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知道了一些真相的簡語之,沒有再去找簡言之算賬,這個時候,她似乎也明白了一些事情,大哥不止對她心狠,對自己更心狠,就連自己的親生兒子,都能一直當弟弟養著。

……

本來,不知道簡渙之的事情,吃飯的時候,木兮聽到隔壁桌在議論這件事,回過臉的木兮,眯著眼睛盯著紀澌鈞上下掃視數遍。

紀澌鈞假裝沒看見木兮那質問的眼神,抬起胳膊看了眼表上的時間,「兮兮,我該去山海湖赴梁帥的鴻門宴了。」

「早去早回,我有很多話想跟你談談。」這麼重要的事情,居然沒人告訴她,就連老呂老馮都沒說,一定是接到誰的意思了。

「大哥他們過來了。」幸好他提前給大哥他們發了信息,關於幼兒園發生的事情,暫時不要告訴木兮以免木兮擔心。

「哼!」看紀澌鈞那一副,逃過一劫的樣子,木兮冷哼一聲,放下手上的湯勺起身。

走到紀澌鈞旁邊,手搭在紀澌鈞肩上,彎腰湊到紀澌鈞耳邊特別提前告知一聲,「老公,我會讓人把客房給你收拾好,這段時間,你就住在客房吧。」

「噓,乖了,回家任你罰,別讓大哥聽見了,不然得擔心我們。」說著,紀澌鈞趁機把木兮拉入懷中。

看在為了不讓深哥擔心的份上,她就暫時放過紀澌鈞。

過來的紀澤深,盯著坐在紀澌鈞懷裡的木兮看了數秒察覺到自己的注意力不該這樣一直放在她身上,收回目光的紀澤深主動將旁邊的梁淺摟入懷中。

她知道,紀澤深不可能平白無故對她那麼親近,一定是有什麼原因在裡面,等她順著紀澤深的目光望向前方時,正好看到被紀澌鈞抱在腿上的木兮,原來如此……

見人走近,紀澌鈞才扶著木兮起身。

「阿淺你們吃飯了嗎?」看到紀澤深摟著梁淺,兩人關係看起來,比上回又有進展,高興的木兮靠在紀澌鈞懷裡一臉幸福笑問了一句。

「吃過了。」

紀澤深側過身看了眼旁邊的梁淺,「我跟鈞子有事要去辦,你們兩個人出門,你要照顧好她。」不想讓紀澌鈞誤會什麼,紀澤深特地解釋一句,「你身為大嫂,有責任保護她。」

「你放心吧,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我都會保護好阿兮的。」即使她知道紀澤深是想解釋什麼,可她聽著仍舊心裡很幸福,高興的梁淺從紀澤深懷裡出來,走到木兮旁邊主動摟住木兮的手,「阿兮,我們走吧,別打擾他們男人辦正事。」

就算梁淺現在多少有些改變,可紀澌鈞還是擔心梁淺大大咧咧會照顧不好人,特地叫了幾個人跟過去,以免出了什麼事情。

先把木兮跟梁淺送上車,紀澌鈞再和紀澤深一塊前往山海湖「赴宴」。

在去山海湖的路上,紀澌鈞給另外一邊趕來跟自己匯合的費亦行發了一條信息讓費亦行去辦點事情。

發完信息,紀澌鈞本想跟紀澤深聊幾句,卻看到紀澤深心不在焉望著窗外。

「大哥?」

「……」

一旁的人,似乎想事想的太入迷,沒聽見他的聲音。

「大哥?」

心裡正在想著某些事情的紀澤深,在聽見紀澌鈞叫自己,心虛的忙收斂心思望向紀澌鈞,「怎麼了?」

紀澤深掩飾的動作,讓本想說些什麼的紀澌鈞,也悄然止住心中的話,隨手輕拍紀澤深肩上,「有灰塵。」

難得鈞子時時刻刻牽挂自己,可他卻仍舊對一些事情念念不忘,愧疚的紀澤深握住紀澌鈞收回的手,「鈞子,大哥真不知道該怎麼疼你才好。」

「大哥對我一直都很好。」只是彼此之間,都有些不能對雙方說的秘密,也正是因為這個秘密,大家都有些小心翼翼,也生怕疏遠了對方,拚命對對方好。

不想再去提那些讓他們心裡生間隙的事情。「待會到了山海湖,你就跟在我身後,凡事忍耐些,特別是不要跟梁帥發生任何口角。」

「大哥,我不是紀優陽,喜歡跟人鬥嘴。」

對,那不叫鬥嘴,那叫較量,紀澤深笑了笑。

很快車子到了山海湖的立春園。

正門對面車子排放整齊,周圍一片寂靜,一絲生人氣息都沒有,風吹過樹上的落葉發出的聲音令人毛骨悚然。

心中不安的紀澤深來到紀澌鈞身旁,下意識把人護在身後,「鈞子,我們是不是來錯地方了?」

「就是這裡。」看來,他大哥也感覺到那股氣息了。

紀澌鈞笑了笑,落下的手貼在紀澤深身後帶著人進去。

到了門口,裡面熱鬧的聲音撲面而來,寂靜和喧囂切換的瞬間,心中的不安被放大,紀澤深回過臉看著旁邊絲毫不當做一回事的紀澌鈞,「鈞子,待會要發生什麼事,你就跟在大哥身後,進去了,別到處亂走。」

