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羅浮生深深地看了一眼葉紫涵,轉身離開。

葉紫涵除了無奈,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倒是葉一朵,拉著葉紫涵的手上樓:"媽咪,乾爹今天為什麼不住在家裡啊?"

葉紫涵有點不知道怎麼解釋,她想了半天,才開口道:"因為他今天有點事情,需要出去處理,所以,不方便住在家裡,朵朵就不要多問了,好嗎?"

葉一朵癟癟嘴:"好吧,你們大人的世界,真複雜,對了,媽咪,外公外婆什麼時候來看我呢,我都好久沒有見他們了,朵朵想他們!"

聽到葉一朵說父母,葉紫涵的眼眶,忍不住紅了紅:"他們應該過幾天就會來看你的,朵朵再等等啊!"

葉紫涵真心覺得自己不孝順,她生下朵朵之後,父母才知道。

可是,她又要帶著朵朵,又要躲著楚蕭。

可是,楚蕭每周都會去看父母,父母的行蹤,他很是清楚,就怕錯過找到自己的機會。

所以,葉紫涵每次跟父母見面,都是偷偷摸摸的。

老人家思念外孫女,朵朵也想他們。

每次說到這件事情,葉紫涵就覺得,自己真的太不孝順了。

葉一朵也感覺到了,自己提起外公外婆,自家媽咪這心情似乎就不好了。

她趕緊安慰葉紫涵:"媽咪,你是不是想外公外婆了,你別難過了,還有朵朵呢,朵朵會陪著你的!"

看著女兒這麼乖巧,葉紫涵紅著眼睛點了點頭:"恩,我知道,我們家朵朵是最乖的!"

葉一朵笑的開心:"恩,朵朵是最乖的,對了媽咪,我今天看到了那個跟我們撞車的叔叔,他長得好帥啊!"

葉紫涵的面色一緊:"你看到他了?"

葉一朵點點頭:"看到了啊,我看見媽咪也往外面看了,難道媽咪沒有看到嗎?如果媽咪非要給我找爹地的話,就照著那個叔叔找,朵朵肯定會非常喜歡的!"

聽到葉一朵的話,葉紫涵的心情一時間,複雜的難以言喻。

這是因為血緣的關係嗎?朵朵明明什麼都不知道。

可是,就是看了一眼楚蕭,葉紫涵就從她的聲音中,聽出了對楚蕭的喜歡。

她是不是太自私了,如果朵朵以後長大了,問自己要爹地,她要怎麼跟她說?

如果她知道了真相,會不會恨自己?

葉紫涵的心情很難受,葉一朵拽了拽她的胳膊:"媽咪,房間都到了,你怎麼還往前走,你要去哪裡啊?"

葉紫涵乾笑了一聲:"媽咪剛才想到一些事情,走過了,沒注意!" 墨容麟到碧瑤宮,是為了敲打許貴妃,如今飯也吃了,話也說了,他打算要走了,又覺得應該再寬慰她兩句,畢竟要拿她舅舅開刀了。

老神在在的坐了一會兒,許貴妃見茶涼了,說,「皇上,臣妾重新替皇上換杯茶來。」

墨容麟在神遊,有些心不在焉,隨口應了聲好。

很快,新茶送上來,擺在墨容麟面前,清香撲鼻,他聞了聞,贊道,「好茶。」

許貴妃笑得很端莊,「這是臣妾從家裡帶過來的茶葉,是高山茶,每年春秋採摘,取嫩芽炒熟,釀製而成,皇上若是喜歡,臣妾明日著人送到承德殿去。」

墨容麟笑道,「不必了,貴妃自個留著吧,朕那裡茶葉多著呢,貴妃這裡若是不夠,朕倒是可以給貴妃送些過來。」

許貴妃趕緊起身謝恩,謝完恩也沒有再坐下,含情脈脈看著墨容麟,「皇上,時侯不早了,臣妾陪皇上用完這杯茶,就歇息吧。」

墨容麟被她看得起了雞皮瘩疙,伸手端起杯喝了口茶,以掩飾內心的不安。

許貴妃今天是下了決心要留住皇帝的,她朝金鈴使了個眼色,金鈴帶著人悄無聲息的退了出去,把門關好。

許貴妃生性高傲,可她也知道,在皇帝面前,她的高傲並沒有什麼用,她得放低身段哄得皇帝高興才行。在府里的時侯,家裡的小姨娘很會哄人,給她爹又是捏肩膀,又是撒嬌,常常把爹哄進了她的屋裡。她看不起小姨娘的做法,但現在,她也只能這樣做。

