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陳老六說:“有咧!留在那邊的子弟傳來,清河他們還在墓穴裏,平安無事,是那墓依舊打不開。”

“還平安無事?”白小鳳挑了挑眉頭,有些驚訝。

難不成,真讓慧娘說對了。

陳清河他們這次遇到了個好心腸的鬼,把他們封在墓穴裏,只是教訓一下,並不想奪命?

但,這種事,怎麼想都有些不可能的啊。

被人掀起被子拍屁股大喊:睡nǐ má bì,起來嗨,那墓主人真的能忍得了?

講道理,這種事放在白小鳳身,他肯定是忍不了的。

很快,越野車開到了一條鄉間小道。

很難想象,這年頭竟然還有沒有做硬化的鄉間土路,至少距離大馬路這麼近的鄉間土路,白小鳳是沒見過的。

土路很崎嶇,顛簸的厲害。

慧娘和皮皮龍擠在一個座位,隨着顛簸一起搖頭晃腦。

大有一副這節奏不要停,我腦袋裏在開part的架勢。

陳老六右手抓在車頂扶手,有些歉意的對白小鳳說:“恩公咧,這次真的麻煩你咧,跑這麼遠,還跟着額們受苦受累的,實在是沒辦法了,過境這種事,正規渠道太麻煩了,只能走這種羊腸小道了。”

“沒事,你先顧好你自己吧。”

白小鳳聳了聳肩,這種顛簸,他早習慣了。

從小到大,在村裏,他可沒少開過老存在的拖拉機。

那玩意兒,這越野車更顛簸,按老村長的話說,黃花閨女坐了他的車,都能感受到婦女之樂了。

不過陳老六倒是沒他輕鬆了。

一把老骨頭了,車子這麼顛簸,臉色都青白了,時不時地眼睛還得往瞅,一副要翻二白眼昏過去的架勢。

顛簸了半小時。

開車的陳清南關掉了越野車的車燈,藉着夜空的星月光芒,繼續行駛着。

白小鳳神情嚴肅起來,看這架勢,應該是要過境了。

又開了十分鐘,開車的陳清南低聲說道:“白大師,六爺爺,咱們已經在越南了。”

“嗯,要到了吧?”白小鳳問。

“在前邊的山林裏。”陳清南加大了油門。

山林路之前的鄉間土路更加崎嶇,顛簸的也更加厲害了。

饒是白小鳳都有種屁股坐不到座位的感覺。

而旁邊的皮皮龍和慧娘則強行用陰氣和妖氣把自個固定在座位,跟着節奏繼續搖擺,腦袋裏繼續開着part。

“嘔……”

陳老六實在受不了了,腦袋探出車窗張口開啓了噴射模式。

“厲害了陳老六!”

白小鳳被陳老六的架勢嚇了一跳。

活了shí bā nián,還特麼第一次見這麼蔚爲壯觀的嘔吐呢。

一堆污穢愣是被陳老六噴出了兩米多遠,跟噴泉似的。

嘎吱……

越野車鑽進了密林裏,停了下來。

陳清南急忙下車,打開車門扶着陳老六走了下去:“六爺爺,你沒事吧?”

“個龜兒子,你猜額有木有事?”陳老六軟趴趴的靠在陳清南身,喝罵道。

白小鳳帶着皮皮龍和慧娘下了車。

他看了看左右,四周黑漆漆的,隱約只能看到密密麻麻的樹木,還有一些藤蔓。

腳下軟綿綿的,積攢着厚厚的落葉,空氣還有一股腐朽的味道。

華夏和越南的邊境,多叢林大山,這些地方,經歷了近代的戰火後,更是成了人跡罕至的地方。

陳清南扶着軟趴趴的陳老六走了過來:“白大師,還得往裏邊走呢。”

“不用了。”

白小鳳搖搖頭,擡手拍了拍還在搖頭晃腦的皮皮:“龍啊,讓我們騎一下唄?”

轟……

皮皮身軀一顫,磅礴陰氣洶涌而出,變成了十米長的本尊。

這一幕嚇得陳清南當場愣住了。

白小鳳帶着慧娘爬了皮皮龍的背:“走啊。”

“孫子,走咧。”陳老六拍了拍陳清南。

陳清南反應過來,感嘆道:“白大師果然神人也,竟然能騎龍,六爺爺,咱們,也當了一把龍騎士咧。”

“甘霖娘!”

轟!

話音剛落,變成本尊的皮皮龍一卷龍尾,磅礴陰氣硬生生將陳老六和陳清南掀了龍背,然後一擺龍軀,便朝山林深處游去。

有皮皮開路,速度也白小鳳他們步行快的多。

大概遊行了五分鐘,陳清南忙喊道:“到了,已經到了。”

砰嚨!

