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太子容長天,自從上次惹到了禹帝,被軟禁了起來之後,韓楉樰就沒有在聽到過他的消息了。

原本,也是聽容初璟說起過一次,不過,韓楉樰也不關心他,就沒有過問了,今天,也是因為談起了這些事情,她又想到了而已。

「最近,有不少的大臣,將容長天以前做的荒唐事都上奏給了父皇,他應該會在,過年之前,就將容長天的太子之位廢了。」

容初璟見韓楉樰問起,也一點都沒有避諱的,將這些事情都告訴了她,自從知道了,她和容長天之間,一點的關係都沒有之後,

他也不會在韓楉樰的面前,將他的消息給隱藏起來了,不過,她要是不問,容初璟也不會主動說起就是了。

韓楉樰點了點頭,對於這些事情,就沒有什麼好關心的了,她也明白,容初璟之所以這樣講的仔細,也是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不讓自己太過於關心林浩峰的事情了。

「對了,今天小貝還學會了幾招劍法呢,他可高興了。」

容初璟見韓楉樰對這些話題,都沒有什麼興趣了,就換了一個,她比較敢興趣的,說起了韓小貝的事情來了。

果然,說起來韓小貝的事情,韓楉樰的臉上,就露出了溫和的笑意。

「是啊,小貝他可高興了,一大早的,就拿著劍,到我的面前來,耍給我看了呢。」

想到自己那聰明有可愛的兒子,韓楉樰就很是驕傲,笑容都不自覺的就露出來了。

見韓楉樰笑了,容初璟的心裡才放鬆了一些,他知道,這些天,她都在擔心著林浩峰的事情。

雖然,他們都願意相信,沒有找到林浩峰,是因為他已經被人給救了,可是,在沒有真的見到人之前,韓楉樰還是會擔心的。

「對了,楉樰,我查到了一些,關於刺客的消息了。」

原本,容初璟是不想和韓楉樰說的,她現在還懷著身孕,不想讓她勞心費神的。

不過,容初璟也明白,要是不讓韓楉樰知道的話,她的心裡肯定會更加的不踏實,要是在影響了自己的身體,那就不好了。

「是嗎,是誰?」

韓楉樰立刻打起了精神,雖然,她的心裡已經有了一些猜測了,可是,沒有實實在在的證據,她也不好下定論。

而且,要是錯了,讓那背後的人,還在暗處隱藏著,說不定什麼時候,還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韓楉樰覺得,那才是真的危險。

