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不錯,你說對了,就是這唯一的魏真人的雕像護衛住了我撼天宗數千名修士的性命。」

林以自得意洋洋的笑道,現在大世將至,便是他都要扯虎皮拉大旗了。

「什麼?一尊雕像護衛了撼天宗數千修士的性命?」

夜魔一聽,頓時眼睛一瞪驚呼道,隨後像是想到了什麼慌忙的看著林疑問到:「難道那雕像還能夠施展神威不成?」

林逸抿嘴得意洋洋的點了點頭,笑道:「你說的不錯,那雕像的確還能夠彰顯神通,而且,便是賢人之境的強者,在他的面前都如螻蟻一般不堪一擊,我估摸著以魏真人的雕像現在能夠爆發出來的實力,便是聖人之境到了他的面前,恐怕也無法放肆,所以就算是整個仙域都在那些上古強者的手中淪陷,我撼天宗也定當無恙。」

夜魔眼睛猛地一瞪,心臟都抑制不住的狂顫了起來,魏真人的雕像可是數萬年前就已經聳立在那裡了,如果真的還能夠彰顯神通的話,那絕對是驚駭世俗的無上神通啊!

「那個你說,林少,不知什麼時候有空可以去撼天宗做客呢?」

夜魔目光閃爍了一下,盯著林逸討好的笑道。 他能夠掌控夜風城這等擁有上億生靈的城池,自然也不是傻子,所以雖然林逸說的天花亂墜,雖然他心裡也有些心動了,可到沒有太大的表現,畢竟如果不能夠親眼所見,他還是無法相信一尊存在了上萬年的雕像,還能夠爆發出抵擋聖人之威的恐怖神力。

這實在有些太過匪夷所思,畢竟林逸在整個仙域的名聲可不咋地好。

林逸聞言,頓時咧嘴哈哈大笑到:「我撼天宗的山門大開,歡迎八方來客,如果夜城主想去的話,隨時歡迎,現在把你夜風城有關上古紀元降臨的消息都拿出來,我參考一下。」

夜魔聞言稍微遲疑了一下,便面色凝重的點了點頭,隨後轉身看著急匆匆跟來的一名下人說到:「馬上去給林少整理有關上古紀元以及那些上古強者的所有信息,一點都不準有所保留。」

「是!」

一名穿著奢華的下人,恭敬地說到,隨後身形一晃,瞬間便是百米的距離,幾個閃爍之後便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內。

夜魔深吸了一口氣,看著林逸笑道:「今天既然來了,不如就在這裡休息幾日再走,也好,品嘗一下我夜風城的特色?」

「呵呵,我可沒有這麼好的心情呀,老子忙得很,等一會兒資料拿來,就跟我一起去天墉城。」

夜魔麵皮不自然的抽搐了一下,訕笑著點了點頭。

不過一時半刻的功夫,那名離開的下人,便再度歸來,手裡也多了幾枚玉簡,上前一步,看著夜魔恭敬地遞上了,同時恭敬的說道:「城主,這是咱們寶庫之內有關上古紀元以及那些上古強者的記錄,還請明察。」

「給林少吧,這些東西對我來說也沒有任何的用處。」

夜魔一臉無奈的笑到,他的修為不行,他的眼界不行,他的心胸更不行,這些東西給他只會浪費寶庫的位置,反倒是不如給林逸,讓林逸為大家謀得一線生機。

否則,紀元降臨,強者重生,到時候他們這些曾經雄霸一方的城主大佬,甚至一些王級別的強者,恐怕都只能淪為螻蟻,或者被支配的對象。

這一點大家都心照不宣,上古那實在是一個充滿了太多神秘色彩的時代,在那個時代,奇珍異獸縱橫,人們能夠得到的修行資源更是多不勝數,甚至傳聞在上古時代,每一座城池都能夠發現很多珍貴的奇珍異種,只是隨著人們的貪婪,這些異獸慢慢的消失了,便如同傳聞中的穿山甲一般,現在硬生生的被人類給殺的絕種了。

