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但是依依現在沒有時間去慢慢修鍊,因為她面前,還有更重要的東西在呼喚她。在她面前,冰潭上結了厚厚的冰層!

但是,在冰潭中央位置,卻有著一米多寬的冰洞並沒有結冰,而且裡面還冒著森森的冷氣! 但是,在冰潭中央位置,卻有著一米多寬的冰洞並沒有結冰,而且裡面還冒著森森的冷氣!

依依感受著那冰潭散發出來的那森森的寒氣,整個人都被凍得打了個冷顫。

到了這裡,依依也是疑惑得很,地面上明明就是滾燙的溫泉,而這地底下,確是冰涼的寒潭。這種情況,又能作何解釋?

而此刻,由不得依依慢慢深思,因為在周圍有幾隻不小心誤闖進來的飛鳥,在接觸到那冰潭冒出來那森森的冷氣時,瞬間就被凍成了冰雕了!

看著那栩栩如生的鳥兒冰雕,依依不由得吸了口涼氣,嘆道:「好霸道的寒氣啊!這麼兇險的地方,肯定藏了好東西啊!看來這是老天爺給我這弄破了衣服的賠償啊!但就是還得自己付出點代價啊!」

「主人,那裡好危險啊!你就不要去了,好不好?糰子害怕,怕你再也………!」回不來了。後面這話,糰子可沒說出來。它能夠堅持到這裡,也是拼了。它自己都快被凍得站不住了,還在勸依依別犯傻。

心裡除開了對慕辰的畏懼,剩下的還有:好不容易找到免費的飯票,我這一直都暈著還沒有吃過她家裡的那些好吃的,可不能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她作死啊!

「糰子別怕,我還有好多事情沒做呢,所以我肯定是要回來的!」

說著,用靈力將糰子禁錮在一旁,替它稍微隔絕一些這洞內的寒氣。而她自己就向著冰潭中央走去!

看著冰洞內的寒氣翻滾,依依就算是全力運轉靈力,也能夠感受到透骨的涼氣,直往身體里鑽去!

依依搖了搖頭,壓下了心裡的那一絲畏懼。她要跟慕辰並肩,就不可能一直就這麼畏首畏尾的。在心裡給自己打打氣。然後深深地吸了口氣,甩掉那一抹畏懼,縱身一躍,跳進了寒冷地冰潭之中!

在剛下到冰潭的瞬間,依依差點兒就被凍僵了。幸好做出了充足的心理準備,立即就反應過來了,馬上就瘋狂的將靈氣運轉起來,如此一來,凍僵了的手腳,漸漸的回復了些許知覺。

然後,儘快的向著冥冥之中指引的方向去了。

好在這冰潭並不是很深,依依往下潛了兩三鍾就到底了。

令依依沒有想到的就是,這潭底居然有著一個類似於祭台的建築,祭台之上還刻畫了一副古怪的圖騰,這圖騰之中,還有著洶湧的能量在流轉,生生不息!

圖騰中央,有著一個一人多高的石柱,石柱頂上,有一顆冒著寒氣的珠子漂浮在那裡,浮浮沉沉!

依依眸子一凝,那顆珠子就這樣看一眼感受一下,就能發現它蘊含了極其龐大的靈氣。這四周圍那靈氣四溢,想必那就是這顆珠子的功勞吧?

有了目標以後,依依徑直向著那石柱游過去,離得近些,這才仔細的觀察了這個地方。

這個圖騰,居然和糰子上次用靈力畫出的圖騰相差不多,想必這東西有點兒來頭。時間有限,依依只得努力的將這個圖案記在腦子裡,等到回了家以後再研究了。

然後依依這樣仔細一看,就看到這個圖案的五個交匯點上,居然還有著些什麼東西!

這可把依依的注意力吸引過去了,等游到近處一看,這竟是一把生滿了銹的小刀。

但是依依感覺到它雖然生滿了銹,卻仍舊隱隱的透出一股威壓,另依依心悸不已。

能另依依心悸不已,這肯定是寶貝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依依徑直將小刀從石縫裡拔了出來!也沒時間細看,就放進了體內空間里! 能另依依心悸不已,這肯定是寶貝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依依徑直將小刀從石縫裡拔了出來!也沒時間細看,就放進了體內空間里!在游到下一個點上,這次是一顆珠子,裡面水光瀲灧,凶威暗藏!沒的說,直接打包帶走?

