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目光死死的盯著白瑜,黑衣青年眼眸陰冷至極。

「你敢傷我?」

最美的時光(被時光掩埋的祕密) 「你滾不滾。」白瑜腳步連續跨出,黑衣青年大驚,身體竟飛速的閃爍了起來,直接從階梯上飛躍而下,身影消失在修鍊塔的第十層。

「你給我等著。」

惡魔總裁別追我 一道陰冷的聲音飄蕩而來,白瑜心中冷笑,如果不是學院不允許殺人,他早就死無全屍了,那裡有那麼多廢話。

身後的明莞無語,盯著白瑜的背影看得目瞪口呆。

「瑜兒少爺,你是劍勢和天鳳仙焱從那裡得來?為什麼我一點也不知道。」

天鳳仙焱,而且還是進化過的天鳳仙焱,而他的攻擊手段卻是拳法,更可怕的是,他竟還能在拳影之中釋放無比強大的劍氣,擁有劍之意境。

這太逆天了吧!白瑜還沒有突破散仙境,就已經掌握了劍之意境,最讓明莞有疑惑,這傢伙是居然有如此強大的劍之意境,那可不是依靠修鍊就可以修鍊出來,而是需要領悟,至於天鳳仙焱從何而來,更無從說起。

要知道白瑜,可以說是明莞一手帶大了,兩人在一起的時間甚至超過紅蓮雲,白瑜什麼時候學的如此逆天的拳法和天鳳仙焱,她居然渾然不知。

就在白瑜想要收起天鳳仙焱的時候,一間修鍊室的石門張開,一道聲音冷漠的從修鍊室中傳出。

「不懂規矩的傢伙,想找死嗎!」

話音落下,一道身影走了出來,冷冷的盯著白瑜。

白瑜眉頭一挑,隨即眼中閃過一絲邪異的笑容,腳步一跨,頓時,那股焚天融地的高溫與劍氣再度瘋狂的撲出,壓迫在對方的身上。

那走出之人渾身猛顫,臉色劇變,心也噗咚噗咚的跳動了起來!

「如果你再吵,就給我滾!」

白瑜神色淡漠,輕吐一聲,霸氣無比!

只不過他現在才五歲模樣,說出這樣的話,反而滑稽而且可愛,可是在修鍊室內的青年來說,那股強大的劍意實在是太恐怖了。

對面之人臉色瞬間沒有了走出來之時的囂張,目光閃爍,臉色難看,眼前的小孩子好強。

「混蛋,好端端的我跑出來幹什麼。」

這人在心中暗罵自己,這回碰到如此強大的小孩子,真倒霉。

此時,其它幾間修鍊室也陸續打開,從中有腦袋探出來,感受到白瑜身上散發的凜冽氣息,他們的腦袋瞬間又縮了回去,事不關己,他們自然不會去惹麻煩。

「還有事?」白瑜眼眸一凝,殺機畢露,讓對方身體輕顫一下。

狠狠的掃了白瑜一眼,這人身形閃爍,直接回到修鍊室內,飛快將修鍊室的大門關起來。

「強者霸道,弱者受人欺凌,這就是真正的仙界!」

白瑜似是自言自語,實際上卻是提醒明莞,這裡不是綠海小鎮,在綠海小鎮那一套根本行不通,反而會被認為懦弱被欺負。 「呵呵,憑什麼我們來了就只能站在這裡等待測試,而那幾個小子卻可以堂而皇之地坐在貴賓席位上,如果這便是你龍家的待客之道,誰還願意為了那點銀幣替你龍家商會賣命?」

所謂吃不著葡萄就嫌葡萄酸,或許說的便是這種人,凌戰無法通過測試,一口惡氣沒地方發泄,居然開始朝著林寒等人宣洩起了不滿。

然而聽他這麼一挑撥,原本安靜排在後面等待著參加測試的人們,卻紛紛開始了竊竊私語,眼神中有所臆動,明顯覺得凌戰這話說得有理,甚至有幾個脾氣衝動點的,都已經拂袖而去。

