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朴同俊看著她不禁笑了,掏出手機給她,「我也沒現金,用我的手機付吧!」

席溪接過手機,又趕緊去拿葯。

「你媳婦兒是韓國人啊?」小護士頗感興趣的問。

「恩,對。」朴同俊也不多做解釋。

「長得不像韓國人。我還以為韓國女生都是單眼皮,你媳婦兒眼睛挺大的。」小護士發表了一下評論。

朴同俊會心一笑,媳婦兒這個詞兒,這小護士說出來真好聽。

皮試的結果很好,很快就紮好了吊針。席溪舉著吊瓶,扶著朴同俊在診療室外面的區域找了一個椅子坐好,把吊瓶掛在了架子上。

朴同俊窩在診所的小椅子上怎麼坐怎麼不合適,想躺也躺不了,想靠也靠不成。眼巴巴的看著吊瓶指望著快點滴完。

席溪看著他那個難受的樣子,正想著怎麼分散他的注意力。可惜肚子不爭氣,又開始咕嚕咕嚕的叫。

「去買點兒早餐吧,」朴同俊說。說著把手機給她。

席溪點點頭,他倆都沒吃,病人需要吃飯,照顧病人的人更要補充體力。

「你想吃什麼?」席溪問。

「都可以,你買你喜歡吃的就行了。」朴同俊說。

席溪出了診所門,想了想就去便利店買了一盒紫菜包飯和兩瓶酸奶。

剛付完款,朴同俊的手機就響起來。席溪看了看來電顯示:展助理。

席溪自然的就接起來。

「誒」展翔聽見是一個女聲,懷疑自己打錯電話了。

「是我!」席溪強調。

「小溪?!你怎麼拿著朴總的電話?」

「還說呢,我昨天晚上去完成你交代給我的任務,然後突然停電了,然後你們朴總提前回來你也不告訴我,他發燒了,這會兒在我們小區診所打吊針呢。」席溪一口氣說完。

展翔一下子接收了太多信息,有點兒反應不過來。

「你回來得好好請我吃一頓,我都快成了他保姆了,你這助理怎麼當的,讓老闆一個人病著坐飛機回來。」還沒等展翔接話,席溪又開始連珠炮。

「沒問題,朴總這會兒怎麼樣了?」展翔這會兒差不多梳理出了頭緒。

「剛打上針,扁桃體發炎了,沒啥大事兒」席溪說:「你什麼時候回來?」

「我差不多晚上7點多到。」展翔好言賠笑,「我回來前,就麻煩你好好照顧朴總,周一上午還要開會,他得主持會議。」

掛掉電話,席溪深深嘆息,果然是所有的成功都不是白得的。朴同俊病的走路都得靠人扶還得主持會議,司勻鐸除了工作幾乎沒有自己的生活,她的總經理梁總,也常常是陪大客戶喝酒喝到胃出血。

再回到診所看到姿勢糾結的朴同俊,席溪心裡突然柔軟了很多,走過去坐下輕輕地說說,「你要是難受,就靠在我肩上吧。」

朴同俊側過頭看著她,當真倒在了她肩膀上,席溪感覺到肩膀傳來的一陣酥麻,他的頭髮掃過她的臉龐,落在她的頸窩。一陣讓人暈眩的香氣。到底是用的什麼香水,不對啊,這大清早起來也沒有噴香水啊。怎麼這麼香。

席溪身體僵直,不敢動一下。朴同俊卻直起身來,席溪看看他。

「你的肩膀太瘦了,鎘得我難受。」朴同俊說著,還是擺出了糾結的姿勢靠在椅子上。

「切」席溪嘴上不屑,心裡慶幸,再給他靠下去,這顆撲通亂跳的心,怕是得蹦斷氣兒了。 一共打了三瓶液體,期間伴隨著朴同俊的工作電話,時間也過得很快。

朴同俊一水兒的韓語搞得大家都在看他,本來病嬌美就已經夠引人注目的了。哪有人像他,高燒38.5度,髮絲依然清爽,臉上雖少了些血色,但絕不是面如死灰,反而更顯得白皙;說話的聲音中氣不足,更感覺溫聲細語;別人打針都是趿拉著拖鞋,他就算是病著也得打扮得體才出門,頂多也就是短褲跟平時的裝扮不太一樣,露著一大截修長的小腿。席溪後悔為什麼也要穿著短褲,跟朴同俊的腿一比,不夠長吧也就算了,關鍵氣人的是,還沒有人家白。

