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她聲音落下,陸少宸側目看着她,眼底閃過些許警惕和不安。

“哦,你別緊張,我就是覺得黎茉跟我長的好像好像,會不會跟我有血緣關係呢?萬一是我雙胞胎姐妹,那該多神奇啊。”

她咧嘴一笑,佯裝出一副期待的樣子。

果然,陸少宸見到她這副模樣,方纔鬆懈了幾分。

“她啊?她的事情不是跟你說過了嗎?父母在她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之後一直生活在我家,後來突然有一天就失蹤了。”

“嗯?是嗎?你沒記錯?”

蘇薇兒疑惑的擰了擰眉。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記得上一次陸少宸說,他跟黎茉之間有婚約,然後黎茉的父母死了,死了之後在他家裏住了一陣子,但沒有幾天就失蹤了。

跟着一次的說法,相差甚遠。

所以說,陸少宸有什麼事情還在隱瞞着她?

這件事情,蘇薇兒覺得非常的疑惑。

索性,這件事情還是自己去調查吧。

不知爲何,感覺陸少宸有所隱瞞,讓她整個人都非常的不好。

那一種不被信任的感覺非常的糟糕。

兩人去了醫院,陸少宸買了一束鮮花。

進了病房,伊娜正在用餐。

她看見陸少宸進來的那一刻,驀然一怔,然後蒼白的面容露出笑容,“宸,薇兒,你們來了?” 方圓十米之內,瞬間被濃郁的殺氣充滿,萬法不侵。

感受到凜冽至極的殺意,無數火靈鳥頓時發出一聲聲尖叫,方向一轉,圍在十米之外不斷盤旋嘶鳴,猶豫不前。

漆黑的殺氣護住衆人,形成一個黑色圓球,外面則是烈焰紛飛、火星亂蹦。

看到這一幕,衆人皆是心中劇震,小靈跟相柳更是滿臉崇拜,激動不已。

上萬火靈鳥,就算是地仙尊者也擋不住,但張誠只是放出自身氣息,就嚇得對方不得寸進,這份實力氣魄,當世還有何人能比!

“啾啾啾……”上萬火靈鳥齊鳴,尖銳的叫聲響徹山谷,宛如無數尖刀在玻璃上劃過,即使置身火海,也讓人不禁遍體生寒。

不過張誠前世殺天殺地,威煞之氣何其濃重,無論這些火靈鳥如何撲騰,也始終不敢接觸殺氣。

而在百米外的石壁之上,在上方,還有一個巨大的石洞,隨着火靈鳥的不斷鳴叫,一縷縷金色的火焰從洞中噴出,一雙金光閃耀的眸子緩緩出現在烈焰之後,直勾勾的盯着張誠。

只是一道目光,就瞬間引起了張誠的警覺,火靈鳥的尖叫也猛然一滯,一股非常恐怖的氣息迅速從石洞中涌出,眨眼間就充滿整個山谷。

接觸到洞中的目光,相柳突然全身巨顫,宛如被惡虎盯上的綿羊,要不是躲在張誠身後,此時只怕已經嚇癱在地上了。

金焰映照之下,那雙眸子露出無窮的殺意,似乎隨時準備從洞中飛出,將張誠撕成碎片。

“那……那是什麼?居然連張誠的殺生之道都不怕……”幾人在這道目光下,都感覺像是一把刀橫在脖子上,心驚肉跳。

“之前撿到一根金色羽毛,這裏又有這麼多火靈鳥……那洞裏的……該……該不會真是……朱雀吧?”諶小冰結結巴巴的說道。

一聽這話,衆人的臉色更加難看,一顆心也沉入了谷底。

之前那裂開的山峯裏,不知道被徐福封印了什麼東西,但是僅僅只是一片羽毛的氣息,都能對相柳形成血脈壓制。

能做到這點的,數遍世間也只有神獸纔可以辦到。

而火靈鳥,就是神獸朱雀的亞種,眼下石洞中噴出的金焰,又跟封印下的金色羽毛一模一樣。

隱藏在其中的,很可能就是一隻朱雀!

想到這點,所有人都不禁感覺頭皮發麻。

雖然張誠身上有小黑存在,但那畢竟只是一縷龍魂而已,肉身早已消亡。

但是眼前這個,很可能是一隻活生生的神獸!

