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你們美方聯盟人這是什麼意思?我再給你們說一遍,我們到這裡來就是為了你們的雇傭,雖然還有一些其他方面的事情,但我醜話說在前面,這些事情跟你們沒有任何的關係,如果你們想要參與進來的話,那我早就已經開給你們一條路了,500億美金就可以讓你們參與進來,但你們認為這個價格太貴了,所以你們不會參與進來,現在你們也就別再問這個事情,如果你們想要問這些事情的話,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現在我們也不想談這件事情了,如果你們再去暗中調查我們,那我們的合作就到此為止,以後不管發生了任何事情,就當我們是陌生人。」

魔教當中的人說完之後,立刻就從這個地方離開了,根本就沒有給這些美方聯盟人說話的機會,美方聯盟人也是臉上有些無奈,到底是談了什麼樣的事情呢?他們到這裡來是幹什麼的呢?為什麼每次說起這些事情的時候,這些傢伙基本上都是這個態度,根本不會多說一個字的,如果以後也是這個樣子的話,雙方之間該如何的合作呢?每個人都是有自己的好奇心的,他們認為魔教當中的人到這裡的確是有事情,至於這些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些人目前都沒有想明白,如果要是能夠想明白的話,以後就絕不是這樣的結果了,看看這些人到底想要幹什麼,這裡或許有一個重大的秘密。

「你看到了沒有?每次當我們提起這件事情的時候,他們的臉上都非常的不自然,我也找人去調查了這個地區,但並沒有發現任何的事情,真不知道這些人是為什麼來的,他們在全世界也是一個大型組織,在各地都有自己的勢力,如果這裡有什麼好事情的話,那就代表著非常的嚴重,我們可不可以跟國內商量一下,500億美金的數量雖然不少,但如果能夠讓我們獲得長足的發展,這也是一個非常值得的事情,畢竟能夠讓他們看中的東西不多,我們如果能夠套出來的話,對我們也是一個非常好的事情,不知道我們可不可以進行申請呢?」

另外一個傢伙突然說到,當他把這些話說出來的時候,其他人都跟看傻子一樣看他,你以為這是一筆很少的錢嗎?這可是500億美金呢,雖然他們這個部門有很多的資金,但500億美金也絕對不是一個小數,如果全部都用在這個沒有任何回報的計劃上,上面的人肯定會不願意的,到時候出了這麼多的事情,誰又能夠對這些事情進行解釋呢?萬一最後解釋不通的話,大部分的人都需要對這件事情負責的,大家的腦袋可不是傻子,誰也不希望對這件事情負責,萬一要是出了什麼問題的話,誰又能夠承擔得起呢,到時候這件事情該誰來承擔?這個損失應該讓誰來做也是一個大問題。

「你是不是腦子裡有什麼漿糊了?這件事情能這樣解決嗎?先不說他們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就算我們把500億美金放在這裡,就算我們塞到了他的口袋裡,你認為這個傢伙能把該告訴我們的事情說出來嗎?你認為他們真的會這麼做嗎?這絕對不是一個小數目的,我勸你把這個念頭給打消了,這也不是我們這些人能夠完成的,如果我們這些人能夠把這個任務給完成了,那我們何必要待在前線呢?我們老早就在美方聯盟好好的享受生活了,雖然國內也不見得多麼安全,但至少比我們現在這個地方要好的多,你做事情的時候最好先動動腦子,有些事情不是這樣想的。」

另外一個傢伙也推門出去了,真搞不清楚這個傢伙到底是怎麼想的,竟然想著按照人家的思考方式來解決問題,如果真的能夠解決這500億美金的話,大家現在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有些事情真的能夠解決嗎,當然是不可能的事情,魔教當中的人既然已經是在這裡了,那就說明這裡肯定有問題,他們大動干戈的在這裡尋找什麼,如果我們能夠知道的話,當然可以支付這一筆錢,如果我們不知道什麼這一筆錢就當做人家的活動經費,就算美方聯盟財大氣粗的也絕對不可能去做這樣的蠢事的,這種事情也沒有人會去做的,除非自己的腦子裡進水了,要不然的話沒人會做這樣的事情。 當初魔教和這個聯盟進行合作的時候,雙方的確是談了一個這個事情,但是魔教開的價格實在是太高了,500億美金就讓他們明白到這裡來是幹什麼,而且也會給他們情報共享,所以聯盟方面想都沒想,認為這是魔教方面的一個圈套,怎麼可能會有那麼昂貴的消息呢?真以為我們這些人沒有做過消息的生意嗎?在國際上也經常販賣消息的,根本就沒有價值500億美金的生意,所以他們認為這完全是坑錢的,這些傢伙根本就不相信,魔教當中的人也就不說什麼了,本來他們也沒有想著消息共享,所以也就開一個價格把你們給擋回去,如果你們要問的話,那就把這個錢給拿出來。

魔教當中的人離開之後,她們也在觀察有沒有人跟蹤她們,其實魔教當中的人之所以到這裡來,是因為他們內部有人感覺到了,在這附近有一個天才地寶要出事了,至於這個東西是什麼玩意兒,但他們這些人都不知道,他們只知道要在周圍地區出來,所以他們就提前過來了,如果魔教當中的人直接過來,全世界各大勢力都會盯著的,他們也會想辦法到這裡來的,那個時候難度可就加大了,但現在聯盟的人找上他們了,這也就是給了他們一個枕頭,本來就想著要睡覺了,誰知道人家把枕頭給送來了,這要是不趕緊過來的話,難道我們的腦子有問題嗎?

「根據我們總部的命令,那件東西也就是這兩天了,最近千萬不要出什麼紕漏,不管聯盟和理事集團鬧成什麼樣子,都跟我們沒多大的關係,如果要是我們深入的進去,那我們的人手肯定是不夠的,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十分致命的事情,所以不管他們發生了什麼,都跟我們這邊沒關係,也別管他們那邊是個什麼情況,如果他們想要我們幫忙的話,隨便找個理由搪塞過去就是了,堅決不能夠觸動我們的人,現在我們的人十分的寶貴,絕不能夠在這件事情上出紕漏,我們必須得保證那件東西是我們的。」

黑衣人非常嚴肅的說道,周圍的這些人也都點了點頭,如果要是繼續這樣的話,誰也不知道以後的結果是什麼,所以現如今大家最好還是聽從命令,如果以後要是出來解決不了的事情,如果你們這些人不聽從命令,那就別怪上面不給你面子了,現在的情況大家都明白,咱們到這裡來不是跟李氏集團為敵的,也不是幫著聯盟的人辦事兒的,咱們到這裡來是為了那件寶貝,也有可能是一個人什麼的,反正只要是咱們這邊需要的,咱們就得把這玩意兒給帶回去,這關乎到魔教的百年基業,這才是他們出現在這裡的一個重要原因,世界上其他的大型組織也在懷疑,但他們並沒有派太多的人過來。

「最近我們也在觀察,除了我們的人之外,其他人根本就沒有到這裡來,如果真要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的話,恐怕只有三方人馬爭奪,一邊就是我們這些人,另外一邊就是聯盟的人,最差的就是李氏集團的人,可如果李氏集團的人帶來援軍,那個時候我可就不好說了,李氏集團這些年也是悶頭髮展的,他們發展的可是相當不錯的,如果他們的人真的過來的話,咱們這些人可能會抵擋不住的,都怪廖忠誠那個傢伙了,一下子讓我們損失了那麼多的紅衣祭司,讓我們的戰鬥力持續下降,這個時候得讓總部給我們援軍了,要不然寶貝真的出事的話,我們這些人可是搶不回去的。」

魔教當中的人也感覺到了壓力,當初他們出現在這裡的時候,除了李氏集團和聯盟的人之外,基本上並沒有其他大型勢力出現,現在也僅僅是出現了他們的探子魔教,在全世界範圍內都有自己的消息靈通人士,那些人並沒有想著在這個地方增加自己的人,所以那些人還不知道魔教打的是什麼主意,一旦那些人知道了這個消息,按照魔教現在的這些人吧,肯定是壓不住那些人的,所以必須得派遣援軍過來了,這都已經有不少的紅衣技師在這裡了,如果要繼續派遣援軍過來的話,魔教總部那邊的防禦就有可能有些空虛了,不過想到那個即將出來的寶貝,大家還是覺得應該增加人手。

「你說的這個事情很重要,我會馬上跟總部那邊商量的,不過總部那邊也是有難處的,本來我們這一次就帶出來了那麼多的人,如果要是繼續從總部那邊抽調人手的話,對我們來說也是沒什麼好處的,所以我們必須得有自己的一些想法才行,讓我們這邊的人多承擔一些事情,只要總部那邊有其他的想法,咱們這邊也能夠獨當一面,這樣大家的用處就顯現出來了,等我們回去的時候升官發財也就指日可待了,如果什麼事情都依靠總部那邊來解決,那也就沒有必要養著我們這些人了,我們的用處很有可能會下降很快的,這一點你們比誰都清楚,所以還是老實一點比較好。」

這個傢伙是魔教的老人了,對於魔教上層的想法掌握的比較精確,下面的人雖然都是紅衣祭司,但這些人進入魔教的時間並沒有太長,當然是相對於這個黑衣人來說,如果是跟一般的魔教較重比起來,他們這些人都是元老級別的,但如果跟這個黑衣人比起來,他們就算是一些小年輕了,所以現如今的事情也沒什麼好說的,只要是聽這個傢伙的,以後大家都有比較寬敞的路去走,她們也跟著這個傢伙很長時間了,就算這個傢伙有二心的話,那也絕不能虧待他們的,這一點還都是非常清楚的,所以這些傢伙都已經準備好了,以後變成個什麼樣子,大家慢慢的去想就是了。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廖忠誠終於是跑回去了,當廖忠誠出現在李天的辦公室的時候,這個傢伙用最快的速度描述完了自己所知道的李天猜測的也是這樣,但並沒有人給自己證實,現在聽完了廖忠誠的話之後,更加確認這些人沒安好心了,他們之所以會出現在這個地方,絕不僅僅是為了幫助聯盟的人,但李天並沒有辦法找到消息,自己在魔教當中並沒有其他的安插人員,所以如果想要知道的話,那必須得從這些人的嘴裡得到一定的消息,今天就算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因為李天要親自帶隊去襲擊他們的據點,到時候抓回幾個人來,把他們的嘴巴撬開不是難事兒。

「今天晚上的行動你就不要參加了,我知道你可能對他們有所了解,但我剛才看過了你的身體,如果你執意參加這次行動的話,對你的身體沒有任何的好處,就算我們的行動失敗了,我也不希望你在這件事情上冒險,你的身體可是一輩子的事情,如果在這件事情上遭受到什麼樣的損害,你覺得我的內心能夠過得去嗎?況且你的年紀也已經不小了,突破的可能並沒有多少,所以你的身體要異常的寶貴,你必須得好好注意你的身體才行,萬一要是出了什麼麻煩的話,就算是我也是無力回天的,自然界的一些規律是沒有辦法逆轉的,這一點你比我更加的清楚。」

