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身下的宋晴暖一張臉早已經紅的快要滴血,聽見聲音頓時忍不住的催促他,「你快去接電話啊。」

秦騁的表情……又是憤怒又是尷尬,豈止能用言語形容。

秦騁皺了皺眉,三秒鐘以後這才起身,接起,「喂?」

聲音含怒,彷彿下一秒不管對方說什麼,都可以隨時將人給碎屍萬段。

卻不曾想,電話那邊只有隱隱約約的聲音傳來,秦騁聽著,臉色卻是越來也凝重。

直到掛了電話之前,秦騁也只是說了一句:「好。」

掛斷電話,秦騁看了看眼前的女人。

宋晴暖已經將自己凌亂的衣服弄得整齊,正坐在沙發上,疑惑的看著他,不知道在想什麼。

「回去吧,厲鋒胤過來了。」

秦騁說完這話,直接拿起手機,似乎是給一人發了條信息。

宋晴暖卻是有些驚訝,「他也回來了?」

秦騁點點頭,並沒有多說,只道:「一會你就看見他了。」

「嗯,好。」

正好,她本來也想抽出時間去問問他,筱雨那次到底發生了什麼。

為什麼,筱雨這次見面以後,表現的會那麼奇怪?

這裡面,她總覺得筱雨一定是有什麼事情瞞著自己的。

上次見他時,秦騁在身邊攔著,她什麼也沒問到。

這麼想這麼,她立刻關上了電腦,迫不及待地起身,「走吧。」

迅速又利落的動作,讓秦騁不免心中有些無奈。

也不知道小暖要是知道了真相,會不會……

算了,有些事,她早晚是要知道的。

——

車子風騁電疾,很快到了秦宅。 厲鋒胤像是等了很久,門外汽車鳴笛聲才響起,他人便已經急不可耐,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宋晴暖走得很快,趕在秦騁面前先一步進了秦宅。

「嫂子。」

像看到希望一般,厲鋒胤興奮地上前一步。

爾後,目光又落在跟在她身後一抹高大的身影,「秦騁,你們總算是回來了。」

那模樣,明顯是有什麼著急的事情。

秦騁點了點頭,臉上的表情不明深意。

「厲鋒胤,我正想去找你呢。」宋晴暖連鞋都來不及換,大步流星走了過去。

不等男人先開口,便聽見她著急緊張的聲音,「你知不知道筱雨到底發生了什麼,從上次在醫院見到她,她就變得很奇怪,尤其是前幾天,她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身體也是越來越差,可是她什麼都不跟我說,你能告訴我是怎麼了嗎?」

她顫抖著,忍不住一口氣說了很多,情緒越來越激動。

是啊,她是多麼迫切地想要知道筱雨的情況。

一路上,她總是不斷催促著前排司機——「快點,再快點。」

「小暖。」

秦騁無可奈何,輕輕拍了拍她瘦小的肩膀,有些疼惜,「你太激動了,坐下慢慢說。」

「對,坐下說。」厲鋒胤見狀趕緊附和著,同樣著急,「我也是為了筱雨的事情來的。」

話落,他迅速撇了一眼秦騁一眼,明顯是有些心虛。

這細微的眼神被宋晴暖極快的捕捉到了。

眉心狠狠一跳,宋晴暖忍不住追問:「到底怎麼回事,你要跟我說什麼?」

宋晴暖焦急地看向厲鋒胤,眼神里滿滿的擔憂。

厲鋒胤吸了吸氣,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

不管等會兒自己會不會受到指責和怒視,他也要說。

拿起桌上一杯滿滿的水,他仰頭一飲而盡,爾後,重重地擦拭了下嘴角。

大有,視死如歸的感覺。

「嫂子,你聽好。」他看向宋晴暖,眼神堅定。

女人坐定了身子,全神貫注,不敢放過任何一字一句。

厲鋒胤一五一十,把前前後後的所有事情都告訴了她。

包括,自己和筱雨的那件事。

宋晴暖眼中震驚之色越來越重,整個人呆在那裡,久久不能反應過來。

大腦霎那間一片空白,張了張嘴,想說些什麼,卻似乎連聲音都發不出來。

「嫂子,對不起,我知道是我不好。」

說到最後,厲鋒胤眼中已經滿含熱淚,眸中里全是愧疚和痛恨,「都怪我,是我沒能保護好她。」

忽然,他想起什麼,急切地看向宋晴暖,「你說筱雨她身體越來越差了,她怎麼了?」

可這會兒的宋晴暖那還有什麼思考能力?只是木訥地坐在那裡,沉浸在震驚之中。

這時,旁邊的秦騁輕輕開口,「據我調查,好像是經常性嘔吐不止。」

「嘔吐……」厲鋒胤喃喃念著,思索著。

忽而,他瞳孔驟然一縮,猛地從沙發上彈跳起來。

顫抖的話語不知是緊張還是興奮,「她,她一定是懷孕了。」

意識到這個可能性,厲鋒胤激動得連一雙手都在顫抖。

懷孕?

宋晴暖剛剛聽見這個消息,一時間也是震驚的不行。

雖然她剛剛已經聽厲鋒胤說過他和筱雨之間的關係,可是忽然之間就這樣,也是無法接受的了的……

「嫂子,她在哪?我求你帶我去見見她好不好?」

厲鋒胤卻沒有察覺到表情的獃滯,只身子因為激動已經開始抑制不住地輕顫,眼角已經有淚,順著滑下來,打濕衣襟。

他真是,一分一秒都不想再等。

秦騁微微嘆了一口氣,看向旁邊還沒有反應過來的女人。

宋晴暖的腦海里,全是筱雨的模樣。

她的笑,她的難過,她們之間的點點滴滴,全部都在霎那間湧上來。

為什麼這些,筱雨從來沒有告訴過她?

