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我必須要毀掉所有的碎片,但是因爲一些原因,我並不能去調查這些事情,所以希望你能幫我找出碎片的所在。”

“怎麼找?”談到正事事情左佑還是很靠譜的,他一臉認真的詢問,葉凌在說的時候也仔細的聽着,還時不時的問一些細節方面。

“好,這件事情就交給我了,你在這裏等我的消息就好。”

“找到碎片之後切記不要出手,一定要叫我過去,那東西比你想象的要兇險的多,我不想再有別人因爲這件事情受傷。”

“好,我知道了。那事不宜遲,爲了避免那些碎片造成什麼不可挽回的結果,我立刻下山。”

在臨走的時候,葉凌將注入自己法力的一隻紙鶴給了左佑,並且告訴左佑,只要找到線索就放飛紙鶴,他就能收到信息。

眼瞅着左佑離開,心裏還是有些不大對勁的。

“嗯?”正沉浸在離別的哀傷中的時候,突然聽到從葉凌嘴裏發出的一聲驚呼,隨後我就發現兔子懸空了。

我被葉凌抱在懷裏,好溫暖的感覺,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最萌身高差?

不自覺的就想到這方面,要不是有厚厚的兔子毛蓋着,整個就是紅燒兔子。

之前也被葉凌這麼抱過,只不過那個時候被黑氣侵蝕變得虛弱,根本就沒辦法去想那些有的沒的。

老天爺一定是覺得我太可憐,錯失良機之後再給我一次機會。

和想象的不同,葉凌的手掌傳來的竟然讓人心暖的溫熱,舉起爪子按在葉凌的手上,感覺相當不錯。

我們這樣也算執子之手吧?

葉凌很認真的把我拿在手裏上上下下的看了,之後自言自語道:“是隻母兔子,是迷路了嗎?你住在哪裏?我送你回去好不好?”

不愧是我選中的男人,對待小動物都這麼有愛心,我用頭蹭了蹭他,他笑的開心。

“我送你回家。”說着捧着我就要往外面走,我理所應當的在他的手裏掙扎,最後更是從溫暖留戀的手裏跳下來,歡快的在牀上打滾。

這一定就是傳說中的心意相通,葉凌看到我的表現之後說:“你是想住在這裏?”

兔子忙不迭的點點頭,葉凌眼神出現了一絲明顯可以察覺的歡喜,他苦笑着說:“只是一隻兔子的話應該不會有關係吧?不過我和你說好,要留下來陪我就要一直留在我身邊,絕對不能偷偷的跑掉。”

不能說話但是兔子點頭他能看懂就好,一連串的點頭,兔子腦袋都暈的不要不要的,就這樣我在葉凌住的地方住下來。

葉凌的很手巧,他用山裏尋常可見的樹藤編制了一個非常漂亮的兔窩給我,還給我在上面鋪了一層柔軟的兔毛。

不過有個情況是沒有想到的,夜裏趁着葉凌休息的時候我特地去找了狐狸大娘,想和狐狸大娘商量一下現在要怎麼辦,有沒有辦法讓我能夠恢復過來,結果我去了狐狸大娘那裏,蠢猴子也在那裏。

“大娘,可可的法術可是我們這裏最強的,爲什麼跟着那些人類出去一次竟然就會死了?我清楚的聽那兩個人類說,可可是爲了保護那個男人才丟掉性命的。”

死猴子這種悲傷的樣子是我從來沒見到的,它和我從來都是皮皮的,每個正行。

狐狸大娘說:“這是可可的劫數,是註定的,不過我算的卦象顯示的並不是死卦,而是留有一線生機。”

“大娘,你是說可可沒有死?”聽到這個猴子當時就蹦起來,在房間裏各種蹦高,很高興的樣子。

我覺得這個時候就是蘇可可正式出場的時候,我在狐狸大娘和猴子面前蹦躂。

“哪裏來的野兔子?知道我們在想可可竟然出來,是想讓我們傷心是不是?”死猴子毛茸茸的爪子將我提起來。

雖然和葉凌是一個動作,但卻是完全不同的感覺,我在死猴子手裏掙扎,結果猴子力氣大,我根本掙脫不了。

“狐狸大娘,今天中午我燉兔子給你吃。”

它這是要將我清燉了?死猴子剛纔還在緬懷我,現在竟然就要下死手?一定是我之前欺負它太多遭報應了。

該死的,爲了不淪落成食物,我在死猴子的手裏劇烈的掙扎。

它和狐狸大娘只把我當成是一隻普通的兔子?它們竟然也看不出我是蘇可可? 九尾貓妖丟下那羣被綁縛住的餓鬼化作一團白霧逃跑了,其實我和麗麗也沒打算追擊他,我們現在最關心的問題是胖子和老陳現在的安危,我們回頭一看,只見胖子和老陳兩個人捧着那個巨大的石頭一陣狂啃,石塊上面滿是他們劃破牙齦後留下的血痕。

