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偏偏就沒有人懷疑。」

「唯獨他!」

祖英還能回想起當時她在虛擬世界集團總部,將暗箱操作放在明面時,葉子晨眼神和面部表情的細微變化。

就是比較可惜……

他並沒有當眾說出來,或者說這一回的試煉沒有任何人指出這件事,以至於這第一道試煉全體都不及格。

最後她只能取消這一回試煉的考核。

將第一回試煉改為,這些冕下、殿下,還有幾個族群派遣出的試煉者,在前往祖龍族中期遭受襲擊。

「他帶了幾個人?!」祖英道。

「目前為止,四人。」壯漢回答,「他貌似還要去其他星系接他的小組成員,而我們早就留在他必經路徑的人員,只能在他還沒有接到成員時的人數進行考核。」

「也就是說……」祖英皺眉。

「正常難度!」

「這不好。」祖英搖了搖頭,「這種難度對他而言太低了,銀河之主的親傳,怎麼可能配得上這種難度,給他提一倍。以後他的全部任務難度,都在這一倍的基礎上進行計算。」

「首腦!」

壯漢愣了半晌。

祖龍族的考核從來就是公平公正,不會偏袒誰,也絕對不會惡意的去破壞人的任務。

哪怕祖英不喜歡關係戶……

只要有人提出這一點,祖英的不會刻意的去給他造成麻煩,而且還會給予獎勵,這就是屬於祖龍族的公正。

眼下祖英要給葉子晨增加難度。

「怎麼了,有問題?」祖英瞥了壯漢一眼,「難度提升,獲得資源自然也就更高。這本就是一個公平的事情,難道我有破壞這項公平么?」

「首腦,可我們並不能確定他以後會幾人。」

「如果他十人呢?」

五人就是雙倍,六人四倍,七人八倍,八人十六倍……

十人就是六十四倍。

如果再算上祖英給的一倍難度,就是足足一百二十八倍的難度。

「那就按照最高難度給他!」

「他如果完不成?」壯漢遲疑道,「難道真的要將他淘汰?溫狸首腦,她……她不會來找我們么?」

「讓她來。」

祖英聳肩,眼中渾不在意。

「沒有銀河之主我會怕她么?就算她和藍帝都來又能如何?」

「更何況……」

「現在的人族情況已經很明顯,他們只要敢來,滄月他們也會來。」

「溫狸不會為了一個冕下。」

「將我推到對立面!」

祖英的言語泰然,這就是她的有恃無恐。

「首腦!」突然間,壯漢將搖晃的鞦韆給抓住,「我不能夠答應您的這個決定,我被賦予的靈魂是公正,您可以用靈魂發誓,您這一回的決定沒有任何私心么?」

「公正!!你在質疑我?」祖英怒斥。

「您還知道我是公正!」壯漢也絲毫沒有退讓,「我現在有權利懷疑您,是由於您跟銀河之主的私人恩怨,對銀河之主的學生心懷不滿,提高他的任務難度!」

「你……」

祖英從鞦韆上跳了下來,手掌一揮,參天大樹就從沙漠中消失,從空中落下一座銀色的牢籠,將公正困在裡面。

「這就是你對裁決的態度?!」

「我被賦予的是公正,儘管您是裁決,也不可以做任何不公的決定。」被困在牢籠中的男人開口,「您可以用你得權利現在將我抹殺,可是新一代的公正誕生,他依舊會跟我做一樣的決定。」

男人的回答斬釘截鐵……

祖英足足看了他半分鐘的時間,旋即眼中流露出笑意,抬手將牢籠撤去。

「好一個公正。」

「虛空一脈就是因為有你們,才能夠有如今。」

「我不會破壞你得公正。」

「那麼我問你,假如隱藏了人員,又要怎麼算?」

「隱藏?」 影愛 壯漢蹙眉。

「在他的船艙上還有其他人,你可曾調查過?」祖英眼中伴著笑意,「公正,我做為裁決你覺得我會破壞你的公正么?是這個小鬼先用障眼法,企圖來矇騙我們的雙眼,我做為裁決給他一點懲罰都不可以么?」

「你需要證據!」

「那你就自己看看……」

祖英揮手,在他們的面前就出現了葉子晨戰艦船艙中的畫面。

當壯漢看到內部得畫面時……

「這……」

「現在你可還有意見?」祖英將畫面散去,「如果你懷疑我作假,可以去自行探查。這個小鬼不知用了什麼方式,藏了人。這樣的行為如果讓其他人知道,我們卻不進行任何懲罰,我們虛空一脈的公正何在?難道我要對他們說,我們的公正……已經不再公正了!」