所以,在沒有找到證據之前,韓楉樰覺得,還是先不要打草驚蛇的好,現在,容初璟說有了線索,她就有些迫不及待了。

不管什麼樣,韓楉樰都不會放過那些人的,殺手已經死了,可是收買殺手的人,她絕對不會輕饒。

「是葉芷芳。」

聽到這個名字,韓楉樰愣了一下,才反應了過來,她都好久沒有聽到這個名字了。

「葉芷芳?怎麼會是她?」

當初,韓秋玉被斬首的時候,葉芷芳就畏罪潛逃了,韓楉樰以為,她會往南方一些的地方走,沒有想到,她居然會到上京來,還真的是出乎她的意料啊。

「她可真的是陰魂不散啊!」

韓楉樰又些咬牙切齒的,在郁林鎮和韓家村的時候,葉芷芳母女就處處的針對自己,沒有想到,都到了上京了,她還要請殺手給對付自己。

對於容初璟的話,韓楉樰是沒有任何懷疑的,要不是肯定了,他是不是將這樣的消息告訴自己的。

對於這個,容初璟也有些意外,他想了很多的人呢,都沒有想到,最後,會是葉芷芳,請了殺手,要殺韓楉樰。

只要一想到,韓楉樰差點遇害,容初璟就一陣陣的后怕,還有後悔,早知道,他當初就應該直接將葉芷芳給殺了的。

「那葉芷芳,她現在在什麼地方?」

現在,韓楉樰對關心的就是這個問題了,葉芷芳既然敢對自己動一次手,就敢動第二次,她不能就這樣被動,她要知道她的行蹤,將主動權掌握在自己的手裡。

聽韓楉樰這樣問,容初璟的眼神暗了暗,閃過了一抹懊惱。

「楉樰,對不起,我也是今天才得到的消息,還沒有查到葉芷芳的下落,不過,你放心,我肯定會很快的就查到的。」

這也是容初璟奇怪的,按理說,葉芷芳這樣一個人,應該很好查的,可是,只查到了她收買了殺手的消息,其他的,就再也沒有查到什麼了。

其實,這也不怪容初璟,當初,葉芷芳是畏罪潛逃的,當然不可能用自己的真名。

而收買殺手,也不是葉芷芳去做的,是韓楉榛,利用的葉芷芳的名號去做的,她這樣做,就是擔心,有一天,就算被查到了,她也能脫身出來。

「嗯,我相信你。」

韓楉樰是真的相信容初璟,而且,她也相信,只要葉芷芳已經出現了,她們總有一天,會找到她的。

要是葉芷芳忍耐不住,再次動手的話,他們就能更加快的找到她了,韓楉樰已經知道了,是葉芷芳在背後搞鬼,她只要防著就好了。

等韓楉樰再次見到林浩峰的時候,已經是半個月之後了,正是臘八節的前兩天。

「林大哥,太好了,你真的沒事,這真的是太好了!」

看到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林浩峰,韓楉樰喜極而泣,不是她想哭,而是,能看到自己擔心的親人,好好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她真的有些忍不住。

