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媽又不是小孩子了,你爸也真是的。」唐小芯眼底略透幾分羞赧。

「媽,爸這也是在關心你啊!」

「你爸何嘗不是也在關心你呢?」

「唉!」小檸檬故作出一副大人的模樣,拍了拍唐小芯的肩膀:「媽,以後就只剩下咱們母女在家,相依為命了,爸和哥都在外頭奮鬥去了。」

聞言,唐小芯不禁失笑,「行了,你好好學習,其他的事,媽會處理。」

到了下午,唐小芯再將小檸檬送去學校。

她正打算要去零食店時,萬雲生給她打了電話,約好了見面的地方。

她就趕往那邊。

到了之後,萬家父子三人已經在等著了。

唐小芯先看過了合同,覺得大部分的條款,對她也是利的。

董鏘鏘留德記 不過,她今天先不簽。

「為什麼?」萬海良有些吃驚問她,甚至他都還以為唐小芯要反悔了。「我們列出的條件,對你是最好的,你該簽了。」

「合同我是看了,但畢竟這關係好以後分紅的事,我還是需要謹慎一點,我要給我身邊的朋友看過之後,確定了沒問題,我再簽也不遲。」

盛世帝后江山行 「你這……」萬海良內心很焦急,覺得還是儘快將這件事敲定了,他才會放心,「要不你覺得還有哪些需要修改的,我們就修改,今天就把合同簽了吧!」

萬雲生在桌底下,輕輕地踢了一下他爸,在萬海良朝他看來時,他又對萬海良眨了一下眼睛,示意他爸不要如此著急。

萬海良不耐煩斂回目光,嘴角綳得有些緊。

「唐老闆,畢竟咱們都要是合作的人,你不妨將你的要求說了,我們看看還能不能修改?」

「萬雲生,你對你們家也太沒信心了,這可不像以前的你。」想想,也是,都快要破產了,哪還會像以前那樣淡定啊。

算了,她也不為難人。

而再次解釋,「我對合同里的條款,基本上都是沒問題的,我還是那句話,要讓身邊的朋友看一看,我朋友要是覺得沒問題了,那我們就正式簽合同,行嗎?」

萬雲生忍不住朝萬海良看了一眼,萬雲輝又是盯著他們兩個人。

萬海良:「行,唐老闆都已經這麼說了,我們也相信你是守誠信的人。」

「我當然會信守承諾,這也是作為一個商人,最基本的修養。」

聞言,萬海良陡然想起了自己之前,一意孤行地中斷了與唐小芯的合作。

臉有點發疼。

「我還有事,我要先走了。」

唐小芯將合同放入自己的包里,然後離開了。

萬海良:「唐小芯還是個會記仇的人。」

萬雲生忍不住為唐小芯說話,「爸,唐小芯這算是好的啦,如果你要是碰上像殷老闆那樣的人,估計我們家什麼翻身機會都沒有。」

「估計也是看在雲輝的份上吧!」指的就是唐秀秀。

話題扯到了自己身上,萬雲輝自然也開口,「爸,合同的事,咱們家准能簽成功的,不用擔心。」

「嗯!」萬海良拍了拍他肩膀,「你回頭把秀秀接回家吧!你也要好好對她,別老是欺負她了,要不然秀秀回娘家一哭,咱們家就麻煩了。」

畢竟他們家現在還是被唐小芯給掌控了。

「我不會再欺負她了。」

和萬海良分開之後,萬雲輝就直接去了唐家,非常有禮貌地跟唐勇銘和馮小紅打招呼,還說明了自己要接老婆和孩子回家。

馮小紅下意識脫口而出:「你們家的事,都已經解決了嗎?」

「都差不多了。」

馮小紅也猜到了什麼,在萬雲輝一家子走的時候,她就送一送他們。

不過她還是有跟唐秀秀說,「還是去上班好一點。」

「我明白。」

她是不會放棄,好不容易出去工作的機會。

……

宋多金從律師手裡接過了合同,再將合同還給了唐小芯,「嫂子,這合同還挺好的,沒有什麼隱晦對你不利的條款。」

「這樣我就放心簽約了。」

「我就搞不明白,萬家上一次都已經擅自做主中斷了合同,你為什麼還要再次跟他們家合作呢?要是萬一,他們再來一次中斷合作,那你怎麼辦?」

「你放心,我會加上一條,要是萬家不經過我同意,擅自做主中斷了合同,那麼萬家該賠我,萬家三分之一的財產,作為補償。」

聞言,宋多金大笑,「嫂子,就應該是這樣,以後他們連中斷合作念頭都不敢再有了。」

宋多金送唐小芯出公司的門口時,還特地對唐小芯說:「嫂子,哥都外出進修了,家裡就剩下你和小檸檬兩個人,不如你們乾脆搬到我們家來住吧!」

「不用了,不方便。」他家還有兩個小孩子呢!