麗麗見此情景,連忙用自己的尾巴重新把他們給拴住了,他們兩個則是拼命的掙扎,令我吃驚的是,我發現胖子和老陳的五官貌相已經發生了變化,頭髮開始掉光,只剩下褶皺的頭皮,肚子開始漸漸的鼓起,四肢變的枯長,明明就是一副餓鬼的模樣。

“麗麗他們已經開始變異了!”我驚駭的說道。

麗麗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現在一時也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來,只能先把他們給束縛住。

身後那羣餓鬼在嗞哇亂加不停,我和麗麗回頭望去,竟然有數百個之多,他們一個個被鐵鏈給拴住不能動彈,那誇張的表情,和伸出的手臂似乎是想向我們求救。

“麗麗,我們現在怎麼辦,要不要救他們!”我問道。

麗麗微微的搖了搖頭說道:“我們現在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我們當務之急是趕緊出去然後想辦法救胖子和老陳!”

“可是我們根本就沒有更好的辦法,據我所知,人要想變成餓鬼,除了投胎轉世以外,還真的沒有其他的方法,我們現在把老陳和胖子帶出去,他們很有可能一輩子就是這個樣子了!”我擔憂的說道。

正在我們兩個說話的時間裏,那羣餓鬼身後突然傳來了一陣陣粗壯的聲音,麗麗見情形不妙,連忙用幻術把我們兩個給隱身了。

那羣餓鬼見我們兩個也突然消失,茫然的看着前方,接着就相互喧鬧撕扯開來,一時間亂成了一團。

我和麗麗蹲下身子,不敢亂動,想看看那羣餓鬼身後的都是些什麼東西。

過了幾分鐘,只見一個身高足足有5-6米的牛頭人身的魁梧的傢伙走了過來,他的手上拎着一個粗大的狼牙棒,那個狼牙棒的塊頭,都快趕上死胖子的整個身體。

我和麗麗不敢做聲,靜靜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只見那個傢伙拎起一個餓鬼,跟拽小雞似的走到了那片桃林的旁邊,接着就用狼牙棒,猛的向那個餓鬼的腦袋砸去。

瞬間,那個餓鬼的腦袋碎成千朵桃花開,空腔子裏不停的往外面用處紅綠相間的液體,惡臭無比,簡直比死人屁眼裏的味道還要難聞,我和麗麗都忍不住的趕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接着這個牛頭妖精,從自己的挎包裏掏出一把粉末撒在了那個餓鬼的腔子裏,那個餓鬼殘存的身體立刻就發生奇異的變化。

只見他的腳趾開始變長,然後一根根的伸入地下,彷彿樹根一般,接着身上的皮膚開始變的粗糙,皸裂開始木質化,更噁心的是他的渾身開始長出枝芽來,不一會的工夫,那個原本瘦弱細長的餓鬼,竟然變成了一顆小一號的桃樹,又過了一小會,居然開出來花朵來。

說來也是十分的奇怪,這餓鬼的屍體雖然惡醜無比,但是他們變成桃樹後的花卻芳香奇異,簡直就是和他們原來的身體味道判若雲泥。

那個牛頭妖精一個接着一個的給這些餓鬼行刑,感嘆殘忍之餘,我也替胖子感到一陣陣的噁心,如果他知道自己吃的是死餓鬼肉變成的桃子,說不定能把當年學道時吃的飯給吐出來。

“麗麗,看見沒,雖說這個場景讓人感到有些噁心,但是不得不說,這個九尾貓妖確實有能化腐朽爲神奇的作用,他能把餓鬼變成桃樹,就一定能把胖子和老陳變回人!”我小聲說道。

麗麗微微的搖了搖頭:“這個道理我懂,但是你讓九尾貓妖去幫你,那不是與虎謀皮嗎?而且,你剛纔又重重的傷了他,他現在恨不得把我們兩個剝皮抽筋呢!”