「楉樰,你別哭了,你看,我這不是好好的嗎?」

見韓楉樰哭了,林浩峰還有些手足無措,連忙安慰著她,要不是知道自己現在已經沒有資格了,他都想上前去抱一抱她。

韓楉樰本來是高興來的,可是,在看到了林浩峰那隻空蕩蕩的手臂的時候,眼淚就更加的止不住了。

「林大哥,對不起,都是我不好,要不是為了我,你也不會。」

見韓楉樰這樣自責的樣子,林浩峰不知道該怎麼樣安慰才好,只能無所謂的笑了笑,晃了晃自己的手臂。

「楉樰,這也沒有什麼的,不就是一條手臂而已嘛,也不耽誤什麼事情,在說了,我還因為這個,成親了呢。」

原本,韓楉樰還在傷心的,可是,聽到林浩峰說,他已經成親了,立刻就愣住了。

「林大哥,你成親了,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啊?跟誰成親的啊?」

韓楉樰又一連串的疑問,不過,還是先將自己最好奇的問了出來,這才不過半個月的時間,林浩峰怎麼就成親呢了。

看到韓楉樰這樣呆住了的樣子,林浩峰覺得有些好笑,不過,還是先回答了她好了。

「雲娥,你過來吧。」 見韓楉樰好奇,林浩峰溫和的笑了笑,將一直跟在自己身後的人,叫到了她的面前。

「楉樰,這個,就是救了我的姑娘,叫雲娥,這段時間,都是她在照顧我,她很善良,我們已經成親了。」

林浩峰將這段時間,自己掉落了山崖的事情,簡單的和韓楉樰說了一下,也是為了不想讓她再感到內疚了。

韓楉樰看著眼前這個長得清秀,還有些害羞的女子,莫名的覺得熟悉,直到看到了她的臉上,那差不多已經快要消失的淡淡的紅斑的時候,才想了起來。

這個,就是半個多月之前,來益生堂找自己茬的那個女子,可是,現在,林浩峰居然說,她是他的妻子,韓楉樰就更加的奇怪了。

韓楉樰眯了眯眼睛,想了想,既然林浩峰說,雲娥已經是他的妻子了,不管是什麼原因,她也就不好多說什麼了。

「原來,這就是林大哥的妻子啊,林大哥,你的速度可真是快的,我還在擔心你呢,你居然一聲不響的,就成親了。」

韓楉樰看似抱怨,不過,還是從心裡替林浩峰高興的,她一直希望他能放下心中對自己的執念,這個時候,能看到他真的放下了,還成了親,她當然會高興的了。

「姑娘,這個不是……」

韓楉樰身後的紅綢,也將雲娥給認了出來了,馬上就激動了起來,差點將雲娥上次到益生堂來的事情,都給說了出來了。

紅綢說了一半,韓楉樰就瞪了她一眼,讓她將後面的話都咽了回去,不過,她哈市注意到了,雲娥的目光閃了閃。

這個時候,雲娥的心裡也是不甘心的,她那天回去了之後,就盡心的照顧著林浩峰。

而林浩峰慢慢的好了之後,也沒有任何失去了一條手臂的人的頹廢,反而幫著雲娥做些事情,為了感激,對她也很是溫和。

雲娥見林浩峰一點都不介意自己的臉,對他就更加的喜歡了,那天,趁著氣氛好的時候,她就大膽的想他表白了。

林浩峰想著,反正,自己現在這樣,也不可能在和韓楉樰在一起了,在他看來,和誰在一起,都沒有什麼區別的。

而且,雲娥也是一個好女孩,為了報恩,以後成了親,自己也會對她很好的,林浩峰想著,就同意了,和她成了親。

「楉樰妹妹,想不到,我們又見面了啊。」

雲娥對著韓楉樰笑了笑,沒有了上次見面時候的挑釁,很是溫和有禮,要不是見過了她上次來的時候的樣子,恐怕沒有人會想到,她還有那樣的一面。

「是啊,真是沒有想到,還是以這樣的身份見面,雲娥姑娘,你的臉好了,我都差點沒有認出來呢。」

既然雲娥沒有對自己表露出任何的敵意,看在林浩峰的面子上,韓楉樰也就同樣溫和有禮的。

說起這個,雲娥心裡就恨恨的,不過,也有一絲慶幸,幸好,當時她沒有讓韓楉樰給自己治臉,看看,現在她的臉,還不是一樣好了。

這個要說起來,還真的是雲娥的幸運,原本,她一直是用的原來她的師父給她配好的葯,雖然見效的慢一些,也是有用的。

那天,因為林浩峰答應了和自己在一起,雲娥高興的都有些不知所以了,在配藥的時候,將兩味葯給弄錯了。

結果,陰差陽錯之下,居然將自己臉上的紅斑,給治好了,雲娥更加的覺得,是林浩峰給自己帶來了好運氣了,對他也更加的好了起來。

「是啊,我也沒有想到,能這麼快的時間就好了,這個,還要托楉樰妹妹的福呢。」

林浩峰見雲娥壞人韓楉樰說的起勁,兩個人之間的氣氛也不錯,高興之餘,也有些詫異。

「楉樰,雲娥,你們都認識了啊?」

重生之六界尊主 聽了見林浩峰這樣問,雲娥怕韓楉樰會說出什麼對自己不好的話,連忙的趕在了她的之前開口。

「相公,你忘了啊,上次,你不是還專門讓我來給楉樰妹妹報平安的嗎,我們當然是見過的了。」

說完了之後,雲娥還趁著林浩峰不注意的時候,警告的看了韓楉樰一眼。

這一眼,韓楉樰當然明白其中的意思,雲娥就是不希望自己說出,上次她來的時候,根本就沒有提過林浩峰的事情。

韓楉樰不明白,雲娥對自己的敵意是從哪裡來的,不過,這些,都是無關緊要的事情,她看得出來,她是真心的在意這林浩峰的,既然是這樣,那她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好了。

惡魔總裁你好毒 想通了之後,韓楉樰就將雲娥當成了一個普通的人來看,最多,就是林浩峰的妻子,可是,要是她真的做出了對不起他的事情來的話,她也是不會放過她的,於是什麼話也沒有說。

聽完了雲娥的解釋,林浩峰還想才想起來這件事情一樣,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還真是,我居然將這件事情給忘了。」

