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時,一道聲音從葉浪後方響起,葉浪噌的一聲竄了起來,發現一個幾十公分長的,十幾公分高的圓形物體,正在圍著葉浪轉個不停!

「什麼玩意,我尼瑪……」

葉浪嚇了一跳,噌的一聲竄了起來,望著向著自己靠近的圓形物體,一腳踹了出去,凌菲急忙大喊「不要……」

「嘭!」

但為時已晚,葉浪一腳踹出,圓形物體轉著圈飛了出去,嘭的一聲落在地上,晃了幾下,便沒了動靜,葉浪瞪大眼睛,擦著冷汗「這他么什麼?炸彈?外星人?」

「你幹什麼?」

凌菲一把推開葉浪,急忙跑上前,認真的檢查了片刻,隨後身形一垮,葉浪眨了眨眼睛,看著凌菲「怎,怎麼了?」

「你知不知道,這是最新型的掃地機器人,修一次要很貴的!」

凌菲一臉懊惱,無比的心疼,額,現在掃帚都這麼牛筆了,都會說話了,葉浪吹了一下劉海「你別逗,你都住這麼大的房子了,還擔心錢……」

「我擔心什麼是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我在加一條,不要隨隨便便動這座房子里的東西,更不能損壞,如果你做不到,請你立刻搬出去……」

凌菲似乎是真的生氣了,葉浪眉頭狠狠一皺,頗為不爽「犯得著么?不就一個破機器人么?用得著這麼上綱上線的?大不了在讓你那七十多歲的男朋友給你多買幾個,怕什麼……」

凌菲身形一顫,怒目瞪著葉浪,葉浪心中一突,略微有些尷尬,輕咳了兩聲!

「你夠了,葉浪,什麼乾爹,什麼男朋友,都是你臆想出來的,你很無聊!」

凌菲語氣冰冷,轉身就要離開,葉浪也是有些氣不過,說變臉就變臉,至於么,有口無心的說道「哼,我無聊,我臆想出來的,這麼大的房子,這麼貴的房子,怎麼來的……」

凌菲腳步猛的一頓,轉身快步走向葉浪,怒氣不已,葉浪嘴角一抽「干,幹什麼?你要對我做什麼?我還是黃花大小子呢?你……」

「這個房子,是我母親,唯一留給我的東西,你滿意了么?」

凌菲眼角有些濕潤,瞪著葉浪,擦了一把眼淚,轉身快速上了二樓……

葉浪楞楞的站在原地…… 葉浪發愣的站在原地,揉了揉額頭,想起凌菲剛才那道背影,嘟囔道「早說嘛,母親留下的,這有什麼不好說的,幹嘛還藏著掖著,你不說我怎麼知道,真是……」

「啪啪!」

葉浪懊惱的拍了兩下自己的嘴「葉浪啊葉浪啊,你說你沒事扯什麼淡,用人家母親留下的東西來開玩笑,你說說你啊,臭嘴,臭嘴……」

葉浪偏頭看去,凌菲早已經上樓,嘆息了一聲,轉頭看向被自己踢壞的『掃帚』,思索了片刻,走了上前……

隨後,葉浪開始挑選自己的屋子,對於住處,葉浪並沒有什麼講究,通風好,能睡覺就好,找了一個靠窗的房間,洗了個澡,卻尷尬的發現沒有衣服換,這他么就尷尬了!

於是,葉浪就扯了一條圍巾,圍在了自己身上,看著滿地的水跡,以及地上的髒亂,又想起了凌菲給自己的背影,這個房子,是我母親,唯一留給我的東西,你滿意了么?

葉浪便將髒亂的地方收拾了一下,畢竟都是自己造成的,進來的時候,房間很是整潔乾淨的,死秘密基地的生活,讓葉浪早已習慣了快速高效率,洗澡加收拾屋子,只用了十五分鐘!

