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也好。」有個人幫忙,她也輕鬆一點,最少在提菜方面,她就輕鬆很多了。

「小芯呀!」席建立突然開口。

「呃?」

「明天的菜錢,還有桂花擺酒用的錢,我給你。」

「爺爺你說什麼呢!大姑媽出嫁是高高興興的事,這錢誰出都行,更何況大姑媽和我都掙了錢,大姑媽也幫了我很多,我出這一點錢,算不了什麼,爺爺你現在天天都住在這邊,又是幫我處理菜園子的菜,又還搭把手幫我做事,你還跟我說什麼錢不錢的,你跟我客氣了,真要說到給錢,我都還要給你錢呢!」

說著,唐小芯還一臉寫著『你要是再跟我提錢,我可就跟你翻臉』的神情。

席建立看著,哈哈大笑起來。

席錦琛瞥了一眼她,薄唇一抿,也笑了起來。

甘淑英和席麗瓊彼此對視了一眼,看著唐小芯,也笑了起來。

席麗瓊心裡不由感嘆,能夠有唐小芯這樣的堂嫂,真好!在這裡能夠感覺到很溫暖。

而也是因為唐小芯,她媽才會發生了改變,不再強迫她繼續再跟周揚名一起生活。

現在她媽變得懂她,心疼她,理解她。

他們一家人回到了無比溫馨的時刻,這比什麼都要重要,都要令人留戀。

到了睡覺的時候,席錦琛知道她明天還要一大早起來,哪怕他明天下午就要回特殊隊了,他也只是抱著她進入睡眠。

清晨,可以預見的手忙腳亂。

店裡留甘淑英和席建立。

唐小芯拉上席麗瓊和席錦琛一塊去街上買菜。

冬天螃蟹比較瘦,價格也貴。

想著大姑媽回門的好日子,唐小芯咬咬牙,還是買了。

還買了三條魚,準備是用來清蒸。

再是買了新鮮的瘦肉粉腸豬肝,她打算用來滾湯。

還買了豬肚,還買了大白菜等等!

幸好是她臨時把席錦琛拉來,不然她和席麗瓊提回去,那手都要斷了。

到了滷味店。

唐小芯開始忙,席麗瓊幫忙打下手,席錦琛幫忙添柴,忙的團團轉。

到了十點多。

門外放著鞭炮,席桂花終於帶著席家的新姑爺郭洪亮上門來了,張彩雲牽著他們一人一隻手,走在中間,歡天喜地地蹦蹦跳跳走進來,嘴裡還大喊:「表嫂,表嫂……我回來了!」

唐小芯一聽到了張彩雲喊聲,急忙讓席錦琛先一邊幫她翻兩翻菜,她慌忙擦乾淨手,先出去看看張彩雲。

這兩天沒見她,都極想她這個小丫頭。

她剛一走出廚房門口,迎面而來就是撲來的一個人兒,唐小芯下意識就伸手去接,「小心,慢點,當心摔倒了。」

今天又是洗菜,又是洗豬肉的,地面上會有水,跑這麼快,很容易踩滑摔倒的。

「表嫂可想你了!」

「你這丫頭……」語氣里滿滿的寵溺,唐小芯眉眼彎彎,「才不過兩天而已。」

「本來我昨天就要回來看你的,但是我媽她說不符合規矩,所以今天才我回來看你。」張彩雲一看見她,滿心歡喜,啥話都往跟唐小芯說了。

恰恰,唐小芯也是喜歡她這一點,把她當自己人看了,「這兩天在郭家待的還習慣?」

「習慣,還是沒有表嫂在,郭太爺爺對我可好了,郭爸爸也對我很好。」

喲!這麼快改口了,那看來彩雲對郭洪亮還算是挺認同的,想必郭洪亮也在那天下了不少功夫。

PS:這兩天到處都降溫,小仙女們要多加註意保暖哦,下雪了,地面也會很滑,小仙女們出去的時候,要多加註意安全!回家過年的小仙女們祝個個都買得了票回家!么么噠!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看著張彩雲臉上的笑容,彷彿那笑容就是會傳染似的,不知不覺她嘴角掛著的弧度也漸漸深了,心情也猶如今晚的天氣般燦爛明媚!