上次,雲娥回去了之後,就和林浩峰說了,她已經將他沒事的消息告訴了韓楉樰。

韓楉樰表示自己知道了之後,就沒有任何的表示了,只說了讓林浩峰好好的養病。

也是因為這個,林浩峰還失落了很久,最後,在雲娥說想要嫁給他的時候,沒有多想,就同意了。

不過,能夠再次見到韓楉樰,林浩峰就靜那些,讓自己不開心的事情忘記了,他覺得,老天還能讓自己再次見到她,就是一件很幸運的事情了。

「林大哥,你們這一路回來,累了吧,先去休息一下,等晚上的時候,我在給你們接風洗塵,你們成親,我都沒有去觀禮呢。」

說起這個,韓楉樰還是有些遺憾的,畢竟,林浩峰真的是幫了自己很多,現在,他成親,都是那樣冷冷清清的。

「嗯,那好,楉樰辛苦你了。」

林浩峰倒是不覺得,這樣有什麼委屈的,反正,不是自己心裡的那個人,冷清還是盛大,又有什麼關係呢。

可是,想到了雲娥,林浩峰還是覺得很對不起她的,她救了自己的命,還什麼都沒有得嫁給了自己,才真的是委屈她了,這樣一想,他就覺得,以後還是要對她好一些的。

「雲娥,你趕了這一路,累了吧,先去休息一下。」

原本,雲娥是不願意在韓楉樰這裡的,她甚至,連會都不想回上京來,就想和林浩峰一起,在他們的家裡好好的生活就好了。

可是,林浩峰好了之後,說什麼都要回來看看韓楉樰,要不然,他不會真的放心的,就勸說著雲娥一起回來了。

雲娥想著,自己的臉好了,也是時候回來,讓那些,以前嘲笑過自己的人,知道厲害了,而且,她和韓楉榛,還有事情要商量呢。

於是,雲娥就答應了,和林浩峰一起回來了,她想著,和他一起來看看,也不錯,要是他和韓楉樰之間,什麼事情都沒有,那就算了。

要是韓楉樰和林浩峰之間,真的有什麼的話,雲娥就決定,和韓楉榛一起,好好的教訓教訓她才好。

「嗯,相公,你也累了一路了,和我一起去休息一下吧。」

就算了回了上京,雲娥也沒有打算住在韓楉樰這裡的,可是,林浩峰就這樣決定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她也不好反對。

不過還好,林浩峰對自己,還算是很溫柔體貼的,雲娥想了想,也就同意了,正好,可以趁著這段時間,好好的觀察觀察韓楉樰。

聽雲娥這樣說,林浩峰的臉紅了一喜啊,趕緊去看韓楉樰,見她沒有什麼反應,心裡鬆了口氣的同時,還是有些失落的,不過,也沒有了不好意思。

「我先將你給送過去吧。」

林浩峰和雲娥的行李不是很多,就兩個大包袱,他都一起拿了,跟在了紅綢的身後,去了韓楉樰給他們準備的房間。

這裡,其實就是,林浩峰原來的房間,不過,韓楉樰一直都有讓人打掃罷了,主要,也是,不知道他會突然就成親了,還帶了人回來。

要是知道的話,韓楉樰肯定會好好的給林浩峰準備一下的。

林浩峰的歸來,對益生堂來說,都是一件好事情,只要人能平安地回來,已經沒有多少人會在意,他已經失去的那一條手臂了。

雖然,大家還是會覺得可惜,尤其是韓小貝,他看到了林浩峰斷了一隻手臂,空蕩蕩的袖子的時候,還傷心了好長的一段時間呢。

「乾爹,嗚嗚,你終於回來了啊,我好擔心你啊,你的手,嗚嗚,你的手。」

即使還小,韓小貝也沒有之間說出,林浩峰的手臂斷了的事情,免得讓他不自在,可是,他哭的這樣的傷心,還有誰不明白。

林浩峰到時候不在意的,反而還安慰著韓小貝。

「小貝,沒事的,你看,乾爹不是回來了嗎,就算沒有了一隻手,乾爹照樣能給你打獵物,能下河給你捕魚的。」

韓小貝這樣一聽,就更加的傷心了,當初,那個帶著自己上山打獵,下河捕魚的人,現在居然變成了這樣了。

「嗚嗚,我知道,乾爹最棒了,我相信乾爹,一定可以的。」

過了好長的時間,韓小貝才算是緩和了過來,和林浩峰說起了其他的事情。

林浩峰問了一些,當時遇刺之後的事情,韓小貝知道的也不是很多,在加上當時韓楉樰動了胎氣,暈了過去。

韓小貝怕林浩峰知道了會擔心,就沒有將這件事情告訴他,只說了,容初璟後來及時趕到,將那些殺手都殺了。

聽到是容初璟去了,林浩峰就放心了,有他在,他是一定不會讓韓楉樰有事的,只是,心裡還是有些不舒服。

「楉樰妹妹的,這個就是你的兒子啊,長得真是可愛。」

等雲娥休息的好了,晚飯也好了,於是,一行人,就在飯桌上介紹了一遍,她也看到了韓小貝。

韓楉榛是有和雲娥提到過,韓楉樰是未婚懷孕了,只是,她沒有想到,她還將這個孩子生下來了。 看了看韓小貝,又看了看韓楉樰,雲娥更加的氣憤了,這樣一個不要臉的女人,連孩子都這樣的大了,居然還好意思,仗著自己有一張好臉,到處的勾引男人。

在看到了韓楉樰身邊圍繞著的男人,都是那麼的優秀之後,雲娥就更加的嫉妒了,憑什麼,自己就要被人嘲笑。

而這個,不要臉的女人,還能得到這麼多人的青睞,尤其是,還有自己喜歡的男人,只要一想到,林浩峰也喜歡這韓楉樰,雲娥就食不下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