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三級鬼使。

貌似前幾天他還不過是一級鬼使。

看這樣子,他在謝必安的壽宴上沒少撈好處嘛!

「小子,翻盤了?」

此時謝磊正在應付外面來拜門的地府員工,謝必安的壽宴上,他一包茉莉花茶驚艷四座,讓壽星老謝必安大讚連連。

壽宴結束,謝必安便將鬼都的一處府邸贈予他。

這府邸是當年謝必安年輕時居住的府邸,將這府邸送出,一些地府員工捕風捉影,開始逐漸向謝磊這一方靠攏。

這在以前,是從來沒有過的情況。

看著這群前來示好眾鬼,謝磊搖頭輕笑。就在這時桌上的手響起,他趕緊將手機拿起,看到上面的消息后抿嘴笑道。

「翻盤了,這一切都是大哥的功勞。我謝磊絕不是忘恩負義之人,以後只要大哥有需要我的地方,我謝磊定當鼎力相助。」

「哈哈,你要是這樣說,那我還真有事要麻煩你!」葉子晨輕笑著回復道。

「大哥您說!」謝磊的眼中帶著鄭重。

「過一陣子我可能會去你們地府,到時候我人生地不熟的,還請你多多提攜幫襯!」

想要復活劉晴,地府那裡他是絕對要去走上一遭的。

那邊的情況也不知道,葉子晨必須要做好萬全的準備才行。

「提攜談不上,幫我是絕對會幫!到時候通知我就好!」謝磊毫不猶豫的回答道。

「行,那就這樣,咱們到時候聯繫!」

「嗯嗯!」

跟謝磊聊好,葉子晨的手機就讓劉晴給搶了過去。他本來還想琢磨琢磨那三界爭霸是怎麼回事,可既然這丫頭想要,也就依她了。

況且,就算他研究也真不一定能研究明白。

次日。

閑逸居茶樓。

葉子晨身穿休閑裝出現在茶樓內,剛進門服務台的位置,坐著一位三十歲左右的婦人。

「先生,幾位!」

「我找魏琛!」葉子晨淡淡的開口,服務台內的女子怔了一下,旋即笑道,「三樓!」

茶樓重新布置了一遍,以前整棟茶樓都是飲茶的地方。

經過改良,一樓二樓依舊是正常經營的茶樓,至於三樓便成了他們這小團伙聚集的地方。

在二樓到三樓的樓梯口處放著一塊牌子。

非工作人員禁止前行。

搖頭一笑,葉子晨走了上去。此時,魏琛正帶頭打著撲克,看到葉子晨來了,趕緊將撲克扔掉。

「葉老大!」

其他的小弟不認識葉子晨,便全都站到一旁。

輕笑著點了點頭,葉子晨瞄了眼三樓的布置。

「不錯!」

他想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大隱隱於市,茶樓依舊正常營業,這樣才更不不會引人懷疑。