不由就讓她聯想到今天是個好日子,心想的事都能成。

也希望彩雲一直都是這麼無憂無慮生活下去。

想著自己還有菜要炒,她就讓張彩雲先自己去玩,跟席建立打招呼去,她便又轉身回廚房去。

張彩雲去大廳那邊找席建立。

席桂花看見她,便笑著跟席建立說:「爸你看看她,一天到晚都想著小芯,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是我把她們兩個給分開了呢!一回來就去找小芯了。」

席建立心情愉悅,「哈哈哈,那得要小芯平日里對彩雲不錯,不然彩雲怎麼會想著小芯呢!看來呀,我以後都得要對彩雲好一點,不然以後彩雲都會把我這個外公給忘了。」

「怎麼會,外公對我這麼好,我怎麼會把你給忘了,我會一直想著你的!」自從張彩雲來了鎮上,漸漸性格也變得開朗了不少,大家都是打心裡起喜歡她,自然而然她的真性情便會流露出來了,時不時都還會跟席建立撒撒嬌,又會跟唐小芯撒嬌,還會搭把手幹活。

張彩雲這小嘴連續哄人,讓席建立怡然自得。

寒暄了十多分鐘后,席桂花便主動:「我先去廚房看看。」意思就是搭一把手幫忙。

「應該也不用了,你也好歹剛回來,這就……」

「爸,沒什麼,我跟小芯還誰跟誰呀!」席桂花笑著,轉身就邁出大廳。

郭洪亮當了新手女婿,他拘束得很,就聽著席建立和張彩雲講話,坐了一會兒,席建立也看得他拘謹,便說:「你要是覺得不自在,你就去幫忙。」

「爸!我也是……」之前來這裡,他都是來幫忙幹活的,現在這麼坐著,不忙,他心裡頭說不過去,也自然有點不自在。

「行了,我這個老丈人又不會把你怎麼樣,都是自己人,你去忙吧!」

「好勒!」郭洪亮出去之後。

就是想愛張彩雲與他繼續說說笑笑。

到了十一點多,席國強帶著一家子就來了,席國偉一家三口隨後到。

李蓉萍帶著席飛虎跟席建立打招呼后,她便拉著席飛虎去幫忙,席國偉看見老婆孩子都去幫忙了,他也跟著去。

大廳里就剩下杜美華一家子。

張彩雲對杜美華、席秋怡、陶紅雲三人都不是很喜歡,就算是她很不喜歡,但她也不能當個沒禮貌的孩子,於是就禮貌上喊他們。

喊完后,她繼續跟席建立說話,兩個人不知道講到了什麼時候,便兩個一起都沒忍住笑出聲來了。

席秋怡看著,滿腔怨恨,要是以前,她爺爺最疼愛就是她了,自從為了唐小芯的事,現在她爺爺對張彩雲都比對她好。

沒由來便酸溜溜翻白眼,「有什麼好笑的。」說著,她就拿席桂花二嫁的事,譏諷張彩云:「以後都還要喊不是自己親生爸爸當爸,有什麼好高興的。」

這話一出,氣氛頓時停滯。

所有人一致投了目光看向她。

席建立老臉布滿了不悅與肅穆,「秋怡你在說什麼呢!」

杜美華愕然,她也沒想到自己女兒會說出這樣的話,就算是要講,那也是回到自己地盤再講,還有,那也不能當著死老頭子面講呀!

