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個吻,太溫潤也太繾綣。

直到白七輕輕放開她,順便理了理她頭髮說:“昨天,爲何暈在地上?”

唐若回過神來,捂着嘴巴,睜着眼睛,巴巴的說:“你,你剛纔吻了我……”

現在纔想到?

白七眼眸裏閃着絲絲光亮,狹長的眼裏全是笑意:“我親自己的未婚妻,不可以的嗎?”拉開的她手,又湊到她的嘴角邊,“很甜也很綿……”

唐若覺得自己的嘴着火了,燙了一臉。

白七居然……

居然吻了她。

而且,第一次,兩人第一次就是一個溼吻。

喔,我的初吻,太火辣!

又是這副二傻愣子樣。白七笑了,之前由於擔心生成的陰鬱消散不少:“不起來洗漱嗎?那麼,我們繼續剛纔的……”

唐若頓時滾下牀來。

白七扶了她一把,又重複了心中疑惑:“昨天爲何暈過去了?”

唐若也不清楚,自早上起來也沒發現什麼奇怪的地方:“我昨天洗澡,頭痛起來。還以爲是異能晉級,就出來坐牀上打坐,可是頭痛,忽冷忽熱,我用精神力梳體內,才覺得舒服一點,只是,好像還是沒有驅散掉那股奇怪的力量,就打算起來去找你,結果就不知道了。”

白七皺着眉,沉吟了一番。

“現在呢,身體感覺如何?”

唐若感受了一下,沒有發現身體有疼痛感了:“不覺得有奇怪的地方了。”

白七拿起唐若的左手看着她手背的植物紋身:“暈過去的時候,可有進入空間看一下?”

唐若也看着那個三葉草一樣的東西:“沒有,那時候什麼感覺都沒有,現在還沒有進去看過呢。”

“使用下異能看下。”

唐若閉上眼也感受了一所有,包括異能,包括空間。

白七站着她面前,靜靜等着。

心裏,到底揮不去那種不安感。

這兩生,這兩世,竟然會這麼一個人,令他擔心至此、可以令他癲若癡狂。

過了許久,唐若睜開眼:“空間裏沒有什麼變化呢,不過……”然後伸出手,攤開掌心來。在白七不解的目光下,一團水球從她的掌心中升了起來。

“這是?”白七出聲問道。

唐若笑着說:“水,空間裏的水,用精神力在外面裹了一層,就能這樣子。”

精神力可以幻化任何形狀,可以包裹人,物,原來可以這麼把水裹上一層,使它不會漏出來。

“是不是很好玩,能幻化成很多形狀呢。”說着又把它給豎立起來變成圓柱體,“不過,大一點就不行了,這個太精細,再大一點就做不到一滴不漏了,大概還要再晉級才能夠,你說我昨天會不會是異能的晉級……”

白七頭微側,伸手輕輕的擁住了她:“你沒事,那就好。”

其他,可以不重要……

手中的水柱灑了,唐若慢慢的,反手回抱住眼前的白七。身體漸漸舒展開來,容顏安靜溫柔,浮現甜蜜笑意。

上天對她,真的很不錯。

重來一遍,遇到一個他。

天賜良緣。

與你。

———–

爲加更,要留言,麼麼噠 兩人收拾妥當出來的時候,車隊衆人也才堪堪起牀,各個都正在洗漱。

見到兩人,都慰問了昨天的情況。

“小唐,昨天沒事吧?”

“唐妹子,今天要不你先休息下……”

“這些粗活交給我們大老爺們就行了……”

唐若笑了笑,側首看白七,見他也對着自己微笑,心情十分美麗的朝着衆人伸出一隻手:“以後,我可以提供大家水源了。”

然後只見,她的手上出現了一個亮晶晶的水球。

一個反手,水球就朝着衆人散了出去。

水球不大,散開面積廣,飛濺出去之後,衆人臉上都只有灑到一點點。

那種清涼感瞬間從大家臉上潤到心裏。

“好,這個真是太好了。”

“我們車隊正好愁一個水資源,沒想唐妹子就覺醒了。”

說道唐若的水系覺醒,大家也都挺奇怪,因爲他們都是末世三天後就覺醒了異能,唐若這個算是末世一月多以後覺醒的了,如果,異能不是統一那時候覺醒的,那麼,是不是代表着自家家裏的親人,現在就算沒有異能,以後也會有機會覺醒的?

