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什麼??你,你媽媽不准你……」在我看來的笑話,沒想到立刻引起了張靜極大的心裡恐慌,她那雙漂亮的眼睛里頓時淚光閃爍焦急道,「蕭強,那,那怎麼辦嘛,我,我以後……」

「哎哎你還真急了?張靜同學。」我笑著輕捏了捏她的小臉,一付好笑的神情道,「瞧瞧你,哪還像個陽光集團的總裁,老是哭鼻子,真是個小女人。」

「我就是小女人,哼,蕭強,我不管,你媽媽你一定要搞定了,我,我……」她說到這裡,臉上有些羞澀,最終咬咬銀牙道,「我,我一定要做你們蕭家的女人……」

「呵呵,知道了知道了,我會解決我媽的。其實我媽也是開玩笑而已,真要是知道你喜歡我,她高興還來不及呢。別著急拉,你先呆會,我先上去幫我媽整理東西去了,乖哦。」我笑著從車上走了下來,張靜看著我的笑臉,這才點了點頭,開始對著後視鏡補妝起來。這女人吶,永遠都是愛美的。

PS:章章都是大章節,有鮮花的朋友就努力的砸來吧.下面的保證更精彩. 在老媽慢騰騰的折騰中,我看著自己那輛心疼的賓士車后廂里被擺滿了一堆又一堆毫無利用價值的保健品后,突然朝著身旁的張靜低聲道,「靜,我讓你準備的東西你帶來了嗎?」

「恩,帶來了,放在後備廂里,呵呵,放心吧,剛才沒讓你媽看見。」張靜朝我調皮的笑了笑,連忙熱情的去拉住關上後備廂車門的老媽手臂,就好像是我家媳婦一樣的溫柔道,「伯母,千萬別累著了,這種事讓蕭強去干就行了嘛,來,快上車吧,時間也不早了,到淳西縣的話可還要開兩個多小時的車呢。」

老媽顯然對張靜的熱情有些適應不了,勉強笑著點點頭,朝我奇怪的望了眼后便坐進了車子里。這個時候,老爸卻似乎突然好像看出了什麼,朝我有些曖昧的眼神望了眼,拍拍肩膀道,「小子,繼續努力,把張靜給追到手,那我們蕭家可就光宗耀祖了,嘿嘿……」

我倒……汗,什麼叫把張靜追到手?她的全身上下早就被我都給看遍摸遍了好不……我有些無奈的只能苦笑著點點頭,坐到了駕駛位上。

父母早就知道我學了開車,我也將駕駛執照給他們看了。由於父親是老司機了,所以我學開車對於父母來說並沒有什麼反感,畢竟多一門技術也是好的。

賓士車在我熟練的駕駛中從家樓下的小道緩緩的駛進了寬敞的街道上,朝著C市的高速公路方向行駛而去。老媽在感覺到賓士車舒適的坐感后,不由摸著張靜的小手微笑道,「張小姐,真不好意思,還麻煩你開這麼好的車來,鄉下路差,你車要是開出什麼毛病來那可怎麼辦……」

「沒事的伯母,一輛車而已拉。」張靜微笑著連忙搖頭,「伯母能讓我也去你們家鄉過年,靜靜不知道有多高興。以後伯母要是有什麼用的到靜靜的地方儘管說,不用客氣的。」

「呵呵,好,好。」老媽滿意的望著張靜那美麗的臉蛋,不由感慨道,「哎,張小姐張的可真是漂亮,真不知道以後哪家公子能配的上你,呵呵,你又漂亮又有能力,誰娶了你那可就是天大的福分吶。」

「伯母過獎了,其實……」張靜剛想說話,卻朝我掃了眼后,臉紅的低下頭道,「呵呵,我只要能和喜歡的人在一起就行,並不需要他多少有錢的。」

「恩,好,張小姐為人的確很不錯,要不也不會上次那麼幫助我了。」這時候老爸插了句嘴,他摸摸屁股下柔軟的座椅,不由嘆息道,「今天真是托張小姐的福氣能坐這麼高檔的轎車,我開了十幾年的車,還真沒坐過像賓士這樣好的車呢,這車,恐怕要一百多萬吧?」

「爸,這可就是我懂了,這車單價就是220萬,加上進口稅和豪華配置的話,起碼要250萬左右。」我自己的車價格我自己怎麼可能會不懂呢,250萬,幾乎就是我那瑞士銀行賬戶上的一個零頭而已。

老爸有些驚訝的望著我,有些不可思議道,「強強,看不出你也會對這麼好的車有研究呀?是不是打算以後也買輛?對,男孩子就要有些奮鬥的目標,以後我看你買不買的來這輛好車。」

「就他?算了吧。」老爸的話才剛說完,老媽就立刻接上話語,完全否定道,「強強,你可別聽你爸亂鼓搗,錢哪裡不是錢呀,沒事買這麼好的車幹什麼,真是。真有那個錢啊,還不如攢起來來的好。」

我有些鬱悶的不能回答老媽的話,怎麼回答?難道告訴她,你坐著的這輛車就是你寶貝兒子的?由於最近出了那麼多事,在加上研究技術一直很忙,所以根本就沒有時間和父母坦白關於自己的事。我在想,是不是應該是時候和父母坦白一些事情的時候了?