聽說了今天晚上的行動之後,廖忠誠就希望自己也參加今天晚上的行動,但沒想到被李天言辭拒絕了,剛才李天已經查看了一下這個傢伙的身體,現在已經是病入膏肓了,本來如果能夠得到及時的治療,這絕對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已經耽擱了這幾天,這就已經是讓廖忠誠損失慘重,不過李天還是有能力調理的,但這都是有一個前提條件的,廖忠誠必須得老老實實的修養,如果再去參加這樣的活動,恐怕大羅金仙來了也沒辦法,正是基於這樣的考慮,李天才不允許這個傢伙過去,聽完了李天這些實在話,廖忠誠也只能是點點頭了,年紀熬不過去啊。

很多人都憑自己的想象,認為這些修真之人什麼事情都能夠做好,但真正的情況是這樣嗎?如果他們什麼都能夠做好的話,她們也就不需要搭理天地規則了,只要是生活在這個世界上,天地規則就是你必須要看到的,如果你連這個也沒有辦法面對的話,那就什麼也別說了,所以當李天說完之後,廖忠誠的內心也有一些不舒服,畢竟當人變老了之後,內心當中都是感覺到不舒服的,如果要真的這個樣子的話,廖忠誠都感覺到自己沒什麼活頭了,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廖忠誠的臉上不怎麼好看,李天也就從這裡出去了,給這個傢伙一定的消化時間,這是任何人都避免不了的。

對於今天晚上的行動,李天這邊準備的是不錯的,除了之前來的那些修真者之外孫強還從非洲調動來了一批厲害的槍手,這些人都是經過實戰的,而且他們都有非常豐富的臨場經驗,如果他們這些人都不行的話,那世界上也就沒有其他的特種兵能行了,別看美國的三角洲部隊非常厲害,但如果跟他們對上的話,最後到底誰能夠獲勝,恐怕只有上帝知道了,這些人就是如此的有自信,因為人家完成了一系列的訓練,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那些訓練都不算是什麼事兒的,只要自己想完成這件事情,那就能夠非常容易的完成,這一點大家都是非常清楚的。

「醜話我先說在前面,今天晚上的任務跟以前不一樣,我們要面對的敵人也跟以前不一樣,我知道你們以前都是非常出色的,但你們面對的都是一些歌劇一方的領頭人,她們手下或許有好幾百的武裝分子,但他們的手下並沒有修真者,當你們面對他們的時候,你們的確是能夠做到遊刃有餘的,但今天我必須得告訴你們,我們今天的敵人比他們要厲害的多,雖然他們不會使用熱武器,但他們冷兵器非常厲害,如果真的要跟他們對抗的話,我相信你們這些人是沒有能耐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大家最好老老實實的,出了什麼事情的話,我這邊可是不負任何責任的,都把自己的武器檢查一下。」

當李天推開門的時候,孫強正在這裡做戰前動員,這些事情也讓孫強有些生氣,這些傢伙原來從國內出去的時候全部都是一群生瓜蛋子,但是在非洲歷練了這麼長時間,他們認為自己的本事非常強悍了,有的時候孫強說話也不怎麼聽,今天已經給他們警告了,但這些傢伙表現的還是有些懶散,認為這些敵人跟非洲的差不多,所以孫強才把這些話說給她們,本來李天眼納悶兒呢,孫強這個傢伙是出了名的愛民如子,怎麼可能會把這些話說出來呢?原來是這些傢伙翹尾巴了,今天晚上也該讓他們去看看,那些人跟原來的敵人是完全不同的。

本來這些人還有其他的話呢,看到李天從外面走來了,這些人都把自己的嘴巴給閉上了,對於自己的這個老闆,他們都是非常佩服的,老闆在非洲也是露了一手的,讓非洲的很多人都看到了,如果要是繼續這麼幹下去的話,對他們可沒有任何的好處,別看他們這些人現在很厲害,但如果跟老闆比起來的話,那實在是差得遠了,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當李天出現的時候,這些人都把自己的嘴巴給閉上了,就害怕老闆挑出他們的毛病,如果老闆厭惡了這個人的話,那他在里氏集團內部是寸步難行的,根本就別提什麼發展空間了,以後能不能過日子都是一個困難的事情。

「看起來你們這裡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剛才孫教官說的話不錯,我知道你們在非洲完成了很多漂亮的任務,而且讓你們的對手提到你們名字的時候,都感覺到內心有些膽寒,但我還是要把醜話說在前面,就跟你們孫教官所說的一樣,你們所面對的敵人跟以前的敵人完全不一樣,如果以前的敵人戰鬥力是1的話,那麼今天晚上的人戰鬥力就是10,我絕對沒有危言聳聽,我會為我說出的話負責任,以前你們可能是百發百中的,但今天你們如果有1/10的命中率,這就已經是完成了集團交給你們的任務,集團在你們身上花的錢就沒有白花,你們記住我這句話就行。」

當李天進來的時候,很多人還是心存僥倖的,都想著李天是不是會把這些人給訓一頓,讓他們知道現在的真實情況,但是當李天說完這些話之後,他們都感覺到可能是自己做錯了,在李氏集團的內部,任何人都有可能做錯事情,但唯獨他們的老闆是做不錯事情的,為什麼這些人會這麼想呢?看看李氏集團的發展軌跡就知道了,一個從縣城出來的小集團,現在已經稱霸全世界了,在全世界各地都擁有自己的分佈,而且涉及到了十幾個行業當中,基本上都是這些行業當中的知名企業,如果老闆是一個蠢貨的話,這個集團到底是如何建立的呢?又是如何發展到全球的呢?

「讓老闆見笑了,也不知道該如何說這些人,反正他們現在就是有些驕傲自滿了,對於他們現在的這個情緒,我自己也是非常清楚的,當年我有一些成績的時候,基本上也不比他們好多少,如果給我充足的時間,我肯定能夠讓他們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但現在時間實在是太緊急了,在真正的實戰當中,這些熱武器擁有者也是非常有用的,只要他們在面對敵人的時候沉著應戰,我們就能夠給敵人帶來巨大的損失,這在我們以前的戰鬥當中也被記錄了下來,所以只能是由著這些傢伙胡鬧了,不過這次戰鬥之後,想必他們當中的很多人都會明白的,比他們厲害的人多了去了。」

進入了孫強的辦公室之後,孫強也是有些無奈了,誰讓自己手下全部都是這些人呢,本身他們都是退役的,每個人都互相不服氣,現如今又出了這樣的事情,他們就更加的不舒服了,認為孫強是故意刁難他們,現在老闆都這麼說了,雖然暫時把他們的火氣給壓下去了,但他們的內心也是不服輸的,就跟李天所說的一樣,一個個的都是小夥子,怎麼可能就把這件事情給壓下去了,大家心裡爭強好勝是好事兒,但必須得看明白咱們的敵人才行,如果連咱們的敵人都看不明白,那以後的事情可就不好說了,所以這個時候得打起1萬分的注意力,如果這個都不行的話,那隻能是面臨失敗。

「我們現在的確是沒時間了,如果我們現在有時間的話,完全可以跟這些人好好的談談,同時也讓一些人出來交流一下作戰經驗,但現在我們今天晚上就得採取行動,如果我們今天晚上不採取行動的話,可能敵人會認為我們非常的軟弱,高速公路上的事情就會再次發生,這一次算我們的運氣比較好,所以我們並沒有其他的事情,可如果以後也發生類似的事情呢,我們的運氣總不能一直就這麼好吧,這一點我想你們也都非常清楚,所以我才把你們給弄來了,讓他們用鮮血來接受這個教訓吧,今天晚上過後,這些人都會明白的。」

李天有些無奈的說道,對於李天來說,他非常不希望自己手下的人有多大的傷亡,畢竟這些人也都是自己的兄弟,但現在看他們那個態度,如果不讓他們在戰場上成長的話,恐怕以後還不知道要把自己的辮子翹到什麼地方去,看他們的那個樣子都是非常驕傲了,連自己教官所說的話都有些不相信,認為自己什麼事情都能夠做得成,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就讓實戰來檢驗一下你們吧,雖然這樣表現的非常殘酷,但除此之外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了,正是因為這一點,李天才會讓他們來做這件事情的,讓你們明白以後是個什麼情況,這樣你們才能夠想清楚該怎麼做。

孫強也在旁邊點了點頭,對於孫強來說他是把這些人給培訓出來的,眼睜睜的看著這些人卻送死,孫強的內心真的是做不到的,但自己該做的事情都已經做了,他們總有一天會長成參天大樹的,自己總不能每天都跟著他們,如果自己每天都跟著他們的話,那麼這些人是永遠都沒有辦法長高的,所以現在的孫強必須得下一個主意才行,讓這些傢伙慢慢的去想,讓這些傢伙去接受這一切,如果他們沒有辦法接受這一切的話,那隻能說明他們不適合這個社會,最後也只能是被這個社會給淘汰,我們這些人沒有那個功夫給他們來思量這個問題,得讓你們通通的自己來私聊這個問題。

當天晚上,李氏集團的精銳全部都出去了,他們要攻擊14個據點,李天所去的就是魔教所在的地方,按照原來的計劃,李天是準備去聯盟所在的地方,但李天臨時改變了這個計劃,如果要是去聯盟所在的地方,很有可能秘密都已經被泄露了,所以李天才改造去了魔教所在的地方,對於現在的李天來說,魔教那邊才是最為主要的,如果要是去聯盟那邊的話,光是消息泄露也解決不了的,就看自己手下的人如何做事了,如果他們能夠做得好的話,那就不需要自己那麼費心了,如果他們做的不好的話,那這個事情自己也解決不了,以後只能是看下一任,這也就是推卸責任了,這可不是李天想做的。 李天正盯著眼前的這處建築物,這裡也是魔教最主要的據點了,跟其他所有的據點不一樣,李天並沒有對這裡主動展開進攻,因為李天已經感覺到了這裡的氣息無比強大,幸虧自己選擇了這個地方,如果要是讓其他人在這裡的話,恐怕其他人會在這裡吃虧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現如今必須得做的好一點才行,李天把自己的氣息放出去了,這等於是告訴敵人,有一名強者已經盯住了這裡,如果裡面的人不是傻子的話,他肯定會整頓出最強的準備來,其實裡面的人在李天放出氣息的時候,已經感覺到外面的危險了,但無奈他們此刻還沒有做出最強的反擊,因為周圍地區都被佔領了。

「啟稟副幫主,我們已經把所有的消息傳遞出去了,但現在周圍地區並沒有一點消息傳回來,根據我們的猜測,周圍地區可能已經遭遇了不測,這是李氏集團對我們的反擊,我們周圍地區已經是被包圍了,剛才派出去了好幾個探子,但這些人都沒有回來,他們全部都被李氏集團的人給劫持了,至於什麼原因,目前我們還沒有分析清楚,如果要把這些事情分析清楚的話,靠目前的這些實力是完全不可能的,所以請副幫主允許我們能夠派出更強烈的探子出去,應該能夠找到周圍是個什麼情況,如果還是找不出來的話,那時候就得我們這些人出去了,我們現在是個什麼情況,我們應該清楚了。」

一名紅衣祭司跪著說道,在這些人的主座上,坐著一名穿著白袍的人,這個傢伙左眼已經是沒有了,在上面套上了一個黑色的罩子,這就是魔教的副幫主了,這個傢伙親自到這裡來已經代表了魔教對這件事情的重視,所以也就不需要其他所說的了,剛才李天把氣息放出來的時候,這個傢伙已經感覺到了李天的氣息,說實在的,他從來都沒有感覺過這樣的壓力,對於他來說,這樣的壓力實在是太厲害了,如果要是讓他選擇的話,他絕對不會選擇這樣的壓力的,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當聽說周圍都被包圍的時候,這個傢伙的臉上抽搐了一下。

