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還想說沒有?」回過身,冷冽的眸直勾勾的望著她那魅惑的紫眸。「你的手,現在在哪?」

「呃……」猛地抽回自己的手,她微微一笑。「現在好了吧?」

「呵……」嘴角綻開一抹陰森的笑。好了?那是她好了!可他還沒好!

不屑的嗤笑,南宮白衣一個翻身,將她重新壓在身下……

說真的,他真的憤怒得恨不得想要殺了這個女人,來個一了百了!

可又不是那樣的,他更想狠狠地抱著她,撕她的心咬她的肺!然後毫不顧忌地把自己的分身插入她的身體凌*虐她。(..)

看她還敢不敢背叛!看她還敢不敢背叛!她可知道當自己醒來發覺身旁沒了她的氣息的那一刻,他是何種心情!?

他想過千百種懲罰、億萬種報復的方式,卻在見到她的剎那消失得無影無蹤,心裡缺的那一大塊又回來了。可是,為什麼他去喊她回來,她還是不回來?

心痛得想要把世界顛覆,把所有人都殺死,把她也掐死,然後把自己毀滅!

他想把她的肉一片片割下來吞吃入腹!讓她安安分分從此與他融為一體!

可是現在……

他發現自己做不到,他只想她乖乖躺在他的身下輾轉承*歡、婉哦嬌*吟,想要她在自己的身下楚楚可憐地哀求、梨花帶雨地呻*吟!

不!不!不!!!!

怎麼突然想起來這些?不該的!不該的!!!自己根本就是想與她承*歡,而沒有其他的感情,只是承*歡,只是!!!

南宮白衣的心裡好似展開了激烈的戰鬥,可最終那身著黑色衣衫的男子還是勝利了……

猙獰的面龐變得陰沉,他勾魂一笑,手心覆蓋在嬌嫩的渾*圓上,低頭含住她所有的聲音。

來勢洶洶的凶暴的吻,席捲她口腔里每一個角落,啃咬她的紅唇,撕扯她滑膩的小舌,而她痛苦地擰起了眉,嗚嗚地叫,鼻間儘是他狂熱的氣息、紊亂的呼吸,粗暴的親吻讓她幾欲窒息。

他的氣味曾經讓她如此眷戀,如結了冰的湖面那般清爽,可現在這個——不是他,這個化身為惡魔的男人令她有些畏懼。

不行,不能怕,要忍耐!要忍耐!

她能感覺到,這幾日的相處,南宮白衣身上的戾氣似乎減退了一些,這就是好的好頭!

手下一個狠勁,喬靈兒的兩隻漲大的渾*圓擠出一條深溝。

隨即,南宮白衣身體迅猛地俯衝,那根似嬰兒拳頭一般大小尺寸的巨龍硬生生擠入了她胸*脯中央的深溝內。

被綿*軟而又彈*性的夾著自己的寶貝,他喉嚨深處發出一道暢快的嘶吼,向上一頂,直直衝入她的小嘴中。

「嗚唔……」再不明白他要幹什麼就是笨蛋!可是發覺得太晚了,她滿臉都是驚恐。喬靈兒小臉扭曲地嗚咽著,碩大的龍首試圖強行擠入她小得可憐的嘴裡,根本就進不去!

她的深溝夾著大半條青筋縈繞的巨龍,前前後後地滑動。

一股子濃烈的男性氣味飄入她的鼻尖,帶著白衣身體獨有的清香……

可是——-她不要!努力合上倔強的小嘴,靈兒怎樣也不肯屈服。

南宮白衣失去了耐性,被欲*望染得暗沈的瞳孔里滿滿的是她妖嬈的胴*體,五指一掐,捏著她的臉分開了她殷紅的嘴巴。頓時,那神勇的巨龍勢不可擋,一馬當先地沖了進去!

「唔!」

進來了,進來了……

她難過地扭動著小腦袋瓜子,好燙……而且很不舒服……嘴巴吞進他如此巨大的東西,漲得好大……

南宮白衣盡情的在她身體上馳騁,如同飛入雲霄般暢快淋漓,那絲緞般的小口,柔滑如絲,溫熱如斯,感覺妙極了……

「嗚……嘔……」有種作嘔的感覺湧上來,她的舌頭不自覺捲起,想要把這根東西給推出去。

「小妖*精!不許停!用你的舌頭!」命令的言語落下,她真的很不願,可……

不得不去接受,只因,她不想刺激他,不想在激怒他了……

『砰——–』

俊男出水,躍然於水面,冷不丁拔出她還停留在體內的手指,換上自己的,一下子捅了三根粗壯的手指進去!