她用小銀剪把燭芯拔了拔,放回去的時侯,繞到皇帝身後,雙手輕輕搭在皇帝肩上,想給他按摩放鬆一下。

墨容麟本想避開,又覺得自己應該挑戰一下,說不定這次他能挨過去。

只是那雙手一搭上來,他胃裡就開始翻騰,垂在兩側的手握成了拳,手背上青筋都爆起來了,終於還是挨不過去,「哇」一聲吐出來,艱難的開口,「你給朕吃了什麼……」

許貴妃嚇得半死,忙高聲呼叫,「來人,快來人啊,皇上吐了!」

墨容麟一邊吐,一邊還不忘喝斥她,「閉嘴!」

知道皇帝和貴妃單獨呆在屋子裡,外頭的王長良和四喜都高度緊張,聽到喊聲,立刻沖了進去,金鈴也想跟進去,寧十七跟閃電似的竄過來,攔住了她,眼神比冰還要冷,嚇得她一哆嗦,貼著牆不敢動了。

王長良和四喜把皇帝扶出來,匆忙朝承德殿去了。許貴妃追到門口,望著黑夜中的漸行漸遠的龍輦,有些欲哭無淚,為什麼每次都這麼不順利……

她倚在門邊,聽到金鈴輕聲問她,「娘娘,皇上怎麼了?」

許貴妃回過神來,想起皇帝那句話:你給朕吃了什麼?

她臉色大變,腿一軟,身子就要往下滑,被金鈴一把摟住,驚道,「娘娘,你怎麼了?」

許貴妃有些六神無主,問金鈴,「撒下去的菜呢?」

「在廚房。」

「誰也別讓動,擺在那裡,本宮,本宮要親自去,驗驗。」她說著話,搭著金鈴的手臂往小廚房走。

長長的銀針探進菜里,一盤盤查過去,並沒有任何問題,許貴妃鬆了一口氣,吩咐底下人,「這些菜先擱著,回頭或許有人要來查驗。」

奴才們個個面帶驚惶,不知道出了什麼事,看貴妃神色有異,想到皇帝剛才急匆匆離去,心裡越發不安起來。

墨容麟在回承德殿的路上,吩咐四喜,「去請太醫來。」

四喜問,「叫魯醫正過來么?」

墨容麟想了想,「不用,叫個醫丞就行。」

四喜明白他的意思,撒腿就往太醫院跑。

叫來的醫丞姓劉,並不知道是為皇帝看病,平日里皇帝有個頭疼腦熱,那都是醫正的事,他們這些小嘍嘍最多打個下手,所以到了皇帝跟前,他有點懵,上前行了禮,小心翼翼問,「皇上,您哪兒不舒服?」

墨容麟的臉色看起來還是有點差,那種難受勁,他無法形容,好在他機靈,推說是吃壞了肚子,既是吃壞了肚子,不找太醫來瞧,會讓人生疑,所以才讓四喜找個小醫丞,好糊弄。

他說話有氣無力的,「朕肚子有點不舒服,許是吃雜了東西,你給開點葯吧。」

劉醫丞說了聲是,打開藥箱在裡頭翻找了一通,找出一個小瓶子,從裡頭倒出三顆黑不溜秋的丸子,恭恭謹謹的說,「皇上,這是治腸胃的葯,和水吞下就成,若是夜裡還不舒服,再喚臣過來。」

墨容麟坐著沒吭聲,王長良說,「多謝醫丞了,您先請回,奴才會侍侯皇上服藥的。」又叫四喜,「送醫丞回去。」

劉醫丞受驚若寵,連連說不敢當,皇上跟前的人,個個腰杆子都比他的粗,怎麼敢勞駕公公相送,不敢多停留,背著藥箱趕緊出了殿門。到了外頭,冷風一吹,他清醒過來,突然一巴掌扇在自己臉上。

