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可怎麼辦啊,王順宇必須要儘快進行救治,他從樓梯上摔下來。我怕可能會造成內出血。要是真的是這樣那他就必須馬上送往醫院,否則他就死定了!”肖磊急的直打轉,最後一跺腳。說道,“不管了,順宇必須要救,我們從窗戶爬出去!”

肖磊對着孟國慶說道:“趙醫生。你也看到了。我的這個朋友受了重傷,我們必須要儘快把他送到醫院。但是現在電話打不通,就必須我們自己來。不過我也給您交個實底,這棟樓鬧鬼!樓下的門被鎖上了,根本打不開,我想要從您家的窗戶離開,可不可以?”

“什麼?鬼魂又開始作祟了?”孟國慶哆嗦着說道,然後馬上走到門前。將門鎖好。不過儘管是這樣,他還是不放心。又搬來一張桌子,將門頂上了。其實誰都知道,要是鬼魂真的想進來,是不會在乎這些東西的。別說一張桌子,就是一艘航空母艦頂在那,也阻止不了它。

不過這樣的做法總歸是能讓人的心情平靜一些,算是起到了靜心的作用吧。然後孟國慶對着肖磊說道:“唉,真是作孽啊!你們快走吧,我去給你們把窗戶打開。”然後就顫顫巍巍的走到了窗前,將窗戶打開了。

之後,又走進臥室,從裏面取出一根鐵棒。將溼毛巾纏在窗戶的鐵欄杆上,鐵棒則穿插其中。接下來,蕭晨接替了孟國慶的工作,用力旋轉鐵棒。就這樣,窗口的鐵欄杆被擰緊,邊上露出一個縫隙。接着,蕭晨將鐵棒從溼毛巾上取下,用力在欄杆上一撬,就將其中的兩根鐵欄杆撬了下來。說實話,這棟樓的裝修真的不怎麼樣,一樓的鐵欄杆都這麼爛。

但是,就在蕭晨爬上窗戶想要從屋子裏出去的時候,卻驚呆了!因爲外面已經不是他們曾經見過的那條街道了,外面的一切都變成了虛無!沒錯,就是虛無。

一切都彷彿不見了一般,只剩下無盡的黑暗。就好像這整棟樓都已經被拖入到了一個黑暗空間一般。或者用高位空間來形容似乎更加完美,因爲這就是高位空間!

雖然這裏的高位空間蕭晨並沒有見過,但是他卻相信,這裏一定就是高位空間。這次的任務竟然牽扯到了高位空間,難道這次任務的難度已經困難到了這種程度了嗎!

蕭晨不敢相信,但是卻又不得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因爲它是不會欺騙自己的。自己的左眼可是意見中級頂等的寄生類詛咒之物,就算是在高級任務之中,也不會連一點貓膩都看不出來。但是既然自己的眼睛沒有騙自己,那麼這就是真的!

“怎麼了,還不下來?”肖磊見到蕭晨竟然愣在了那裏,連忙問道,“是不是出什麼問題了?要是沒有問題就快出去,然後把王順宇順出去!”

不過他喊了一嗓子之後,蕭晨仍舊沒有動彈,還在那裏不停的看着窗外。這個時候的人都是有點火氣的,見到蕭晨還在那裏看風景,王百鳳(網站會員中唯一的女子,也就是那個因爲能看見很多“髒東西”然後又因爲害怕加入了非凡網站的奇葩)不樂意了。

她想,這都是神祕人啊,王順宇受了這麼重的傷,他竟然還有心情賞風景?而且這黑燈瞎火的有什麼風景好看的,更何況這周圍可是什麼都沒有,只有各種住宅樓。

她也是個急性子,想到什麼就說什麼。看蕭晨不順眼,於是就說道:“你還在幹什麼,沒看到王順宇都傷成這樣了嗎?你還有沒有點同情心!快點幫忙把他搬上去!”

其他的幾個網站會員都對蕭晨印象不佳,聽到王百鳳的話之後,也都紛紛附和,征討蕭晨。不過只有一個人例外,那就是肖磊。他知道蕭晨不會無的放矢,也不會弄什麼看風景這類的東西,他是個聰明人,不會做出這樣無聊的事情。

於是,他急忙問道:“黃偉,到底怎麼了,是不是出什麼事了?”肖磊滿臉急色,他知道,事情或許麻煩了,因爲至少蕭晨在對方鬼魂方面,要比他們專業的多,人家可是生下來就一直都生活在一個鬼鎮之中,這種先天方面的事情誰能比得上?

