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我想請你幫我找個人。」她邊說著邊打開手機,點出一張照片。

陳默笑著接過來一看,表情一瞬間凝固了。

「她是我的前同事,名字叫沈笑瀾。」

「哦……」陳默回過神,盡量平穩的問,「她怎麼了?」

「是這樣的,我跟她之前都在興宏集團工作,關係比較好。她是實習生,大致就是做到這個月月底就得去學校報到了。我呢,因為身體原因從興宏集團辭職換了一家單位,最近想著跟她再聚一聚,可是怎麼也聯繫不上她了。」

「我也去興宏集團找過她,大家都說她已經有段時間沒來了,聽說她好像遇到些比較靈異的事情,我比較擔心……雖然鬼啊神啊的這些都是沒什麼影的事,但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啊。」

「嗯,我明白你的心情。你要找的這個姑娘呢,我恰好也認得,咱倆這麼一來也是熟人了。」

「是嗎?」她有些驚訝,「世界還真小。」

陳默遞上一張表:「麻煩你登記一下事由,簽個字,這樣就算正式委託契約了。」

「行。」她提筆認真的書寫,末了在委託人那欄猶豫了一下,還是簽下了「梁菲菲」三個字。

「你看下有什麼問題么?」她把表遞迴給陳默。

陳默突然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冷冷說:「脈搏強弱不勻,果然不是個正常活人。」

「你幹什麼?!」她被嚇了一跳,卻掙脫不了陳默的腕勁。

「梁菲菲,你是死過一次的人了,聽我說了認識沈笑瀾,竟然還敢用自己的真名,勇氣可嘉啊!」

「沈笑瀾跟你說過我的事?」梁菲菲冷靜下來。

「是啊。她跟我們共享過魏槐做的惡事,你是受害者之一。她說跟你關係不錯,還說因為沒能救到你,一直很難過。」

「是嗎。」梁菲菲笑了笑。

「中了反噬還不死,你現在這個樣,是替魏槐賣命了嗎?」陳默厲聲質問。

「是啊。」梁菲菲無所畏懼的說。

「魏槐他躲在哪?你們為什麼要找沈笑瀾?!」陳默說著,另一隻手毫不客氣的掐住了她的脖子。

梁菲菲痛苦的掙扎著,心裡十分不爽。

……今天刮的什麼風,怎麼所有人都在跟她要魏槐? 「還不說?我不會手下留情的!」

陳默說著,更用上了幾分手勁,梁菲菲的臉被勒得通紅無比。

不是她此時此刻仍想徹底效忠魏槐,而是她確實知之甚少。魏槐的行蹤,她並不清楚。

梁菲菲心裡十分懊惱,又恨恨給魏槐記上了一筆。

陳默和沈笑瀾認識,這麼重要的情報,為什麼不提前告訴她?

如果她知道他們的關係,顯然會聰明點選個化名,也不會用前同事這樣的理由去委託陳默這個案子。

魏槐不至於不知道這些,怎麼看都像是故意賣了她而達到激怒陳默的目的。

……魏槐到底想做什麼呢?

不管沈笑瀾失蹤與否,魏槐不可能真心要陳默去調查她的下落。他這麼做一定有他的想法。

自己要淪為棄子了么?