很快的,車內安靜了下來,而我駕駛的賓士車也上了高速。這裡的高速是98年C市內最好的一條,平均限速在130碼的速度,所以一般車子開到140碼還是可以的。賓士車就是舒適性強,我開到140碼也沒有那種輕微抖動,整輛車感覺還是很穩。漸漸的,坐我身旁的父親開始閉目養神起來,而身後的母親和張靜在又說了會話后,也都有了困意,只有我這個可憐的柴可夫斯基在無奈的開車。

由於我是第一次開車去老家,還是比較有興趣的,更加上一旁的風景很美,所以也不至於會很無聊,車子也一直在勻速的前進著,如果照目前這個速度,恐怕只要在過一個多小時,就能到淳西縣了,在到老家的那個村子,只需要下了高速在開一段普通公路就行。

前面有輛大卡車擋住了去路,我剛想轉向換個車道,從後視鏡中,一輛白色的明顯改裝過的本田車幾乎和影子一樣突然直接從後面超了上來,嚇的我立刻轉回了原先的車道,這車和我駕駛的賓士頓時並排開在一起,完全擋住了我要轉向的車道。那強勁的發動機轟鳴聲和車子內的勁暴音樂就連我都聽的到,更是將張靜從小睡中驚醒過來。

「這車怎麼開的這麼快啊,真危險,蕭強,我們開慢點讓這車先開過去吧。」張靜望著身旁那輛白色的本田車,有些后怕。

我心裡有些惱火,這傢伙剛才的時速恐怕不下180碼吧?竟然開的這麼快,剛才要不是我及時轉了回來,就沖他這速度,還不直接撞在一起了?我掃了眼與我並排的車道上那輛白色本田,只見那副駕駛位上坐著一個打扮的非常妖艷的女人,而在她過去的駕駛位上,則是坐著一個年輕的染紅髮的小夥子。那位妖艷的女子此時也正好望向我,她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很快的朝我做了個鬼臉。

我既有氣又無奈,只能按了幾下喇叭,前面有大貨車,旁邊有那白色的本田車,我一時間超車也超不了,換車道也換不了,不由只能緩緩的減慢速度,想讓那白色本田車先過,我在換道。

可是那白色本田車似乎和我有什麼過節一樣,我減速這傢伙竟然也減速起來,楞是不讓我過道!這下我可真是火了,這都什麼人啊,那麼多的道不走,偏偏來堵我的?這時候,我又看見那妖艷女在望向我,不由朝她不滿的瞪了眼,結果她卻對我做了個大拇指朝下的手勢!

靠,原來這輛改裝過的白色本田真是和我耗上了,他難道是看見我開高檔的賓士車,想和我比賽?我的猜想才剛從腦中冒出,他接下去的動作就已經肯定了我的想法。

只見白色本田在快速的噴出一陣濃濃的排氣黑煙之後,車子在幾秒內猛然加速度,朝著前方狂飆而去,我能明顯的看見,那妖艷女子打開車窗將手伸出來,豎起的大大倒拇指,我氣的頓時不打一處來!我真的很想上去教訓教訓這傢伙,憑我的車子上的氦3發動機,難道還比不過你這輛改裝的爛本田?可是車上有父母在,萬一飆車的話,他們不罵死我才怪了。

思考在三,我還是決定不和那些瘋子飆車,依舊慢慢的換了車道,朝著前方開去。那白色的本田原本早就沒有人影了,可是見我沒有接受他的挑釁似乎又慢了下來,開始勾引起別的車來。我清楚的看到,這車就這樣東轉西竄的不停朝著這高速上的每輛車進行著挑釁,這樣危險的動作明顯的讓很多原本想換道的車都不沒敢動,自然大家的速度都慢了下來。

而就在這時候,我突然聽到前面猛的發出一陣撞擊的聲音以及車子翻滾發出的金屬嘎吱聲,頓時心裡猛的一沉,前面肯定出車禍了!

PS:兄弟們,第三名從相差幾十朵到現在相差十朵,我已經快沒有信心寫下去了,最近的鮮花怎麼了?好像比蝸牛爬還慢,難道是小紫的質量下降沒有人看了嗎?還是小紫的更新讓大家覺得太慢?好吧,那從今天開始,一天保證三章更新,一天中多50朵鮮花加更一章,多100朵加更兩章,以此類推.明天只要漲到500朵,加更! 那劇烈的摩擦聲以及翻滾的金屬車殼與地面撞擊所特有的聲音讓我的父母都從睡夢中醒了過來,我的車速一下子慢了下來,仔細的盯著眼前發生的狀況。

就在我視線的遠處,一輛黃色的麵包車整個身軀就這樣重重的橫倒在地上,拖出一條長長的痕迹,而一旁停著車,車尾燈不停在閃爍的,顯然就是那輛白色的本田車。我頓時明白,肯定是這輛白色的本田車橫衝直撞才會讓麵包車失控而翻車的。不僅僅是我,一旁的車子速度都慢了下來,有很多車都開始停到了一旁的緩衝帶旁,開始觀看起這場車禍。

就在我開到距離車禍不遠處之時,白色本田車上走下的那位打扮十分妖艷的女子和駕駛那輛本田車的紅髮男子一起正朝著出事的麵包車走去,我立刻朝著張靜道,「張靜,快打個電話報警。」

「恩?老公,你快看,那……那不是村長的兒子小黃嗎?」就在張靜點頭要從包包中掏出手機之時,一旁的老媽頓時有些驚訝的指著那駕駛白色本田車的紅髮年輕男人疑惑道,「對啊,就是小黃,好多年不見,都張這麼大了,老公,你快看看,是他吧?」