「那要不你每天都來我們家吃飯,我再送你們回去,反正我們家也是要做飯的,不差兩個人的飯量。」

「偶爾去你家吃飯,還是可以的,但不能經常去,會打擾你們。」

「嫂子你老是跟我這麼客氣,幹嘛呢!」

宋多金還徑自替她做了決定,今晚就在他們家吃飯。

唐小芯只好恭敬不如從命,等小檸檬放學了,她去接,然後一起去了宋家。

席秋怡一見到小檸檬,哇哇大叫,「我家小寶貝啊!」連自家兒子都已經拋到了後腦勺。

「姑媽你別掐我的臉蛋,我臉被你掐得越來越大了。」

「哪大了?我們家小檸檬是最可愛的。」 獵戶家的俏媳婦 席秋怡鬆手了之後,意猶未盡,又撓了小檸檬的腋下。

兩個人就跟個小孩子一樣,玩耍了。

宋繼福看見了自家媽媽跟一個大姐姐玩耍了,把自己給冷落了。

立即癟著嘴,然後掉金豆子。

看見了他這樣,唐小芯連忙抱著他,哄著:「乖,你媽媽還是最疼你的,就算是不疼,還有舅媽在呢!舅媽疼啊!」

「嗚嗚嗚……」宋繼福執意對著席秋怡伸了小手,非要讓自家麻麻抱抱。

見狀,唐小芯趕緊催席秋怡別再鬧了,快點過來哄兒子。 席秋怡回頭看了一眼自家兒子,撇了撇嘴,略微嫌棄的模樣,可眼底卻是溢著濃濃的寵溺。

「好啦,媽媽來抱你,行了吧!」

席秋怡一抱兒子,宋繼福立即就不哭了,可也委屈巴巴地小表情望著她。

唐小芯忍俊不禁,「好了,秋怡你該適而可止了,別老是逗你家孩子了,不然下次我都不敢來你家吃飯。」

「別別別,嫂子,我不逗他了,我也不知道他這麼不經逗,下次我少逗他。」席秋怡連忙說。

她真怕她家嫂子不來家裡吃飯了。

除了少了聊天的對象之外,宋多金肯定也得要埋怨她了。

旁邊的宋多金就笑說:「她啊,一天到晚就知道逗繼福,繼福要是不哭,她都不會罷休。」

「我這麼辛苦才生下來的兒子,我當然是逗他啦,再說了,我這麼對他,那還不是我疼他,要不你看我,會逗誰家小孩嗎?」

這話立即就讓宋多金沒話說了。

唐小芯看了一眼宋拾元,當著面,她也就不好說什麼。

宋大媽倒像是沒聽到席秋怡的話一樣,喊他們一起吃飯,等坐下的時候,第一個就先給宋拾元夾菜吃。

席秋怡就像是沒看見的一樣,繼續跟唐小芯扯話說,偶爾就盯著兒子宋繼福吃一口飯。

吃完飯,唐小芯帶著小檸檬還坐了一會兒,然後就是趁宋大媽去洗碗,宋拾元去做作業了,她才拉著席秋怡說:「你啊,以後還是要分一點注意力,在宋拾元身上,雖然他不是你生的,可好歹也算是你半個兒子了,又養了這麼多年,也是有感情的。」