南方朱雀,東方青龍,北方玄武,西方白虎!

朱雀作爲其中之一,在上古時期可是鎮守一方的存在,面對這種傳說中的生物,就算是現在的張誠,也沒有絲毫的把握。

石洞中的金色眸子一眨不眨,殺意升騰,一聲震耳欲聾的厲嘯突然響起,直衝雲霄!

“轟!”

上萬火靈鳥就像是接到了命令一樣,不再顧忌殺氣的威懾,鋪天蓋地席捲而來,眨眼間就將張誠的身影淹沒。

而石洞中那個可怕的存在,此時像是一尊神靈一樣,在古洞中俯視一切。

火靈鳥雖然厲害,發出的火焰堪比紫薇天火,但是張誠的屍身也今非昔比,雖然還是屍魔修爲,但已經堪比屍王。

只見張誠全身一震,亮出屍魔之身,居然硬生生抗住了火靈鳥的衝擊。

而相柳也現出妖身,口中的綠水不斷噴出,拼命護住其他三人。

火靈鳥的攻擊固然猛烈,但現在所有人最關注的,還是那口巨大的石洞中的存在。

唯一法神 火靈鳥身上的火焰泛紅,溫度雖高但還能抵擋,可石洞裏噴出的金色烈焰卻完全不同,雖然現在還隔着老遠,張誠都隱隱感覺到一陣心悸。

熊熊金焰,宛如一輪烈日一般奪目,但那雙金色眸子依然清晰可見,宛如一尊高高在上的神靈,帶着無盡的高傲和殺意。

“不會真是朱雀吧……”

諶小冰等人都被鎮住了,那是古老神話傳說中的仙靈,堪與真龍、神凰、麒麟比肩的存在,人類根本不可能戰勝。

張誠眉頭一皺,喝道:“別慌!神獸也有弱有強,既然當年徐福能封印它,那就說明這傢伙的實力並不是完全無法戰勝!加上被封印了這麼多年,就算真是朱雀,其實力應該也下降了不少!”

“啾啾啾!”

張誠剛說完一句,漫天的火靈鳥就再次席捲而來,如同一片燃燒的火浪,將他周圍的岩石都燒成了粉末。

面對火靈鳥的瘋狂衝擊,張誠還能頂住,但是相柳那邊就有些吃力了。

見這一情況,張誠也不再留手,左手抽出哭喪棍,右手一翻凝成殺生之劍,腳下猛然一蹬,整個人便猶如陀螺一般告訴旋轉起來。

“噗噗噗!”

隨着張誠的轉動,他瞬間像是變成了一臺高速絞肉機,在火靈鳥羣中不斷穿梭斬殺。

所過之處火星飛濺、尖嘯連連,許多火靈鳥要麼被哭喪棍疾飛出去,撞在巖壁上化爲肉泥,要麼被殺生之劍一掃而過,斬成兩段。

只是眨眼之間,張誠周圍的火靈鳥就被殺死大半,其餘的也尖叫着飛上半空,不敢接近。

“啾……”

突然,山崖頂部的巨洞之中,再次傳出一聲讓人頭皮發麻的恐怖鳴嘯,那雙金色的眸子越發的冰冷了。

與此同時,剩餘的火靈鳥全部飛上半空,聚在張誠的頭頂,鳥嘴一張,噴出一顆顆妖丹。

這些火靈鳥大部分都是妖靈脩爲,還有一部分天妖,成千上萬枚妖丹一起飛出,每一顆都帶着火靈鳥的本命烈焰,威力恐怖到了極點。

不過妖丹對於妖族來說,就像屍丹對於殭屍,一旦破碎,修爲盡失那都是小的,稍不注意就會魂飛魄散。

但是巨洞中的存在只是發出一聲鳴叫,這些火靈鳥就用出了拼命手段,沒有一點猶豫,不得不讓衆人膽寒。

“轟轟轟!”

無數妖丹帶着烈焰落下,就像是一場無比盛大的流星雨,峽谷中的空氣似乎都要在極度的高溫中燃燒起來。 好半晌,他緩緩開口,“上一次黎茉住進別墅,讓我們的感情發生了很多矛盾,我不想重蹈覆轍。”

話音落下,又是一陣沉默。

男人漆黑如墨的眼眸閃了閃光澤,“我只想家裏有你,有我,便足以。”

那樣,纔是真的家。

蘇薇兒聽着他的話,雖然很簡單,卻讓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幸福與安全感。

陸少宸如此這般,不就是在盡他所能給她最好的一切嗎?

