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看著百合穿著的衣服,林洛的臉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此時的百合穿著一套睡衣,裡面好象什麼也沒有穿,她徑直走到了林洛的床邊,把自己的衣服脫了下來。

看著百合散發著淡淡的光芒的身體,林洛問道:「你這是做什麼?」

百合沒有說話,脫完了自己的衣服,鑽到了林洛的被子裡面,看著他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的說道:「我的傷勢好了,明天就準備離開這裡,我不想欠你的。」

林洛聽完百合的話,嘴角露出了冷笑,他一把扯掉了蓋在百合身上的被子,大聲的對著她說道:「請你出去。」

百合看著林洛沒有說一句話,繼續躺在了床上。

林洛搖了搖頭,轉身出了自己的卧室。

百合的臉色很複雜,她躺了一會兒,坐了起來,穿好了自己的衣服,趴在了床上低聲的抽泣了起來。

林洛這時候一直站在卧室的門口,聽到裡面的抽泣聲,他嘆了一口氣,轉身向著旁邊的卧室走去。

躺在卧室的床上,林洛沒有一點睡意,他坐了起來,開始修鍊,可是自己的心一直也平靜不下來,他苦惱的出了房間門,在餐廳找了幾瓶白酒,坐在餐廳裡面獨自的喝了起來。

周媽被餐廳的動靜給吵醒了,她起身來到了餐廳,看到林洛一人在獨自喝酒,她搖了搖頭,走到了廚房裡面很快的做了兩盤小菜端到了餐廳。

林洛對著周媽笑了笑,繼續開始喝酒。

幾瓶酒喝完了,林洛終於也喝醉了,他搖搖晃晃的走到了自己的卧室,直接的躺在了床上,這時候,一雙手放到了他的臉上,輕輕的撫摸著。

林洛半夜從醉夢中醒來的時候,他感覺到自己全身好象沒有穿衣服,而自己的懷裡面還躺著一個火熱的身體。

林洛的身體動了一下,伸出了手把自己懷裡面的身體推了推。

懷裡面發的那個身體的嘴裡面發出了一聲,然後伸出了自己的雙手,摟住了林洛的身體。

一條滑膩的舌頭伸進了林洛的嘴巴裡面,笨拙的吸吮著。林洛身體裡面的火被這條舌頭給點燃了,他一使勁,把自己懷裡面的人壓在了自己的身體下面,自己的雙手在那身體上遊走著。

當林洛停住自己的動作的時候,一會兒的時間,他就發出了甜美的呼嚕聲。

床上的那個身體悄悄的起了床,把床上面收拾了一下,又掏出了紙巾,把林洛的身體仔細的擦拭完,這才出了房間門,一會兒,她又走了進來,手裡面拿著一個剪刀,開了房間的燈,走到了床邊,把床單上的那一片嫣紅剪了下來,看著還在熟睡的林洛,她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轉身出了卧室。

早晨林洛從睡夢中清醒了過來的時候,他感覺到自己的頭有點暈,他從床上坐了起來,搖了搖自己的頭,昨晚上那個甜蜜的夢浮現到了他的腦海裡面。

突然,林洛的眼光看到了自己身邊的那一塊被剪掉的床單上,他的臉色變了,快速的穿好了自己的衣服下了床,來到了旁邊百合居住的卧室。

卧室裡面沒有人,就連百合平常用的物品也沒有一件。

林洛快速的下了樓,進到了廚房裡面,對著正在做飯的周媽和李媽問道:「你們看見百合了嗎?」

「沒有呀。」周媽看著林洛有點奇怪的說道。

林洛沒有再說話,轉身上樓來到了自己的卧室,一瞬間,他的神識就釋放了出去。

由於自己吸收了天一長老的靈魂煉製的精神力,林洛現在的神識能夠搜索的範圍又增加了,達到了二十公里。

早晨的蓉城市,除了一些鍛煉的人們,整個城市還沒有從睡夢中清醒過來。

林洛的神識很快的搜索到了百合的身影,她提著一個包在離林洛的別墅有兩公里的路上慢慢的走著。

林洛的身體快步的下了樓,向著百合狂奔而去。

百合現在的心情很是煩躁,自從自己的師傅師公以及幾個師兄弟被丹王宗的人給殺了以後,她的心裏面就感覺很是孤單,當林洛幫助她報了仇以後,她不知道自己現在對於林洛是什麼樣的感情了,有時候晚上醒來的時候,她滿腦子都是林洛的身影。