「我知道了,我會跟著你。」有些事,他不想瞞著大哥,但事情沒做成之前,要是讓大哥知道了,只會更擔心,況且,以他大哥,顧全大局的性格來看,是絕對不會同意他如此大膽的作風。

在門口遞交了邀請函,紀澌鈞攬著紀澤深進去時,聽說費亦行也要來,怎麼沒看到人?「費亦行呢?」

「他先進去了。」他有事情交待費亦行去辦,沒在門口看到人,就是在裡面辦著事情。

「鈞子,今天這個場合那麼重要,我就是怕出了什麼事,才沒帶李泓霖,你把費亦行帶過來,會不會……」

他大哥有時候就是謹慎到讓人難以理解,過了穿堂,在工作人員引路下,穿過大大小小的門,兩人終於進到了聽戲的園子,在戲台兩側和正面擺放著整齊有序的四方桌凳,大家都各自找人聊著天,他們兩人的到來,並未引來太多人的歡迎。 很快,約莫半小時后,崔慶帶著林楠進入小妖林深處,一路上哪怕是遇到了數十頭妖獸,二人都輕鬆避過。

最終,二人出現在一座山谷外。

絕對屬於洞天福地範疇,周圍被山體包裹,周圍有著大量妖獸聚集,山中只有一個口子,足足五頭七階妖獸看守。

「就這裡了,我負責引開它們,你確定能搞定?」崔慶有些不大確定,再度暗中傳音問了一聲。

林楠微微點頭。

名門絕寵 如此,崔慶便沒有多問了。

「那就看你的了兄弟,超階妖獸一旦動手,你就逃,別逞強。」

說完,悄然和林楠拉開一定距離,身形微微一閃,直接出現在山谷外,對著其中一頭七階後期妖獸直接殺了過去。

「蓬!」

一頭七階後期妖獸直接被一擊重創轟飛出去,生死不知。

頓時,整個山谷熱鬧了起來。

「吼!」

「吼!」

一道道妖獸怒吼聲響起,震動四方,這群妖獸也都有著不弱的智慧,認出了崔慶這個討厭的人類,已然數次闖到這裡,每次都狼狽而逃,但每次都斬殺它們的同伴。

一瞬間,周圍四頭七階妖獸齊齊撲殺而至,連帶著周圍其他的大群妖獸也紛紛而動。

林楠躲在一旁,渾身氣息完全收斂,甚至有七階妖獸從他身邊經過都不曾發現。

崔慶很強,以一敵四,並且很快再度斬殺兩頭,這幾頭七階妖獸完全不是他的對手。

連林楠都不得不感嘆一聲。

但周圍大量妖獸即將殺到,氣息澎湃,很多很多,怒吼聲連天。

這種情況,哪怕是林楠也頭皮發麻,崔慶也終於堅持不住了。

腹黑寶寶的俏俏妻 「滾開!」一擊再度重創一頭七階妖獸,崔慶大笑一聲,極速朝外沖了出去。

頓時,一群妖獸不樂意了,憤怒不已,齊齊嘶吼著追殺出去。

甚至,就連周圍的大量妖獸都圍殺而去。

這一刻,崔慶索要面對的妖獸多達成百上千頭之多可能。

也是崔慶這種高手,換著其他人,早就無法堅持。

相隔數十里,林楠依舊能聽的真切,崔慶在怒吼,妖獸在慘叫,廝殺激烈,一路上都有妖獸追殺圍堵,一群妖獸是下了狠意,要攔下這個可惡的人類。

與此同時,林楠依舊還在靜靜蟄伏著,以防被周圍妖獸發現。

山谷中,此刻大量妖獸沖了出去,追殺崔慶。

但實際上卻依舊還有一頭妖獸。

很強,七階巔峰的妖獸還在山谷口鎮守。

更甚者,先前林楠感覺到一股更強大的氣息掃過,那頭超階妖獸在探查,讓他不敢大意。

終於,足足十分鐘后,大群妖獸追殺崔慶估計也快出了小妖林,林楠看了一眼山谷口,眼中帶著寒光。

悄然而動,依舊儘可能的收斂氣息,林楠靠近了那頭七階巔峰妖獸,很強大,很警惕的守護在山谷入口位置,哪怕是追殺崔慶都沒有讓它動彈分毫。

終於,林楠距離這頭妖獸不過數丈遠,蟄伏在它身側。

周圍,並無強大妖獸存在,那頭超階妖獸也沒有再探查。

「嗖!」

一瞬間,林楠身形閃動,速度超快。

出刀,斬!