小護士來換藥的時候使勁兒的盯著他倆看,朴同俊講電話沒有注意,席溪被看的渾身不自在。

好不容易拔掉了針頭,小護士說,按住針眼兒,多按一會兒。席溪想著趕緊離開這裡,簡直快被別人的目光給看穿了。胡亂的按了一下就鬆開了。朴同俊老實的跟著她往外走。才沒走幾步,就聽見有人喊:「流血啦!」

席溪尋聲望去,朴同俊的血順著手指滴答下來,都滴到他白色的鞋子上了,非常駭人。嚇得席溪一聲驚叫,一時間竟然不知道怎麼辦。

朴同俊到是很鎮定,自己用手先按住了針眼兒。

「趕緊去問護士要個棉簽啊姑娘。」旁邊兒人的話提醒了席溪,席溪跑去護士那裡拿了棉簽。

小護士也跟著一起過來,看了一下沒有什麼大礙,就是按壓針眼兒的時間不夠,血液沒有凝結。

「不是讓你多按一會兒的嗎?」小姑娘說完還嗔怪的白了席溪一眼。「他可能凝血比較慢,這次好好按住!」想了想,忽然溫柔的說說,「奧,你是不是聽不懂中國話?按壓針眼,能聽懂嗎?」說著還演示了一下。

席溪被問的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本能反應道:「我是中國人啊!」

朴同俊:「好了,沒什麼大不了的。走吧。」

這會兒輪到席溪灰溜溜的跟著他往外走,還聽到有好事的大嫂嘀咕:「年輕小姑娘就是不會照顧人,她那老公還不錯,脾氣挺好,一看就是剛結婚,結婚時間一長,男人可就沒有這麼好脾氣了。」

席溪臉都紅到了脖子根,沒有勇氣抬起頭來看朴同俊的表情。

剛走出診所,朴同俊的電話又來了,他接著電話就沒法按住針眼,席溪趕緊接過他的手幫他按住針眼,生怕他再噴血。結果這一路的鄰居們,都看到一對年輕男女,男的高大帥氣,一直打電話,女孩兒嬌小明麗,一直拉著男人的手。感情多好啊,真是般配。

直到進了朴同俊的家門,他的電話也打完了,席溪的手都不敢鬆開。

朴同俊無奈的說:「好了吧,不用按了。」

席溪心虛的問:「不會再流血了吧。」說著小心翼翼的先抬起了一點兒手指,觀察了一下,確定沒有再往出冒血,才慢慢的鬆開手。

「嘶~」朴同俊一聲呻吟、

「怎麼了?」席溪如驚弓之鳥。

「打針不疼,被你按得特別疼。」朴同俊做出一個很疼的表情。

席溪不好意思,只好岔開話題,「你趕緊去躺著吧,剛打完針,去睡一覺。」

「你呢,」朴同俊被她扶著往卧室走「要回去嗎?」

「不回去,剛才展翔給你打電話我接的,他讓我幫他看著你,直到他回來」席溪抬頭問:「受人之託,忠人之事。你一會兒想吃點什麼?」

「你會做飯嗎?」朴同俊有點兒意外的看著席溪。

「不會,就算我會,我看你家連下鍋的米都沒有。」席溪為自己找到一個完美的借口。

「你生病了,喝點兒白粥吧,我可以幫你買。」

說話間,兩人已經走到了卧室,朴同俊坐在床邊兒,拉開床頭櫃,從一個錢夾裡面抽出一疊百元鈔票遞給席溪。

「幹嘛,」席溪看著一疊錢不敢接,課時費都是他公司財務直接打進她的銀行卡的,從來不會給現金啊,再說,這一陣子都沒上過課了。

「你不是去買吃的嗎,不是沒有錢嗎?」朴同俊說完就倒在床上。

「一碗粥怎麼要得了這麼多?!」席溪懷疑朴同俊對人民幣面值還沒有概念。

「你看你喜歡什麼都可以買,照顧我也挺辛苦的,算是勞務費吧!」

席溪想想也對,可是還是不好意思接。

「快拿著吧,我沒力氣這麼一直舉著」朴同俊晃了晃手裡的錢。

席溪佯裝勉為其難的樣子接了過來。

席溪關上卧室的門,握著手裡的錢捏了捏,覺得自從認識了朴同俊,雖然知道他很帥,可是剛才他給錢的樣子特別帥,簡直氣勢如虹。第一個想法就是趕緊去買個新手機。 非娶勿擾 但是又覺得不太好,這廂剛收了人家的錢,那廂就立刻去消費了,總覺得不是很合適。想來想去還是先去補一張卡,明天上班上網買一個好了。