皇上瞧病,是要詳細記檔的,在哪裡吃了什麼東西,是肚子疼,胃疼,還是腸攪疼?怎麼個疼法,針扎疼,還是攪得疼?疼的時間有多久,是一直疼,還是一陣陣疼?都得記錄清楚,可他呢,不但什麼都沒問,連皇帝的脈相都沒探,就給了葯,給的還是常備的腸胃藥,那種葯平時宮女太監肚子疼也吃的……

他驚魂不定的站在路邊,只盼著天上下來一道閃電把自己劈死就算了,明日魯醫正過來,鐵定饒不了他。

承德殿里,墨容麟在發脾氣,砸了藥瓶,砸了茶杯,還砸了一個青花瓷瓶。

他打小養成了諱莫如深的性格,很少這樣發脾氣,可是今天晚上的事情讓他深感無力,明明做了這麼多,努力了這麼久,卻一點成效都沒有,做為一個君王,這種不受控制的感覺實在太糟糕了。

現在宮裡攏共才五個女人,他還能找各種借口做推辭,三年後選秀,會迎進來一大群女人,到那個時侯,他該怎麼辦,怎麼堵天下幽幽之口?

他對男女之事並不感興趣,但做為皇帝,他得有子嗣啊,得有人在他百年之後繼承王位,他把臉埋在掌心裡,心裡湧起從未有過的灰心和絕望。 葉紫涵安頓好葉一朵,看著她入睡,她這才回房間。

因為晚上遇見楚蕭的緣故,葉紫涵很晚才睡著。

第二天早上。

葉紫涵起床后,發現羅浮生已經來了。

羅浮生坐在沙發上,手裡還拿著筆記本電腦,似乎在處理公事。

葉紫涵下樓,輕咳了一聲,羅浮生抬頭:"你起來了!"

葉紫涵點點頭:"恩,起來了,你今天怎麼過來這麼早!"

羅浮生看了看時間:"不早了,都九點多了!"

葉紫涵有點囧,好吧,是她起來的太遲了。

往常,羅浮生就算是住在這邊的時候,早起也會直接在房間里,她下樓的時候,他聽到動靜才會出來。

今天這樣,倒的確讓葉紫涵有點不自在。

葉紫涵看著羅浮生,輕咳了一聲,轉移了話題:"對了,你打算今天回去,對吧,我記得你買的是下午的機票!"

羅浮生看向葉紫涵,目光有些複雜。

他點了點頭,開口道:"本來,的確是這樣計劃的,只不過,臨時有點事情,我今天不打算回去了,這次,我要在臨海市多住段時間。"

羅浮生的話語很平靜,而且,他也說了是臨時有點事情。

可是,在葉紫涵看來,卻不是這樣,。

葉紫涵估摸著,應該是因為昨天看見楚蕭的緣故。

不然的話,羅浮生也不會做這麼衝動的決定。

想到這裡,她皺眉道:"那你不會去,公司那邊怎麼辦?你的公司可在米國,你總不能一直待在這邊吧!"

羅浮生看了一眼葉紫涵,平靜的開口:"你不用管這些,公司那邊有我爸媽呢!再說,他們老是讓我相親,我也不想回去,待在這邊,還能清凈些!"

葉紫涵無奈的看著他:"那好吧,多了,你剛才說是臨時有事情,才打算留下來的,能跟我說說,是什麼事情嗎?"

羅浮生似乎早就準備告訴葉紫涵了一般,他開口道:"其實,這件事情,也沒有什麼不能說的,我打算留下來,一則可以照顧你跟朵朵,二則,現在電腦辦公很方便,我也不一定非得回去,三則,我發現,雲朵朵也來了臨海市,這次,我打算主動去接近她,讓她跟我成為朋友,我想見見我的親生父母!"

葉紫涵的神情有些複雜:"可你待在這裡,你的親生父母應該也不會來臨海市吧!"

羅浮生笑了笑:"我只是先從雲朵朵下手,又沒有說,非得在這裡見他們!"

葉紫涵總是有點擔心,她更多的是為雲朵朵考慮。

畢竟,雲朵朵是個女孩子。

她看著羅浮生,開口道:"其實,你可以去結識雲軒,按照血緣來講,他是你親哥哥,他應該很容易跟你成為朋友的,這樣,你以後借口去他們家玩,就可以見到你的親生父母了!"

