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吳培軍確實是看中了,而且也看了兩三家了,基本上都是這個價格,這是給自己兒子房間裝的,甚至等到以後兒子結婚也是能夠用的,自然也不想買太差的。

「這樣,三千七好了,再便宜一百塊,我就要了!」吳培軍猶豫再三,還是再砍一百塊,然後準備付錢。

商家老闆雖然嘴上和他繼續說著太低了不賺錢了之類的,不過心裡還是樂開了花,就這一台空調,利潤達到一千塊還多點,一天的利潤基本上都有了。

然而就在他準備給吳培軍下單之際,林楠突然間出現在吳培軍面前。

「舅舅。」林楠開口叫道,顯得很客氣,自從上次在吳培軍家冰釋前嫌之後,兩者關係也好了不少,吳培軍雖然還有些防備林楠和周穎的事情,但至少不再反感這個大外甥,而且說來也就這一個外甥而已。

「小楠啊,你看看我看中的這台空調,準備給俊凱的房間安裝上,這幾天再找人把他的房間也拾到拾到,說不得要不多久那小子就該結婚了,總算是有點出息,沒有瞎混了。」吳培軍笑著說道,提到自己的兒子,總算是滿意了一些。

「哦?俊凱要結婚了,大喜啊。」林楠聽到這話忍不住微微意外,貌似剛剛和前女友分手,這結的哪門子婚?

當然,林楠沒有多說,而是旁敲惻隱了一些,總是明白了一些事情。

就在昨天,吳培軍夫妻二人縣城做個體檢,雖然他很摳門,但對身體保護的還不錯,知道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基本上每年都會做個體檢,今年也不例外。

自然而然的他們也根據吳俊凱之前提供的地址,直接找到他的新房去,這還是他們第一次看到兒子的新房,充滿了期待之意。

不曾想,一開門就看到一身睡衣的陳佳影,讓二人著實詫異了很久,再之後連帶著還有陳佳影的家人,竟然都住在自己兒子的房子里,差點讓二人臉色大變。

好在關鍵時刻,吳俊凱出來,連忙解釋,然後正式介紹陳佳影的身份,自己真正的女朋友!

吳培軍也不是那種不講理的人,陳佳影一眼看上去就能看的出是那種非常乖巧懂事的女孩,二人只是一眼就看中了,然後再聽到吳俊凱說他們家庭的困難,吳培軍二人也沒什麼話說,對這個乖巧的陳佳影更是滿意了。

陳佳影也是被吳俊凱父母的駕臨一陣蒙圈,尤其是吳俊凱還這般介紹,讓她想反駁兩句,但最後又咽了下來,默認了這件事,這兩日吳俊凱對自己的照顧,她一直都牢記著,也讓她感動著,更何況此刻一家人都住在這裡,這也算是最合適的解釋。

當即,陳佳影這個未來兒媳婦幾乎是紅著小臉的熱情招待著吳培軍夫妻二人,儼然一副未來公婆的態度對待,這絕對不是以前吳俊凱交往的那些社會型的女孩所能媲美的,更是讓吳培軍夫妻二人大為滿意,當場將身上帶的錢都給拿了出來,毫不吝嗇的給未來兒媳婦包了個大大的紅包。

然後再看看兒子的新房,還有兒子在縣城他們還沒有看到的事業,二人非常的欣慰,吳俊凱昨天親自開車將二人送回,感覺上這個兒子現在懂事太多了,自然而然也將這個改變都歸結到陳佳影身上,對她也就更滿意了,直接就要給吳俊凱張羅婚事,吳俊凱也只能暫時先咬著牙默許了下來,先穩住再說。

於是,就有了這一幕,吳培軍一大早的就出來選購家電,甚至是準備將家都給翻新一遍! 開年大戲最火的是什麼?答案只有一個,人民的名義,這部最開始並不被看好的劇,在大家目瞪口呆中一路逆襲成黑馬,妥妥的冠軍,從第一集到最後一集,收視率遙遙領先。

