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

第二天,天還沒亮,楊檸就坐著公司派來的車送她去了機場。

就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她很順利的上了飛機,飛向法國。

……

幾天之後,童阮阮正在工作,秘書敲門走了進來,「董事長,有兩位警察說有事要見你。」

「警察?」童阮阮放下手裡的文件,「請他們進來吧。」

很快,兩個警察走了進來,「凱伊小姐,你好,我們是重案組。」

對方掏出了警員證。

童阮阮站了起來指了指沙發,「有什麼事?請坐吧。」

「哦,坐就不必了,我們是有一些問題想問你。」

「什麼問題你問。」

其中一個警察說,「楊檸是你們這裡的員工嗎?」

童阮阮點頭,「沒錯,她是我的秘書,出了什麼事嗎?」

「不是她出了什麼事,是她的父母。」

「他的父母?」童阮阮疑惑到道,「出了什麼事?」

「她的母親今天被發現死在客廳里,而她的父親失蹤了,經過初步調查,懷疑應該是他們夫妻兩個起了爭執,男方殺了女方,所以現在潛逃了。」

「天哪,居然發生這種事情。那楊檸現在知道了嗎?」童阮阮驚訝的問。

警察說,「我們目前聯繫不上她,她的手機換號碼換了,人不在國內,所以我們想要問一下關於楊檸的事情,她有沒有提過她父母的事?」

童阮阮搖搖頭,「楊檸她從來沒有提過她的父母。」

警察又問了童阮阮幾個問題,做了記錄之後,然後又問童阮阮要了楊檸的聯繫方式,便離開了這裡。書袋網

王幸宜來到辦公室,「董事長,發生什麼事了?怎麼警察來了?」

童阮阮說,「他們是來問楊檸的事。」

她將事情告訴了王幸宜。

王幸宜聽完之後十分震驚,「沒想到她的父母出了這種事,那我們應該趕緊聯繫她,讓她知道。」

「是呀,說的沒錯,她肯定是要先回來一下。」

童阮阮說完之後,拿起手機撥通了楊檸的手機號碼。

楊檸很快從法國回來了,處理她母親的身後事。

童阮阮也幫了不少忙。

楊檸看起來情緒非常的不好,十分傷心,她回來之後,就立刻為母親辦了葬禮,動作十分快。

童阮阮和王幸宜,還去了楊檸住的地方,去看望她。

楊檸的心情很不好,童阮阮知道發生這種事情,她肯定很難過,並且告訴她法國那邊的事情,先不用著急,等處理好了這邊的事情到時候再去。

不過楊檸卻並沒有打算在國內留很久,她告訴童阮阮,大概幾天就處理完了,法國那邊她會儘快過去,不想耽誤了工作,而且她家裡出了這樣的事情,要是不工作,什麼都不做,她會胡思亂想。

工作了,她可以暫時忘掉這些痛苦。

童阮阮聽她說這些話,覺得也在理,於是就尊重楊檸的意思。

童阮阮和王幸宜離開了楊檸的家之後,兩個人上了車。

「她可真是倒霉,事業得意,可是父母又出了這樣的事情。」

王幸宜卻有些疑惑,「我怎麼覺得這件事情好像有點怪怪的?」

「什麼意思?」童阮阮不解的問。

王幸宜說,「警方調查結果顯示,她母親的死亡時間就是在我們為楊檸舉辦送別宴會的晚上,屍體是幾天後才發現的。可是,當時在派對上面,我跟楊檸聊了幾句,楊檸說她要回她父母那裡拿一些東西,按照時間上面來算的話,楊檸應該回去過一趟。如果他的父親母親在家裡起了爭執,她應該是知道的,可為什麼她卻說她什麼都不知道。」

聽王幸宜這麼說,童阮阮說,「或許她回去的時候她的父母還沒有起爭執,她走了之後才起爭執的。」

「是嗎?可是楊檸去法國有幾天,難道她就不打電話回家嗎?如果她打電話回去聯繫不上家人,難道不會擔心?」

「幸宜,你到底想說什麼?你的意思,我聽著怎麼覺得有點毛骨悚然,好像她母親的死,跟楊檸有關係。」

「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了。」 我家影后是錦鯉 王幸宜解釋,「我只是覺得奇怪而已。」

「好了,這是他們家的事情,我們也不便干涉,只能盡量幫忙。說起來,楊檸平日工作里好像的確是挺拚命的,有些事情就算不懂也去做,就算頭破血流她也不怕,這股幹勁兒有時候連我都比不上,我能感覺到她是一個急需出人頭地的人,或許她家裡真的有發生一些什麼事吧。」童阮阮覺得,她不知道具體原因,所以還是不要胡亂猜測比較好,要不然的話很容易有偏見。