這世界唯一不變的準則,便是強者為尊,像林寒三人這般一上來便獲得特殊禮遇,而他們這些出身低微的人卻只能老老實實等在後面排隊,自然會難免引起許多人的不忿。

「你……」

瞧見這幅場景,龍睿的臉色頓時變得有些不太好看了起來,如同玉質般潔白的膚色上湧現出憤怒的通紅,只是礙於場面不對,不好意思直接將憤怒給表現出來。

「咳,這位大叔,你可是對於我們的身份有所質疑?」

發生在廠商的鬧劇,林寒如何能夠瞧不出來,聯想到這樣的尷尬畢竟是由自己而起,於是頓時站了起來,漠然的睥子望著凌戰,淡然詢問道。

「哼,爺爺可不是嚇大的,少拿你飛雲宗弟子的身份來唬我,小子,你要不是飛雲宗的弟子,只怕連這大門也進入不了,還談什麼語氣質問我?想不到這龍家,哼哼,也不過如此!」

接觸到林寒的目光,這潑皮反倒撒歡得更凶,如同黏上牆的狗屁膏藥,盡情釋放出自己的無恥。

「放肆!」

龍睿畢竟還是一家族長,即便放眼整個帝都,那也絕對是有名有姓的任務,如何能夠一而再,再而三地忍受著傢伙挑釁?

伴隨著一聲歷喝,剛猛的勁氣勃然而出,宛如秋風嘶嚎,一瞬間席捲滿了整個庭院,凌戰原本還想再說點什麼刻薄的言語,然而嘴巴一張,頓時灌進了一股冷風,感覺舌頭僵直,只好立刻閉緊了嘴巴。

「凌戰,我龍家也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污衊的,今日你若能把這話收回去,我倒也不會追究你的過錯,否則……」

澎湃的勁氣滾卷,襯托得龍睿整個人的形象變得無比森冷,以他力境七重的實力,若是想要出手擊殺這個口舌招尤的傢伙,根本就是舉手之勞。

「哼,老子賤命一條,你要殺就殺,不過出了這個門,你龍家的聲譽也就是這樣!」

這潑皮感受到龍睿體內噴薄出來的森冷殺意,喉嚨頓時緊了一緊,表現出一臉的緊張,然而即使是這樣,卻也仍舊硬著頭皮打算將無賴的風格發揚到底。

與人打交道,這世間最可怕的往往不是那些慣於見風使舵,見了乳酪便叫親娘的傢伙,反而是一些認定死理,硬著頭皮也要將對手拖入糞坑的無賴。

龍睿自然曉得這傢伙並非當真不怕死,然而此情此景,若是將這傢伙直接擊斃了,只怕難免會落人口實,傳出一個惡名。

「好了,你到底想要如何?直說吧,飛雲宗的名聲,也不是可以拿來被人人已污衊的。」

瞧見這般情形,林寒立刻也變得滿心無奈,只好站了起來,一步步走到凌戰跟前,凝視著後者歪斜的雙眼說道。

「跟我打一場!贏了,老子二話不說,馬上就滾,要是你輸了……嘿嘿,那邊說明你飛雲宗的弟子,也不過只是些徒有虛名的傢伙。」

凌戰冷冷一笑,望著林寒挑釁道。

他敢這麼說,自然也有著些許支撐自己囂張的本錢,旁邊那塊堅硬無比的太湖金剛石,他的確是撼動不了,然而卻也同樣不相信林寒會有那種實力。

自清晨至今,已經足足有了上百位前來參與測試的競爭者,能夠成功的僅僅不過十來個人,再看看這小子,左右不過十七八歲的年紀,比起自己足足小了一圈,便是打娘胎里開始修鍊,凌戰也不認為他有這個能力。

「原來你的目的是這個,那好,我便如你所願,來吧!」

林寒實在不願意和這樣的潑皮多做任何糾纏,只可惜對方既然已經詆毀在了自己的宗門身上,那便不在他所能夠忍受的底線之內了。

對付這樣的傢伙,多說無益,還是手底下來得最敞亮,因此少年想也不想,立刻便點頭答應了他的要求。

「林……」

聽到林寒的話,龍睿下意識地便想要開口阻止,不過話到嘴邊,卻硬生生被自己憋了回去,飛雲宗這個勢力,他不願意得罪,也得罪不起,林寒既然已經下定決心要和人動手,他只能選擇默許。