父親聽了母親的話,仔細的朝那紅髮男子盯了幾眼,最終也肯定的點頭道,「對對,就是村長的小兒子,嘿,這傢伙早幾年不就聽說去外省跟著他大哥做生意發達了,這都好幾年沒見了,樣子還沒怎麼變啊。」

「爸媽,你們說什麼?這肇事的傢伙是老家村長的兒子?」我不由有些無語,望著那叫小黃的紅髮男子滿臉絲毫沒有驚慌反而不屑的臉色,不由厭惡道,「這村長的兒子就這德行?」

「什麼叫這德行,可別亂說話。」老媽瞪了我一眼道,「咋們村的村長他大兒子在你爸媽離開前就出去闖蕩了,似乎在南方混的很好,好像開了很多夜總會,賺了好多錢,你可給我小心點說話,別惹上這種人,這種人有權有勢,我們惹不起。」

「怕什麼,有權有勢又怎麼了?」我平生最討厭的就是那些自以為很了不起的有錢人,這個紅髮男人竟然在高速上這樣開車,想來人品肯定是差掉極點的。那他那大哥,我看也好不到哪去。

此時那小黃正在和從麵包車中爬出來的司機似乎說著什麼,兩人爭吵的聲音是越來越大,那司機的額頭還流著鮮血,還好看樣子沒有什麼大礙。在高速上一個不小心那可是要出人命的,這傢伙竟然還在高速上這麼挑釁,真是個混蛋。

我走下車,朝著爭吵的雙方走了過去,這時候父親也跟了上來。不僅僅是我們這車,一旁很多停下來的車主都已經圍到了兩人身旁,似乎開始勸駕起來。

「娘的,老子已經向你道歉了你還想怎麼的?不就是賠錢嗎?說吧多少錢,我賠給你不就行了,少給我嘰嘰歪歪的。」我剛一走近,就聽見了那老媽口中的那位小黃不滿的聲音。

「你……你還是不是人啊?把我車子弄翻了竟然還說我嘰嘰歪歪?我不管,這事一定要等交警來處理,我和你沒完!」那麵包車司機肯定是生氣的,自己好好的開車結果碰上了這麼個二世主,額頭還被撕開了一個口子,他怎麼可能會就這樣善罷甘休。

「切,鄉巴佬,誰讓你開輛破麵包就敢上高速的?有本事也學人家開賓士啊,那200多萬的車我都不敢撞呢,你這種車,我賠你輛新的都無所謂。」這時候,那打扮妖艷的女子朝我掃了眼,她口中的那輛賓士明顯就是說我開的那輛了。

「你這樣說就不對了,大家都是回家過年的,誰想出事呢?車好車壞和上不上高速有什麼關係?」我實在看不慣這兩人囂張的話語,立刻幫那受傷的司機搭腔道。

「是啊,你看人家開賓士的老闆都說話了,你還有什麼話說?別以為有幾個錢就了不起,撞車就是你的不對!」那司機見我幫忙,朝我感激的望了一眼,繼續憤憤不平的吵道。

我的這句話,立刻讓那紅髮的小黃朝我兇狠的瞪了一眼,冷笑道,「嘿,給你面子你還上癮了,你真以為我不敢撞你的賓士呢?有本事,你和我飆一局啊,我出五十萬,如果你能贏了我,五十萬就歸你了。」

「謝了,沒那興趣。」我輕蔑的掃了他一眼,剛想繼續說話,卻被一旁的父親給拉住了衣袖,他這時候朝著那小黃露出一絲微笑道,「小黃,好久不見,我是你蕭哥啊,以前年輕的時候還和你一個學校,還記得不?」

那小黃疑惑的望了我父親一眼,突然露出一付恍然大悟的表情道,「哎呀,原來是蕭哥,真是好久不見了,呵呵,後來我聽說你和村裡的蘭姐一起去C市發展了,還後悔沒見到你們最後一面呢。」他說到這裡,卻看見父親的手正拉著我的手臂,不由疑惑道,「這位……是你的兒子?」

「是,呵呵,我兒子,蕭強,蕭強,還不快叫聲黃哥。」父親顯然是不想和這姓黃的搞壞關係,畢竟他可是村長的兒子,我聽見父親的催促,不請願的隨意叫了聲黃哥。而那出車禍的麵包車司機見我和那姓黃的竟然認識,冷哼一聲便不在說話了。

「哎呀……原來開賓士的帥小伙竟然是蕭哥的兒子,嘖嘖,真是沒有想到。我最近剛好從南方回來過年,好多年沒回來了,這不,一來就出了這事,真是晦氣。」那姓黃的見我是父親的兒子,越發的得意起來,我氣的不打一處來,什麼叫晦氣,碰上你才叫晦氣呢。

「呵呵,不是的,這車只是我兒子一個朋友的,因為今年我們也要回家過年,才開來用用,哪有你小黃混的好,對了,你大哥還在南方沒回來嗎?」老爸是個老實人,馬上把一切都招了出來。

幾乎在老爸說話的同時,那姓黃的和那位妖艷的女人臉上立刻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神情,立刻臉上露出了些鄙夷的神色,這種勢利小人,真是無恥到了極點!

