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裏發生了什麼事情?”曹品茗自己動手把那絲能量的事情給解決了,回到廳裏,發現齊格沒有被楚家兄妹的保鏢揍成豬頭,所有人互相之間很和睦的樣子,讓她感覺很奇怪。

“中午一起吃飯就對了。”曹迪威回答了她妹妹。

“怎麼沒有人揍他?愛情騙子!大色狼!王八蛋!”曹品茗心裏莫名不爽起來。

齊格現在系統賬戶提不出錢來,暫時沒辦法和楚雲嫙籤楚城的合作合同,楚雲嫙沒提,他也就沒提這事兒,只能等什麼時候系統恢復了再說。

楚城發佈會之後,楚家兄妹還有很多具體的事情要忙,曹迪威、趙宇今天也有很多事情要處理,衆人約了中午吃飯的事情之後,便各忙各的去了。

齊格看了看時間,已經十點半了!該去土地拍賣會的現場了。

除了齊格之外,楚城發佈會現場的部分地產商,也早一步來到了流雲大酒店16樓8號會議廳,這裏正在舉行一場土地拍賣會,由市政府主持的土地拍賣會。

領導講話之後,即將被拍賣的幾個地塊被掛了出來,其中就有北郊公園後面的大地塊,也是今天這場拍賣會的壓軸地塊。這個地塊包括了北郊公園遊樂區的部分,還有後門外不再通車的鐵軌以及鐵軌那邊的一大片廢棄廠區。

很顯然,北郊公園遊樂區是臨時加上去的。

“能去土地拍賣會的,除了市裏的高級領導,就是真正有財富的成功人士了,記住,進去之後一定要注意禮儀,別出醜。”孔麗向劉小溪交待了幾句,今天她帶劉小溪先後參加楚城發佈會和土地拍賣會,就是爲了幫劉小溪拓展人脈關係。

說起來人脈關係都在其次,孔麗主要是急於把劉小溪嫁出去,再不逼她,過兩年她就要被剩下了。如果能讓劉小溪在這種場合偶遇一位多才多金的豪門子弟,嫁入豪門之中,那就完~美了。

齊格……顯然已經錯過了,再也追不回來了,而且競爭者太多、太強大,孔麗對自己犯下的這個錯誤無比追悔,卻是無法彌補,只能想別的辦法了。

“我不去了,好累。”劉小溪搖了搖頭,一開始她就不想到這種地方來,被孔麗強拉着過來的,沒想到過來之後會遇到齊格,但又被母親拉着到處介紹人她認識,沒辦法和齊格在一起。

後來發生的很多事情,讓劉小溪既爲齊格感到高興,又有些悵然若失,但仍然在心裏祝福齊格。未來的他,不管走多遠、飛多高,在她心裏,他永遠都是那個十幾年前,用零食就能哄騙他爲她做任何事情的呆萌小弟弟。

剛纔她心不在焉地和孔麗進了電梯,以爲要下樓離開了,卻是被母親從八樓騙到十六樓來了,還要參加一個會!