見到蕭晨還是沒有回話,肖磊趕忙爬上了窗臺,想要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外面一片漆黑,這一點他並不好奇,因爲天已經黑了,這附近又只有這一棟樓蓋好了,剩下的地方都是空的,怎麼可能有人呢?

不過看了一會之後,肖磊反應過來了,他開始冒汗,他終於知道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了!那就是太黑了,他竟然什麼東西都看不見!要知道,今天雖然不是十五,但是也已經是十二了,月亮也已經過半了,怎麼會這麼黑呢!

就算是沒有月亮,也不至於出現這種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啊!要知道,一般情況下,絕對的黑暗是不會出現的,只有在一些特定的場合纔會出現。要知道,就算是封閉的屋子之中,也很難做到絕對的黑暗!

但是現在,這種絕對的黑暗竟然出現在了這棟樓的外面!他沒有進入過高位空間,也不是執行者,所以當然不會知道這絕對的黑暗代表了什麼。只是以爲這是鬼矇眼。

所謂的鬼矇眼,就是這種絕對的黑暗。鬼魂將你的眼睛矇住了,當然就什麼都看不見了!

而他不知道,不代表蕭晨不知道。蕭晨可是一個曾經兩次進入高位空間的強人啊!他之所以不說話,不是被嚇傻了,而是在和孟國慶交談。孟國慶和那些土著不一樣,那些土著都是一些任務世界的原住民,就算是死了,蕭晨也頂多就是感嘆一下生命的脆弱,而不會傷感什麼。

但是執行者就不同了,他們同出自一個詛咒之島,尤其是孟國慶更是和他進入過同一個任務之中,感情之深不用多說,就算是在三十三號島上也只有少數的人在蕭晨的心目中能夠比得上孟國慶。

而這一次任務,孟國慶其實是非常危險的。別的不說,他住在這棟樓的一樓,死亡很可能就從他這裏開始!而且根據孟國慶所說,他是知道這棟樓鬧鬼的,而且還知道一些鬼魂的真相!

孟國慶的天命者趙傳勝,也就是趙醫生的兒子,就是這棟樓的開發商!而這棟樓之所以鬧鬼,就是和他的開發商兒子有關。他的兒子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他不知情,但是鬼魂可不會因爲這些就原諒他,他一定會是鬼魂首要擊殺的對象!

而且,在這次任務中的六名執行者,孟國慶的實力是最弱的。孔凡,黑子還有蕭晨三個高級執行者不用說了,東方小白的血統進化之後,實力已經直逼資深中級執行者,真正有了關鍵時刻爆發出高級執行者的力量。

而李澄婉呢,她本來就不弱。這次任務中,蕭晨又將那條鎖鏈詛咒之物給了她,就導致她的實力更強了,所以孟國慶纔是最危險的一個!

ps:??不是我的錯,真的不是我的錯!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是登陸不上作家專區!

這一次登陸上,我已經總共刷新了好幾百遍了!真的,騙人我是孫子的。

不過我也知道這麼說不能挽救什麼,收藏又掉了好幾個,本來就少的可憐啊!

這兩天會加更,努力挽回失去的讀者,哪怕是隻看盜版的讀者 張誠此時對於這些事還一無所知,按照無爲子提供的地址,他開車到了一間咖啡廳外面,走進了一個雅間裏。

雅間不大,大概二三十個平方,裏面已經坐了四個人。

無爲子、侯淨山、遺夢法師和華龍。

張誠掃了一眼,疑惑的說道:“宋星海那小子呢?”

侯淨山哼了一聲,“誰知道,他今天一早就給無爲道友打電話,詢問查探墓穴的事情怎麼樣了,無爲道友這才叫我們一起商量一下,誰知道剛纔他又打電話說有點事走不開,就不參加了。”

張誠皺了皺眉,暗道這攪屎棍又想搞什麼飛機?他不是對墓穴的事一直很積極嗎?今天居然不出現。

無爲子笑了笑,說道:“算了,反正今天也只是商量一下,還不能確定墓穴真正所在,不來就不來吧,張道友,你請過來看看。”

無爲子說完,從包裏拿出一個平板電腦,打開一張圖片遞給了張誠。

“這是江城的衛星地圖,我根據山脈走向和方位,推算出了幾處地方,想請你看看哪裏最有可能。”

