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帖子下面是有匿名發言的功能的,因此大家的矛頭不僅指向周雙卿,有些人還能騰出嘴來罵上許醉凝兩句。

就算許醉凝現在攀上了楚少又怎麼樣,討厭她的人還是居多的,現在又有了匿名的保護,自然是要暢所欲言一番。

這些評論說來說去,無非就是說周雙卿倒貼了莆雲古夏,還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把人家迷得團團轉。

一向溫柔的帥哥也會為了她和女生大動干戈,顯得很沒風度的樣子。

再者就是說莆雲古夏其實是個渣男,玩的女人不計其數,這個女生也只是其中一個,很快就會被拋棄了。

周雙卿最難過的不只是因為自己在網上被罵,而是因為她看到的那些留言,心裡就沒由來得發慌。

莆雲古夏對自己實在是太過溫柔了,那些若有若無的情愫一直都是她甜蜜的煩惱。

可是現在留言卻將這個現實,看在了自己的面前。

自己也不過是他眾多女友中的一個,哦,甚至自己還不是女朋友呢。

莆雲古夏生性風-流,又怎麼可能會為了自己而收斂性子呢?

她又是無比追崇一生一世一雙人的,絕對不能接受自己的男朋友是個大蘿蔔呀。

可是自己還是對這樣的人心動了,這怎麼能夠叫她不難過呢,類似這樣的留言,她看一條就要哭一會兒。

可不是,這會兒兩隻眼睛都腫得像兩隻小核桃了,許醉凝覺得有些好笑。

現在這些留言的攻擊力不過是曾經的千分之一,她也沒想到周雙卿會為了這種東西哭成這個樣子。

「好啦好啦,雙卿,這有什麼好哭的嗎!你還看不出來他們這是嫉妒你呀!」

周雙卿眼睛也哭腫了,連聲音也變得有些沙啞,哽咽起來。

「不是的……我也不知道,但是心裡就是好難過。」

許醉凝看她這副樣子也不免有些心疼,硬是安撫了好長時間,周雙卿才沉沉睡去。

……

第二天一早,許醉凝和周雙卿就結伴去上課了,剛進到教室,就覺得教室里的氣氛很不對勁。

許醉凝輕描淡寫的掃了一眼,坐在最後排的顧薇薇和魏晴嫣,然後就徑直走到了前兩排坐下。

魏晴嫣自然也看到了許醉凝進來,手放在課桌下,漸漸的轉成一個拳,越來越用力,連指甲都已經深深的嵌到了手掌的肉里。

「這就是你辦的好事?!」

魏晴嫣壓低了聲音,沖著顧薇薇怒吼,顧薇薇嚇得一縮脖子,連忙解釋的。

「晴嫣……我也不知道許醉凝她怎麼治好老太太的,我也沒想到她……」

「你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想不到?就你這個樣子,還敢出來幫人辦事?現在倒好了,許醉凝的名聲已經在中醫界越來越響亮了!還真是免費幫了她一個大忙!」

顧薇薇噤若寒蟬,這事情確實是她一手造成的,面對魏晴嫣的怒火,她覺得自己能夠被介紹高富帥的可能性已經變成零了,這個時候也是興趣缺缺。

許醉凝和周雙卿一坐下,梁子塗就興奮的湊了過來。

「姐,你也太牛逼了吧?!竟然真的治好了卓老夫人頭痛的毛病,昨天楚老都把事情一一的給我們講過了,你可太厲害了!」

許醉凝對於這樣的日常彩虹屁已經免疫了,只是禮貌的笑笑,然後神情就嚴肅了起來。

「哎,你覺得我另外成立一個中醫會,怎麼樣?」

梁子塗沒想到許醉凝會突然提起這麼回事兒,一下子也愣住了,想了想,還是有些為難的問道。

「可是現在的中醫會就已經聚集了所有的有才之士,你再另外創辦一個……我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人加入啊!」

許醉凝嘆了口氣,她擔心的就是這件事情。

現在中醫會還盡數掌握在顧家的手裡,而且這個行業歧視年輕人的風氣到現在也沒有任何的改變。

如果自己不能從根源上改變這件事情,那個無論努力多久,該被歧視的還是會被歧視。

「但是我如果無論如何也要創辦呢?」

梁子塗撓了撓頭,許醉凝除非是想到了什麼應對的辦法,否則不會任性的說什麼,無論如何也要做這樣的話。

「姐,你要是去做的話……那我肯定是支持你啊,至少我們公司的中醫可以都加入你的協會!但是其他人的話我就不敢保證了。」

許醉凝一拍桌子當機立斷的就定了下來。 「就這麼辦吧!你要多多的幫我宣傳宣傳,主要是宣傳的一個點是我們這裡不歧視任何年輕的中醫!就算是年輕的中醫,也應該得到平等的機會。」