其實私底下,他也同樣對這幾個來自大宗門的年輕弟子的實力充滿了好奇,同樣希望能夠親眼見識一般,這些在傳聞中恐怖萬分的宗派門人們,究竟有沒有能夠與傳言相匹配的天賦,眼下倒是一個不錯的機會。

「嘿嘿,小子,這可是自己找死!」

瘋狂之人行事,往往並沒有任何道理可以作為依據,瞧見林寒毫不猶豫地點頭答應了自己的提議,這位名叫凌戰的中年漢子臉上頓時湧現出了莫名的興奮,如同磕了一整打春藥,兩隻眼睛莫名充血,粗壯的手臂一抬,頓時朝著林寒臉上打出一拳。

他這一拳轟出,聲勢倒也不凡,雖說勢頭並不顯得如何剛猛霸道,然而那拳頭破空而來,速度卻顯得尤為快捷,彷彿掃地的彗星,在空氣中摩擦出一道明艷的流光。

高速奔涌的拳頭宛如疾電,眼瞧著立刻便要轟在了少年俊秀得臉龐之上,凌戰臉上湧出一絲得意的表情,心頭暗道,

「哼,什麼狗屁宗門弟子,在老子一拳之下,還不是照樣得跪?看這小子獃頭獃腦的樣子,連躲都不曉得躲,莫非是被我嚇傻了?」

凌戰此刻施展出來的拳法,名叫流星訣,是一種威力接近中級武訣的拳法,強調一個「快,狠,准」,無物不破,無堅不摧,同樣也分為三重境界,以他的天賦,只能將其修鍊到第一重境界,否則也不至於撼不動那塊金剛石了。

「元境七重的境界……不過這種武訣,就是你囂張的本錢了嗎?」

面對凌戰硬轟過來的拳頭,林寒並非躲閃不過,而是根本就懶得去躲,這麼大把年紀,境界卻仍舊只停留在元境七重的層次,而且瞧這武訣的威力,根本就像個笑話。

「金剛銅體!」

凜冽的拳風撲面而來,林寒不慌不忙的吸了一口氣,氣海中的勁氣翻滾,迅速覆蓋在了削瘦的身體之上,隱隱間,居然融入了皮層,在皮膚的表面處烘托出一道銅黃色的光芒,深沉而內斂,卻宛如鋼鐵般堅硬!

咚!

鐘鼓般的嗡鳴聲傳來,在整個龍家庭院中傳遞出一道洪亮的巨響,猶如鐵鎚敲擊著鋼板,錚然清脆。

「啊!」

凄厲的慘嚎聲劃破寂靜的天空,在拳頭砸向林寒的那一瞬間,凌戰的手掌卻徑直傳出來一股難以形容的劇痛,那種感覺,鑽心徹骨!

金剛銅體,一種讓雄天也忍不住讚不絕口的鍛體高級武訣,修鍊至大成境界,幾乎能夠讓人成就銅皮鐵骨,不懼刀劈斧跺。

自從林寒將之修鍊小成以來,還從沒在正式對戰中施展過,只因為還從來沒有哪一個處在同一輩中的年輕弟子,會有那種資格讓他全力施展出防禦手段。

巨響過來,凌戰的五根手指頭幾乎全部變形,歪斜得如同樹枝,七彎八扭,根本看不出來還有一點完好的樣子。

所幸林寒雖然施展出了金剛銅體,卻並未使用已經被銅化過後的身體朝他發動任何攻擊,否則以他現在的肉體強橫程度,只要一拳,便能將這傢伙的腦袋整個打爆。

「哈哈!飛雲宗的弟子,手段果然不同凡響,現在還有人要質疑林寒嗎?」

龍睿深吸了一口冷氣,縈繞在少年身體表面處的那道銅黃色的光芒,甚至讓他都感受到了一種濃濃的威脅,良久的震驚之後,立刻大笑著走上前來,拍拍林寒此刻變得硬如鋼鐵似的肌肉,環伺著周圍那些前來競選名額的人道。

「這太湖金鋼石,真有那麼硬嗎?」

林寒先是朝著龍睿淡淡一笑,轉而大跨步走向了佇立在庭院深處的那方石墩,每一步落下,都能在青石地板上砸落出一道大坑,隨即捏緊拳頭,猛然發力,一拳徑直轟向了石墩。

嘭!