對於這個問題,唐若與白七也商量過,他們決定以唐若覺醒水系異能來掩蓋她的精神力異能時,就商討了一下這麼‘遲’覺醒異能的說法。

於是唐若說:“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白彥說我之前也有發燒三天,只是三天後,我沒有任何感覺,我以爲我沒有異能,昨天突然頭痛欲裂,暈了過去,早上醒來,就發現了我能凝聚出水球來。”

這樣一說,大家就都相信了,本來也沒有什麼可懷疑的地方,人家要是自己偷偷用,自己等人都還是沒有份分享的呢。於是,紛紛感嘆唐若的運氣,也紛紛感嘆自己車隊的運氣,真是缺什麼來什麼,這個車隊越來越靠譜了。

既然大家都沒有問題了,接下來自然就是接着搬昨天剩下的太陽能光伏板。

東西實在多,而人就只有九個,一連搬了一個早上,才辛苦的把貨車給填滿。

胡浩天讓保鏢把車門給鎖了。

主要工作做完後,就是回去順手要帶的物資了。

一行人紛紛看那個食堂的大門,露出狼一樣的猥瑣神色。

大門是緊閉的,那裏還有喪屍在那裏拍着門。這說明,食堂裏面有人。

九個人分之前的兩小隊過去,瞬間就解決掉了門口的喪屍。那裏喪屍也不多,晶核也就挖了十幾個,還不夠塞牙縫的。

胡浩天是車隊隊長,這種跟人打交道的外交活自然就交給了他。

他走上臺階,拍了拍門,一副上司巡查下面子公司的口吻,說:“裏面有人在嗎?外面的喪屍已經被我們清理乾淨了,可以出來了,我們是來解救你們的,現在末世一個月……”

“簡略一點,別搞長篇大論。”潘大偉叼着香菸,插了一句嘴。

“同爲倖存者,我們應該相互守望,相互扶持……”

“通俗點兒。”潘大偉又插了一句。

胡浩天快速轉過頭,笑罵了一句:“丫的,你那麼行,你來。”

“就這點活兒。” 任性老婆好V5 潘大偉抖了抖煙,快步走上臺階,拍了拍門,“我們知道里面有人,開個門唄,然後順便把裏面吃的都拿出來。”

不僅沒人應聲,反而聽到裏面有拿什麼大型東西擋門的聲音。

之前已經感覺門後面有東西擋着了,現在還再擋一塊……

衆人:“……”

胡浩天踹了他一腳:“你怎麼不直接說打劫,你看現在,人更加不出來了。”

潘大偉說:“年輕人,思想怎麼可以這麼污呢,我明明在幫助他們,吃的東西是肯定要帶出來嘛,我只是用了簡便的說法而已,而且,你以爲我們抓耗子呢,還在門口等他們出來。”

胡浩天:“……”

好想揍他一頓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等了很久,裏面也沒有人應聲。

胡浩天摸了摸鼻子:“如果不需要我們幫助,我們走了。”

現代殺手生存指南 裏面依舊沒有人迴應。

然後走下樓梯對車隊里人,攤開手說:“算了,都一個多月了,估計也沒多少餘糧了,反正他們也不跟我們走,本來還說放不下人道主義,現在,人家都覺得我們是壞人。”

反正他們的物資也很足,反而是車上座位不夠,藏在食堂裏的人若不跟他們走,他們也沒有任何什麼想法。

衆人自然擡腳就離開了這裏。

食堂裏藏了四個人,三個男人,一個女人。他們都是之前藍光科技的車間生產工。

那女的二十多歲,末世一個多月,已經衣裳不整,身上除了血液還有乾涸的****,她趴在窗口看着離開的衆人:“他們,他們其實,是不是真的想要帶我們離開這裏。”

一個高大的男人,一把扯過她,把她抓了回來:“他們就是爲了這裏的食物而已,哪裏會真的帶我們離開這裏,阿凝,上次的事情你不要忘記了。”

名阿凝的女人垂下眼睛:“沒有,我沒有忘。”

那時候,末世剛爆發,工廠里人心慌慌,很多有車的領導層還有異能的,自是馬上驅車就離開了這裏,剩下他們這些沒有普通人聚集在一起,靠着幾個異能者佔領了食堂。

起先大家也都相安無事,後來又從寢室樓那邊過來幾個異能者,本着是一個工廠的工友,他們打開大門讓他們入內。

後來……

爲了物資,相殺。

再後來,一切的都發生了變化,這裏才四個人,但是已經不是朋友之間的相處方式,已經變成奴隸與奴隸主的相處模式。

那個有異能的是主,而他們,都是奴隸。

人性陰暗的一面,才一個月,在末世里居然能淋漓盡致,毫無遺漏的表現出來。

車隊從工廠的大門出來,也不用繞路了,直接順着來的路,逆向行駛回去。

唐若坐上車,繫好安全帶:“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食堂的人不會跟我們走?”