最奇妙的是大家竟然發現,這裡面的故事竟然會和現實中碰上,比如那個貪污很多錢不敢花的,還有把辦事窗口設置的不合理的,以及一些劇裡面出現的劇情,在現實中竟然是可查的,這些發現,讓大家更是給人民的名義戴上了一個良心劇的帽子。

易世界用一部電視劇再一次回到了大眾視線,很多人以為這個娛樂巨頭會慢慢沉淪下去,沒想到,轉眼之間,人又成了龍頭,有句話怎麼說來著,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何況這頭駱駝一直不瘦……

三月十五日,一個打假的日子,易陽接到了一下消息,他很希望這是假的,然而現實就是那麼殘酷。

「怎麼會突然摔倒的?現在什麼情況?」

李傑,和他合作了二十幾年的夥伴,突然就進了醫院,而且情況很不好,易陽一直說,這個公司李傑的功勞很大,所以接到這個消息,他心情不能形容的悲傷。

「媽,醫生出來了。」

李傑的兒子和女兒一家都來了,就在外面等著結果,看到醫生出來,趕緊圍上去。

「病人情況不是很好,有腦出血的癥狀,現在雖然清醒,但是估計最多熬不過一個星期,很有可能……你們抓緊進去看看吧,看看他有沒有事情需要交代的。」

說完,醫生就走了,甚至有點麻木,他們看慣了生死,也知道他們的話和他們的轉身,換來的就是家屬的哭泣。

「嫂子,先去看看吧。」

易陽眼睛紅了,但是理智告訴他,這個時候哭沒有用,去見最後一面才是最重要的。

醫生一次讓進去五個人,易陽當然不可能和家屬搶,就在外面等著,門關上,裡面什麼聲音都沒有,不過,這也是最好的,易陽很害怕聽見裡面傳出來大哭的聲音。

等待的時候張明也來了,還有幾個公司的元老,以前都和李傑關係很好。

「老闆,李總怎麼樣了?」

易陽也沒隱瞞,直接告訴他們醫生說的話,幾個人都癱坐在椅子上,幾十年的感情,這一刻全都湧上了心頭。

「出來人了。」

易陽抬頭看,兒子女兒都出來了,就嫂子沒出來,估計在裡面陪著。

「叔叔們都來了,我爸想見你們。」

「好,你們……休息一會吧。」

一念成婚,歸田將軍腹黑妻 本來想說節哀順變,但是人還在,這話顯然不合適。

「李哥,不是說好了一起養老嗎?還說以後你給我們做飯,養好了傷我們可等著吃飯呢。」

易陽進去先開了個玩笑,這是他和李傑的相處方式,也是希望好的心情能有奇迹出現。

「那沒問題,不過你們都比我年輕,估計養老還得幾年,不像我,這幾年過的那叫一個舒服,養養花,遛遛狗,我和你們說,我養的花有人給我五萬我都沒捨得賣,到時候送你們幾盆……」

李傑學說越興奮,狀態看上去都好了不少。

「老李,休息一會兒吧,說這麼多不累啊。」

「媳婦兒,累,但是也是最後累這一次了,其實別的我都不擔心,兒孫自有兒孫福,我也不想管,哥幾個,你們嫂子以後就得你們照顧了,別哭,哭什麼啊,我這就是先去那邊探探路,等你們去的時候,我在下面沒準別墅都住上了……」

