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回到酒店,慕洛琛問她,要不要換一下行程。

葉簡汐搖了搖頭,說:「不用,何必為了別人,委屈了自己。」

要怕,要躲,也不是她。

而是她母親躲。

她沒有做錯任何事情,為什麼要躲呢?

接下來的幾天,兩人在田瑞的帶領下,走遍了斯德哥摩爾的大街小巷,沒有再碰到自己的母親,葉簡汐也漸漸忘了這麼一個人的存在。 離開瑞典的前一天,便是瑞典皇家冰球比賽,參賽的並非只有瑞典的貴族,還有平民,也都可以參加,皇家比賽賽場對外公開,憑票進入。

葉簡汐和慕洛琛兩人拿到的是貴賓票,因為不想和凌南晟一起,所以他們起的很早,準備出去逛逛,然後再進入比賽場。

可沒想到,凌南晟像是一早預料到他們的會這麼做似的,比他們更早一步,堵在了酒店門口。

再看到凌南晟的剎那,葉簡汐的臉色瞬間不好了,不只是因為凌南晟這種類似於跟蹤的行為,更是因為他和她母親認識,是不是在一開始,他跟她接觸,就是受了那個女人的指使?

葉簡汐忍不住胡思亂想,雖然知道這個可能不大,但她就是沒辦法控制住自己。

慕洛琛的臉色面色冰冷,凌南晟一再的打擾到他和簡汐,這已經觸犯到了他的底線。

看著兩人不開心的臉龐,凌南晟自動忽略,開心的打招呼,「早!」

兩人都沒回應,他也不覺得尷尬,跟著兩人往停車的地方走。

慕洛琛和葉簡汐上了車,凌南晟也跟著要上去,慕洛琛冷聲說道:「凌總,你的車在那邊。」

「我知道啊,可我們不是約好了,要一起去看冰球比賽嗎?」凌南晟笑眯眯的看著慕洛琛。

慕洛琛抿緊了嘴角,忍了許久的怒氣噴薄而出。

葉簡汐伸手拉住慕洛琛的手,對他微微的搖了搖頭,她只是煩凌南晟,可沒想過讓凌南晟和慕洛琛交惡,對待凌南晟的厚臉皮,最好的辦法是選擇無視。

「簡汐,你同意我上車的,對吧?」凌南晟拉開車,坐到副駕駛座上。

葉簡汐說:「閉嘴,否則就從車上下去。」

凌南晟笑了笑,沒再說話。

車子緩緩地啟動,向著比賽場過去。

凌南晟安靜了一會兒,又開始興緻勃勃的跟兩人介紹今年的冰球比賽,說是今年的規模是近五年來最大的比賽,屆時瑞典的貴族也都會參加等等……

到了賽場,凌南晟已經說了一路,葉簡汐想拿塊冰,把他的嘴巴塞上。

凌南晟對上她不高興的臉色,摸了摸鼻子,覺得自己還挺委屈,他這不是看氣氛太悶了,才會想著多說點哄大家開心嗎?真的跟慕洛琛似的,都冷著一張臉,沒被凍死也被他冷死了。

「凌總,你跟我們不在同一個區域,坐在這裡怕是不好。」慕洛琛冷冷的看著凌南晟,如果目光能化為實質,他早就把凌南晟凍成冰雕了。

凌南晟看了眼自己的票,的確跟他們不在同一區域,他在B1區,葉簡汐和慕洛琛在D1區,想要調區域,但能在貴賓區坐的,都是非富即貴的人,哪裡有那麼容易,只好依依不捨的分開。