接下來,依依又收了一根散發著神光的樹枝,還有顆火熱的石頭,最後竟發現有一些金色的沙粒,其一粒沙的重量,居然堪比我們用的鐵鎚!

這些東西,著實令依依感嘆。這都是好東西啊!所以依依並不是很客氣的全部收進囊中!

然後才轉身向著石柱上的珠子而去。依依卻沒有發現,在她拿走幾件東西的時候,石台上涌動的能量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微微的震動!

此刻,依依已經游到石台之上,伸手將那冒著寒氣的珠子握在手中。

就在珠子離開石柱那一刻,整個石台就劇烈顫動起來,好似下一刻就要奔潰似得!

散發著寒氣的珠子到了依依手中,霎時,那濃郁的帶著寒氣的靈力就像是找到了發泄口似得,一下子就往依依的身體里鑽去。

依依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儘管她已經全力運轉靈力,卻還是不能阻止寒氣的入侵。沒辦法只能拚命的往冰潭上游去。

可是,依依已經被那寒氣凍住了。漸漸的,依依的動作就慢下來了。此時此刻她因為受不了寒氣的侵襲,整個人都凍僵了,根本沒力氣再往上遊了!

慢慢的,整個人就開始往潭底下沉下去。

依依這個時候是絕望的,自己今天就這樣死在這裡了嗎?可是,突然,一股大力將依依往潭面上拉去,只一瞬間就到了地底洞穴的地面上。

依依強撐最後的一絲意識,著了一眼這個救了她的人,淡笑著說到:「慕辰,你來了啊!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的!」剛說完這幾個字,然後整個人就昏過去了!

「你來了啊!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這幾個字打在慕辰心頭,讓他非常的自責。

自己怎麼就不能早一點兒找到這裡?要是自己沒有在那個奇怪的山林里繞那麼久,就能早點找到依依,那是不是就不會發生這事呢?

「依依,對不起,我來晚了!你放心好了,我是不會讓你有事的!」

不管昏過去的依依能不能聽見,慕辰仍認真的對她說到!

慕辰看了看依依,就算是昏過去還緊緊的握著那顆冒著森森寒氣的珠子。而她的手臂上,滿是因為那顆珠子而凝結的冰渣。看到這些,慕辰就恨不得想拍碎了它!

那顆珠子好似感受到了慕辰渾身上下冒出來的殺氣,珠子頓時就停止了向依依身體里傳寒氣,靜靜的蟄伏起來了!

慕辰在將依依拉上來之後,就一直用靈力把她身體里的寒氣通通轉移到自己身體里。然後在自己身體里煉化掉裡面的寒氣,轉換成帶著冰涼氣息的精純靈氣。

然後在將這精純的靈氣轉到依依的筋脈里,溫暖著依依的身體。而糰子在被慕辰從依依設下來的禁錮里解救出來后,也跑到依依手邊,學著用沐辰的方法幫依依煉化體內的寒氣。

只不過,它剛一接觸,就變成了一隻冰雕了。沒辦法,等級不夠,能力不夠,幫不了忙了!

看著糰子的作為,慕辰還是很生氣的。本來讓依依養它,就是為了讓它守護著她的。

但是,它居然兩次都讓依依差點兒失了性命,這令慕辰很是生氣。但現在,糰子是依依的寵物,要怎麼處理也是依依的決定。

隨即,點了它一下,將它從冰雕的命運里解救了出來!

「你會不會先生一堆火,然後在一邊兒呆著,等依依醒過來在收拾你!」 隨即,點了它一下,將它從冰雕的命運里解救了出來!

「你會不會先生一堆火,然後在一邊兒呆著,等依依醒過來在收拾你!」

慕辰對糰子惡狠狠的態度,又何嘗不是他在惱恨自己呢?恨自己不應該讓依依出來泡溫泉,不該讓自己離開對於她的保護範圍外。

慕辰一直都全力的將自己的靈氣輸入依依體內,可是卻收效甚微。

「依依,依依,你趕快醒過來好不好?你不要就這樣丟下我,不要離開我啊!」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看著依依越來越冰凍的身子,慕辰可是非常著急了。