「滴滴……前面的人靠邊靠邊,前面的人靠邊靠邊……」就在我準備上去繼續和他在理論之時,匆忙趕到的交警總算開車三輛警車出現了。就在交警出現后,人群被迫分散成了幾股紛紛靠到了車邊,交警下車后立刻開始搭起障礙封鎖起靠右邊的這兩個路道,以保證道路的暢通。

「你們誰是肇事者?」一位穿著交警服的警察朝著我們這邊掃了眼,拿出手中的本本道,「肇事者和出事者請全部到我這邊來。」

那麵包車司機捂著額頭的傷口首先走了出來,紅髮姓黃的傢伙帶著他那妖艷的女朋友也走了過去,在走到我身邊時,他朝我笑道,「小兄弟,既然你是蕭哥的兒子,就請過去幫我說句公道話吧,剛才你的車子和我的車子是並排開的,後來的事你應該都知道。」

我怎麼可能會不知道那傢伙是怎麼想的,無非就是想讓我過去幫他說些好話,以為我父親和他關係不錯就想讓我做假證?嘿嘿,好吧,既然你這麼有恃無恐,那我就去替你做做現場證人又何妨?

PS:今天第五章,小紫說到做到,明天起一天三更,每天鮮花只要漲50就會加更一章,小紫言出必行.希望大家能幫小紫保住第二,謝謝. 「警察同志,你給評評理,這傢伙開著那輛改裝過的白色本田車,超速起碼有好幾十碼,在高速上橫衝直撞的好像是他家一樣,我明明已經打了轉向燈,他竟然還像瘋子一樣的撞上來,你說他應該不應該付全責?」那麵包車司機一見交警,立刻委屈的直接憤憤不平的說道,「我老章開了十幾年的車了,還從沒見過這麼蠻橫不講理的,把人撞了他還和沒事人一樣,真是氣死人啊……」

「你先別激動,我們交警一定會秉公處理的。」交警朝他點點頭,又朝著我身旁那紅毛姓黃的道,「叫什麼名字?看你那車牌,好像是G省的吧,怎麼跑來Z省鬧事?」

「我叫黃有為,哎,兄弟,鬧事這詞可就不對了,我可是地道的Z省人,難得回家一次,這才從G省開車回來的。你可別聽那傢伙胡說,我和我女朋友一直規矩著開車,這車速這位開賓士的小夥子是知道的,一直沒超呀,是他自己打方向燈太突然,我反應不急才撞上的。好吧好吧,算我倒霉就是,要賠多少錢都我出,行不?」那姓黃的說的一付理直氣壯,還指了指身旁的我,明顯是把我當證人了。

「哦?年紀這麼輕開賓士?你有駕照嗎?」交警上下打量了我一番,也許是因為我開著高檔的賓士車原因,所以對我態度還算比較緩和,只是例行的詢問道。

「有,在車裡。」我指了指一旁的賓士車,朝著交警道,「請問下交警同志,如果超速過170碼是什麼處罰,超速撞車又是什麼處罰?」這個姓黃的傢伙明顯就是個超速老手了,一般在有測數的地方他是不會超的,只有在沒有監控的地方他才會像瘋子一樣加速,其實我也知道這傢伙只是為了刺激而已,撞車他也是不願意的。

「超速過170碼算屬於超速50%以內,罰款兩百並扣三分,如果在這裡過200碼的話那就是50%以上了,那就會弔銷駕駛執照。超速撞車的話,那要看情節嚴重來定,像這位先生只是擦破皮的話,基本只需要賠償醫藥費和修理車子的費用就行。如果這位先生一定要告這位黃先生的話,那就必須通過法院來處理了。」交警說話非常的流暢,一會就說完了我要問的問題。

我點點頭,朝著身旁的黃有為露出一絲笑意道,「那好,交警先生,我剛才在這塊路段無監測地區,發現這位黃先生時速已經嚴重超過200碼,而也是他胡亂在高速上變道,才會造成這位司機翻車,所以主要原因,在與這位黃先生。」

我的話一出口,那黃有為和我父親幾乎同時立刻傻眼了,他們顯然沒料到我竟然會說出這種話,只有一旁的麵包車司機激動的跑來握了握我的手,感激的朝我說了幾句。我輕笑著搖頭道,「你不用謝我,其實我只是說出實情而已。」

「哦,既然你是黃先生特意拉出來的證人,那應該就不會有錯了。不過為了公平起見,我還會去問下路邊其他幾名目擊者。」交警說到這裡,立刻叫了另一名交警去詢問路邊停著車的司機去了。

「你……蕭小子,我和你好像沒什麼仇怨吧?為什麼要這樣整我!」黃有為徹底火了,他原本是想讓我給他做下證,結果搞了半天我不但不幫他忙,反而去幫了那麵包車司機,這下他真有些鬱悶了,他有錢,賠點無所謂,可是吊銷駕駛執照,那就意味著他這兩年內都不能開車了。交通法規定,被吊銷執照后兩年內是不能補考的。

「我不是在整你,我只是在說事實。」我朝他露出一絲微笑,聳聳肩膀道,「對不起,從小我就是個不愛撒謊的人。」

「強強,你這是幹什麼,快去和交警說你說錯了,快去啊。」老爸也不禁急了,他想來是害怕惹上村長這一家,有些焦急的想讓我不要惹事。

「爸,如果我在改口供的話,那就是欺騙警方,可是要被拘留的。」我故意打了個幌子,說實話,我就是看不慣這小子有點錢就牛B烘烘的摸樣,讓人看了就來氣。

「好,好你個蕭強,很好,你真以為老子被你擺了道就沒辦法了嗎?哼!」黃有為冷冷的瞪了我一眼,無視身旁我老爸射來的視線,朝著交警道,「請問你是哪個支隊的?」

「我是C市公安局第四交警大隊的交警,編號P34523,有任何疑問都可以直接找到我。」那交警直接很大方的就說出了自己的編號。

「哦,是第四交警大隊的,請問你認識不認識C市警察局的黃達黃局長?呵呵,我大哥和他是好多年的老朋友了,要不,我打個電話給他,你來接接?」那黃有為見講理不行,竟然換了個方法,開始托關係起來。華夏國已經從不知道什麼時候起便有了這種習慣,出什麼事就要托關係找後門,當然,可能如果沒有這種後門,也許他們也就不敢這麼囂張了。

黃達,那不就是那黃局長?我在心裡冷笑幾聲,這傢伙還是我的手下,審判組織的成員,看樣子,這黃有為到是不錯,連黃達竟然都認識。他們兩人都姓黃,會不會有什麼關係?