隨機,葉浪便上床睡覺,可輾轉反側難以入睡,這個房子,是我母親,唯一留給我的東西,你滿意了么?

這句話,就像是魔咒一般,在葉浪的腦袋裡,一直都揮之不去,葉浪晃了晃頭,一個鯉魚打挺竄了起來,圍上自己的浴巾,推門走了出去,一直來到樓梯口,作勢就要上樓,想起剛剛的約法十幾章,葉浪還是停下了腳步,回到房間拿起自己的手機,思索片刻,給凌菲發了一個簡訊「睡了么?」

凌菲又怎能睡得著,今天發生的事情太過,而現在,又有一個男人住在自己家裡,雖然住在樓下,可還是很彆扭,聽到手機簡訊,凌菲拿起手機,面無表情的又放了下去,顯然還在為剛才的事情生氣!

等了幾分鐘后,凌菲並沒有回復,葉浪便開始走向廚房……

十分鐘以後,凌菲的手機簡訊再度響了起來,凌菲拿起手機「如果沒睡,下來吃宵夜!」

「誰會吃你的宵夜,哼……」

凌菲氣嘟嘟的放下手機,肚子里卻傳來一陣不爭氣的聲音,讓凌菲微微有些尷尬,畢竟聚會的時候基本沒怎麼吃,這麼晚了,實在餓的難受,而此時還飄進來飯香的味道,凌菲一陣崩潰,掀開被子穿著睡衣推門走了出去!

凌菲來到樓梯口的時候,葉浪正在餐廳吃著麵條,看不見人,光聽著聲音,聞著味道,就知道很好吃,正在凌菲猶豫著下不下去的時候,葉浪揮揮手「一會面涼了,快點吧,冰箱里沒找到素材,就煮了兩碗面!」

凌菲微微一愣,既然被發現了,便直接走了下去,當即見到葉浪第一眼的時候!

「啊,流氓,變態!」

一聲尖叫!

「噗!」

嚇的葉浪一口將面噴了出去,噌的一聲竄了出來,雙眼一瞪,一撂浴巾,露出汗毛大腿,大喝道「在哪?流氓在哪?變態在哪……」

凌菲捂著眼睛,指著葉浪,葉浪微微一愣,看了看自己,頓時一陣翻白眼,這才反應過來凌菲說的是自己,因為自己只穿著浴巾「有什麼大驚小怪的,我一副都濕了,我洗個澡,發現沒有衣服,我怎麼辦,怕你說我的是流氓,又不能光著屁股,要不我脫了……」

