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不過事到如今,已經沒有得選擇。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非要拿下,可宋澤既然這麼說,肯定有道理。

當下,朱實況幾人也紛紛跑出去,將唐宋給包圍在大門以內。

掃視人群,唐宋忽然笑了,笑得很開心。轉過頭看著後邊的宋澤,由衷感慨:「你還是一點沒變,我師父一直說,你心狠手辣,看樣子比我想象的要狠一些。」

宋澤面色凝重:「你果然是那個人的徒弟,怪不得敢這麼張狂。可惜,你今天必須得留下!」

後邊兩個字吼得很大聲,緊隨其後,樓上咻咻的飛射下來兩道寒光,直擊唐宋的後背。

然而很快,眾人就驚呆了。

飛下來的麻醉槍,竟然停在距離唐宋約莫二十厘米的地方,還在慢慢的旋轉著。

詭異的一幕!

朱實況猛地想到什麼,情不自禁驚叫起來:「真氣護體?!」

這話一出,後邊的宋三爺差點沒摔倒,都已經到傳說中的境界了?

絲毫不顧眾人的驚愕,唐宋依舊扭著頭,雙眼眯成一條線的盯著宋澤:「我師父給你的,明天我會收回,你還有一晚上可以準備!」

「開槍,開槍!」宋澤大聲嘶吼。

咻咻……

一根接著一根的麻醉槍飛射下來,可不管多少根,都沒能觸碰唐宋,密密麻麻的全都停在他身後!

這下眾人窒息了,獃獃的看著眼前的一幕,腦子一片空白。這簡直就是傳說中的武俠……不,是仙俠大片!

「明天,你會很願意跟我聊。」唐宋冷哼一聲,雙腿猛地發力,身子嗖的一下騰飛而起。

嘭!

下一秒,門外五米開外傳來悶響,地面瓷磚翻騰而起。

看著唐宋那威風凜凜的背影,朱實況等人真是驚呆了,完全忘記了呼吸,就這麼木然的目送他一步一步離開。

嘩啦……

飛起來的瓷磚總算落下,地面被砸出了一個坑。燈光下,塵土飛揚,空氣卻格外安靜。

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唐宋消失在夜色中,宋澤忽然感覺渾身乏力,雙腿發軟的往後踉蹌,噗通坐在椅子上,臉色發青。

完了,沒想到那個人的徒弟,竟然這麼強大!

三十年前,唐宋的師父給了宋家一個機會,他們才得以發展。

可沒過多久,他們忘記了恩惠,選擇了背叛!

師父從來不是一個喜歡計較的人,何況宋家對師父來說無關緊要,所以師父從來沒在意。

可唐宋在意!

給了他們恩惠,不懂感恩就算了,還一而再的攻擊其他夥伴。 毒妃當道:廢物王爺請躺好 這些年,京都有多少人被宋家攻擊,宋家的資產就是這麼來的!

這次來京都,其實除了尋找身世答案,最重要的就是,要給那些人一個公道!

宋澤總是利用師父的名義,肆無忌憚壓榨其他夥伴,整個京都早已經是怨聲載道,就連白龍都看不下去……

「大哥,我們好像,惹事了。」

茫然的看著外邊,宋三爺有點懵。人,怎麼可能會強到這個地步。

宋澤沒有回答,頹然靠著沙發閉眼。 腹黑狂妃太凶猛 情況,可能比想象得要糟糕得多……

沒想到,那人的徒弟竟然如此強悍,而且態度這麼果決。這些年,他之所以越來越大膽,也是因為知道那個人不會管,畢竟那是世外高人,從來不管這些瑣事。

「哎,」揉著太陽穴,宋澤站起來,「老朱,你們回去準備吧,明天怕是要有一場大風暴。」

朱實況這才回了神,瞅著眉頭:「你沒把握?他一個人就算再強大,也不可能在經濟上打壓我們吧?」

「他一個人?」宋澤哭笑不得,「老朱,你太天真。這些年我之所以敢這麼明目張胆,只是因為覺得他們不會管,但現在……」

忽然想到什麼,雙眸猛地閃過陰狠的寒光,「現在唯一的辦法,殺了他!」

對,想盡一切辦法殺了他,只有他死了,一切都不會改變……

唐宋可不知道這些,此時他已經出了宋家,一個人穿過夜色。好不容易攔了輛計程車,正準備回酒店,手機就響了。

電話接通,那頭傳來董穎的聲音:「是唐宋么?」

唐宋頗為驚愕,這空姐怎麼晚上找自己?「我是唐宋,怎麼了?」

只聽董穎壓低了聲音:「我好像被人監視了,酒店裡好像有攝像頭……我不敢報警,你能不能,過來幫我看一下?」

握草,大半夜讓自己去她的酒店?