黃有為很快打了個電話給黃達黃局長,在寒蟬了幾句后立刻將事情說了遍,我只看見交警臉色有些驚慌的接過電話,然後不停點頭說是。待他掛斷電話后,第一眼望向我便道,「蕭先生,你想改自己的口供嗎?現在如果你改的話,那剛才的話我可以當沒有聽見。」

果然,黃達說過一番話後作用就是不一樣,這交警幾乎是態度來了個360度的大轉變,竟然可以說出這樣的話。一旁的老爸急著連忙拉住我,意圖很明顯,讓我改供詞,我輕笑道,「不好意思,我這人說話從來就不會反悔,所以也請警察你不要被其他事物所干擾,該怎麼樣就是怎麼樣。先不說別的,你可以去看看路面那輛本田車劃出的痕迹,以正常速度是根本擦不出那麼遠的車痕的,這些大家其實心裡都明白。」

那麵包車司機明顯沒料到我還會幫他,不由激動的點頭道,「是啊是啊,交警先生,你看看他車胎和地面產生的痕迹就知道誰在撒謊了。」

那交警好像直接無視那麵包車司機一樣,朝我盯了眼道,「你真的不打算改供詞?」

我看著那黃有為得意的笑容,氣就不打一處來,直接乾脆的搖頭道,「不改!」

「好,那我要抄下你的車牌,給你做個詳細的資料。」交警見我死活不鬆口,便開始對我故意進行調查,我還不知道,這傢伙肯定是被黃達的命令給嚇的一定要幫黃有為了,他調查我?基本可以說是居心叵測。其實我只是想給黃有為一個警告和教訓,吊銷他的執照,對那麵包車司機,對所有剛才險些被他撞的車主都有個交代。還有,我最看不慣別人那付趾高氣昂的摸樣,其實斗到這裡,已經完全是在斗一股氣,而不是什麼實質性的東西了。

交警走到了我那輛賓士S600面前,點頭道,「不錯嘛,這麼好的車都開的起。」

「他哪開的起,那是問人家借的。」黃有為連忙插了一聲,鄙視的朝我掃了眼,我點點頭,微笑道,「是啊,我是問朋友借的。」

交警不在理我,自顧自的走到了車頭前,對著那張車牌便準備抄到手裡的本子上,可是就在這時,他似乎發現了什麼,雙眼有些驚訝的蹲下身子仔細的開始觀察起那塊車牌來。

我走到了交警身邊,問道,「交警同志,你抄車牌需要蹲下來抄嗎?要不要我給你準備個小凳子?」

「哼,少油嘴滑舌,我問你,你這車牌,是不是假的?」交警說這話時臉色明顯的非常得意,他用手敲了敲車前這塊普通的號碼,皺眉道,「這車牌肯定是假的,車牌沒有這麼厚,而且材質也不是鋼的,難道這車是你偷的?」

「偷……」我真有些哭笑不得起來,這張靜也真是的,換張真的上去不就行了,偏偏不知道從哪搞了張假牌照,害的這位勢利交警還自以為找到我的弱點了,哎……我朝車裡的張靜掃了眼,張靜有些無奈的和我翻了翻白眼,便從車內也站了出來。

張靜的出現,立刻讓周圍人群眼前頓時一亮,這麼漂亮的女人,走到哪裡都只能會是焦點。只不過那交警正半蹲在車前仔細的研究著車牌呢,所以他並沒有看見走來的張靜,只聽見白色高跟鞋和地面發出的聲音。

「哈,我知道了,這車牌裡面還有塊車牌!」在交警比劃了幾下后,他似乎發現新大陸一般的朝我冷笑道,「該不會,這車真是你偷來的吧?哼,看我把真車牌給抄下來一查,你就原形畢露了!」他說到這裡,猛的用手想將那塊假車牌板下來,可是似乎力道有些不足,車牌只是彎了點,並沒有完全落下。

「交警兄弟,我這有工具箱!」黃有為幸災樂禍的從自己車上找到了工具箱,連忙送到了交警的身旁,交警笑著拿出了一支扳手和螺絲刀,直接將我賓士車上的假牌照給硬生生的拔了下來!

也就是拔下車牌后,他興奮的連忙想看看裡面那張車牌到底是什麼,也好早點向中心查一查到底這車是誰的。賓士S600在C市別說不多,放眼整個Z省在98年估計也只有幾輛,所以這種高檔車非常好查,只要知道車牌號碼,車主的信息想查不到都難。

可是,當他第一眼看到這車牌后,他頓時就徹底的傻眼了,那臉上興奮的神情幾乎在頃刻間化為烏有……而這時,有些懂車牌的圍觀車主幾乎同時發出了一陣倒戲冷氣的聲音,黃有為更是驚訝的張大了嘴巴,簡直一付天地要崩潰的摸樣。

是的,我的賓士S600真正的車牌,華A000010正式亮相,知道這車牌分量的人絕對不會像沒事人一樣!想像一下,一個在全國中央政府的第10號車牌,這樣的牌子本身的含義代表了什麼。這樣的車牌,代表著是當今華夏國的政治核心權力!