作為一個殺手,她知道自己不應該有這種想法,但是她實在是壓抑不住自己的感情了,她準備離開林洛獨自到外面去,可是今天真的離開了林洛的別墅,她有感覺到自己一下子好象失去了什麼。

就這樣,百合漫無目的的走著,她的思緒也不知道飛到了那裡。

「跟我回去。」一個男人帶著磁性的聲音突然鑽到了百合的耳朵裡面,接著一個男人的帶著霸道的手拉住了她的手,另外一隻手把她手裡面的箱子提了過去。

百合的思維這時候才回到了自己的身上,她抬起了頭,怔怔看著眼前的的林洛。

林洛對她微微一笑,提著百合手裡面的箱子,大步的向著自己的別墅走去。

百合看了一眼林洛的背影,跟在了他的身後,也向著林洛的別墅走去。

回到了自己的別墅,林洛把百合的箱子提到她的卧室裡面放下后,就返回到了客廳。

百合站在客廳,低著自己的頭,看那樣子就象是一個受盡了委屈的小媳婦一樣。

林洛下了樓走到了百合的身邊,正準備說什麼,他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掏出了手機,是郭曉雪打來的,看樣子這個美女警花還在等著他送衣服過去呢。

林洛對著百合歉意的笑了笑,接通了電話,邊說著話邊走出了客廳。

郭曉雪掛了電話,林洛開著自己的車來到了蓉城市最大的一家商場,在一家日夜營業的女裝店買了兩套衣服,繼續開車來到了郭曉雪住的賓館。

郭曉雪穿著一身內衣給林洛開了門,就有鑽進了自己的被窩裡面,看到林洛手裡面提的衣服袋子,她冷冷的說道:「你放下,走吧。」

林洛點點頭,轉身離去。

剛出了賓館的大門,林洛又接到了一個電話,是現在他最不想見到的人打來的。

手機響了一會兒,林洛終於還是接通了電話。

「你這傢伙做什麼呢,好半天也不接電話。」冷冰冰的聲音鑽到了林洛的耳朵裡面,就象是一隻嘰嘰喳喳的小麻雀一樣。

「這麼早有什麼事情嗎?」林洛聽到冷冰冰的話,笑著問道。

「你裝糊塗呀,今天要去學校上學,你忘記了嗎?故意的吧。」冷冰冰的聲音裡面帶著一絲撒嬌的味道。

「記得呢,等會兒我去接你。」林洛說完,笑了起來。

掛了電話,林洛開著車來到了冷冰冰居住的賓館,和她一塊兒吃過早飯,把她拉上,開著車向著華南大學急馳而去。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一路上,冷冰冰的嘴巴就沒有停止過,林洛只好邊開著車邊聽著,不過從冷冰冰的語氣裡面,好象她還不知道天一長老的事情。

到了學校,林洛停好了自己的車,接著就給校長打了個電話。

校長早已經在自己的辦公室等著林洛了。

辦好了冷冰冰上學的事情,林洛帶著她來到了自己的教室。

看到林洛帶著一個仙女一樣的女孩子進到了教室裡面,所有的男生的眼睛裡面都發出了綠光,而所有的女生的眼睛裡面都流露出了嫉妒的神色。

「老大,這是?」薛傑首先跑到了林洛的身邊,一臉的饞相。

下一刻,教室裡面的男生都快速的圍了過來,伸長了自己的耳朵,聽著林洛把美女的芳名說出來。

林洛看著這些狼一樣的眼神,嘴角露出了笑容,想要泡丹王宗的老大,那是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而且還沒有任何的結果的。

「我叫冷冰冰,以後就是大家的同學,希望大家以後能夠多多的幫忙。」冷冰冰不知道在那裡學了這幾句話,她看著圍過來的男生臉上帶著甜美的笑容說道。

一時間,教室裡面的男生的愣在了原地,這個美女的微笑太迷人了,魅力簡直太大了。

「哎呦,你的鼻子怎麼流鼻血了?」一個男生突然指著對面的另外一個男生驚叫了起來。

「你不是也流鼻血了嗎?」又有一個男生指著這個男生叫了起來。

一時間,教室裡面亂成了一團。

冷冰冰伸出了自己的手拉著林洛的手衝出了男生們的包圍,問清楚了林洛的坐位,她直接的坐到了林洛位子旁邊的空座位上,一時,林洛感覺到諸多的嫉妒眼神落在了他身上。 一早上的課還沒有上完,華南大學來了一個超級美女的消息就傳遍了整個華南大學,這讓學校的高富帥們一個個都露出了熱切的神色,但是聽說是林洛帶著這個女孩子來的,那些高富帥們基本上都打消了自己有點猥瑣的念頭,但是也有幾個對於自己特別有信心的還是準備採取行動了。