可一些上古場面的修士手中,現在一定還有十分珍貴的法寶,以及強大的手段,這一點夜魔自然也能夠分辨的出來,否則他也無法駕馭這一方城池了。

林逸見狀也不廢話,直接拿起玉簡便開始查看起來,裡面有關上古記載的絲絲縷縷信息,不斷的匯入林逸的腦海中,慢慢的交織出了一副宏大的畫面。

十分鐘后。

林逸常常吐了一口濁氣,隨後盯著夜魔說道:「走吧,看看其他城池是否還有這些方面的記載。」

夜魔撇了一下嘴巴,不敢反駁,只能點了點頭,便跟在林逸的背後一起走了出去,如同一名奴才一般。

天墉城,取名來自上古,傳聞天墉城第一位老祖,也是誕生自上古時代的強者,所以霸佔了當時這堪稱,風景秀麗,獨樹一幟的天墉城。

以至於歷經千年萬年,這天墉城依舊還無比恢弘,依舊還是無比的讓人驚嘆。

三個小時之後。

林逸跟夜魔同時出現在了天墉城的門口,老遠便能夠看到依山而建,林淵而立的天墉城。

在天墉城前面的大廣場上,此時正有數千名修士在操控仙劍練習道法神通,那種浩大的場面,簡直讓人心驚膽戰,便是林逸跟夜魔都忍不住心生一股佩服之情,能夠有如此多的弟子,而且如此的認真刻苦,這絕對是宗門之大幸。

「這天墉城能夠隱約凌駕於四大城池之上,倒也不是沒有道理,劍修本來攻擊力就驚人,而且他們還如此刻苦。」

林逸下意識的點了點頭欣賞到。

夜魔一聽,頓時不樂意了,當即不滿的抱怨道:「那當然了,他們百里世家的傳承可從來沒有斷過,這些人現在練習的劍法,幾乎都是能夠橫行一方的劍法,放在現如今,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幾乎都是神級接法,遠超其它的城池,我們如何能夠與之相比?便是所謂的四大聖地,也未必能夠拿出來幾件神級功法。」

「別酸了,你們雖然沒有神級功法,可你們夜風城內的人修為都到了瓶頸?我看不然吧!很多人的修為才不過是仙人之境,甚至是不入流的地仙之境,你們自己不努力修行,反倒怪資源不行了。」

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瞪,猶如長輩在呵斥晚輩一般,叮著夜魔冷冷地嘲諷道。

夜魔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臉上浮現了一抹憤怒之色,嘴巴張開卻發現自己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反駁了,因為林逸的確說的很對呀。

情人守則:霸道總裁狠狠愛 以他們現在掌握的資源跟修行條件,完全可以支撐修士進入大羅金仙之境,可現在整個夜風城除了他之外,幾乎沒有什麼能夠拿的出手,獨當一面的存在了。

這簡直讓他尷尬到了極致!

如果放在以前,他肯定會反駁幾句,可現在當看到天墉城的弟子如此刻苦用心的時候,他根本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來者何人?為何在我天墉城前逗留?」

一道宛如驚雷一般的質問驟然響起。

隨後,

一名穿著白色劍法,腰懸寶劍的弟子直接從千米高的廣場上飛了下來,身形在虛空之中接連不斷的閃爍,充滿了靈動飄逸的感覺,緩緩落在了林逸根夜魔的面前,冷冰冰的質問道,那如刀鋒一般的目光里,明顯閃爍著警惕之色,實在是上古強者蘇醒的消息太過恐怖逆天,而且很多人可都是天生的邪惡之徒。 他們甚至以殺人為樂,現在弄的整個仙域的強者,可謂是風聲鶴泣了。

一見到陌生人,大家都緊張到了極致,林逸跟夜魔的氣質又如此的出眾不凡,自然更加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

夜魔聞言淡淡一笑,上前走了一步,盯著對方,聲音驟然高了一個分唄,有些持寵而驕的笑道:「今日,撼天宗林逸林少與我夜風城城主夜魔前來拜訪百里兄,麻煩通知一聲。」

這一翻話,夜魔直接動用了無上靈氣,以至於聲音滾滾蕩蕩,有如驚雷一般劃過眾人頭頂的天空,使得整座天墉城內所有人都能夠一清二楚的聽到。

可那些正在舞劍修行的弟子,卻彷彿沒有聽到一般,竟然依舊還在隨著自己的頻率跟動作舞劍,這一份兒心性便是林逸都看的眼睛一亮,有些羨慕了。

別看這些人現在修為不咋地,可有如此心性將來崛起,那是遲早的事兒!