數丈遠,對於天人境巔峰的林楠而言,太近了。

身前這頭七階巔峰妖獸可能察覺到一絲危險,然而剎那間根本來不及反應,就直接被一刀斬下。

「撲哧!」

一刀,將這頭七階巔峰妖獸斬斷,隨即林楠心中一動,半截身軀直接收入須彌戒指中,巨大的獸頭還想發出嘶吼,還沒有完全死透,生命力頑強。

剎那間,再度一刀斬出,從頭劈殺。

「蓬!」

剎那間,整個腦袋都完全被劈開,徹底死的不能再死。

而就在這一瞬間,林楠將它的屍體收到須彌戒指中,整個人再度蟄伏起來。

之後很快,一道道神識掃過,有周圍其他妖獸的探查,也有那頭超階妖獸的探查。

雖然林楠這次動手不過十幾個呼吸而已,但強大的氣息爆發,依舊被一些強大妖獸捕捉到一些,而今在疑惑。

但一番探查后,它們並沒有發現林楠的蹤跡,這才各自收回神識探查。

而趁著這個間隙,林楠毫不遲疑,直接闖到山谷內部。

頓時,當真正踏入山谷之後,林楠驚呆了。

「好地方!」饒是他,也不由發出這種感嘆,怪不得崔慶打破了腦袋想要闖進來。

這裡,宛如一片仙境,和外面的山林不同。

有山有水,小橋流水,唯獨缺少一個人家。

約莫兩個足球場大小的山谷內部,仙光縈繞,大片的仙草散發著濃濃仙光仙氣。

連帶著中間的一座小湖,也不是普通之地,而是一座仙湖。

比之前林楠在錦園見過的那座還要仙光濃郁的多。

一處真正的寶地!

「怪不得那麼多妖獸守護此地!」林楠自語一聲,隨即身形一閃,直接進入仙藥園內動手。

這些東西,都價值連城,入眼這一座仙藥園,全部販賣出去,上萬仙晶不止!

而今,全部成為林楠的了。

甚至就連著那座仙湖,林楠也沒有客氣,一隻特殊的玉瓶,內涵乾坤,直接瘋狂的灌水。

這東西,哪怕是對他都可能有些作用,對普通修鍊者而言,更是極品修鍊之水。

效果,不比靈液差!

與此同時,小妖林山巔,距離山谷不過數十里的位置,一道黑衣人影靜靜盤坐,渾身散發著陣陣凶意,正是小妖林的那頭超階妖獸。

在仙界,妖獸到了超階之後,是可以化為人形的。

先前林楠動手襲殺那頭七階巔峰妖獸的瞬間,他就察覺到一絲氣息,只不過最後什麼都沒有發現,便沒有再理會。

然而就在此刻,這尊超階妖獸再度神識掃過自己的仙藥園時,頓時臉色驟然一變,隨即大怒。

「混賬,該死!」

這頭超階妖獸怒極,這可是他多年的心血,甚至專門派遣七階妖獸坐鎮,更是在他眼皮子底下,而今竟然被一個人類給偷盜了。

一邊怒斥,這頭超階妖獸直接動手了,陡然間直接對著山谷位置飛了過來。

山谷內,在這頭超階妖獸神識再度掃過的瞬間,林楠便感覺到了,臉色直接變了,但卻沒有逃,手中的動作反而更是快上幾分。

瘋狂的收取這些仙藥! 最終,秦未央確定,這個玉玲瓏,的確就是四年前,她招進來的,代號玲瓏的女孩子。

秦未央將手機扔給沉風,沉聲道:"這個玉玲瓏,就是修羅門的玲瓏,我必須儘快告訴葉一朵,葉一朵對這個女孩子太信任了,要是她再沒有防範心,肯定會出事的!"

沉風聽到秦未央這樣說,臉色也一下子變了:"姐,你說的是真的嗎?那朵朵不會有事吧?"

秦未央快速的下車,一邊走,一邊開口:"現在應該不會,畢竟,路彥昭和路彥琛應該都在她身邊,但是,這個玉玲瓏,不是省油的燈,四年前,我才把她招入修羅門,她現在就能混入暗夜組織,獨當一面了,可見不是一般人,我們必須小心行事!"

沉風加快腳步,恨不得立馬插上翅膀,飛進宴會廳。

秦未央看著他的背影,神色有些無奈。

沉風那麼喜歡葉一朵,卻因為路彥琛止步了,他平時也只能用弔兒郎當,來掩飾他的不在意。

可他越是這樣,秦未央就越是看的明白。

就像是他了解自己一樣,她也同樣的了解這個弟弟。

秦未央無奈的嘆口氣,加速跟上去。

秦未央和沉風,剛進宴會廳,就看見葉一朵穿著一襲寬鬆的水綠色晚禮服,正在跟一個女孩說話。

沉風看到那女子的時候,眸子瞬間沉下來,秦未央的眸子也閃了閃。

因為正在跟葉一朵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玉玲瓏。

秦未央想到,自己親自將玉玲瓏招進修羅門,卻沒想到,她現在居然成為了暗夜的內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