PS:大章求花,還剩兩章,晚上更新. 「哐當……」目瞪口呆被完全嚇傻的交警手裡的扳手幾乎在同時掉在了地上,發出一聲極其難聽的金屬摩擦聲。他也許完全沒有料到,在那塊假車牌的身後,會隱藏著一塊他這輩子都沒有見過的車牌吧?這種車牌,恐怕他只有在警校中學習特殊牌照時才看見過,這時候,紅色的華A標誌已經讓他立刻知道,我是絕對不好惹,也是肯定惹不起的大人物。廢話,就算這輛車不是我的,我也要認識車的主人才行啊,那我也就肯定是車主的好朋友了,和擁有這樣身份的車主是好朋友,傻子都知道不能惹了。

「對不起,蕭先生,剛才有任何冒昧的地方,還請原諒,我只是在執行公務,而且,有上頭的指示,我不能不這樣做。」他的話說的很含蓄,上頭的指示無疑就是指警察局長黃達了,這樣的話語無疑是非常明智的,只要是正常人都應該會聽出他話中的含義,那就是「我在執行公務的時候上級給了我指示,我不能不這樣做,如果違反上級命令,那我就要去喝西北風了。」這傢伙確實聰明,一腳就把這事全部踢給了他的上級,也就是剛才電話中的警察局長黃達,好像他也是受害者一樣。

我朝那位警察掃了眼,聳聳肩膀翻了翻白眼道,「哦?現在不懷疑這車是我偷來的了?」

「不不不,怎麼可能會是偷來的呢,呵呵,蕭先生,您有什麼吩咐儘管提,儘管提……」交警的額頭明顯流出了絲絲冷汗,朝著我乾笑道,「蕭先生,您不準備更改你先前的觀點是嗎?您要求的還是對黃先生進行超速肇事處理?「「你說呢?」我反問了他一句,冷笑道,「身為一名人民警察,不嚴格職守規章制度,就知道做牆頭草兩邊倒,你這樣還配做名交警嗎?「「是是,蕭先生教訓的是,我一定努力改正。「交警在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后,朝我猛一敬禮,「請蕭先生放心,這件事我一定會徹查到底,絕對做到公平公正!「黃有為一聽交警的話立刻就傻眼了,他雖然不是交警,當然也不知道那華A000010的車牌代表著什麼,當他聽到交警的話后,連忙拉住他手臂焦急道,「交警同志,你還是快點開證明吧,該賠的我賠,先讓我走行不?」

「走?你想走哪去?告訴你,你超速過50%就必須吊銷駕駛執照!」交警的態度就好像來了個360度的大轉彎,朝著黃有為立刻綳起臉道,「請你把駕照拿出來,在我登記上報后,你的駕照就會被正式吊銷,在兩年內,你是沒有資格重新補考駕照的。」

面對交警如此堅決的話語,他已經明白肯定是那塊車牌出了問題,要不然這交警不可能會態度轉變的如此之快,他冷冷一笑道,「交警同志,你這樣搞我可別後悔,我和黃局長可是好朋友,你就不怕……「「喂?老黃啊,對對,我是蕭強,剛才是不是有人要你幫忙處理交通事故?恩,對,就是後來接電話的那個交警,對對對,我正好也碰到了這事,交給我處理?好好,那我讓交警給你說。「就在黃有為想拿黃達做壓制交警的籌碼時,我打電話的聲音立刻打斷了他的話語。我隨手將手機扔給了交警,不屑的掃了眼黃有為,朝交警道,」接電話,是你們黃局長的。「交警真傻眼了,他一天當中接到兩次C市警察最大的官的電話,如果換做是精神脆弱之人的,恐怕就要崩潰了吧。他顫抖的接起手機,瞬間就連我站的那麼遠都能聽到手機中的咆哮聲,不由在心底暗笑起來。這黃達可是我的手下,你說他是朋友重要還是前途重要?我可是他的陞官樹,對我他巴結都還來不急呢,怎麼可能還會管那黃有為。

看著交警那滿臉點頭的委屈摸樣,我已經知道他接下去會幹什麼了。轉過身,我朝著那麵包車司機笑道,「大叔,放心吧,這國有國法家有家歸,是誰的事就應該由誰承擔所有,一絲都不能逃避。我還有些事,就先走了。我相信這交警同志會很認真的負責這事,絕對不會讓你吃虧的。」

「謝謝……真的太謝謝了……好人吶,蕭兄弟,你真是個大好人!「那麵包車司機拉住我的手激動不已,是啊,憑什麼窮人就要被壓迫,受欺負?窮人也是人,是這個國家的大多數群體!憑什麼窮人就一定要受富人的壓迫?