李傑越說,大家越難過,最後都帶著哭腔走了,後面還有人等著進來呢,幾個人要出去的時候,李傑說了一句話。

「我捨不得你們。」

幾個人都聽見了,但是沒有人回頭,他們不想讓老夥計看到自己流淚的樣子。

「我們走了,等你好了,咱們不就又一起了嗎?說什麼舍不捨得的。」

說完,幾個人就出了病房,門關上的那一刻,他們的眼淚再也止不住了。

一天一夜,李傑努力的讓自己堅持了一天一夜,其實再見了易陽他們一個小時后,他就陷入了昏迷,清醒時最後一句話是對媳婦說的。

「找個能照顧你的人,我這輩子,最不對起的就是你。」

他忙碌了一輩子,和家人聚少離多,直到退休,才回歸家庭,而整個家之前都是媳婦兒在管,在人生的最後一刻,他只想到了媳婦兒。

葬禮上,易陽作為代表進行了講話,肯定了李傑作出的貢獻,說了李傑的一些事迹,算是給他的一生做了個收尾。

距離李傑的葬禮已經過了一個星期,易陽在家裡一直沒有出門,也不怎麼愛說話,整個人都是怪怪的,周子怡問他,他也不怎麼回答,弄的大家心裡慌慌的。

「大千,你和妹妹回來一下吧,你爸我感覺不太對勁兒。」

接到媽媽的電話,兩個人飛速趕回了家,看到兒女回來,易陽就打了個招呼,然後默默的去做飯,以前不是這樣的,還要假裝吵鬧一下誰做飯,誰洗碗,現在看起來,爸爸真是不太正常。

飯桌上,易大千和妹妹故意說一些話題,想要勾起爸爸聊天的慾望,可惜,就連易大千說找女朋友,爸爸的反應也是平平淡淡,嗯啊的答應了兩聲而已。

「媽,我爸怎麼了,要不要去看醫生啊?」

「自從參加完你李叔叔的葬禮,回來就這個樣子,像個木偶人一樣,我這才讓你們回來。」

易陽此時沉浸在一個世界里,一個屬於自己的世界里,在這個世界里他還很年輕,其他人也都很年輕,他們一點兒不用擔心未來會怎麼樣,只要開心活著就好。

他給自己弄了一扇門,這扇門把外面的世界鎖住了,這樣,大家就不會變老,會一直年輕,這個世界,是他構造的一堵心牆。

易大千和學校請了假,易小芊也沒去跑劇組,每天就是陪爸爸聊天,他們諮詢過醫生,醫生說這種情況多溝通,慢慢就好了。

所以兩個人就決定在家陪爸爸,周子怡讓他們走,說什麼也不聽,只能無奈的讓他們留下,自己也感慨,兒女終究是長大了。 吳培軍很高興,兒子總算是有出息了,雖然不知道現在到底幹什麼工作,但據說管理著整個縣城的生意,現在又找了這個這麼好的女朋友,人也變得懂事上進的多,別提吳培軍多高興了。

自然而然,也格外的上心,開始給吳俊凱準備結婚用的東西了。

林楠聽到后一陣想笑,不過又不敢,一來是這個生意是自己的,二來則是陳佳影這個未來兒媳婦,雖然很有這個可能,但目前而言,估計吳俊凱還沒有拿下。

「恭喜舅舅了,俊凱現在好了您也不用多操心了。」林楠笑著恭喜了一句,吳培軍更是滿滿的得意之色。

「好了,就這台了,趕緊給我拉回去,然後安裝好。」吳培軍開口,準備確定下來這台空調,不過也就在這個時候,林楠連忙開口阻止了。

「慢著別急,這台空調我知道一家才三千塊錢,一模一樣的,我現在就帶你去看看,我先前看到一台熱水器,一台電視什麼的都是在那家看到的,就準備買了呢。」

「嗯?還有這事? 你是我的半條命 比這便宜了那麼多?」吳培軍聞此言,臉色當即就變了,覺得不可思議,轉頭就準備給這商家翻臉,這太黑了,不過乍一看林楠的眼色,當即明白了什麼。

「咱去那邊買吧,同樣的東西貴那麼多,能省不少呢。」吳培軍一邊說著,一邊就準備走人。

這個時候,最尷尬與著急的也就是這商場的老闆了,眼看著到手的生意就要黃了,那叫一個恨啊,若非內心能殺人,不知道幹掉林楠幾次了,但此刻只能咬牙挽留,哪怕是少賺,那也比不賺錢強啊。

