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可能是老天爺認為是需要自己想得明白的,才會讓自己想明白的吧?

而且如此處置以後,說不定就會感悟到一絲老天爺的心意,也是更加接近於那樣的答案的了。

就是什麼才會是自己此時需要明白一點的情況。

但他再一次打量鏡子中的自我時,卻只是沒有什麼新意地看到了那一種縈繞在整個身軀上下的揮之不去的陰霾。

或者說是濃厚的憂鬱的氣息,正在不停努力的堆積著。

有些痛苦地,趕緊閉上了雙眼。

看來這樣的消極的氣場,就是自己現在的招牌標誌了。

雖然自己是一點都不想再浸染其中的。

但是,這樣的事實,就是沒得選,也還沒有半點改觀的啊。

他不想再對自己有什麼抱怨的行為。

也努力避免任何一絲一縷的注意力,碰觸到那樣任何一處可能會要引發自怨自哀的地方。

但是,這樣一些消極的存在,難道真的就會是自己能夠想得到什麼辦法,從而是可以逾越的嗎?

狼性大叔痞子妻 畢竟,它們的背後,都是些讓人難以釋懷的遺憾和缺失呢。

至少,也都是不會那麼輕而易舉地消弭得掉的。

因為這樣的原因,他甚至都有些物極必反那樣的,開始認為它們就是一直這樣的同其他美好積極的部分,又好又壞地夾雜著存在於自己的生活當中。

這樣的一種共生狀態,也都是有些理所當然的。

也許,人們都是不得不要接受如此的一個事實吧。

就是,所有人的人生中,都註定了是要有些遺憾存在的。

而且同時,關於那些遺憾的回憶,也都還是需要留下來好好保存著的珍貴的文物。

因為,在久久以後,那些記憶,就會被歲月風乾。

上面附著的新鮮的顏色,也會褪去。

只剩下一層乾枯的死皮。

像是某一種昆蟲蛻掉的已經風化的輕薄的翼。

用指尖輕輕的碰觸一下,就會變為齏粉。

或者是化為一道煙塵,隨風就要散去。

那樣的話,當事人就會不再能夠保留那一段過往,也不會再有與之對應的悲傷情緒。

即使以後還可以回憶得起來,最多也只能夠是記得一絲朦朦朧朧的情愫。

也許還有一點點淡淡的悵然。

所以,遺憾和它的影子,才是有著保留的必要吧?

就是方便人們在每個感覺到孤寂,和在整個世界裡面都無依無靠的時刻,還可以用它們來回味過往。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它們就像是一座座小小的里程碑,也像是方便人們對人生的過往之路隨時憑弔的一個個的節點。

SMCity購物中心裏面,永遠都是那麼多的人。

真不知道都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可能這個城市,還有這個地方,唯一不會缺少的,就是這些形形色色的人群了吧。

現在一回到繁華的熱點區域,他就忍不住的要嫌它熱鬧得有些過分了。

好像是連任何短暫的一刻,都是永遠不可能安靜得下來。

在這些熙熙攘攘的人流當中,可能真正來旅遊觀光的客人,只能算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吧?

而其中的絕大部分,應該都還是來自本地各處的了。

這都不需要什麼精確的統計。

或者是什麼長久積累起來的經驗。

以及是什麼特別的獨到的竅門。

很簡單。

像是他這樣經常進來,或者就是多來幾次,就感受得到的了。

不用等到對方開口說話,本地人和遊客,單單是從膚色或者衣著上面,就是可以輕易分辨得出來的。

除了這樣一些表面上的形象以外,還有那身上的氣質,也都是可以用來幫助看客們作出簡單的甄別。

在以前剛到這裡的時候,他是很奇怪的。

就是他們的膚色和身材,也都是要有著兩個極端的形象。

特別是女孩子們。

要麼就是膚色白皙,身材高挑而勻稱。

要麼就是皮膚黝黑,身材不高,結實或者有些變形。

像是分別來自兩個截然不同的種群。

他倒聽說過,F國各個地方都是存在這樣的兩極分化的情況。

那樣的說法,還聲稱其中一種是一直都有著混血的血統傳承。

另外的一種,才是這片土地上最古老的土著居民的純種的後代。

搞不清楚這種說法是不是真有什麼科學根據,或者是歷史證據。

反正現在這樣的場景,已經是不會對他再有半點困擾的了。

就是再怎麼的迥然不同的兩個女孩子,也不管她們是怎麼樣的改頭換面,他也能夠分辨得出來是不是這本地人或者本國人。

或者就是自己閉上了眼睛,單憑心靈的感受,也也可以察覺得出來,她們身上的F國氣質了。

可能這是因為在自己腦海裡面,早就是把她們都歸納為了同一種的F國女孩子。

只是有著兩種差別比較大的存在形式和類型吧?