梁子塗自然是在一旁諂媚的點點頭,然後一副領了命的樣子,歡快的回答。

「沒問題姐!我現在就讓手下的人去辦!」

許醉凝點點頭,現在總算是完成了她願望的第一步,既然要復興中醫,年輕的力量是一定要的。

魏晴嫣看著前排的三個人氣氛融洽,連指甲都快要掐斷了。

「沒用的東西……滾遠點,不要再讓我見到你!」

最後她也只能把怒氣全都發在顧薇薇身上。

顧薇薇則是嚇得渾身一抖,然後連滾帶爬的就離開了魏晴嫣的身邊,只留魏晴嫣絲絲的盯著許醉凝的背影。

「你給我等著!」

……

很快結束了上午的課程,周雙卿和許醉凝約著要去食堂吃飯了,沒想到卻在路上被人堵了個正著。

來人好像也只是學生會的一個什麼幹部,倒是一直有所傳言,他是喜歡周雙卿的。

周雙卿因為才剛剛大一還沒有加入學生會,所以僅僅是知道幾個幹部的名字,還對不上臉。

面前的少年長相也算是清秀,只是這個時候臉上的兩抹紅暈出賣了他。

「周雙卿同學你好,我是學生會的段佳夜,我在論壇上看到了有關你的事情……我相信你不是那樣的人,你們兩個真的在一起了嗎?」

周雙卿雖然有些莫名其妙,但還是好脾氣的搖了搖頭。

「我們沒有在一起,那些都是亂說的,希望你不要相信。」

段佳夜眼睛都亮了,從背後拿出了一袋包裝精緻的巧克力。

「我喜歡你很久了!你可以和我在一起嗎!」

周雙卿面對他突如其來的表白,瞬間尷尬不已,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

腦海里浮現的卻是莆雲古夏那張英俊瀟洒的臉,還有那雙尤其溫柔的桃花眼。

「對不起……我……」

周雙卿雖然是出言拒絕了,但是那句原本想說的「我有喜歡的人了」卻卡在喉嚨里,一直無法說出來。

自己是真的喜歡上莆雲古夏了嗎?

段佳夜已經聽到了周雙卿的對不起,原本亮晶晶的眼睛一下子就熄滅了一般,但還是勉強的擠出了一個微笑。

「所以……」

也許是仍然抱有一絲希望,段佳夜還是抬頭看著周雙卿,頗有希望的開口。

「我已經關注你很久了,網上論壇關於你的留言我也看了很多,可我還是相信你不是這樣的人,這一定都是他們胡說的。我相信你和莆雲古夏也是清清白白的,所以雖然不知道你到底有沒有喜歡的人……我也還是……」

周雙卿猛然之間聽到他這樣的真情告白,也不由得有些臉紅,但是心裡也因為突然聽到「你們之間清清白白」這樣的話而感到有一些刺痛。

半晌周雙卿都沒能說出話,她現在腦子裡混沌,眼前是真摯的告白,腦海里浮現的卻是另一張臉。

許醉凝在一旁看了也不禁微微皺眉,周雙卿顯然是有意拒絕的,那為什麼拖到現在都不肯說呢?

許醉凝輕輕的推了周雙卿一把,周雙卿才回過神來似的,連忙後退了一步,擺擺手。

「抱歉,我已經有在意的人了,所以不能接受你。」

段佳夜的暗戀就此終結,但是這一切卻落在了莆雲古夏的眼睛里。

他今天本來是替歐陽楚來接許醉凝去歐陽家共同商討之後的計劃,結果剛在校園裡找到許醉凝,就親自目睹了這樣一幕。

那個曾經被自己護在懷裡,渾身都帶著果香的少女……被人表白也是情理之中……

自己又何必這樣慌張,剛剛甚至沒忍住就要衝出去。

莆雲古夏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指,這雙手曾經兩三次揉過周雙卿的頭髮,少女的果味馨香就一直若有若無的纏繞在心頭。

苦笑一聲,還沒來得及多想,耳邊就響起了許醉凝有些詫異的聲音。

「莆雲古夏?你怎麼在這?」

莆雲古夏原本就是跟在兩個人身後偷聽,了解了段佳夜的事情,兩人自然是準備掉頭走了,結果剛一轉頭就發現了站在牆邊的莆雲古夏。

周雙卿看到來人之後臉比剛才還要紅,甚至還沒有確定自己的心意,當事人竟然就出現了。

莆雲古夏看著周雙卿的樣子,還以為她仍然是在為告白的事兒而害羞,心中那股煩躁就更是壓不住了。

「沒什麼,阿楚讓我來接你去他那,說是有什麼事要跟你商量。」

許醉凝瞭然的點點頭,莆雲古夏卻是頗有深意的又看了周雙卿一眼。

「你就先去吃飯吧,下午的課幫我應付一下!」

許醉凝隨意的對周雙卿擺擺手,周雙卿自然也是連忙應了下來。

莆雲古夏和許醉凝雖然是離開了,但是周雙卿但眼神卻始終沒有離開過莆雲古夏的背影。

一直到兩個人的背影逐漸消失不見,周雙卿才悵然若失的走向了食堂。

……

另一邊,有了莆雲古夏的護送,許醉凝總算是安全的抵達了齊宅。

齊宅是一座很大的古宅,在蒼色的山岩的腳下,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旁,鏤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點點細碎的陽光,還有各式各樣依附於古宅的小建築,還真有點阿房宮賦里描寫的那個意思。