「不是我不想對他好,我就是做不到對他很好,該吃該喝,買衣服什麼的,我一樣都沒少。」席秋怡就是看著宋拾元,就會想到了蔣玉梅去了。

反正她心裡就不是太舒服。

「你之前還沒生繼福時,你對他還可以的,你現在也太明顯了。」而且這個話題,唐小芯都已經跟她說了好幾次了,每一次席秋怡都不會改一下。

尤其是今天晚上吃飯,席秋怡的態度還明顯得這樣,搞得她的處境有點尷尬。

「是啊,以前養宋拾元時,我還要去努力掙錢養他,現在不用啦,有宋多金在。」她這麼辛苦才生下自己的兒子,她當然是會偏心,這也是人之常情。

「就算是不用,你好歹也要關心一下他。」

「我婆婆關心不就夠了?」

「秋怡你這樣不行。」唐小芯也是覺得很無奈,可又不是自己的事,說多了,她覺得也不好。

後面席秋怡也沒說什麼,就是拉著自己兒子和小檸檬,看電視劇,一起說說笑笑。

唐小芯回家的時候,是宋多金開車送的。

宋多金也是看見她半天也說一句話,大概也是猜到什麼,就笑了笑說:「嫂子,秋怡她現在就是這樣人,不過也挺好的。」反正他是不會勉強秋怡做些什麼,都隨秋怡她自己覺得怎麼開心,就怎麼來。

唐小芯轉頭看了他一眼,「宋拾元現在已經大了,他懂得是是非分明,要是對他的態度太過了,他心裡能好受嗎?這樣的孩子肯定以後性格不怎麼好,性格不好,就相當於毀了一個人。」

她也想著席秋怡能重視一點宋拾元,能夠將宋拾元教育成,懂得孝順父母的好孩子,而不是心裡會懷著恨意,覺得全世界都對他不好,性格偏激的人。

「有些人在一起相處,都是要講緣分的,合眼緣了,就會相處多一些,說多一些話,不合眼緣,就像秋怡對拾元,其實秋怡還真算是好的,我見過有些人,直接把孩子趕出去。」

「你該不會是因為那件事,然後你就覺得愧疚,才會這麼包容她?」

「一半一半吧!」

唐小芯想了想:「總之呢,你們家的事,我也是不想管,我就是擔心你以後因為拾元的事,會跟秋怡又起什麼爭執。」到時又會鬧離婚。

「嫂子你放心吧!秋怡在我們家,就她說了算,我不會跟她吵的。」他一向都是讓著她的。

「嗯,那就好。」

將唐小芯送到家,宋多金還不太放心她們住,還又特地檢查了唐小芯家的門窗,是否關緊,確定都是關好了,他再回去。

到家的時候,大廳就坐著他媽,而不見席秋怡和兩個孩子。

他走到了他媽身邊坐下。

然後就問席秋怡他們去向。

宋大媽就說席秋怡帶著宋繼福去洗澡,在房間里,宋拾元就在自己的房間寫作業。

「媽你是有話要跟我說嗎?」宋多金也是見她想說又不說的表情,於是就問了。

宋大媽思來想去后,嘆了口氣,「我不是說秋怡不好,我只能說,命運真會折騰人。」

立即宋多金就知道她想說什麼了。

「孩子的事,媽你也別想太多了,不是還有我在嗎?我不會讓拾元覺得受委屈的。」

「你要是說,不會讓拾元沒吃沒喝,我就信,但你說不會讓拾元受委屈,我就不信,像今天晚上吃飯的事,拾元就覺得委屈了,覺得不公平,我們都很少在他面前提起,秋怡不是他親媽,但他就是知道了,那個孩子他心思敏感,心細,太懂得觀察大人的表情,秋怡又說出那樣的話,他心裡能好受嗎?」宋大媽皺著眉頭,心裡糾結而煩躁。

她又繼續說:「我年紀也大了,要是萬一哪一天我不在了,拾元就沒人疼了。」

「……」宋多金陷入了沉默。

「我也不是非得要求秋怡,一定要疼這個孩子,可偶爾上的關心,還是要的,唉,我也不是說,秋怡對拾元不好,總之就是……」說著說著,她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要說人家秋怡對孩子不好,可該買的東西,一樣都少不了給宋拾元買。

就是相處方面,稍微的,比不上宋繼福。

當然,一個是親生兒子,一個不是。

相處肯定也是有區別的。

唉!

她也不是怪秋怡,就是只能覺得命運捉弄人。

「媽,拾元那裡我會開導開導他,秋怡那邊,我也會去說一下,你呢,也別多想了,孩子都是想要引導的,你也別太過於溺愛他了。」

今天開始更新了,之前的內容都已經修改完畢了,將一些敏感字體,都用諧音來代替了,希望小仙女們都諒解!一千多章的,修改起來,都是淚! 「支援,我們需要支援……」一名美國士兵躲在裝甲車裡面,大聲的喊著。而外面的子彈不停的打在裝甲車上,那名美國士兵的臉上寫滿額恐懼。