這個傢伙前往中東地區,早就聽說這裡有李氏集團的勢力,對於李氏集團這個大型集團,他們真的是不願意招惹的,早些年他們就跟這個集團交過手,她們最有信心的魔門大陣就是被李天給打破的,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所有的魔教高層都明白1點,盡量不要跟這個姓李的產生什麼交集,這個傢伙實在是太可怕了,當年打破魔門大陣的時候,也順便把他們的信心給打敗了,如果要是這樣的話,他們真不知道該如何的解決這件事情,所以這些人現在都躲著李天,但這件寶物在中東地區泄露出了信息,他們只能是在這個地方。

按照他們這些人的想法,根本不想跟李天產生任何的交集,但李天已經找上門來了,如果他們選擇退縮的話,以後該如何整頓如此大的一個組織呢?難道遇到李氏集團就要撤退嗎?這絕不是他們這些人的風格,也正是因為這一點,他們必須得做出一些反應才行,如果這些反應做不出來的話,那他們也不能夠做這樣的事情,正是因為這一點,該如何做,他們心裡有想法,現如今的情況也已經證明了,他們必須得把這些想法弄清楚才行,就現在這個情況,這位副幫主必須得做出決定,要不然以後真的很難說了,這些事情都沒有辦法解決的話,幫派會對他作出處決的。

「你們這些愚蠢的傢伙,難道還沒有弄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嗎?如果要是繼續派人出去的話,基本上也就沒有回來的可能了,外面已經是站滿了他們的人,找出我們的最強陣容,不管這些人都在幹什麼,讓他們放下自己手裡的活,等會兒給我組成魔門大陣,一上來就要把我們的啥招給拿出來,我已經是充分的考慮過了,如果我們的最強殺招沒有辦法獲勝的話,那我們就在這一地區撤退吧,如果你們還不放心的話,那剩下的事情我也不好說了,我知道你們都不是我的人,也絕不會聽我的命令的,但現在我把這個忠告告訴你們,儘快的去請示就是了。」

魔教的副幫主無可奈何的說道,這樣的一個大型幫派當中肯定分為好幾個層次,如果要是能夠簡單的解決的話,那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但現在所有的人都有自己的後台,表面上看這位副幫主是最高領導,但下面的這些紅衣技師真的聽嗎?都已經混到了這個位置上,如果他們的背後沒有後台的話,老早就會被別人給幹掉的,所以該如何的去做事情,他們必須得請示自己的後台才行,如果自己擅自做主的話,出了任何事情上面也不會管的,外面來了這麼強大的敵人,如果要是有人有二心的話,她們別說跟敵人作戰了,可能保住自己都是不可能的,這一點大家也非常清楚。

其他的人也聽到了這個話,他們都互相的看了一眼,原來他們都是聽從副幫主的命令的,但如果到了生死關頭呢,這個時候恐怕就得有自己的想法了,如果這個時候還要聽從副幫主的,萬一副幫主讓你去當炮灰呢,那個時候你真的能夠付出自己的生命嗎?就算你能夠付出你自己的生命,但上面的人會這樣嗎?上面的人可能會有其他的想法的,那些人肯定不會願意讓你這樣的,最終會讓你產生一系列的錯誤決定,如果你自己在這裡損失了,那麼培養你的人該如何收回這些東西呢?如果沒辦法收回的話,以後該是一個什麼樣的結果呢?這一切大家都能夠弄明白嗎?

副幫主也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如果這些人真的一心為公的話,現在為什麼還要去寢室呢?看他們的眼神兒也就明白了,這些人根本不可能做到一心為公的,他們肯定還有其他的一系列想法,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這些傢伙現在基本上也鬧明白了,他們應該做的和不應該做的都在這裡,必須得把這些事情弄清楚才行,現如今這些傢伙已經是回去請示了副幫主,也看到了魔教以後的日子,如果魔教以後是這樣過日子的,那真的是沒辦法說這些事情了,可能會引起一系列的麻煩,這一系列的麻煩他們也是搞不清楚的,以後到底會變成什麼樣子,恐怕只有老天知道了。

「副幫主,您還是不要傷心了,其實您早就知道是這樣的結果,難道還能指望他們現在就為我們的幫派付出一切嗎?這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要是能夠做到這一點的話,我們何必會那麼傷心呢?現在的情況已經表明了,等會兒如果真的要大戰的話,您可千萬不能夠加入到魔門大陣當中去,剛才的那一股氣息我也感覺到了,這一股氣息我們絕對不可能是對手,如果有一個機會的話,您還是趕快從這裡離開吧,並且告訴我裡面的原老人,如果他們不出來的話,我們是絕對不可能得到這件寶物的,而且對方的實力無比強大,我們得有所準備才行。」

站在副幫主旁邊的人說道,這傢伙是副幫主的親信,實力也是非常強大的,在人世間也算是一流高手,不過剛才也被嚇到了,實在是李天放出來的氣息太強大了,讓這樣的人根本就沒有反抗的念頭,李天的意思也非常明確,原來李天是不會這樣做事的,但現在李天想到自己手下的傷亡以後還要他們去做很多事情呢,怎麼可能會讓自己的手下傷亡慘重呢,所以李天就放出了一股非常凌厲的氣息,也讓這些傢伙能夠明白,如果你們要是敢於反抗的話,最終都是沒有什麼好結果的,這個人說的這些話也是全心全意的為副幫主考慮,只不過副幫主搖了搖頭,這個人也明白副幫主一心為公不可能會撤退的。

「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如果人人都跟你一樣的想法的話,我們的魔教還有振興的那一天嗎?當年我們就是這樣的不團結,然後讓我們從一流勢力上下來了,雖然現在很多人還認為我們非常強大,但我們真的非常強大嗎?你應該明白現在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如果要是我們還是這個樣子的話,我們恐怕絕不能夠如此混下去了,留給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如果我們還是這樣的話,恐怕我們最終沒有什麼好結果了,所以你應該明白現在的情況,我們每個人都應該為這個社團付出,不然的話我們連付出的機會都沒有了,沒有了這個社團之後,我們還有什麼呢?」

副幫主非常沉痛的說道,對於副幫主來說,他對這個社團傾注了一切,從自己年輕的時候開始,這個社團就是自己的一切,所以對於這個社團來說,副幫主會為他犧牲掉自己的生命,中東地區這個任務,幫派里很多人都不願意來,因為他們知道在這裡要面對李天,那簡直就跟一個死局是一樣的,雖然一開始的時候他們做的非常秘密,但無奈廖忠誠衝進來了,這也就代表著沒有辦法秘密繼續下去,現在李天已經在門口了,如果是明事理的人,肯定會想辦法離開這裡的,但副幫主並不想這樣了,這些年他過得真的是實在是太累了,所以這件事情得有一個了結。

對於副幫主來說,他希望看到一個蒸蒸日上的魔教,他希望看到下面的人都為了這個社團而付出,絕不希望看到的是這樣的結果,但現在就是一個這樣的結果,如果要是這樣的結果繼續下去的話,那對副幫主的心裡就是一個巨大的折磨,所以副幫主準備去做自己的事情,那就是不再為這個事情付出,他希望能夠得到一個解脫,這個所謂的解脫是什麼呢?那就是奉獻出自己的生命,在跟李天對敵的過程當中,把自己的最強殺招打出來,所有人都知道他的最強殺招是什麼,那就是自己的自曝了,可能會跟灰燼一樣化為烏有,但對於副幫主來說,這何嘗不是一種解脫呢?

這些年以來,副幫主一直希望社團能夠走向正軌,一直希望大家能夠同心協力,但現實是什麼呢?現實無情的擊潰了副幫主的想法。這些人跟副幫主都不在一條船上,他們都希望能夠發展自己的勢力,至於整個魔教的發展,這不在他們的考慮範圍之內,他們只希望自己能夠升上去,至於別人那邊根本就不想著能夠變出一個樣子來,所以現在的情況就是這個樣子,當副幫主努力的時候,其他的人都齊心協力的往回拉,都在為自己的小算盤努力,根本就沒有想著整個魔教,所以副幫主無比的痛苦,今天或許就是一個解脫,能解脫了也是不錯的。

「副幫主屬下明白你的想法,可其他人並不明白你的想法,如果你真的要付出的話,其他的人或許還認為你是個傻子呢,你有沒有想過這一點呢,這麼多年來這麼多人跟著你,就好像我一樣,如果要是你真的犧牲掉的話,我們這些人該如何去生活下去呢?其他的人很快會吞了我們的,也要為我們這些人想一下,屬下願意跟著副幫主一同去送死,但其他的人也是這個想法嗎?他們還有很多人都是有一家老小的,副幫主真的希望她們也被別人吞掉嗎?我所說的吞掉並不是簡單的靠著別人,她們的一身功力也會被吞掉的,請副幫主三思。」

這個傢伙十分激動的說道,其實他所說的也是實話,在魔教當中如果你的老大不行了,那麼其他的人很快會跟過來的,他們會把這件事情做得十分的齷齪,會把你的全身功力都給吸收過去的,包括你身邊的女人和錢財,這些人是絕對不會給你留下一點的,對於他們的這種做法,雖然很多人會感覺到非常的不滿意,但這絕對就是一個事實,魔教的上層也不會管這一點的,在這個世界上弱肉強食就是他們所遵從的,怎麼可能會禁止此類的行為呢?這些人做事情都是這樣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這個下屬才敢把這些話說出來,換成其他人的話可能根本不敢把這些話說出來,都知道副幫主的脾氣,沒準一下子就把自己給杖斃了呢!

副幫主已經動怒了,這些人實在是太自私了,當副幫主抬起自己的手的時候,這個時候他忽然有了一絲冷靜,這個人並不是其他的人,這個人跟了自己15年了,這是自己用的最習慣的左右手,他所說的一切也都是實話,在這些年當中,很多人都在壯大自己的實力,把整個魔教搞得烏煙瘴氣的,如果自己此刻就這麼死了,那麼手下的人真的是群龍無首,這些年副幫主也有不小的事例,周圍的所有人都會上來咬一口的,對於自己手下的那些人來說,他們的好日子或許已經結束了,所以副幫主必須得為他們考慮一下才行,這些兄弟也都是有血有肉的。

「你站起來吧,剛才我所想的或許是不正確的,或許你說的才是正確的,如果能夠有一個選擇的話,我絕不會允許這件事情變成這個樣子的,但現在人家已經殺到門上了,如果連我都選擇退縮的話,那我們在中東地區就準備撤退吧,就算拋開這個寶物不說,我們在中東地區也是有我們自己的利益的,我們絕不可能就這樣撤退的,這一點你應該比我更加的明白,所以我們此刻應該做一些我們應該做的事情,如果這些事情都沒有辦法完成的話,那我們真的就是愧對祖先了,多餘的事情你也不要說了,我自己的心裡是有分寸的,趕緊的下去集合其他的人吧,我答應你不會無辜的犧牲。」

副幫主拍了拍自己的額頭,這個時候就算自己想去犧牲的話,恐怕下面的人也不會願意的,自己就好像是一面旗幟一樣,他們這些人也希望能夠跟自己好好的過日子,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副幫主必須得做到自己想做的才行,必須得給這些人一個美好的前途才行,如果自己就這麼死了的話,那實在是太對不起他們了,當年她們到了自己手下的時候,他們也是希望能夠跟著自己干大事的,但無奈這個社會的現實逼迫他們沒辦法這麼做,副幫主無奈的搖了搖頭,當一個人想要犧牲的時候,根本就沒有辦法犧牲,或許這才是一件最無奈的事情。