「爸!」她急遽笑笑:「她還不懂事,你也別怪她了,秋怡還不趕緊跟彩雲道歉。」

她暗示地的瞪了席秋怡一眼,讓她趕快順著自己的話,跟張彩雲道歉。

不然死老頭子出面,那就不是像她這麼好說話了,肯定會狠狠訓斥秋怡一頓呢。

陶紅雲不做聲,她就覺得席秋怡純粹找事,找罵,吃飽了撐著沒事做,明知道席建立就因為席桂花又有了新歸屬,新寄託而高興著,她偏偏就潑了一盆冷水過去。

反正席秋怡挨罵,跟她沒多大關係,她離遠一點,省得席建立連她一塊罵了。

「秋怡聽話,趕快道歉。」席國強也出聲。

這都快要過年了,招惹他爸不高興了,這年過得也是不順心。

席錦榮雖也不出聲,他也是認同了席國強的意思。

這件事原本就是席秋怡不對,張彩雲明明就跟爺爺好說好笑的,她偏偏就說出這樣的話來,這擺明讓大家都不高興。

「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席秋怡看著一個個都是不幫她,她心裡再不喜歡張彩雲,再不想跟張彩雲道歉,她還是不得不低頭,但態度和說話的語氣都極其明顯的心不甘,情不願。

席建立一直不悅綳著臉,他不看席秋怡,反而怒斥杜美華,「你剛才說她不懂事,是嗎?她過了年已經是十七歲了,她還小嗎?你讓她看看人家麗瓊有多懂事,會知道幫忙幹活,她來了這裡幾回了,連動手幹活都沒有,還專門說一些戳人心的話,要是不想來,那就滾回去!」

「回去就回去!」席秋怡突然站椅子上站了起來,一股臭脾氣,帶著幾分的怒火。

她最受不了就是她爺爺,老是喜歡拿她跟席麗瓊相比較,現在席麗瓊都已經成了人人都知道的破鞋,還有什麼好的,更也沒資格跟她比較。

漸漸那怒火直接衝破了她的理智,當即她就沖席建立發出強烈的抗議,「我才不要像席麗瓊那樣,她有什麼好的,都讓周揚名給強了,現在還讓周揚名給拋棄了,她哪裡好了?爺爺你動不動就拿席麗瓊跟我比較,我現在都不知道比她好多少倍,她現在註定就是沒人要,你拿她跟我做比較,那就是看不起我,那就是對我一種侮辱。」

「閉嘴!」席建立勃然大怒。「什麼叫拿你跟麗瓊愛做比較,那你也得要看看你都做了哪些什麼事,專門就會做一些愚蠢的事,麗瓊確確實實是比你好很多,她是遭受的不幸,但她心地好,懂事,有禮貌,光是這些都已經比你好太多了。」

「你要是有她一半懂事,懂禮貌,那我就燒高香了。」 「我才不要跟她一樣!」席秋怡歇斯底里嚷嚷:「說到底就是爺爺偏心,你就會偏向席麗瓊,所以你什麼都會覺得她好,我什麼都不如她,所以,無論我說什麼,做什麼,對你來說,我都是不懂禮貌,不懂事,我什麼都不好,可現在事實上,席麗瓊就是一隻破鞋,我現在比她好很多,爺爺你睜開眼睛看看,我比席麗瓊優秀很多。」

「秋怡你少說幾句。」杜美華面色發怵,急忙拉著席秋怡,示意她不要再說了,再說下去,席建立可真就要被她活活給氣死了。

「秋怡趕緊跟你爺爺道歉。」席國強強制要求。

「我不!」

「滾!」席建立動怒指著大門。

「走就走!」席秋怡本來就不願意來這裡,來了這裡還要受氣。

「秋怡……」

杜美華他們眼看席秋怡跑了出去,有顧忌席建立還在生氣,沒人敢追上去。

「爸你別生氣了,回去我就好好教訓她。」

席建立對於席國強的話,也只是聽聽而已,席國強真要是狠下心教訓席秋怡的話,席秋怡也不至於會淪落到像今天這樣,對長輩沒禮貌,還對長輩嚷嚷。

大廳里吵架的話,也傳到了外頭李蓉萍耳里。

席桂花好心勸說:「別跟她計較了,就當秋怡說的話這邊耳朵進,另一邊耳朵出就行了,別把自己給氣壞了。」

「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當媽的都是這個模樣,女兒又會好到哪裡去。」李蓉萍憤憤不平。