就算許醉凝已經活了兩輩子了,但是她從來沒有親眼見過如此宏偉的私人宅邸,難免好奇的張望。

莆雲古夏坐在副駕駛卻是心不在焉,他難道真的就這樣動了真心嗎?

周雙卿給他的感覺確實和他歷任女朋友的感覺都不一樣……不過因為自己曾經的那些輝煌事迹,像周雙卿這樣中規中矩的好女孩,恐怕也不會相信自己是真心的吧。

更何況自己又何必去耽誤她……她本身就值得更好的。

莆雲古夏一路胡思亂想著,車已經開到了正門口,有了管家通風報信,歐陽楚這個時候已經站在門口迎接了。

歐陽家是一個大家族,這宅子也是歐陽老爺子那一輩搬進來的,歐陽楚父輩叔輩在宅子里都能分得一個自己的院子。 現在已經過了這麼多年,歐陽家的勢力已經基本都掌控在歐陽楚的手中,所以他自然也是要有自己的院子了。

只不過因為歐陽老爺子還在世,所以整個歐陽家最核心的院落依然是老爺子住著,歐陽楚只能退而求其次。

不過這也已經是很高的待遇了,畢竟非要說的話,他在歐陽家還是小輩。

許醉凝一下車,就被歐陽楚照例拉進懷裡揉了一番,那個綿長又霸道的吻一直把許醉凝搞的氣喘吁吁了,歐陽楚才依依不捨的作罷。

莆雲古夏全程只得尷尬的當作沒有看見。

「人也給你送到了,後面的事應該沒我什麼事了吧?那我可要先回去了。」

歐陽楚神色晦暗,莆雲古夏當即回復了一個「我懂」的眼神,坐上車幾乎是逃一樣的離開了。

歐陽楚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帶著許醉凝走進了自己的卧室。

「這次出國調查得到了很多意外的消息……」

許醉凝也眉頭緊鎖,歐陽楚開口的第一句話居然是正事,那就說明這件事已經是勢在必行了。

「我派出去的人一直都跟隨著程安,發現最近和他有接觸的竟然是宋修逸。」

許醉凝點了點頭,這件事情他們之前就說過了,只不過她並不太相信罷了。

「所以我們順藤摸瓜的找到了一個組織……其實這幾年裡我一直都在追查我母親的事情。」

「所以你懷疑這些事情都是有關聯的?」

許醉凝瞪大了眼睛,原本以為只是一件一件的事情,沒想到現在這其中卻有點關聯。

如果所有的事情都串在一起,那才複雜了,也不知道這期間藕斷絲連的還能不能把事情徹底解決了。

「而且根據我們已經掌握了的具體線索,這件事情牽扯到的人太多了,卓家,魏墨澤,宋修逸……一個都脫不開關係。」

許醉凝嘆了口氣。

「那我們下一步應該怎麼辦?而且這其中最大的一個疑點……你的母親為什麼……」

許醉凝從始至終最好奇的就是這件事情。

「她什麼會又想要殺掉你這樣的想法呢?」

歐陽楚的眼神一下子就暗了下來,顯然提起這件事情,也讓他心裡覺得有些不舒服。

雖然嘴上說著,早已不把那個女人當作是母親看待,可是孩子小時候最依賴的人畢竟還是母親,心底的那一份依戀是無論如何都無法抹去的。

時至今日,要把那個女人當做是自己的敵人,他的心裡沒有一刻不在忍受著煎熬。

許醉凝微微垂眸,眼神里有些意味不明的情緒。

「如果你不想說的話也沒關係……」

只是我們兩個人的關係都已經到了這一步,何必還要再隱瞞呢?

這後半句話許醉凝卻沒能說得出口,只是歐陽楚輕輕的搖了搖頭。

「我從來沒有在你的面前提起過我的家人,你也知道,像我們這樣的大家族經常會有商業聯姻的。」

許醉凝點點頭,歐陽楚有些沉默的望向了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我的母親似乎也是被迫嫁過來,她本身就不喜歡這個地方,可是她不僅要嫁過來,而且還要為了自己不愛的人生兒育女。」

「生下來孩子又如何?她只會覺得這個孩子也是被迫的產物,又怎麼可能去愛這個孩子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