真是時代不一樣,現在分金定穴都不用羅盤,直接用衛星地圖了,怪不得無爲子說幾天時間就能找到將軍墓的所在……

張誠笑了笑,也不再多想,接過平板電腦裝模作樣的研究了起來,時不時的還跟無爲子他們討論幾句,看上去煞有介事。

雖然他已經從葉小曼那知道了將軍墓的準確位置,但是眼下可不能輕易說出來,免得引起猜疑。

而無爲子用紅線標出的幾處地方,其中有一處就離將軍墓不遠,看來這傢伙還真有點本事,不是吹牛。

華龍也知道張誠的打算,於是跟他一唱一和,一會兒說這一片地方現在已經開發過,一會兒說那裏現在是住宅區,慢慢將範圍一步一步的縮小。

無爲子在一旁不停的點頭,口中不停稱讚,說幸好有張誠和華龍在場,要不然不知道得多花多少工夫。

而就在張誠裝模作樣研究地圖的時候,突然隱隱感覺到有些不安,就像是有什麼大事即將發生,但是仔細一想又想不出來什麼。

但是他一向很相信自己的直覺,猶豫了一下之後決定還是給林婉兒打了個電話,於是跟無爲子他們打了個招呼,走出了雅間。

而此時林婉兒正跟宋星海走進錦城酒店大門,聽到電話鈴響掏出來一看,發現是張誠打來的,突然感覺腦子像針扎一樣疼,最後有些不情願的將電話放在了耳邊。

“喂……”

“婉兒,你睡醒了?家裏沒出什麼事吧?”張誠的聲音從電話裏傳來。

“沒……沒什麼事……”林婉兒按着太陽穴,不自覺的看了宋星海一眼,隨即說道:“我頭有點疼,還想再睡會,你忙你的吧……”

說完,林婉兒直接掛上了電話,猶豫了一下之後把機也關了。

此時的林婉兒就好像變了個人,宋星海看在眼裏,不禁暗暗得意,看來這西洋法術還真是厲害,居然真的讓這女人迷失了心智。

另一邊,張誠卻是對着電話一陣發愣,以前林婉兒可從來沒有主動掛過自己電話,今天是怎麼了?

正當他想再打電話回去的時候,無爲子卻走出來問道:“張道友,是不是有什麼麻煩?”

張誠猶豫了一下,想到林婉兒剛纔說頭疼,再打擾也不好,於是將電話揣回了兜裏。

“算了,沒什麼,咱們繼續吧。”

錦城酒店,宋星海走到林婉兒身邊,紳士的說道:“我看林小姐好像身體有點不舒服,我正好在這兒開了個房間……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下?”

林婉兒揉了揉額頭,表情有些痛苦的說道:“休息一下……也好。”

宋星海臉色一喜,連忙扶着林婉兒走進了電梯,上到五樓,進到了自己的房間。

林婉兒剛一進門,頓時感覺頭疼欲裂,突然雙腿一軟倒在了地上。

宋星海關上門,看了看雙眼緊閉的林婉兒,邪笑着將她抱上了牀。

“小美人,等我爽過了之後,你的靈根就是我的了,到時候那姓張的突然發現自己道侶修爲盡失,而且以後再也不能修煉,不知道會是個什麼表情,哈哈哈……”

宋星海滿臉的得意,目光掠過林婉兒渾圓的長腿時,更是感覺口乾舌燥,猴急猴急的解開自己的襯衫就要撲上去。

就在這時,一道白影突然從林婉兒的衣兜裏飛出,擋在了宋星海面前,怒斥道:“你好歹也是正道法師,居然用這種下流手段!就不怕天打五雷轟嗎!”

宋星海吃了一驚,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發現面前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身穿白衣,臉上滿是憤怒。

“怨靈?”發現對方的修爲之後,宋星海長鬆了一口氣,冷笑道:“姓張的還不承認勾結鬼物,這下被我抓了個現行吧!”

從林婉兒兜裏鑽出來的正是葉小曼,先前在家裏時她就發現林婉兒有些異常,之後宋星海突然出現,更是引起了她的警惕。

但是阿肥被張誠隨身帶着,她也沒辦法通知,最後只好藏在林婉兒的兜裏,想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但是讓她萬萬沒想到的是,宋星海作爲清風山首徒,西南法術界首席弟子的有力競爭者,私底下居然會幹出這種不要臉的事!