「……」席桂花沒出聲,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勸了。

過了一會兒,李蓉萍怒氣隱去,「算了,今天看在你回門的小日子,我就不計較了。」

聞言,席桂花頓時笑了。「謝謝嫂子!」

惡魔烙印:總裁我咬你 這時張彩雲從大廳過來。

「媽媽,小舅媽,我也來幫忙做事。」

「不用了!」李蓉萍笑說。

「沒事,就讓她適當做點事吧!」席桂花是疼愛女兒,但從來不會過分的溺愛,不然以後大了出去工作,都不會照顧好自己,那可不行。

張彩雲幫忙舀水到盆里,讓席桂花和李蓉萍洗碗筷,洗盛菜的碟子。

杜美華和陶紅雲她們坐在椅子不動,就由於席秋怡的事,她們坐的渾身不自在。

想著李蓉萍一家子都在幫忙,他們就在做這裡,也不太好。

但,杜美華和陶紅雲一點都不想要去幫忙的意思。

又等過了半個小時,杜美華和陶紅雲才假惺惺地說,要去幫忙。

等她們兩個出來,那飯菜什麼都已經準備好了。

大家都就手把飯菜端出去。

杜美華和陶紅雲毫不客氣坐下吃飯。

飯菜上齊。

杜美華和陶紅雲看見席建立來了,假裝從位置站了起來,倒沒想過要上去挨著席建立坐,因為她們兩個面前就是一道香噴噴的滷肉,還有清蒸魚,大螃蟹。

要是移動了,這麼好的位置就讓其他人給坐了,那不是枉費她們兩個,剛才把好菜調到自己面前來了嗎?

等席建立坐下,大家紛紛入座。

席建立突然感慨對席桂花和郭洪亮說:「我已經讓美華祭拜祖宗,還有你媽,但是你還是要把洪亮帶去給你媽看看。」

「爸你放心,等一下我就帶洪亮去看咱們媽,還有,剛才小芯跟我說,要先把我們兩個的結婚證給打了。」

「這個是要打,也趕快打了。」席建立想到那天李三花他們一家子走的時候不是很甘心,所以,打結婚證這事趁早比較好,現在還有小芯在這邊,能夠幫忙,等小芯走了,他擔心女兒會讓李三花他們牽著鼻子走。

「好了,吃飯吃飯,你們累了一天,趕緊吃飯吧!」席建立招呼讓席桂花、唐小芯、席錦琛他們吃飯,就自動忽視了杜美華和陶紅雲他們。

吃過飯後,杜美華他們自動消失在滷味店。

席錦琛也該走了,在收拾衣服。

唐小芯進去,把剛收回來的衣服,疊好,放好,讓席錦琛一塊收拾帶走。

「我去送送你吧!」唐小芯說。

「不用了,大姑媽跟姑丈登記的事,還得要你幫忙,大姑媽他們兩個是搞不定。」不僅僅他是這個意思,就連他都看得出他爺爺也是這個意思。

「可你要走了!」

席錦琛莞爾一笑,「我走了,過不了多久你又會來部隊,不是嗎?到時我們又會見面了。」

「嗯!」聞言,她笑著,點了頭,「好,到時我就部隊看你。」

唐小芯給他做了大布袋,還有拉鏈,兩邊還有提手的,席錦琛將拉鏈一拉攏,提了提,心情複雜,更多的是捨不得,又想到他沒過多久,他又要見著她了,那離別的愁意稍微沖淡了一些。

席錦琛張開雙臂,將她緊緊擁在懷裡,屬於她的清香,沁人心脾,這種氣味,他想他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終須還是要走。

席錦琛就算是捨不得鬆開她,他還是鬆開,「好了,我要走了,你別出來送我。」他捨不得她有多送別的不舍,哪怕是在門口那一段路程,他也不想過多的讓她難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