王幸宜點點頭,「嗯,你說的沒錯。」

……

翌日。

楊檸手裡拿著手機正在跟對方通話。

「我知道,你很害怕,我可以理解你的感受,你不用擔心,我是你的親生女兒,我一定會幫你的。你把銀行卡號發來,我給你打一點錢過去,你現在肯定缺錢用吧?」

「不行,」對方的聲音很慌張,「你打錢給我,要是我去取錢會被抓到的。」

「那要不這樣,」楊檸改了一個方法,「你在哪裡?我親自去送現金給你,怎麼樣?」

「可是,會不會有人更跟著?」楊父十分害怕。 楊檸說,「你放心,我會小心的,絕對不會讓任何人跟著我。你現在沒有錢寸步難行,我給你送錢之後,你就趕緊找個地方躲起來。」

「你這丫頭,怎麼突然這麼好心啊?」對方好像不相信楊檸會這麼孝順。

楊檸說,「發生這種事情,我作為你的親生女兒,這是我最應該做的。你放心,再怎麼樣也是我的親生父親,我總不會害你的,你告訴我你在哪裡吧。」

對方實在是缺錢,都沒錢買東西吃了,再這麼下去他會餓死,於是只能說,「那行,地址是……」

楊父說出了地址。

兩個人又說了一些之後,便互相掛了電話。

電話剛一掛斷,楊檸對旁邊的警察說,「現在已經知道他在哪了,你們可以去抓他了。如果沒別的事,我就先走了,我還有事,有問題再聯繫。」

不冷不熱的說完后,楊檸離開了,腳步輕快。

警察們面面相覷,有些疑惑。

從沒見過父親殺了母親,主動幫警察抓父親還能這麼淡定的女人。

……

「哎,你們聽說了嗎?楊秘書挺慘的,父親殺了母親,然後逃走。因為這件事情,楊秘書從法國回來了,給她母親辦的葬禮,聽說他父親昨天被警方抓住了,殺人又畏罪潛逃,就算不是死刑也是無期徒刑了。」

「嗯,是呀,誰家要是發生這種事情,肯定很難受。」

幾個人在說著,發現楊檸走了過來,大家立刻閉了嘴。

楊檸的眼睛紅紅的,她來到了童阮阮的辦公室,「董事長。」

「楊秘書你來了,快坐吧。」

楊檸坐了下來。

「董事長,我家裡的事情已經結束了,我打算今天下午就回去。」

她在法國的事業,她一定要緊緊抓住,因為她害怕童阮阮把她給換成王幸宜,所以即便知道因為家裡的事情,她必須要從法國回來一趟,但她還是先去法國呆幾天,鞏固一下自己的地位,混個熟臉。

要不然,她要是被家裡的事拖住,去不了法國,誰能保證董事長會不會把她給換掉?

現在好了,事情都已經解決了,她的選擇是正確的。

童阮阮點點頭,「行,那我下午會讓司機送你過去,你還有什麼需要的嗎?可以儘管跟我說。」

「董事長,你已經幫了我很多忙了,我非常感謝你,接下來的路我會自己走,你放心,法國那邊的事情,我一定會好好處理,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

「我相信你可以做到,只是如果你想要休假的話,我可以……」

「不用,」楊檸的情緒似乎有些激動。

「……」童阮阮怔了怔。

意識到自己情緒有些不穩,楊檸趕緊解釋道,「我不用休假,因為我家裡出了這樣的事情,我更需要工作來讓自己忘掉,不去想那些,如果讓我停下來休息,我會胡思亂想的。」

聽她這麼說,童阮阮覺得有道理,「那好,既然你是這麼想的,我也不勉強你。不過如果累了,記住一定要好好休息,勞逸結合,千萬別太拚命,要不然的話適得其反,最後工作做不好,還把你自己身體累垮了,你還年輕。」

「董事長,我知道了,謝謝你,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無論發生任何事情,我都會把工作放在前面。」