大約10分鐘左右的時間,這邊的人已經集合完畢了,除了這位副幫主之外還有15名紅衣祭司,除了這15名紅衣祭司之外,副幫主的旁邊還有兩名紅衣殺手,紅衣殺手是僅次於幫主的存在,這些人都是非常厲害的,他們只執行一些具體的任務,對於魔教當中的具體事物,這些人是絕對不會參與的,這兩個傢伙如果是在社會上行走的話,那絕對都是唐門的門主存在,這就是魔教的底蘊了,他們隨便出來一個紅衣殺手就能夠跟川蜀唐門的門主相提並論,如果他們所有的高手都出來的話,絕對是世界上一流的組織,這也是其他人害怕他們的一個重要原因,他們的實力夠強大。

當看到大門打開之後,李天這邊的人就有所準備了,不過李天拍了拍手,讓這些人全部都安靜下去了,對付那些普通的敵人的時候,你們手裡的狙擊步槍的確是非常有用的,但如果對付魔教副幫主這個層次的人,你們手裡的狙擊步槍就跟小孩的玩具一樣,甚至還趕不上小孩的玩具,如果真的要跟這些人打一場的話,以後是個什麼結果還很難說呢,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現在也就不要說其他的了,最好還是老老實實的在這裡看著,當裡面的那個人出來的時候,跟你們這些人基本上也就沒什麼關係了,最主要的就是李天這邊的人,李天想要怎麼出擊,這就是李天自己的事情了,其他的人根本插不上手。

「李先生,雖然我們從來沒有見過,但李先生的氣息我還是明白的,如果這個世界上還有第2個人的話,那恐怕我們這些人就沒有生存的餘地了,李先生這些年從來沒有親自出手過,今天在這裡釋放出了如此可怕的氣息,想必也是不希望跟我們動手吧,李先生應該是有自己的要求的,如果李先生有要求的話,完全可以跟我們直接提出來,我們也知道李先生的可怕,我不害怕說我們自己這邊的短處,我就算集合了,我這邊所有的高手恐怕也沒有辦法在李先生的手下走過三個回合,這就是我們這邊十分悲哀的事情,李先生有話直接說。」

除了副幫主之外,其他的人並沒有暴露出來,但李天已經是感覺到了,其他的人都在窗戶那裡準備好了,一旦談不攏的話,可能其他的人會立刻出來的,李天在這邊就這樣站著,看看其他的人到底有什麼想法,如果其他的人沒有什麼想法的話,李天就準備直接出擊了,跟魔教當中的人沒什麼好談的,就好像眼前的這個傢伙一樣,表面上要跟你談判,但他們的人還是在後面準備好了,不過李天也得給這個傢伙說幾句,如果不是你們惹到我們的話,那這件事情完全不會發生,李天也不願意跟魔教的人對戰,因為魔教的人實在是太麻煩了。

有鑒於這個原因,當這個傢伙出來之後,李天也直接走出來了,得跟這個傢伙好好的談談。

「不要把話說的這麼可憐,如果你們不對我進行挑釁的話,我又怎麼可能會包圍你們這裡呢?說到底還是你們的人做的太過分了,如果你們不對我們的人動手的話,我又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裡呢?現在所有的事情都歸到我們的頭上,是不是有些不太對勁呢?如果你們真的想要這樣的話,該做的事情就應該做的很惡劣才對,我已經站在這裡了,是不是我提出任何要求你們都會滿意呢?如果要真的是這樣的話,那我可就真的提要求了,我這個人一向以獅子大開口著稱,不知道你能不能願意呢?」

李天笑呵呵的說道,同時又看向對面的副幫主,這位副幫主也是眉頭皺了一下李天跟他所說的是一樣的,這傢伙從來都不會做一些讓人省心的事情。如果要是對方有問題的話,這個傢伙從來都會獅子大開口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有些事情是沒有辦法解決的。所以當李天說出這些話之後,這位副幫主肯定會補充一下的,要不然的話李天真的開出了一些條件,他們這邊也是沒辦法滿足的,李天這個人提出的條件讓人震驚,早些年就跟他們要了那麼多的錢,現在知道了魔教的規模之後,肯定這個數目絕對不是他們能夠承受的,看來這一場仗還是需要打的。

「李先生是一個明事理的人,有些事情也絕對不會說出來的,我們也都是非常清楚的,李先生做事情的時候也不會讓我們太難做,就是因為這一點所以我們才會這麼大方的走出來,希望李先生不要給我們出難題,如果出了什麼事情的話,我們這邊也不希望付諸暴力,看看我們周圍的這些人,他們對我們來說也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今天晚上打完之後,我相信這些人當中的一大部分將會不存在的,我們這邊雖然不如李先生,但我們這邊也有很多高手的,這些高手一旦走出來之後,對李先生這邊也是有非常大的危險的,不知道李先生是不是可以考慮一下你手下人的生命呢?」

這個傢伙開始威脅李天了,對於李天來說最討厭的就是別人威脅自己了,如果要是別人威脅自己的話,李天可能會做出更加激烈的行動,但此刻李天並沒有其他的行動,因為這個傢伙說到點子上了,的確就跟這個傢伙所說的一樣,如果李天真的做的太過分的話,恐怕現如今的事情就沒有辦法解決了,周圍這些人也都是需要活命的,難道要看著他們全部都死在這裡嗎?這也是李天直接出馬的一個原因,所以李天點了點頭,又指了指旁邊的凳子,說明兩個人可以在這裡好好的談一談,副幫主的臉上也露出了笑容,真是難得呢,李天這個人竟然還可以跟別人談判,這跟她們魔教了解到的信息是完全相背的,魔頭也能有理智? 這個傢伙看了看旁邊的凳子,對於這個傢伙來說,現在的情況已經很明了了,如果把這件事情繼續的做下去,恐怕雙方都沒有什麼好結果,如果現在就要了結這件事情,那說不得雙方就要進行一番爭鬥了,但如果真的爭鬥起來的話,雙方誰又有這樣的能力呢,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現在雙方都不敢做出其他的舉動了,只能是在這裡老老實實的待著,至於最後出現一個什麼樣的情況,恐怕他們就沒有其他的想法了,現如今的這些人都非常的明白,老老實實的呆著是他們這些人最應該做的,這樣的高手過招,他們這些人根本是插不上手的。

「我也不瞞著你了,我們這些人出現在這裡,那肯定就是有我們的原因的,如果你們能夠搞明白這個原因,那很多事情將會非常的好做,如果你們搞不明白這個原因的話,那有些事情就得靠刀槍來解決了,我們那麼多高手出現在這個地方,就是因為這裡出現了一些非常緊要的東西,至於這些東西是什麼,目前我還沒有辦法告訴你,但我可以告訴你一件事情,那就是這些東西非常的珍貴,如果你想要這些東西的話,那就看你有沒有那個能力了,如果你沒有那個能力的話,恐怕這些東西是沒有辦法交給你的,說句實在話,我們目前也在尋找這件東西,但並沒有什麼線索。」

副幫主十分坦白的說道,對於現在的副幫主來說,他沒有什麼好隱瞞的,就算你把這個事情給隱瞞了,那以後也會被別人給發出來的,那個時候會出現什麼樣的事情,恐怕並沒有多少人能夠知道這件事情,現如今所有的人都明白,李天也明白他們為什麼到這裡來,如果能夠找到這些原因的話,對李天來說也是非常不錯的事情,酋長那邊的事情已經不重要了,目前李天已經是掌控大局了,魔教這邊的事情才是最為重要的,如果能夠知道魔教的目的的話,李天也感覺到自己不枉此行,應該能夠知道很多的消息,就看對面的人會不會跟自己合作了。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你告訴我了一個驚人的消息,雖然之前我也在猜測,但並沒有猜測到最主要的原因,但你又不把這些事情說完,這就是你這個人的不對了,如果要是繼續這樣的話,那我也沒什麼好說的,我們現在就手底下見真章,如果要是你能夠打得過我的話,那你們不管得到了什麼樣的東西,我都可以讓你們完好無損的帶走,如果你沒有辦法打過我的話,那很多事情就沒什麼好說的了,在這塊地皮上目前只能是有一個人做主,而那個人就肯定是我,如果你能夠做得到的話,咱們什麼事情都好說,如果做不到的話,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李天十分囂張的說道,李天之所以敢這麼囂張的說話,就是因為自己得到了一些消息,如果這些人想要這麼過分的話,那有些事情也沒什麼好說的了,只有你們這些人做的不過分,有些事情自己也能夠分到一定的利益,那麼有些事情咱們就能夠很好的解決,如果這些事情沒辦法得到解決的話,那有些事情咱們就真的沒辦法解決了,至於最終的結果會變成什麼樣子,那恐怕就只能是我們自己知道了,現在的情況已經表明了,如果你們這邊不想付諸武力的話,那你們就必須得低頭才行,如果你們不低頭的話,很多事情都是沒辦法說的,我們這邊是絕對不會低頭的。

「這就是以大欺小了,對我們來說沒什麼好的,但是對你們這些人來說,或許付諸武力是最為重要的,但有些事情我們必須得說在前面,我們完全可以跟你們進行交易,但有些事情我們必須是有所保留的,我可以告訴你一個秘密,但你必須不能夠告訴別人,而且有其他的人想要進來的話,那你必須得阻止他們才行,你看看現在的這個情況吧,對於我們所有的人來說,有些事情是真的沒有辦法進行的,有些事情是只能這樣進行的,如果你真的想要做出這一切的話,當你做這些事情的時候,你應該想清楚你在跟誰說話,我代表的不僅僅是我個人,我的背後還有龐大的事例。」

副幫主也是絲毫沒有手軟的,對於這位副幫主來說,他有更多的條件要進行提出來,如果這些條件沒辦法得到滿足的話,那恐怕這些事情就沒什麼好說的了,要是這些事情提出來的話,對方要是一下子給撅回來,那這些事情也沒什麼好說的了,所以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如果你能好好的進行的話,那以後所有的事情都能夠做出更好的解決,如果你沒辦法解決這些事情,那現在的原因就只能是你自己來著了,所以副幫主的意思也非常明白,你必須得為我們做一些事情才行,如果你抵擋不住這些人,這個消息是絕對不可能告訴你的,告訴你之後可能會引來更多的人。

「如果我沒有理解錯誤的話,我覺得你是一種威脅,你在威脅我,如果你不是威脅我的話,那很多事情都是可以考慮的,現在你正在威脅我,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都威脅過我,但最終的結果是什麼呢?這些人都沒有把我怎麼樣,所以這些傢伙就只能是在這裡吃虧了,如果你連這一點都沒有搞明白的話,那剩下的事情也沒什麼好說的了,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目前的情況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現在這種情況你們也應該明白,該做一件事情的時候就做一件事情,不該做一件事情的時候就不該做一件事情,你應該跟我結成聯盟才對,而不是對我的所作所為有任何的看法。」