“少宸,你說你這麼優秀,讓我怎麼辦?”

“嗯?什麼?”

陸少宸似乎沒有聽懂她的意思,一側的眉揚了揚。

“我說你那麼優秀,我配不上你可怎麼辦?”

蘇薇兒憋着笑,真真的感受着這一刻暖暖的幸福。

雖然很簡單,很平靜,卻是她想要的生活。

“少宸,我們離開B市好嗎?”

風成集團是她父親的公司,可父親掙錢的初衷是爲了一個家庭的和諧。

但是現在一個公司成爲了她的負擔和累贅,蘇薇兒忽然想要放棄。

父親去世了,方雪嫣也死了。

如果繼續深究下去,冤冤相報何時了。

或許,有的時候放下仇恨就是放過自己。

她不想跟陸少宸過這種充滿波折與坎坷的生活,太累,太驚心動魄。

每一天的事情幾乎能將她壓的喘不過氣兒來。

“離開?”

陸少宸似乎從來沒有想過這件事情。

“你不願意?”

蘇薇兒看着他那臉色,以爲陸少宸放不下榮華富貴與虛榮。

“不。只要你願意,我願意爲你放下一切。可是薇兒,給我一點時間,容我把風風成集團打理好,好嗎?”

“爲什麼?”

男人默默地開車,打了方向盤,將車停在了路邊。

車停穩,熄了火。

藉着路邊微弱的燈光,他看向蘇薇兒,語重心長的說道:“因爲風成集團是你爸爸的公司,那是他留給你的唯一的東西。我要替他守護好。”

重要的是,公司現在收到各方面的打壓,情況很嚴重。

一切的原因都是因爲他,他不希望蘇致遠交到他手裏的東西最後在他手裏毀了。

“少宸……”

蘇薇兒沒想到陸少宸會這麼說。

莫名的一陣感動。

伸手摟住了男人的脖頸,“少宸,你能不能不要那麼優秀?讓我覺得我都配不上你了。”

靠在他的胸膛上,感受着男人真實的溫度和心臟的跳動,蘇薇兒覺得最近所有的遭遇似乎都可以放下了。

累了,倦了,還有一處避風港。

足以。

“傻瓜,你就是我的一切,有你,就是最好的。”

陸少宸揉了揉她的腦袋,安撫着她。

“對了。”

蘇薇兒噌地一下子坐直了身子,“我問你一件事情,你之前跟我說,我是寶寶的母親,真的還是假的?”

儘管提起寶寶的事情會讓兩人傷心痛苦,可有些事情終究是要面對的。

即便是現在,他們想到寶寶還是會痛苦。

可……

每一天都經歷各種事情,那幾天的糟糕情緒讓蘇薇兒險些抑鬱了,最終還是慢慢的告訴自己,學會放下。

才漸漸地從陰影中走了出來。

“當然是真的,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陸少宸拉着她的手,態度真摯,“這件事情是爺爺告訴我的,我給你們做了DNA堅定,確實如此。只是……具體的情況我也不太清楚。問我爺爺,她不說。”

這樣的話,倒是同時給陸少宸和蘇薇兒滿滿的疑惑,覺得這中間必然有什麼驚天大祕密。

“怎麼會這樣?生了孩子我自己怎麼可能不知道?”

她真的是無言以對了。

“過去的事情暫時不要多想,回頭等我跟爺爺之間的關係緩和之後,我會去問清楚的。”

“好吧,希望吧。”

……

次日。

陸少宸早早地起牀,去公司處理公司的事情,蘇薇兒則收拾東西去了劇組。

兩人分別之時,蘇薇兒緊緊地抱着陸少宸,“才見面的,又要分開。少宸,我捨不得。”

她眼巴巴的看着陸少宸,第一次從蘇薇兒身上看到那一種只有小女人的小鳥依人。

陸少宸有些難以適應,但不得不說這種感覺極好。

他俯身,對着她深情一吻,“傻丫頭,我忙完了會去找你的。那邊離家太遠,你就近住酒店就好。知道嗎?” 只見他膝蓋一彎,猛然奔到了葉小曼等人旁邊,將塔盾高高舉起,護在了衆人頭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