「吱吱!」

「溫泉?對啊,溫泉,我這就帶依依去溫泉!」慕辰聽了糰子的話,突然就明白了它的意思,它是說將依依放進溫泉里,任由溫泉的高溫,和自己的靈氣配合治療,來個內外出擊。

這樣就能夠很快的,就將依依體內的寒氣驅逐。或者是給依依悉數煉化。

有了方法,慕辰再也不耽擱,抱起依依就往外跑。

人,被逼到絕境以後,總是會爆發出驚人的表現。

就這洞口,雖然比不上剛才他們搭梯子上來的那個洞口深。但是,這個洞口更窄,一不小心就會碰到石壁的稜角上。

但是,慕辰哪裡還能管這些,一氣兒的將依依盡量的護在了懷裡,然後蹭蹭的幾下,就這樣抱著依依出了洞口。然後穿過那個詭異的樹林以後,就又回到溫泉池裡。

這麼一折騰,慕辰廢了許久功夫,終於將依依體內冰寒之氣煉化大半。

而那些剩下來的,就是源源不斷的往她身體里湧來的,生生不息!

慕辰皺眉,看來,要切斷這寒氣的源頭才是!

慕辰看了看依依手裡握著的珠子,那顆珠子上的寒氣,跟依依身體里的寒氣氣息相同。

很明顯,這就是令依依體內寒氣生生不息的原因了吧!

看著依依蒼白的臉色,慕辰對這顆珠子,再次起了想要毀滅的念頭。

岑岑的,狂暴的靈氣威壓,呼啦一下子就向著依依手裡那顆珠子壓了過去。

依依手裡那顆珠子,感受到慕辰的靈力威壓后,差點兒沒被壓壞了。

拜託,它現在剛才出了牢籠,消耗太多,導致它現在弱得很,就只能欺負一下依依這種剛修鍊的丫頭而已!

而慕辰這人怎麼能這樣呢?一上來就動手,這是想要珠子的命啊!沒敢多想,立馬就停止了對依依釋放寒意,安安靜靜的躺在依依手心兒里了。

這下,依依手中的珠子頓時神光內斂,變成了顆普普通通的夜明珠,安安靜靜的躺在依依的手心。

這下子依依剛剛收進身體里的那幾樣東西可就翻天了!

火紅色的石頭:「我艹,我們幾個齊心合力鎮壓它幾千年,還不如一個毛頭小子瞪他一眼!」

金色的沙粒:「我勒個去,我這個暴脾氣,你們都別攔著我,我要去和那個小子「聊聊人生」!

樹枝淡淡的道:「我靠,不要臉,有種你在它全盛時期再來瞪他一眼試試!」

小刀:「什麼都別說,就是干!」

水光瀲灧的珠子到:「好酷的貓咪,比小刀還有魅力,真想給它生猴子!」

石頭:……

小刀:……

沙粒:……

樹枝:…… 依依的身體里收進去的幾個東西,在慕辰一眼就瞪得珠子不敢再釋放寒氣后,吵的翻了天了!

但是,慕辰現在根本聽不到它們的話,但是就算他能聽到,也沒有時間理會它們,因為依依在他的心裡,她就是最重要的!

在珠子沒有繼續釋放寒氣后,慕辰很快的,就把依依身體里殘留的寒氣,一一清除乾淨了!

在練化依依體內的寒氣時,慕辰的靈氣等級也在不知不覺間,又升個級!這也算意外的收穫了。

許久,在溫泉和慕辰的內外配合治療以後。依依體內的寒氣已經被盡數煉化,依依的手腳四肢這才回復些許知覺,人也慢慢的醒了過來!

看著眼前的人,依依也不知道現在是個什麼心情,只是不想讓他擔心,便故作輕鬆的對著慕辰說到:

「慕辰,我這次又要謝謝你了!這次如果不是你及時趕來的話,我還真不知道會怎麼樣呢?」

慕辰看著她故作輕鬆的樣子,這應該是不想讓自己擔心吧!自己明明說過,會一直在她身邊陪著她。但是,這次自己卻又失言,卻差點兒就永遠也見不到她了!

這樣想法的慕辰,深深的陷入了自責里,如果自己一直都在她身邊;如果自己早點找到她;如果自己和她一起來這邊;或是,如果自己從來沒有遇到過她。那這些事,是不是都不會發生,依依依然會是單純善良的小女孩。

看著她故作輕鬆的樣子,這樣子讓人心疼。

明明是自己的出現改變了她,自己就有責任,要一直保護她。

慕辰越想,越是恨自己沒有好好沒有好好保護住依依,然後我就是深深的自責,越是這樣,慕辰的眸色也開始漸漸的發紅的趨勢。

「慕辰,你也別生氣了,我就是正因為知道你會及時趕過來,所以我才敢這麼做的?」依依可不想讓他家辰辰一個人在那兒悔恨自責的。

「我相信你一定會趕過來的!」

這是慕辰找到依依以後,昏迷以前說的最後一句話。

「相信」慕辰想到這裡,因為擔憂,恐懼,害怕,生氣和自責到發紅的眼眸,慢慢的又變回正常的眸色了!