「什麼?你?你說他是林逸,你是夜風城的城主夜魔?」

那名天墉城的弟子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誠惶誠恐地尖叫了起來。

人的名樹的影,林逸現在在整個仙域內幾乎都可以稱之為是死神的代名詞了,他所到之處幾乎必有人傷亡。

可現在竟然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他如何能不惶恐不驚悚呢?

至於同為四大城池之一的城主夜魔,到是被他下意識的給忽略了。

「哈哈,林少,夜兄,不遠千里而來,不知所為何事?」

一道爽朗的笑聲驟然響起,隨後風雲蔽天,日月無光,彷彿有能夠洞穿天地的大能即將出世一般。

下一秒。

萬眾矚目之下。

一襲白色長衫,氣息桀驁不馴,有如謫仙人一般的百里狂,直接從遠處御劍飛行而來,他的動作飄逸,眼神狂傲,氣息恐怖,到的確有凌駕於四大城池之上的風采。

夜魔見狀,目光微微閃爍了一下,嘴角浮現了一抹不爽的神色,這百里狂每次出場的動靜都整得十分浩大,讓他相當的不爽啊。

「百里城主真是好大的威風啊!」

林逸面上也冷漠了一分,他跟夜魔在進入天墉城地界的時候,便已經放棄了飛行,傳音通知百里狂,這已經算是十分有禮貌了,可百里狂倒好,竟然一路飛了過來,這在林逸以及夜魔看來有些囂張跋扈,目中無人了。

「哈哈,林少切莫生氣。我也只是為了第一時間過來而已,不知道二位前來所為何事呢??

百里狂再度咧嘴歉意的笑道,只是那得意洋洋的神情,卻明顯的在告訴眾人,他並沒有太多道歉的意思。

「沒事我就不能來你這天墉城了嗎?」

林逸不爽的質問道,他的眼裡容不得半點沙子,別人給他面子,他絕對給別人面子,可別人在他的面前裝變比,那不好意思,不好使,老子比你更能裝,更何況百里狂的修為在他林逸的眼裡,不過是一合之敵而已,幾乎如同螻蟻一般的存在,有什麼資格在他的面前囂張跋扈?

伴隨著林逸此話一出,天地間的氣氛驟然變得微妙起來。

百里狂臉上的笑意也慢慢的凝固起來,盯著林逸有些不善的冷笑道:「您說這話可就說的沒意思了,你我都是這仙域內雄霸一方的霸主,都可謂是日理萬機的存在,如果沒事兒的話那就數百里狂告辭啦!」

這下邊是連夜魔都看不下去了,實在是百里狂,太過狂妄,太過目中無人,當即眼睛一瞪,盯著百里狂怒吼到:「百里狂,你是不是以為自己的天墉城真的就天下無敵了?我跟林少親自前來拜訪,你竟然敢如此目中無人,莫不是當我夜風城好欺負?」

