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宋大媽推門進來,她看見宋多金、席國強、席棟樑、席帶娣、席秋怡他們都在,這下正好了,人齊,事情就好解決了。

她帶著宋拾元進來,什麼話也沒說,直接就掀起了宋拾元的衣服,將身上和手臂的淤青和手指甲抓的痕迹,通通都露了出來。

宋多金一看,面容立即陰沉,抿著嘴,不高興掃了席國強一眼。

席國強卻在看到宋拾元身上的傷痕時,臉上有掩飾不住的心虛,他很快將目光轉移了。

席棟樑和席帶娣兩個人也知道他們做的事情就要暴露了,膽怯的目光瞅了宋多金一眼,很快又將目光收回,心虛地躲到了席國強的身後。

席秋怡眉頭一蹙,「宋拾元你的傷是怎麼弄的?跟別人打架了嗎?」

雖然她內心深處是不喜歡宋拾元,好歹她也是在宋拾元身上花過了幾分心思,就這麼被人打了,心裡多多少少都是有點不爽的。

宋拾元驚慌一張口就想著喊席秋怡『媽』可一想到今天席棟樑以及席國強說的話,他的這一聲『媽』就硬生生的忍了回去,委委屈屈地席秋怡解釋:「我,我沒有跟別人打架。」是席棟樑和席帶娣主動打他的,而席國強在知道他們打架之後,什麼都不問,又打了他幾下。

「你沒打架,身上的傷又是怎麼來的?我最討厭別人撒謊的。」

宋拾元一看見席秋怡臉一綳,他顯得更惶恐不安了,兩隻小手緊緊揪在了一起:「我……」他一開口,想著今天席棟樑和席帶娣說過的話,眼淚立即就忍不住了,啪嗒地從眼眶裡漫出:「我沒有撒謊,是席帶娣和席棟樑打我的。」

蜜愛天價暖妻 席國強笑得有點牽強,解釋:「小孩子玩著玩著,打打鬧鬧都是很正常的,誰家孩子沒被打過呀!過兩天就會好了,小孩子都不記仇的。」

「他們為什麼打你?」席秋怡看了席國強一眼,然後又繼續問宋拾元。

宋拾元沉默了幾秒,唇抿了一下,剛要開口,這時席國強就打斷他:「秋怡,小孩子打架哪需要什麼理由呀!反正都已經打了,最主要也沒傷到要害地方就行了,這件事就這麼翻篇了吧!」

「不行!」宋大媽在他話一落,立即就反對:「這件事不能就這麼算了,我們家拾元一向都很聽話的,不會無緣無故跟別人打架。」

席國強從她話里聽得出,宋大媽應該是知道整件事了。

那這下怎麼辦?

之前也是席棟樑、席帶娣跟宋拾元拌嘴,後面是宋拾元忍不住先動手的,可也只不過是推了一下席棟樑,也沒摔跤,於是席棟樑和席帶娣聯手毆打宋拾元,自然宋拾元就不是他們對手,處於下風。

而他也是在適當的時候出來阻止他們,他也是想著宋拾元的身份,順手就打了宋拾元幾下。

「小孩子也總有不聽的時候,反正也已經打過架了,不如這件事就這麼算了。」

宋大媽生氣瞥了席國強一眼,從席國強說話語氣,她都知道席國強是打算偏袒席棟樑和席帶娣了。

哼,在她家,還敢欺負她家孫子,這口氣無論如何都要出了。

於是她反問宋拾元:「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好好說清楚。」她輕輕地拍了拍宋拾元的小肩膀:「放心,有奶奶在,一定會幫你討回公道的,誰都不可以欺負你。」