“一定要去!不去哪來的人脈關係?還有你的婚姻大事怎麼解決?”孔麗板起了臉來。

劉小溪正想再次拒絕,卻是看到齊格從16樓電梯裏出來了,他一邊和朱殤等人說笑着,一邊向土地拍賣會所在的8號會議廳走了過去。

劉小溪眼睛一亮,想要衝齊格喊上一聲來的,回憶起先前發佈會裏發生的一切,又猶豫着沒有喊出口來。

“看什麼呢?走了!”孔麗發現劉小溪有些心神不寧地向某個方向張望着,看過去才發現,居然是齊格,進入了土地拍賣會現場。

“他……他怎麼會去這裏?”孔麗有些吃驚,這種拍賣會的會場控制得十分嚴格,門外甚至有便衣警察站崗值勤,除了他們這些領導家屬之外,非參會競買人員根本無法入內。

“不知道。”劉小溪搖了搖頭,神情有些茫然。

“可能是那位楚小姐託人把他弄進去的,讓他過去長長見識的吧。”孔麗悻悻地說了幾句。

“可能吧。”劉小溪的心情更加黯然了,卻是被她母親連拉帶拖地進入了拍賣會的會場裏。

拍賣會已經正式開始了,幾處小地塊被拿出來進行了拍賣,有一塊最便宜的地拍出的價格是一千五百萬,最貴的一塊拍出了五千萬的價格。

恆興地產的老闆朱殤沒有能拿到地,但神情顯得無所謂,本來他就只是想過來撿漏的。

朱殤旁邊的齊格,一直如同孔麗想象中那樣很安靜地坐着,就象一個旁觀者一樣,甚至有時候還在打瞌睡。

終於,拍賣會到了最高潮的時候,今天的最大的一塊地,也是古豐區北郊公園附近的一塊地被拿出來進行了拍賣。

起拍的價格,是一億。

這塊地的實際價值,至少在兩億一千萬左右。

在拍賣會之前,鄭家花了近三千萬打點好了方方面面,讓中雲地產內定了這塊地,價格是一億五千萬。 “一億五百萬。”大秦地產的代表秦壽文舉起了牌子,他受拍賣方和鄭家所託,負責裝裝樣子。

畢竟參瑟競拍的還有一些不明真相的小地產商,內定這種事情還是不要做得太假,幾家假模假樣地擡擡價,大家臉面上都好看一些。

“一億五百萬,有人加價嗎?”主持人向臺下問了一聲。

臺下很安靜。

“一億五百萬一次……”

“一億五百萬兩次……”

“一億一千萬。”振興地產的代表阮少峯開了口,把地價往上擡了五百萬,同樣也是受拍賣方和鄭家所託,在這裏裝樣子的。

“一億一千五百萬。”名流地產的代表也舉起了牌子,做戲要做足,拍賣方和鄭家開了口,多少都要給面子假裝擡一擡價。

“一億兩千萬。”宏大地產的代表也舉了牌子。

“我靠!一億兩千五百萬。”秦壽文再度舉了牌,裝出對這塊地勢在必得的樣子,既然演,就要演到位。

“這幾家都是雲豐市很大、實力很雄厚的地產公司,我們古豐區的這個地塊,最終應該會落在這幾家手中。”孔麗向劉小溪小聲介紹了幾句,很顯然身爲局外人的她,並不懂拍賣會的內情,以爲這些地產公司是真的在競價。

“哦。”劉小溪對此毫無興趣,只是遠遠地看着齊格。

“那位大秦地產的秦公子、那邊振興地產的阮少爺、都還沒有結婚。宏興地產的蔡總才離婚不久,今年也才三十七,年富力強,孩子判給女方了,其實也可以考慮。”孔麗又接着說了幾句。

她以前和這些人都打過交道,他們也都對孔麗的女兒劉小溪表現出了一定的興趣,既劉小溪攀不上楚公子、曹公子、趙家三少、鄭公子那樣的豪門,能嫁給這些地產商,也算不錯的歸宿了。

至於齊格,孔麗完全看不懂,而且她也知道她在說了那些話之後,就算她想,現在也很難挽回了。

“媽,你無聊不?三十七歲離異的都不放過?我看你自己倒是挺合適,你不想和爸爸繼續過了,乾脆改嫁好了!”劉小溪無比厭煩地回了孔麗幾句。

“你怎麼跟你媽說話的呢?媽不是爲你好?媽爲你的將來操碎了心,你就不能體諒一下吧?嫁對了人,一輩子享不完的福,嫁不好,以後一輩子痛苦!”孔麗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

“你再這麼說,我走了。”劉小溪低下了頭。

“好好,不說你了,先看看這塊地究竟會被秦公子拿到,還是被阮少爺拿到吧。”孔麗搖了搖頭,注意力又回到了拍賣會現場。

一切似乎如孔麗所預料的,最後只剩下了秦壽文和阮少峯在竟爭古豐區這塊地,兩人最終把價格擡到了一億三千萬。

“一億五千萬。”中雲地產的代表突然一口氣加了兩千萬上去。

現場部分不明真相的低層地產商騷動了起來,這塊地的起拍價只有一億,沒想到秦、阮兩家相爭,硬生生把它炒到了一億三千萬!最後卻是被有鄭家背景的中雲地產一招秒殺!