「啊!」一頭青絲在空氣中甩出一道美麗的圓弧,靈兒一下子抓住了他的手臂,隨著他手指進出的力度而急促呼吸。手打..

體內的手指不斷擴大再擴大,似乎要把她的身子無盡頭一般擴展開來,極度的痛感夾雜著強烈的快*感,她幾乎連聲音都發不出來。

她知道,這是自己必經的過程,因為白衣的太大了,若非這樣,她無法接納他的進入。只是……真的好痛……

「嗚嗚……白衣,別、別弄了……痛……呃……」一股酥麻的快意突然從花核處傳來,電流一般觸遍全身。

白衣竟然?!竟然一邊吸她那裡一邊用手指抽*插……分不出空暇時間來思考,下*體那隻作惡多端的手以及靈活的唇舌奪去她所有的思考能力,小腿跨過他的肩膀,一蹬一蹬地拍打著他堅實的後背,或綳直或抽搐,都取決於他的「嘴上功夫」和「三陽指」。

莫大的快*感和痛感,她開始了輕輕的啜泣,男人卻沒有理會她,只是加快了口手的動作,他忍不了多久了,必須讓她快點達到頂點。

南宮白衣那酷俊的臉上幾乎有一半被她粘濕的液*體覆蓋,但他卻不理會,嘴唇嘖嘖有聲地吸*吮著嫩瓣,真想不明白為什麽她的身子會柔軟到這種地步,不可思議,像水一樣。(..)

「啊……」她不想叫出來的,可是真的不行……她要到了……

抬頭看見她的小臉蒙上了一層豔糜的緋*紅,南宮白衣勾唇一笑,倏然抽出被緊夾的手指,把她的小屁*股從浴池邊沿往下拖,直到她的圓臀完全陷入水中,抓住她的小腰,對準水面上已經快要爆炸的「小兄弟」狠狠按了下去!

「呃!」天!她額角筋脈漲起,下*體像被硬生生撕裂!為什麼,怎麽會覺得南宮白衣比幾百年的還要大許多,疼死了!

她張開嘴巴,想要求救,想要埋怨,卻發現自己疼得冷汗直冒,聲帶也錯亂了神經。

然而,相比之下,南宮白衣額上的青筋比她多多了,突突地跳,很是駭人。「乖,別夾這麽緊。」他試著去親吻她,愛*撫她的身體,再讓她夾著不讓他動,他真懷疑自己是否要充血而亡!

「好痛好痛……」總算能開口說話了,她終於在他溫柔的撫*摩下慢慢展開了身體。

其實……

喬靈兒的身子已經不那麼痛了,疼痛之中夾雜著她所熟悉的快*感,她只是想撒撒嬌,想聽他柔聲的安慰。

南宮白衣可能連他自己都沒發現,他正在逐漸變回來,而她——-卻在時刻注意著他的任何變化!

「我知道,讓我動一動你就不會那麼疼了。」白衣輕聲誘哄著,使她一點一點放鬆,一點一點沈淪於與他一樣的情*欲之中。

「滋——–」的一聲,直搗黃龍!

「唔……」她的指甲深深陷入他肩背的肉里。

水波蕩漾著,一圈又一圈,她的小腰被抓在他手裡,柔若無骨地承*受他的進攻。 重生之二嫁太子 碰撞而擊起的「浪花」把兩人都弄得狼狽不堪,渾身都濕透了,可是沒有人會去理會這些,她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兩腿中間,感受著身上的男人帶給她的感官衝擊,從身至心。

男人與女人的結合是如此的震撼人心,南宮白衣閉著眼睛享受著身下水樣柔軟的身體。

似乎感覺到他濃烈的愛意,摹地,靈兒的眼眶濕潤了,抬起了手臂,圈上他的脖子,貼著他的耳朵,「白衣,對不起。」

又是這句話,殘忍無情的畫面,夜夜驚夢的畫面,再一次重現,他僵住了剛硬的身體,巨石一般的體魄壓向她,令她心驚。

「對不起?」揚起薄冷的唇角,他的呼吸都涼得讓她驚駭。「正好,你倒是提醒了我該留下什麼記憶,該抹去什麼記憶!」

遭了,她的那句無意識說出來的話激怒了眼前的男人,吞了口唾液,透過朦朧的水霧,她看見他挑起了英挺的濃眉,嘴邊噙著一抹深沈的笑意,讓她看不清到底是邪冷還是殘獰,只因那抹帶血的笑,太過駭人……