「碰……」一枚巨大的子彈直接穿透裝甲車,白色的腦漿直接飛了出來,那名美國士兵也停止了呼喊,黃然輕輕的笑了笑,又掏出一枚子彈放進了自己的狙擊步槍裡面。

這已經是第三所監獄了,雖然美國加強了戒備,但是還是不能抵擋龍牙的攻擊,龍牙雖然僅僅有一百多人,但是每一個人都是殺神,那些普通的軍人根本就反應不過來……

「都快點離開,那邊有武器和資金,都走吧!這是太子送給你們的……」北極熊的聲音還是那麼響亮,那些暴徒們這個時候也好像逃出牢籠的猛獸,一個個發狂的大喊大叫,當他們拿起武器以後,更是轉身和美國軍隊幹了起來……

前來支援的美國軍隊,被鼬鼠埋的地雷炸的底朝天,到處都是火光和戰亂,好像發生了巨大的戰爭一樣。而美國現在亂極了,各國政府這個時候也紛紛想辦法接自己的僑民回國,而那些美國富豪更是想辦法移民和資產轉移。美國成為了一個大亂局,那些囚徒逃出去以後,更加的興風作浪,混亂的美國是他們的天堂,雖然軍隊和警察不停的搜索著,但是越來越多的囚徒被解救了出來,而且那些軍隊還要全力防護監獄,這些囚徒他們根本就沒有精力去管……

美國民眾這幾天都恐懼極了,整個美國好像進入了戰爭階段,而黃然此刻成為了名副其實的恐怖分子,各國紛紛通緝他,而中國政府這個時候也沒有再說什麼。但是在中國,黃然卻成為了英雄,而黃然的海報這個時候也成為了年輕人收藏的經典。而在阿富汗、伊拉克那些國家,太子的名聲也響了起來,一個個把太子當成最好的朋友,就連很長時間的拉登大叔都露面讚賞黃然,公開聲明永遠把黃然當成最好的朋友……

而美國民眾,徹底的憤怒了,對於黃然的恨,他們恨的咬牙切齒,許多年輕人竟然紛紛加入了軍隊,而那個老男人為了轉移國內視線,竟然又發出聲明,想非洲增兵,這個舉措遭到俄大多民眾的支持,歐盟也發表了聲明,也會向非洲增兵,日本和韓國也發出了聲明,同意增兵,而印度卻沒有任何的反應,上一次的教訓他們是記住了!再也不敢亂來了……

美國政府聯合許多國家,向中國政府施壓,要求經濟制裁華夏科技公司,但是中國的態度非常堅決,完全反對這件事情。美國也不敢做的太過分,因為中國政府突然大規模演習,美國政府現在就夠頭疼的了,如果在把中國給惹毛了,那後果就不能想象了……

「撤……」黃然一聲令下,龍牙的戰士就分散開來,很快就擺脫了美國士兵的追捕。具體的說是美國士兵不敢追捕,龍牙的戰鬥力讓他們無能為力,那些美國士兵看著身後被炸成廢墟的監獄,一個個低著腦袋。他們的心裏面,憋了一肚子的火,堂堂的美國正規軍,竟然被恐怖分子打的無處逃竄,更重要的是那些恐怖分子僅僅一百多人,而自己幾千人,火力配置更是高出他們很多,但是結果卻恰恰相反,自己損失了這麼多人,而對方連一具屍體都沒有留下,這件時能能不憋屈嗎?

「混蛋……」一名士兵這個時候一拳打在牆壁上,鮮血順著拳頭流了下來。然後那名士兵慢慢的蹲了下來,低聲的哭泣了下來。他不是害怕,而是委屈,傷心,看著自己的戰友一個個死去,那些恐怖分子的槍法實在是太准了,只要露出一點蹤跡,那麼就會有一枚子彈準確的飛過來。

「傑斯,站起來,像個男人一樣,站起來,我們沒有輸,總有一天,我們會親手抓住這些恐怖分子,兄弟們的仇,我們一定會報!」一名隊長這個時候慢慢的說,但是眼睛裡面卻充滿了淚花,然後看著那躺著的一個個年輕的屍體,兩隻眼睛通紅。

郊區的一座大山裡面,黃然和一百多名龍牙聚集在一起,討論著今天的戰鬥。

「隊長,我們下一個目標是那個地方,現在美國的所有監獄都戒備森嚴,軍隊又增加額不少,我想我們以後的任務會更加困難……」一名龍牙這個時候笑著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