中午吃飯的時候,林洛帶著冷冰冰向著學校的食堂走去,他倆的身後跟著劉凱,薛傑,張帆三個傢伙。

走到食堂門口的時候,三個穿著名牌西裝的傢伙擋住了林洛的去路。

「同學,你好,我們可以認識下嗎。」為首的傢伙長的人高馬大,看上去倒也是一表人才,他自認為露出了最帥氣的微笑。

冷冰冰看了一眼這個男生,臉上露出了笑容,不過她的手沒有伸出去,只是朝著他點了點頭。

「我叫王峰,很高興認識你,你能告訴我芳名嗎?」那個男生看到冷冰冰的微笑,覺得自己的靈魂快要飄起來了,他沒有收回自己的手,繼續伸著,看樣子冷冰冰要是不和他握一下手,他是不會把自己的手收回去的。

冷冰冰臉上的微笑消失了,她看了一眼王峰,徑直的向著食堂大門走去。

「美女,你怎麼這麼沒有禮貌呢,我們峰哥想要認識你,你一點面子都不給呀。」那兩個跟在王峰身邊的男子擋住了冷冰冰的路,嬉皮笑臉的說道。

冷冰冰的臉色徹底的變了,她看著兩人說道:「給我滾開。」

聽到冷冰冰的話,王峰的臉色變了,他真準備說什麼,突然,一個男子從遠處快速的跑了過來,他跑到了冷冰冰身邊,一把把擋在哪裡的人推開,走到了冷冰冰的身邊,在她的耳朵邊低聲的說了幾句話。