“那我們就來硬的,如果不把老陳和胖子救出來,我們回去也沒更好的辦法!”我說道。

“或許只能是這個樣子了,但是考慮到那傢伙的性格,怕是死也會告訴我們一個假的答案,更何況,我們也沒有十足的把握打得過他!”麗麗道。

“那我們就先找到他,想辦法智取,我相信只要方法得當,我們一定可以從他的嘴裏撬出真相來!”我依然相信事在人爲,不管成功與否我們一定要試一試,而且這個九尾貓妖跟幽靈一樣的跟着我們,冷不丁的來一下,也是讓很頭疼,不如一次性徹底搞定他,即使救不了胖子和老陳,也能少了一個大大的潛在威脅。

我們小心翼翼的繞過這羣餓鬼,雖然麗麗的幻術已經施展,但是我們依然不敢大意,我們現在重新往回走,到九尾貓妖的巢穴去找他。

一路上胖子和老陳已經徹底的餓鬼化了,他們的肚子都漲的老大,估計那些被他們吃掉的桃子,現在已經變成了惡臭的穢物聚集在他們的小腹之中,媽的,想一想就讓人噁心的頭皮發麻。

他們兩個不停的想從麗麗的尾巴里掙脫出去,但是一切都無濟於事,他們身上的陣陣惡臭簡直讓人作嘔。麗麗用尾巴又緊緊的勒了勒他們,他們才老實的消停一會。

“這個九尾貓妖受了傷,現在一定在自己的巢穴裏療傷,我們到了他巢穴附近後仔細搜尋,一定可以發現他的蹤跡!”麗麗說道。

“我剛纔用鬼狼之法吸收九尾貓妖的妖氣時,已經記住了他妖氣的特點,只要我們到了附近,我一定可以發現他的行蹤!”我在無意間,又發現了自己的一個特殊的功能,就是可以通過冥想狀態,發現妖物隱藏的蹤跡。

我們回到了剛纔跟九尾貓妖打鬥的山頭,只見這裏除了碎石黃土之外,並沒有發現任何九尾貓妖回來過的蹤跡。

我彎下腰盤坐好,開始讓自己的魂力開始捕捉九尾貓妖的妖力。

我發現,人在閉住眼睛的時候,可以更加清晰的感受到一些平時不爲人知的東西,感知力也大幅度的上升,我隱約的感覺到九尾貓妖的妖氣就在附近,只是我一時間分不清到底集中在哪個方向。

他的妖氣,如同遊絲般的在我們面前晃來晃去,我卻不敢將他們進行吸收,因爲一旦我稍有動作,九尾貓妖一定可以感知到,倒時候再想找到他可就勢必登天了。

我努力的搜尋着這微弱妖力的來源,站起身,緩緩的向山腳下的一片樹林走去。

“麗麗,我敢肯定,那個九尾貓妖一定就隱藏在那片林子裏,我感知到的妖氣都是從那裏冒出來的!” 諸天武道從武當開始 我說道。

“好,那我們就下去看看,這個傢伙雖然受了傷,但是畢竟是在這崑崙上下修行千年的妖類,我們絕對不可以馬虎大意!”麗麗提醒道。

我們沿着山坡往下面走着,很快來到了那個樹林的旁邊,這裏的妖氣更加濃厚了,此時不用我說,麗麗都可以直接感覺到九尾貓妖的氣息,她皺着眉肯定的說道:“那傢伙就是隱藏在這個林子裏!”

我和麗麗一步步的進入了林子,努力的尋找九尾貓妖的下落,這個林子裏的樹木都長的十分的密,我們並不能大跨步的往前走着。只能用小步繞着樹木的間隙往前走。

漸漸的我們能感知到,九尾貓妖的妖氣都是來自於一顆大榕樹上面。

“那傢伙雖然修行千年,但是畢竟只是一個動物而已,就連藏身的地方,也改變不了自己的本性,一定要拿一顆大樹來當自己的家!”我冷笑道。

現在目標基本已經可以確定,那個九尾貓妖一定躲在那顆巨大榕樹上面,我們現在需要做的就是把這個孫子給擒拿住,然後逼他說出解救胖子的辦法。

“要不我先上樹看看,你在樹下接應我,一旦有危險,我就向你發出求救信號,你就速速上來救我!”我衝麗麗說道。

我們沿着山坡往下面走着,很快來到了那個樹林的旁邊,這裏的妖氣更加濃厚了,此時不用我說,麗麗都可以直接感覺到九尾貓妖的氣息,她皺着眉肯定的說道:“那傢伙就是隱藏在這個林子裏!”

