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天老,我們該如何破除這陣法??」?

「破除??你是不是想太多了?這個陣法是沒有任何破解之法的,除非是殺入陣中,將這一萬幾千個人給滅殺,否則,這陣法會一直運轉,直到把這片地方都弄沒了。」

聞言,陸方心中升起了一絲不安,話說,這裡是戰場,以陸方這樣的實力,想衝進對方的陣營中,壓根是在找死,就算有1萬條命也不夠死。

「那我們該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除了離開那範圍之外,還能有什麼辦法?」

………

遼嘯天也緊緊的皺起眉頭,看著對方那巨大的黑色光球,也想不明白這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情況,他行軍打仗這麼多年,從未見過如此詭異的一幕,就算以他現在的實力也完全看不透,最多只能感覺一絲絲威脅感。

「遼將軍!!」

在遼嘯天暗自思索之際,城牆上突然響起了一個響亮的聲音,把大家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

只見陸方從行列中走了出來,單膝跪下。

「陸方,不知你有什麼話想說??」

遼嘯天皺著眉頭詢問道。

「遼將軍,我想請你撤回黑鷹軍,對方正在使用一種極其詭異的攻擊之法,再讓他們呆在那裡的話,會有滅隊之危。」

天老都這麼說了,陸方只是思索一下,就向遼嘯天提出了他的想法。

此言一出,站在城牆上的將軍,開始紛紛議論了起來。

「這個時候撤回來,顯然是不理智的選擇,再怎麼說也是我們第二回合的出征,怎麼能說退就退??」

「對呀,這種時候撤回來的話,對我們會有巨大的影響,我還是相信秦將軍能有辦法解決這一切。」

……….

大多數的將軍都不相信這麼一個情況,也不願意撤回來,好不容易他們才取得如此優勢,如果在這時候放棄的話,也不知會發生什麼事情。

遼將軍腦子中也在考慮這麼一個問題,但他還是尊重陸方的意見:「很好,陸方,有什麼事你先上來再說吧。」

這一番話讓很多士兵都為之而感到驚訝,畢竟誰都知道,站在這城牆上的就只有將軍,陸方身為一個百夫長,明顯沒有這樣的資格,可遼將軍卻讓主動讓他上去,說明遼將軍對他很是看重,這樣的一幕,讓很多士兵都羨慕不已。

陸方卻沒有想這麼多,從地上起來,快步來到了城牆之上。

「陸方,說說你的見解,你是怎麼知道這樣的一幕?」

遼嘯天感到很奇怪,不知陸方是如何知道這是一個強大的攻擊之法,還有這麼大的能耐。

「回遼將軍,我曾經在古書上看過,在這個世上有一種邪惡之法,他們利用成千上萬的士兵作為陣眼,可以對一片區域發起無差別的攻擊,一直到把這片地都毀滅了之後才停下。」

陸方把天老說的話給說了出來,讓遼嘯天皺起了眉頭,卻沒有任何的不相信。

「壓根是在胡說,在這個世上,我還真的沒有聽說過有這樣攻擊之法,每個人身體的能量都是有限的,想要把這片土地都給毀掉,那得需要多大的能量?他們自身能量就不會幹枯嗎?」

此時,一名二等將軍一臉不爽的開口,他明顯認為陸方是在胡扯。

「如果你們不相信的話,就接著看下去吧,一會如果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不做任何負責,畢竟我已經提出了我的意見。」

看到這個人不相信他,陸方也是冷哼一聲,沒有多說其他話,作勢想走下城牆,既然人家不相信他,他又為何要留在這裡。

「等等,陸方,你站在這裡看一下現場的情況吧。」

就在此時,遼將軍的聲音突然響起,讓陸方在他們身旁一起看戰場的情況,這是一個多麼巨大的榮耀??

讓很多將軍都為之而眼紅。

「將軍,我認為萬萬不可,陸方不過是一個百夫長……..」

「我說讓他留在這裡,就留在這裡,我遼嘯天做事豈是你們能質疑的?」

這個人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遼嘯天霸氣的打斷,這樣的一番話堵的這個二等將軍一句話也不敢說,只能悻悻的站在旁邊。

「謝謝遼將軍。」

陸方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淡淡的道謝一句。

「陸方,你能有這樣的見解,我感到非常欣慰,看來你的實力和閱歷都不錯,這一回合結束之後,我一定要好好提拔你,不過你是否考慮過,如果我們在這個時候把黑鷹部隊撤回來,對我們軍隊會產生多大的影響?」