葉浪作勢就要脫下來,凌菲急忙道「不要……」

話落,凌菲便跑開了,葉浪急忙喊道「喂,吃面啊,一會面不好吃了……」

看著落荒而逃的凌菲,葉浪搖了搖頭,吹了一下劉海,繼續吃面,正當葉浪吃完最後一點麵條的時候,凌菲將一件衣服扔給葉浪「只有這個,先穿上!」

雙世寵妃,誤惹妖孽邪王 葉浪看著身前的衣服,拚命的搖著頭「打死我也不穿……」

幾分鐘后,凌菲一個人在餐廳吃著飯,一道聲音想起「你確定比穿浴巾合適?」

凌菲順著聲音看去,噗的一聲把麵條吐了出來,只見此時的葉浪,穿著一身粉紅豹睡衣,那可愛的模樣,簡直是醉了,凌菲笑的眼淚都快出來了,葉浪大跳道「你笑什麼?」

凌菲急忙捂住嘴,忍住不笑,葉浪撇著嘴,一臉陰沉,凌菲又看了一眼,實在忍不住,葉浪激動道「你好笑……」

「好,好,不笑,很帥!」

凌菲強忍著說道,葉浪很是不滿的坐下,憋屈道「你怎麼會買這麼弱智的睡衣!」

凌菲美眸一番,反擊道「嫌丑別穿……」

「那好,我脫了!」

葉浪嘿嘿一笑,擠眉弄眼道,凌菲急忙捂住眼睛「別,穿著!」

「那我到底是脫還是穿著?」

「穿著!」

「哦!」

葉浪得意一笑,小娘們,跟我斗,斗不死你,凌菲也發現了,每次都被葉浪戰敗,氣呼呼的大口大口的吃著面「面做的很香,謝謝你!」

對於葉浪來說,做飯,只是生存的必備要求,在秘密基地的歷練,讓葉浪改變了太多,也學到了太多,一開始只是為了生存,當會做飯的時候,就是為了追求味道,所以葉浪現在倒是有一手好廚藝!

「不用謝,只是多做了一碗!」

葉浪有些心虛,急忙說道,凌菲又是一番白眼,這個混蛋,就不能好好說話!

「主人,正在清掃垃圾……」

這時,一道聲音傳來,凌菲急忙順著聲音看去,只見地面上的掃地機器人活動的很歡快,打掃著衛生,凌菲很是不解,又是驚喜又是意外,旋即急忙對著葉浪問道「你修的?」

「那不廢話么?不然是鬼啊!」

葉浪自得一笑,拍著胸脯道「所以啊,家裡有個男人是必須的,像我這樣的好男人,能做飯,能修機器人,上哪找去?你別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凌菲這次倒是沒有生氣,不由被葉浪逗笑了,繼續吃著面,心情似乎好多了!

葉浪偷偷的看了一眼凌菲,裝作無所謂的樣子,輕咳道「哦,那個,對了,剛才的事情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就是開個玩笑……」

凌菲微微低頭,想要看清葉浪的表情,好似發現了什麼新大陸似得,葉浪感覺不對勁,抬起頭「看,看什麼?」

「嘩啦……」

這時,樓上之處一聲巨響,似乎是什麼東西破碎了一般,又好像是撞倒了什麼東西,葉浪噌的一聲竄了起來「二樓上有人……」 凌菲面色明顯一變,旋即急忙跑上了樓,葉浪作勢就要跟上,凌菲猛的回頭大喝道「你不要過來!」

葉浪腳步一頓,凌菲急匆匆的跑開!

葉浪楞了,我擦,什麼態度,老子又收拾屋子,又給你做飯,還修理機器人的,還這麼橫,愛誰誰,老子還懶得管呢!

一陣不滿的嘟囔,葉浪轉身回房間,想起剛才的響聲,屋子裡難道還有其他人?難不成凌菲金金屋藏男?

葉浪思索了片刻,索然無味,看了一下時間,明天還要上班,直接倒頭便睡了!

一夜無話……

翌日,清晨時分,陽光透過窗戶照射進屋子,鳥兒嘰喳,標誌著新的一天到來!

房間內,葉浪眼眸動了動,秘密基地的特殊習慣,葉浪自身有著很準確的生物鐘,不需要任何的鬧鐘,多年的習慣,讓葉浪緩緩的睜開眼睛……

然而,就在這一瞬間,葉浪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因為,一雙眼睛正在徵集旁邊注視著自己,沒錯,一雙眼睛,試問,誰在早晨醒來的時候,睜開眼睛看到的是一雙眼睛,這尼瑪得多嚇人?

我特啊呦弄啥了?卧了個大槽,尼瑪啊……

「啊!」

葉浪嚇的噌的一聲竄了起來,擺出戰鬥姿勢,準備隨時戰鬥,心中不停警惕,自己真是進入社會久了,警惕性都沒了,這若是在秘密基地,恐怕自己幾條命都不夠死的……

「大哥哥……」

一道清脆的聲音,讓葉浪微微一愣,瞬間望去……

只見一名戴著貝雷帽的小女孩,約莫十一二歲,穿著粉色長裙,一張臉如瓷娃娃般可愛,女孩白皙如紙,人怎麼會白到這種程度,好似連眉毛都有些發白!