我和麗麗一步步的進入了林子,努力的尋找九尾貓妖的下落,這個林子裏的樹木都長的十分的密,我們並不能大跨步的往前走着。只能用小步繞着樹木的間隙往前走。

漸漸的我們能感知到,九尾貓妖的妖氣都是來自於一顆大榕樹上面。

“那傢伙雖然修行千年,但是畢竟只是一個動物而已,就連藏身的地方,也改變不了自己的本性,一定要拿一顆大樹來當自己的家!”我冷笑道。

現在目標基本已經可以確定,那個九尾貓妖一定躲在那顆巨大榕樹上面,我們現在需要做的就是把這個孫子給擒拿住,然後逼他說出解救胖子的辦法。

“要不我先上樹看看,你在樹下接應我,一旦有危險,我就向你發出求救信號,你就速速上來救我!”我衝麗麗說道。 眼看就要淪爲死猴子的零食,這個時候出現救我的一定是騎着白馬的白王子,中人類小說的毒太深就是我現在這種花癡狀態,不過真有人來救我。

是葉凌。

在嬌嫩的身體即將和滾燙熱水來一次親密的接觸的時候,葉凌闖了進來,從死猴子的手裏將我搶救回來。

“這是我的兔子。”他沒搭理死猴子,而是禮貌的和狐狸大娘說話,接着很順理成章的將我攬在懷裏。

狐狸大娘點點頭說:“這是你養的?以後它要是有個病有個災的話你就送到我這裏來,附近的野獸生病都是找我。”

“謝謝您,那就不打擾你了。”本來這事到這裏就完了,結果誰知道死猴子竟然在這個時候發作,不過不是在狐狸大娘的屋裏動手的,而是在屋外攔住了葉凌。

“還有什麼事情嗎?”葉凌的語氣相比對狐狸大娘的時候要冷淡生疏的多。

猴子指着葉凌就是一通罵:“都是因爲你可可纔會死的,你竟然還問我做什麼,你可知道,我陪伴了可可整整三百年,是把她當成我的配偶的。”

等等,在葉凌懷裏的我立刻炸毛,死猴子說這些話是什麼意思?

他喜歡我?我們不是對手嗎?要時時警惕地盤纔不會被它搶走,除此之外要說一定還有什麼,我是把猴子看成兄長的,可以容忍我所有任性的那種。

這還是強行按下去的親密關係,結果今天突然聽它說出這樣一番話。

猴子喜歡我?扯淡吧?

葉凌聽到猴子這麼說也是明顯的愣了一下,說出一番連我都沒想到會從他嘴裏說出來的話:“蘇可可喜歡的人是我。”

是用的相當自信和篤定的一番話。

當時整隻兔子在葉凌懷裏都僵硬了,最後是怎麼被葉凌抱回去的,以及死猴子是什麼表情都沒有在意。

回到屋子以後,葉凌將我放在桌子上,之後寵溺的點了點我的鼻子說:“不是說不讓你隨便亂跑的嗎?怎麼又跑出去了?要不是我記住你的味道找到你,你現在已經變一鍋兔子肉了。”

當然他是沒指望我回答的繼續說:“真是奇怪,我怎麼會出那樣一番話呢,對了,你知道誰是蘇可可嗎?她的原型也是一直兔子。”

原來葉凌早就發現了我的偷窺,只不過因爲我那點微薄的法術根本不被人家放在眼裏,所以他只是放任我在外面偷窺,並沒有驅趕我。

“她說喜歡我?而我們根本就連正式的一面都沒有見過,是不是你們兔子的腦回路都和正常人不一樣呢?”說道這個的時候,葉凌蹲在我面前直視着我的眼睛。

當時一雙兔子眼睛都忘記眨了,大眼瞪小眼的過程持續了半分鐘,葉凌嘆了一口氣說:“要不是你身上一點法力都沒有,我一定以爲你是那隻兔子,可惜你不是。你們都離開我了,就好像她一樣。

也是在這個時候我知道了葉凌的故事。

知道了除了葉凌,還有葉婉婉,以及那個葉凌最愛的名爲舒淺的女人的故事,這其中還有另外一個叫容祁的人的故事。

葉凌活了足足有九百年,不對,也不能算是活着,嚴格意義上講,其實在九百年前葉凌已經死去了死去的不僅僅是他一個人,還有整個葉家,都是被那個叫容祁的男人身後代表的容家給滅門的。

從那個時候葉家就徹底衰落,直到九百年後的今天。

舒淺是一個命格奇硬,八字純陰的女人,只有這樣的人才能夠和鬼生下孩子,當知道有這樣一個女人存在世上之後,已經變成亡魂存在的葉家人費盡周折將已經沉睡了九百年的葉凌的靈魂喚醒。

他依舊是高高在上的葉家家主,只是他存在的意義變得很純粹,就是不惜任何代價和那個叫舒淺的女人生下葉家的繼承人,活生生的繼承人,要阻斷了九百年之久的葉家重新以人的身份。

