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她很適合紅裙,顧錦有一種感覺,如果媽媽睜開眼睛,一定可以奪去所有男人的心神。

很早以前顧錦就發現了,她和顧南滄長的並沒有太多的相似。

以至於一開始顧南滄並沒有覺得她是自己的妹妹,就是因為長相。

顧南滄的長相是很像媽媽的,顧錦三姐妹不像,說明她們更多的是像爸爸。

她的媽媽現在就躺在這裡,爸爸又在什麼地方呢?

顧錦想要伸手摸摸媽媽的臉,但她又害怕這棺材有什麼奇特之處。

就像是媽媽明明還活著,為什麼不是在一處舒適的環境中,而是躺在這麼偏遠山區地底的一具棺材里?

她明明應該四十幾歲,現在看上去就和自己差不多,臉上沒有一點皺紋。

如果她只是睡著了,自己叫她,她為什麼不醒來?

有太多太多的疑惑,顧錦可不敢隨意亂動,萬一這具棺材不能打開,自己一打開真的害死了媽媽呢?

就像是那些考古隊員打開古墓裡面的棺材,裡面保存完好的屍體因為氧氣的進入就會發生變化。

只要媽媽還活著就好,她不能隨便亂動。

這裡既然是那個老頭的地盤,這麼說來他和媽媽有些關係。

只要找到了他,那麼問題就簡單了。

顧錦決定四處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那個被村民們害怕的老頭。

這處漂亮又神秘的洞穴,裡面究竟藏著什麼神奇的秘密。她抬頭看向頭頂的光芒之時,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小姐,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顧錦的小腿除了疼就沒有其它感覺了,她能感覺到血一直順著她的腿流下來。

現在這個情況根本就容不下她休息,她已經將速度提到了最快。

這會兒海上波濤洶湧起伏不定,她一個從來沒有駕駛過船的人,顧錦最怕的是連累到譚洛汐。

今晚本來是她的訂婚宴,卻因為自己和司厲霆小看對方,將她的訂婚宴搞得一塌糊塗也就算了,甚至還將她拖下水。

顧錦咬牙,再快點,再快點。

她恨不得讓時間停止下來,這樣的話愛麗絲就永遠都追不上她了。

「洛洛,趴下。」顧錦看了一眼那越來越近的快艇。

實力懸殊,自己最大速度也跑不過快艇,好在游輪追不上她們的速度,快艇上只有愛麗絲一人。

「太太,我這裡有槍,我可以殺了她。」譚洛汐也不是傻子。

如今救援沒有來,自己趴下可以依靠船身擋住子彈,但船隻需要一個人掌舵。

也就意味著顧錦成了活靶子,自己怎麼能苟且偷生?

「你只有手槍,在這樣的情況下擊中對方太難了。」顧錦也知道這是很難的事情。

「還是躲起來,不要被誤傷,她的目標本來就是我。」

「太太,我來開船。」

「洛洛,你本來就是被我牽連進來的,你藏好,這件事和你沒有關係,你要是出了事我拿什麼和林助理交差。」

兩人都不想對方受傷,可也沒有什麼辦法,事情已經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逃不了,只能周旋。

「顧錦,你逃不了,受死吧!」

愛麗絲的聲音在海上傳來,緊接著就是機槍掃射的聲音。

「太太!」

「趴下!」顧錦厲聲吼來,她猛地調轉方向,避開了那些子彈。

如今的局勢就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顧錦沒有退縮的餘地,她現在能做到的就是盡量不讓譚洛汐受傷。

「不要抬頭!」顧錦聲音冷漠,絲毫沒有平時溫柔的模樣。

現在這樣危險的境地,任何一顆子彈都會要他們的命,她不能連累譚洛汐。

「可是太太你……」

「我不會有事。」顧錦精力集中要甩掉愛麗絲。

愛麗絲船上只有她一人,她一邊要掌舵,一邊要開槍,這裡就是破綻。

重機槍一隻手根本就沒有辦法好好操控,而且她是女人,力氣不如男人那麼大。

她在開槍的時候方向是不能操控的,這也是為什麼顧錦剛剛能夠逃過一劫的原因。

只要在愛麗絲準備開槍的時候調轉方向,她的快艇速度很快,就遲疑那麼一兩秒的時間顧錦已經逃開。

有時候大腦也是很重要的一點,顧錦在算計每一個角度。

如果只是這樣的話她可以拖延到司厲霆過來,但老天爺並沒有那麼好說話。

她才剛剛想到這裡,耳邊又傳來水聲,不好,她的增援來了。

「小姐!」

愛麗絲都快被氣死了,她每次一提槍準備射擊,沒有手去操控方向,顧錦狡猾得像是一條魚,絲毫不給她機會。

「丹尼爾,你來得正好,將她給我攔截下來!我要她的命。」

如果兩人從兩頭包抄,這樣顧錦就沒有辦法逃跑了。

愛麗絲的算盤打得不錯,顧錦心道不好,那個男人她認識,是愛麗絲的心腹。

情況又變得很糟糕,顧錦臉上汗水涔涔,「洛洛,還有多久。」

司厲霆的電話就沒有斷過,林均拿著手機,「直升機已經過來,最多三十秒,再堅持三十秒。」

「太太,三十秒,救援直升機馬上就會到。」

平時的三十秒快得就像是眨眼,在這個節骨眼上三十秒如同三十分鐘那麼漫長。

三十秒,還有三十秒。

顧錦在心中咒罵,要是只有愛麗絲一人也就罷了,愛麗絲多了一個幫手,事情就不會這麼簡單。

一顆子彈只需要一秒鐘就可以結束一個人的命。

她能撐住嗎?