「嘿,葉老大您喜歡就行。」

魏琛在一旁輕笑著,旋即對著他身後的眾位小弟挑眉道。

「這位以後就是咱們的頭,看到以後叫葉老大!」

「葉老大!」

眾小弟齊聲開口。

「對了,葉老大,您給咱組織起個名吧!」魏琛開口。

葉子晨眯了眯眼睛,他成立這方勢力是為了擋住身邊接踵而至的劫難……

「就叫劫吧!」

「劫,嘖嘖,好名字!」其實魏琛沒聽出來哪好來,不過溜須拍馬那是必須的。

葉子晨沒理睬他的奉承,挑眉道。

「老魏,現在這間茶館全都是咱們的人吧?」

「嗯。」魏琛不置可否的點頭,旋即又搖頭道,「沒有全都是,服務台的那位大姐不是咱們的人!」

「她不是?」

葉子晨一愣,想到當時提到魏琛時,那女人泛起略有深意的笑容……

他還以為她也是。

「那位大姐是這茶樓以前的業務經理,本來我是想給她替換掉。可這大姐挺可憐的,說不能丟工作什麼的,我就給她留下了。」魏琛舔著嘴唇回答。

「胡鬧,外人怎麼可以留在這裡,要是讓她發現了怎麼辦?」葉子晨眉頭一簇,旋即露出玩味的笑容,「你不會是看上那位大姐了吧?魏騰能同意么?」

魏琛老臉頓時一紅。

「葉老大,你可真會開玩笑。」

「這不是開玩笑與否,她一個外人,對咱們終究是會有影響的。你能保證,她一直會什麼都不發現么?」葉子晨的眼中堆滿了凝重。

「這……到時候我找機會跟那大姐說吧!」魏琛輕嘆了一口氣,隨後轉移話題道,「我跟你說下咱們成員的實力吧!」

話音一落,他伸手叫來一名飛機頭的瘦子。

「這時以前我的副手,偽地仙中級的實力,叫大華!」

「葉老大!」大華笑著點頭。

「這一波……」魏琛指了一下大概十五個人,道,「靈體!」

旋即,他又指了下站在後面的二十來個人。

偽靈體。

微微頷首,這些人的實力雖說不是特彆強,可對現在的葉子晨來說,可以說是不可缺少的一大助力。

「情報組呢?」

「情報人員不在這裡!」魏琛淡淡一笑道,「情報人員要是一直在這裡坐著,那我們還談個屁情報了,您說對吧!」

「不錯!」滿意的點了點頭,葉子晨輕笑道,「那就給你們下達第一個任務,幫我調查一名名為霍達的男人的動向。要是他在冰城,你們分出一部分人去保護我身邊的人!」

「沒問題!」

簡單的交代一番后,葉子晨便從三樓離開。

來到茶樓一樓,他還特意看了一眼坐在服務台的那位大姐。就在他從那位大姐身邊走過的剎那,那大姐突然間開口說了一句話…… 第297章恐怖人脈

「葉先生。」

那位婦人突然間開口叫的葉子晨一愣。

「怎麼了,找我有什麼事情么?」

葉子晨停了下來,那位婦人彷彿想說些什麼,最後卻是搖頭一笑道。

「沒有,請您路上小心。」

莫名的看了那婦人一眼,那婦人卻是一直都保持著淡淡的笑容。

摸著鼻子從茶樓離開,葉子晨也沒將剛才的事情放在心上,上了車便直奔肖語媚的美顏總部。

「希望你能在意我說的話吧,真是,人老了,心腸也變得好了。」

就在葉子晨離開之後的幾分鐘,那婦人幽幽的搖頭嘆道。

養顏大廈。

葉子晨和肖語媚約好晚上的時候一起吃飯,當她開車來接她的時候,看到她正風風火火的往外趕。

「語媚。」

輕笑著朝著她揮了揮手,肖語媚怔了一下,旋即才想到晚上要一起吃飯的事情。

「子晨,對不起呀。我這裡有一些緊急的事情要處理,晚上不能跟你一起吃飯了!」

肖語媚的臉上滿是歉意,緊接著她又挑眉道。

「對啦,你是開車來的吧。車鑰匙給我用一下,我的車讓李爽開走了!」

「給你!」

葉子晨的臉上堆滿了無奈,同時將車鑰匙遞了過去,肖語媚踮起腳尖在他的臉上啄了一下笑道。

「別生氣,下次我會好好補償你的!」

那風情萬種的回眸一笑,頓時將葉子晨心頭的火給勾了起來。

心中暗道一句妖精,無奈額嘆道。

「好啦,知道啦,快去忙吧,我的財神爺!」

目送肖語媚從眼前離開,葉子晨抿嘴輕嘆了一口氣。女伴是個女強人到底是種什麼體驗,現在他已經體會到了。

慵懶的伸了個懶腰,正琢磨著該去干點什麼的時候……

一輛銀色的跑車停在他的面前,蘇逸雲戴著墨鏡朝著葉子晨吹了個口哨。

「葉子,在這溜達啥吶!走,跟哥溜達一圈?」

濃濃的富二代氣息撲面而來,葉子晨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挑眉道。

「幹嘛?」

「問那麼多幹嘛?上車不就得了!」蘇逸雲朝著副駕駛瞄了一眼,葉子晨想了想,反正現在也沒什麼乾的,跟他去溜達溜達也無妨。

……

「你這帶我來的什麼地方?」

看著停車場內聆郎滿目的豪車,葉子晨就忍不住暗自咋舌。

蘇逸雲淡淡一笑,伸出手勾住他的肩膀道。

「慌什麼,跟著哥走,還能給你賣了?再說了,以你現在的身家想要參與這種場合太簡單了,只不過那醫藥公司明面上推出來的是肖語媚,大家都不知道你而已。」

來到會所大廳,將一張卡遞給旁邊的侍者,蘇逸雲帶著葉子晨就往裡走。

「先生!」

那名侍者快步跑了出來,擋在前面輕笑道。

「請那位先生出示一下會員卡。」

「朋友,你是故意來找我晦氣的吧!」蘇逸雲眉毛向上一挑,道,「我剛才的卡難道還不夠么?」

「蘇先生,您的確是出示了會員卡,可這位先生還沒有。」侍者謙和的笑著。

「你是不是新來的?你不認識我?」蘇逸雲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道,「憑我蘇逸雲的名頭,還不能帶個人進來?」

「喲,蘇大少!怎麼啦,這麼大火氣。」

就在這時,一道玩味的笑聲響起。

韓琦的手上還包著紗布,看樣子是斷指還沒好。在他身邊還跟了幾個看樣子是富家子弟的人,迎面走了過來。

「韓琦?」

蘇逸雲面露不屑,要是韓宇來了說不定他還高看一眼。

他……

還不夠級別。

沒有理睬韓琦的陰陽怪氣,蘇逸雲眯著眼睛朝著那侍者開口道。

「你確定還要攔著我?」

侍者面露難色,韓琦也在一旁添油加醋道。

「這地方可不是什麼人都能來的喲,你們可得看好了,千萬別畏懼強權!」

「韓琦,沒給你嘴打脫臼,我有點後悔了。來,你過來,咱倆好好聊聊。」

葉子晨眼睛一眯,韓琦的臉色頓時一僵。

「你想打我?跟你講,這地方可不是很么阿貓阿狗都能進來的,連會員資格都拿不出的人……呵呵……」

韓琦故作硬氣的開口,不過他說這話的時候一直跟葉子晨保持著一定距離。

「韓琦,要是你不想挨揍就把你那嘴給老子閉上。」蘇逸雲眉毛向上一挑,旋即朝著那名侍者開口道,「這的規矩我懂,不過這不是也講過,帶來將的人如果層次的夠的話,不是自動默認會員資格么?」

「是的!」侍者不置可否的點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