李天笑呵呵的說道,在所有的談判工作當中,李天比任何人都明白,自己應該抓住主動權才行,如果沒辦法抓住主動權的話,那這個談判就沒有辦法繼續下去,看今天的這個情況就應該明白,如果主動權到了魔教的手中,李氏集團這邊才會真的吃虧,如果主動權到了自己的手中,魔教這邊的利益又沒有辦法解決,所以當李天說完的時候,李天的手敲了敲桌子,周圍的人就已經全部戒備起來了,副幫主這邊也有些害怕,畢竟李天的實力在這裡擺著呢,他自己一個人就可以打破魔門大陣,就算自己現在進行自曝的話,也沒有辦法把李天給傷害到那個時候才是自己最要命的時候。

就現在這個時候,雙方可以說是一觸即發,如果有人要是忍不住的話,對這些人來說就是相當麻煩的,李天現在一臉的笑意,如果真的要付諸武力的話,你們這些人絕對不會是我們這些人的對手,而且剛才下面的人已經來回報了,除了這邊這個地方之外,周圍地區都已經被我們給佔領了,如果你還有其他的想法的話,恐怕這些想法都要自己給解除了,如果你連這個都沒有辦法解決的話,那剩下的事情也沒什麼好說的了,李天現在就準備要用武力來解決問題了,而且對方很明顯不想跟自己合作,既然是這樣的話,那也沒什麼好談的了。

「李先生,我希望你能夠明白,如果今天我們真的動手的話,對我們雙方來說都沒有什麼好處,很有可能會便宜了其他的人,周圍這些人你也能夠看明白,他們絕不是我們這些人的好兄弟,如果我們這邊的人兩敗俱傷的話,你覺得這些人會怎麼做呢?他們要做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如果真的要是跟這些人攪和在一塊兒,最終咱們可是沒有什麼好事兒的,這些人真的動起手來的話,對我們這些人也沒有任何的好處,所以我希望李先生能夠考慮清楚,該做一些事情的時候就做一些事情,不該做一些事情的時候就不要做這些事情,這全部的事情我們都應該明白才行。」

副幫主語重心長的說道,其實副幫主現在還沒有放棄自己的想法,他希望能夠跟李天這邊好好的溝通,如果雙方能夠好好的溝通的話,最終的結果絕不對,不是這個樣子的,如果李天這邊付諸努力的話,她們也的確是抵擋不住的,看看周圍的條件就知道了,他們只剩下這唯一的據點了,如果李天橫掃他們的話,雖然李天這邊會損失慘重,但李天還是會在當地有一席之地,至於他們這些人恐怕目前就要從這裡離開了,對於以後的有些事情那也沒什麼好說的了,正是因為這一點,該做的事情必須得做,做不了的事情也得去做,這些事情都得明白才行。

「你已經露出了你的虛弱,你根本不算是魔教當中的人,按照我對魔教當中人的理解,你應該不會這樣做事情的,現在是一個什麼樣的結果呢?現在你做的事情是在向我示弱,如果你連這個事情都做不了的話,那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有的時候你自己應該明白,你所說的這些話應該代表著你身後的組織,如果你不能夠代表身後組織的話,那有些事情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當所有的事情都明白的時候,有些人就應該做這些事情,你自己應該更加清楚的知道,如果這些事情做不來的話,那你剛才就不應該表現的那麼強硬,現在我們雙方的關係已經到了這裡了,如果要是繼續這樣的話,恐怕以後就沒什麼好果子吃了。」

李天吐出了一口氣,這邊的意思也非常簡單,你就應該這樣做事情,至於最終做成一個什麼樣子,那就看你自己的誠意怎麼樣了,其實李天心中也明白,如果現在只有這兩大勢力的話,該做的事情都能夠做成的,如果現在有那麼多人的話,那麼很多事情就是沒辦法做成的了,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現在還得好好的做這些事情才行,如果要是這些事情做不好的話,外人又從外面進來了,他們這些人真的是抵擋不住的,魔教這麼重視這件寶物,這說明了一個什麼樣的問題呢?這說明這個東西真的是非常重要的,如果這個東西真的丟了的話,對他們來說沒什麼好處的,他們得想辦法把這個東西拿在手裡。

「你不用這樣跟我說話,我知道你到底是一個什麼意思,你們李氏集團也不要欺人太甚,如果真的靠手底下見真章的話,我們這邊的人也不見得就這樣輸給你們,你自己應該非常清楚,如果我們真的對戰起來的話,將來的結果是個什麼樣子,相信你比我更加的清楚,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如果我們雙方真的在這裡爭鬥起來的話,對我們雙方來說也沒有什麼好結果的,你看看周圍的人就知道了,你真以為他們是周圍的觀光客嗎?其實這些人有各種各樣的心理,他們都在周圍等著我們呢,萬一我們要是有所漏洞的話,他們會毫不猶豫的衝上來。」

副幫主有些心虛的說道,當副幫主說這些話的時候,李天在旁邊根本就不在意,如果這個時候太重視你所說的話,那很多事情就沒有辦法進行下去了,這一點李天是非常清楚的,所以當副幫主這麼說話的時候,李天只是在旁邊笑著點了點頭,我承認你所說的全部都是事實,但並不代表我尊重你所說的這些話,如果這件事情要進行下去的話,就必須得按照我自己的方略來才行,如果這件事情沒有辦法進行的話,那有些事情就得靠你自己了,也正是因為這樣副幫主的心裡感覺到沒底,他不知道李天這個傢伙到底是想的什麼,如果李天這個傢伙沒想清楚的話,最終的結果也就很難說了,所以有些事情得讓李天表態才行,誰讓人家是現在的王者呢。 李天說完之後,自己右掌直接抬起來了對方那邊感覺到一陣勁風,都以為李天馬上要動手呢,誰知道李天又輕輕的把手給放下了,剛才只不過是嚇唬你們一番,但是樓里的那些人都吃驚不已,對於這些人來說,他們都不知道該如何的去解釋這件事情了,他們一直都認為魔教的人是非常厲害的,但同時這些人又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沒有辦法跟李天對抗,當年李天留下來的印象實在是太可怕了,魔門大陣就是他們一輩子的寄託,但魔門大陣在李天的手裡沒有多少的強橫之處,反而是被李天給破壞的沒有一點的尊嚴,現在讓他們面對這樣的敵人,他們真的是提不起那個反抗之心。

「是不是有些太過分了呢?剛才的情況你也看清楚了,包括你自己都在害怕,你覺得你們能夠跟我作對嗎?今天我沒有想著跟你們在手底下見真章,但是我也有我的一套方案,剛才我們在談判的時候,所有的談判方案都是你提出來的,而且所有的事情都是你要求的,就好像我這邊完全沒有話語權一樣,如果要是這樣的話,那就什麼都不說了,現在這個情況你也明白,以後是個什麼情況你更加明白,如果我們雙方要合作的話,就必須得按照我的路線才行,以後其他人肯定不會進來,但如果我們共同找到這件寶貝的話,我這邊必須得要60%以上。」

李天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對於副幫主來說,這個要求可能是沒辦法接受的,但總得給人家一個討價還價的餘地,人家作為李氏集團的董事局主席,在全世界範圍內也算是有一號的人物,如果你連給人家說話的機會都不給人家,那有些事情也就沒什麼好說的,就好像現在這個情況一樣,如果從你的嘴裡說出一個不字,那麼下一步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雙方肯定會在這裡開戰的,那個時候是一個什麼結果,絕不是你們這些人能夠考慮的了,所以現在李天非常清楚,就看你們這些人最後是個什麼樣子了,最後的結局變成什麼樣子,那也全部掌握在你們的手中,付諸武力還是講究和平,就看你們的了。

副幫主吞了一口口水,雖然知道李天說的是實話,但副幫主的心裡還是有些不舒服,他的一輩子都奉獻給了這個社團,這個社團就是他的一切,在副幫主的心理,這個社團是不能夠被別人威脅的,哪怕這個人的實力非常強大,如果換成了其他人的話,副幫主是絕對不會低頭的,肯定會給這個人拼到底的,但現在是一個什麼情況呢?現在這個人是倔強的,至少比他們這些人要強的多,如果真的要殺起來的話,自己這邊肯定會屍橫遍野的,所以必須得跟這個人妥協,但對方直接開口要60%,這在副幫主的心理是沒法過得去的,畢竟你們開口要的太多了。

如果魔教當中的人不說出來,李氏集團也僅僅是感覺到懷疑,至於最終是一個什麼樣的結果,恐怕這些人還要懷疑很長時間,在這一段時間裡,恐怕他們什麼樣的消息也得不到,反而會引來更多的大型勢力,現在跟魔教談妥了,雙方也就不會在這個地方衝突了,那個時候來的人也就少了,對於李氏集團這邊來說,那也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並不是只有魔教授意,雙方在這件事情上應該是好好談判才對,而不是直接要求有60%的好處,如果要是這樣的話,那就根本沒有把魔教放在眼裡,抬頭看看對面的李天,看樣子人家真的沒有把咱們放在眼裡。

當副幫主想要說話的時候,李天有意無意的換了一個姿勢,副幫主又把自己的話給咽下去了,剛才想的就是正確的,換成別人的話絕不屈服,但眼前這個人是李氏集團的老大,眼前這個人鑄造了一個又一個的神奇,眼前這個人讓她們魔教吃了很多的虧,甚至手下的一個人就把他們的很多紅衣祭司給幹掉了,如果要是以後還跟他們作對的話,那剩下的這些人能夠保得住嗎?最害怕的就是偷雞不成蝕把米,那麼多的高手來到了中東地區,最終什麼東西都沒有得到,反而是讓對方把自己給打趴下了,這怎麼能夠過得去呢?以後還要鎮守其他的地方呢,人手方面絕不能出差錯。

「你說的這個事情,我原則上同意,但我必須得先把醜話說在前面,這就是我們最終的談判結果了,以後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就算你這邊投入的再多,我們也絕對不能夠更改這個比例,其實我告訴你一個真正的事實,當這件寶物出來的時候,魔教可能不會是你們的對手,如果這件寶物把其他的人給追來,除了你自己之外,恐怕其他的人都是擋不住的,全世界的老魔頭多了去了,可能還會有其他世界的人過來,那個時候我們這些人就沒多少用處了,但你曾經答應過我的40%,我希望你能夠到最後也履行這一點,至於能不能夠控制得住,那就只有靠你自己了。」

副幫主常出了一口氣,當初找到這個寶物的氣息的時候,很多人就已經是投了棄權票,認為魔教不可能掌握這件寶物的,對於這些人來說,他們的貪婪已經大過了理智,所以他們才派出了那麼多的人,世界上有各種各樣的事例,只要人家沒有把自己的底牌掀開,那就說明人家還是非常厲害的,如果這個時候你認為你是世界第一了,那隻能說你自己的腦袋有問題,現在也沒什麼好說的了,既然只有李天在這裡跟自己談判,那就把這40%算在他們的頭上,不管以後來了多麼重要的敵人,這40%都是咱們的,當然如果得不到這件寶物的話,那就當今天所說的都是廢話。

「這一點你放心就是了,你有一個前提條件,我這邊也有一個前提條件,如果你想保證你們40%的話,那我們必須得摒棄前嫌,我並不知道這個東西是什麼,我也不知道以後會有什麼樣的人過來跟我搶奪,我只知道一點,如果有人來的話,我會毫不猶豫的打敗他們,但你的人必須得在我的管理之下,你現在除了相信我之外,恐怕也沒有其他的選擇了,要不然我直接把你們給幹掉,雖然我可能得不到一些消息,但現在也少了一個搶奪者,至於後來的那些人,我相信她們也絕不是我的對手,這一點你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比任何人都明白。」

當李天說完之後,一股倔強的氣放出來了,這個時候所有的人都感覺到恐懼,只有決定高手才有這樣的氣息,包括副幫主在內,都十分恐懼的看著李天,這個人到底是多麼的厲害呢,剛才放出氣息的時候,最多只有現在的一半左右,現在應該是全部的氣息了,別說是她們魔教當中的高手了,就算是那些影視高人全部都出來,在李天的面前也沒有多少的分量的,那些人還以為自己非常厲害,估計搶奪寶貝的時候只把自己的地址派出來,等到他們在李天的面前碰了壁的時候,恐怕這些人也就明白了,其實他們跟李天差的太遠了,雙方根本就不在一個檔次上。

當李天的氣息放出來的時候,整個城市當中的人都感覺到了,普通人可能感覺不出來,但她們也覺得自己的胸口有些悶,可如果你是一名修真者的話,你就知道這樣的氣息有多麼的可怕,平常這些修真者走在大路上,那些普通的老百姓都感覺到有壓力,但現在所有的修真者都有壓力了,他們不知道出現了一個什麼樣的人,在他們的認知當中,可能沒有人能夠釋放出這樣的氣息,但現在這一切明明白白的在這裡放著,如果他們還不相信這一切的話,那就怪他們自己實在是太沒用了,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目前這些傢伙也沒什麼好說的了,他們只能是把這一切當成真的,到底什麼樣的人來了呢?

