想到他又另外給了我一瓶藥水。」

聽到了這樣關鍵的詞語,一旁的許醉凝自然是忍不住想要多問一句的。

「什麼藥水?」

雖然亞歷克斯本來就是白人,皮膚自然也要白一些,可是現在他臉上所呈現出的坦白卻與膚色無關,完全是因為恐懼,他的嘴唇也止不住地顫抖。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那個藥水是無色無味的,可是我只要接近那個藥水,就會覺得渾身上下都冷到了骨子裡,就好像連血管裡面的血液都結了冰一樣!」

許醉凝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聽到了亞歷克斯的描述,他心裡多多少少有一些猜想了。

楚漫棠給亞歷克斯的藥水,恐怕就含有霜骨之毒的毒素。

這麼說來,霜骨之毒真的…是歐陽楚的母親做的?

果然,亞歷克斯繼續說道。

「她把藥水給了我,讓我白天照常進行工作,晚上的時候就得把鑽石給泡到這個藥水里。」

「她說這樣做是為了鑽石能更好的滲透好藥液裡面的葯素,我當時覺得好奇還問了一句,這個藥水裡面到底有什麼東西。」

「可是楚漫棠不願意說,我哪裡還敢再追問呢。就算我當時覺得奇怪,但也沒有質疑太多。」

「這畢竟是歐陽家交給我的工作,我也就只能按照了她的吩咐,白天的時候我的工作照常進行,該打磨打磨,該切割切割,等晚上的時候就把半成品放到藥水里浸泡一晚上。」

「就這樣日復一日…直到…」

亞歷克斯說到這裡的時候,眼睛忍不住閉上了,渾身的寒顫一直都停不了,好像想到了什麼更恐怖的事情一樣。

「直到有一天,我和往常一樣,白天工作結束,把弄了一半的大天使的嘆息給泡到了藥水里,然後就去休息了。」

「可是沒有想到,我的寵物狗在那一天沒有拴緊,晚上的時候自己跑了出來,看到了泡在盆子里的戒指,可能只是試探性的去舔了那個藥水吧…然後就死了!我的狗被毒死了!」

許醉凝臉色有些陰沉,他忍不住想要看看一旁的歐陽楚,卻發現歐陽楚的神色根本沒有任何的變化,連一點情緒都看不出來。

看歐陽楚不打算開口,許醉凝忍不住問道。

「所以你在那個時候才剛剛知道楚漫棠給你的藥水有問題是嗎?」

「嗯。」

亞歷克斯艱難的吞了一口口水。

妖孽王爺蛇蠍妃 「我當時嚇得六神無主,我的狗竟然當場斃命,這個藥水裡面的毒素也未免太過霸道了。可是我實在想不明白,楚漫棠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做,這不是送給自己兒子的禮物嗎…為什麼要用毒藥去泡?她到底有什麼目的?」

「我真的快要被嚇死了,歐陽家的事情竟然被我知道了,這種豪門之間的秘密,知道的人恐怕就只能死吧?所以我當時瘋了一般的打磨好了戒指,趕緊就送回了楚漫棠的手裡。」

「楚漫棠確實給了我一大筆錢,然後叮囑我,要我對這件事情保密。我表面上自然是要答應下來的,可是那個時候我心裡已經害怕的要命了。」

「我知道楚漫棠之所以不用動手,是因為她還不知道,我已經知道這個藥水裡面有毒。可是我有這樣的直覺…如果被她發覺,她一定就會殺了我的!」

「從那之後,我甚至不敢繼續設計珠寶了,就怕她哪天突然想起來,覺得我還是個隱患,滅我的口,正巧那個時候我的妻子查出了癌症…於是我便直接辭職了。」

「我帶著妻子回到了自己的故鄉,在那裡一起走完了她生命最後的歷程。」

許醉凝不由得微微蹙眉,這麼聽來,亞歷克斯的整個故事中壓根就無關緊要。

他根本就不知道藥水裡面有什麼,整件事情唯一的紕漏可能只是楚漫棠沒想到亞歷克斯會陰差陽錯的得知這是毒藥罷了。

否則亞歷克斯也不可能活下去,現在還在這裡跟他們說話了。

「你還知道別的什麼事情嗎?」

許醉凝不死心的開口問道,這一次亞歷克斯拚命的搖頭。

「我是真的不知道了…這些年來,我從來沒有對別人說過這些事情,我也都是被楚漫棠給逼的,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了!求求你們放過我吧!」 楊柏的身後,梅姨扶著黃毅而出,黃老威嚴無比。而此時黃青虛大吃一驚,恭敬的趕緊低頭,沉聲說道:「叔父,你怎麼在醫院?」