梁菲菲心裡這麼想著,倒也放棄了掙扎。如今這樣活著,如同牽線木偶,處處受魏槐擺布,若是再死一回,說不定還是解脫。

梁菲菲一字不說反而安靜下來,讓陳默感覺蹊蹺,突然直覺到了什麼。

他甩開她,三兩步跑到門邊,用力旋轉把手,怎麼也打不開這扇辦公室的門。

「你做了什麼手腳?!」陳默轉頭怒吼。

梁菲菲緩過勁兒來,知道是自己進門趁著陳默不備,貼下的那張符起了作用。

陳默衝到窗前嘗試開窗,也是徒勞。

他看到一高一矮兩道黑影進了這棟商務樓,繼而聽到通往地下室的暗門被什麼東西破壞了。

陳默心裡咯噔一響,身體涼了半截。

「你們來了幾個人?」陳默問。

「……我,還有兩個。」

「所以……你負責拖住我,你們的目標,其實是我地下室里的東西?」陳默冷笑。

「對。」

梁菲菲也沒什麼好隱瞞的。她貼下的符陳默未必不能破解,但肯定需要時間。

現在她跟陳默同樣被困在這裡,而後續趕到的小黑和小白直奔地下室去了,完全沒有救她的意思,說明魏槐並不關心她的死活。

陳默咬牙:「你們怎麼知道我地下室里藏著什麼?這秘密沒幾個人知道。」

陳默死去的家人變成了殭屍,被他藏在了地下室。這事除了沈笑瀾和冼星堯跟著親眼看過之外,連秦家人都不知道。

老洋房一事後,秦洲暫時跟他達成共盟,往城西區域增派了一些人手。不過陳默居住的這一片地方小範圍內沒有秦家的眼線,這是陳默答應秦洲合作的條件。

「只要有人知道,就不是秘密。魏槐有辦法抹掉別人的記憶,也能提取出他想要的記憶。」梁菲菲淡然說。

落在魏槐手裡,她感覺自己像是個完全透明的人,沒有一點隱私。她從小到大發生的點點滴滴和各種難堪,魏槐都很清楚。她就像是他的眼,他共享她的腦,著實可怕。

陳默一愣。冼星堯被魏槐抓去也有一段時間了,如果魏槐讀取了冼星堯的記憶,知道他的秘密也是正常。

魏槐想要這麼做,應該是沖著他們陳家的城西鬼門來的吧!

只怕他的如意算盤沒那麼容易實現!

剛剛衝進地下室的那兩人,在白天還能行動,證明不是一般鬼魅,要麼是懂點術法的行內人,要麼就是像梁菲菲這樣被魏槐利用而行動的「活人」。

陳默在地下室圈養化成殭屍的家人,是個極其危險的玩火行為。為此他花費了極大的精力靈力,布了密密麻麻的符咒,一方面為封印屍煞不被常人發覺,另一方面則是穩固著附近地氣不至於失衡。如果有人要強行針對這些殭屍,勢必得破壞符咒,這會造成地氣紊亂,但也會讓封印的殭屍失去管控。

那都是中屍毒死去的陳家人,在他們的潛意識裡,應該尚存「守門」的執念,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

小黑和小白兩女破壞了商務樓的暗門,前往地下室深處。

滿牆密密麻麻的黃紙符令人心驚,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血腥味和腐臭味。

目不可及的地方傳來低低的屍吼,似乎是在警告著陌生人請勿再繼續靠近。

兩女完全不受任何影響,繼續前進。

她們是魏槐創造出來執行任務的完美戰士,根本不知道恐懼為何物。

角落裡傳來卡啦卡啦的鐵鎖鏈聲音。十多頭殭屍緩緩將兩人包圍。

陳默的父親,唯一的綠眼殭屍吼了一聲,其他族人突然提高了速度,對小黑和小白髮起進攻。

兩女抽出雙刀,乾脆利落的斬斷了幾頭男性殭屍的手腳,將他們踢飛出去。

綠眼殭屍狂躁起來,一個猛撲沖向小黑,速度極快的完成了個佯攻,趁她招架時又繞到她身後,一爪削掉她半條胳膊。

小白及時殺到,一刀劈在綠眼殭屍後背,只嵌入分寸,沒料到其竟然如此皮糙肉厚。

小黑回身跟小白打了個配合,終於逼退綠眼殭屍。她按住斷掉的胳膊,沒有流血也沒有絲毫疼痛感。

「你們小心點,別傷著了樣本。」魏槐突然出現在小黑和小白身後,悠悠的說。

「主人!」兩女一愣,沒想到他會親自到場。

「看來修行者中了屍毒跟普通人中了屍毒還是不一樣的。普通人幾乎都是行屍,修行者中就能誕生一些好的品種。」魏槐像是在自言自語般,「看看,曾經的陳家家主——陳誠前輩,還是個綠眼的中階殭屍呢。」

「小黑小白,退下吧。你倆畢竟是紙人,還是對付不了中階殭屍的。」

兩女面露遺憾站到了一旁,不能替魏槐儘力,她們似乎就沒了存在的意義。

魏槐兩手飛快一翻,念了個訣,瞬間扯出幾條銀絲線來。

「陳誠前輩,無意冒犯。如果你肯乖乖的——」

殭屍陳誠根本不理會魏槐,狂嘯一聲再度撲上來,這次他的速度更快!