更何況聽林楠這意思,還要買其他的東西,雖然利潤少點,但只要能賺,也是不錯的生意,不能放過。

「別,別,年輕人我怕了你了,我賣,三千也賣了!」商場老闆連忙開口說道,這個價格算是底價了,正常而言根本不可能,但街上就是有那麼一兩家在商場老闆看來腦子有病的那種,超低價大甩賣,搞得自己生意都沒法好好做了。

林楠原本正要陪著吳培軍作勢要走,一聽這話,林楠當即笑了,吳培軍也笑了,忍不住對這個大外甥讚許了一句,就一句話的事情就幫自己省了七百塊,自然是越看越滿意。

「好吧,既然如此看老闆還算是實在的份上,這款空調也給我再準備兩台,還有洗衣機、電視、冰箱、熱水器,都來一套。」林楠笑著說道,反正到哪都是一樣,這位商場老闆經過這麼一折騰,估計也不敢亂報價了。

果不其然,聽到林楠這麼說,商場老闆當即再度滿臉的喜色,之前的糾結也沒有了,沒想到這是大客戶,一開口就要這麼多,自然而然價格也報的低了不少,但整體而言也賺了不少。

林楠隨後只是稍微磨嘰了一下,商場老闆再度給抹個零頭,讓林楠更為滿意了,也就直接下單了。

「舅舅,家裡還有沒有什麼需要的家電之類的?」林楠確定好自家的需要,轉而再度詢問吳培軍這位舅舅,這麼一個巴結討好的機會自然不能錯過。

吳培軍家裡自然也缺少一些,但農村人喜歡湊湊就過去了,本著能省就省的原則,才不管那些,而且此刻真開口的話吳培軍也不好意思,看的出來這個大外甥是要買單了,連忙揮手說不用。

王者榮耀之擊殺紅包系統 「你可是我唯一的老舅,就別給我客氣了行不?」林楠笑著說道,隨即憑藉著印象,好像他們家的冰箱很破舊,也從周穎那裡聽過,他們家雖然空調也裝過,但是周穎和吳俊凱房間的,吳培軍自己的房間卻沒有。

如此,林楠毫不客氣,直接給做主了。

「我記得你和舅媽房間還沒有裝空調呢,也一次裝上好了。」林楠笑著,隨即直接再度訂了一台空調,外加一台大冰箱,幾乎都是這個商場內比較好的,三個加在一起也要八九千塊,正常而言吳培軍自然是很不舍,幾番推辭,都被林楠攔了下來。

然後林楠直接將銀行卡遞了過去,商場老闆笑呵呵的刷卡結賬,一個大單成了,當林楠將自己的姓名電話以及送貨地址寫給商場老闆時,老闆的表情當即就亮了,人的名樹的影,林楠在雙流鄉的大名那可不是一般的響亮,他自然也知道,對林楠也顯得異常的客氣。

「歡迎林老闆以後多多光臨。」

大街上,林楠和吳培軍並肩走出商場,到現在吳培軍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畢竟這是八九千塊,不是個小數目的,不過林楠的一些孝心,他也就順勢收下了,自然對林楠這個大外甥也熱情了不少,主動邀請林楠抽空去家裡吃飯,也算是一大收穫了。

第二天一大早,當林楠才剛剛起床沒多久的時候,林偉的電話打了過來,告訴林楠一個讓他臉黑的消息。

「不好了林楠,果酒廠被人潑糞了!」

「什麼情況?」林楠開口問道,隨即林偉這才將剛剛得到的情況告訴林楠,也就是一大早剛剛發生的,因為果酒廠還沒有正式生產,目前也就一個保安看守,夜裡就睡在值班室,大門緊閉,也沒有太在意,但就在天色剛剛要明的時候,突然間聞到大量的臭味,等到出去一看就傻眼了。

