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怎麼會有這種心靈契合的感覺?

這是怎麼回事?

「還有多少個小時?」他表面上依舊是風平浪靜,慢慢的開口詢問,目光盯著聶博弈上下掃視了一下,平平無奇的離開。

怎麼會有這種感覺。

與此同時,吳珂已經在整個安城下發了通知,看看有沒有HG陰性血的人存在,請對方幫個忙,重金酬謝一百萬。

可是,一直一無所獲!

他們不知道的是,安城有一列HG陰性血的人,只是早就被莉薩幾人禁錮起來,完全動彈不得。

「你們為什麼抓我?」男人臉頰上驚慌失措,盯著面前三張陌生女人的臉,腦海里一直在愛快速的收索著。

自己曾經的濫情也沒有在她們身上啊,況且這樣的貨色,怎麼可能讓他白睡。

但是,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的濫情,又是因為什麼呢?

白羽沫慢慢的上前,抬起他的下巴,迫使他正視著自己,一字一句的開口,「要怪就怪你的血液太過異同,這是你的保命符,也是你的催命符。」

她的話,讓男人一臉茫然,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腦袋裡一臉霧水。

這是什麼意思?

……

冷燃在病房裡稍微的探視了一下七寶的病情,雙手試探了一下他頸窩裡的溫度,正常的,悄悄的舒了一口氣。

不管怎麼樣,至少證明他還會活下去!

他慢慢的轉過身,目光停留在跌跌撞撞,雙手一直支撐在牆壁上,臉色蒼白,整個精力是有氣無力的顧芊芊臉頰上,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個女孩還真是不會照顧自己!

他的目光隨之觸及到聶博弈急忙轉身,雙手攬在顧芊芊腰間,漆黑的眼眸中流露出擋都擋不住的溫柔,佯裝出稍微有點憤怒的模樣,「誰叫你過來的,自己的身體還這麼差。」

「我沒事!」顧芊芊趕緊證明自己,試圖想要搬來他鐵鉗一般的手,獨自站立。

只是,這一切,完全就是徒勞!

不得已,她只好放棄,一臉無奈的看了一眼聶博弈,目光遊離之間,不經意之間觸及到冷燃冰冷的臉頰,身體明顯愣了一下,趕緊彎下腰,臉頰上擠出一抹微笑,尷尬的說了一句,「冷叔叔好!」

冷燃輕輕的回應,臉頰稍微的揚起一點弧度,這才剛剛看來,已經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情了。

這些微弱的動作,落在聶博弈眼裡,很是不舒服,霸道的將她攬在懷裡,完全擋住了兩人之間的視線。

「你們這些人全部檢查了一次,都不符合我七寶的條件嗎?」冷燃完全不曾在意他那個有些孩子氣的動作,問出了這個問題,更多的是對著聶博弈提問。

他想要找出自己心裡的那個疑問。

「對的,都比對了!」朵音點頭回答,臉頰上難免有些落寞,盯著七寶蒼白的臉頰,心底竟然慢慢的攀升起一股子的愧疚。

「不對!」顧芊芊如有所思,一下子就推開了聶博弈的身體,就差要跳起來了,趕緊開口,「博弈,你是不是還沒有做對比,剛剛你剛好準備的時候,我……」

她也不敢確定,畢竟這麼長時間,她也不知道發生了些什麼。

「嗯!」聶博弈強力的忍住心底攀升的怒火,練劍上帶著笑容,從牙縫裡擠出這幾個字。

不明所以,冷燃盯著他這樣的動作,竟然可以清楚的感覺到他心裡在想些什麼。

「博弈,那你去做一下檢查吧,說不定就成了呢!」 等待的是時間漫長而又難熬。冷燃一直坐在走廊上的椅子上,雙手撐在下巴下,目光幽深,不發一語。

他不敢去看結果,也不敢接受心底那個期待落空。

思及此,他自己都覺得有點可笑,僅僅是因為那一瞬間心靈的契合,就判斷是他。

聶博弈倒是沒有多大的在意,以前檢查過自己的血型,只是說很特別,並沒有仔細去追究到底是什麼血型,而七寶需要的血型,完全就是和他沾不上任何邊。

他強行將顧芊芊帶到病房,直到醫生再三確認沒有問題,他才舒了一口氣,才允許她到處亂逛。

不過,這件事情完成之後,該是想著怎麼恢復記憶的事情了!