皮皮龍帶着衆人落到了地。

白小鳳帶着慧娘從皮皮龍身跳了下去,等陳清南扶着陳老六跳下來後。

陳清南便左右看了看,找清方向後,便朝一個方向走去。

白小鳳跟在後邊,步子很慢,目光打量着四周,眉頭微微擰着。

了怪了。

怎麼一點異樣都沒察覺出來?

如果墓穴裏真的有“東西”,現在都在附近了,不可能察覺不出一點陰氣的。

嘩啦啦……

突兀的,一陣異響響起。

白小鳳耳朵動了一下,清晰地將這聲音捕捉到了。

這聲音,很密集,像是無數蛇貼在地面爬行時,身體鱗片與地面摩擦發出來的。

他停了下來:“你們聽。”

前邊的陳清南和陳老六同時停了下來。

陳老六茫然道:“聽麼子?”

話音剛落。

皮皮悠悠的唱了起來:“聽……海哭的聲音。”

砰!

白小鳳一拳砸扁了皮皮龍,冷冷道:“龍啊,你皮的不是時候呢。” 嘩啦啦……

密集的異響越來越清晰。

“聽到咧!”

陳老六也聽到了那種聲音,有些緊張起來:“恩,恩公,咋弄咧?”

嗖!

話音剛落,地面突然一道破風聲響。

白小鳳隱約就看到一道黑影從地上躥了起來,瞬間纏繞住了他的右腳腳脖子。

是樹藤!

隨着樹藤“登楞楞”一聲響,瞬間繃的筆直,恐怖的纏裹力道彷彿要瞬間將白小鳳的腳脖子勒斷似的。

“裝神弄鬼!”

轟!

磅礴的陰力瞬間灌輸到右腳上,瞬間將纏裹在腳脖子上的樹藤崩斷。

但。

不等白小鳳進行下一步動作。

嗖,嗖,嗖……

一道道破風聲相繼響起。

“啊!”

陳老六和陳清南瞬間被無數根樹藤纏住,直接吊到了空中。

砰,砰,砰……

與此同時。

皮皮和慧娘也分別爆發出陰氣和妖氣,將襲擊他們的樹藤盡數震斷。

“啊!痛死咧,痛死咧,恩公救額咧……”

纏裹住陳老六和陳清南他們的樹藤繼續發力,捆縛住他倆的手腳和脖子,就和古代的五馬分屍一般,將他們奮力的朝着各個方向拖拽。

“破!”

轟隆隆……

白小鳳神情一冷,磅礴陰力恍若潮浪涌向腳下,推卷着地上的厚厚落葉,轟然席捲向四面八方。

砰砰砰……

陰力席捲了陳老六和陳清南,瞬間將他倆身上的樹藤全部震斷。

陳老六和陳清南掉落到地上。

陳清南立馬扶着陳老六朝着白小鳳踉蹌跑來。

“恩公,這,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啊?”陳老六嚇得夠嗆,暈車暈的他都快嗝屁了,剛纔還差點被五馬分屍。

他這把老骨頭,真的有點遭不住了。

白小鳳神情冰冷,目光掃向四周黑漆漆的樹林:“不是東西。”

“那就是鬼?”陳老六縮了縮脖子,一旁的陳清南臉色也是大變。

白小鳳又搖搖頭:“也不是。”

頓了頓,他吐出一口氣,無奈道:“本大爺說的不是東西,其實就是字面意思。”

“額……”

陳老六和陳清南同時懵了。

而皮皮和慧娘則是同時沉默下來。

在場三人一鬼一妖,即便拋開白小鳳不算,以皮皮和慧孃的實力,也絕對算的上同類中的佼佼者了。

到底是什麼情況,他倆清楚的一匹。

白小鳳揉了揉鼻子,有些納悶。重生八零錦繡軍婚

沒有任何邪祟氣息的波動。

但剛剛樹藤就是發動了。

他沒法判斷出到底是什麼邪祟,只能說對方不是個東西。

“看來,這次陳家組團盜墓,盜了個大的呢。”

這是白小鳳心裏的想法。

能掩藏自己的氣息,發動攻擊的,別的不說,光是這掩藏手段,就已經高人一等了。

他擡手拍了拍懵比的陳清南:“帶路,去墓穴。”

陳清南迴過神,忙應了一聲,然後就打算扶着陳老六往前走。

白小鳳從陳清南手中接過了陳老六,讓陳清南獨自在前邊帶路。

沒辦法。

陳老六都這樣了,要是再被樹藤偷襲一次,估計立馬就得歸西了。

他可不想來雲南一趟,回頭就趕去陳家參加陳老六的葬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