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艾濃濃在原地站了一會兒,忽然扭頭轉身就跑出去。

她要追上孟星辰,要質問他還有沒有良心,竟然連奶奶去世了都還要利用來威脅她。

他還是人嗎!

孟星辰走出去之後,他臉上原本邪佞的笑容消失得乾乾淨淨,取而代之的是冰冷陰鷙的表情。

卑鄙?

或許是吧。

隨便艾濃濃怎麼想好了。

如果不是他買下那塊地皮,那裡早就被建成商場了,還怎麼保住艾奶奶的墓地?

至於艾濃濃的誤會,就隨她去好了。

孟星辰自嘲地想著,反正自己在他的心裡也不是什麼好人。

同一時刻。

呂曼曼帶著小太陽回來了。

他們在遊樂園玩了一天,小太陽玩累了,現在睡著了,乖乖的被呂曼曼給抱在懷裡。

呂曼曼本來有給艾濃濃打電話的,可惜電話一直關機。

她以為艾濃濃的手機沒電了,也沒有多想,抱著小太陽回來了。

當呂曼曼抱著小太陽走出電梯的時候,剛剛好就遇到了準備按下電梯按鈕的孟星辰!

四目相對,呂曼曼幾乎是在第一時間就認出了孟星辰!

她的腦子嗡的一下,該死!

孟星辰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濃濃呢?

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孟星辰一開始並沒有注意到她,奈何呂曼曼的視線太過震驚,想不注意到她都很難。

他的黑眸在她的臉上淡淡掃過,認出了她是艾濃濃的同學,兩人一起去了美國留學。

孟星辰的視線很自然的落在了她懷裡的孩子身上。

這孩子看起來有三四歲的樣子,乖乖地趴在呂曼曼的肩頭,看起來睡著了,一動不動的。

冷帝在側吾恩寵無盡 呂曼曼呼吸一緊,抱著小太陽的手緊了緊。

完了!

他是知道小太陽的存在了嗎?

呂曼曼下意識就想要跑,可她抱著一個孩子,怎麼都跑不掉的。

孟星辰原本還真沒有和她說話的打算,可看到呂曼曼那副如臨大敵,好像見了鬼似的表情,他不屑地冷哼了一聲:「你結婚了?」

「啊?」呂曼曼一臉錯愕。

就在這時候,艾濃濃從屋子裡沖了出來。

見到這一幕,艾濃濃差點心跳驟停!

瘋了!

居然被孟星辰給碰到了小太陽和呂曼曼!

本來以為死定了,小太陽一定會被搶走,忽然聽到孟星辰那句問話。

電光火石之間,艾濃濃的腦子裡突然冒出了一個念頭,孟星辰難道是以為呂曼曼結婚了,懷裡的孩子是呂曼曼的?

這麼想著,艾濃濃拚命的給呂曼曼打眼色。

呂曼曼看到艾濃濃臉都嚇白了,還拚命給她使眼色,一時間還沒有反應過來。

「你在害怕什麼?」孟星辰又問了一句,語氣里已經帶上了疑問。

呂曼曼下意識地抱著孩子後退了一步,嘴唇不停地顫抖。

小太陽是她看著出生,看著長大的。

小太陽是艾濃濃的命,也是她的心肝寶貝。

呂曼曼絕對不會讓孩子被孟星辰給搶走!

「說話!」孟星辰危險地眯起眼睛,視線牢牢地鎖定了呂曼曼的臉,不錯過她臉上的任何一個表情。

這女人這副做賊心虛的樣子,該不會有什麼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小太陽被呂曼曼給抱得太緊了,有些不舒服,小嘴打了個哈欠,小身子扭了扭,眼看著就要醒過來了。

孟星辰的視線也看向了小太陽,心裡湧起一股莫名的,說不出的奇異感受。

他竟然想伸手去抱抱一個陌生的孩子?

可這是呂曼曼的兒子啊!

他為什麼會有這種奇怪的想法?

看著那個小小的,軟軟的小孩,孟星辰生平第一次產生了想抱一抱孩子的想法。

心底莫名的對那個軟乎乎的小糰子,生出了親近之感。

可他和呂曼曼明明沒有什麼交集啊!

孟星辰稍微糾結了那麼一下,艾濃濃再也忍不住了,沖了出來。

她擋在了呂曼曼和小太陽的面前,沖著孟星辰冷笑道:「孟總真是好本事,不僅欺負我,還要欺負我的朋友和小孩嗎?」

她這麼橫眉冷對的指責,讓孟星辰心頭那點想法頓時就消散了。

他倒是沒有懷疑這個孩子是他的,當初艾濃濃明明就「流產」了。

名門寵婚:老婆太迷人 艾濃濃轉過身,背對著孟星辰,故意沖著呂曼曼說道:「曼曼,你帶著你的孩子離開吧,這裡的事情跟你們無關。」

呂曼曼總算是沒有傻到家,看到艾濃濃眼睛都眨得快要抽筋了,她終於明白了。

「對啊,我早就結婚生子了,這就是我的寶寶!」 呂曼曼沒好氣地沖著孟星辰說:「要不是你耽誤了濃濃,她也早該和我一樣結婚有孩子了!而不是被你害得流產,遠走他鄉,你現在還有臉找上門來!」

罵完之後,心裡是痛快了,不過看到孟星辰那難看得快要滴水的陰沉臉色,呂曼曼又很沒出息的慫了。

孟星辰冷冷的眼神掃過來,呂曼曼自動閉嘴了。

孟星辰沒心情和這個女人糾纏,她懷裡的那個孩子,他也沒有再多看一眼的心思。

這時候,電梯門開了,孟星辰長腿邁進了電梯。

電梯門緩緩關上,遮住了他俊美卻冰冷的面容。

艾濃濃狠狠鬆了一口氣,才發覺後背早已經冷汗涔涔。

呂曼曼也被嚇得不輕,要不是她的懷裡還抱著小太陽,她早就嚇得腿軟摔倒了!