一道轟然巨響傳來,伴隨著石屑崩飛,林寒的整個拳頭都已深深嵌入了石墩表面,整個金剛石頭凹下去了一個大洞,周圍蔓延出一道道蜘蛛網狀的裂紋,直至爬滿了整個平面。

整個龍家庭院頓時響起了一大片抽冷氣的聲音,所有人望向林寒的目光都彷彿是在望向怪物。

如此可怕的破壞力,光是憑著肉體強度,基本便已經不弱於任何力境四重以下的強者了。 明莞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雖然早就知道眼前這位少爺早熟得過分,現在看來,何止是早熟啊,簡直就跟老妖怪一樣。

「快點進來,還愣著幹嘛!」

在白瑜提醒下,明莞才猛然驚醒,可是當她看到修鍊室內白瑜的目光時,身體忍不住一陣顫抖,臉上兩朵紅雲浮起。

她很清楚白瑜這是要喝奶了。

以前白瑜每次修鍊后,或者消耗過度后,就喜歡喝奶恢復,現在看來就是這樣。

明莞扭扭捏捏的進入修鍊室,剛剛進入修鍊室,大門就關閉。

在剛剛的高溫下,明莞早就汗流浹背,身上的白襯衣早就被汗水給打濕,襯衣緊貼在身上,身上的內衣若隱若現,讓白瑜忍不住要流口水。

有時候這樣的朦朧美,才是最美。

明莞沒有馬上解開襯衣,而且有條不絮的在地上鋪上一層被裹,這麼多年經驗,她很清楚,等下白瑜喝起奶,她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最後都會在被白瑜玩成一堆爛泥。

當明莞將襯衫解開時,白瑜已經撲上,輕輕咬住小殷桃,另一顆也並沒有放過,被白瑜抓在手中歡快的玩弄起來。

躺在地上的明莞,只能緊緊的抓著地上的被子,緊咬嘴唇,雙腿不自覺的摩擦挪動起來。

在明莞身上折騰了大半個鐘頭,白瑜才心滿意足的摸了一把嘴上的奶·水,而明莞早就渾身無力躺在那裡,臉上嬌艷如花,只要有經驗的人就會看出,明莞已經得到多次滿足。

如果只是喝奶的話,當然不會造成這樣的情況了,可是白瑜是龍修士,而明莞卻難得一見的雙龍戲珠,兩者一接觸,就如同乾柴烈火一般一觸即發,儘管明莞渾然不知情,實際上在白瑜喝奶的時候,他的龍元就與明莞的身體交接起來,躁動的龍元不停的在她體內一次又一次的洗滌涌動,讓她快感連連。

白瑜也藉此提升自己的修為和實力。

目光閃動了下,白瑜很快將體內的慾望給克制相愛去,兀自盤膝坐了下來修鍊,極品仙玉也不便宜,他老媽也才給三十多塊,以備不時之需。

一股清涼之意襲遍全身,濃郁的天地仙氣波動讓白瑜感覺格外的舒爽。

乾坤九轉神功慢慢運轉起來,強大的吸力不停的將仙靈脈的仙氣給吸引上來,即使不依靠修鍊石室引動仙氣法陣,依舊有很濃郁的仙氣不斷撲過來,更別說還激活引動仙氣的法陣。

白瑜很快驚喜的睜開雙眼,只要在這裡修鍊一個月,他就能夠衝擊散仙境,這樣速度比他預料的快太多了。

原本白瑜還以為最少要再過幾年才有把握突破散仙境,現在看來散仙境太簡單了,一年時間說不定足以讓他衝擊二天散仙境了。

白瑜想起底下的幾層,心頭忍不住火熱起來,剛剛在上來的時候,他就感受到,即便是第五層外面的仙氣濃郁程度就能比擬第十層修鍊室內部,至於石室內的仙氣濃郁程度則遠不是第十層能夠比的。