「席棟樑和席帶娣說我沒媽媽,說我不是現在這個媽媽親生的,說我就是一個沒人要的野孩子,說我不配待在這個家,就應該滾出去……」

「席棟樑、席帶娣你們兩個真的是這麼跟宋拾元說的?」席秋怡在他話還沒完就立即質問他們。

首先她不喜歡宋拾元,但與席棟樑和席帶娣相比較,她更不喜歡席棟樑和席帶娣,再來就是她要是不為宋拾元出頭,宋大媽心裡肯定也會對她有意見的,畢竟宋拾元是宋家的孫子。

席棟樑和席帶娣一看席秋怡黑著臉,很不高興的樣子,兩個人小身子一顫,害怕的躲入了席國強懷裡,還緊緊揪著席國強的衣服。

「爺爺……」

「爺爺……」

席國強一看他們泫然欲泣的模樣,立馬就心疼了,尤其是對席棟樑,席國強抱著他,低聲下氣地哄著席棟樑,「不哭了,一切都有爺爺在呢!」

席秋怡不悅道:「爸你也太慣著他們了。」

「他們還小。」

「還小?大的都快十歲了,小孩的也有五六歲吧!你怎麼不看看嫂子生的那兩個孩子有多乖巧,懂事,要我說,都是因為父母沒教的好,小孩子才這樣不懂禮貌,尤其是他們兩個說話,倒跟他們的媽陶紅雲很像,盡會說一些亂七八糟的話。」 黃然的精神力進入魅狐的身體裡面,黃然就感覺精神力快速的消耗著,好像一個巨大的黑洞不停的吞噬著自己的精神力。精神力好像黃河決堤了一樣。魅狐這個時候,感覺自己好像回到了母親的懷抱一樣,那種感覺讓她說不出口,精神力快速的修復著魅狐衰老的細胞,一點點從魅狐的手臂開始……

黃然這個時候臉上已經布滿了汗珠,此時的他想把精神力給退出來,但是精神力卻不受他的控制,魅狐的身體好像一個巨大的磁鐵,吸引著黃然的精神力。黃然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精神力馬上就要枯竭……

「完了,這次玩大發了……」黃然心裡暗暗的想到,悲哀的感嘆了一聲,此時的黃然大腦裡面的精神力只剩下一點點,黃然已經能感覺到危險的來臨,黃然看了一下魅狐,魅狐還在閉著眼睛,精神力修復了她一小半身體,此刻的她臉上布滿了幸福的笑容……

「魅狐師父,我不行了……」黃然用衰弱的聲音說著,但是魅狐卻沉迷在那種飄飄欲仙的感覺當中,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反應。黃然已經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已經不受自己控制了,大腦也慢慢的變得昏昏沉沉……

「葉凝、珍珍、小丫頭、晴兒、艾琳娜……」黃然的心裡默默的念著一個又一個名字,身體越來越軟,靈魂好像隨時都要消散一樣……

「永別了,我的愛人……」黃然這個時候在心裡說出了最後一句話。

「轟……」就在黃然感覺自己將要死亡的時候,大腦里好像爆炸了一樣,枯竭的精神力又重新的出現,這次的精神力好像大海發出的巨大潮水,快速的在黃然身體裡面運行,然後進入魅狐的身體裡面,精神力好像用不完似地,一遍遍在兩個人身體裡面運行……

神奇的精神力快速的修復著魅狐的身體,最後進入魅狐的大腦裡面。奇怪的是在魅狐的大腦裡面,竟然存在著一小股精神力。黃然的精神力好像遇到了什麼感興趣的事情,快速的纏上魅狐大腦裡面的精神力,兩股精神力就在魅狐的腦袋裡面開始的纏繞。

黃然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能感覺到精神力的情緒。興奮、高興……一種種情緒傳到了黃然的大腦裡面,自己的精神力和魅狐的精神力慢慢的纏在一起,然後再兩個人身體裡面來回的亂竄……