看看時鐘也是快要中午了,席溪輕輕關上門,馬不停蹄的先跑回自己家裡換了一身衣服,拿了身份證,趕緊的到小區附近的營業廳補辦了電話卡,回來的路上又買了一份白粥,順道給自己也買了一份盒飯。

席溪回到朴同俊家,時鐘顯示12點40分。她離開一個鐘頭了,朴同俊不知道醒了沒有。還沒等她走到卧室就聽見朴同俊在打電話的聲音。

唉,席溪嘆了一口氣,平時她最煩的就是休息日的工作電話,現在真是無比同情他。

席溪到廚房,打開冰箱果然有泡菜。她拿了一些放在盤子里。擺好之後,她輕輕敲了敲卧室的門,朴同俊剛剛掛斷電話。

「吃飯了,一會兒就涼了。」席溪探了個腦袋。

「恩」朴同俊點點頭,跟她出來。

「感覺怎麼樣,好些了嗎?」席溪看著他走路的樣子,好像是能比早上精神些。

「好點兒了」朴同俊說著拉著席溪的手放到自己的腦門上「你摸一下。」

為了迎合席溪的身高,朴同俊不得不彎著腰,低著頭,湊到席溪的跟前兒。一雙鳳眼距離席溪大概只有5公分,席溪第一次看清,他纖長的睫毛。

「唔」席溪一時間被突如其來的親昵整的無所適從,這雙眼睛如此近距離的看猶如狐媚般蠱惑,眼眸含笑,彷彿有星光。她已經六神無主,愣了兩秒之後終於回神,迅速抽回自己的手「好,好點兒了。」說完頭也不回的走到餐桌上,低頭就巴拉自己的盒飯。

朴同俊也坐在席溪對面,皺著眉頭說,就吃這個?

「病人得吃清淡的啊」席溪抬起頭,卻發現朴同俊盯著自己的盒飯。

「不是給你錢去讓你買你喜歡的嗎?」朴同俊用筷子點點她的盒飯。

「這挺好的呀!」說完繼續低頭專心吃飯。

席溪幾乎是狼吞虎咽,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吃完了她的飯,期間噎得直咳嗽。朴同俊轉到她身邊給她拍背。

「不用不用」席溪滿嘴塞滿飯,阻擋住朴同俊的手,「我沒事兒。」

朴同俊的白粥只動了幾口,他實在是沒有胃口。

吃完了飯,席溪迅速收拾了餐桌。然後又找來了吸塵器打掃。

「你怎麼了,」朴同俊坐在餐桌前,看著把自己忙的跟陀螺一樣的席溪,「別收拾了,休息一下吧,明天阿姨就來打掃了。」

吸塵器發出嗚嗚的低鳴,席溪沒有聽見朴同俊的話。朴同俊走上前直接關掉了吸塵器的開關,世界一下子安靜了。

席溪抬起頭看著朴同俊,朴同俊也看著她。

「你吃完了就趕緊去躺著吧,展翔讓我好好照顧你,說你明天早上還要主持會議呢。」席溪迅速逃離了他的目光。

朴同俊剛想說什麼,電話響了,他這次是用漢語接的,好像是快遞送到了。朴同俊跟對方說有人在家,可以接收,說著就往門口走。

席溪這會兒希望展翔趕快出現,不然她害怕再待下去會把持不住自己,裴寧說的對啊,跟一個長得好看的男人共處一室,不想入非非才怪,不想入非非說明我不正常。但是我正常啊,身心都正常!