可想而知,如果可以選擇的話,誰都知道選擇在下面靠近仙氣地脈的地方修鍊。

但是,所有人應該都清楚,有強大實力的人,才擁有選擇的權利,實力,是權衡一切的標準。

以現在的白瑜,他的修為實在太低了,根本沒有資格去搶奪那些越高底下的修鍊室,所以他很坦然的直接開始了修鍊,沒有覺得半點不正常。

片刻后,明莞慢慢醒來,見到白瑜竟然已經修鍊,不由得目光凝固,露出溫柔的神色,看他已經全心全意進入修鍊狀態。

才小心翼翼將褲子脫下來,換上乾淨衣服,她感覺那種欲仙欲死的快感越來越強烈,甚至現在明莞每天反而隱隱期待每日的餵奶。

換上一身乾淨的衣服后的明莞很快平復心情,拿出一顆丹藥,有些心疼的服下,這一顆丹藥可是當年家族留下來,是散仙境修鍊用的丹藥,這些年雖然她也賺了不少仙玉,可是依舊買不起這樣的丹藥。

在仙界的仙人實在太多,關於任何修仙的丹藥和地方都貴的離譜,就如同修鍊塔一般,她辛苦五六年,也不過能夠進入修鍊不到一個月而已,如果不是白瑜,她甚至連想都不敢想,現在既然有機會,她就必須全力提升修為,方便更好保護白瑜。

雖然今天白瑜的爆發讓他看到他的強大和逆天,可是終究沒有突破散仙境,體內仙氣不足,根本無法持續戰鬥,要不然也不會戰鬥一結束,就急著喝奶恢復了。

因為她的女兒和兒子有白天崖照顧,這輩子說不定可以重建家族,所以對於現在的明莞來說,白瑜就是她的一切,只要白瑜能夠平平安安長大,她的孩子們才能得到白天崖夫婦的免費資助,雖然大多數時候都是去照顧大少爺白萬天,可是修鍊資源卻一點都沒有少。

一個月過去,一股股天地仙氣撲入白瑜的身體當中,白瑜如饑似渴,來者不拒,身體化作無底洞,開始吞噬這瘋狂撲來的天地仙氣。

以白瑜如今半步仙人境的修為,在這石室內修鍊,根本不需要擔心天地仙氣跟不上的問題,他吸收的速度有多快,天地仙氣就能調動多少,彷彿無窮無盡。

乾坤九轉神功在體內運轉起來,那些被白瑜吞噬入體的天地仙氣再度被聚合,然後凝練,變得更加精純。

隨即,這股更為精純的天地仙氣開始在白瑜的身體中擴張,繼續充實白瑜的血肉,理白瑜的經脈,讓整個身體變得更加完美。

身體素質變強了,以後修鍊速度就會更快,白瑜很清楚,這一套乾坤九轉神功的吸收煉化仙氣的比起白家祖傳那套極品仙品功法效率要高上十幾倍不止。

乾坤九轉神功,主要是讓基礎更為紮實的功法,壯大內需。

白瑜雖然想要變強,但也明白欲速則不達的道理,他需要一步一個腳印,步步向前。

很快白瑜聽到啵的一聲,彷彿某種瓶蓋被衝破,一身修為暴漲,就連旁邊的明莞也被驚動,她有些動容的看著眼前的白瑜,白瑜這麼快突破散仙境了,而她才剛剛達到臨界點,還需要一個月藉助那顆仙丹剩餘的藥力一舉衝破四天散仙境。

明莞檢查了一下陣台的仙玉是否完了,再放下三千上品仙玉后,才繼續閉目修鍊。

此時,正處於修鍊中的白瑜並不知道,在修鍊塔的外面,幾道身影帶著絲絲冷意,跨入了修鍊塔內,直接順著修鍊塔中的階梯,不斷往上,直到來到第十層,他們才停下腳步。

「這邊。」

一黑衣青年領路,對著另外幾人說道,若是白瑜在的話定會發現,這黑衣青年正是想要搶奪他修鍊室,被他轟走的青年。

當時,這黑衣男子離開的時候留下一句話,讓白瑜等著,不過當時白瑜並沒有在意。

將幾人帶到一間修鍊石室的外面,正是此時白瑜的修鍊石室。

「就是這裡。」

黑衣男子指著修鍊室,對著身旁一臉色冷峻的青年說道,這青年二十左右,目光深邃,全身散發著一股鐵血氣息,顯然是為將軍系學員。

「司馬嚴天,轟門。」

這陰冷青年淡淡的說了一聲,身旁立即有一人走出,竟然沒有任何顧忌,不顧聖風學院的規矩,身體化作弓形,腳步一跨,他整個人如一張弓箭般彈射而出,對著修鍊室的石門一拳猛烈的轟擊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