銀光一閃,殭屍陳誠竟然已被銀絲線纏住,吊卡在半空中,完全動不了了。

殭屍陳誠揮舞利爪想要扯斷絲線,卻被越勒越緊。剛才刀砍不入的外皮也被勒破,流出了不少黑血來。

「我早說了嘛。如果你肯乖乖的,也不用受著罪。」魏槐懶洋洋的撥弄著銀絲線。

「……魏槐!」陳默追到跟前,恰好看到此情此景,憤怒不已。 歐超雖然只是個十八線小明星,可他認識不少懷揣著明星夢,想要一步登天的女孩。

只要給錢,哪些女孩什麼都肯做。

他找了幾個和夏念念外表有些相似的女孩,帶去給夏紫諾挑選。

最後夏紫諾選了一個叫沈雪的女孩。

沈雪今年剛剛二十歲,還在讀大三,留著一頭和夏念念一樣烏黑的順直長發。

唇紅齒白,皮膚晶瑩,特別是那雙烏黑明亮的大眼睛。

就像是一汪清泉,又像是蒙著一層薄薄的霧氣,讓人一看就輕易的沉溺其中。

乍眼那麼一看,還真有幾分夏念念的神韻。

歐超得意地說:「怎麼樣,像吧?」

夏紫諾滿意地點頭:「這個最像了。」

她現場就給沈雪的銀行卡上轉了十萬塊錢。

「你們要我做什麼? 爆笑艦炮手 我不是那種隨便的女孩!」沈雪驕傲地說。

歐超輕嗤了一聲:「行了,別裝了。拿了人家金主的錢,就要好好辦事。」

沈雪看了看帶著黑色墨鏡,遮住了大半張臉的夏紫諾,點頭道:「我辦事,你們就放心吧!」



過了幾天,沈雪混入了私魅會所的一桌宴席上。

她穿著一身水藍色的連衣裙,神色鬱郁地看著桌上的那些男人。

一個個長得肥頭大耳,油光滿面的,沒一個好看的。

其中一個叫陳總經理的男人,拉著她叮囑道:「小沈,我給你說的事情,你可記住了嗎?你要是伺候好了莫總,保管你平步青雲!」

沈雪心不在焉地點了點頭。

她收了夏紫諾的錢,目的就是接近莫晉北,勾引他。

這個陳總經理,也叫她去勾引莫晉北,好順利為公司簽下合同。

沈雪不屑的輕嗤,誰不知道御尊集團的莫晉北早就結婚了?

這種結了婚還緋聞不斷的男人簡直就是渣男!

她沈雪要的可是當上大明星,找個富豪,然後嫁入豪門。

找莫晉北這種結了婚的男人,那她可就是小三了。

她沈雪絕對不甘心當小三,當情婦!

正說著話,包間走進來幾個人。

陳總經理一個健步沖了上去,興奮激動地說:

「莫總,歡迎歡迎!今天莫總肯賞臉吃飯,真是給了我陳某天大的面子!」

沈雪在心裡吐槽陳總經理的狗腿,她漫不經心地朝著門口的男子看去。

只看了一眼,她整個人變像是被雷擊一樣震驚在原地!

那個男子穿著一身黑色的優雅西裝,一身的禁慾氣質。

燈光投射在他的臉上,讓他整個人都像是蒙上了一層金光。

他的五官完美到了極致,渾身都散發出與生俱來,高高在上的王者氣場。

重生名門千金 當他出現的時候,彷彿整個世界就只能看到他一個人,其他人都變成透明,只能成為陪襯一般。

沈雪的心呯呯直跳,眼光直勾勾地看著男子。

莫晉北的視線在包間掃了一圈,當落到她身上時,微微一愣,覺得她有些面熟。

但是只僅僅多停留了半秒鐘便移開。

沈雪捂著自己亂跳的心臟,滿臉通紅。

這個帥氣如天神般的男子就是隻手遮天的莫晉北?

眾人等到莫晉北落座后才紛紛入席,又是美酒又是各種糖衣炮彈的。

酒過三巡,陳總經理指著沈雪說:「這位是沈雪,早就久仰莫總的大名了,今天總算是如願以償了。」

「來,小沈,你先敬莫總幾杯。莫總的酒量好著呢,來人給莫總換大杯子。小沈你今天的任務就是要讓莫總喝高興了!」

生意場上的應酬歷來就是美酒美女。

男人們在一起摟著美女吃吃喝喝,感情就增進了,生意自然就談成了。

沈雪已經換了一個大酒杯滿上了,莫晉北看了一眼,笑著對陳總經理說:

「陳總,我的酒量可不行,半杯我就得躺下了。」

陳總經理豪爽地說:「莫總您的酒量我還不知道啊?沈雪過來,你不是老是吵著想要認識莫總嗎?現在機會來了,還不陪莫總喝一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