葉凌沒有理由拒絕這樣的事情發生,因爲他揹負着整個葉家的過去和未來,所以他用了各種手段接近那個叫舒淺的女人。

葉凌愛舒淺,是愛到骨子裏的那種愛,而且這種愛是經過了九百年的沉澱,九百年,我知道這個時間概念,足以讓三隻兔子變成蘇可可了。

怪不得葉凌總是那麼哀傷,人世間最大的悲哀莫過於我愛你,但是你愛的卻是別人。

爲了讓葉凌和舒淺在一起,葉家人做了很多,這個時候我也知道,葉婉婉從根上就是一個瘋狂的女人,她愛的人叫容祁,而容祁就是舒淺的愛人,這對兄妹同時愛上了不該愛的人。

最後的結局就是這樣,葉婉婉魂飛魄散,而葉凌孤老終生。

Wωω✿тTkan✿Сo

在他看來,愛一個人就是讓她幸福,所以就算葉家的人已經利用術法讓舒淺和容祁變成命格相剋的兩個人,他們在一起不會幸福的時候,他看到舒淺難受的樣子毅然決然的做出一個決定。

從那天開始,這個爲葉家生,爲葉家死的男人終於順從自己的本心,他和容祁互換了命格,爲了不讓那個女人感到愧疚,甚至在最後關頭他假裝失憶,爲的就是徹底從這個女人的生活中脫離。

所以纔有了現在在深山中獨處的葉凌,這個讓人心疼的男人。

在知道葉凌的經歷之後我在心裏對自己說:“蘇可可,你實在是太有眼光了,這麼好的男人竟然也被你找到,這個男人既然可以對舒淺那麼好,一定也會對你好的。”

無法取代舒淺的位置我知道,但是我卻可以成爲和葉凌相守的那個女人,沒有辦法和這個這麼完美的男人在一起,都是那個叫舒淺的女人沒福氣。

從現在開始,我將會一直一直呆在葉凌惡毒身邊,成爲他唯一的陪伴。

葉凌對我很好,那段時間的日子是我三百年來最快樂的一段生活,我很開心,覺得以後哪怕是永遠這樣其實也沒什麼,只要我陪伴在他身邊,只要我們兩個都快樂就好。 榕樹的樹冠上傳來一陣陣奇怪的呻吟聲,有點像人發出來的,又不完全像,總之非常的奇怪。就在我和麗麗往上爬的時候,上面的樹葉一陣晃動,一根粗壯的骨頭從上面扔了下來。

“我的天,上面在搞什麼鬼?”我一臉驚愕。

恨嫁危情撒旦 麗麗不做聲,示意繼續往上爬。

爲了不驚動上面的東西,我和麗麗越往上面爬越小心,儘量不發出任何的聲音,就在我們馬上要接觸到樹冠的時候,上面又是一陣騷亂,像是有什麼東西在掙扎,接着就是動物之間撕扯打鬥的聲音。

緊接着,一個東西砸將下來,正好砸在我的臉上,我仔細一看,竟然是一個人頭,不過確切的講,那又不像是人頭,因爲我看到這個腦袋的嘴巴竟然是和公雞一樣的喙。

“媽的,什麼亂七八糟!”我小聲咒罵道,強烈的好奇心促使我又繼續向上爬了幾米。

在樹葉的間隙間,我看到了令我吃驚的一幕,只見那個受傷的九尾貓妖正在大口大口的啃噬一個動物的身體,然而,那動物的四肢竟然是人的形態,這讓我馬上回想起以前在蒙元皇陵裏見到的用鬼蠱醫經拼接在一起的怪物。然而更令我駭然的是那個九尾貓妖,他變成人的模樣時,是一個挺英俊的小夥子,現在卻完全變成了另一幅模樣,當然我指的是他的腦袋,只見那張白生生的臉上竟然長出了一個貓嘴,長長的舌頭上全部都是倒刺兒,尖尖的獠牙讓人望而生畏。要說這傢伙變成這副模樣還真的讓人很不舒服,雖然都是妖類,可是麗麗變成原型的時候,是全部的變化,而這個孫子只變化了一半,確實讓人很不舒服。

“麗麗….”

“噓!別出聲!”麗麗在我旁邊輕輕掐了我一下。指着樹枝上搖搖晃晃的東西給我看。

我一擡頭,發現上面全部都是捆綁起來的各種妖精,有老鼠精,雞精,還有各種說不出來分不清的精怪。

麗麗把嘴湊到我耳邊說道:“妖類之間都是弱肉強食,這傢伙也是在通過吞噬其他妖類來恢復自己的妖氣!”

“那他也應該先殺死再吃啊,怎麼就這樣的生吞活剝啊,你看那個被他吃的那個傢伙疼的!”我心有餘悸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