女孩的臉,有著讓人心疼的病態,而且小女孩是坐著輪椅,腳上穿著一雙拖鞋!

精巧的五官,精緻的臉頰,精美的皮膚,就像是一個小天使一般,葉浪眨了眨眼睛,面對這麼可愛的小女孩,葉浪如何發的起脾氣,下意識的問道「小妹妹,你是誰?」

小女孩並未回答葉浪的問題,而是一臉嚮往的看著窗外,希翼的轉頭看向葉浪「大哥哥,你能帶我出去么?」

「額!」

葉浪楞楞的看著小女孩,小女孩神情有些落寂,眼中閃爍著淚水與嚮往「我已經很久沒有出去玩了……」

話落,小女孩看著自己的腿,那動作,說不出的傷害,葉浪心中莫名的有些觸痛,當即說道「好,大哥哥帶你出去!」

話落,葉浪便推著小女孩離開了屋子,葉浪觀察著小女孩,小女孩應該是身體有問題,臉上有著蒼白的病態,這雙腿似乎是不能走路,葉浪心中惆悵,還是這麼小的小女孩啊,老天爺未免有些不公平!

「大哥哥……」

思索著,已經到了門口,小女孩卻突然出聲叫住葉浪,葉浪微微一愣,思緒打斷,看向小女孩「小妹妹,怎麼了?」

「呼……」

小女孩似乎很緊張,不停的呼氣進氣,片刻后,才對著葉浪一笑「大哥哥,我好了!」

小女孩的緊張讓葉浪一愣,應該是很久沒有出門的原因?小女孩拳頭緊攥著,緊張的不行,葉浪微微一笑,輕輕的拍了拍小女孩的頭「沒事,有我在,外面的陽光很暖和,沒事的!」

「嗯!」

小女孩點點頭,應了一聲,葉浪的話語好像給了她很大動力,葉浪站身形身形,打開門,推著小女孩走了出去!

清晨的陽光,照射在人身上,很舒服,這種在平常不過的事情,落在小女孩身上好似天大的恩賜,小女孩拚命的呼吸著,似乎是很激動!

「大哥哥,那,那有蝴蝶,我,我能過去么?」

小女孩指著院子里的花朵問道,葉浪點了點頭,推著小女孩走了過去,小女孩很是開心,也很激動,那原本病態的臉頰,似乎升起了紅潤,葉浪眉頭一挑,感覺有些不對勁!

只見,小女孩捨棄輪椅,居然,站了起來,沒錯,小女孩站了起來,身手去觸碰鮮花,葉浪錯楞的看著這一幕,小女孩的腿沒有問題?

「不要……」

這時,一道尖銳痛苦的聲音從葉浪身後傳來,葉浪順著聲音看去,只見凌菲抓狂般的表情,看的葉浪一呆,認識了凌菲這麼久,還從來沒見過凌菲這樣,小女孩似乎是聽到了聲音,回過頭,沖著凌菲一笑「姐姐……」

「傑兒……」

凌菲大喊了一聲,葉浪煥然大悟,傑兒,是凌菲的妹妹?親妹妹?

凌傑兒露出一抹燦爛的笑容,忽然,身子向後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凌菲痛苦萬分「傑兒……」

葉浪面色一變,什麼情況,雙腳踏地,身形瞬間竄了出去,在凌傑兒身子將要倒在花架上時,葉浪一把抱住了凌傑兒「小妹妹,小妹妹……凌菲,怎麼了?」

「快,帶他回房間……」

凌菲焦急的沖著葉浪喊道,葉浪滿臉懵圈,這是什麼情況?自己好像做錯了什麼,凌傑兒一定有他不能出來的道理,自己卻帶她出來了,來不及多想,葉浪抱著凌傑兒,健步如飛「房間在哪?」

「二樓,右轉最後一間!」

凌菲急忙說道,葉浪嗖的一下,抱著凌傑兒來到屋內,三下五初二便竄上了二樓,很快就來到了凌傑兒的房間,嘭的一腳將門踹開!