黃青虛可是黃家之人,兩人還有親戚的關係。而且黃毅的身份,在港島是舉足輕重的。

「黃青虛,楊先生是我的救命恩人,他人微言輕,難道老夫呢?」

「沒有證據,就抓人,你就是這麼當隊長的?飛虎組在你的手中,是什麼?」

黃毅臉色鐵青,好不容易恢復的心境,被黃青虛打破。

「叔父,不是這樣的!」

黃青虛已經徹底虛了,望著黃老趕緊退後。而此時的黃毅也來到楊柏的身邊,輕聲說道:「楊先生,這件事我來處理吧,別人不相信你,我相信你!」

「像你這樣的人物,無需說那樣的理由,是你做的,你肯定會承認,不是你做的,肯定不是你。李降山的事情,我也有所耳聞,呵呵。」

黃毅這麼一出來,誰還敢動楊柏。而此時楊柏沖著黃毅點了點頭,黑神元看到老友恢復,也是相當開心。

「收隊!」

黃青虛沒法抓人了,有黃毅做保證,在港島無人敢抓楊柏,除非有絕對的證據。

飛虎組的人退後,韓淑昭可不幹了,當然認出黃毅,那是一代文豪,港島黃老。

「黃老,你什麼意思?你相信他,他就不是兇手了?」

大制藥師系統 「我兒子現在兩腿斷著,就這麼算了?」

韓淑昭就是潑婦,就算面對黃毅,也相當不客氣。

黃毅看到韓淑昭,當然也看到李基兆,對於李家也有所了解,不過剛要說話,卻聽到旁邊的梅姨淡淡說道:「韓淑昭,你兒子什麼樣,心中沒有數嗎?別給豪門丟人,你們韓家怎麼出了你這樣的。」

梅姨這麼一說話,韓淑昭愣了一下,本能的後退。要知道當初梅姨在貴婦圈當中,那絕對一代傳奇,猶如古代紅線女一樣。

梅姨曾經對韓家有恩,韓淑昭敢跟所有人耍橫,如果招惹梅姨,就會被韓家驅逐。

「楊先生,還有我,只要他們沒證據,不可能動你!」

梅姨慈祥的看著楊柏和風飛煙,特別喜歡兩個年輕人。而且梅姨剛才也聽到楊柏的話,這事情本來就是文奇做的,而文奇還想綁架楊柏,這件事都是跟李降山有關。

「多謝梅姨,事實就是如此的!」

楊柏淡淡的說著,這次幸虧有黃老和梅姨,看來以後在港島當中,還得多多依靠兩位長者。

「你說話,怎麼辦?」

韓淑昭無法耍潑婦了,只能夠沖著李基兆而來。而此時的李基兆手機也響了,看著熟悉的號碼,李基兆沉聲看著楊柏。

「楊柏,這事情不算完,別以為有黃老幫你,我們走!」

李基兆直接放棄,畢竟這是醫院,黃青虛這些人無法抓楊柏,而楊柏還有黃老相幫,這件事就相當麻煩。

「李基兆,你如果敢動楊先生,你可以試試?」

黃毅冷哼一聲,來了倔脾氣,憑藉手中筆,黃毅只要給報社寫一片文章,揭露李家的事情,那將會引起軒然大波。

李基兆沒有吭聲,無論如何,黃毅的身份在那,李基兆只是商人,無法動黃老。

李基兆這些人都走了,楊柏又一次感謝黃毅,而此時的黃毅卻哈哈一笑,暗中沖著楊柏說道:「趕緊走吧,久別重逢,勝新婚!」

「黃老,哈哈,多謝!」

楊柏也沒有多說什麼,領著風飛煙就出去。離著醫院不遠,有五星級港島酒店,風飛煙就住在那裡。

風飛煙早就害羞的無法說話,好不容易等到酒店當中,未等楊柏反應過來,風飛煙已經撲了過去。

房間內,發生不可描述的事情,而在仁和醫院的高級病房當中,李基兆終於給那個號碼打了過去。

「洪朱,找到了吧,我要讓文奇死!」

李基兆的話剛說一半,電話那頭卻傳來文奇冷酷的聲音。

「李家主,你可真狠,洪朱都能夠請出來?」

洪朱也是十大罪犯之一,跟文奇起名,尤其兩人暗中都是教宗的使者。本來文奇被洪朱找到,沒覺得如何,可當洪朱突然出手的時候,文奇準備的後手反殺洪朱。

「什麼?你沒死?」

李基兆震驚了,弄不了楊柏,難道還解決不了文奇。而此時文奇詭異的笑聲,從電話當中傳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