遼嘯天笑呵呵的說道,那雙凌厲的眼神緊緊的盯住陸方,換做是平常人,肯定會被這凌厲的目光盯得一句話也不敢說,並且冷汗直冒,緊張不已,畢竟一個大將軍所有的氣息可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擬的。

豪門交易:老婆,借你&生&個孩子 反觀陸方,遭遇到如此注視之下,竟沒有任何緊張,還是一副鎮定自若的樣子,這樣的表現讓遼嘯天非常欣賞。

「遼將軍,你說的我都懂,士氣在軍隊中是最為重要的東西,可是在軍隊中,同樣要有一定的取捨。」

聞言,遼嘯天一楞,很快臉上就露出了一絲笑意:「這話怎講?」

「損失3萬精銳和損失士氣之間,您怎麼選??」

陸方平淡的回答,這一番話讓很多將軍暴怒了起來。

「混賬,你知道你在說些什麼?你這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不就是一個小小的黑球而已,有什麼好可怕的,我真的不相信秦將軍搞不定。」

「遼將軍,這小子怕是敵軍派過來的底細,在這裡打擊我們的士氣,我認為……..」

「哎!!說話要小心一點,有些事情可不是隨口說出來,哪怕你職位再高。」

沒等這些將軍把話說完,遼嘯天就再次開口把他們的話打斷,語氣中還帶著濃濃的威嚴,讓這些將軍乖乖閉上了嘴巴。

「陸方說的有幾分道理,換作是你們,在這之間你們會如何取捨?」

遼嘯天相信了陸方的話,向這些將軍提出了一些疑問。

這些將軍直接愣住了,換作是他們,的確是很難的選擇,可他們卻不相信陸方的話,一位一等將軍出來發話:「如果真的是這樣,我寧可選擇士氣!!」

「我也是這個選擇,畢竟戰士的天職就是戰死沙場,就算失敗在第二回合又怎麼樣?最起碼士氣不會跌落,能保證我們接下來的戰鬥力!」

很多將軍都紛紛開口選擇士氣。

其實他們這樣就是不願意相信陸方而已,畢竟陸方的資格實在是太小了,還這麼年輕,壓根沒有什麼戰鬥經驗,說出的這些話,沒有誰會相信。

而且他們相信秦紹雲肯定能搞定這一次的戰役,畢竟他以前百戰百勝,從來就沒有失敗過。

這麼強的一支軍隊,如果失敗的話,接下來的戰鬥是真的難打了。

「好,既然你們都一致選擇士氣的話,我們就聽從你們的意見。」

遼嘯天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氣,其實他心中也比較偏向秦紹雲,相信秦紹雲能搞定這一切。

看到這裡,就算陸方再怎麼傻也能明白過來,也不再說話,靜靜站在原地看著戰場的情況。

隨著他們在這裡商量的時間,戰場上已經發生了巨大改變,原本那滾燙的黑色光球,變得更加狂暴,在這之間還帶著一絲雷電的感覺。

呼呼呼!!

那排列成為一個奇怪陣容的士兵,口中突然發出一陣震耳欲聾的聲音,這聲音好像帶著什麼樣的魔力一般,讓本就已經很狂暴的黑色光球變得煞是恐怖。

那黑色光球就如一把重機槍一樣,不斷從內部飛射出一些黑色的小光球,這些光球如拳頭般大小,但在這黑色光球中,竟蘊含著一股強大的能量。

更重要的是,這些黑色光球的數量正在快速增長,以一秒鐘一百枚的光球噴射而出,就好像幾把重機槍一樣,不斷朝著黑鷹軍進行攻擊。

看著這樣的攻擊,秦紹雲在這一刻迅速的做出了反應,只見他嘴角升起了一絲自信的笑容:「小小黑色光球就想把我們給毀掉,大家都拿出自己的實力,準備讓這些傢伙見識一下我們黑鷹軍……」

砰砰!!

秦紹雲的話還沒有說完,現場就已經響起了一陣極其狂暴的爆炸,巨大的爆炸聲,讓人為之而感到驚訝,現場有很多士兵做出了一個防禦狀態,利用元力想把這些黑色光球給抵消掉,可讓他們感到驚訝的是,這些黑色光球一旦衝撞到了人體,或者是衝撞在了地上,就發生了一陣陣大爆炸。

原本平靜的戰場在這一刻響起了陣陣轟炸,就好像華夏以前打仗被炮彈轟炸的感覺,每一次的轟炸都隨著一陣陣慘叫聲響起。

更重要的是,那個龐大的黑色光球還在不斷發射,對著這一個範圍無差別的攻擊。

面對這些黑色光球的恐怖攻擊,秦紹雲睜大了眼睛,快速的利用自己那強橫無比的元力護在周邊,盡量不讓這些爆炸傷害到自身。

以秦紹雲的實力,抵擋住這些黑色光球的攻擊,自然是不成問題,可其他的士兵就有點遭殃了,他們的實力本就不是很高,在此等攻擊之下,被炸得斷肢斷腳,有些人甚至直接丟掉了使命。

這些轟炸的時間不過是一分鐘,之前實力強勁的黑鷹部隊已經損失了幾乎1/3。 這樣的損失讓秦紹雲十分心痛,畢竟裡面的人是他辛辛苦苦培養出來的,這當中也不知花費了多大的精力,如今瞬間損失了1/3,秦紹雲怎麼可能不生氣?