讓在場的人有些意外的是,中雲地產如此重要的一次拍賣會,老闆吳真牛不在場,中雲地產的靠山鄭家也沒派人過來。當然了,參加過楚城發佈會的人,就不會感覺奇怪了,現在鄭公子怕是沒有心情做任何事情,早早返回鄭家躲起來,獨自舔舐傷口去了。

“一億五千萬,還有人加價嗎?”主持人問了一聲。

“一億五千萬,一次!沒有人加價了嗎?”主持人又問了一聲,眼晴假模假樣地看向了秦壽文。

“加不起啊!中雲地產太牛叉了!”大秦地產的秦壽文很誇張地搖了搖頭,表示放棄了。

“不玩了!一億的地,被拍到了一億五千萬!賺不回來啊!”振興地產的阮少峯也假模假樣的嘆了口氣。

“一億五千萬,兩次!”主持人又喊了一聲,準備以一億五千萬內定的價格把地塊給中雲地產了。

“鄭家的實力,看到了嗎?一億五千萬!一億五千萬!中雲地產有鄭家的後盾,這能這樣大手筆拿地!這纔是真正的豪門!女人想要後半輩子幸福,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就要想辦法嫁入這樣的豪門!”

“鄭公子和葉泫分了手,現在很受傷,正在感情空窗期,如果你主動關心一下他,說不定會有意外的機會……”孔麗看着中雲地產代表所在的方向,很急切地和劉小溪說着。

劉小溪已經麻木了,她不想罵人。

“齊格再好,估計也是個空架子,我看楚城他根本沒有投資,只是楚家兄妹看面子給他掛了個名而已。一億五千萬,他能拿得出手嗎?肯定不可能,男人不當官,要表現自己的能力,最終還是要以金錢來衡量!”

“所以,錯過了他也沒什麼後悔了。不是我說,他離開了楚家的支持,根本就一錢不值。”孔麗只當劉小溪後悔錯過了齊格的事情,於是安慰了她幾句,當然,也是在安慰她自己,吃不到的葡萄肯定是酸的。

“一億五千萬,還有沒有人加價?沒有人加價的話……”主持人向會場內又環視了一圈。

“一億八千萬。”

一個先前沒出現過的陌生聲音突然響了起來,這讓安靜的會場突然變得躁動起來,所有人都向喊價的那個人看了過去。

很顯然,那個人不屬於他們所熟悉的地產公司中的任何一家,而是以前這個圈子裏從未露過面的新人!

“咦?齊格?”劉小溪很驚訝地向舉牌的人看了過去,齊格一個人坐在前排一張靠角落的桌子邊,面前放着名牌,可惜離得太遠,劉小溪看不到名牌上寫的什麼。

“他?他湊什麼熱鬧?”孔麗也是無比地震驚,原本以爲這塊地最終會以一億五千萬的價格被中雲地產拍下來,實在沒想到最終有人攪了局,而且攪局的人居然是齊格!

一億八千萬!有沒有搞錯?一億八千萬!他居然能拿出一億八千萬來? 就算他這兩年掙了錢,也不可能掙到一億以上的財富吧?她剛剛纔和劉小溪說齊格是個空架子呢!這就又被打了臉?要不要這麼快啊?

他真能拿出一億八千萬來,在雲豐市買下這麼大一塊地的話,劉小溪嫁給他,幾輩子都吃不完啊!她孔麗也跟着榮華富貴,把那塊地拍下來,時不時在圈裏炫炫富,說是自己女婿的,臉上多有光啊!

後悔死了!