驚奇的一幕出現了,在黃然的大腦裡面竟然浮現出一個小姑娘的影子,好像看電影一樣。小姑娘的一生開始播放,從小失去父母,從小以乞討為生,受盡了冷眼,直到小姑娘十歲的時候被一個女人所收養,女人開始教小姑娘武功……最後的場景竟然就是剛才魅狐在卧室的動作……

而此刻在魅狐的大腦裡面,同樣浮現出黃然的一聲,快樂的童年,好玩的遊戲,從小到大,一幕幕浮現在魅狐的腦海里……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黃然的精神力已經回到了他自己的腦海里,自己的手也從魅狐的手上移開。黃然閉著眼睛,回憶著剛才的一切,而此刻黃然的大腦裡面更是浮現出稀奇古怪的東西,一個個更加先進的科技資料出現在黃然的腦海里,黃然的臉上也布滿了笑容……

在那種危機時刻,黃然的大腦竟然又一次突破,這才挽救了黃然的小命,而且給黃然帶來了巨大的機遇。

「啊……」魅狐的聲音驚醒了黃然,黃然慢慢的睜開眼睛,魅狐這個時候正驚訝的看著自己的身體,一股惡臭從她的身上傳了出來……

「什麼味啊……」黃然皺了皺眉頭,慢慢的說著。

魅狐此刻身體一動,黃然連影子都沒有看見,魅狐就消失在房間裡面,黃然這個時候也站了起來,開始檢查著自己的身體。大腦的突破,讓黃然的身體強度增加了一杯,現在黃然的身體強度,即使用手槍都不能傷他。而體內的真氣也增加了很多,特別是經脈竟然粗了很多。黃然活動了一下身體,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過了很長時間,魅狐才慢慢的走了出來,黃然看著走出來的魅狐,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她。此刻的魅狐充滿了聖潔。臉上泛著紅潤,那雙眼睛更是美麗,讓人看一眼就不能忘卻,而她的皮膚,更是如剛出生的嬰兒,顯得生機勃勃……

「魅狐師父……」黃然輕輕的喊了一生……

「小傢伙……」魅狐慢慢的來到黃然的身邊,竟然一把把黃然摟在懷裡,把黃然的腦袋放在她那豐滿的*之間,眼睛裡面充滿了溫柔……

「魅狐師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黃然慢慢的從魅狐身上移開,好奇的問到。

「呵呵,小傢伙,你真是一個幸運的人,被雷電擊一下竟然能產生這麼神奇的精神力,太不可思議了……」魅狐笑著說,然後慢慢的坐下。

「啊!你怎麼知道啊!」黃然臉上充滿了驚訝,張著嘴巴問到。

「呵呵,我不僅知道你的這件事情,你的一生我都知道……」魅狐開始說一些黃然的秘密,黃然這個時候卻驚呆了。過了一會兒黃然突然想起自己腦海裡面那個小姑娘的一生……

「魅狐師父,你是不是從小就沒有父母……」黃然開始一點點說出腦海裡面的影像,這個時候換魅狐長大嘴巴,驚訝的看著黃然。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魅狐感嘆的說到。

「我也不知道……」黃然慢慢的說。

「呵呵,小傢伙,你身上擁有的精神力,可是天下最厲害的力量了,這種力量,千萬不能讓人知道,知道嗎?」魅狐此刻嚴肅的說。

「魅狐師父,我怎麼感覺你又年輕了啊……」黃然點點頭,然後慢慢的問。

「呵呵,小傢伙,你的精神力簡直就是仙丹,我雖然修鍊功法讓身體的衰老程度減慢,面容也保持在二十多歲,但是並不是真正的保持,而你的精神力竟然能改造那些衰老的細胞,現在的我,竟然擁有了一個二十多歲的身體,我現在才真正的回到了二十多歲,這太神奇了……」魅狐看了看自己的皮膚,笑著說。

