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她知道,楚蕭這是生氣了,故意給自己難堪呢!

只不過,自己不能因此上當,就不給他道歉,不然的話,這麼小氣的男人,以後指不定拿這個當成借口,不知道怎麼給她找麻煩呢!

經過相識這幾天,她也算看出來了,楚蕭可不是個好惹的主兒。

她深吸了一口氣,笑著開口道:"楚總,我可以坐在這裡嗎?"

她之所以問楚蕭,是因為她心裡清楚,雲朵朵他們幾個人幫了自己說話,肯定會被楚蕭責罰的。

雲朵朵昨天做造型的時候,就跟她說過,雲軒下個月,好像要去一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就是因為之前惹到了楚蕭。

想到這裡,葉紫涵又在心裡把楚蕭罵了千萬遍,對自己的手下都這麼不講情義,真是個冰山臉,大壞蛋!

似乎知道葉紫涵在罵自己一般,楚蕭大發慈悲的抬頭看了她一眼:"如果葉小姐能少罵我幾句,我就燒高香了,你想坐在這裡,就隨便坐吧!"

葉紫涵才不管楚蕭話里的意思呢,她聽到楚蕭讓自己坐下來。

她連忙在楚蕭身邊坐下,一臉笑意的看著他:"楚總,我知道你大人有大量,你就原諒我唄,我今天是特地來跟你道歉的!"

或許是因為葉紫涵主動開口了,楚蕭也不像之前那麼冷了。

他涼涼的看了一眼葉紫涵:"所以,你就來我吃飯的地方道歉!"

葉紫涵不好意思的乾笑了一聲:"我這不是找不到你,只能在這樣的地方堵你嘛!而且,我也不確定你會來這裡,只是碰碰運氣而已!"

楚蕭的神情立馬冷下來:"碰碰運氣?看來,你這道歉絲毫沒有誠意,你還是別道歉了!"

楚蕭說完,直接轉過臉,板著臉,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

葉紫涵汗顏,自己這都說了什麼啊,兩下三就把人得罪了,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啊!

她咽了口唾沫,眼珠子轉了轉:"楚總啊,你大人有大量,大發慈悲,不要跟我這樣一個小人物計較了,我真的不是有意的,你這樣愛理不理的,搞得我心裡也亂糟糟的!"

葉紫涵說話的事情,表情也跟著煩躁起來,可以看得出來,這件事情,這兩天的確對她造成了困擾。

楚蕭轉過自己板著的臉,輕哼了一聲:"葉小姐可是葉墨笙葉總的堂妹,跟我說自己是小人物,這是在嘲笑我的智商嘛!"

葉紫涵沒想到,楚蕭會這樣說。

她頓時有點生氣了,她氣呼呼的開口道:"楚蕭,你到底要怎麼樣嘛,我已經誠心道歉了,你是不是還要讓我給你磕頭認錯啊,我自貶是小人物,這不是為了表現我的誠意嘛,你這樣軟硬不吃,看來是鐵了心的生氣到底,不打算再理我了,既然這樣,那我就沒有必要……"

道歉兩個字,葉紫涵還沒有說出來,就被楚蕭打斷了:"葉紫涵,既然你說要道歉,那你倒是跟我說說,你道的哪門子歉,莫非,什麼都不說,就是來這裡搭訕我一下,就算是道了歉了嗎?"

楚蕭盯著葉紫涵,目光深深。

本來很有氛圍的場面,卻被雲軒的笑聲打破了。

雲軒實在是忍不住了,他知道,楚蕭明明就是怕葉紫涵說出那句,那我就沒有必要道歉了。

當然了,楚蕭更害怕的是,他傲嬌,葉紫涵真的不道歉了,兩個人僵持下來,誰也拉不下面子理誰,到時候,就真的成了僵局了。

所以,看著楚蕭面上鎮定自若,其實心裡早就急了的樣子,雲軒實在憋不住了。

可是,他這一笑,楚蕭的俊臉立馬黑了。

他又不是傻子,自然知道雲軒笑什麼了。

就連雲朵朵和西門翼臉上都憋著笑,楚蕭能不生氣嘛!

他生氣的開口道:"雲軒,你是不是活膩歪了?"

雲軒立馬收住笑聲,一本正經的看著楚蕭:"誤會,老大,純屬誤會,我剛才想到一個笑話而已,你跟葉紫涵小姐繼續,請繼續!"