他不僅想壞了林婉兒的清白,還要搶奪靈根,以此來打擊張誠。

如果真的讓宋星海成功,葉小曼根本不敢想象張誠會變成什麼樣,說不定會就此入魔,爲陽間帶來滔天殺孽。

葉小曼跟林婉兒之間雖然沒有師徒之名,但卻有師徒之實。

加上這段時間的相處,葉小曼內心深處已經把林婉兒看成了自己人,甚至都打消了爭寵的心思,只要以後能一直陪在張誠身邊,她就已經滿足了。

而且張誠在離開之前將林婉兒交給自己照顧,那就是對自己的信任,如果讓宋星海得逞,自己怎麼對得起張誠,以後又怎麼面對林婉兒!

感謝執念的打賞! 孟國慶對於自己的定位非常清晰,他只執行過兩次任務,第一次任務靠着狗屎運獲得了一個嗜血者的血統,但是這並不能表示自己就能夠自傲了!第二次任務更是完全靠着蕭晨他們混過去的,根本沒有出上多大的力。

而這一次的任務,他知道是一個高級任務。高級任務,可不是以前執行的那兩次中低級任務可比的,孟國慶知道自己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而且還要跟上孔凡,黑子他們的步伐,不能讓自己掉隊,否則自己將會死得很難看!

這也是爲什麼他明知道會損失詛咒之力,依舊給蕭晨他們開了門的原因。他對蕭晨的瞭解不多,但是他們兩個卻是在通一次任務中進入詛咒世界的,所以關係非常好。這也讓他了解到,蕭晨雖然一直都是不聲不響,甚至還兩次任務都受了重傷(一次自斷一手,一次砍斷了胳膊)。但是蕭晨的本事卻是絕大多數的執行者都不如的!

對於蕭晨,他只能說一個字,那就是服!孟國慶五十多歲了,爲人非常圓滑,只不過幾天的時間,他就已經將詛咒之島上所有的執行者都認識了。而蕭晨卻一直都是他最佩服的人。其他人,就算是陳宏和孔凡都不行。因爲他們也沒有那個本事,能夠在進入詛咒世界區區兩次,就成了一名資深的中級執行者,他還不知道此時的蕭晨已經成爲高級執行者了,否則會更加震驚。

而第二佩服的人。就是東方小白。善良勇敢,這簡簡單單的四個字,又有多少人能夠做得到?東方小白做到了。而且獲得了三十三號島所有執行者的一致肯定!

現在,這兩個人都在他的身邊,他心中的擔心也減少了一些,所有此時正在和蕭晨回報這次任務中他所瞭解到的情況。而聽到蕭晨說,外面的世界竟然已經被黑暗籠罩,他已經懷疑這棟樓已經進入到了高位空間之時,他非常的震驚!

對於高位空間。只要是有一定見識的執行者都是知道的。那裏是什麼地方?簡單的來說,高位空間就是整個詛咒世界中最危險的地方!沒有人懷疑這一點,因爲有無數的執行者用自己的死亡證明了這件事情的真實性。就連那些頂級執行者。甚至是三巨頭,都不敢保證自己能在高位空間中不死!

就算是號稱詛咒世界第一強者的銀眼魔君,也不過是在高位空間的外圍混一下,至於高位空間的深處。就算是他進入其中。也絕對死無葬身之地!

據傳,在高位空間的最深處,是一個無與倫比的詛咒!而上一個輝煌的時代之中,鬼皇等人就是進入了那個地方去參加任務,最後纔會全軍覆沒,一個都沒有活着回來!

所以,每一個執行者都對高位空間有一種非同尋常的恐懼感,就算是孟國慶曾經近距離接觸過高位空間。但是當他再次聽說自己已經身處高位空間之時,也不由得感到恐懼!

“冷靜一點。別引發了最強詛咒!”蕭晨見到孟國慶好像情緒波動比較大,所以趕忙提醒道。孟國慶也不過是一瞬間的失態,經過蕭晨的提醒馬上就反應過來了,所以他並沒有引發最強詛咒。

這邊的衆人見到肖磊爬上了窗戶之後也同樣不開口說話,就知道是真的出事了。

“站長,到底怎麼了,你給我們交個實底啊!”王百鳳說道,她非常着急,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沒辦法,她這個人膽子非常小,但是卻有偏偏生了一雙陰陽眼,能夠看見一些不乾淨的東西!這雙眼睛要是生到了一個執行者的身上,那就是天大的幸運,甚至很可能會成爲一件寄生類的詛咒之物!