「我便當你夜風城好欺負又怎麼樣?」

突然,一道更加桀驁不馴的聲音驟然響起,隨後,一名跟百里狂有幾分相似的年輕人挎著佩劍走了上來,他氣宇軒昂,眼光高傲,倒是跟百里狂有些如出一轍的感覺。

「見過公子!」

周圍的下人,一看到對方紛紛恭敬的行禮。

林逸見狀,卻是不恥一笑,而後,目光一寒,手臂一揮,「刷!」 九重宮闕之寧鳶 一到有靈氣凝聚而成的巴掌就瞬間到了對方的面前。

下一秒。

一道清脆的耳光驟然響起,隨後,百里狂唯一的兒子,百里寒冰便直接倒飛了出,嘴角有鮮血溢出,牙齒也被林逸這一巴掌打成了齏粉。

整個天墉城,那所有人都是神情一怔,根本沒有人能夠想到,在他們的地盤兒,竟然還有人敢如此囂張跋扈,直接動手打人。

「你算是個什麼東西?本少在說話的時候也有你插話的資格?」

林逸瞪著數十米開外,躺在地上,幾乎要昏死過去的百里寒冰冷冷的呵斥道。

不以情深度流年 百里狂看著這一幕,眼睛一瞪,殺機有如怒海浪濤一般在他的經脈之中沸騰,咬著槽牙,盯著臨沂冷冰冰的呵斥道:「林少,他是我唯一的兒子,你這樣未免有些太過分了吧?」

「過分嗎?我倒不覺得,他是你的兒子,又不是我的兒子。」林逸盯著百里狂玩味的冷笑道。

「百里狂,強者不可辱,林少乃是跟你我平起平坐的存在,這百里寒冰在他的面前只能算是一個晚輩,可現在區區一個晚輩竟然敢呵斥長輩,別說林少只是給他一個教訓,便是一巴掌打死他。都活該。」

夜魔同樣一臉不爽的冷哼道,別看他在林逸的面前十分好說話,可是在百里狂的面前還真沒有什麼懼意。

「你……

百里狂眼睛一瞪,咬著槽牙,怒喝道,可是心裡卻也清楚,自己的兒子的確沒有資格在林逸的面前插話,可這口氣他咽不下去。

」鬼火童子,給我殺了他。「

百里寒冰從地上起,咬著牙切齒盯著林逸猙獰的咆哮到,此時,他半邊臉幾乎都被林逸打碎,那種火辣辣的劇痛,猶如無數把鋒利的刀子正在切割他的臉頰一般,讓他痛得幾乎都忍不住要發出慘叫來

「哈哈,早就聽聞林逸囂張跋扈習慣了,卻沒想到竟然是真的。」

又是一道爽朗的笑聲驟然響起。

隨後,一名穿著火紅色長袍,留著光頭的男子走了出來,他的眼神赤紅如火,氣息偉岸如天,往那裡一站,就給人一種桀驁不馴,不可輕易招惹的危險感覺。 「上古蘇醒的強者?」

夜魔眼睛一瞪,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驚悚之色。

從他們現在掌握的信息來看,但凡是能夠蘇醒的上古強者他們的修為幾乎不會低於賢人之境,也就是說這些人之中很有可能會出現聖人聖人之境,那可謂是這天地間最為強大的存在了,最少現在的聖人之境強者對他們來說已經如同傳說中的一般的人物了,根本無法見到。

這也是為什麼大家對上古蘇醒的強者如此畏懼的原因,一旦有聖人出現,不是在整個仙域內,還是四大城池,四大聖地,亦或者那些隱藏在小世界的強者,都無人能夠抵擋對方的鋒芒。

「哈哈,夜魔你倒是有幾分眼力勁兒,不錯,這鬼火童子正是上古大能之一,一手火系神通,驚駭世俗,雖然現在只是賢人之境,可進入聖人之境也不過是等閑而已。」

百里狂桀驁不馴的獰笑道,一旦鬼火童子進入聖人之境,到時候在仙域之內,那怕是要眾生臣服了。

夜魔一聽,喉嚨下意識的蠕動,忍不住緊張的吞咽了一下口水,聖人之境對於他來說實在太過遙遠,他也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竟然真的會有可能見到傳說中的聖人之競強。

林逸的眸光,緩緩地落在了鬼火童子的身上,不過倒是沒有太多的擔憂之色,不管鬼火童子以前的實力有多麼逆天強大,可現在他只是一名賢人之境的修士而已。

聖人不出他無敵於世間,當即盯著鬼火童子,冷冰冰的大笑道:「你的耳朵倒是挺好用的,怎麼?今天你想要為天墉城站樁不成?