「啊!不會吧……」黃然聽到這個消息,簡直就像又被雷劈了一樣,眼睛裡面充滿了驚訝。

「真的……」魅狐這個時候看著黃然,眼睛裡面充滿了溫柔。

「那是不是說,我可以讓人返老還童啊!」黃然看著魅狐,不敢相信的說。

「原理上將,是這樣的,不過以你現在的精神力,要想讓一個人返老還童,估計還不夠,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你的大腦在剛才又突破了,這才完成了對我的改造,要不然,你的小命就可能玩完了……」魅狐輕輕的笑了笑,然後慢慢的說。

「恩,是的,那如果以後我的精神力又做夠多,就可以了啊!」黃然臉上充滿了小星星,這樣的能力,太逆天了!

「呵呵,你想的倒好,這樣的能力,哪能說有就有的啊!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你的精神力修復古武高手,消耗的還算少,如果是普通人,你的精神力再多幾倍也玩不成這樣的壯舉,除非你的精神力無限……」魅狐白了黃然一眼,然後輕輕的笑了笑。

「呵呵……」黃然輕輕的撓了撓頭,傻傻的笑了笑。

「小傢伙……」魅狐看著黃然,輕輕的說。

「魅狐師父……」黃然輕輕的應了一聲。

「不準叫我魅狐師父,叫我媚兒,我叫蕭媚……」魅狐此刻好像一個小孩子一樣,慢慢的說。

「媚兒……」黃然重複了一遍,魅狐聽到這個喊聲,輕輕的笑了笑。然後低下頭,竟然在黃然的小嘴上輕輕的親了一下。

「嘻嘻……」魅狐看著黃然發獃的表情,輕輕的一笑,黃然卻好像中電了一樣,傻傻的愣在那裡。

「好了,別回味了,這個吻算是我謝謝你!你可不要多想哦!」魅狐輕輕的用手指點了點黃然的額頭,然後俏皮的說。

「我……」黃然此刻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現在在他的心裡,魅狐根本就不是一個年齡很大的老妖婆,而是一個二十一二的小姑娘。

「好了……」魅狐撅著嘴巴,然後拉起黃然,讓黃然站了起來。

「我們該上課了,我可是你師父哦!」魅狐輕輕的笑了笑,身體上的變化,讓魅狐的心也變的年輕多了,此刻的魅狐的實力,又增加了很多,而她的那種功法,已經到了一種說不出的境界。魅狐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大腦裡面的那股精神力,她的那股精神力在黃然那股精神力的引導下,竟然增加了幾倍。此刻魅狐的實力連她自己都說不清楚,但是她卻知道自己比以前要強大的多……

「好了,你認真聽,我給你講一下我們的功法和我的體會……」魅狐坐在那裡,看著黃然,慢慢的講解著。黃然這個時候笑了笑,開始認真聽取魅狐的講解,而兩隻眼睛卻直勾勾的看著魅狐,好像在看自己的夢中情人。魅狐感覺到黃然的目光,臉上竟然有點紅潤,好像一個小姑娘一樣,那種樣子簡直可愛極了……

「好了,今天就到這裡,你先回去吧,我要休息了……」魅狐剛說完,就轉身消失在房間中,黃然看了看魅狐消失的背影,然後笑了笑,依依不捨的離開了魅狐的房間。

「討厭的小傢伙,討厭死了,這麼看著人家,人家坐你奶奶都行了,你這個小色狼……」魅狐在裡面的房間裡面,撅著小嘴,小拳頭緊緊地握著,慢慢的說著。那種表情,就像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

魅狐自言自語的說了一會兒,然後大腦裡面浮現出黃然的影子,臉上竟然有點害羞的神色,突然她撲到在自己的床上,用被子蒙住頭,好像一個鴕鳥一樣,樣子可愛至極…… 接著,席秋怡好整以暇地反問席棟樑和席帶娣「我倒很想問問你們兩個,你們是怎麼知道宋拾元不是我生的?誰告訴你們的?是陶紅雲告訴你們的?還是我爸告訴你們的?」

席國強一聽這話,身體下意識反應僵了一下而面部的表情略顯不自然。

而這一幕落入了宋多金眼裡,眼底一閃而過的嘲諷,他都已經將席國強看透了,不虧跟杜美華是夫妻,兩個人同樣都是有一副令人噁心貪婪的嘴臉,自私自利老想著自己,盡干一些戳別人痛處的事。

他就不明白了,他家兒子哪礙到他們了?非要這麼對他兒子,還說他兒子吃他們家飯了?又或是拿了他們家的錢?