果酒廠大門口,赫然被人倒了大片大匹的大糞,甚至就連廠房的外牆上,更甚者廠區院落內撒落的也有不少,那叫一個臭氣熏天,簡直不敢想象。

這般情況下,可想而知,整個果酒廠,都臭的嚇人,保安也第一時間彙報給了林偉,然後就傳到了林楠這裡。

可想而知,當林楠聽到這個消息時會作何感想,根本就不用多想,赤裸裸的人為行為,就是在針對林楠的果酒廠,而這些人是誰,林楠甚至也能猜的到! 潑大糞的事情,讓林楠氣氛不已,不過林偉那邊彙報完之後依然還沒有掛電話,還有著其他的事情要彙報。

「咱們的大棚夜裡遭到破壞,數個大棚頂的玻璃被人砸碎,辦公小樓大門前也被人潑糞了!」林偉繼續開口說道。

一大清早的,林楠就窩了一肚子的火,讓林偉直接安排報警,同時林楠也準備親自出馬給某些人一點教訓,這次的事情很顯然,就是針對自己和果酒廠的。

隨便一想,林楠就能想到這件事的幕後主使者!

與此同時,雙流鄉大街上的一個早餐店內,史磊帶著七八人坐了一大桌,肆意的大笑著,表情那叫一個高興,不少人身上到現在還帶著濃濃的臭味。

「叫特么的敢找老子的麻煩,以後就隔三差五的給他們送點大糞過去,讓他們吃屎去!」史磊冷笑著罵道,敢得罪他們史家,還讓他們父子等人都在派出所關了幾天,這份怨氣都撒到了林楠身上,認為是林楠報的警。

雖然他們一個個都沒事的從派出所出來,但這份怨氣卻是無法忍受的,要找林楠報復,於是便有了今天一大早的事情,就是要想辦法找林楠的麻煩。

辦公小樓前的大糞,還要果酒廠遍地的大糞,都是出自史磊的安排,連帶著林楠的玻璃大棚,也被他派人給砸爛了不少。

錢倒是無所謂,主要是這件事太過噁心,嚴重影響工作。

「磊哥放心,有咱們兄弟在,肯定不讓他舒坦了。」一群人得意大笑,對於先前乾的事情毫不在意,反正有史家撐腰,普通小混混也變得很有底氣,史磊更是如此,他們史家也是有後台的,就好比這次,史家在縣城的一位領導親自給派出所和關悅施壓,再加上他們其他的力量悄然一個個的上門威脅,那些原本舉報的村民們,一個個也都改口,誰敢不聽話,對他們而言,會毫不客氣的出手整治。

對他們這種鄉村惡霸而言,太缺乏管束,簡直是無惡不作,舉證也更困難,只能忍著怒意,選擇改口,不敢再去做證,如此也是更是加劇了這些人的霸道行為,讓他們變得更加的猖狂。

哪怕是已然進去關了幾天,但卻依然沒有半點記性,一出來就蓄意報復。

這一夜,不僅林楠的果酒廠辦公小樓與大棚遭殃,周圍幾個村莊中同樣也沒有倖免,有幾個之前出面舉報史家的人都遭到了一群陌生人的毒打,亦或者被人恐嚇。

而這些,也同樣出自史磊等人之手,按照他的話來說,就是要給群刁民一些教訓,讓他們長長記性,囂張至極。

辦公小樓前,當林楠趕到時其他一些工人也已然趕到,已然開始清理大門口的大糞,和果酒廠也不逞多讓,到處都是,臭的讓人都受不住,倉庫大門口也是,從地里拉過來的貨都不能正常進入倉庫,周圍不少路過的人也都看著這一幕,指指點點的。

「太囂張缺德了這些人!」楊老二氣得不行,一大早得到消息后和楊瑾直接趕了過來,結果就看到了這麼一幕。

「我已經報警了,咱們這門口裝的有監控攝像頭,估計能夠拍攝的到干這事的人。」楊瑾也沉聲,臉色發紫,也是被氣的不輕,這種事情太下作了。

林楠雖然沒有多說,但臉色可以看的清楚。

不多時,一輛黑色轎車帶著一輛警車開了過來,為首者不是別人,正是關悅,身邊還跟著王德成這位派出所所長!