但是生到了她的身上,就給她帶來了無盡的痛苦。從她長大懂事以來,就沒有一天能夠安穩的入睡的,每一覺都伴隨着噩夢,因爲她幾乎總是能夠看見那些東西。當然,真正的鬼魂是不可能那麼多的,頂多就是一些幽靈,而更多的則是她的幻覺。

她覺得自己就要瘋掉了,精神萎靡,總會出現一些幻覺,甚至還有一次將自己的母親當成了鬼魂,差點失手將其殺掉。在那之後,她就被家人遺棄了,沒辦法,她的家本來是在農村的,那個地方的人很多都非常迷信,認爲她能看到不祥的東西,一定會給家人帶來不幸的!

而她的母親一直都不同意,那再怎麼說也是她的女兒。但是在王百鳳差點將其殺掉之後,她也同意將王百鳳丟棄。還好那個時候的王百鳳已經擁有了長大了,大概都八歲多了,所以才能活下來。後來更是被一家富人收養,過的日子還不錯。不過能看到不乾淨的東西一直都是她內心之中的病。

她沒有敢將這個信息跟新的家人說,因爲她害怕,害怕新的家人也會將她拋棄掉。所以後來她加入到了肖磊舉辦的這個網站之中,就是爲了能夠和一些相同的人在一起!

這些人之中,並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到鬼魂,但是卻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都對鬼魂非常感興趣。不管是主動還是被動的,都是這樣。所以他們都排斥她這個能夠親眼看見鬼魂的人,反而有人爲自己沒有這個能力而沮喪。

每當這個時候,王百鳳才感覺自己是一個有用的人,起碼還有人羨慕她的存在,這要是放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她很感動,而也正是爲了這份感動,她漸漸的勇敢了起來。儘管每一次去尋找鬼魂的蹤跡她還總是走到最後,每一次見到什麼東西突然出現仍舊感到非常害怕,但是她已經不排斥與這些東西打交道了!

此時看到自己尊敬的站長竟然好像是中邪了一樣愣愣的看着窗外,她心中的焦急沒有人能夠想象得到,於是她第一次主動上前,費盡的爬上了窗臺,然後看向了窗外。

再然後,她也愣住了,因爲她看到了此生之中最恐怖的場景!

“鬼!有鬼啊!!!”大聲吼着,王百鳳跳下窗臺,連腳崴了都顧不上,瘋狂的向着外面跑去。還好孟國慶之前已經將門堵住了,否則真讓她跑出去,那纔是必死無疑呢!

“冷靜,冷靜一點!你看到什麼了,告訴我!你看到了什麼?”尚千軍抓住了王百鳳的肩膀,不停的問道。他可能是這裏面除了蕭晨這些執行者之中最爲冷靜的人了,就算是孟國慶都沒發和他相比。當然,孟國慶之所以恐懼可並不是因爲鬼魂,而是因爲高位空間!

尚千軍此生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夠親手抓住一隻鬼,故此他纔會加入靈異網站。他對鬼魂完全沒有一種恐懼的心理,反而是非常的希望看見鬼,甚至每當鬼魂臨近的時候,他都會非常的興奮!

而當他知道了王百鳳擁有看見鬼魂的能力之後,他就非常的興奮,因爲終於又人能夠看到鬼魂了!只是可惜不是他,而且王百鳳本人對於這種事情還是非常的恐懼。

不過沒有關係,只要有人能夠看見鬼魂,那麼距離他抓捕鬼魂的“使命”就又更近了一步。起碼他不用擔心自己使用捕鬼網時失手將鬼魂放跑了。所以在後來,他就經常的和王百鳳進行鬼魂靈異方面的交流,想要通過自己的努力,讓王百鳳對鬼魂不在那麼恐懼,然後才能協助自己捉鬼!

王百鳳被尚千軍一搖,也清醒了一些,但是還是渾身顫抖,剛剛的一幕對她的衝擊實在是太大了!因爲她看見外面滿世界都是鬼!她雖然說從生下來開始就一直都能看見鬼,但是卻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多的鬼,甚至超過了她這些年來看見的鬼魂的總和了!

“鬼,全都是鬼,滿世界都是鬼!”王百鳳語無倫次的說道,但是卻也將自己的意思表達清楚了。所有人都知道了,在樓的外面,竟然全都是鬼!