「媽的,你們是在找死!」

秦紹雲大怒,放棄了他如今的防禦,化為殘影,不斷躲避著這些黑色光球的無差別攻擊,他本人快速往那光球衝擊而去,企圖想將這個陣法破壞掉。

說起來,這的確是一個好想法,秦紹雲的做法完全是對的,只要破壞了陣法,這些士兵就不會被動的受攻擊,只是這樣的陣法豈能這麼簡單就能被破壞?

秦紹雲剛靠近那萬人陣法,敵方士兵就有所警惕,這一刻,分別作出了一個異常古怪的動作,在他們的身體周圍突然爆發出一股激烈的黑色光芒,緊緊形成保護狀態。

總的來說,應該是如一個結界般的存在。

秦紹雲也不明白這陣法是怎麼回事,不過該有的警惕之心,還是藏在心中,這種時刻,還是快速伸出拳頭,拳頭之上帶著閃耀的紅色光芒,企圖想一拳把結界給擊破。

不過這顯然是他想到了,這麼恐怖的結界是他一擊能搞定的嗎?

在秦紹雲拳頭接觸到結界后,突然感覺一股巨大的反彈之力,讓他的身體不停往後面倒飛,霎時間劃過一道弧線,剛才擊打用了幾分力道,就反彈了多大的力道在他身上。

這一拳是他用上全身力氣企圖想破解陣法的,沒想到最後竟反彈到自己身上,讓秦紹雲變得狼狽不堪。

而攻擊卻沒有隨這一幕停下,無差別的黑色光球也在繼續的攻擊,不斷對現場造成攻擊,這是一眨眼,秦紹雲的黑鷹軍已經損失了1/2部隊。

這麼慘烈的損失對秦紹雲來說簡直是不可接受,他也不知花費了多少的心思,才培養出這麼一支部隊,轉眼就已經損失了一半,他如何能忍受??

「撤!!」

就在這時,背後突然傳來了一個命令,這命令穿透人牆來到了戰場上,出戰的戰士能清楚聽到這個命令。

站在城牆上的遼嘯天也不知有多麼緊張和著急,再按這種程度的無差別攻擊繼續下去,損失程度無法估計。

但有一點他倒是可以很肯定,如果不把黑鷹軍撤回來的話,肯定會全軍覆沒,這樣的情況不是他想看到的。

秦紹雲非常的生氣,但也知道在軍隊中軍令如山,這是永恆不變的道理,照這樣的形勢下去,黑鷹軍極有可能會全軍覆沒,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們能做的就只有暫時撤退。

只是稍微猶豫了那麼一小會,再次損失了一大批人員,秦紹雲再也忍不住開口大吼:「都給我撤!!」

在撤退的過程中,也損失了一部分戰士,這樣的傷亡太慘烈了,原本有3萬多的黑鷹軍,回到城牆以內,就只有1萬左右,或許是一萬都不夠!!

這樣的損失讓人難以接受,更重要的是,不僅損失了這麼大的一個部隊,這一戰下來,更讓士氣受到了打擊。

遼嘯天站在城牆上,臉都已經黑了,沒想到秦邵雲這傢伙竟沒有聽從他的命令,如果秦紹雲第一時間就從戰場上撤退的話,損失不會這麼悲慘。

可這傢伙猶豫了一會,在再次損失了一部分戰士,對他們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傷亡。

更重要的是,秦紹雲這個人還沒有反應過來,明知道發生了這樣的攻擊,第一時間沒有下達撤退的命令,反而想獨自上前將其陣法破滅,也不想想人家那麼轟動的陣容,是他一人之力能破解的?