面對席秋怡的質問,席帶娣和席棟樑害怕得哆嗦了一下,不敢說話。

席國強責怪:「秋怡你嚇到他們了。」

「我怎麼嚇到他們了?我不過就是問問話而已,他們只需要把他們知道的,告訴我就行了。」

「秋怡,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吧!你現在又還懷孕,管這麼多事情,太累了。」

「我不累。」她的這話毫不留情面,妥妥是在打席國強的臉。「管這一點小事情,我還是有精力的。」

她非常要插手的態度,讓席國強生出幾分不快,暗地裡覺得席秋怡怎麼儘是幫著外人,好歹他還是她老爸呢!

席秋怡哪怕是看見了他臉上的不悅,她還是問席國強:「爸,這件事是你說的吧!」她不是瞎子,她爸的種種反應,她要是還猜不出來,也白活了這麼多年。

「是我說的,那又怎樣?宋拾元這個野孩子確實不是你說生的,再說了,你現在也懷孕了,生下一男半女的,你還會管宋拾元嗎?這是很現實的一個問題,誰都會把自己生的孩子當成寶貝。」意思就是席秋怡也不例外。

聞言,席秋怡的肺都快氣炸了,雙手攥緊又鬆開,反反覆復,心口起伏不斷,后齒咬得緊緊,嘴角抿得緊緊,她真的很想問眼前的男人——席國強,他到底是不是她親爸,如果是的話,有這麼坑自己女兒的爹嗎?

如果現在她不是特殊情況——懷孕,恐怕她就得要被自己家婆給記恨上了,覺得自己就是在虐待宋拾元。

宋多金看她被氣得都說不出話來,他忙不迭輕拍了拍了她胸口,幫她順一順氣。

宋大媽:「親家,好歹你吃鹽都比秋怡吃米還要多,秋怡都知道不將這件事告訴拾元,你呢,還連秋怡都不如。」平時她也知道席秋怡對宋拾元的態度上,多多少少都有些疏離,可她也是想到席秋怡的種種好,以及席秋怡也會做人,於是她就體諒席秋怡。

結果呢,拾元的身世還是給暴露了,這些都要怪席國強。

當然,她也是個是非分明的人,這件事跟席秋怡沒半點關係,她自然也不會怪罪席秋怡。

但是,席國強這個人,她就不歡迎了,不喜歡他出現在宋家。

「親家公好歹你也出來這麼久了,鄉下一定會有很多的事情等著你回去忙,不如你今天就收拾收拾,明天就回去吧!」她能這麼說,完全不怕把席國強給得罪了,甚至她還巴不得把席國強給得罪了,像席國強這種人,最好永遠都不要來他們宋家。

聞言,席國強臉色一陣紅一陣青一陣白,猶如被宋大媽狠狠地打了幾個耳光一樣,竟難堪又惱怒,但這裡是宋家,不是席家,而他對宋家來說,只不過就是一個客人,主人要趕客人走,客人只能走,只是就這麼回去,他不甘心,他還得要繼續留在城裡,繼續讓唐小芯負責養他和兩個孫子。