拉了拉一旁已經完全看呆了的父親,我將他拉回了賓士車內,在接過交警還回來的電話時,我明顯的看到他眼神中那種無比恭敬的表情,當然,我是不知道到底黃達和他說了些什麼,但是想來,黃達這老傢伙已經告訴他,我絕對是他惹不起的人了。

當我坐上賓士車后,能分明的感受到不遠處黃有為那絕對陰冷的目光。對,是我害的他被吊銷了駕照,不過,我喜歡,我樂意。像他這樣的人,就應該教訓教訓。當然,我的仇人多了去了,多他一個,也就是芝麻綠豆的小事而已……

車子緩緩的開始加速,再次在高速上跑了起來,父親滿臉擔憂的望著我,有些惱怒道,「強強,這可怎麼辦才好,你為什麼偏偏要出那個頭啊!這下好了,小黃被吊銷了執照,他以後要報復你可就完蛋了。咳!孩子他媽,一會到了村裡我們就先去趟村長家陪禮道歉吧,這要鬧下去,吃虧的可是我們啊……「「伯父,你就別怕了,像那種人就應該好好的教訓教訓,我覺得蕭強沒有做錯。吃一塹長一智,我相信有了這事以後,那傢伙以後開車肯定不會像現在這樣亂來了。在說,就算他要找蕭強麻煩,不是還有我了么,放心吧伯父,我一定不會讓蕭強出事的。」張靜這時候及時趕來圓場,滿臉微笑的朝著我父親說了起來。

「哎,張小姐,你是高處不知道我們低層窮苦人的情況啊……那村長的大兒子可是開夜總會的,說白了,那可就是混黑道的,這小黃要是那麼一說話……強強,你真是太衝動了!還有,你是怎麼認識那警察局長的?我剛才看你打電話,打的就是他吧?」

我剛想解釋,張靜卻又插話道,「哦,那黃局長是我介紹給蕭強認識的,我怕他在學校會有什麼事,所以就事先讓他認識認識黃局長,這樣以後萬一碰上什麼事情也好提前有個準備。」

我的父母聽到張靜說出這話,不由互相望了眼,有些怪異的尷尬點點頭。我真有些對張靜無語了,這丫頭可真夠笨的,要表現也不能亂表現啊,什麼又要保護我什麼黃局長又是她讓我認識的,一個女人這麼關係一個男人,那不明擺著要露餡了嘛!

張靜似乎這時候也反應了過來,小臉瞬間羞紅了起來低了下去,我尷尬的咳嗽了幾聲,小心的從後視鏡掃了老媽一眼,這不看還好,一看不由嚇了我一跳!這老媽此刻竟然露出了滿臉恍然大悟的神情……該死的,穿幫了!

「張小姐,你認識我們強強,好像還不到半年吧?」老媽開口說的第一句話,已經讓我感覺到危機的降臨,說實話,我不想被父母這麼早就發現張靜和我在一起的事,一來這樣對蘇欣她們不公平,二來我現在還是高中生,這樣的事情穿幫總有些尷尬。這第三嘛,萬一被父母發現張靜和我的事後,那我以後帶著蘇欣和楚綺彤回家在露出什麼馬腳,那不更頭疼了……

「恩,是,是的。伯母,我……」張靜明顯的有些慌亂,剛才她的確太想表現了,主要是在三女中,她其實是處於最弱勢的,由於有了上次我家被砸的事件,一直以來都讓她有些害怕我父母對她的印象不好,而且可能是剛才出發前在樓下我故意開的那個玩笑,說母親不願意有她這個兒媳婦,令她更加的恐慌吧,總之,她是越幫越忙,太想和我父母搞好關係了……

「你不用說了,呵呵。」母親見她一臉的焦急摸樣,滿臉露出更加肯定的表情,開玩笑,我老媽以前可是小區里的最佳紅娘啊,女孩子的心思,怎麼可能會騙的過她?「張小姐,其實,我看的出來,你喜歡我家強強,對不?」

「不,不是的,伯母,我……」果然,母親的攻勢開始了,我如果不是在開車的話,真要眼前一黑翻白眼了,張靜啊張靜,你在商場上也許是個老手,可是這感情的事對上我老媽,嘿,那是完全沒有戲唱了!

PS:鮮花到500朵加更一章,小紫一定兌現,可能今天兩更更完后時候有些遲,加更的章節會拖到凌晨,不過肯定會加更的,請大家放心.明天如果到550朵繼續加更,到600朵加更兩章! 「老媽,你亂說什麼呢,張靜是把我當弟弟一樣愛護,這樣也不行么?真是的。」終於我忍不住出聲了,故意裝做很不耐煩一樣的說道,「你也太把你兒子當回事了,也不看看張靜是什麼身份,我是什麼身份。」

我的話一出口,老媽顯然微微一頓,突然點頭道,「如果真像你說的那樣就好了,那我也就不用擔心了。張小姐,不好意思,我實在是擔心你們兩人會發生什麼不該發生的關係。你也知道,你是富家千金,那麼漂亮又那麼的能幹,我家這臭小子怎麼可能高攀的上,沒有事情當然最好,我只是想和你說,我家蕭強和你是根本不可能的,他配不上你這樣的女人。」

我媽的話一說出口,張靜頓時傻眼了,那張美麗的臉蛋就好像在頃刻間崩潰一般,神色完全黯淡了下去,無奈的她只能沮喪的點頭道,「知道了,伯母,我明白了。「「呵呵,明白就好。不過我還是很歡迎你多多幫助蕭強,和他成為好朋友的。」老媽拍了拍張靜柔嫩白皙的小手,微笑的圓場道。張靜此時除了苦笑之外,已經不想發出任何聲音。我也知道張靜聽到這種話肯定心裡打擊非常厲害,哎,一會到老家了以後,還是去哄哄她為妙。