愛麗絲似乎和丹尼爾起了爭執,「太太,我們好像有救了,那個男人不願意幫她。」

顧錦都不敢相信竟然有這樣的轉變,本來以為是追兵卻一下變成了救兵。

愛麗絲和丹尼爾發生了激烈的爭吵,丹尼爾從來不會違背她的命令,這是頭一次。

「這個世界上誰都可以背叛我,唯獨你不可以。」

「小姐,我是為了你好,如果你真的殺了她,先生不會這麼算了。」

「我是他女兒,他總不可能為了一個外人對我怎樣。」

「小姐,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先生會這麼做,但顧錦對他來說顯然是有些不同的,之前我是怕你生氣才沒有告訴你,她,你真的不能動。」

丹尼爾越是這樣苦口婆心的勸告,愛麗絲越是不滿。

心中像是有一團火要徹底將她燒灼,一向乖乖聽話的丹尼爾居然護著另外一個女人。

「你是不是愛上她了?」愛麗絲冷冷朝著他看去。

「小姐,你說什麼,我怎麼可能愛她,我只是……聽從先生的吩咐。」

從小到大,我心裡喜歡的人都只有你啊!

「既然不愛,那就和我一起殺了她,丹尼爾,我知道你喜歡我,殺了她,我陪你一夜。」

見自己的心思被戳穿,要是在其它時候丹尼爾肯定會手足無措。

此刻這樣危機的關頭,愛麗絲還說這樣的話,他並沒有一點開心。

她這句話其實是在侮辱她自己。

他是愛她,愛得很卑微,看著她瘋子一般追求另外一個男人,甚至因為那個男人她投向卡特的懷抱。

她墮落不堪,被人侮辱了一次又一次。

而自己什麼都做不了,因為他不是司厲霆,替代不了她心中那個人的位置。

所以一直以來他只能遠遠的跟著她,就像是她的守護靈一樣,從小到大。

不管她做了什麼,在他心中愛麗絲都是最聖潔的女神。

可是這個女神剛剛卻做了一件讓他覺得噁心的事情,她以為自己只是想要得到她的身體嗎?

如果只是這樣,以前那麼多次她喝得爛醉如泥,甚至主動投懷送抱的時候,他至於拒絕嗎?

正是因為喜歡,所以才會選擇尊重。

「小姐,你讓我很失望。」

愛麗絲聽到丹尼爾的話,妒忌之心猶如火焰一般瞬間竄起,燃燒了她整個身體。

自己讓他失望?

果然,他這麼護著那個女人,其實他早就不喜歡自己了吧。

想著周圍的男人,包括卡特也曾經流露出一抹對她的興趣,她就像是一個女妖,對男人來說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丹尼爾這句話徹底激怒了愛麗絲,她身邊的狗怎麼能跑去別人身邊。

「丹尼爾,我再問你一遍,你幫不幫我?」

「小姐,如果我幫你,先生責罰下來,你的下場……」

「那就是不幫了?」

「不是不幫,是不能,小姐,我們回去吧,回去歐洲,你想要什麼樣的人沒有?至於和他們死磕到底?」

愛麗絲突然勾唇一笑,在慘白的月光下顯得十分滲人。

「你說對了,我就是要死磕到底。」

下一秒愛麗絲做出了一個出人意料的舉動,她丟下了重機槍。

這是她唯一的武器,她不是要殺顧錦嗎?她丟了武器要怎麼殺?

很快丹尼爾就知道她要做什麼了。

「丹尼爾,我討厭你。」

愛麗絲猛地將油門轟到底,剛剛慢下來的快艇狂飆而去。

顧錦爭分奪秒跑到了前面,譚洛汐還在慶幸她們得救了。

「太太,我們運氣還不錯,救援馬上就到了。」她們已經聽到頭頂傳來直升機的聲音。

顧錦的臉上卻沒有一點放鬆,她冷著一張臉,「她又追上來了。」

「她要幹什麼?」譚洛汐有一種不太好的感覺。

「洛洛,怎麼了?」林均著急的聲音傳來。顧錦已經覺察到她的用意,「不好,她要撞上來了!」 顧錦轉身朝著聲音發源地看去,那是一個年邁的老人,手中拄著拐杖朝著這邊走來。

「小姐,你這趟又瘋到哪去了?」老人口吻中帶著一絲無奈和寵溺。

瘋?他口中說的人應該是安南那個小瘋子吧。

她們三姐妹之中,就數顧安南性格最調皮頑劣。

當初自己還一度以為她想要殺了自己。

顧錦開口道:「我不是安南。」

幾人長相很像,聲音並不相同,老人走近了才發現顧錦的藍色雙瞳。

「你不是小姐,那你是……」老人一時半會兒還不能確定站在他面前的人是誰。

「錦小姐?」他小心翼翼說出了一個名字。

「是我,當年被交到蘇家的顧錦。」

看樣子她所有的問題今天都能由他解釋。

「那你的眼睛……」老人覺得有些奇怪,顧錦的眼睛竟然是藍色的。

「這是我後面動手術變了顏色,原本也是黑色的。」

沒想到當初她只是為了換一個身份回來,卻成了她區分顧安南和小七的標誌。

老人似乎很驚訝,沒想到顧錦會出現在這裡。

「是安南小姐告訴你的?」除了顧安南,她應該不會找到這裡。

「不,我是被人販子拐到這裡,然後被那條大蛇帶進來的。」

顧錦一句話就說出了她糟糕的歷程。

老人沒想到這世上還有這麼巧合的事情,他嘆息一聲:

「這就是緣分吧,你是家主的女兒,赤炎能分辨,自然就對你親近了。」

「那邊睡著的女人真的是我媽媽?可是她看著怎麼和我差不多?」

這世上哪個女人不想要擁有這樣的秘術,一個個為了延緩衰老,為了保持美麗的容顏折騰了多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