「實在是太可怕了,我自認為我也是見過世面的人,但跟你的氣息比起來,恐怕我自己的認知都有所欠缺,當年我跟隨我的師傅的時候,我認為我的師傅是最強者,至少在地球上是最強者,地球上的壁壘實在是太薄弱了,沒辦法容納一些更加強大的人,所以我認為我們魔教的實力是最強的,魔門大陣困住了很多人,包括一些從其他世界過來的人,那些人也不是我們的對手,但當你出現之後,我的認知就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這一切實在是來得太快了,讓我們這些人都沒有一點的準備,看來你的承諾是絕對能夠實現,因為一個超級高手是不會騙我們的。」

副幫主此刻站了起來,並且把自己的身子彎了下去,現在也沒什麼好說的了,難道你還能夠繼續坐著嗎?人家比你強大太多了,這是對高手的一種尊敬,如果你還要繼續坐在那裡的話,那就是你這個傢伙不懂事兒了,一個高手想要幹掉你的話,那實在是太容易的事情了,就跟人家吃飯一樣,舉手投足之間就能夠把你給幹掉,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如果你還沒有這樣的想法的話,如果你還繼續在那裡坐著的話,你的師傅也會過來給你一巴掌的,就當自己當年沒有教好你,正是因為這一點,副幫主才在旁邊站起來了,這是對一位決定強者的尊重,目前這位決定強者就是李天。

「算你所說的都是正確的,不過有些事情你得明白,你到底能不能夠代表魔教,雖然我不清楚你們內部是怎麼回事兒,但我卻明白一件事情,任何大型組織都是有可能會有變化的,今天你在這裡跟我達成了協議,明天又來了一個人,又或者是你們那裡的更高級別的人,他們可能跟我已經是不是一路人了,那個時候應該怎麼辦呢?那個時候是不是我應該跟他們繼續談判呢?我可沒有那麼多的時間的,既然你說這是一個非常珍貴的寶貝,那有些時候我們就得把時間花在寶貝的身上,不可能把這些時間花在那些無謂的地方,對我們來說根本沒什麼用處,你覺得呢?」

對於他們這些人的禮遇,李天的臉上並沒有表現出來,對於李天這個層次的人來說,什麼樣的人沒有見到過呢,如果你們站起來表示尊敬,那是你們自己的事情,難道我還要對你們表示感謝嗎?作為一個超級高手,在玄幻世界的時候,不知道有多少人對自己表示尊敬,那些人的實力都比你們強多了,李天也並沒有對他們假以顏色,如果你們這些人還不明白這一點的話,那就是你們自己太搞笑了,所以現在李天什麼也不說,就讓你們這些傢伙自己搞定就是了,現在要做的就是看看你的能力,如果你連手下的這些人都擺平不了,那根本沒有資格跟我進行合作,我們不在一個檔次上。

李天提出的這個問題非常刁鑽,副幫主也是皺起了眉頭,說實在的,副幫主在幫派內部也是位高權重,但如果說想要代表整個幫派,恐怕負幫助還是沒有這個權力的,就現在的幫主來說,恐怕也是沒有這個權力的,就算他同意了這個協議,但回頭很多人不同意呢,每個長老下面都是有自己的人的,這些長老如果表示不同意的話,他們很有可能會做出一些過激的行為,那個時候別說跟李天進行合作了,可能雙方會成為敵人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副幫主站在這裡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人家一下子就插到了自己的軟肋上,難道要說這些事情自己做不了主嗎?

看到副幫主的表情,李天也知道是怎麼回事兒了,其實李天一開始就知道這個傢伙做不了主,之所以會這麼說李天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廖忠誠是自己的好兄弟,而且廖忠誠跟了自己那麼長時間了,如果不給廖忠誠一個交代的話,恐怕以後兄弟之間可能會反目的,但李天也知道副幫主這個傢伙的確是個人才,如果能夠把這個傢伙拉到自己手下的話,對自己這邊也是一個助力,雖然忠誠方面可能會有些欠缺,但是能力方面絕對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在尋找寶物這件事情上,可是有那麼容易的事情嗎?人家已經是魔教的副幫主了,怎麼可能會歸順你呢?所以李天只能是慢慢的進行說服。

在這件事情上,李天運用的就是非常不錯的,讓這位副幫主閣下想到了魔教當中的一些事情,現如今魔教當中的很多人都在內訌,至於結果是個什麼樣子,李天是一個局外人,當然不清楚裡面的情況,但這位副幫主卻是十分清楚的,如果讓這位副幫主來說的話,有些事情還不如不發生呢,就好像這件寶貝一樣,很多紅衣技師被派到了這裡,這些人都是魔教的重要資產,但最終的結果是什麼呢?他們其實都被魔教給拋棄了,都被魔教上層的某些人給拋棄了,這就是魔教內部的一些內亂,副幫主想要改變這一切,但副幫主卻沒有這個能力,先期抵達的人全部都是炮灰。

副幫主在來的時候,幫主就已經交代過了,讓副幫主管好自己的性命,至於其他人的死活,那就不是他們能夠操心的了,這件寶物早晚會弄得天下大隻,那個時候大部分的人都會到這裡來的,那個時候來的全部都是一些高手,雖然這些紅衣祭司也非常的厲害,但如果跟那些真正的高手比起來,他們這些人只能是炮灰了,別看他們平時人5人6的,如果要是真正的對上的話,他們這些人連應戰的資格都沒有,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現如今也就不用說這些了,當李天說出這個話的時候,副幫主的內心是十分心疼的,這是因為他所效忠的組織在糜爛。

「就跟你所說的這樣,我不可能欺騙你的,如果我要欺騙你的話,那是拿著我自己的腦袋在開玩笑,魔教這邊的情況跟其他的大型組織是一樣的,我們的內部其實已經是四分五裂了,如果你的實力沒有那麼強的話,我絕對不可能會把這些話給說出來的,因為這涉及到我們魔教的最高實力,但當你把這個能力表現出來的時候,我這邊也就沒什麼好說的,我這邊絕不可能阻擋你的前進,當你想要做一件事情的時候,我這邊根本就沒有能力阻擋你,所以我這邊只能是老老實實的看著,你想問什麼我就會告訴你什麼,這也是面對一種強者的無力感。」

副幫主摘下了自己的眼鏡,這個時候他已經是沒有任何的反抗意思了,剛才李天的一切已經表現出來了,如果這個時候要進行反抗的話,那純粹是自己的腦子有問題了,你怎麼可能比人家更厲害呢,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此刻這個傢伙還是要老老實實的,如果要是得罪了眼前的這個人的話,別說是他自己的性命保不住,恐怕後面這些人的性命都是保不住的,這些人也算是魔教的精銳了,副幫主希望能夠保住他們,其實副幫主的心裡也明白了,李天之所以會那麼多的廢話,肯定是有所求的,或許自己這些人對他還是有用的,李天很有可能會往開一面的,不會對他們這些人大開殺戒。

「我原來也沒有這麼強大,當我十分弱小的時候,我也知道這是一種什麼情況,那個時候我的內心也是無比的難過,所以你想的什麼事情我是知道的,對於魔教的現狀,我感覺你非常的痛苦,但你又沒有辦法改變這一切,所以我這個人有一個想法,你現在可以脫離這個組織了,可以直接加入到我的組織里來,我知道你現在可能沒辦法考慮這一切,畢竟你的一輩子都在為這個組織效力,在這個時候加到我這邊來,可能你的內心會有些反感,但我們完全可以操作這件事情,我的組織非常年輕,至少目前還沒有出現這種事情,我也非常欣賞你的才華,不知道你覺得呢?」

如果要招來一個人的話,那也得看看這個人是一個什麼樣的想法,李天實在是太自信了,在這樣的場合就開始挖人家的牆角了,李天說話的聲音並不小,其實也是為了那些房子里的人,讓你們這些人都聽清楚了,你們的副幫主的確是一個人才,在戰場上就被敵人給挖牆腳了,這樣的人足以抵得上很多戰鬥人員,樓里的很多人也開始竊竊私語,難道對方有了這樣的想法嗎?如果對方真的有這樣的想法的話,誰知道他們的副幫主會不會這麼做呢?如果是以前的魔教的話,他們的副幫主肯定會嚴詞拒絕的,但現在的魔教已經四分五裂了,還值得咱們效力嗎?