葉簡汐看著他離開,剛要鬆口氣,凌南晟忽然回頭做了個飛吻,「簡汐,千萬不要想我。」

葉簡汐這口氣卡在了嗓子眼,回眸看向慕洛琛,他的臉已經黑的像墨汁了。

乾笑了兩聲,葉簡汐想要說什麼,可慕洛琛忽然伸手,壓住她的後腦勺,狠狠地親了一口,「以後離他遠點,我不喜歡他圍著你轉。」

「吃醋了?」葉簡汐心頭的鬱悶一掃而光。

看來凌南晟也不是沒半點用。

「你是我老婆,別的男人圍著你轉,我當然會吃醋。」

慕洛琛這一次沒反駁,而是大大方方的承認。

葉簡汐踮起腳尖,親了他的下巴一下,說:「好啦,我以後會離他遠遠的,別生氣了!」

「再親一下,我才不生氣。」慕洛琛臉上帶了一絲笑容。

「去你的!」葉簡汐推了他一下。

慕洛琛抱住她,大步的往貴賓區走。

由於是冰球比賽,所以現場是沒有暖氣的,葉簡汐又格外的怕冷,所以她準備了條厚的毛絨毯子還有一隻暖手的手爐。

坐在那裡,整一個毛絨團,讓人忍不住摸上去。

慕洛琛的手握住她的手,別有性質的揉捏,捏了一會兒,葉簡汐看著他說:「你把我當麵糰了吧?再這麼捏下去,我手要破了。」

慕洛琛抽出大掌,壓在她的肩頭上,說:「我真巴不得你變成麵糰,把你揉進身體里。」

葉簡汐聽到他的話臉一紅,「你怎麼總沒個正形。」

慕洛琛手捏住她的耳垂,笑的玩味,「想哪去了?慕太太,你是不是想到歪的地方去了?」

「我才沒有,是你想歪了……」葉簡汐話還沒說完,慕洛琛再次吻了過來。

雖然說還沒開場,可周圍也有不少的人,葉簡汐哪裡做過當這那麼多人的面親吻的事情?忙推了慕洛琛一下,可沒推開。

等著他把她放開的時候,葉簡汐的臉鮮艷欲滴,捂著臉不敢抬頭看人。

慕洛琛臉上的笑容越發的寵溺,而他的餘光落在不遠處的凌南晟身上,注意到他面色不善,伸手抱緊了變身鴕鳥的葉簡汐。

想搶他的女人,等下輩子吧!

不,哪一輩子都別想!

很快,冰球比賽開始,入場的聲勢浩大,果真如凌南晟說的,這是五年來最大的一次比賽。

甚至連瑞典的國王都親自為大賽祝詞,接下里的比賽也很激烈,這已經是冰球比賽的決賽,來自世界各地的三十二隻隊伍進行比賽,最終角逐出冠軍的一隊,由瑞典皇家授予冠軍獎盃和皇家騎士勳章。

比賽進行到一半,正是激烈的時候,葉簡汐感覺到有些尿急,湊到慕洛琛的耳邊說,「我去洗手間。」

「我陪著你去。」

慕洛琛要起身,葉簡汐搖了搖頭,「不用了,讓文清跟著我就可以了,很快就回來。」

慕洛琛點了點頭。

葉簡汐起身,文清在她旁邊跟著,安靜的像隱形人一樣。

順著標牌,找到了洗手間。

葉簡汐對文清說,「你在外面等著我就好。」

「是,少奶奶。」

葉簡汐進了洗手間,推開其中一格的門正準備進去,一個黑影忽然衝上來,捂住了她的嘴。

「唔……」

葉簡汐瞪大了眼睛,驚悚的看著那人,手拚命的去抓男人的手,想要把他的手抓開,喊文清進來。

可下一刻,男人在她耳邊低聲,用生硬的中文說:「安靜,我不會傷害你的,有人在追我,等他們出去就好。」

說著,緩緩地放開了葉簡汐的手。

葉簡汐扭頭看去,入目的是一個高大的男人,他的五官很深邃,跟亞洲人一樣,黑頭髮黃皮膚,只是他的黃皮膚要比國內很多人都要白皙,而且他的眼睛是藍色的。

中歐混血兒,葉簡汐腦子裡跳出這個詞,「你是什麼人?他們為什麼會追著你?你怎麼躲到女衛生間里了?」

一連串的問題問了出來,男人笑了笑說,「你別說那麼快,我中文不太好。」

葉簡汐又慢速的把剛才的話重複了一遍。

男人笑了笑說,「我是什麼人,現在不能告訴你,不過我可以告訴你的是,我是好人,還有他們想抓我回去結婚,所以我逃婚出來了。」

葉簡汐瞪大了眼睛,這年頭還有人逃婚的?不過眼前的男人,實在不像壞人,尤其是那雙藍色的大眼睛乾淨而純粹,讓人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他是能做出壞事。