葉紫涵當然沒有雲軒他們了解楚蕭了。

聽到楚蕭剛才問她道的哪門子歉,她的小臉有點漲紅,表情有些為難。

楚蕭的意思,再明白不過了,讓她當著歐陽清凌和雲多多幾個人的面,親口跟他道歉,並且說出自己錯在哪裡了。

其實,這也不是什麼為難的事情,這幾個人大家都熟悉。

只不過,到底是道歉,葉紫涵還是有點難為情的。

說到底,她還是那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

可是,這兩天已經狗煩躁了,又沒有聽她傾訴。

今天,本來就是奔著道歉來的,既然已經到了這個份上,那還不如道了歉,解決一件心事。

想到這裡,葉紫涵硬著頭皮,閉上眼睛:"楚蕭,前天晚宴上,是我不對,我不應該扔下你,跟著南宮瑾到處亂跑,身為你的女伴,我沒有盡到自己的職責,實在是對不起你,既然我答應了當你的女伴,就應該為自己的承諾負責,我不僅沒有當好你的女伴,還讓你失了面子,都是我的不對,我今天來,是真心實意的想跟你道歉的,楚蕭,對不起!"

葉紫涵一口氣說完,偷偷的睜開眼睛,瞄了一眼楚蕭:"楚總,怎麼樣?你願意原諒我無知的行為嗎?"

楚蕭一直目不轉睛的盯著葉紫涵,似乎在思索什麼事情。

葉紫涵等的有點心急,就在她打算再開口的時候,楚蕭突然開口道:"我的確是可以原諒你的,但是,你就這樣一句輕飄飄的對不起,你難道不覺得,我太吃虧了嗎?" 接到墨容澉派人送來的信,桃源谷主並不意外,他也收到了蒙達皇帝要立白千帆為後的消息,算是能理解墨容澉的舉動。

他把那封信遞給龐管事,「你怎麼看?」

龐管事匆匆掃了幾眼,「立后之事不可取,自然要想辦法破壞,墨容澉說的跟咱們的計劃出入太大,也不可取。」

桃源谷主揭開腿上的毯子,走到窗邊,望著窗外蕭條的冬景,半響,嘆了口氣,「不可取又怎樣?他送信來,只是通知,不是與我們商量。」

龐管事愣了一下,低頭又仔細看了看手裡那封信,寥寥幾句,簡單幹脆,果然是通知,不是商量。

「主人,那我們……不參與?」

桃源谷主苦笑著搖頭,「不參與,他也會把我們扯出來,或者,他已經猜到了老夫的身份。」

「主人若在大庭廣眾之下露面,當年的事便瞞不住。」

桃源谷主垂下眼帘,是啊,若按墨容澉的計劃,當年的事便瞞不住,那是蒙達皇室的恥辱,讓天下百姓知道,他還有立身之本嗎?

龐管事想了想,「只要主人不露面,便無妨,老賊被逼宮,定會氣得七竅生煙,宮裡有我們的人,到時侯……」

桃源谷主目光閃動,「你的意思是,借這個機會神不知鬼不覺……」

「老賊一定想不到,咱們會以牙還牙。」

桃源谷主默了一會,緩步走過來,坐回輪椅上,「雖然倉促了些,大概也只能這樣了,謀劃了這麼久,終於到了見真章的時侯,你去安排,昆清璃和墨容澉夫婦,一個都別想跑。」

「主人放心,屬下一定安排妥當,老賊和墨容澉夫婦,都跑不了。」

桃源谷主抬手摸了摸冰冷的面具,幽冷的眼眸里像燒了一團火。

——

立后的詔書就像一塊大石落入水中,一時激起千層浪,後宮的宮妃們各懷心思,傷心的,失落的,驚訝的,擔憂的,大都是事不關已看好戲的。

放眼整個後宮,能和立后扯上關係的只有兩個人,瑾妃和蘭妃。

瑾妃育有六皇子,六皇子早早出宮建府卻未封王,皇帝的心思大家都能猜到一二,加上瑾妃一直執掌後宮事務,這麼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所有人都覺得皇帝若立后,瑾妃是不二人選。

可是後來又來了個蘭妃,蘭妃一進宮便成了皇帝身邊的紅人,有了蘭妃,皇帝再未召幸過其他宮妃,也不再去其他宮妃的屋子,兩人同進同出,儼然一對恩愛夫妻,其受寵程度讓所有宮妃都眼紅到咬牙徹齒,於是大家又覺得或許皇帝會立蘭妃為後。