「嗯……」一聲低沉的嘆息,南宮白衣運動的速度猛地加快。

靈兒的瞳孔放大,原本的舒緩在一刻變得緊張起來,下*體也被疼痛充盈著。

失敗了……本來成功就在眼前,可因為她的那句歉意還是失敗了。

其實,這根本就不是成功,若真的將南宮白衣的靈魂換回來,他也不會因她的一句話又變了回去。

忍耐著疼痛,她緊緊圈住他的脖子,眼眶逐漸掛上了一絲迷霧……『路,到底還有多遠呢?』

「哦……」粗重的低吼聲發出,南宮白衣泄出了自己的恨與愛,與此同時,疲憊與疼痛並肩的喬靈兒也暈了過去。

凝望著她的睡臉,他那猙獰的臉上卻逐漸掛上了一抹恨意。

這樣的畫面,在幾百年前也發生過,當他們剛剛結*合完,床上還留有著餘溫的情況下,她就無情離開了,沒有叫醒他!沒有!

睜開眼睛,摸著冰冷的床,他只剩下孤獨與心寒。

她已經是他的女人了!是他的女人了!難道她不懂么??有什麼事她為什麼能拉著他一起面對呢???

嫌棄他么?覺得他沒有能力去面對么??

呵,身為一個男人,連保護自己女人的能力都沒有,還稱為什麼男人?

不過沒關係……『靈兒,現在我有保護你的能力了……』 五十年後。.

五十年彷彿是彈指一揮的功夫,大興王朝依舊是霧氣瀰漫倘若一片廢墟,對於南宮白衣、喬靈兒這樣有仙體護身的人是不會被歲月洗禮的,可是普通老百姓卻早已換了風霜、變了容顏。

生老病死、新人替舊人,一批批的大興王朝的子民相繼離去,一批批的新生兒出生,可是誰也沒有能力改變現狀、沒有能力替換大興王朝的歷史。

真要問天一句,這個時候要新生兒出現不就是受罪的么?

坐在大興王朝的最高點,聚星樓的階梯上,喬靈兒拖著雙腮遙望著整個大陸。

是自己太沒用了么?為什麼五十年過去了白衣還是沒有改變過來?

一直在等待、一直在期待,時間過了一天又一天,歲月過了一輪又一輪,每每希望到達眼前換來的就是失望。南宮白衣這五十年來永遠是對她不理不睬的。

或許,就這樣守護著他;盼望這他也好?可隨著時間瞬移,她越發無法滿足,她想要原來的白衣、想要原來的他!

「白衣!!你教教我,我到底該怎麼辦啊???」

「打倒南宮白衣、打倒南宮白衣!」又是十年,靈兒活在煎熬之中。

因為這十年的變遷已經有無數位要反南宮白衣的英雄出現了,他們雖然被他一一殺死,可是前仆後繼的反對者仍舊不斷出現。

靈兒只能眼睜睜的見著南宮白衣把大興王朝變成殺戮一片的世界,卻做不到任何改變。

在自私的人、在無情的人,見到無數的死難者遇害也會有所動容,包括喬靈兒在內,她愛著他,深愛著他,堅持不懈的渴望改變他,可是她失敗了。

用了六十年的時間來正面她的失敗,這其中的代價絕不止是僅僅的血與淚……

「靈兒,六十年了,你都無法改變南宮白衣,而大興王朝確實屍骨遍野、哀號連連,你不覺得,你要從中復出一些責任么?」一直隱居的幾人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他們的話語中滿是責備與怪罪。是啊,掌握命脈的鑰匙明明在她手裡,可是她沒有去開啟,只任由南宮白衣任意妄為。

「我……」面對質問聲,她無言以對,六十年的自私鑄成了今日之錯,她還能說什麼么?

如果說,一段感情是需要無數性命復出代價的,這段感情未免來的太過自私了,不是?

「你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猛地,身後傳來了一聲陰冷的質問,只見,南宮白衣出現在了他們面前。

「靈兒!!你今天必須要做出決定!!」

「靈兒!你不能在姑息養奸了!」

「靈兒!南宮白衣已經無藥可救了啊!!」

周圍那正義的聲音一遍遍發出,她一下子亂了陣腳,大腦一片空白。

一會兒看看南宮白衣,一會兒看看其他幾人。

到底該怎麼做?怎麼選擇?是啊,六十年她都沒有得到結果,在等六十年又會有什麼改變么?可是……

她不想放棄白衣,不想!!!