一大早的,她剛剛起床,還沒有來得及洗漱,王德成的電話便打了過來,彙報了這件事,一聽之下就知道不對勁,當即帶著人趕了過來,果酒廠那邊也有民警趕往。

「關鄉長,王所長,你們看看吧,這種事若是抓到,該怎麼判?」林楠寒著個臉開口說道,換做誰這個時候也沒有好臉色,關悅和王德成也是一樣。

林楠都能想明白,他們更是知道這其中是什麼人搗鬼,昨天一大早剛剛放出來,沒想到這才一天,就開始報復了。

「膽大妄為!」王德成也忍不住怒斥了一聲,雖然之前他不能算是嚴格執法,但也還算是勉強合格,而這段時間以來跟隨關悅這個鄉長,他才真正嚴格執法,慢慢的也形成了這種為民做主的思想,已然成為關悅的得力助手,眼前這件事,不僅僅是對林楠的報復,也是對他們這種執法者的赤裸裸的挑釁!

關悅寒著臉,哪怕是林楠的不滿語氣她也不在意,可恨的是眼前的這一幕,強忍著熏天的氣味,關悅凝視,終於最後開口。

「這件事,無論是誰敢阻攔我,都不行!」關悅好似下了極大的決定,隨即轉身看下王德成。

「王所長,這件事我必須要在兩天內抓到行兇者以及幕後主使者,任何人敢阻攔,一律抓起來,天大的事情,我頂著!」這一刻,關悅儼然一副要徹查到底的模樣,身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一絲霸道之氣。

王德成也知道這位頂頭上司是徹底動怒了,雖然上面有壓力,但真若是關悅動怒,區區縣城的領導又算的了什麼,自然他也很積極。

「是,必將嚴懲不貸!」王德成沉聲應了一聲。

當即,他也顧不得什麼臟,直接帶著幾名民警開始對大仙農公司的保安人員進行詢問,然後也調取了監控,與此同時整個派出所的民警也接到了王德成的強令,限時兩天內必須將這件案子破掉,一名名民警一大早的就出動,開始調查這件事。

辦公室內,林楠依舊滿臉的寒霜,儘管關悅給林楠道歉,也責令必須破案,但依舊難平怨氣,公司的其他人也是如此。

「肯定是史家的人,昨天回到村裡就看到一些小混混在村裡轉悠,還有個別的哭喊聲,不過也沒有在意,看起來就是那些人動的手,在報復。」楊老二沉聲說道。

「一大早我也看到村裡有人鼻青臉腫的去衛生院檢查,估計是遭人毒手了。」楊瑾補充道,細思極恐,這群人簡直是赤裸裸的干盡壞事! 易陽的情況過了半個月,終於有所好轉,整個人靈動了一些,也會開開玩笑,大家這才放心,醫生建議他們不要去說這個事情,所以大家都裝作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四月份,帝都天氣已經轉暖了,易陽拿了一壺酒,去了李傑的墓前,不知道為什麼,他看到李傑和家人朋友告別的時候,就想到了自己。

過了年,他五十一歲了,李傑不過六十剛過,人就這樣去了,他真的害怕,害怕有一天自己也像李傑一樣,就這樣離開這個世界。

「老李,你說你這輩子,什麼都享受了,兒女雙全,咱們兩個差不多,你這一走,差點兒把我帶走,不過你放心,你家人我肯定給你照顧好……」

易陽一個人絮絮叨叨的,在那說了很久,到後來直接醉到在墓碑前,醒來的時候天都黑了。

「老李,看來你是留我睡了一覺,這回我走了,咱們回見吧。」

月色正濃,星光正好,易陽一步步的走出陵園,身後只剩下蟲鳴。

「爸,我愛死你了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