「結果出來了!」檢查人員拿著化驗單出來,臉頰上有著遮擋不住的興奮。

幾人急忙圍上去,都想著第一時間知道答案。

冷燃依舊坐在椅子上,抬眸望去。

這一刻,心底竟然在猛烈的跳動,盡量的壓制住呼吸,表面上市一如既往的風平浪靜,仔細觀察,會發現,他的身體有著輕微的顫抖。

希望上天保佑!

「很讓我們出乎意料,兩人的血型居然出乎一直的符合,之間還擔心著就算是找到了相同的血型,病人的身體也會出現排斥反應,最後的結果也不敢確定,檢查結果顯示,兩人血型完全一致,可以說是出自一個家族,這樣病人身上排斥反應就會弱很多,康復的幾率大大增加了。」

檢查人員的話音剛落,冷燃眼眸深處綻放出前所未有興奮的光芒,第一反應是去尋找聶博弈的身影。

現在七寶的病情得到解決了,自己的親生兒子也找到了!

謝天謝地,看來一切事情,冥冥之中,都有註定!

其餘的人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面面相覷,張了張嘴,卻不敢說出多餘的話。

這是什麼情況?

聶博弈和七寶……

那麼,也就是說……

後面的,他們不敢繼續想下去,尤其是聶芯奕,目光有些顫抖,竟然露出了瑩瑩的淚花。

那自己呢?

為什麼自己去檢查了就不是這個結果?

一時間,聶芯奕嘴唇有些哆嗦,其他的人感覺出她的異樣,趕緊扶住她的身體,擔憂的開口,「芯奕,你怎麼了?」

這個結果太過出乎意料,她沒有辦法接受,自己和哥哥難道不是親兄妹?

檢查人員有些不明所以,找到合適的血型,不是應該高興嗎?

現在怎麼是這種情況?

她欲言又止,只好悄然退後,站在他們的圈子外面,等到這裡稍微平靜一點下來,這才告訴他們現在馬上就要進行手術的事情。

恰好這個時候,聶博弈攬著顧芊芊慢慢的出現,目光中盡顯溫柔,不經意之間,觸及到聶芯奕搖搖欲墜的身體,輕輕示意了一下,大踏步朝著哪裡跑過去。

冷燃盯著他的身影,目不轉睛的跟隨著他的動作移動,嘴唇有著輕微的哆嗦,一直冷漠接近無情的眸子,竟然閃射出絲絲的淚花。

那是我的孩子!

這麼多年了,終於將你找回來了!

「怎麼了?」聶博弈站定身體,盯著聶芯奕痛苦的臉頰,還有她止不住流露的淚花,心底一陣緊張,急切的開口詢問。

聶芯奕張了張嘴,卻沒有辦法完整的表達出自己心底的想法,看著他的臉頰,強顏歡笑,直起腰桿,「哥,你的血型和七寶的符合,真好,七寶有救了。」

她完全沒有辦法接受,從小相依為命,後來兩人成為彼此唯一的親人,這一天,現實給了她一個晴天霹靂,原來,兩人不是親兄妹。

聶博弈也沒有料到,帶著狐疑的目光掃視了一眼周圍的人,也都受到了一樣的答案。

只是,他們選擇的是閉口不說那件事情,冷燃在身後,可能他知道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想必他會告訴全部的答案。

「走吧,我們去做手術!」聶博弈二話不說,對著旁邊的護士,算是吩咐著開口。

不管怎麼樣,有辦法救那個人就好了!