「濃濃……」

「先回去再說!」艾濃濃怕孟星辰去而復返。

從呂曼曼的手裡接過了小太陽,艾濃濃低頭,心情複雜地看著這張和孟星辰一模一樣的小臉。

幸好剛才孟星辰沒有看到小太陽的臉,否則根本瞞不住!

回去了房子里,艾濃濃把小太陽抱回了房間。

聞到了媽咪身上熟悉溫暖的問道,小太陽吃著手指,再次睡著了。

艾濃濃給小太陽蓋上被子,轉身出去了。

客廳里,呂曼曼正焦急地走來走去。

看到艾濃濃出來,呂曼曼立刻沖了上去,緊張地說道:「濃濃,現在怎麼辦?孟星辰怎麼會找上門來?他到底知不知道小太陽的事情?」

一連串的問題,讓艾濃濃也不知道該先回答哪一個才好。

艾濃濃愁眉苦臉的在沙發上坐下來,將那份合同書遞給了呂曼曼,「他來就是為了這個。」

「這是什麼?」呂曼曼疑惑地接了過去。

看到第一排字就瞪大了眼睛。

快速地看完之後,呂曼曼氣呼呼地說道:「怎麼可以這樣?你沒有答應他吧?」

艾濃濃搖頭苦笑:「他用奶奶的墓地來威脅我,說他已經買下了那一片的地,如果我不同意的話,他就要毀掉奶奶的墓地。」

「他實在是太過分了!」呂曼曼義憤填膺地說:「艾奶奶以前對他也不錯的,他怎麼能忍心下手?」

總裁的點心小妻 艾濃濃閉了閉眼睛,嘴角溢出一抹苦澀,「我應該慶幸,他還不知道小太陽的存在。」

說到這個,呂曼曼也是后怕不已。

幸好剛才沒有被孟星辰看到小太陽的臉,否則這父子兩個臉就跟一個模子複製出來的一樣,根本沒有辦法隱瞞!

「那你現在準備怎麼做?真的要答應和孟星辰結婚嗎?」呂曼曼擔心地問。

「我不知道。」艾濃濃痛苦地說:「我現在最怕他發現小太陽的存在,小太陽是我的***,我絕對不能讓小太陽被搶走!」

艾濃濃沉默了許久,忽然說道:「曼曼,我打算今晚就去墓地,把奶奶的骨灰偷出來!」

「你瘋了?」呂曼曼驚訝地張大了嘴巴。

「這是唯一的辦法了。」艾濃濃的眼中閃著堅定的光芒,「我這次回國,本來就是專門回來看看奶奶的。我不能讓奶奶去世了也不安寧,我要把奶奶的骨灰偷出來,再找個地方重新安葬。」

「那小太陽怎麼辦?」呂曼曼忍不住問道。

「這樣好了,我們分頭行動。我去墓地偷骨灰,你帶著小太陽去機場。我們在機場見面,等我來了,我就帶著小太陽回美國!」

呂曼曼略一思考,咬牙點頭,「好,就這麼辦!」



當晚,月黑風高。

雖然孟星辰警告過了,讓她不要擅自行動,可艾濃濃還是決定搏一把。

艾濃濃穿著一身黑色,背上背著一個大包,裡面裝著鐵鍬。

她一個人,在夜色中來到了公墓的外面。

公墓裡面黑漆漆的一片,一座座的墓碑聳立。

時不時的傳來幾聲夜梟的叫聲,很是陰森恐怖。

艾濃濃吞了口唾沫,暗暗在心裡給自己加油。

不要怕!

奶奶的在天之靈一定會保佑她的!

這時候,她的手機突然響了。

想象下,在半夜陰森恐怖的公墓里,忽然響起了手機的鈴聲。

這個手機是艾濃濃的舊手機,她的手機在車上給扔了,還沒有來得及買新的,幸好有箇舊的可以將就用。

這箇舊手機鈴聲特別大,在公墓響起,差點沒把艾濃濃給嚇死!

她手忙腳亂的接通了電話,原來是呂曼曼打過來的。

「濃濃,我已經帶著小太陽去機場了。」

「好,你幫我照顧好小太陽,我很快就去機場和你們會合!」

「那你小心點!」

收起手機,艾濃濃咬牙,彎腰進了公墓。

她打著手電筒找了半天,卻沒有找到奶奶的墓碑。

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她記錯地方了?

就在艾濃濃在公墓里亂轉的時候,忽然一道強力的手電筒照了過來。

「有小偷,抓住她!」

艾濃濃心裡一驚,想也不想的拔腿就跑。

然而很快就有人追了上來,把她給抓住了。

「你們放開我!放開我!」

那幾個人把手電筒照到艾濃濃的臉上,冷冷說道:「放了你?哼!你難道不知道這裡已經被孟氏集團買下來了,屬於私人領地。你半夜三更擅自私闖,你肯定是小偷!」

艾濃濃被強力手電筒照得眼睛都睜不開了,「我不是小偷!這裡是公墓,我是來拜祭我奶奶的!」

有人把她背上的包給扯了下來,鐵鍬掉在了地上。

「你半夜三更帶著鐵鍬來拜祭嗎?還說不是小偷!」

「我真的不是小偷!」艾濃濃辯解道:「我喜歡半夜來公墓拜祭不行嗎?有哪條法律規定了不許半夜來拜祭?孟氏集團憑什麼買下別人的墓地!這是強佔私人產業!」

「你少在這裡狡辯了!你難道不知道這裡的墓地早就拆遷了,剩下的墓地全是空的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