“這什麼人啊?也隨隨便便進到這裏來喊價?而且攪鄭……中雲地產的局?”振興地產的阮少峯皺起了眉頭,沒資格參加楚城發佈會的他們,根本不認識齊格。

要知道這塊地,可是被鄭家內訂了的,一億五千萬拿到一塊價值兩億一千萬的地,多出的六千萬,當然是用於暗箱操作北郊公園遊樂區。不說後期的再投資再建設了,僅僅拍下來,去掉前期方方面面打點的三千多萬,就至少賺到了兩千多萬。

原本已經計劃好的事情,沒想到半路殺出來個不認識的年輕人。

主持人也有些發呆,這些……不是事前寫好的劇本啊!這場戲,該怎麼繼續演下去?難道那年輕人在過審的時候,就沒有人提醒他這塊地不能碰?

“進入拍賣場的,都預交了高額的保證金,齊先生代表的是鳳棲遊樂設備廠,擁有很正規手續可以進場進行競買!”朱殤大聲回答了阮少峯。

“鳳棲遊樂設備廠?”在場的人聽到這個名字之後,再度躁動了起來,甚至有些人站起身向齊格那邊張望了過去。

“這人誰啊?什麼背景?敢壞鄭家的好事?”宏大地產的老闆陳卓超向身邊的秦壽文問了一聲。

“他不是個簡單的角色,上次火燒手柄事件就是他弄的,我當時就在現場,他一個電話打給馬訊,馬訊立刻給他安排了一次全網彈幕,這事兒我們還是別摻和了。”秦壽文低聲回了陳卓超幾句。

“啊?一個電話讓馬訊安排全網彈幕?這種事情全華國也沒幾個能有這樣的面子吧?”陳卓超和他身邊的同伴都驚呆了。

“說不定他纔是今晚最大的boss,有他在,鄭家的安排恐怕要打水漂咯!說不定還會有一場腥風血雨。”秦壽文又感嘆了一聲,他也沒有參加楚城發佈會,不知道腥風血雨已經提前進行過了。

“那個地塊可是個大肥肉!”陳卓超很眼饞的表情。兩億以內的價格,都可以接受的啊!他們這些地產公司雖然實力不如中雲地產那麼雄厚,但各家銀行跑一跑,這塊地還是能拿下來的,等房市行情一好轉,至少能再賺個兩億回來。

“是嗎?你只要不怕在裏面當炮灰。”秦壽文笑了笑,他和鄭家關係一般,但鄭家打了招呼,秦壽文不得不低頭,對鄭家吃獨食的做法,他內心其實是很不爽的。現在看到齊格搶鄭家的地,當然會有種幸災樂禍的感覺,希望齊格和鄭家打起來,到時候不管哪一方吃癟,他都會很高興。

“我纔沒那麼傻呢!”陳卓超搖了搖頭。

孔麗就坐在秦壽文等人的身後,聽到他們的對話,臉色不停地變化着,時而顯得很是激動,時而又很是沮喪。

齊格是真實力啊!又有錢,又有人脈關係,未來的發展根本不可限量!

做人,真的不能太勢利了。

“一億八千萬一次!”

主持人儘量拖延着時間,他看到中雲地產的代表正在打電話。

中雲地產的代表在打過電話之後,臉色很難看地向主持人搖了搖頭,放棄了這個地塊!

鄭家放棄了?不會吧?

在場知道內幕的人都驚呆了!

在這種場合,放棄就意味着真正的放棄啊!

知道內幕的人,秦壽文、陳卓超等人,根據行規差不多可以猜出中雲地產在事前,至少進行了三千萬左右的打點,才能內定下這塊地,放棄,就意味着這三千萬打了水漂!

而且損失的還有拍下這塊地之後當時淨賺的三千萬,一來一去,六千萬的損失!

六千萬的損失,鄭家居然認了!

“那個……一億……八千萬……兩次!”主持人弄不清楚狀況,也沒人向他解釋,只能把拍賣繼續下去了。

“一億八千五百萬!”振興地產的阮少峯突然又舉了牌,既然鄭家不要這塊地了,那他這塊地!這是個大便宜,不撿白不撿!阮家有銀行的背景,想想辦法,兩、三個億都不是問題!