房間忽然外面傳來嘈雜的聲音。

男人斂了笑容,盯著門口看。

葉簡汐小聲說,「你放心,我有朋友在外面,她不會讓他們衝進來的。」

「嗯,我相信你。」男人深藍色的眸子里漾氣笑意,目光一瞬不瞬的看著她。

雖然他的目光並不逼人,可葉簡汐被他這麼看著,莫名的有些臉熱,她別過了腦袋,去聽外面的動靜,那聲音嘈雜了一會兒,然後安靜了下來。

沒一會兒,衛生間的門被敲響。

文清問:「少奶奶,你在裡面還好嗎?」

葉簡汐這才意識到,自己在裡面待的太久了,「嗯,我這就好了,等下就出去。」

「嗯,好。」

文清很快離開。

葉簡汐抬眸看著眼前的大男孩,說:「不好意思,我要走了,還有,祝你好運。」

說著,打開門要走去。

「你叫什麼名字?」

男人忽然問道。

葉簡汐猶豫了下,說:「萍水相逢,名字沒那麼重要。」

她說完,走了出去。

「我叫查理,希望有緣再見。」

葉簡汐走出去的時候,聽到後面的人笑著說道,揚手揮了揮手,然後抬腳離開。

出了衛生間,葉簡汐看到了文清。

文清上下看了她一眼,問:「太太,衛生間里是不是有人?」

葉簡汐啞然,「你怎麼知道?」

「剛才我進去的時候,聽到兩個呼吸聲。」文清說道,「不過我擔心他會對少奶奶不利,所以沒有進去。」

「嗯,那個人並沒有想傷害我。」葉簡汐笑了笑說。

文清眯起眼睛,說:「他敢動少奶奶一下,我絕對會讓他知道後悔兩個字是怎麼寫的。」

葉簡汐笑了笑,抬手點了點她的腦袋,「你呀,每次動不動就打打殺殺的。」

文清冷著一張臉說,「少爺請我過來,就是為了保護少奶奶的安全。」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活法,葉簡汐也沒指望能說通文清,所以也就沒和她爭論下去。

回到觀眾席,冰球比賽已是如火如荼。

葉簡汐坐下,慕洛琛握住她的手,低聲問:「怎麼去那麼久?」 「有點不舒服。」葉簡汐小聲的說著,專註的看著賽場。

剛才沒本來還想小解的,可剛才被那麼一嚇,早沒了衝動,可碰到一個陌生男人的事情,還是在衛生間里,她也不好意思跟慕洛琛說,所以隨口說。

慕洛琛側首,「要不要去看下醫生?」

「不用,只是小小的不適,大概是吃的東西有些不合胃口,還是先看比賽吧。」葉簡汐淡笑著說。

全國比賽,自然不會差到哪裡去,饒是葉簡汐不怎麼懂冰球,也被激烈的比賽吸引,加之周圍的氣氛異常的熱烈,看完前半場,她就覺得熱的不行,把毛毯和手爐都拿下了。

可即便這樣,她額頭上還布滿了細細密密的汗珠。

慕洛琛拿手帕給她擦拭額頭上的汗珠,神情專註而溫柔。

葉簡汐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別開視線看向別處,視線不經意的掃過凌南晟那塊地方,卻剛好和他的視線交匯。

凌南晟和她對視了兩秒,嘴角一彎,桃花眼裡盛滿了笑意。

葉簡汐有些慌亂的錯開了目光,看向別處,她不知道凌南晟是什麼意思,明明知道她已經結婚,可每次面對她的時候,總擺出這麼曖昧的姿態,甚至在慕洛琛跟前也是。

她不喜歡這樣似是而非的曖昧。

朋友就是朋友,向前再邁出一步,她絕對無法接受。

慕洛琛注意到她的異樣,回眸看了一眼凌南晟,見他目光依舊看向這裡,眉頭一皺,握住葉簡汐的手,緊緊地抱在懷裡,直接用行動宣誓自己的所有權。

葉簡汐覺得他的這個行為太過大膽,周圍全都是人,可同時也覺得安心。

她只想和慕洛琛好好的過日子。

希望凌南晟真的只是,想逗著她玩玩。

冰球比賽一直持續到下午四點鐘。

最後一場比賽結束,天邊隱隱的透著紅色,看起來又要下雪了。

葉簡汐拿著手爐,和慕洛琛並排往會場外面走。

雖然貴賓區有專用通道,可出了通道時,還是有些擁擠。

慕洛琛抬手,將她護在自己的臂彎下。

抬首看著他高大的身體,葉簡汐嘴角一彎,露出一個暖心的微笑。

出了會場,外面下起了細碎的小雪,觸目所及的是滿目的冰雪房屋,偌大的廣場上,人影化為了小黑點。

葉簡汐想到明天就要離開這裡,忽然有種捨不得這個國度,如果不是忽然碰到了母親還有糾纏不斷的凌南晟,她是真的不想這麼早就走。

「你們這是要回酒店?」

正在出神,耳邊忽然響起凌南晟的聲音。

葉簡汐愣了一下,扭過頭看便看到凌南晟,和一位漂亮的紅頭髮灰眼睛的外國女人走過來。

葉簡汐抬眸看著他,眉心不經意的皺起。

凌南晟注意到她這個細微的表情,桃花眼微閃。

慕洛琛見到凌南晟,臉色冷了下來,「凌總,還真是巧,走到哪裡都能碰到你,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特意跟蹤我們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