「唉!」周圍人見她不動失落的一嘆,便與南宮白衣展開了正面的衝突。

「洛神?!」六十年的時光另南宮白衣的魔性大增,那幾人根本不是南宮白衣的對手,幾百年前的悲劇大概又要重新演繹了。

洛神跌倒在靈兒面前,他用著奄奄一息的眸子望著她:「殺了南宮白衣吧。」

「洛……」這話還沒有說完,只見有一具身軀飛到了她的身旁。「凌曄。」

「殺了他!殺了這個魔鬼。」

醫妃無價,冷王的神祕貴妻 「靈兒,現在只有你呢殺了他。」

「靈兒,動手吧。」

凌曄、無雙、邪月均用自己的性命在苦苦哀求著喬靈兒,這是他們臨死的遺言,就連他們死時的樣子都無法瞑目。

『殺了他!殺了他!他是惡魔。』耳畔一遍遍回蕩著他們的話,縱觀周圍的屍體,那血已染紅了整個大殿。

「不要……不要逼我!不要逼我了!!!!」雙手抱住頭,她痛苦的哀求著,跪在地上,像是在渴望死者的救贖。

「靈兒。」忽地,手持玄天劍的南宮白衣緩緩走到了她的面前:「跟我走,妨礙我們的人都已經死了,跟我走……跟我走……」

抬起眸子,望著那雙染滿鮮血的手。

走?走去哪裡?現今哪裡都是亡魂,他們能走去哪裡??

白衣,為什麼要走到這步,為什麼要到萬劫不復的地步??「我曾想過,白衣……」緩緩抬起頭,紫色的眸子流淌著淡淡的淚:「我雖然是仙,卻不配為仙,因為我很自私,我做不到向他們的偉大。」

「當日,上天召喚我回去的時候,我認為自己會連累你,所以不告而別,現在想想……」哽咽的頓了頓:「若當日,我與你把一切說明白,是否現今就不會變成這個樣子了呢?」

是啊,當日的行徑她雖然是為白衣好,可她從未想過,他是個男人,男人的責任就是要保護女人的,她一個人獨自面對,他會好過么?若當日兩個人商量好一切,一起面對,他也許就不會產生如此強烈的怨念與自責敢了。

說她背叛他,這話也許有些重了,可她的確是丟下他一個人面對大風大浪去了,在無形之中,這種行為其實就是一種背叛,不是么?

「我知道,我自己錯了。我也知道,當日我走的時候沒有想過你現在的心情。如果換做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躺在自己身邊的人不見了,肯定會無助、會不知所措,會……」不想在說下去了,她緩緩站起身,淡淡的一笑:「對不起,白衣。雖然這句對不起已經沒有太大的意義了……」

轉身,望著躺在自己腳下的仙友們,她輕抿了抿嘴唇。「我的朋友們都被你殺了。」

「天下的無辜百姓也葬身在了你手。」

「我知道,我自己的使命是什麼。不過……」又是一笑,那紫色的眸子泛著一抹幸福的光澤,她淡淡道:「我這次,不會丟下你了。不會了。就算老天不容我們,我也不會丟下你了!!!!」說著,她小手一揮一把鐵劍自動飛到了她的手中。

『茲————』的一聲,猛地刺入了南宮白衣的腹中……

「唔……」黑色的血液順著他的嘴角緩緩流下,他的眉頭擰成一團,緩緩低下頭望著刺入自己身體內的劍。「你……」

「白衣,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幾百年前自殺后,你還是沒有瀉出對我的恨,原來,我不該丟下你的。這次,上天堂也好、下地獄也好,有你、有我,你去哪,我去哪……」微笑的落下這彷彿誓言的話語,她猛地從南宮白衣身體抽出鐵劍,高高揮起,沒有任何留情的刺入了自己的腹中!!!

曾經誓言,說不會自殺,不會在自殺,可若自己的男人犯下了滔天過錯,那自己一個人孤單活下去還有什麼意思?

有些時候,活著未必幸福,死亡才是最大的快樂。

猙獰的小臉掛上一抹幸福的笑,她伸出滿是荊棘的小手,輕輕的拉起了南宮白衣的大手。「白衣,我們……終於……可以在一起了。」嘴角那幸福的笑容無限延伸,霎時間,整個大興王朝終於見到了耀眼的陽光。

這抹陽光是從她與白衣之間蔓延開來的,直至籠罩整個王朝的上空,一道美妙的彩虹緩緩地、緩緩地拉到了他們的腳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