羅浮生還是搖頭:"不,雲軒……他不合適,他常年跟在楚蕭身邊,心思敏感多疑,我怕他會去調查我的身份,把當年的事情查出來,這對我養父母不好!"

葉紫涵看著他,無奈的搖搖頭:"好吧,我也只能尊重你的想法,只不過,你這還真是左右為難,要同時兼顧,真的是聽不容易的!"

羅浮生笑了笑:"其實,沒什麼為難的,只要我在乎的人不受傷,我甘之如飴,對了,我接下來,可能要在你這裡,住上一陣子,你不介意吧!"

現在的羅浮生,跟昨晚要去酒店住的那個男人,似乎一點也不一樣,態度一夜之間,就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葉紫涵笑著點點頭:"當然可以啊,只要你不嫌棄我這裡,住多久都行,再說了,你以前又不是沒有住過,客氣什麼!"

羅浮生笑了笑:"恩,我沒有客氣,就是跟你說一下!"

葉紫涵笑了笑:"哦,對了,你吃早飯了嗎?"

羅浮生點點頭:"早上起來,在酒店吃的,你跟朵朵還沒有吃吧,你們先吃!"

葉紫涵點了點頭。

葉一朵剛剛從房間里走出來,就看見自家媽媽和羅浮生說話。

她笑著跑過去:"媽咪,乾爹,你們在說什麼呢!"

葉紫涵笑了笑:"你乾爹要在我們家住上一段時間,開心嗎?"

葉一朵連連點頭:"開心,真好,又有人陪著我玩了!"

葉紫涵笑的無奈:"去洗手,我們先吃早飯,吃完早飯再玩!"

葉一朵乖巧的去洗手。

看著葉一朵離開,羅浮生笑著開口道:"要不今天,我們去商場吧,我想給朵朵買幾個玩具熊,昨天,我還聽見朵朵跟我嘀咕,自己想要新的夥伴呢!"

葉紫涵倒是沒有聽女兒這樣說。

但是,如果女兒真的這樣說了,那就說明,她是真的想要抱熊了。

而且,最近天氣變了,她也要給小丫頭準備換季的衣服了。

想到這裡,她點了點頭:"那行,你要是上午沒事的話,我們帶著朵朵去商場!"

羅浮生點點頭:"當然可以!"

羅浮生在客廳里拿著電腦辦公,葉紫涵和葉一朵去吃早飯。

他們吃完早飯,到了商場的時候,已經上午十點半了。

葉紫涵看了看時間,笑著開口道:"我們估計逛一會,就要吃飯了!"

羅浮生笑著開口道:"這個商場的頂樓,新開了一家餐廳,味道還是很不錯的!"

葉紫涵轉身驚訝的看著羅浮生:"新開的,我都沒有吃過,你居然吃過了!"

羅浮生笑著搖頭:"沒有,這次回國,談生意的時候,聽到別人順口提起來的,我就想著,帶著你跟朵朵一起來嘗嘗,正好,我們逛街累了,就去吃飯,吃完還能接著逛,時間剛好!"

葉紫涵笑著點頭:"還是你考慮的周到,逛街吃飯的時間都安排好了,似乎也沒有那麼緊張了!對了,你下午沒什麼事情吧,你要是忙的話,你就去忙,我跟朵朵兩個人逛逛就好!"

羅浮生搖頭:"我能有什麼事情,這次來臨海市,該處理的事情,都已經處理完了,剩下的私事,你懂得,記不得,需要慢慢來!"

葉紫涵點了點頭,兩個人就帶著羅浮生進了商場。

小丫頭葉一朵,不管走到哪裡都是活波的。

他們到了玩具店,小傢伙抱著玩具熊,就是不願意撒手。

命運道標 羅浮生大手一揮,跟葉一朵說:"朵朵,這些玩具熊,你是不是都很喜歡,你要是都喜歡的話,乾爹全都給你買下來!"

葉紫涵沒想到,羅浮生這麼縱容葉一朵。

葉一朵是小孩子心性,羅浮生說完,她一聽,能全部買下來,開心的連連點頭。

羅浮生立即就要去告訴店員,把店裡的玩具熊全都送到葉紫涵現在住的別墅區。

結果,他剛走了一步,就被葉紫涵拉住了:"羅浮生,你這樣不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