壯漢聞言心頭一凜……

「我承認,銀河之主跟我之間是有一些間隙,可是那一回的失敗我不怨恨他,反而有些感激他。你可以我懷疑話的真假,但是我堂堂至高者,會跟一個上將的後輩置氣么?」

「我是虛空一脈的裁決!」

「找一個後輩的麻煩,我還嫌丟人!」

祖英甩手背過身去,站在他身後的壯漢低頭深深的吐了口氣。

「是我錯怪了您。」

「可是一倍……」

「這是我做裁決做出的決定!」祖英皺眉,「我得決策沒有任何問題,去執行吧。」

「是!」

壯漢輕輕點頭。

「他藏著的人難度需要也要算上,你應該清楚吧。」祖英開口提醒。

「清楚!」

「辛苦了,去吧。」

壯漢點了點頭從沙漠中消失。

就是在他走的時候,內心還很遲疑。就是他也不知道如何反駁,只能默默的離開。

當他離開沒多久,祖英的眼神中閃爍著陰翳。

「罪惡。」

「喋喋喋,找咱做什麼?」

「現任公正惡意更改考核人員難度,殺了等下一任公正降臨吧。」

「誅殺正義,咱最喜歡幹了!」 劍影閃爍。

太空中,能夠看到的就是一道道狹長得劍芒,穿梭在上將的包圍圈之中。

時不時,就會有數位上將化作光點。

光點融入太空消散。

「柳兒姐,戰況如何啊?」葉子晨笑吟吟的傳音,「我得可能就要結束了。」

話音落下,葉子晨的劍刃就落在上將脖頸。

小小乖妻寵上癮 「三百!」

看著光點散去,葉子晨就笑吟吟的站在太空中,看著蘇柳兒握著冰槍跟最後的幾個上將級高手纏鬥。

可能是葉子晨的結束刺激到了她!

蘇柳兒手下長槍也化作殘影,將最後幾個上將也全部解決。

「柳兒姐,我贏了。」

「我可是讓了你好幾分鐘的。」

「作弊。」蘇柳兒瞥了他一眼,「仗著手下有元素精靈,還對自己時間加速。」

「這也是我實力的一部分嘛。」

笑著聳了聳肩,葉子晨絲毫沒有將所謂的作弊放在心上。

不管葉子晨對祖英的印象如何。

她的某些話……

葉子晨是很認可的。

背景也是一種實力。

他擁有元素精靈,是來自五行之主的傳承,的確在宇宙中有許多人羨慕不來。現在元素精靈屬於葉子晨,難道能說這不是屬於他的力量么?

哪怕有人說他運氣好……

運氣難道不是實力的一種么?

整體實力。

從來比較的都不是這個人,自身能夠擁有多大的力量,是需要進行多方面考量的,誰會傻到真的跟你去單純從個人實力方面去比較。

「柳兒姐也不錯了。」

「這些人都是上將三重左右的境界,柳兒姐能夠在戰將期,就擊殺這些上將……」

「他們真的是上將么?」

就在這時,將冰槍和長袍散去的蘇柳兒皺眉看著前方。

那裡是剛剛他們跟上將交手的位置。

「這些人的整體實力偏差,而且遭受致命攻擊會瞬間死亡,或者更妥善的說是消失。這些人不像是人族上將,更像是一種一次性產品。」

「柳兒姐也注意到了。」

沒錯……

剛剛在交手沒多久,葉子晨也感覺到了這些傢伙的奇怪。

上將他不是沒有接觸過。

氣息沒有任何區別。

可這些上將防禦上太差了,而且儘管葉子晨對自己的實力有一定自信,可是他也不會狂妄的認為,自己擁有在幾分鐘內就解決三百位上將的實力。

這些人給他的感覺……

都不如他在第二宇宙中碰到的凶獸。

「領主,你還好吧。」

遠處,愛藍和溫妮也都趕了過來。

合租戀人:惡魔的呆萌女孩 「解決了?」

當葉子晨話音落下,他就看到溫妮和愛藍的眼神都有些古怪。

「解決是解決了,就是……」

溫妮欲言又止,從愛藍的眼神也能看的出來,他們是有話想說的。

「覺得很奇怪吧?」葉子晨挑眉。

「非常奇怪!」溫妮緊鎖著眉毛,「我們剛才碰上的是氣味公爵,一般情況下,想要將公爵真正的擊殺,需要湮滅他的神體。所以說,封號之後的人族死亡是比較難的。因為封號代表擁有神體,神體不滅靈魂不死,想要擊殺封號必須要將神體湮滅。至於想要秒殺公爵這種事情,就算是尊者也很難。」

「你們給他們秒了。」葉子晨開口。

「也算不上吧,打了一段時間將他們給殺了,我們也特別檢查了周圍,沒有他們的氣息。」溫妮朝著愛藍看了一眼,愛藍也跟著點頭。

公爵也是如此!

葉子晨笑著點了點頭。

「他們不是真正的人類。」葉子晨看著溫妮和愛藍開口道,「咱們此行的目的是前往祖龍族進行試煉,剛剛咱們碰到的應該就是第一道試煉,而那些人也絕非真正的人族。」

「那是什麼,數據?!」

「就像第二宇宙最開始那樣?」

「有可能!」葉子晨聳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