唐宋嘴角抽搐:「就你一個人?」

「不是,我跟我同事。可是,外邊好像有人盯著,我……我也不知道找誰,所以……」

得,還是個空姐呢,遇到這種事居然不知道找誰!

沒辦法,畢竟是朋友一場,唐宋還是選擇過去一趟…… 按照董穎的指引,唐宋很快到了酒店外。一個挺高大上的酒店,估摸著得有四星級。不過看樣子並非跟航空公司合作,怎麼董穎跑這裡來?

按照董穎所說,她懷疑房間里有攝像頭,而且門口有人,但她又不敢確定,所以不知道該不該報警。

其實唐宋納悶的是,她為什麼不找她的男同事,而非要找自己。

不過既然來了,唐宋也沒糾結,慢悠悠走進酒店。感覺酒店還挺正經的,至少一樓大廳沒見有形形色色的風光。

到了十二樓,唐宋沒有急著走向董穎所在的房間,而是往反方向走。走到盡頭,又走回來,就像是在找房間一樣。

很奇怪,並沒見到有什麼人盯著,難道董穎在撒謊?

站在門口,唐宋保持警惕的輕輕敲門。很快房門打開,董穎小心翼翼冒出頭來,低聲道:「有人嗎?」

唐宋搖著頭:「沒見。」說話間,從門縫掃了一眼裡邊,並沒發現什麼一場。

董穎拉開房門,穿著一件T恤一件短褲,一雙大長腿相當惹眼。不過真正惹眼的是,裡邊還有個短髮女子,長得不是一般的高挑。

個頭比唐宋還要高一些,給人的感覺就是,壓抑!

短髮女子長得也蠻不錯,身材跟董穎倒是有幾分相似,就比較高。估摸著,也是個空姐。穿了連衣裙,也沒有很暴露。

進了房間,董穎壓低了聲音,指著天花板低聲道:「那裡,好像有攝像頭,那個。」

抬頭望去,唐宋兩眼發白。什麼叫好像,分明就是!

就在消防栓上開了一個小小的孔,裡邊亮晶晶的,一看就知道是攝像頭。

就這,還用得著懷疑?

只聽董穎繼續低聲道:「剛才,一直有兩個男的在外邊。我看了好幾次,他們一直都沒走,而且……」

「有槍。」短髮女子忍不住插過話,聲音比較洪亮一些,一聽就知道是女漢子,「我看他們後邊藏有什麼東西,衣服都凸起來。」

「對啊。」董穎立即點頭附和,「可是我們又確定,所以就找你了。」

解釋有點多,讓唐宋更是奇怪。不過他沒再多問,抬頭凝望著上邊的攝像頭。

看亮光,攝像頭應該還在工作,對方估計已經看到自己了。那麼,這時候對方應該想盡辦法切斷,可為什麼上面的攝像頭還亮?

遲疑了一下,唐宋挪過椅子,踩上去小心翼翼撬開上邊的攝像頭。還是無線連接,讓他更是吐血。

看了一眼攝像頭,唐宋苦笑:「你們在這等一會,我上去看一下。」

奇了怪了,這年頭的人都這麼明目張胆么?可以非常肯定,就是樓上,因為這種攝像頭的連接距離非常短,信號也非常弱……

拿著攝像頭到十三樓的房門口,唐宋深吸了口氣的輕輕敲門。很快裡邊傳來聲響,隨後房門打開。

是個戴眼鏡的胖子,看模樣也就二十來歲。不過有點顯老,頭已經禿了,一臉疲倦的樣子。

一邊揉著眼睛,一邊奇怪的看著唐宋:「你是?」

唐宋沒有回答,審視著對方。沉了口氣,忽然推著他往裡邊走。胖子差點沒站穩,往後踉蹌了好幾步,一臉懵逼的樣子。

「不是,你誰啊?」胖子很不爽的嚷嚷起來。

唐宋沒理會他,順手把門關上。皺眉的四處張望,房間很亂,瀰漫著濃烈的泡麵味道,衣服到處丟,電腦桌旁邊都是零食,看樣子他住在這裡已經很長時間。

奇怪,這樣的人為什麼會在樓下安裝攝像頭?