可誰也沒想到,最後被立后的是一位不知打哪冒出來的藍夫人,這未免有點匪夷所思。

宮中無後,瑾妃份位最高,又掌管中宮,每天早上,除了蘭妃,其他宮妃都要到瑾妃這裡來問安,趁著瑾妃娘娘還沒有出來,大家便議論起那位尚未謀面的藍夫人來。

「打哪來的藍夫人,沒見過有這號人啊?」

「是沒見過,但聽是聽過的,她來了,蘭妃就失了寵,這可是事實。」

「定是個年青漂亮的,不然怎麼能把陛下的魂勾走?」

「稱夫人,年紀應該不小了吧?」

「住在哪個宮?呆會姐妹們去拜拜碼頭,好生瞅瞅。」

「自然要去的,畢竟是皇後娘娘嘛。」

大家越說越起勁,瑾妃來了都沒人發現。

瑾妃在門駐足,聽宮妃們左一句右一句的議論,沒有吭聲。對於這個神秘的藍夫人,她也相當好奇,上次聽蘭妃提過一次,但沒有機會見到。

直到有個宮妃神秘兮兮的道:「我聽說,藍夫人原本在東宮,是被陛下搶過來的。」

大夥頓時興緻高漲,「真的?藍夫人原是太子的人?」

瑾妃臉色一白,立刻想到那日在佛塔看到的小個子男人,白凈文弱,一雙眼睛卻是極為靈動,幾乎與那畫像上的女人一模一樣。

怪不得蘭妃說是比她更像的替身,若真是那個人……她緩緩靠在柱子上,皇帝立她為後,也就不出奇了。

——

下詔書那日,太子並不在朝中,等他回來聽到消息,整個人都傻掉了,他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皇帝要立他的親姐姐為後,這要傳出去,蒙達皇室的臉面往哪擱?

他失魂落魄的坐在那裡,茫然不知所措。

太子妃看他那副模樣,起了疑心,「殿下,宮裡都在傳,說藍夫人就是以前住在咱們宮裡的錢先生……」

太子氣煩意亂,「是又怎樣,如今父皇要立她為後,孤真是……無用啊。」

太子妃臉色蒼白,踉蹌著退了兩步,掩面而泣,「殿下要早一步把藍夫人納入宮中,就不會有今日的事了。」

太子知道她誤會了,但他不想解釋,也無從解釋,擺擺手道,「不是你想的那樣,如今最重要的是把人找到……」

太子妃愕然,「殿下難道想把人搶回來?」

這時侯,侍女進來稟報,「殿下,蘭妃娘娘來了。」

太子精神一振,「快請。」蘭妃說不定給他帶好消息來了。

太子妃的神情一言難盡,莫非皇帝搶走了藍夫人,太子便與蘭妃勾搭上了嗎?

蘭妃匆匆走進來,見太子妃在,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笑著寒喧兩句,太子知道她有話要說,找了個借口打發了太子妃,問,「是不是找到她了?」

蘭妃點點頭,「昨天半夜,有個侍女起夜,聽到陛下宮群西南角傳來動靜,雖不像是鼓聲,節奏卻像鼓點,本宮知道藍夫人愛擊鼓,今日便特意去察看了一番,殿下猜怎麼著?」

「怎麼著?」

「本宮雖然沒看到藍夫人,但那個院子周圍布滿了侍衛,如此大陣仗,藍夫人應該就在那裡。」

太子鬆了一口氣,只要找到人就好辦。

蘭妃看他一眼,試探的問,「陛下已經下了立后的詔書,殿下還要把人搶回來嗎?」

太子垂眸看地,沉默半響,「雖下了詔書,但朝臣們都反對,孤只要儘快把她偷出來,一切還有迴旋的餘地。」

蘭妃也放了心,說,「只要殿下用得著本宮,本宮願助殿下一臂之力。」

宮殿深處,太子妃隱在柱子後頭,惶然的睜大了眼睛……

感謝昨天為小王妃投月票的努力向上的小妖精,尾數為0273,8643,4976的小夥伴,謝謝你們,我會努力的。繼續求月票中。。。 "那你還要怎樣?你不要得寸進尺啊!"葉紫涵生氣的看著他。

要是一般人的話,道個歉就完事了,這個楚蕭怎麼這麼難說話啊!

楚蕭意味深長的開口道:"葉紫涵,你怕是不知道,商人無利不起早,我可是商人,我很斤斤計較的,你讓我在眾人面前失了面子,你覺得一句對不起,就能打發我嗎?"