就像是對於無論是環肥,還是燕瘦,總歸都是美女的類別吧。

他也一直覺得,其實不管是混血類型還是原住民類型的本地女孩子,多數都是比較漂亮的。

怎麼看也都是比較對得起遊客和觀眾的。

不知道在其他遊客眼中,是怎麼樣的一種評判或者結論。

但是在他的眼中,這還真是一個無法否認的事實。

而且,更加要緊的就是,這裡真是一座年輕的城市。

她們一個個看上去,都是那麼的年輕和青春啊。

好像是稍微成熟一些的女子,就是根本就沒有出現,讓他看到過一樣。

不過,他現在已經都是老油子了。

差不多每天的報到打卡,也都是有些視覺疲勞了。

就是雖然還是會感嘆到人家人多,年輕人多,小孩子也多。

那樣的感覺總還是會一再出現的。

但是也不會再感到有什麼大驚小怪的了。

嗯,就是開始變得有點麻木,見怪不怪起來。

畢竟這宿務也是一個著名的旅遊城市來的好不好。

而且,人家這都還要算是F國的第二大城市,乃是榜眼一樣的地位。

又還號稱是整個亞洲最先開化的城市之一。

確切地說,差不多可以算是整個亞洲最早對西方世界開放,和西方文明碰撞交織這,持續開發下來的據點之一吧。

怎麼說,也都會是有著連綿不斷地繁衍生息了幾百年,積累起來的那樣龐大的人口基數了吧。

同時,她們這F國,又都是一個天主教國家。

宗教也好,社會輿論也好。 還有那道德規範,以及生活習俗也好,都是絕對不允許墮胎的。

也根本不會有什麼計劃生育的政策措施。

那樣的話,就只能是一路向前滾著雪球那樣的不斷地生下去了。

可能除非是天災人禍,還有什麼自然死亡的法則,才能偶然出現一下,做出來小小的干擾或者中斷。

但那樣的意外,卻是完全不能夠用來實施什麼削減或者控制人口的目標。

好像最後她們就是只能夠眼睜睜地看著一直都處於那生育和小孩出生的高峰當中。

正是因為如此,現在這樣的城市裡面,才會是有如此眾多的人口吧?

有些螞蟻群一樣的密密麻麻的場景,也是讓人有些頭皮發麻的感覺。

同時,以至於他現在是一看到這樣多也是如此密集的人流,就要情不自禁地想到這樣一些似是而非的原因,來添油加醋地為此解釋一番。

一半是穿鑿附會,另一半則是道聽途說那樣的了。

也都不知道是不是真正的靠譜。

但就這樣的想上一想,也都會覺得其中真是有些奇妙之處的啊。

因為之前這樣的感覺,並不是如此的強烈。

尤其是在來這裡的幾個月前,當他還是停留在馬尼拉的時候。

那個時候,雖然是身處於F國的首都,也是國內的第一大城市。

卻是一點沒有感覺到人多。

就是在更大更氣派的SMAsia購物中心,都是沒有感覺得到,身邊會有如此密集和擁擠的人群,川流不息呢。

可能那真是由於那馬尼拉城市,或者說是SMAsia委實是太大了的緣故吧?

特別是在身處購物中心裏面的時候。

好像每次都見不到太多的趕集一樣擁擠的人群。

誰叫人家號稱是整個亞洲第一大的購物中心呢?

就是每天,每時每刻都要再多的人塞了進去,在那些巨大高挑的空間和室內面積的襯托之下,也是會要顯得空蕩蕩的。

而且也就是在他停留在馬尼拉的那段時間。

電視上,新聞媒體上面,正是開始報道,整個F國的人口總數,從這一個新年開始,步入了一億的大關口的時候。

怎麼就一下子知道了全國的總的人口數量過億了呢?

那也沒有什麼好驚奇的。

人家這邊,也是有著什麼人口大普查的行政措施好不好?

而且也好像是有著一個專門的調查局還是稽查部門來的。

專業負責這些統計調查的工作。

也是因為統計結果剛剛出來,新聞媒體就第一時間拿出來報道。

只不過,並不是用什麼聳人聽聞的標題,或者是什麼讓人看了以後心裏面就要有些五味陳雜的語氣。

實際上,那報道的口吻,總體上都是頗有些民族自豪感的。

好像都還是為此感到歡欣鼓舞的樣子。

彷彿是從此就步入了一流的大國和強國的行列,屹立於世界前列的民族之林了都。

如果單純地說是人口大國的話,倒真是可以排進全世界的前面幾名的了。

但是要從人均的GDP,還有什麼人均純收入,人均享有的醫生數量和醫療床位數,還有什麼人均佔有資源的指標上面來看,應該還是有不少的差距的吧?

可是她們那樣報道的字裡行間,還有街頭隨意的訪談裡面,一點看不出來,對此是有什麼酸溜溜或者憂慮的味道。

不過,慢慢地,那樣的報道內容,居然也還破天荒地的,在她們F國人民當中,掀起了一場轟轟烈烈的大討論。

就是也不知道是誰最先開始的,發表了這樣的人口總數已經有些超過了整個國家的承載範圍。

好像是每個子女眾多的家庭,也都是有些到了負擔的極限。

然後就是有了一個比較激進的聲音跳了出來。

大意就是要學習鄰國的經驗,也要搞搞什麼計劃生育的政策才好。

那樣的話,F國的未來,才不會是那樣的不堪重負。

就是這樣的聲音,才像是投入F國社會那一面平靜的大湖的巨大的石頭那樣的,一石激起千層浪來。

之前是說什麼都可以,說什麼都好。

嫌棄國家的人口有點多了,或者還是嫌有些少。

如果人口真的是多了,那麼對社會就是有巨大的好處,帶來了巨大的發展潛力。

以後可能就是社會繼續發展的人口紅利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