「不是,你誰啊,想幹嘛?」胖子惱火的怒喝,自己卻警惕往後退。

收回目光,唐宋皺著眉頭將攝像頭遞過去:「這是你的吧?」

一看到攝像頭,胖子的臉頰立即抽搐,心虛的搖頭:「不是,我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心虛得臉上直冒汗,讓唐宋不由翻白眼:「你不僅心虛,腎虛也挺厲害。說吧,我不為難你。」

胖子尷尬的吞咽口水,小心翼翼盯著:「你真,不為難我?那,確實是我的,我安在樓下,主要是……」

忽然停頓下來,臉色發紅,「我,我說了你別打我。」

唐宋黑了一臉,平淡的將攝像頭扔在床上:「說吧,我不為難你。」來來去去還不是偷窺?

然而,胖子卻壓低聲音:「樓下那個房間,鬧鬼。真的,我沒騙你,之前有人死過,而且死了不止一個。」

說著說著,莫名的興奮起來,「大哥我跟你說,酒店還請過法師做法,可聽說後來又死了人,肯定是鬧鬼。」

這話讓唐宋愣了,鬧鬼你興奮個什麼勁?

「這就是你安裝攝像頭的理由?」

胖子一抽,尷尬的撓頭:「我,我是寫靈異小說的,想來這裡找靈感。我都在這盯了半個月,那個房間進來有四波人了,也沒見出事。」

靠,還有這操作?

唐宋額頭飄過幾道黑線,還特么以為是偷竊狂,怎麼也沒想到居然還有這操作,太特么秀了!

強忍著罵娘的衝動,唐宋冷聲道:「那你看到過什麼?」

「這……」胖子遲疑了。

唐宋瞳孔猛地閃過寒光,迅速揪住他的衣領,強行把人給提起來。

胖子嚇了一大跳,趕忙喊著:「你先放我下來,我都說,我都告訴你。在我的電腦里,都有。」

把人扔下,唐宋走到電腦前邊。還是休眠狀態,一打開就是一堆文字。

密密麻麻的,唐宋快速掃了一眼,心頭更是納悶了。胖子在後邊低聲道:「我懷疑,不是鬼,是人乾的。你看啊,每天晚上九點左右,都有兩個人。沒客人的時候,他們就進來,走一圈就走,你說怪不怪?」

傻子都知道有問題!

拉開椅子坐下,唐宋快速敲擊鍵盤,很快便找到視頻文件,面色凝重的觀看起來。

下面那個房間肯定有問題,要不然怎麼會有人盯著……

胖子很是吃驚,忍不住低聲道:「大哥,你是特工么?或者,是特殊警察?就是專門調查靈異案件的,749局?」

「你想多了!」唐宋忍不住回頭白了一眼,「寫小說太多,小心猝死!」 藍白色機甲停留在空中,把所有的武器全都收起,緩緩地降落在一片狼藉的地面上。慢慢站穩之後,機甲雙眼中代表能源的燈光關閉,駕駛艙門緩緩打開,埃蒙攙扶着蘇華緩緩地出現在了門口。

譁……令人心悸的沉寂過後,衆人忽然爆發出了一陣驚人的歡呼聲。

“英——雄!英——雄!英——雄!”不知道誰帶頭,有節奏的歡呼一聲響過一聲,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其中,聲音越來越響,震耳欲聾,其中的尊敬和愛戴簡直呼之欲出。

狼藉的街頭巷尾開始冒出一個又一個人影,在激戰中躲藏起來的人們,在動亂結束之後,紛紛走上街頭,向着拯救了自己的英雄致意,表達感激之情,整個城市甚至整個地球都是一派劫後餘生的歡欣鼓舞。

蘇華一手扶着埃蒙的肩膀,另一隻手擡到額前,行了一個c國的標準軍禮,這個舉動瞬間又爆發了一陣更大的熱潮。蘇華默默地站在高處,任由人羣隨意打量,沒有絲毫多餘的動作,終於不遠處的聯合政府裏出現了一隊人,緩緩朝這邊走來。

蘇華知道,他的目的達成了。到現在爲止,一切都很順利,公開戰爭,刺激民衆,樹立形象,炮製英雄,最後引出背後的執政政府,用民衆中的威望迫使政府屈服。

“蘇華?”一個穿着筆挺西裝的中年男人走到了蘇華的面前,他仰頭看着蘇華,突然朝蘇華招了招手。

蘇華衝着周圍圍觀的人羣招了招手,帥氣地拉着吊繩一跳而下,果然又激起了一陣刺耳的歡呼聲。直到蘇華跟着那羣人慢慢地走遠,走進了聯合政府裏,圍觀的人羣才慢慢散去。

人羣散了,可英雄的傳說從此開始流傳開來。 從樓上下來,唐宋的面色頗為凝重。錄像資料看了,並沒有發現什麼端倪,就看到有兩個人經常到董穎所在的那個房間。

讓他困惑的是,如果那個房間有什麼東西,他們為什麼不搜?或者,直接包一個月之類的不好嗎?