林洛看著那個男子的神色,知道該來的還是來了。

冷冰冰聽完男子的話,臉色徹底的變了,她看了一眼林洛,走到了他的身邊,伸出了自己的手拉住了林洛的手,低聲的說道:「跟我來。」

王峰看到冷冰冰的動作,他一步跨到了林洛的身邊,看著冷冰冰說道:「美女,這麼不給面子。」

王峰的話剛說完,冷冰冰的巴掌就扇到了他的臉上,接著冷冰冰繼續拉著林洛的手朝著一邊走去。

王峰的臉上快速的腫了起來,接著一顆牙齒從他的嘴裡面飛了出來。

「峰哥,你怎麼了?」那兩個男子快速的走到了王峰的身邊看著他問道。

王峰捂著自己的嘴,指著冷冰冰半天沒有說出來話。

「站住,小婊-子,把人打了就這樣走了呀。」那兩個男子現在也顧不上裝斯文了,他倆一下子攔在了冷冰冰的面前,罵罵咧咧的,並且伸出了自己的手。

林洛的心裏面暗暗地叫了一聲「不好」,就憑這兩人罵出來的話,他兩就該倒霉了。

果然,冷冰冰的右腿突然踢了過去,就聽到「砰砰」兩聲,那兩個男子慘叫著,身體也飛到了半空中,重重的落在了距離他們前面站的位置的五米遠的地方。

冷冰冰沒有理睬被自己修理的幾個人,而是拉著林洛來到了學校一處比較偏僻的地方,放開了自己的手,看著林洛冷冷的說道:「你不想給我說說天一長老的事情嗎?」

「他死了,死在了我的手裡面。」林洛看著冷冰冰,平靜的說道。

冷冰冰看著林洛,臉色變得很是難看,好一會兒,她沒有再說什麼,轉身就走了。

林洛吃完了飯,沒有回宿舍,直接的來到了教室裡面。

冷冰冰不知道去哪裡了。

下午的時候,冷冰冰也沒有再來上課,因為她是第一天來上課,所以除了那些男生們,就沒有人再想起她了。

林洛下午請了假,到骨科醫院坐診。

一下午的時間,盛成峰一直陪著林洛,把他每一個治病的動作都記在心裏面。

快要下班的時候,骨科醫院進來了一對老年夫婦,老太太攙扶著老爺子,顫顫巍巍的走了進來,老爺子走路還一瘸一拐的的,他倆就這樣進到了林洛的診治室。

「大叔,阿姨,你們這是怎麼了?」看到兩人,林洛急忙站了起來,扶住了兩人問道。

盛成峰也急忙站了起來,幫著林洛把兩個老人扶到了診室的椅子上坐下,又急忙給兩個老人倒了兩杯水。

林洛對於盛成峰的表現還是很滿意的,他對著盛成峰微微的點了點頭,對著兩個老人問道:「叔叔,阿姨,你們這是怎麼了?」

「我老伴呀,今天出門的時候摔了一跤,家裡面也沒有人管,所以這都一上午了才來。」老太太擔憂的說道。

林洛聽完老太太的話,點了點頭,對著老爺子問道:「叔叔,你摔到哪裡了?」

老爺子沒有說話,而是指了指自己的大腿。

林洛蹲下了自己的身體,把老爺子腿上的褲子掀開了,仔細的看著。

看了一會兒,林洛站了起來,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看著老爺子說道:「沒有多大的事情,叔叔,不用擔心。」

兩位兩人一聽,頓時放下心來。

「快點,你們他媽的的快點,疼死我了,醫生在那裡。」一陣嚎叫從外面傳進了診治室,一陣嘈雜的腳步聲隨之也傳到了每一個人的耳朵裡面。

一群人出現在了林洛的診室門口,其中的一個男青年被一個人背著,剛才的嚎叫就是他發出來的。

看到診室的椅子上坐了人,那個背人者看了一眼老爺子和老太太,大聲的說道:「老傢伙,給我起來。」

說完話,背人者就把年輕人背到了椅子跟前,一把把老爺子拉了起來,把自己背上的年輕人放在了椅子上。

老爺子猝不及防,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痛苦的呻-吟了起來。

老太太驚恐的看了一眼進來的人,急忙站了起來,把摔倒在地上老爺子使勁的往起來拉。

那些跟著年輕人進來的人們紛紛的圍到了椅子旁邊,不知道誰推了一把老太太,老太太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把已經扶起來的老爺子也又一次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老爺子和老太太同時發出了呻-吟聲,可惜他們的聲音被一片討好諂媚的聲音給淹沒了。

「少爺,你沒有事情吧。」

「這裡的醫生都死絕了,沒有看到我們的少爺胳膊被摔壞了嗎?」

「讓人把這家醫院封了。」

「你們他媽的閉嘴,醫生,你們他媽的快一點,我快要疼死了。」那個坐在椅子上的少爺突然喊道。

圍在身邊的那些人頓時閉住了自己的嘴巴,只有那兩個老人躺在地上發出痛苦的呻-吟聲。

「讓兩個老家活住嘴,煩死我了。」又是那個少爺叫了一句。

那些人聽到少爺的話,轉身朝著兩個老人大聲的吼道:「你們住嘴,沒有看到我們少爺被吵到了嗎?」

兩個老人聽到這些人的話,果真閉住了自己的嘴巴,強忍著自己的疼痛,眉頭皺在了一起。

林洛快步的走到了老太太和老爺子的身邊,扶住了他們倆,一使勁,扶起了他們,然後看著那些進來的人冷冷的說道:「你們沒有看到這裡有老人嗎?」

「老人怎麼了?要是讓我們少爺發脾氣了,把你這破醫院拆了。」那個背人進來的年輕人聽到林洛的話,衝到了林洛的身邊,囂張伸出了自己的手指指著林洛說道。

林洛的臉色微微一沉,他轉身對站在一邊的盛成峰說道:「盛醫生,你幫忙把那兩把椅子拿過來。」

盛成峰聽到林洛的話,點了點頭,把自己坐的椅子和林洛坐的椅子搬了過來,林洛把兩個老人扶到了椅子上坐了下來。

「我說醫生,你知道我們少爺的爸爸是誰嗎?你還敢這樣對我們。」背人者看著林洛冷冷的問道。

林洛看了一眼背人者,低聲的說道:「趁著我沒有發怒,你們都給我滾出去!」

「什麼,你知道我是誰嗎?我爸爸是黃剛。」那個少爺聽到林洛的話,胳膊好像也不疼了,一下子站了起來,指著林洛說道。

聽到黃剛兩個字,盛成峰的臉色變了變。在林洛的身邊拉了一下他的衣角。

林洛沒有理睬盛成峰,而是繼續低聲的說道:「給我滾出去。」

「小子,你是活的不耐煩了吧。」背人者說著話,伸出了自己的拳頭,朝著林洛的面前晃了晃。

林洛的手突然伸了出來,抓住了那隻在自己面前晃悠的拳頭,接著微一使勁,背人者的身體就重重的向著他身後黃剛兒子坐著的椅子飛了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