好了,事情既然已經發生,那也就沒有在自責悔恨的必要,有了這次的失誤,那以後就要更仔細些了!以後就寸步不離的跟著她好了!

慕辰想了那麼多,卻也只不過瞬間而已,那赤紅的眸漸漸變回正常顏色,證明了他剛才那沉重的心路歷程,確實出現過了。

「依依,這次確實是我不好,明明說過要一直在你身邊的!偏偏就是你有危險的時候,我不在你身邊,你不會……!」

「沒關係啊!你有你自己的事要做嘛!不用天天跟著我的!更何況,我會這樣也不是你的錯,是我自己想要變強,才導致的,所以,你才沒有必要自責!

何況,在你保護下,我什麼時候才能真正的成長起來呢?好了,別說了!我感覺自己的靈力,好像又升了好幾級了,想來,我這次的收穫還挺不錯的!」

依依仔細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實力,現在已經九級了,要知道她之前才六級啊!這樣一搞,直接升了三級,這修鍊速度,還真是高風險,高回報啊 依依仔細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實力,現在已經九級了,要知道她之前才六級啊!這樣一搞,直接升了三級。這修鍊速度,還真是高風險,高回報啊!

先這樣的速度,看來要不了多久就能夠追上慕辰了吧?

慕辰彷彿是知道了她心裡想得什麼,此時也來了一句:「托你的福,這次因為給你煉化你身體里的寒氣,我也升了兩級呢!」

聽了慕辰的話,依依突然就蔫了,這差距,怎麼這麼難以跨越啊!

「你先別忙著泄氣,我們可是該回去了呢!這時間可是不早了。」

「啊,對啊,我們得趕緊回去了,不然他們都來了,我們還在這山裡的。」這話說完,依依就從溫泉里起身,準備回去了。

但是依依像是感受到了什麼,突然的又停了下來。

「慕辰,這裡是我們之前發現的那個溫泉嗎?」

「是啊!怎麼了?」

「你就沒有感覺到有什麼不一樣了嗎?」

「有啊,不就是靈氣沒有了,變成了一個普普通通的溫泉了嗎?」

「那它是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的?」

「這溫泉里的靈氣應該就是你手裡那顆珠子散發出來的。而這溫泉的存在,似乎是為了協助鎮壓它的一處寶地。而現在,你將這珠子取走,那這溫泉沒了珠子里逸散的靈氣潤養,當然就不會再有靈氣。」

慕辰也是醉了,依依這是什麼樣的運氣,應該說是運氣好的要逆天,還是該說她倒霉到了極點?

或者,這兩者皆有吧!

「這個溫泉已經沒有了靈氣,那也就不在需要陣法的隱藏,那我們可以把這陣法撤了嗎?」

「算了,還是留著吧!雖然能上來但這裡的人不多。但是,來到這裡的人也不少!他們都知道這裡只有一片石壁,如果我們貿然撤了陣法。那憑空出現的一個溫泉,要怎麼解釋。還是等它就這樣好了!」

「那好吧!既然不用撤去陣法,那我們走吧!」

且不管這溫泉怎麼回事,他們現在就得先回去了。

回到家以後,婉笑,芷筠,紫語,華少也三三兩兩的到了依依家。

這時間,掐得剛剛好。

今晚的目的,就是為了給他們一起喝下一滴靈液。不然,讓爸爸媽媽兩個人分擔一滴靈液的效力,恐怕是不行的。所以,有啥好事兒,當然得想著自家好朋友們一起了。

正所謂,眾口難調。依依倒是有些犯難了,到底該放在什麼菜里,才會讓他們都能夠吃到。

「哈哈,有了,正所謂飯前一碗湯,不用醫生開藥方,那就決定是你了!」

下定了決心的依依,小心翼翼的將靈液到了一滴出來。也不敢多,怕他們的身體會承受不住。

放好了靈液,恰好此時,爸爸媽媽下班也回來了。

「爸爸媽媽,你們回來啦?時間剛剛好,這邊馬上就可以吃飯了!你們先去洗洗手,準備開飯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