“一億九千萬。”齊格又舉了牌,勢在必得。

“一億九千五百萬!”阮少峯不甘示弱地再次舉起了牌子,只要兩億以內,就是大便宜,不撿白不撿!

“少爺!少爺!不能再舉了!”阮少峯身邊的助理剛剛掛了電話,連忙攔住了象打了雞血的阮少峯。

“怎麼了?”阮少峯正幻想着回家後向老頭子邀功呢!助理攔着他是什麼意思?

助理湊到阮少峯耳邊低低地說了兩個字,阮少峯頓時臉色大變,猛抽了自己兩耳刮,然後大聲向主持人說他取消剛纔的叫價。

助理說的兩個字是:楚家。

“舉了牌就不能取消。”主持人強調了一下規則。

“兩億。”齊格沒辦法,只能又加了五百萬,這塊地每叫一次價,至少要加五百萬才行。

“兩億一次。”

“兩億兩次。”

“兩億,成交!”主持人的錘子落了下來,確認這塊地被鳳棲遊樂設備廠成功收購。

“祝賀齊老闆拿下這塊地!”秦壽文第一時間跑了過去,點頭哈腰地向齊格表示了祝賀。心裏卻是樂開了花,這下鄭家肯定不會放過齊格了,他可以等着看笑話了。

齊格只是淡淡地向秦壽文點了點頭,並沒有太多的表示,不過秦壽文似乎對此並不以爲意,而是繼續陪着一臉笑,點頭哈腰地在齊格面前說着話。

“齊老闆真人不露相,剛纔多有得罪,小弟在這裏賠罪了!”阮少峯也跑了過來,一臉汗地向齊格賠着不是。

“兩千萬啊!唉!道歉有用?”齊格搖了搖頭冷哼了一聲。 雖然任務要求必須要拿一塊兩億的地,齊格如果一億八千萬拿地,將無法達到任務要求,但這兩千萬還是花得很不爽。

“齊老闆放心!小弟以後一定想辦法補償!”阮少峯的臉色頓時有些白了。

“大秦地產的秦公子、振興地產的阮公子,多傲慢的人啊!怎麼在那人面前如此卑躬?”

“對啊!那個年輕人到底是誰?以前圈子裏根本沒見過啊!”

“隨口就是兩億,砸得鄭家背景的中雲地產、銀行背景的振興地產都不敢加價了,這是個大牛人啊!”

見秦壽文和阮少峯對齊格如此恭敬,其他那些參與拍賣的人,全都是生意場上的老油條,這時候紛紛向齊格走了過去,這樣的大人物,當然要借這個機會上去寒喧幾句,遞張名片,結識了之後,說不定別人一高興,就給了一個賺錢的生意機會呢?

都是在雲豐市搞地產這一行的,那麼大塊地,一家公司肯定忙不過來,到時候齊格吃肥肉,他們這些小公司進去承包部分工程,接些泔水吃吃也不錯。

“小溪,我先前找齊格談過話,他說他很喜歡你,說你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就算攀不上他的關係,你以後也要主動多和他聯繫一下。”孔麗厚着臉皮向身邊的劉小溪交待了幾句。

到了這個時候,她也終於明白齊格當時爲什麼對她說話那麼衝了。確實,他這種身份地位的人,說什麼和做什麼,她孔麗根本無權干涉,她和他說那些話,就是個天大的笑話,就象一隻螞蟻想要命令一個人去做什麼一樣。

“你和他談過話?什麼時候?”

“先前剛進那邊楚城發佈會的時候。”

“你和他說什麼了?”

“沒說什麼,當時我不太清楚他的情況,勸他放棄和你在一起的想法,看來這件事是我錯了,你找機會和他多說幾句好話,把關係彌補一下吧。”孔麗回答了劉小溪。

“媽媽,你居然揹着我和他說這種話?”劉小溪的心一下子冷了下去。

“我還不是爲了你好?”孔麗很沮喪的表情。

“爲我好?”劉小溪眼中涌出了淚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