宋晴暖只覺得有一雙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連呼吸,都急促起來。

怪不得,怪不得筱雨會變成現在這樣。

自己本該早點想到的!

她抬手捂著嘴,滾燙的淚珠源源不斷地滑落。

對不起,都是因為她,筱雨她才會受到這樣的傷害的!

宋晴暖沉默不語,整個人空洞的坐在沙發上面。

直到秦騁詢問了第二遍,宋晴暖才將將的如夢初醒,轉過身看向秦騁和厲鋒胤。

「什麼意思?」

宋晴暖神色冷淡,就連說出來的話語都帶著冷意:「筱雨我會去看她,不過我不會帶你去。」

「既然筱雨不想見你,我想就一定有她的理由,你要是不要打擾她了。」

厲鋒胤面上有些著急,「嫂子,就算我求你了好嗎,筱雨現在的情況一個人真的不可以。」

他言語氣切,表情更是帶上了前所未有的慌張。

宋晴暖微微一愣,記憶中,她還從來都沒有見過這樣的厲鋒胤。

曾經的厲鋒胤,是和秦騁一般,驕傲又桀驁不馴的男人。

何時,會像這般模樣呢?

宋晴暖心中複雜,準備先給筱雨打個電話,秦騁在一邊開口:「小暖,這件事,你也要尊重筱雨,還是帶厲鋒胤去吧。」

嗯……

秦騁這語氣,也是帶了祈求了。

宋晴暖沒有想到秦騁也會這麼說,那原本就已經軟化下來的心,更加的不知道該如何拒絕了。

想了想,她點頭:「好的,我答應你,但是前提我要先去見筱雨,如果她情緒穩定,讓你出來你再出來。」

她還是要先問問筱雨的意思,尊重一下的。

厲鋒胤聞言,高興的當即連連點頭:「好的嫂子,你放心吧,我不會衝動的,絕對不會!」

說這話的時候,他語氣裡面的喜悅,卻是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化開的。

畢竟,自己只要一想到馬上就能看見筱雨,心中的喜悅無法言說。

正在這時,宋晴暖撥出去的電話也有了回應。

「嘟嘟嘟——」

三聲忙音過後,筱雨有氣無力卻清麗的聲音從電話裡面傳了出來。

「小暖,你找我有事嗎?」

有事嗎……

宋晴暖靜默了三秒鐘,這才回道:「筱雨,你在哪呢,有空的話我們見一面吧。」 短暫的沉默。

電話那邊,筱雨似乎是有些猶豫,靜默了會開口:「小暖,我不在家……改天吧可以嗎?」

閨蜜這麼多年,宋晴暖怎麼會聽不出來這都是筱雨的敷衍。

於是她冷下了語氣,當即道:「筱雨,我找你有事。」

聽出來了宋晴暖話語中的另外一層意思,筱雨的心中顫抖了一下,爾後,還是將自己的位置,告訴了宋晴暖。

「我在郊區的淺灘公寓,暫時借住在這裡……小暖,我不想讓任何人知道我在這,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知道秦騁跟厲鋒胤之間的關係,現在還沒有理清楚自己思緒,沒能從那種害怕中走出來的筱雨,不想看到跟厲鋒胤有關的任何人,包括秦騁。

「好,那你等我,我馬上到。」

宋晴暖心情也很複雜,對於筱雨,她是心疼的,也是疑惑的。

之前不知道她竟然跟厲鋒胤已經……

算了,這件事情,總要解決的。

解鈴還須繫鈴人。

「等下到了那邊,如果筱雨的情緒還是很激動,厲鋒胤,我希望你尊重她。」

宋晴暖指的自然是不希望他衝動之下,直接跑出去見筱雨,那會將筱雨給嚇壞的。可能以後連她都不再願意見。

是否懷孕,她也要搞個清楚明白才行。

秦騁輕輕拍了拍有些激動的厲鋒胤,後者立馬保證道:「放心,我肯定會尊重她,我只是想要見見她。」

「我想見她想的發瘋。這些天,她就這麼消失了,嫂子,你知不知道,我感覺我整個人都變得不再是自己。」

宋晴暖當然也看出來,以前的厲鋒胤絕不會為了一個女人這麼焦慮不安。他是個拿得起放得下的,也是個狂傲不羈的。

現在的厲鋒胤,就像是一個失去了糖果的孩子。

「走吧,我們現在就處罰去筱雨那。」

秦騁點點頭,看了眼厲鋒胤,眼神略帶警告。

這件事情,他一直是明白的,卻沒有說,內心也有些愧疚。

一行人很快離開了別墅,前往叫去淺灘公寓。

筱雨一個人呆在公寓中,終日無所事事,她不知道該做什麼,只是覺得整個人都很累,很難受。

晚上睡覺會做噩夢,被驚醒,彷彿那天的場景依舊在眼前歷歷在目,她渾身被人撕碎……

痛感很快佔據了她所有的神經。

「咚咚咚」的敲門聲很快傳來。

筱雨前去開門,看到是宋晴暖,牽強的牽起一抹笑容來,「你來了,小暖。」

沒看到身後有人,筱雨放心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