葉紫涵深吸了一口氣,看見歐陽清凌一臉笑意的看著自己。

她默默的告訴自己,不能生氣,一定要淡定,不能以前的恩怨還沒有解除,又結下新梁子。

想到這裡,她皮笑肉不笑的看著楚蕭:"那親愛的楚總,您怎麼樣,才可以原諒我呢?只要您說出來,我能辦到,我一定會努力照辦的!"

看著葉紫涵像個收起爪子的小貓咪,有點小狐狸,又有些可愛。

楚蕭突然輕笑起來:"想要我原諒你,其實也很簡單,正好我最近缺一個生活助理,就你吧!你要是能做到我滿意為止,我就原諒你!"

"生活助理?"葉紫涵吃驚的看著楚蕭:"你不是吧,你還說不是在為難我,你明知道我還要上班的!"

看著葉紫涵吃驚的樣子,楚蕭挑了挑眉:"怎麼?這就不願意了,我看你的心意,也就一般般啊,再說了,我還沒有說完呢,你著急什麼,我的生活助理,只需要接送我上下班,幫我準備早飯和晚飯就行,工作時間,互不打擾,你想想,我們公司就隔著一條馬路,接送我上下班,不算是為難你吧,至於早飯晚飯,你也要吃的,幫我帶一份,也不過分吧,我又不是給你錢!"

"這不是錢的問題!"葉紫涵皺眉道。

"那是什麼問題?你覺得還有什麼問題?而且,就算是你是兼職的生活助理,工資待遇,我也會按照平常的助理髮的!道歉的誠意,就看你的了!"楚蕭的語氣有點咄咄逼人。

葉紫涵為難的看著楚蕭:"我們兩家可能離的比較遠吧,接送你的話,我早上早起來點還行,晚上回去太遲,恐怕不安全!"

楚蕭突然笑的像是一隻狐狸:"你放心吧,會很安全的,你可能不知道,我在海景別墅區,買了一套別墅,距離你們家的別墅,也不遠,就隔了一家而已,所以,我覺得,你當我的生活助理,很方便的!也不可能有不安全之說,你要是實在覺得不安全,吃完晚飯,我可以送你回家,反正我們兩家,距離也就兩步路,我不介意的!"

葉紫涵吃驚的看著楚蕭,為毛她覺得,自己像是被設計了呢!

他是不是早就有預謀?

可是,她一個小人物,為了她,也不至於吧!

看著他一臉笑容的說送她回家,還他不介意。

葉紫涵的內心有些崩潰,可是,她介意啊!

她真的很介意,好不好!

好端端的,為毛就要跑去給他當生活助理呢!

葉紫涵眉頭打結,盯著楚蕭看了幾眼,突然憋出來一句:"我哥不會同意的!"

楚蕭嗤笑:"哦,原來你跟人道歉,還需要經過你哥哥的同意,那我覺得,你哥哥可真是一點都不通情達理!連你跟別人道歉的方式,都需要他同意,又不是什麼殺人放火的惡事,不至於吧!我可是記得,葉總不是那種不分是非的人呢!"

葉紫涵被楚蕭說的死死的。

葉紫涵無奈的抬頭看向歐陽清凌,一臉委屈的向她求助。

歐陽清凌有點看不下去,小丫頭委屈的樣子了。

她輕咳了一聲:"其實,我倒是覺得,楚總說的道歉方式,沒有不妥,只不過,唯一讓我覺得不能接受的就是,這個道歉沒有日期限制,什麼時候你開心了,就不用繼續當生活助理了,那要是楚總永遠都滿意不了,我們紫涵豈不是,一輩子都要給你當生活助理,為了一個小小的道歉,實在是沒有必要吧!我還記得,南宮瑾救了紫涵一條命,也只不過是讓她陪著自己在前天的晚宴上,走了走,說起來,雖然是惹了楚總生氣,但是好歹,也是報了救命之恩,這讓楚總失了面子,是紫涵的不對,就是這個道歉方式的期限,楚總能否具體的告訴一下紫涵,好讓她心裡有個底呢!"

歐陽清凌說完,葉紫涵連連點頭:"對對對!羅蘭姐說得對,你好歹給我個期限啊,不然的話,這根無期徒刑有什麼區別!"

楚蕭皺眉看了一眼葉紫涵:"我有那麼不近人情嗎?"

葉紫涵盯著楚蕭看了兩秒,點點頭:"完全有!"

楚蕭有些吃癟,他目不轉睛的盯著葉紫涵:"那好吧,loran律師都為你講話了,那就三個月期限吧!畢竟,我交代給你的,也不算是什麼大事,還有工資可拿!而且,上下班,都是順路的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