王百鳳剛剛沒有看到的是,就在這棟樓一樓的樓門口,有一羣鬼魂堵在那裏,這也是他們爲什麼出不去的原因!就算是詛咒之物,也至少要達到高級詛咒之物的級別,才能一次性的驅除這麼多的鬼魂!

“別叫了,煩不煩啊!哪裏有那麼多鬼,那些全都是幽靈,和鬼魂不同的好不好!沒見識!”聽見王百鳳的叫喊聲,網站的會員全都如墜冰窟,感覺渾身發冷。他們想要了解鬼魂,想要探知靈異的,但是卻沒有想過一次性見這麼多的鬼啊!

不過東方小白可能是被王百鳳的喊聲煩到了,於是出聲解釋道。這些都不是害人,擁有詛咒力量的鬼魂,而是一些幽靈!

當然,儘管是這樣,也足夠恐怖了。因爲這些幽靈都是人死亡之後留下來的靈魂。這要是多少人死後纔能有這麼多的幽靈啊。而詛咒往往都和死亡的人類數量有關,那麼這樣算來,這麼多人死去,將會產生多麼強大的詛咒啊!(…… 所以當葉小曼發現宋星海的打算之後,立刻現身出來阻止,毫不猶豫,也絲毫不考慮其它。

她張開雙臂,堅定的擋在林婉兒身前,冷眼看着宋星海。

“卑鄙小人!像你這種人渣居然也妄想跟張誠比肩,我勸你馬上離開,否則等張誠來了你就死定了!”

“呵呵……想唬我?”宋星海不爲所動,冷笑着說道:“姓張的現在正研究地圖呢,可沒空過來。”

“你……”葉小曼臉色一變,看來對方早有預謀,事先就把張誠給支開了。

宋星海看着葉小曼,不屑的說道:“區區一隻怨靈也敢攔我,真不知道你是哪來的自信,要是以前說不定我還會大發慈悲放你一馬,但是既然你跟那姓張的有關係,現在還知道了這事,那就怪不得我了!”

說完,宋星海直接手一揮,袖口中飛出一張藍符,朝着葉小曼急射而去。

眼下這情況雖然有些意外,但是宋星海也沒往心裏去,反正林婉兒醒來之後什麼都不會記得,只要殺了這隻怨靈,今天這事一樣沒人知道。

而且這樣一來,不光是道侶受辱,連帶着自己養的一隻女鬼也魂飛魄散,那張誠肯定會氣得發瘋,光是想一想宋星海就爽到不行。

但是讓他意外的是,藍符剛一飛出,葉小曼就身形一動,飛快的朝旁邊躲開。

而下一個瞬間,葉小曼原先站立的位置就憑空出現了一道電光,閃爍幾下之後化爲無形。

“嗯?”宋星海皺了皺眉,“算你運氣好,居然躲開了。”

說完又是兩張藍符飛出,在半空中化爲兩道火焰,一左一右朝着葉小曼飛去。

葉小曼臨危不懼,雙手一掐,噴出一口鬼氣,鬼氣凝聚成線,在火焰下面輕輕一撥,兩道火焰頓時失去了準頭,“呯!”的一聲撞在了一起,消失不見。

一次還能說是運氣,但是兩次可就是實力了。

宋星海瞬間變了臉色,重新審視葉小曼,冷聲說道:“能事先判斷出符雷術的落點,還能化解我的符火,你生前也是法師?”

葉小曼哼了一聲,懶得回答。

見葉小曼不說話,宋星海不禁皺起了眉頭,但是眼下可沒時間可以耽擱,萬一讓張誠發現不對趕了過來,自己可就麻煩了。

想到這兒,宋星海決定不再留手,直接從身後抽出了九陽拂塵,手一抖就朝着葉小曼打去。

在九陽拂塵的威勢下,葉小曼瞬間嚴肅起來,不敢硬接,身影一動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出現在宋星海的身後,一口鬼氣朝着後頸噴去。

不過宋星海畢竟是真人上品修爲,比葉小曼高出一個大境界不止,瞬間就調出真氣護身,將鬼氣牢牢擋在了外面。

“有點意思,難怪那姓張的會收下你。”

宋星海冷笑一聲,九陽拂塵往身後一掃,葉小曼躲避不及,被塵尾掃中了一點,立刻痛呼一聲朝後飛去,原本蒼白的臉頰更白了幾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