正想著,這個好看的男人召喚她了。「幫我拆一下快遞。」說著把快遞盒子給她,自己進卧室去了。

連拆快遞的力氣都沒有了嗎?席溪雖然嘴上嘟囔,但是還是拆開了快遞。是一部手機,最新款的手機,桃紅色的外殼非常鮮亮,最近天天在各種平台的廣告上看到一個小鮮肉做代言,主打拍照,尤其是自拍功能。

「呀!」席溪看到手機的一瞬間知道這肯定是給她買的,忍不住驚嘆。朴同俊是什麼時候下的單?昨天半夜?能這麼早就送來。

她拿著手機猶豫了一下,還是走到卧室,門打開著,席溪望了望,床上沒有人,但是有敲擊鍵盤的聲音。

朴同俊正架著眼鏡對著電腦,十指如飛。還沒定席溪開口,他先說:「喜歡嗎?」

席溪沒有說出來的話被堵了回去,順著朴同俊的話接道:」喜歡,謝謝!」

朴同俊停下手中的工作,十指交握撐住下巴,沖著席溪一笑「喜歡就好。」

席溪被他嘴角的梨渦引誘的差點兒失神,半晌才想起來要說什麼:「那什麼,多少錢,我還你。」

「不用你還,送給你的。」朴同俊說。

「那不行,早上你已經給了我勞務費了,手機我自己買」席溪說著就要掏兜,打算把他給的錢還給他。

「我怕你還不起。」

「怎麼可能,這部手機最多也就6000多吧,朴總我還是買得起的。」席溪說的底氣十足。什麼嘛,雖然自己不是什麼大公司的高管,可是也是有正經工作的人,買個手機還是買得起的,朴同俊也太小看人了。

「你確定要還嗎?」朴同俊問這話的時候,語調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意味深長。

席溪結合上下文語境以及對話的氣氛,突然底氣沒了,這手機,不會是什麼蘭博基尼限量款之類的,得好幾萬吧。不會不會,限量款全球發售,沒這麼快能到貨。但是聽他的語氣,感覺席真的可能還不起。

正不知如何回答,朴同俊的手機又響了。席溪靜靜退了出來。

對著手機前看后看左看右看,也沒有什麼限量款的標誌。不管了,先先插卡開機,這麼長時間沒有手機,好不習慣。還錢的事兒再說,如果實在太貴,那就分期還。

席溪打開了新手機,一通把常用的APP都安裝齊了。看了看微信也沒什麼特別的消息,都是廣告和公眾號發來的。

收拾停當以後,她要試一試廣告上反覆說的前置攝像頭強大的自拍功能。

果然,不光是前置攝像頭非常清晰,關鍵是自帶美顏效果,席溪拍的不亦樂乎,美顏功能簡直跟鴉片一樣,讓人上癮,欲罷不能。上癮到連朴同俊走出房間看著她都不知道。

「咳咳」朴同俊只好發出了一點兒動靜。

席溪聞聲一回頭,看到了朴同俊,興奮勁兒還沒有過去,拿著手機走到朴同俊跟前,無比歡樂的說:「你看這個自帶美顏功能的相機,好強大啊,拍出來的照片美得不行。」

「是嗎?」朴同俊並不看手機,只看著席溪。

「是啊是啊」席溪湊到他身邊,「不信你拍一個。」

朴同俊接過席溪的手機,對著攝像頭看了看,突然攬住席溪的肩膀,給他們倆來了一個自拍。拍完看看說:「恩,是不錯,不過那是因為本來就好看。」

席溪拿著手機看著兩人的合影,朴同俊倒是好看,可惜自己是被突然拍的,一臉懵,一點兒也不好看。一會兒趁他不注意就刪掉。

席溪剛有這個想法,朴同俊說,發給我。而且還是看著她操作。席溪只得照辦。

朴同俊滿意的點點頭。

司勻鐸的電話來的真是時候,席溪趕緊接了起來。不過一時緊張,又是新手機,神使鬼差地按了免提。

「在家呢?」司勻鐸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來頗顯得一股油腔滑調。

「啊,啊,奧,沒在家。」席溪被這免提的聲音嚇了一跳,慌亂間找不到從哪裡可以關掉。

「(笨蛋)!」朴同俊一口標準的韓語,從她手裡拿過手機幫她操作。

「呦,你約會那。」司勻鐸提高了聲音。

「(不是),」席溪被朴同俊帶溝里去了,開口就是韓語。她想搶回手機,但是朴同俊手一抬,席溪沒夠著。

「你說啥?」聽筒里司勻鐸的聲音更高了。

朴同俊總算是關掉了免提把手機還給了席溪,自己一轉身進屋去了。

「沒啥沒啥,我看韓劇呢。」席溪捂著聽筒小聲說。

「奧,我剛聽見一個男人的聲音,還以為打擾你約會了。」

「沒有沒有,電視里的聲音」席溪邊說邊往陽台走。

「那就得打擾一下了,我給你發了一個郵件,麻煩你把裡面的一些數據給我填一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