更讓他納悶的是,他都沒見過那兩個人,為什麼胖子跟董穎她們都說,那兩人經常在門外?

回到下邊的房間,董穎迫不及待問道:「怎麼樣,是不是偷拍到什麼了?」

「沒有。」唐宋隨意的應了一聲,皺眉四處張往。

董穎欲言又止,倒是旁邊的短髮美女擰著眉頭:「不是為了偷窺我們?」

「不是。」唐宋如實的搖頭,表情顯得有些嚴肅,「他說這裡鬧鬼,曾經死過很多人,所以想用監控看看什麼情況。你們放心,關於你們入住之後的所有內容,他並沒有保存。」

說起來,唐宋也是醉了。剛才看錄像的時候,他自己都懵逼了。

怎麼也沒想到,董穎跟這個短髮美女竟然是,百合……

進門就親,還肆無忌憚的撫摸。好在攝像頭不是旋轉的,沒看到她們在床上做了什麼,要不然更刺激。

董穎兩人一怔,俏臉發紅的相互對望。短髮美女深吸了口氣,輕聲道:「這麼說,你都知道了?」

唐宋不可否置的聳肩,繼續掃視房間:「你們最好換個房間,這裡不太對勁。這個房間有人盯著,具體什麼原因,我暫時還……嗯?」

正說著,忽然察覺到什麼,眉頭緊鎖的往衛生間方向走去。

奇怪,怎麼感覺有能量波動?

一步一步,唐宋挪到衛生間門前。沉了口氣,忽然打開推拉門。嘩啦一下,一股涼風洶湧出來。很冷,讓人不自主打了個寒顫。

緊隨其後,唐宋大驚失色,回頭大喊:「快走!」

然而還是晚了一步,只見董穎猛地一顫,兩眼瞬間發白,冷光從雙眸之中迸發。頭髮不自主飄飛,猛地扭頭看了眼身旁的短髮美女,然後撲過去一把咬住短髮美女的手臂。

「啊!」短髮美女驚叫起來,唐朝健步衝過去,奮力將董穎推開。

丹田快速翻騰,周身迸發著一股強橫的天象之氣,將董穎牢牢按在牆上,儘可能用身上的力量壓迫在她身上。

嗡!

周身防護罩竟然顫動發出聲響,隨後董穎忽然發軟。唐宋立即鬆開她,轉身朝著門口飛撲。

剛起步,門外忽然衝進來兩個人。兩人都拿著槍,黑洞洞的槍口對準唐宋。

握草!

唐宋快速往旁邊跳開,也在此時,兩聲低沉的槍聲噗嗤作響,可是發出來的並不是子彈,而是紅色粉末,像是辣椒粉。

粉末快速往前噴洒,奇怪的是,前邊竟然出現一個奇怪的東西飄飛在空中。乍一看像是個皮球,可它似乎是活動的,很快又扭曲,朝著另一個方向翻騰。

咻咻……

那東西飛得很快,只不過因為被染上了紅色粉末,唐宋看得清清楚楚。當然,短髮美女也看得清楚,直接給驚呆了。

門口兩人衝進來,也不知道從口袋拿出什麼東西,像是小電筒,朝著那紅色東西照過去。很快,跳動的東西停下來。

假偶天成 還是懸浮在空中,不停的在蠕動,看起來特別詭異!

「鬼啊!」

短髮美女忽然驚叫一聲,兩眼頓時發黑的暈了過去,噗通摔倒在地上。

唐宋也看傻眼了,這他媽什麼情況,竟然真有鬼?

兩眼瞪大,唐宋死死的盯著空中漂浮的不規則紅色物體,腦子真懵了。他相信有能量體,可這他媽什麼情況,真有鬼?

兩個男子跑過來,從口袋掏出一個小小的瓶子,在紅色物體上面倒下來。一股黃色的液體從瓶子流出,滴在紅色物體上,那物體竟然燃燒潰散起來。

唐宋直接呆了,就這麼眼睜睜看著跟前的紅色物體慢慢消失,腦子徹底蒙圈了。

這輩子,就沒見過這麼驚悚的一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