與此同時,遠處的一間小木屋裡,三個臉頰上帶著冷漠的,閃爍著深藍色幽光的女人,目不轉睛的盯著牆上的時間,發出冷漠得逞的笑容。

「還有三個小時,我倒要看看,聶博弈這次靠什麼度過難關,要知道,就算是冷燃也不具備讓他起死回生的血液。」

「呵呵,我倒是可以想象,聶博弈有著三頭六臂,也陷入了焦頭爛額之中,接下來,就是我們看好戲的時間了!」

「哈哈哈……」

突然,門板發出『嘎吱』一聲,漆黑的屋子射進來一抹光亮,一個身影有些慌亂的跑了進來。 「莉薩小姐,他們已經找到了適合的血型了。」一個穿著邋裡邋遢的男人臉色很是慌張,目光不敢迎視她們的視線,全身都在顫抖。這幾個女人就是變態,不得已要幫她們通報消息,但是也知道她們的手段。

果不其然,莉薩臉色突變,雙手死死的抓住椅子的把手手腕上青筋暴露,目光幽深,「是誰?這個地區還有誰遺漏下來的。」

她的話,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一字一句,很是陰狠。

還真是百密一疏,他們居然真的找到了!

「現在是誰在做手術?」白羽沫還算是冷靜下來,目光兇狠的對著他,狠狠的開口。

來人嚇的一哆嗦,身體朝著旁邊倒去,手臂在半空中揮舞了好幾下,才算是穩定下自己的身體,目光怯弱的低著頭,弱弱的開口,「三位小姐放心,現在是我們的人。」

莉薩冷笑,將身體轉向黑暗的空間中,唯一一個可以打開的窗戶,一把推開,任憑外面強烈的光線射進來,食指指著天際,冷漠的開口,「既然他們有本事找到血型符合的人,那麼我們就有本事讓他永遠沉睡不醒,呵呵……」

隨即,她將目光轉向來人,背對著光線,整個身子似乎浸潤在一片明亮之中,有些模糊,看不真切,「懂了嗎?」

男人的頭壓得更低了,連忙點頭,不敢有絲毫的含糊,「是,是,是。」

「那還不馬上去辦?」

男人全身都在哆嗦,「是是是!」嘴裡一直在回答著,急忙轉身,一溜煙的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不敢在多停留一刻。

看來還真是蛇蠍美人啊!

離開了這間毫不起眼的屋子好遠的地方,男人才稍微頓下步伐,回頭張望,真的很難想象,她們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要不是自己家裡人的性命被她們掌握在手裡,自己才不會任憑她們擺布!

莉薩幾乎快要抓狂了,雙腳蹬地,發出刺耳的聲音,一直壓抑住自己的聲音,終於,她嘶吼出聲,「啊……」

兩人將耳朵捂住,對於這種噪音污染,她們向來是很厭煩的,抿了一下嘴唇,很不耐煩,看著她在原地發狂。

良久,整個世界終於安靜下來了。

「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用這個方法,怎麼,生怕別人不知道這裡有人?」白羽沫冷漠的開口,盯著她的目光裡面有著說不出來的怨恨。

「你可以淡定,我不可以,我們精心設計的局面,怎麼可能讓他們一下就破解了,顧芊芊是不允許一直獃子傑克身邊,她不夠資格。」

莉薩咄咄逼人的說了這麼多,氣息有些不穩,精緻的臉頰上已經扭曲變形,開始有些猙獰。

蘇妮對他做的這一切不感冒,只是想要看著顧芊芊倒下,不過,她的心底總有著不安全的想法,心底一直冒出慌張的感覺,強力壓抑住,也不知道為什麼,一直沒有辦法將它全部壓抑住。

迫不得已,她站起身子,看了一眼爭得面紅耳赤的兩人,淡漠的開口,「我還有些事情,先回去一趟,當然,放心,我是不會出賣我們其中任何一個人的,畢竟,我們的目的是相同的。」

語畢,她轉身離開,朝著和剛剛那個男人相反的方向離去。

總覺得,這裡會發生一點什麼!