想來想去,唯一的退路就是回到唐小芯那邊。

可他一想到唐小芯拿著剪刀,悄然而恐怖地站在自己身邊,他便已經不寒而慄。

席秋怡見席國強不出聲,就知道他在想是走還是留的事,思索了一下,她也還是要表個態度,好讓她家婆知道,她是跟她站同一條線上的:「爸,你也知道我現在懷孕,你還要照顧席棟樑和席帶娣,無暇照顧我,你還是帶著他們回去吧!我這邊有我媽照顧我,她是過來人,有經驗,你也不用擔心我情況。」

宋大媽敢他也就算了,就連自己親生女兒都趕自己走,這也太過分了,席國強惱怒瞪了席秋怡,「你還是不是我席國強女兒?」

「爸你在說什麼呢!」席秋怡笑笑的說:「我是你女兒,永遠都是你女兒。」

「我看你就是我仇人,有當女兒的這麼趕自己爸的嗎?」

席秋怡:「……」

「你忘了,你從小到大都是被我和你媽捧在手心裡長大的,三個孩子之中,就數最疼你了,結果最不孝的人就是你了。」席國強憤怒的指責她。

「我沒忘,你和媽對我的好,我一直都記得,以後等你們老了,我會給你們養老,只不過現在我真的無暇顧及你們,所以,爸你還是先回去吧!」

「哼,走就走!以後你求著我來,我都不來。」三番兩次被他們趕,他要是還不走,會讓他們認為他席國強忒沒自尊和骨氣了。

短短的十幾分鐘,席國強提上自己的行李,帶著席棟樑和席帶娣離開宋家。

事後,宋大媽哄著宋拾元睡下后,席秋怡特地下地,就站在宋大媽房門口,然後輕輕地敲了一下門。

過了一會兒,宋大媽便從房間里出來。

「你怎麼還不去睡覺?這段時間你得要多加休息。」

「謝謝媽的關心,我現在還不困。」席秋怡猶猶豫豫的樣子,宋大媽立即就知道她想說什麼,嘆了口氣:「你不用覺得自責,拾元知道自己身世的事,也是遲早的。」

「都是因為我爸,真的很抱歉。」

宋大媽笑容燦爛搖頭:「我真的不怪你,你也不用代替你爸道歉,他是他,你是你,我是個是非分明的人,秋怡,你的好,我會記得的,也不會忘了你和我在咱們宋家最苦的時候,是你支撐著整個宋家,所以,才會有了現在的生活。」 這兩天發生的一切,對於黃然來說就好像做夢一樣,巨大的收穫讓黃然對下面幾位師傅充滿了期待……

第三天,黃然來到了另一個洞府,這裡住的是李家的祖輩,一個看起來很溫和的老人。

「李師父,我來了……」黃然來到洞府,慢慢的喊到。

「呼……」一個身影從山洞裡面鑽了出來,然後直接攻向黃然。黃然感覺到攻擊的到來,立刻迎了上去,但是對方動作更快,黃然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就被一拳打飛,直接飛出十幾米遠……

「李師父,是我啊……」黃然慢慢的爬了起來,揉了揉胸口說到。

「我知道,到了我這裡,你只有一個選擇,那就是戰鬥……」老人慢慢的說,然後又撲了上來。

「啊……」黃然聽到老人的話,大喊了一聲。然後一臉的苦笑,雖然這兩天實力增加了很多,但是對上這個宗師級別的老怪物,自己還是不行的……

「啊……」黃然這個時候一咬牙,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攻了上去。在山洞旁邊的練武場上,黃然一次又一次的被打飛,卻一次又一次的攻了上去……

「好小子,真過癮……」老人這個時候顯得特別的興奮,大聲的喊到。

「嘿嘿,李師父……」黃然此刻卻站在遠處,輕輕的喊了一聲,然後兩隻眼睛看著老人。

老人看到黃然的眼睛,突然一愣,但是隨即反應了過來,然後不敢相信的看著黃然。

「好小子,連魅狐的絕招你都學會了,真是一個小怪物……」老人這個時候大聲的說到,突然他身上的氣勢一變,一股強大的威嚴散發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