車子里又恢復了平靜,只剩下發動機輕微的轟鳴聲以及一旁呼嘯而過的汽車不時發出的喇叭聲,很快的,在穿過兩座大山的中央處后,前方一片豁然開朗的平原在太陽的照射下頓時出現在了車內所有人的面前。

「靜靜,我老家的風景漂亮吧?」望著前方的小湖湖水上照耀的陽光,以及一旁遍布平原的田地,讓人立刻有種來到了田園水鄉的感覺,冬天的寒冷完全沒有讓這個生機勃勃的世界消失,就連有些悶悶不樂的張靜見到眼前如此美景心情都好了些,朝我點點頭算是肯定了我的提問。

繼續朝前開了十幾分鐘,我打著方向盤下了高速,在過境收費站交了錢之後,到了中午時分,我終於看見了在公路旁到處聳立的農村洋房,這片處於平原地帶的龐大村落,就是我的老家,位於淳西縣的鄉村。

四周在路旁玩耍的小孩子明顯發現了我這輛全黑的高級賓士轎車,不由好奇的全部停下了手中的玩物朝我這邊望來,就連一旁正在說笑村民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過來。賓士S600,這輛98年世界頂級豪華的轎車開在華夏國的鄉村小道上,不備受歡迎才有鬼了。當然,還是有些村民無視它的存在的,只不過那是因為,那些村民從來沒有見過賓士這樣高檔的車而已。

「老媽,先去外公家還是奶奶家?」我沿著小時候熟悉的線路緩緩開著車,老家經過這些年的發展已經完全和從前不能相比,那一幢幢的標準農村洋房就是經濟發展的傑作。當然,我老家在整個淳西縣都屬於算的上號的富裕村,這也要得力與我父親這輩人外出下海的功勞。

「恩,還是先去你奶奶家吧,估計你外公還不想待見我呢。」老媽苦笑了笑,朝著老爸示意了眼,老爸點頭嘆氣道,「還是先去村長家吧,向他賠禮道歉這樣日後也少些麻煩。」

「我說老爸,我都不怕你怕個什麼勁?張靜不是說了,我不會有事的。」我白了自己父親一眼,方向盤猛的右打轉彎,開進了一條開叉的小道,直接筆直衝了進去。

「滴滴……」在用汽車喇叭趕走一群在路上嬉戲的小孩后,我終於將車停在了一旁有座水泥做的三層新房的路邊。

遠遠的,透過車窗我就能看見在那水泥新房的院子里,有三個中年男人正有些目瞪口呆的朝我這邊望來,而在他們的中間,則站著一位已經蒼老到有些彎腰,滿頭白髮的老婦人。這就是我幾年未見的奶奶和三個伯伯們,他們此時似乎正在剝玉米洗菜為燒飯做準備呢。

「滴滴……奶奶,我來拉!」我拉下車窗,高興的按了按汽車喇叭,朝著院子里的奶奶大叫了一聲,而這時候父親也從副座位上下了車,朝著奶奶露出一絲有些尷尬的微笑道,「媽,我們來看您了。」

奶奶似乎還有些沒有反應過來,但是三位伯伯可不是老糊塗,當他們終於發現停在院子旁的高檔轎車上竟然出來的是自己的兄弟時,不由同時高興的朝我父親跑了過來。

「哎呀,四弟,你,你這是……」當我大伯伯最先衝到我老爸面前,驚訝的望著這輛黑色賓士車時,不由有些好像是在做夢一樣道,「我不是在做夢吧?真的是你啊,你小子,都幾年沒回來看看我們了!「「呵呵,大哥,工作忙,成家了也沒什麼時間,這不,今年我帶著蕭強和老婆一起回家過年來了。」老爸見到自己多年沒見的哥哥們當然也很是高興,幾人互相拍著肩膀笑容滿面。

「伯伯們好。」我從駕駛位上也下了車,朝著三位大伯同時打了聲招呼,不由笑道,「好久不見,新年快樂,對了,大媽媽(家鄉話,就是伯伯的老婆)們呢?「「好,好,新年快樂啊,你大媽媽她們正忙著準備午飯呢。呵呵,強強啊,幾年不見,個子都張這麼高了,我要是沒記錯,應該是在讀高中吧?」二伯伯摸了摸我的腦袋,朝我笑著問道。

雖然我這人最討厭別人摸我的腦袋,不過今天畢竟氣氛不一樣,加上心情很好,也不在意的點頭道「是的,我讀高中了。「「弟媳?你怎麼還在車裡呢?快出來吧,我們一起進去看看媽,媽這些年可想你們了,老是讓我們問你們在C市過的好不好,我老說她,呵呵,C市那是大城市,怎麼可能會過的不好呢。」三伯伯滿臉笑容的說到這裡,老媽終於帶著些不好意思從車裡鑽了出來,向三位伯伯都問了聲好。這時候,大伯伯笑著點頭后,不由將注意力轉向了這輛賓士車,他在摸了摸賓士車的車頂邊緣的光滑線條后,羨慕道,「乖乖,我可沒想到,我這三弟何止過的好,竟然還買的起車了,真是厲害啊,三弟,這車看樣子就很貴吧?要多錢啊?」

「呵呵,這車可不是我的,我哪買的起這種車啊。這車可要200多萬吶……」老爸連連搖頭道,「這車是我兒子一朋友的,她今年也來這過年來了。就在車裡呢。」

「啥????200多萬??」三個伯伯幾乎同時驚呆的大叫起來,也就在這時,他們立刻來了興趣,都想看看能買的起200多萬的豪華車的主人到底是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