兩人也沒有阻攔,畢竟她們只是因為有著共同目的存在的團伙,互相看不慣,怎麼會挽留。

……

吳珂一直守在手術室外面,他心底的一顆大石頭也算是落地了,這也算是因禍得福吧,居然這樣陰差陽錯就找到了親人,那麼聶總的記憶就很好恢復了。

突然,他的目光掃到一抹慌慌張張的身影,從角落裡,腳步很是顫抖,盡量避開了所有人的耳目,徑直走向手術室。

這個人是誰?

吳珂無動聲色,也沒有打草驚蛇,悄悄的跟在他的身後,仔細觀察著他的一舉一動。

手術室的後門,男人偷偷摸摸的遞了一張紙條過去,便急急忙忙的離開了。

「馬上跟進剛剛出去的那個乞丐!」吳珂對著耳機里冷聲吩咐,隨即果斷踢開手術室的後門。

突如其來的聲響,讓手術室裡面的人都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急忙去搶地上的那張紙條。

千鈞一髮之際,吳珂直接搶過紙條,隨即有黑衣人進來,直接禁錮住裡面的人。

「說,這是誰指使的?」吳珂將紙條的內容呈現在他們面前。

讓那個和七寶有著相同血型的人死,一定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覺。

醫生驚慌失措,臉色突變,一時間忘了怎麼反應! 出乎意料的,冷燃竟然返回了聶博弈的病房,告知了他事情的來龍去脈。「不知道冷先生需要我出什麼力?」聶博弈衣服疏遠的態度,說話的語氣也是冷冰冰的,並沒有太過熱情。

黃鼠狼給雞拜年,鐵定沒安好心!

他是冷燃,雨城赫赫有名的老大,所掌管的權利和自己有過之而不及,他突然對自己示好,一定有著什麼不可告人的企圖。

冷燃倒是不甚在意,全程笑眯眯的,對他的無視完全無動於衷。

「這次你也是受害人,這件事情,我想你也有權利知道。」

「謝謝冷先生的好意,我手下的人這下憑你差遣,還需要什麼,可以隨時告訴我,不過我現在有些累了,這件事情還是要拜託給冷先生了。」

聶博弈心平氣和的說完,閉上眼睛假寐,他的手卻牽住了顧芊芊的雙手,一刻也捨不得放開。

顧芊芊看著他的模樣,有些尷尬,悄悄的對冷燃說了一聲對不起,臉頰上有些尷尬,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她也不知道兩人之間的關係,那段時間的相處,自己倒是覺得沒有什麼不好的地方。

冷燃輕輕的搖了搖頭,若有所思的盯了一眼他的背影,慢慢的轉身離開。

仔細一看,會發現他的背影有些孤寂。

這個時候,還不是真相大白的時候。

對不起,兒子,這麼多年是我的錯!

房間門剛好關上,聶博弈就睜開雙眸,很是不樂意的看著顧芊芊,吃味的開口,「我不允許你對他做那些小動作,這個老狐狸,一定沒安好心。」

不得不說,他這個模樣可愛爆了,完全不像是聶博弈該有的模樣。

顧芊芊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聲,巧笑嫣然,「博弈,你怎麼這麼可愛,更何況,冷先生比我年齡大那麼多,我只是有些尷尬,那段時間我一直住在他的家裡,俗話說,吃人手短,拿人手軟。」

「他是男的,就不允許。」聶博弈依舊堅持著自己的想法,並且語氣越發的嚴厲,直起身子,一把拉住她的手腕,一字一句的開口,「你和他住在一起?怎麼,日子過的瀟洒,都不知道打電話回來報個平安,或者說,叫我去營救你。」

他漆黑的眼眸深處,明顯有些怒氣。

這件事情一直都不知道,他一直以為,那段時間,顧芊芊是被綁架了,所以沒有辦法通風報信,沒想到,過的這麼逍遙,居然將自己完全拋之腦後。 全球影帝從反派龍套開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