聽到楊檸這麼一說,童阮阮作為老闆自然是開心的,員工這麼賣力的工作,可以把工作放在第一位,要是王幸宜也有楊檸這樣的幹勁就好了。

只可惜現在幸宜被蔣舜絆住了腳。

楊檸又跟童阮阮聊了一會之後便離開辦公室。

剛走到門口,王幸宜迎面而來,「小檸,你來了。」

「我下午的飛機去法國。」久禾書苑

「是嗎?會不會太趕了?」

「不會,我想早點投入工作,忘掉那些不開心的事情。」

王幸宜點點頭,「也對,發生這種事情你心裡肯定很難過。」

「是呀,我心裡特別難過,現在還沒有辦法接受。 債妻傾嵐 母親死了,父親入獄,我怎麼會遇到這樣的事?」楊檸的模樣傷心不已。

王幸宜安慰道,「會過去的,我知道你很難過。不過時間會抹平一切。」

「希望如此吧,王助理,你先忙,我就不打擾你了。」說完,楊檸和她擦肩而過離開。

王幸宜並沒有發現,就在楊檸與她擦肩而過之後,楊檸立刻收起了臉上悲傷的情緒,變得面無表情,眸子閃過一絲不屑。

……

童家別墅。

童雨馨的身體已經完全可以下地行走了,雖然沒有像之前那樣健康,可是現在也沒有大礙,想恢復到之前那樣的健康程度,還得繼續養著。

童雨馨提著裙子,站在鏡子前,她已經好久沒有打扮這麼漂亮了,之前一直躺在病床上,就算回到家裡之後,卧在床上,走路都不穩,哪能顧得上打扮。

現在好了,她可以盡情的打扮了。更重要的是她快要跟慕淵臨結婚了。

慕淵臨答應了她,只要她身體好,就會立刻跟她舉行婚禮,這一次難道他是躲不掉了。

童雨馨握住了鎖骨上面的那半個玉佩,嘴角勾起一絲冷笑,「童阮阮,你的一切都會是我的,咱們等著瞧好了。」

童雨馨端著果汁走了進來,「大小姐,這是您要的果汁,我給你準備好了。」

通過這些天,孫小悅很聰明的摸清了童雨馨的口味,知道她喜歡什麼,說話也越來越迎合她了,既讓童雨馨聽著舒服,又不覺得是在拍馬屁。

可能這就是所謂的高級吹捧吧。

「孫小悅,你覺得,我能嫁給慕淵臨嗎?」

「當然了,大小姐你這麼美麗,而且跟慕先生是青梅竹馬,你們兩個要是不結婚簡直天理不容。」

「哈哈哈。」童雨馨大笑了起來,這話聽著真是舒服,「說的沒錯,我跟他要是不在一起,簡直天理不容。」

「大小姐,有件事情我不知道該不該告訴你,我覺得很奇怪。」

「什麼事情。你說。」

「關於你母親的。」

「我媽?」童雨馨最近跟岳薇雯的關係的確是很微妙,她問,「我媽怎麼了?」

「夫人她經常私底下,在偷偷打電話,具體說什麼我沒聽到,不過有幾次我都好像聽到她說什麼股份的事情?還說,這件事情不能讓你知道。」

「什麼股份還不能讓我知道?」童雨馨抱著懷,媽的最近到底在搞什麼?她也覺得岳薇雯最近怪怪的,她們沒默契了,感覺很多時候母親說話都是在敷衍她,這讓她心裡很不爽。

……

夜晚。

童澤華趁著岳薇雯熟睡,然後悄悄的來到了孫小悅的房間。

孫小悅正在熟睡,忽然,一隻大手捂住她的嘴。

她嚇了一跳,剛要尖叫,忽然,童澤華小聲說,「別怕,是我。」

看到是童澤華,孫小悅鬆了一口氣。

然後,童澤華將手拿開,直接上了孫小悅的床。

「我來和你一起睡。」 「老爺,這樣不太好吧,夫人還在房間里呢。」

「怕什麼?她現在睡得很死,不會察覺的,我來你這裡睡一下,天不亮我就起來,她不會知道。」

「老爺,」孫小悅的臉紅的跟紅蘋果似的,「你真是壞,這種事情都做得出來。」

「怎麼不行了?你不就是喜歡嗎?難道我還不知道你。」童澤華捏著她的下巴,將她的小臉轉過來。

孫小悅輕輕推開了他,「人家很累了,要不我們聊聊天吧。」

「你要聊什麼呀?」

孫小悅想了想,說道,「人家也不知道聊什麼,不過你最近好像很忙,好像在忙什麼大事。」

「還是那塊地的事情。我現在正在爭取,一旦拿到手了,我會把它建造成童家的商業帝國。那你會成為最繁華的商業圈。」童澤華滿滿的自豪。

「聽起來真厲害。」

「那是當然了,」他緊緊摟著孫小悅,忍不住憧憬,他說,「公司這麼多年來,都沒什麼太大的發展,拿下那塊地,可是一個大膽的嘗試。風險是有的,可是一切我都分析好了,絕對會萬無一失。而且我受夠了被那些股東牽制,等這筆生意做成了,到那個時候我會把我討厭的那些人,一個個的全都踢出公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