林逸輕蔑地問道。

這一幕,那看的鬼火童子眉頭微微一皺,他在出來的時候就刻意的釋放了自己的強大氣息,為的便是給林逸造成一絲精神上的壓力,可現在看來,很明顯他並沒有對林逸造成任何的影響。

「難道這小子真的恐怖如斯?」

鬼火童子在心裡暗暗嘀咕道,他=的實力並沒有恢復到巔峰時期,所以在面對聲望如此之高之恐怖的林逸時,心裡還是有幾分擔憂的。

「談不上站樁,只是百里城主對我倒也不錯,所以。還請林少今天不要在這裡鬧事,否則我只能出手了。」

鬼火童子淡淡的說道。

百里狂一聽不禁眉頭微微一皺,有些暗暗不爽了,覺得這鬼火童子的立場態度實在有些太過不清不楚了,他請對方過來,為得便是誅殺強者提升整個天墉城在仙域內的地位,以及霸佔更多的資源,可這鬼火童子到好,竟然想要把林逸放走?

「對你不錯?哈哈,這小子可是出了名的奸詐,他能對你多不錯?難不成還能夠把整個天墉城讓給你不成??」

林逸盯著對方,玩味的冷笑道。

百里狂狂一聽,頓時眼睛一瞪,心頭殺機暴漲,盯著林逸憤怒的呵斥道:「林少,你少在這裡挑撥離間,我跟鬼火童子親如兄弟,我所擁有的一切自然就是他所擁有的!」

夜魔一聽,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既然你們之間的關係如此好,不如這樣好了,你直接把天墉城城主的位置禪讓給他,我倒要看看你們之間是不是真的如此情深意重。」

百里狂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臉上充斥著濃濃的憤怒之色,禪讓城主的話,他還拼個屁呀。

鬼火童子那赤紅的目光,此時卻有些玩味的落在了百里狂的身上,笑而不語,可是目光之內的玩味之意卻明顯到了極致。

「鬼火童子,他不願意把天墉城禪讓給你,我林逸倒是願意,現如今我收服上古五部,對於你這種掌握有火系神通的人倒是有幾份欣賞,你可願成為我麾下的一名童子?」

「什麼玩意兒?」

眾人聽全部都愣住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從百里狂的身上收回,轉而落在了林逸的身上。

每個人都覺得林逸肯定是瘋了。

竟然敢在這裡大言不慚要收服鬼火童子,要知道鬼火童子可是上古時期就存在的妖孽巨擘啊!

他的身份背景,來歷,堪稱是驚天動地,可現在林逸呢竟然敢在這裡大放厥詞,說讓鬼火童子成為他坐下的一名童子這簡直就是狂妄到了極致。

便是北火童子的目光都陰鷙到了極致,渾然沒有想到林逸竟然敢如此狂妄,童子是什麼?說的難聽一點那就是奴才,下人啊!

「小子,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鬼火同童子赤紅的雙眸之內,有兩團幾乎凝如實質的火焰在跳動,盯著林逸猙獰的質問道。

」我當然知道自己在說什麼,我在給你一份榮耀,你接的住這份榮耀,以後在整個仙域之內,自然有你鬼火童子的存活之地,若是你接不住,只能死!「

林逸同樣沒有絲毫掩飾自己殺機的意思,盯著鬼火童子說道。

這百里狂如此囂張跋扈目中無人,依然讓林逸動了殺機,這樣的人根本無法收為己用,那麼便沒有存在的必要了,離新的紀元降臨大概只有三年的時光,這三年之內林逸只能盡量的提升實力,一便在新的紀元降臨之時,能夠帶領自己的親人朋友衝出劫難。

雖然現在他的行為有些囂張跋扈,甚至可以說對很多人來說不公平,有些殘忍,可為了大局,他只能如此,若是屠戮一萬人能夠保全十萬甚至百萬人的性命,他林逸絕對不介意做那一個臭名遠揚的屠夫。

鬼火童子一聽,再也無法忍耐心中的殺機,身形一晃,宛如一尊火魔神明一般驟然朝著林逸沖了過去,「小子,你狂妄,看我火魔神掌!」

話落。

鬼火童子卻已經到了林逸的面前,那手掌之上散發著熊熊烈火,猶如一座五指山一般,讓人心驚膽戰,可怕的火焰不斷的在燃燒,空氣中也不斷地響起一道噼里啪啦的悶響聲,簡直有如要焚燒虛空一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