「李先生,請原諒我,這件事情我是絕對不可能答應的,我跟教主之間有我們自己的事情,當年我還是一個孩子的時候,教主就已經是挽救了我的生命,所以我對這個組織是非常有感情的,我也絕不會做出背叛教主的事情,我們可以在這裡有限度的進行合作,我不敢保證其他派系的人怎麼樣,但是我能夠保證我自己派系的人怎麼樣,如果李先生不能夠容忍這件事情,那就當我們之前什麼話也沒有說過,今天晚上我們好好的大戰一場,我也希望能夠死在李先生的手下,這對我自己來說也是一種尊重,至少沒有死在一個無名之輩的手裡。」

這傢伙非常有力的說道,李天就更加欣賞這個傢伙了,有這麼一顆忠心耿耿的心,以後如果能夠投降自己的話,那自己的日子應該是過得非常好的,所以李天對這個傢伙更加有趣了,怎麼可能會一巴掌拍死你呢?不過李天必須得讓這個傢伙加入自己這邊,所以李天接下來的動作也就有理由了,李天直接就打向了旁邊的1棟樓,這裡面全部都是魔教的武裝人員,當李天的氣息抵達這座建築物的時候,裡面的人都感覺到自己被壓扁了,外面的建築物並沒有任何的損傷,這可能就是傳說當中的軟殺傷,外面的建築物還是完好無損的,但裡面的人基本上都已經是重傷了,連緩解的餘地都沒有。

副幫主看到這一切大驚失色,真沒想到李天竟然是這樣,在沒有通知對方的前提下,李天竟然已經是動手了,而且動手的時候非常狠辣,裡面30%的人丟掉了自己的性命,剩餘的人雖然還有一口氣兒,但如果沒有天才地寶的話,恐怕這些人也是沒有辦法活下去的,這傢伙真沒想到李天這麼儒雅的人能夠做出這種事情,所以這傢伙滿臉的不相信,李天把自己的手收了起來,然後就笑呵呵的看著這個傢伙,這意思也是非常明顯的,如果你自己不同意的話,那麼下一次可能是旁邊的這座建築物,再下一次可能就是更遠處的建築物,反正你們這些人也是作惡多端,沒必要考慮你們的死活的。

「李先生,這是什麼意思?這是在對我們炫耀武力嗎?我們早就知道李先生非常強悍,但也沒有必要拿著這些普通的性命,開玩笑吧,他們這些人也全部都是有自己的身家的,如果他們這些人死在這裡的話,那他們的家裡人該如何的做事呢?剛才我們不是在談判嗎?現在竟然突然動手了,這難道就是超級高手應該做的嗎?如果要真的是這樣的話,我還真是不想跟你們談判,我雖然不是你的對手,但我也絕對會捍衛我自己的尊嚴,捍衛整個魔教的尊嚴。」

這傢伙非常氣憤的說道,這傢伙說完之後竟然敢對著李天出手,而且還是最強的殺招,樓里的其他人也是忍不住了,但當這些人準備出來的時候,卻發現他們根本沖不出來,如果他們能夠衝破李天的壁壘的話,那此刻雙方就要進行一場大戰了,這場大戰對於雙方來說,可能都是沒有什麼好處的,所以李天才把他們困在樓里,只是想看看這個副幫主的身手。

李天能夠感覺得出來,這傢伙的確是一名高手,但這個傢伙卻有很多地方修鍊的不對勁,雖然已經是魔教的副幫主了,但李天能夠感覺得出來,他所做的一切都好像是為了魔教,但魔教方面並沒有把他當做自己人,尤其是身上的這一個身手問題,這一切都好像是一個新手,只有那個力量並沒有那個精髓。 當李天看中一個人才的時候,那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不管你以前對什麼樣的人效忠,也不管你以前做過什麼樣的事情,既然你已經走進了我的計劃里,那麼接下來的事情也就比較好做了,現如今你什麼也不用說,你只能是選擇臣服於我,就好像現在這個時候一樣,兩個人雖然是你來我往的,但是明眼人都能夠看得出來,魔教的副幫主根本就沒有多少的攻擊力,當他馬上要擊中李天的時候,李天就會逃得無影無蹤,反而是李天經常會給他打擊,至於想要組成魔門大陣,那些人先能夠離開那些房子再說吧,如果沒辦法離開房子的話,魔門大陣也就無從談起了。

副幫主經歷過很多次的打鬥,但從來都沒有經歷過這樣的打鬥,這樣的打鬥讓他感覺到非常的無奈,因為沒有辦法傷害到對方,反而是自己這邊不斷的受傷,當這個傢伙再一次摔下來的時候,副幫主已經是沒有力氣站起來了,剛才已經是位魔教晉中了,自己所有的力氣都已經是用上了,但無奈還是沒有辦法把李天怎麼樣,這個人實在是太厲害了,都已經是超越了自己的承受範圍,如果要跟這樣的人打下去,恐怕是絕不可能的事情,副幫主也十分明白,所以他沒有再次爬起來,以後的命運自己不知道了,就讓李天這個傢伙去安排吧,強者是有資格去安排一切的。

李天站在遠處也笑了,這個副幫主的態度已經說明一切,如果說他還想要抵抗的話,那可能就能要了他的命了,就算不能要了這個傢伙的命的話,那這個傢伙也會有一定的損失的,現在李天慢慢的落在這個傢伙的旁邊,稍微的檢查了一下這個傢伙的傷勢,剛才打的也是非常激烈的,周圍的民居都已經破了不少了,如果不是周圍已經封鎖了,還不知道會鬧出多大的亂子呢,現在那些魔教的人也傻眼了,這可是他們的副幫主呀,雖然他們不一定是副幫主的人,但也知道副幫主的實力非常強悍,現在竟然被人打成這個樣子了,所以他們的內心也非常的焦急,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在一系列的行動當中,李天基本上都沒有親自出售,對於現在的李天來說,他需要培養的是自己手下的人,但有的時候也會出現一些其他的事情,逼迫自己直接出手,比如說現在這個時候,自己手下並沒有多少能打的,如果讓他們出來跟副幫主單打獨鬥的話,廖忠誠還可以在這裡應付一陣子,至於其他的這些人,恐怕上來就是給別人送菜的,所以李天也只能是直接出手了,當李天直接出手的時候,也是為了震懾這些魔教當中的人,他們很多人都是見過血的,在各地也都是一些大小魔頭,如果不能夠用實力震懾住他們,恐怕這些人也不知道該如何的去做事情。

「所謂成王敗寇,今天我已經是失敗的夠慘了,恐怕沒有人比我失敗的更慘了,既然是這樣的話,那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你想要怎麼樣都是可以的,但我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不要對我手下的人大開殺戒,我可以按照你的方式進行合作,我也可以成為你的奴才,但我希望你能夠放他們一馬,她們是魔教最為強悍的人,如果他們這些人都死在這裡,對於魔教來說將是一個非常要命的事情,我們也有很多的仇人,如果他們都死在這裡,整個魔教可能會有負面的危險,雖然我知道我沒有資格提要求,但我還是希望你能夠考慮一下,以後我給你賣命的時候,也會感激你的。」

副幫主勤勤懇懇的說道,這傢伙現在已經沒有任何的驕傲了,能夠把自己的手下都給保住,這已經是相當不錯的事情了,剛才那些人還想衝上來呢,但副幫主用眼神讓他們留在原地,現在的情況你們看不明白嗎?你們以為你們能夠做什麼事情呢?如果你們這些人衝上來的話,恐怕會被李天直接給撕碎的,你們雙方的戰鬥力實在是差距太大了,別說是你們跟李天之間的差距了,就算是幫主在這裡,恐怕也絕不是李天的對手,所以沒有必要進行這樣的犧牲,對魔教來說也沒有什麼好處,最主要的還是要老老實實的,至於最後是個什麼樣的結果,那就只能是讓李天來定奪了。

「看來你是個不錯的上司,都到了這個時候了,還想著自己的手下,你這樣的人能夠到我這裡來,對我來說也是一個不錯的結果,你手下的這些人我可以放過他們,但你必須保證他們不會對我造成影響,如果他們對我造成影響的話,我就會把他們所有的人都給幹掉,從現在這一刻開始,你就跟魔教沒有任何關係了,你就是我的人了,如果魔教對你的家人下手的話,我會幫你討回公道的,除非你們魔教的高層不想活了,不然的話他們不會這樣做的,至於你的幾個鐵杆手下,如果他們願意歸順於我的話,我也願意保證他們家人的安全,但你的人必須得你負責。」

李天站直了自己的身體,這些話表面上是對副幫主說的,其實是對大樓里的這些人說的,讓你們這些人也明白,自己這邊是負責到底的,如果你們敢於對付副幫主的家裡人的話,李天可能會直接殺上魔教的,剛才的一站大家都看得很清楚,副幫主在人家的手裡跟一個小孩一樣,就算魔教當中還有很多的高手,但這些高手跟李天比起來也是有很大的差距的,如果李天真的殺上魔教的話,恐怕這些高手也沒有什麼好結果,況且魔教當中的人也都清楚,這就是給他們說的,如果他們做的過分的話,李天不介意好好的對付他們一陣子,讓你們這些人明白現在的情況。

副幫主點了點頭,心理對李天有些感激了,其實剛才的一切他都看在眼裡,如果李天不想管他的家裡人的話,大可以不必這樣做事,但現在李天這樣做了,讓副幫主的心裡有些暖,以前他也見過很多的背叛者,但那些背叛者都是自己逃跑了,根本就沒有管自己的家裡人,魔教對背叛者的懲罰相當嚴重,不管你背叛了魔教什麼,你的全家都是不可能活下去的,如果要是直接給他們一個痛快的話,那他們這些人還算是非常高興的,魔教折磨人的辦法有千般萬般,想要把你給折磨死,那還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很多人都是受不了自殺的,那個地獄太可怕了。

「副幫主,我們這些人一直都跟著你,不管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我們這些人也對你不離不棄的,其實這也是我們無奈的選擇,如果讓我們有其他的選擇的話,我們也可能會選擇繼續回去的,但魔教當中的情況你也明白,如果我們沒有了一個領頭人的話,我們的位置也是岌岌可危的,那些人絕不可能繼續使用我們的,因為涉及到一個中心的問題,以後我們只能是被這些人給邊緣化,所以我們只能選擇跟著你,但願李先生能夠做到你所說到的,能夠保證我們家裡人的安全,只要是副幫主對我們發出的命令,我們全部都會拼了命的去完成的,絕不會有任何懈怠的地方。」

在這幾座建築物當中,嘩啦啦的出來了好幾十個人,這些人當中有紅衣大主教,還有一些紅衣祭司,這些人都是副幫主的手下,副幫主到這裡來完成重要的任務,自然得把自己的班底兒給帶上,這些人也都是經過很長時間配合的,如果換成了其他的人的話,恐怕負幫助完成任務也是需要一定時間的,這些人用起來非常的順手,平時也經過了很長時間的配合,所以這些人的作用比較大,現在看到了副幫主的選擇,再加上李天非常厲害的實力,在這個世界上可以說是偶然看著別人了,所以他們也願意跟隨李天,至於他們的家裡人,那就只能是看李天的了。

「既然你們都決定了,那也沒什麼好說的了,從現在這一刻開始,我準備跟著李先生,以後你們不需要聽我的命令,從這一刻開始,你們也是李氏集團的一部分,當然這一點我是沒辦法決定的,到底什麼樣的人可以進來?這必須得李先生決定才行,至於你們以後有什麼樣的待遇和什麼樣的地位,這也不是我能夠決定的,我加入李氏集團之後,我決定成為李先生的跟班,你們這些人也就沒有辦法繼續跟著我了,或許你們會被分散到其他的地方,可不管你們變成什麼樣的人的手下,也不管你們從事什麼樣的職務,我都希望你們能夠跟和我在一起的時候一樣,對得起當年我們的誓言。」

副幫主非常會看眼色,這些人宣誓效忠自己,如果是在其他的時候,這也算是給自己增加談判的砝碼,但當面對李天這樣的超級強者的時候,這是給自己增加談判的砝碼嗎?這很有可能會要自己的命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副幫主才會說出這些話,在這些兄弟當中,很多人跟著副幫主多年了,這些人是值得信任的,但也有一些人是後來跟上的,誰知道他們最終的老大是誰呢?剛才這些話就是想要陷自己於不義,這一點副幫主都是看得非常清楚的,所以一開始就把所有的權力都推掉了,這以後發生了什麼事情,那也跟自己也沒多大的關係了,全看你們這些人的造化了。

對於副幫主想表明的一切,李天當然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了,按照李天原來的想法,他們這些人如果歸順過來,還是要繼續留在這裡的,畢竟他們比較熟悉當地的情況,已經在當地逗留了很長時間了,如果他們願意在這裡繼續效力的話,李天可以維持他們原來的待遇,甚至可以把他們的待遇變得更好一點,但如果這些人有二心的話,李天是絕對不會允許這些人在這裡的,想個辦法就有可能把他們給打發了,現在副幫主是這樣的態度,李天也就得做出改變才行,把他們打散了加入自己手下的各個組織,如果他們做的好的話自然可以陞官,做不好的話就趕緊滾蛋吧。