來到房間內,葉浪微微一愣,房間很大,卻完全封閉,窗戶都是封閉的,周圍的牆上掛滿了太陽,月亮,兩側牆壁上有著數不清的照片,應該是凌菲與凌傑兒的照片,房間內很香,很是難以掩蓋住濃濃的藥味!

「快把她平放在床上……」

這時,氣喘吁吁的凌菲也跟了上來,急忙說道!

葉浪不疑有他,急忙將凌傑兒放在床上,凌菲顫抖著身形,點了一個按鈕,似乎是衣櫃一樣的檯子瞬間打開,裡面各種藥品,各種醫學工具應有盡有,凌菲手忙腳亂的操作者,帶著哭腔喊道「傑兒,振作起來,姐姐在……」

凌傑兒似乎聽到了凌菲的呼喚,肩膀的半睜開眼睛,無比小聲的說道「姐姐……傑兒走了……姐……姐……就……就……解脫了……希望……希望姐姐開……開……開心……外面的空氣……真……真好……我……我……我想媽媽……媽媽……好……好……想……」 葉浪在一旁聽的心都碎了,自己究竟做了什麼?

「傑兒,你不要亂說話,你會好好的,一定會沒事的……」

凌菲顫抖著身形,對著凌傑兒說道,拿出針管,順著凌傑兒的手臂輸進,同時拿出葯來,餵給凌傑兒,凌傑兒好似沒有任何反應,還是那般如此!

「姐姐……你知道的……沒用的……」

凌傑兒露出一抹燦爛的笑容,只不過那笑容卻是如此的心疼,凌菲瞬間崩潰,抓著凌傑兒不停的哭泣,凌傑兒艱難的偏過頭看向葉浪「大哥……哥……謝……謝你……」

葉浪第一次出現如此手足無措的樣子,凌菲不停說道「傑兒,沒事的,不要睡,聽話,你是姐姐最聽話的妹妹,一定會沒事的……求求你,不要有事!」

「姐姐……傑兒困了……我好像……好像看到了媽媽……」

話落,凌傑兒的手便捶了下去,面色蒼白,沒有一絲血色,時間彷彿停在了這一瞬間,凌菲拼了命的大吼「傑兒,凌傑兒……不許睡……你聽到沒有,我說不許睡!」

凌菲哭喊著,奈何凌傑兒再也聽不到了,葉浪心神一顫,急忙上前「閃開!」

凌菲哭喊著根本沒聽到葉浪說什麼,葉浪聲音不由提高,大喝道「如果不想讓你妹妹死就閃開!」

凌菲微微一愣,看向葉浪,慌慌張張閃開,葉浪一把扶起凌傑兒,同時將自己的手機扔給凌菲「撥通一個龍魂的人,讓他已最快的速度將續命丹送來,讓他通知死神聯盟,派直升飛機來……」

「沒有我的允許,世界末日都不要打擾我,碰我,跟我說話,除非你想要你妹妹死,相信我,照辦!」

蜜愛老公寵上天 葉浪聲音不容置疑,凌菲聽的傻傻的,雲山霧罩,葉浪雙手按住凌菲的肩膀「聽清楚了么?」

凌菲愣愣的點點頭,葉浪翻身上床,盤膝而坐,讓凌傑兒擺出盤膝而坐的姿勢,並且讓其掌心向天,旋即,葉浪的雙手貼近凌傑兒的後背,旋即便閉上了眼睛!

凌菲本身就是醫生,根本看不懂葉浪在做什麼,可想起葉浪抱著自己的肩膀說相信他的時候,凌菲咬了咬牙,臉上還掛著淚痕,拿出葉浪的手機,別說這樣說,這樣做,只要她妹妹沒事,凌菲做什麼都沒問題!

凌菲按照葉浪所說,將事情跟龍魂交代清楚,龍魂只說了一個字「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