“也只是一種猜測。”

末世了,人心不古,在那些人的眼中,他們其實不是救世主,也許是強盜。

田海也不解:“呆那邊有什麼用呢,東西遲早會吃完的呀。”

“我也不知道。”唐若嘆了一句。

白七說:“他們認爲出來命會沒得更快。”

唐若和田海也啞口無言。

雖然表示對他們的想法無法理解,但是人家的選擇,自己等人也無法左右。 昨天路上被清掃出來的道路,今日喪屍又增加了,不過,衆人現在對於喪屍比覺得比堵車可愛。打喪屍挖晶核什麼的,也很習慣了。

只要不是喪屍潮,其他統統沒有問題。

這次只用了四小時,就到了皇廷別墅。

現在已經是晚上,不能再去房頂安裝太陽能板,但是,車裏有很多光伏網還沒有安裝起來,可以在別墅裏安裝。

胡浩天的別墅有成爲了臨時據點。大家按照劉兵畫的結構圖,把光伏網安裝在電板上。

這是個技術活,大家雖然都是各界人才,但是面對這些技術活還是不會幹,裝了許久,也只弄了三十幾塊板出來,其中有一半多都是劉兵與唐若組裝出來的。

白七對着那幾塊光伏網都想罵娘。但他學養極好,末世呆了三年也沒洗去他的素養,雖然臉色不好看,還是在仔細對着圖組裝。

胡浩天就沒有那麼好的耐心了,踹開光伏網站了起來:“我靠,這不是人乾的活啊,裝了一個多小時,居然還沒有組出一塊成品出來。想當年,我分分鐘都是幾萬上下啊,這麼一個小時能值多少錢了。”

大家哈哈笑起來。

倒是爲煩悶中埋頭苦幹的衆人,消除了一些疲憊之色。

劉兵說:“沒辦法,這原本都是大機器流水線做的,現在人工組裝,肯定很麻煩。再裝個五十幾塊應該夠了。”說着,看向唐若,“唐姐,你的手法很不錯啊。”

唐若黑線。

能不能把那個姐字去掉!

我明明比你小,就算加前世也比你小!

不過由於精神力的關係,唐若能操控一些細小的零件部分,所以這個對她來說還真不是很難。

“嗯,我覺得我幹這個還行。”

劉兵說:“既然那邊蓄電池過了明天就要沒有電了,我們就幹通宵好了!”

一羣,怎麼都裝不起一塊來的,摳腳大漢們:“……”

胡浩天看看隊友統統露出一副被蒼蠅噎到的表情,只好硬着頭皮站出來說:“我們這羣粗漢子拼一晚上估計都只能組裝出一塊來,我們還是算了吧,明天一早我們就上屋頂裝電板,這個活我們一定不推辭!”

劉兵看着他們前面的那些慘不忍睹的成品,也覺得胡浩天說的有道理:“嗯,那你們回去休息,誰想留下一起組裝的,可以留下陪我們呀。”

十六個人裏面,有七個都是普通人,其中包括秦老,還有個羅自強的兒子,他們也不可能通宵裝電板。

剩下的就是羅自強的老婆羅嫂子,潘大偉的老婆潘嫂子,還有個胡浩天曾經的部門經理餘萬里的老婆餘嫂子。

這些手藝活兒適合姑娘家,但是各個自家的老婆都在這裏通宵,漢子們也不可能昧着良心自己去呼呼大睡,只好統統在胡浩天這裏打地鋪。

末世了,難得自己還活着,老婆也還活着,自然要好好珍惜。

再看看隊裏的那對小情侶,人家每天在衆人面前秀恩愛,秀着秀着,車隊裏的夫妻關係都上升了。

自己是過來人了,更加不能落後!

我們要告訴那對小情侶,你們如今秀的恩愛,都是我們以前玩剩下的!

晚上的白七也是準備打地鋪睡的,他讓唐若坐在他旁邊組裝着太陽能板。

當然,自己的未婚妻要通宵了,自己肯定要爲她準備些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