這些人的眼中都帶著驚恐,本來以為可以繼續跟著副幫主過日子的,看李天器重副幫主的樣子,他們這些人以後的日子也絕對差不了,但無奈副幫主不準備帶著他們了,這還是那個義薄雲天的副幫主嗎?雖然副幫主非常的講義氣,但也不見得把你這些人全部都帶起來,自己也不是一個當保姆的貨,憑什麼要管你們這些人呢?剛才你們就想陷害於我,如果不是自己反應夠快的話,現在可能就被李天猜介紹了,這是一個非常不好的事情,所以沒有必要和你們這些人捆在一塊兒,對於魔教當中的那些事情,副幫主真的是頭疼了,不過還有幾個人是自己的真兄弟,這些人得保留下來才行。

所謂一個好漢三個幫,如果手下沒有一個人的話,恐怕做事情也是畏手畏腳的,李天也在地球上混了那麼長時間了,怎麼可能不知道副幫主現在想的是什麼呢?雖然剛才說的可是非常的漂亮,但也得給自己留下足夠的手下才行,李天看了看外面的那些人,李天當然不可能自己去指派的,咱也不知道這些人里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其實這些人都是副幫主的親信,但親信和親信還是不一樣的,自從魔教內訌以來,大多數的人都已經是有些不對勁了,下面的很多人都已經有了新的主子,但唯獨有那麼10來個人,這些人還是繼續跟著副幫主的,他們是可以信得過的。

「你也不用這樣說,我還是會給你一定的權力的,就好像手下的這些人一樣,你可以從中挑選出一部分人來,這一部分人會繼續跟著你的,你選擇來當我的跟班,我認為你是有這樣的實力的,全世界不知道有多少人願意跟著我,但我並沒有給他們這樣的機會,現在把這個機會給了你,你的手下也會有不一樣的生活的,至少比以前的生活要好得多,但我必須得奉勸你一句,當你把這些人選出來之後,以後他們就跟你是一體的,不管他們做錯了什麼事情,你都是要為他們負責的,當然他們獲得了一些榮譽,這些榮譽也絕對有你的份兒的,我說的你可明白?」

李天指著遠處的這些人說道,這也就是首領負責制了,既然他們都是你選出來的,那你必須得對他們負責才行,我也知道這些人的內心裡想的是什麼,李天跟他們都是第1次見面,也沒有辦法把他們的心給挖出來看看,所以有些事情只能是你自己決定,副幫主在旁邊重重的點了點頭,他只選出來了其中的5個兄弟,這5個兄弟代號金木水火土,這也是副幫主手下最厲害的5個兄弟了,這5個人臉上也沒什麼表情,剛才很多人都在擔心,但這5個人並沒有什麼擔心,如果副幫主要帶一些人的話,那也絕對是他們5個人,他們5個人忠心耿耿,能力又強,不帶她們帶誰呢?

「請李先生放心就是了,其他的人請李先生隨便的支配,這幾個人以後跟著我就是了,如果他們出現了什麼問題的話,李先生只管來找我就行,這幾個人的工作能力也是非常強悍的,如果有什麼事情交給他們的話,她們也絕對能夠讓李先生滿意的,這些人都跟了我10年以上的時間了,我對他們的工作能力都是非常清楚的,稍後我會給李先生一張清單,把他們的工作能力都給李先生說清楚,李先生也可以隨意的安排他們的工作,這也算是我上任以後第1份工作了,不知道李先生認為我所做的可還滿意嗎?如果滿意的話,我現在也算是入職了。」

副幫主有些自嘲的說道,對於現在的副幫主來說,他真的不希望有一個這樣的結果,但現在形勢比人強,難道你還能夠逆天嗎?如果你不能夠逆天的話,你只能是選擇接受這一切,現在的情況大家都明白,如果你選擇反抗的話,這裡所有的人都會沒命的,其實他們不管是誰的人,現在都在感激副幫主,李天的實力實在是太強了,以一人之力絕對能夠滅了他們,光憑剛才的那個氣息吧,都讓他們感覺到萬分的厲害了,那些氣息絕對能夠壓倒咱們,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最好還是好好的幹活,以後再找機會逃出去吧,反正魔教在全世界都有自己的據點,逃出去還是很容易的。

對於他們這些人的想法,李天的心中當然是心知肚明的,但也沒有必要在這個時候說出來,畢竟現在已經結束了一場爭鬥,對於雙方來說都是皆大歡喜的,李天現在還有很多的問題要問,最主要的就是這個寶貝是什麼東西,雖然李天能夠猜到這是一個很厲害的寶貝,但此刻對這個東西完全不知道,李天安排了一下下面的事情,就帶著這位副幫主閣下回到了賓館,希望能夠從這個傢伙的嘴裡得到一些消息,原來的時候沒有辦法得到消息,現在你已經是咱的跟班了,如果你還不說出來的話,那真要把你從樓頂上扔出去了,你的效忠也就跟鬼話一樣,別想矇混過去。

副幫主是個聰明人,當李天把他帶到這個房間之後,基本上也就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了,這一次的任務是一個巨大的秘密,對於整個魔教當中的人來說,那也沒有多少人知道這個秘密,以前是萬萬不能夠泄露的,但現在已經不一樣了,現在自己也不是魔教當中的人了,如果還跟以前一樣,那自己算怎麼效忠李天的呢?李天這個傢伙也不是傻子,當然不會願意自己這樣做的,所以今天得竹筒倒豆子一般的說出來,要不然李天絕對不會滿意的,下面那些人的生死也是沒辦法決定的,現在這個傢伙也非常的明白,所以沒等著李天開口詢問呢,咱這邊兒就得把知道的都說出來。

「李先生,其實半年前我們就感覺到了,在我們的幫派當中,有一些非常古老的人,這些人都已經生活了上百年了,他們現在沒有辦法走動,但他們卻能夠感受到全球的一切,就好像我們所在的這個地球一樣,都已經是存在了幾十億年了,李先生也不是普通的人,當然明白什麼叫做上古遺迹,也就是在人類出現之前,可能會有其他的文明出現的,那些文明創造了什麼樣的輝煌,暫時不是咱們這些人能夠猜測的,但也絕對不是以前那個樣子,那些人也都是非常厲害的,每當他們的寶貝出土的時候,我們幫派的很多人就能夠感覺得到,當然具體地點感覺不到,只能感覺出一個大概。」

副幫主簡短的說明了這一切,對於副幫主嘴裡說的這些話,李天當然是非常容易理解的,如果換成了其他人的話,恐怕他們是沒有辦法理解這一切的,畢竟地球上的人類都非常的自信,認為自己是地球上出現的唯一的文明,至於那些其他的文明,根本就不可能出現的,如果他們真正的出現的話,那為什麼沒有她們的遺迹留下來呢?其實普通的老百姓都不知道,但是上層的人都知道這件事情,偶爾一些東西都是沒辦法了解的,這些東西都是以前的文明留下來的,當然沒有必要把這些事情告訴老百姓,容易製造起社會的恐慌,讓老百姓明白也沒好處。 聽完了副幫主的話之後,熊貓基本上也就明白了,的確就是現在這個情況,如果他們早就知道真正的地點,恐怕也就不會在周圍溜達了,肯定就找到那個地方去守著了,現在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肯定就是因為他們還沒有鬧明白情況,如果鬧明白了情況的話,估計也就不是一個這樣的結果了,現如今的情況就是這樣,如果他們能夠全部弄明白的話,當然會自己卻拿這個寶貝了,也就不會在周圍防備那麼嚴重了,對於副幫主說出來的這個情況,熊貓還是完全了解的,這傢伙看來也是沒說謊的,當初自己也是看對了人,如果要是現在說謊的話,一掌就得要了這個傢伙的命。

「你實話實說,除了你們魔教之道之外,還有沒有其他的人知道這個消息,如果要是有人知道這個消息的話,我相信你們的心中也是有想法的,包括他們的具體實力之類的,你們肯定會有所知道的,我現在也不給你賣關子了,既然咱們都是一家人了,那就必須得把這些事情搞明白才行,如果這些事情搞不明白的話,咱們現在肯定會吃大虧的,我已經把我的全部力量給調動過來了,其他地方還有一些人,但沒辦法讓他們過來,如果讓他們過來的話,或許整個實力都會土崩瓦解的,對我來說沒有一點的好處,我還要繼續在其他的地方混下去呢!」

熊貓開門見山地說道,如果把所有的人都調動過來,萬一在這個地方全軍覆滅了,那麼熊貓重生以來所獲得的一切都沒有了,熊貓之所以會培養這些人,就是希望自己不在的時候也能夠有一個完整的權力機構,除了熊貓自己訓練的這些人之外,鑽石集團和殺手集團的人也全部調動過來了,這些人熊貓內心當中是不怎麼心疼的,準備讓他們去當炮灰的,熊貓也給了他們不少的神水,也給他們做了一些賺錢的鼓勵,這些傢伙明知道是去當炮灰的,但為了以後的獎勵,他們也都心甘情願的到這邊來了,反正一切的事情都是需要拼搏的,這一點他們都是非常清楚的,原來也是拼搏過來的。

「你說的這一點我完全明白,坦白說現如今能夠有這樣的基業,我們這些人也是相當佩服的,如果你沒有這麼小心的話,恐怕不可能發展那麼快的,這年頭想要對付你的人多了去了,只不過大家都是害怕你的實力,之前我知道你一直在鍛煉你的手下,所以遇到事情自己是不出手的,除非是遇到了沒有辦法解決的事情,要不然就是今天這種情況,我們魔教這邊已經是精銳進出了,我們魔教在全世界也是能夠進入前三名的大型勢力,但我們面對你的時候也是沒有任何的計策,所以我估計他們也是這樣的想法,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是絕對不會跟你鬧翻的。」

副幫主嘆了一口氣說道,原本很多人都是這樣的想法,包括這位副幫主在內,都希望能夠對熊貓進行忍讓,這樣換來他們的生存空間,但無奈熊貓不是一個這麼好脾氣的人,就跟剛才這個情況一樣,不管你自己說了什麼,做了什麼,反正最後的時候還得按我們的意思來,現在副幫主已經是歸順了李氏集團了,包括自己手下的100多口的人,要知道這不是100多口子的普通人,這些人全部都是非常厲害的,如果把他們扔到社會上去的話,他們很快會換來一省之地的,而且這些傢伙力量非常的強悍,沒準會顛覆其他的勢力的,所以熊貓這一站是10分值得的。

「先別說這些沒用的了,這都是以前的事情,如果出現了寶貝相當厲害的話,我相信任何人都是會跟我翻臉的,包括你們魔教在內,就算我把你抓到這裡,恐怕你們也不會跟我翻臉的,但如果有個東西能讓你們的實力增長10倍以上,你覺得那些人還能夠繼續跟我保持友好的關係嗎?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所謂才不動人,心僅僅是一點的小甜頭,我相信就有很多人會動心的,更何況還有那麼多的好東西了,相對於這一點來說,我更加相信眼前的一切,所以你還是別再分析這些問題了,給我說說那些潛在的敵人就可以了,你們得到的消息要比我得到的消息早得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