很快,秦紹雲的身影出現在城牆之上,也是一臉的不甘心。

「遼將軍,你為什麼要下撤退命令?如果再給我一點時間,我肯定能突破這些傢伙的陣法。」

秦紹雲是大家族裡的子弟,算得上是見多識廣,這一刻他也明白剛才敵方使用的一定是某些邪惡陣法,他卻非常的不甘心,原本他是想大顯身手一番,好建功立業,沒想到一上場就有了如此重大的損失,真是丟臉不已。

「為什麼要下撤退命令??秦將軍,你不是和我在開玩笑吧?剛才是什麼陣容你看不清楚嗎?身為黑鷹軍的將軍,你就應該有將軍的眼光,遇到情況不對的時候,竟然沒有選擇主動撤退,難不成你真的認為以個人的實力能突破他們的萬人大陣?」

不說還不要緊,一說遼嘯天就更生氣了,原本他以為秦紹雲會意識到不對勁就會撤兵,沒想到這傢伙根本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反而想一鼓作氣突破對方陣法,這種想法真是天真不已。

就好像你掉入了一種大坑中,只有一條退路。

聰明人都知道該如何抉擇,唯獨秦紹雲看不清楚這種情況,反而把大半部分部隊都搭了進去,真是讓人感到生氣。

「遼將軍,剛才那萬人大陣,我們肯定有辦法能突破,所以我一時之間沒有考慮到這一點。」

秦紹雲還是不服氣,他想在遼嘯天面前爭取一些功名,畢竟表現亮眼的話,可以得到賞賜。

不過這一切都是因為秦紹雲想太多了。

對此,遼嘯天是氣極的,不是破不破陣的問題了,而是個人的意識問題,身為一名將軍,就必須要有該有的大局觀。

將軍沒有大局觀的話,只會帶領部隊走向滅亡,所以在部隊中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原本我對你抱著厚望,沒想到你卻讓我失望了,好了,沒什麼事你先下去吧,這兩天的戰鬥你就先不要參與了,你的黑鷹軍趕緊去安撫一番。」

遼嘯天並沒有任何想和秦紹雲爭吵,因為他覺得沒有意義了,如果懲罰的話,就有點太重了,畢竟他這麼做也是為了部隊的取勝。

「遼將軍………」

「是不是沒聽到我的話,我讓你下去,這兩天的時間都不可接觸任何和戰鬥有關的事情,懂了嗎?」

看著秦紹雲還想說什麼,遼嘯天憤然打斷,臉上帶著濃濃的怒意,讓秦紹雲一句話也不敢說,畢竟遼嘯天是護國大將軍,實力強大無比,手中更是握著重權,哪怕是他家族親自出馬,也未必能和遼嘯天一分高下。

此時,秦紹雲只能答應一聲,隨後就這樣退了下去,這時,眼角的餘光卻瞥到了站在旁邊的陸方,讓他眉頭一挑。

鑒於剛才他打了一場敗仗,也沒有說話的餘地,只能就這樣退了回去,心中充滿了不甘心。

「陸方,對這次的事件你怎麼看?」

秦紹雲離開之後,遼嘯天微微的呼出一口氣,隨後轉過身來,一臉期待的看著陸方,似乎對陸方抱著很大的欣賞。

陸方的回答非常簡潔:「打勝仗就是打勝仗,打了敗仗也沒什麼可說的,如果要我總結出失敗的錯誤,我只能說是戰略和大局觀方面的問題。」

「混賬,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你的意思是說我們遼將軍的大局觀不好是吧?」

聽到陸方的話以後,其他將軍立馬臉色不悅了,開口指責陸方。

「都給我閉嘴,現在有你們說話的地方嗎?剛才我讓你們說話的時候,怎麼就啞口無言的?現在事情結束了,你們還好意思叫喊嗎?」

話音剛落,遼嘯天憤怒的聲音響起,讓那二等將軍不再敢說話,靜靜站在旁邊,畢竟遼嘯天的軍威不是普通人可以觸碰的,哪怕他們是將軍級別,也不敢觸摸。

「陸方,你繼續說吧,剛才你說我們的大局觀,你的說法是什麼?在我心中,剛才的選擇也是過得去的,能讓我們的損失降到最低。」

遼嘯天說話的語氣也平靜了下來,還有一絲徵求的味道。

說起來身為一名護國大將軍,身經百仗,向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請教,讓旁邊這些將軍一陣驚訝,卻一句話也不敢說。

「這不是很簡單的事情嗎?遼將軍,如果其他事情我不敢說,但對剛才那一件事,我早就已經和你們說過了,在三萬戰士的性命和士氣面前,你們會選擇什麼,而你們的回答非常標準,選擇了損失,所以我也無話可說。」

陸方心中也有氣,原本他好心想提醒他們,不料人家卻不領情,事後還問他什麼樣的感覺,陸方還能怎麼說?

「陸方,你的意思是在責怪我是吧?」

遼將軍眯著眼睛看著陸方,嘴角掛著一絲笑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